絕色人婦教師

每個女人都是有性欲的,而且有的還比男人還要強,欲望一旦被引發出來,力量也是無窮的。未婚的女人要

小心,漂亮的少婦更要小心,因為當有夫之婦括了出去,有時會更瘋狂。
  
現今生活中的女人有幾個一生只得一個男人?結了婚的女人有幾個沒有背叛過自己的丈夫?一夜激情不被老

公發現,哪個女人不想這個?
  

陳雅菲,今年二十八歲,畢業于香港大學英文系,之後就在北區一所中學教英文,這�的學生成績也不很出

色,雅菲雖然已當了六七年教師,但內向溫柔的她,每次有學生與她鬥咀,她都會很不開心,都覺得自己不

是個好教師……
  
就在四個月前的聖誕,雅菲與拍拖四年的男友結婚,丈夫張志強大她兩年,是電盈人事部的

Assistant Manager,職位不高不低,但收入倒不錯。
  
他外表不英俊,但很高大,比起嬌小的雅菲高了一個半頭。
  
至于雅菲,她不算是個大美人兒,但也長頗標緻的,特別是一雙楚楚可憐的眼睛,令人看見就有種想愛惜的

感覺,雖然隻有五呎左右,但豐挺的乳房與渾圓結實的屁股長得很是恰到好處。
  
雅菲的男人緣一向很好,在她結婚前還有個對她很好、長得頗英俊條件又不錯的男子向她展開追求,但最後

她還是揀了那老老實實的男友結婚,可能,做老師的便是喜歡這些……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緊身短裙,紅色的純棉T恤…成熟和豐腴、凸凹的身體曲線和飽滿的胸部格外惹眼。
  
豐滿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呼吸微微地顫動,隱約凸顯著胸罩的形狀;渾圓的屁股向上翹起一個

優美的弧,緊緊地透出了內褲的線條,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那肥腴的臀部,充滿著火熱的韻味。
  
一股令男人心動的氣息彌漫全身,新婚少婦成熟的韻味和扭動起來的腰肢,讓男人看見一種有心慌的誘惑。
  
校長李忠看見雅菲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前走過,不由得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
  
李忠來了這中學隻有大半年。他是個不折不扣的色老頭,五十多歲了,卻長了個慈祥學者的樣子,個子短小

,比起雅菲還矮了小許。
  
盡管體貌如此不佳,可甚擅長風月之事,在他二十多年教學生涯中,利用自己的職權,已經搞了很個女老師

了…
  
自他上任以來,就看上雅菲了,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四個月前雅菲結婚的時候,李忠上火了好幾天,他一直

懷疑雅菲結婚之前是處女,可恨沒在結婚之前沒有弄上她。
  
結婚之後,看著雅菲一天天的從一個少女的清純變成少婦熟透了的感覺,讓李忠心�急得要命。
  
今天見到雅菲,一個陰謀在他心�誕生了,一個圈套正在向她身上圈來,準備將她推向欲望的深淵。
  
雅菲這晚回到家,吃飯的時候把學生與她鬥嘴的事和丈夫說了,可是他根本沒當回事,一向粗心大意的他,

只是隨意安慰了幾句,這態度令雅菲很是不滿。
  
兩人悶悶不樂地上床了,過了一會兒,志強的手從她背後伸過來在她豐滿挺實的乳房上撫摸,一邊把她的胸

罩推了上去,翻身壓倒了雅菲身上,一邊揉搓著雅菲的乳房,嘴已經含住了雅菲粉紅的小乳頭,輕輕吮吸,

舔嗦著。
  
「我不想啊……」
  
雅菲不滿地哼了一聲,志強已經把手伸到妻子的下身,把她的內褲拉了下去一邊將手伸到雅菲陰毛下邊摸了

幾下。
  
雅菲下身一般都是很濕潤的,而且陰唇上非常幹淨,嫩嫩滑滑的。
  
才摸了幾下,志強的陰莖就已經硬得發漲了,迫不及待地就分開了雅菲的雙腿,壓到了雅菲雙腿間。
  
堅硬的東西在濕滑的下體頂來頂去,弄得雅菲的心�直癢癢,隻好把腿曲起來,手伸到下邊,握著丈夫的陰

莖放到自己的陰門,志強向下一壓,陰莖插了進去。
  
「嗯……」
  
雅菲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志強一插進去就開始不停地抽送,發狂地在雅菲身上抽插著。
  
