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花美人劍(序~03)

  序言:米五

  米五是一個小乞丐,他已經三天沒正經吃過一頓飽飯了,在這荒無人煙的地
方,餓了他就在樹上摘幾個野果充饑,渴了,他就找條小溪,草草喝幾口水,他
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去汴梁,找到叔叔,給父母報仇。殺了那群元狗,給父母報
仇。

  米五原本和父母生活在太行山中的一個小村莊,生活歲不能說富足,但只要
一家人努力,也能自給自足,其樂融融,父親米三每天從山裡打獵回來,如果有
了收穫,就會帶著米五去給前村的劉老爺子送個二兩肉。

  劉老爺子就會繼續教米五讀書識字,劉老爺子是個落第秀才,年輕時屢試不
中,後來心灰意賴,來的小村,偶爾幫這家這個字,也能生活。劉老爺子說,等
到他束髮,就會正式給他起個名字。

  米五有兩個玩伴,一個叫李三五,一個見朱四六,劉老爺子不喜歡他們,說
他們朽木不可雕也,並讓米五離他們遠一些,不過,每當下午劉老爺子午睡,你
便能看到三個孩童,或是到村口的小溪摸魚,或是去了誰家的果樹上摘果子,或
是設個陷阱,等著哪個傻麅子,傻鳥進去。

  一天下午,米五軟磨硬泡的跟著父親從山中打獵回來,突見一股黑煙從小村
方向升了起來。米五見父親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米三一把抓起米五,把他背在
背上,說到,小五,爬好。

  一邊說著,一邊大步往村裡跑去,到了村裡,只見村民已大部分倒在血泊之
中,其中兩個少女,被兩個大漢壓在身下,似乎已經失去意識,而那兩個大漢則
略顯嫌棄的提上褲子,其中一人小聲說到,三哥,這也太不禁日了,我還沒爽嚦,
人就不行了,那個被稱為三哥的人說到,行了,別廢話,有的幹就不錯了,看看
還有沒有活口,了結了他,趕緊追上郡主,不然有我們好果子吃。

  畜生,米三怒喝一聲,從腰間抽出獵刀,向三哥看去,三哥嘴角一撇,看一
不看,一掌迎向獵刀,只聽蹦的一聲,獵刀已斷成4段,而而三哥手已捏住米三
的肩膀,只聽卡的一聲脆響,米三的肩胛骨已然別捏碎。小五快跑,去汴梁,找
你叔叔,讓他照顧你,別為我報仇。米三知道自己今天必死無疑,但x心存一絲
僥倖,希望兒子可以活下去。

  說著,米三用另一隻手抱住了三哥,死也不鬆開,三哥沒有動,仿若貓捉老
鼠般,戲弄夠了,才會殺掉老鼠,三哥沖另外一個大漢使了一個眼色,那個大漢
嘿嘿的朝著早已驚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米五走去,小崽子,你們村的姑娘太不
禁弄,你陪大爺耍耍,嘿嘿。米三大叫到,小五,快跑,快跑;而米五依然呆立
在原地,不知所措,呢喃道:媽媽死了,夫子死了,三五、四六也死了……翠花
姐死了,阿黃死了……死了……死了,我也死了。

  當那個大漢淫笑著,離米五還有三米遠時,一道青光,朝他的頭刺去,大漢
還沒來得及反應,一柄青色的長劍已然貫穿他的頭顱,眼見突然出現的這種情況,
三哥一掌打在了米三胸膛之上,將米三打飛出去,朝著不知是什麼時間站在米五
身前的一個十三四歲的姑娘抱了抱拳,說道,原來是連雲寨的戚少商戚姑娘到了,
失敬,失敬。

  戚姑娘冷哼了一聲,我道是誰,原來是趙敏郡主坐下的阿三先生,您不在元
都城中享福,來我們連雲寨的地盤有何賜教?而且您將我們村中38口人,除了
這小屁孩,全部殺掉,怎麼著也得給我們連雲寨一個交代吧,說著也不等阿三回
話,一劍刺向阿三檀中穴,阿三大喝一聲,只聽哐的一聲,米五似乎見阿三周圍
隱現一個黃鐘,戚少商的劍便再也刺不進去了,反而被震退五步。

  阿三哈哈一笑,江湖傳言戚姑娘劍術精湛,在我看來,不過爾爾,說著轉身
一個飛縱,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無蹤了。