漸漸地雅菲下身傳出了「噗嗤、噗嗤」的水聲,雅菲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志強這時卻

快速地抽送了幾下,精漿就灌滿愛妻的子宮�,便趴在妻子身上不動了。
  
剛有一點感覺的雅菲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過床邊的紙巾在濕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翻過來掉過去

,心�好象有一團火在燒,起身又打著電視,渾身很不自在。
  
作為一個豐滿性感的少婦,丈夫顯然無法滿足自己的性欲……隻是現在雅菲的性欲還沒有全顯露出來,這為

雅菲的墮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的伏筆。
  
第二天,學校書記就告訴校長要見她,雅菲頗感意外,但也來到了李忠的辦公室,雅菲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

的襯衫,和一條及膝的淡黃色紗裙,短裙下露出筆直渾圓的小腿,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小涼鞋。
  
「校長,您找我?」
  
李忠眼睛盯著雅菲薄薄的衣服,隨著雅菲說話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那豐滿韻味,讓他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啊,Miss Chan,你來了……」
  
李忠讓雅菲坐在沙發上,一邊說:「如果年底有機會,我準備讓你做英文科科主任。」
  
由于雅菲坐在沙發上,李忠從雅菲襯衫的領口斜眼進去看見�邊穿的是一件白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
  
李忠看著豐滿的乳房之間深深的乳溝,下體都有些硬了。
  
「校長,我才教了這麼幾年,別的老師會不會……」
  
雅菲有些擔憂。
  
「不要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
  
李忠的眼睛幾乎快鑽到雅菲衣服�去了,說話出氣都不勻了,

「這樣吧,你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末,明天下午一點,你送到我家�來

,我幫你看一下,周一我就送給校董會去。」
  
「謝謝你,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
  
雅菲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家在這�。」
  
李忠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家的地址遞給雅菲。

整整寫到晚上十一點的雅菲,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志強對雅菲的熱情是不屑一顧,他于內心不太喜歡妻子比

自己能幹。
  
由于明天他有個同事結婚,便早早上床睡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雅菲仔細地打扮了一下,換了一條及膝白色帶黃花的絲質裙,吊帶的小背心,又在外面著

了一件淡粉色的外套。柔軟的面料更襯得雅菲的乳房豐滿堅挺,纖細的腰,修長的雙腿。
  
雅菲來到李忠元朗蝶翠峰的住所,早在十年前他的老婆仔女都移民到加拿大了。
  
李忠開門一看見雅菲,眼睛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
  
雅菲把總結遞給李忠,李忠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雅菲端了一杯冰咖啡「先喝一杯解解渴。」
  
走了這一段路,雅菲真有些渴了,接過來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她沒注意到李忠臉上有一絲

怪異……
  
雅菲又喝了幾口咖啡,和李忠說了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有些迷糊。」
  
剛一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了沙發上。
  
李忠過去叫了幾聲:「Miss Chan,Miss Chan……」
  
一看雅菲沒聲,大膽地用手在雅菲豐滿的乳房上捏了一下。雅菲還是沒什麼動靜,只是輕輕地喘息著。
  
李忠在剛才給雅菲喝的咖啡�下了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

時的雅菲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李忠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雅菲身邊,急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雅菲身上。拉開她外套與小背心,雅菲

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李忠把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

他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藥力的作用下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李忠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他含住雅菲的乳頭一陣吮吸,一隻手已伸到裙下,在

雅菲大腿上撫摸,手滑到陰部,隔住小內褲用手搓弄著……睡夢中的雅菲輕輕地扭動著。
  
李忠已挺不住了,立即把衣服脫光了,陰莖已如大鐵棒紅紅地挺立著,李忠個子短小,但陽根卻比一般亞洲

人粗大,頂端的龜頭更有如小孩的拳頭般,很是可怕……
  
李忠把雅菲的裙子撩起,白嫩的肌膚很是性感撩人,脹脹的下身被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包著……幾根長長的

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
  
李忠把雅菲的內褲拉下來,雙手撫摸著一雙柔美的長腿,雅菲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

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
  
李忠滿足地淫笑著,手伸到雅菲陰毛下邊撫摩,摸到了雅菲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李忠雙手分開

雅菲修長的大腿,整個臉埋在她的私處,貪婪的舔起來。
  
多月的宿願得償,李忠興奮得簡直有如瘋狂。他一分一寸的舔唆著雅菲的身體,就連最隱密最肮髒的地方,

都舍不得輕易放過。舌頭由細嫩的陰部,直舔到緊縮的肛門,細膩的程度就如同用舌頭在洗澡一般。
  
雅菲是個規矩的少婦,哪�經得起李忠這種風月老手的玩弄?轉眼之間已下身泛潮,喉間也輕輕發出了甜美

的誘人呻吟,在強烈的刺激下,似乎就要醒了過來。
  
李忠舔得熱血沸騰,用嘴唇含住了雅菲那豐滿、嬌嫩的兩片陰唇,雅菲肥嫩的陰唇頓時被李忠的嘴唇拉扯起

來。
  
李忠覺得十分刺激,反複地玩弄了一會,下體更是極度膨脹,急需找個地方去發洩,于是站了起來,把雅菲

一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如火棒的陰莖頂到了雅菲柔軟的陰唇上,龜頭緩

緩的劃開兩片嫩肉。
  
「人家的老婆我搞過不少,但很少有你這樣正的嘿嘿,你的好老公要來了」

跟著他用力一挺,「滋……」的一聲,男性生植器便插進去大半截,直搗黃龍,進入那夢寐以求的玉體,睡

夢中的雅菲雙腿不期然地一緊。
  
「呀呀,好緊啊!好好屌啊!」
  
李忠只感覺陰莖被雅菲的陰道緊緊裹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的。
 
李忠來回抽動了幾下,才把陰莖連根插入,雅菲秀眉微微皺起,「嗯……」渾身抖了一下。
  
雅菲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腳翹起在李忠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內褲掛在右腳踝上,在胸

前晃動。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著。隨著李忠陽物一抽一拔,粉紅濕潤的陰唇都向外

翻起。
  
李忠偉大的陰莖在雅菲濕窄的陰道中密集式抽插著,不斷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睡夢中的雅菲渾身輕輕

顫抖,不自禁地輕聲地淫叫著……
  
機械式抽插持續了快半小時,迷奸的快感令李忠亢奮不已,他知道高潮將至了。
  
于是緊緊的摟住了雅菲柔滑的腰,猛烈的抽動著老而彌堅的肉棒,急速地抽送了十幾下,便拔出如箭在弦的

陰莖,迅速放到雅菲微微張開的嘴�。

陽具又是一陣抽搐,「啊……」的一歎,岩漿一般沸騰熾熱的男人精華從亢奮的頂端狂洩出來,熱乎乎的精

液便注滿了雅菲的小嘴內……
  
發洩過後的李忠沒有立即將陰莖拔出來,他享受著陽根在雅菲嘴�溫暖的感覺,待得巨根開始軟下來,頂了

幾下,才戀戀不舍地從雅菲嘴�拔出。
  
由于李忠射得實在太多了,白濁的精液從雅菲的嘴角流出來。
  
李忠喘著粗氣坐了一會兒,再拿出一部DC,把雅菲擺了好幾個淫蕩的姿勢,她的私處一覽無遺,紅嫩的陰

唇中,不知是淫水還是精液在�邊含著,白花花的液體,使陰毛已經成坨了,李忠急急地拍了十幾張……
  
可憐的雅菲,就這樣被李忠這淫獸奸汙了……不過,這不是結束,隻是淫亂的序幕罷了……

  
李忠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雅菲身邊,把她抱到睡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
  