  父親,你怎麼樣了,米五哭著跑到了米三的身旁,小五,我怕是要不行了,
你帶著你脖子上那半枚銅錢,去汴梁城同福客棧找一個叫米四的人,他是我的弟
弟,你的二伯,他會照顧你的。我不要他照顧,我要爹和娘,米五嗚咽道,小五
乖,小五以後是個大人了,要堅強一些,要,沒說完,米三就咽下了最後的一口
氣。

  戚少商走了過去,拍了拍哽咽的米五,雖然在江湖中經歷過殺戮,經歷過離
別,但是平民的人生總是不同於江湖豪客,反而更是令人觸動。

  米五轉身過去,抱住了戚少商,哇的一聲大哭出來,他似乎也知道,從今以
後的人生之路,必須要靠他自己走完了,他,在也沒有一個屬於他的港灣了。他
心中暗暗發誓,這是他最後一次哭泣。他是一個背負著仇恨的人,他要復仇。

  (作者語,其實,太行山到開封沒多遠,騎馬也很快,但是米五不會,戚姑
娘臉紅跑掉了,米五一個孩子走就沒譜了。)

  再語,這絕對是一篇戀足+sm  心靈控制  混合武俠的小說,可能偶爾還
有些正常向的,因為劇情需要,比如戚姑娘、香帥、陸小鳳就是正常向的,趙敏、
祝玉妍、白愁飛、方應看就是sm向的,只是作者喜歡鋪墊和前戲,不喜歡就是
幹。

              第二章  路見不平

  林鎮南,到了現在,你還不把你你家傳的辟邪劍法交出來,如果你交出來,
我會考慮放你女兒一條生路,否則,駝子我,先奸在把她交給青城派的于長老,
保證10年後,嘿嘿,麗春院裡多了一個豔壓群芳的花魁,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駝子可沒有那麼好的耐心。

  米五氣跑了戚姑娘,沒有人指路,迷了路的他一個人暈頭暈腦的在太行山中
亂撞,確實無意中撞見了一個駝子似是在折磨一個中年男人,觸景生情,米五不
禁想起自己的父親也是被阿三一掌打在胸口,生生打飛出去,聽戚姑娘說,是胸
腔骨粉碎,心脈具斷,沒有生機。

  米五毫不猶豫跑過去,伸出雙手攔在林鎮南身前,喊到,你是壞人,不許你
欺負他,駝子,嘿嘿一笑,陰惻惻的讓米五打了個寒顫,小娃娃,你怎末知道,
我是壞人,他是好人,他偷了我家傳的劍譜,你說說是好人?米五話語一窒,說
到,你都把他打成這樣了,不能放他一次嗎?小娃娃。你很有勇氣嘛!如果你能
接駝子我25招刀法,而一動不動,我就放了他?林鎮南仿佛才緩上了一口氣,
低聲說,小兄弟,你快走,不要管我,這個駝子,說話不可信。

  晚了,小娃娃,看刀,說著,駝子,一刀想米五當頭劈去,刀鋒接觸米五頭
皮變戛然而止,米五顫抖著,但依然站在原地,小娃娃,不錯,不過隨後到幾道,
看你能不能接下來,說著,說著駝子又一刀想著米五雙眼割去,刀刃帶動的風氣,
割的米五生痛,但米五依然咬緊牙關,站在原地,緊接著駝子又練練或劈出或砍
出或刺出剩餘的22刀。

  米五雖然害怕的打著抖擻,仍然站在原地,雙手護在林鎮南的前面,他咬著
牙,心中想著被打飛的父親,眼角充滿血絲,忽然,駝子逆轉刀把,刀把沖著米
五狠狠的撞去,小娃娃,我贏了,卻在這時,一到大旗從天而降,直插刀把,將
刀把直接回擊到了駝子的刀鞘中。

  鐵血大旗,駝子一見到這面大旗,不禁面上大驚失色,左手立刻扣住了米五
的咽喉,右手鎖住了林鎮南的後頸,並將他們擋在擋在自己的面前,只見一個約
莫三十六七中年美婦,拉著一個九、十歲的少女從樹林走了出來。

  原來是鐵血大旗門的鐵中棠鐵大俠,駝子我有失遠迎,失敬失敬,中年美婦
微微一笑,仿若傲雪梅花在寒冬中迎風綻放,木先生鷹爪功和快刀獨步江湖,怎
麼也會覬覦林家的辟邪劍法呢,可否給在下一個薄面,放過這個少年,和林鎮南,
駝子肅然到,駝子一身不入流的武功竟也能入鉄大俠的法眼,真是榮幸,只是這
辟邪劍法,駝子今天取定了。