雅菲仰躺在床上,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著也那麼的挺實。
  
李忠光著身子躺在雅菲身邊,雙手不停地撫摸著雅菲全身,很快陰莖又像鐵棒般硬了。
  
李忠把手伸到雅菲陰部摸了一把,還濕乎乎的。
  
于是翻身壓到雅菲身上,雙手托在她腿彎,讓雅菲的雙腿向兩側屈起�高,濕漉漉的陰部向上突起著,粉紅

的陰唇此時已如鯉魚嘴般微微一開一合。
  
李忠將堅硬的火棒緊貼著飽滿的陰戶,碩大的龜頭噗的一聲,可怕的巨根又再次沒入已為人婦的雅菲不設防

下體。
  
「這次我要將我的子孫灌滿你的子宮……我要你一生一世都有我的精華!」
  
李忠又開始在雅菲的下半身苦幹……
  
雅菲此時快醒了,感覺已經很明顯了,在抽插的時候屁股向上�了一下。
  
李忠也知道雅菲快醒了,也不忙著幹,把她的大腿盤到了腰部,肉棒磨著嬌嫩的陰道壁波浪式的繼續深入,

粗大的陰莖隻是有節奏地慢慢地來回動抽送著。
  
被蹂躪的雅菲覺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場夢,一場不知和誰的瘋狂激烈的造愛的夢,酣暢淋漓的呻吟叫喊,使她

在慢慢醒過來的時候好沈浸在如浪潮一樣的快感中,感覺著那一下一下的粗獷的抽插。
  
「嗯……」
  
雅菲輕輕的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
  
猛然,雅菲感覺出了下體真的有一條很粗的很硬的東西在抽插著。
  
一下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李忠淫笑著的臉,自己渾身上下隻剩了小腿掛住的

小內褲,下身還插著這個無恥的男人肮髒淫穢的東西。
  
「啊!」
  
雅菲尖叫一聲,她使勁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淫獸,一下從李忠身下滾了起來,抓起床單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
  
但覺著嘴�粘乎乎的,還有一股腥腥的怪味。用手一擦,粘乎乎的奶白色濃郁的東西,雅菲再愚蠢也知道自

己嘴�是什麼了,立即趴在床邊作嘔了半天。
  
李忠過去拍了拍雅菲的背,「別吐了,這東西不髒,是很補身的。」
  
雅菲渾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強奸!你……不是人。」
  
雅菲淚花在眼睛�轉動著。
  
「告我?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讓我搞了,怎麼說是強奸呢?恐怕是通奸吧。」
  
李忠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
  
雅菲渾身直抖,一隻手指著李忠,一隻手抓著床單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不會虧待了你,要不然,你看看這個……」
 
李忠拿出兩張照片讓雅菲看,雅菲只覺腦子一下亂了……那是她!微閉著眼睛,嘴�含著一條粗大的陰莖,

嘴角還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
  
雅菲一陣暈旋,顧不得身上遮蓋的床單,撲過去去搶照片。
  
李忠一把摟住比自己還高小許了她,道:「剛才,你像死魚般,我屌得也不過癮,這下要好好再玩玩!」

一邊把雅菲壓倒在了身下,嘴在俏臉上狂吻。
  
「你滾……放開我!」
  
雅菲想用手推開李忠,可是連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麼無力……
  
李忠一把扯開遮蓋著雅菲大半個下體的床單,又把她壓到了身下,雙手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

的乳房,大力地揉搓著。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粉紅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

雅菲乳頭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沖全身,雅菲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栗……乳頭漸漸硬起來。
  
「不要啊……求求你別這樣……嗯……我可是有老公的……」
  
雅菲覺得自己快要發瘋了,雙手無力地晃動著。
  
「有老公又甚麼了?我就是喜歡搞人家的老婆呀!」
  
李忠的右手再次滑過大腿,摸在了雅菲下身的陰唇上,兩片陰唇此時微微敞開著。李忠分開陰唇,按在嬌嫩

的陰蒂上搓弄著。
  
雅菲淚流滿面,眼睜睜看著自己從未向外裸露的陰部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求求你……」
  
雙腿不由得夾緊,又松開,又夾緊……
  
玩弄了一會兒,李忠的巨棒堅硬得如鐵了,他把手指按下醜陋的肉棒刺向雅菲的股溝下緣。
  
雅菲渾身一震,想著又要被侵犯了……著急的扭動腰肢與屁股,躲開已觸到屁股肉溝的肉棒。
  
李忠加緊用力的頂住雅菲臀部,龜頭由屁股溝縫下緣緩緩擠進。
  
雅菲只得夾緊臀肉擋住了李忠的龜頭前進,李忠右手猛然用力將雅菲右大腿往右掰開,雙腿擠入兩腿之間。
  
無助的她只能張著雙腿,而李忠粗大的肉棒迎著羞澀外翻的陰唇,毫不客氣地再次插進了雅菲的陰道。
  
「啊」

雖說這根東西在她身體�出入了好多次,可是清醒著的雅菲卻首次感受到這強勁的沖激,李忠的鬼東西比丈

夫志強的要粗要長得多。雅菲一下一

下張開嘴,兩腿的肌肉都繃緊了。
  
「咕唧……咕唧……」
  
雅菲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李忠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水滋滋的聲音。
  
李忠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雅菲子宮深處盡頭,每抽插一下,雅菲都不由渾身一顫,紅唇微開,呻吟一聲。
  
李忠一口氣幹了四五百下,雅菲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一條腿在李忠肩頭,另一條雪白的大腿,此

時也高高翹起了,伴隨著他的抽送來回晃動。
  
「啊……哦……哎呦……嗯……嗯……」
  
李忠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全力一下插盡,他的陰囊打在雅菲的屁

股上,啪啪直響。
  
此時雅菲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任由李忠的短小身軀粗獷淫欲的無情動作,縱橫起伏,一波波強烈的快感沖

擊得她不停的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
  
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就緊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
  
李忠只感覺到雅菲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盡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大龜頭咬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

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單上,已濕了一大片。
  
經驗豐富的李忠,知道雅菲的高潮快要來了,他忽然快速幹了幾下,「蔔」的一聲,便故意將濕淋陰莖拔了

出來。
  
什麼對不起丈夫、什麼道德倫常,雅菲早已拋誅腦後了……她只希望李忠粗長的火紅鐵棒用力幹死自己。但

卻突然感到陰道一陣空虛,一望之下才知李忠的奪命巨根已抽出來了,竟急道:

「校長,你……你別拔出來啊……」
  
雅菲此言一出,李忠就知她今後都難逃他淫辱魔掌了,「知道我利害了嗎?」
  
「想要我的精液麼?我送個健康小孩給你好不好?」他拍了一下雅菲的屁股,淫叫問道。
  
「射……射進來吧,我有避孕的……」
  
雅菲不知羞恥的說。
  
「啊,這可惜得很呢!別小看老子,我的優越子孫,絕對能擊破你的避孕措施的,絕對能鑽進你子宮深處,

使你受精!」
  
說罷便把雅菲跪著的雙腿向兩邊一分,整根七吋長的兇器又插了進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雅菲的陰道被這全力進入幾乎全部充滿了,龜頭刺激著雅菲身體最深處,還差點以為子宮也給撐穿了!
 
李忠又開始快速瘋狂地抽送著;兩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響。雅菲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
 
終于李忠又把雅菲帶到了另一次高潮了……就在雅菲陰道一陣陣收縮時,他把巨蛋般的龜頭抵在她的子宮頂

部,「鳴呀」的一聲低吟,便把精囊�滾燙的精華全部灌入雅菲深閨的花房中。灼熱的液體高速從龜頭鑽進

她從未向老公以外男人開放的肉體深處。
  
雅菲渾身不停的顫抖,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了……李忠亦無意將陽物立即拔出來,兩人的下身一直連在一

起,他倒享受陰莖被濕潤包裹著的充實感覺,可是剛剛他實在射得太多了,奶白色的精液便從雅菲微微腫起

的陰唇間流出……
  
兩次得逞,李忠才心滿意足,一邊將年輕成熟的少婦抱在懷�,繼續把玩,一邊琢磨如何讓雅菲以後就範。

雅菲披頭散發被抱在懷�肆意撫摩著,忍受著李忠這僞君子色老頭淩辱,眼淚流了一遍又一遍,苦苦哀求李

忠放手……
  
不知過了多久,李忠伏在雅菲身上熟睡了,已冷靜下來的她,推開了這頭淫獸,卻看見自己下身被弄得一片

狼藉……
  
不禁低泣起來,她知道自己已不是個玉潔冰清的妻子……她被別的男人沾汙了,還給體內發射……
  
她不停按住自己的小腹,希望將李忠那些汙穢的精液擠出,雖然已用紙巾抹去不少,可是李忠的東西實在太

多太濃,所以還有很多精漿留在體內..
  
雅菲無奈地穿回衣服,匆匆的離開這鬼地方。
  
離開前她看著熟睡的李忠,她有種不安的預感,她這一生也可能難逃李忠魔掌,變成他的性奴……
  
回到家已是晚上十時點多了。丈夫志強還沒有回來。雅菲不停地洗呀洗,洗得下身都有些疼了,才流著淚睡

了。

睡夢中,雅菲覺得被人壓住了,還不停在她下體抽插,雅菲以?李忠又來侵犯她,大驚下便將那人推開……
  
「老婆,幹什麼了?」
  
清醒過來了的雅菲看見伏在她身上的原來是丈夫張志強,她這才松了口氣,道:

「啊……志強,你何時回來的?你……朋友的婚宴怎麼了?」
  
「老婆,我好掛住你?我,我想要呀!給我好不好?」
  
他還未待雅菲回答,便壓在妻子身上,將陰莖插了進去……
  
原來昨晚志強去到朋友的婚宴後,豬朋狗友們便到旺角叫雞去了,膽小的他又怎敢奉陪?
  
他想起美麗的新娘和差點破衫而出的導彈身型,又想想剛才他們的三級玩新娘新郎遊戲……欲念一發不可收

拾,只好匆匆回家搞自己老婆。
  
雅菲剛被李忠玩了大半天,身心都已十分疲累,她本想拒絕丈夫的性要求,但見他性緻勃勃,又心知他做愛

時間不太持久,便只好側著頭,任由志強在她身上抽插發洩……
  
果然不出所料,志強進進出出了二十幾下,就一洩如注了……射精後,他如常地倒頭便睡。
  
志強是個好丈夫,雖然不是很細心,卻好疼愛雅菲但在性這方面,志強絕對是不及格的,他從不理會妻子的

感受、不理會她舒不舒服、滿足不滿足等……
  
望著性方面這麼不中用的丈夫,雅菲竟不期然想起李忠、想起他令人驚心動魄的性具和技巧……
  
周一了,雅菲上班。這天她著了一件深紅色的恤衫,較貼身的剪裁使得一對乳房豐滿堅挺,腰支不粗不細。

而下身穿了一條直腳牛仔褲,豐滿圓潤但絕不碩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翹起,給人一種性感迷人的媚力。
  
李忠看到雅菲的這身打扮,渾身立刻就發熱,眼前浮現出雅菲赤裸裸的撅著屁股,雪白的屁股、黑亮的陰毛

、粉紅濕潤的陰部、微開的陰唇,和周末幹她時淫亂情境……李忠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體。
  
小息時雅菲在走廊碰見了李忠,李忠對她一笑,說:「一會兒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上午最後一節課上課鈴響了,老師們都去上課,一些沒課的老師就開始準備午餐了。教員室�已經沒幾個老

師。雅菲在猶豫了好久好久,還是推開了校長辦公室的門。
  
李忠在她進來之後立即站了起來把門鎖上了,一轉身便把雅菲軟乎乎的身子摟在了懷�,手就伸向了她豐滿

的前胸……
  
「哎呀,你……幹什麼?別這樣……」
  
雅菲的臉已通紅了,她隻好一邊小聲說著,一邊推開李忠的手。
  
「沒事的,來,進來吧……」
  
李忠連推帶抱的把雅菲推到了校長室的內房,房�隻有一組書櫃和一張椅子。
  
李忠把雅菲摟在懷�,手抓住了她柔軟豐滿的乳房,不斷揉捏。雅菲出氣開始不勻了,「別…哎…呀!」
  
還要不住的扭頭躲著李忠的淫嘴……
  
李忠一手抓開她的外衣,雅菲只得趕緊用手攔住。
  
「別這樣呀!」
  
雅菲臉紅撲撲的,聲音都顫巍巍的。
  
他的手一邊揉搓著結實的乳房,一邊在雅菲耳邊說:「別裝了,來吧,那天不是幹得好好的麼?」
  
「不行啊,放開我……」
  
雅菲用力的掙紮,想推開李忠想走到門外去。
  
李忠已有點不耐煩,喝道:「你老母!你不是想我將相片放到internet上吧?
  
雅菲欲哭無淚,哪個女人不要名聲?讓別人看到,往後怎麼還有臉做人?
  
雅菲心�一陣搖晃,絕望無助地任由李忠把她的衣服脫下來……挑開她的乳罩,撫摸著嬌嫩的乳房,揉捏

著……
  
「哦……」
  
雅菲渾身微微抖動,歎出了一口長氣,兩手下意識的扶在了李忠的膊上……
  
李忠把雅菲靠在了書櫃上,將胸罩推到了乳房上邊,雅菲一對豐挺的乳房顫巍巍的在胸前晃動著,李忠低頭

含住了那豔紅的乳尖,用舌尖快速的舔著。
  
「啊呀……嗯……不要啊……」
  
雅菲渾身劇烈的一抖,兩手去推李忠的頭,卻又是那麼無力。穿著高跟鞋的腳在地上不停的顫栗著,下身已

經開始潮濕了……
  
「來吧,把褲子脫了。」
  
李忠伸手去解雅菲的褲帶。
  
雅菲此時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矜持,她一對乳房翹立著,粉紅的乳尖已經硬了起來,牛仔褲已經被李忠退到了

膝蓋上……他的手在雅菲陰門的地方隔著內褲揉搓著。
  
「小蕩婦,都濕成這樣了,還裝什麼?來……靠著櫃子。」
  
李忠讓雅菲雙手撐住書櫃,翹著屁股,他把褲子解開掏出已隆起陰莖,走到雅菲身後,把她的內褲拉到膝蓋

,雙手把玩著渾圓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陰莖在濕潤的陰唇一下一下的碰著……
  
「哎呀……你快點吧……」雅菲怕被人撞見,輕聲的說。
  
「嘿嘿,受不了了吧,小淫婦……我來了。」
  
李忠雙手扶住雅菲的腰,把著屁股,「撲哧」一聲就全力插了進去。
  
雅菲的上身不其然向上起仰了一下,「啊……」
  
的輕叫了一聲,李忠一下便插進子宮盡處去,手又伸到胸前把玩著美麗的乳房,隨即又開始從雅菲屁股後抽

插著……
  
雅菲垂著頭,知道反抗沒用了,無奈地承受著李忠在背後奸汙她。雅菲和丈夫一向隻是用男上女下的傳統造

愛方式,但也知道男女間有這種從後進入的。
  
李忠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雅菲的下身也越來越濕,水漬的摩擦聲「呱嘰、呱嘰」的響個不停。
  
「啊……啊……啊啊啊啊……哎呦……啊……」
  
雅菲的呻吟也已經變成了短促的輕叫。
  
頭不停的向上仰著,屁股也用力的翹起著。雅菲已完全陷入了恐懼、絕望悔恨、羞愧、憤怒、迷茫之中,她

混亂了。除了喘息和呻吟的聲音外,快變成任人擺布的道具公仔了。
  
老鬼短小的身軀,像公狗一樣趴在雅菲光滑暴露的身軀上,下身不停的進出著。
  
「我頂……好爽呀……我要屌爆你呀……」
  
李忠經過十多二十分鍾密集式抽插,已快到爆發的一刻,那插入雅菲下體狂暴的肉棒突然猛增大幾分,撐開

了緊閉著的宮口。
  
和上次一樣,李忠使勁頂在雅菲的陰道盡頭,雙手扣緊她的腰,便把一股股的濃精全送進還在一張一縮的子

宮�去……
  
雅菲的生殖器再次被李忠滾燙陽精灌滿了。
  
處于極度亢奮的她,下陰竟不自禁地緊緊鎖住李忠偉大的東西……
  
李忠抱緊了雅菲飽滿的身軀,將下體緊緊貼著溫暖潮濕的下體結合處,他不想慢慢軟化的陰莖這麼快便掉出

來,好讓它在濕暖的銷魂洞�多得一會是一會,直到感覺快意漸去,才緩緩的拔出陰莖,大量濃郁乳白色的

精液就從微微敞開的陰唇中間緩緩流出……
  
雅菲渾身軟軟無助的靠在書櫃旁,牛仔褲和內褲都掛在腳邊,黑黑的陰毛在雪白的雙腿間特別顯眼,臉如紅

紙,雙眼迷離失神,長發披散著,卻渾身散發出一種誘人犯罪的魅力。
  
「怎麼了?我屌得你舒服嗎?你嘗過這麼粗大的賓州了沒有?我想你老公無我那麼勁吧?」
  
李忠一邊無恥的問著,一邊輕輕溫柔撫慰著雅菲。
  
實際上,李忠確是比丈夫志強厲害得多了,對于一個剛踏入狼虎之年的少婦這不可否認是夢昧已求的,如今

,雅菲已開始迷失了……
  
好半天,雅菲才從高潮中回味過來,她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回到教員室。
  
其它老師們都回來了,看到她的樣子都有點不自然,卻不知道那�不對。
  
深夜,雅菲無法入睡,自從那天在李忠家,和一連幾次瘋狂的作愛,雖然是奸汙,可是卻讓雅菲第一次嘗到

了性愛的美妙滋味,知道了女人高潮後那無與倫比的滿足感,頭一次感到男人那東西有那麼大的魔力,可以

讓她欲仙欲死。
  
她能感覺到身體�什麼東西複活了,只是雅菲思想傳統,以前欲望被壓抑。
  
晚上,斷續地要了丈夫三次,志強非常非常勉強地完成了,但可加起還趕不上李忠幹一次過癮,她感到自己

已經學壞了。
  
雅菲側過頭看了看熟睡的丈夫,不由得暗暗歎了口氣。想想自己真對不起志強,心�真的很矛盾。
  
以後會怎麼樣?她真的不知道,還能像以前一樣的清純嗎?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想。不過,這種被壓制的欲

望已經開始在萌發,貞女和蕩婦就其實只有這一步之遙。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