  說著一掌擊在米五的後心,將他甩出三丈外,轉身帶著林鎮南飛奔而去,而
米五一旦無人相救,定然是頭顱破碎,鐵中棠眼見如此,只得飛身撲向米五,將
他抱在懷裡,同時一拳狠狠的想駝子打去,只見駝子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左後肩
一個拳形血洞,原來竟是鐵中棠含怒一拳將駝子的後背打穿開來,只是駝子的離
開速度更是加快五分,眨眼已消失到樹林中去。

  鐵中棠搖了搖頭,知道帶著女兒和米五是追不上駝子了,忽然,她一探米五
的脈搏,面色勃然一變,心道,好個穆高峰,果然心狠手辣,那麼小的孩子都不
放過,原來駝子趁在劈向米五刀的過程中,將刀氣灌注在米五的經脈之中,如果
米五害怕離開,不過五日,變回刀氣爆發,筋脈寸斷而亡,而且駝子走時,一掌
大力鷹爪功,排在米五身上,更是啟動他體內的刀氣,讓米五如萬刀剮身。

  阿姨,謝謝你救了我,米五此時已經疼得連話都說不清了,但依然執拗的把
道謝說了出來,緊接著雙眼一黑,暈了過去。

  鐵中棠抱著米五,心中已然懂了收徒的念頭,他從米五跑過去,攔在林鎮南
面前時,便已趕到,看到少年能堅持面對25刀而不退一步,看到少年心中的那
種堅持和執著,她仿佛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媽媽,救救他吧,少女拉了拉鐵
中棠的衣袖。

  唉,不是我不救她,而是他的筋脈太脆弱了,根本無法承受我輸送真氣進去
他體內,我輸送真氣進入他體內後,真氣必然以他筋脈為戰場相互鬥爭,真氣爆
發,在激發刀氣,他筋脈寸斷,必死無疑。為今之計,只能把他待會大旗門,我
們在想其他辦法。

             第三章  鐵血大旗門

  鐵血大旗門上代門主雲翼、鐵毅,為保護欽徽二帝南歸與蒙元國師巴斯八,
金輪法王、玄冥老人于津門大戰,最後雲鐵二門主雙雙戰死,大旗門老一輩高手
也盡皆陣亡,故大旗門不得不退回到東海東靈雪山,緊閉山門,承諾三代弟子不
再入世。而現在大旗門的掌門則是鐵中棠的師妹雲崢。

  師姐,你回來了,雲崢看著鐵中棠抱著昏迷的米五,拉著女兒回到了大旗門
的駐地,師姐,事情辦的怎麼樣了,張三爸願意和我們結盟共同抵抗蒙元和五福
聯盟嗎?而我們可以幫助張三霸抵抗明教的侵蝕?鐵中棠搖了搖頭,張三爸老了,
現在丐幫中勢力分為三派,一份是汙衣派,一派是淨衣派,還要就是青壯派,汙
衣派以洪七為首。

  前年,淨衣派前長老汪劍通將長老之位傳給喬楓,現喬楓執掌淨衣派,而青
壯派代表著丐幫新興的勢力,則是一個叫朱八八的姑娘,此人躥升之快,匪夷所
思,她武功索然不高,但據說胸中藏有丘壑,丐幫中的執法長老白世鏡與小諸葛
全冠清已投入朱八八的陣營。

  張三霸作出決策,也需要和這三個人商量。鐵中棠給雲崢分析道,而者三派
人中,洪七、喬楓是支持我們的,只是朱八八態度曖昧,不願意表態,朱八八的
青壯派,實力雖不是三派中最強的,確是丐幫中人數最多的,所以,張三霸,只
能讓我回來等等消息。掌門師妹,你也不要太心急了,這小子身體受傷不輕,我
先帶她回去療傷了,說著,鐵中棠轉過身,拉著女兒緩緩走出屋去。

  雲崢待鐵中棠離去,轉入內室,屈指兩道勁風分別彈向左右兩盞銅燈,只聽
哢的1聲,內室床鋪翻了過來,漏出一個半人的窄縫,雲崢運起縮骨功,從窄縫
中跳了下去。

  地下的通道越來越窄,雲崢慢慢的向前爬去,哢哢哢,她停了下來,輕輕的
敲了旁邊牆壁三下,只聽卡尺一聲,牆邊緩緩打開一個半人的入口,雲崢連忙進
入,進入後,是一間裝修奢華的密室,從西域進口的天鵝絨毯鋪滿了除西邊水池
外所有的地面,四壁與天花板上鑲嵌著水晶打磨的鏡子,密室的中央是一個四人
用的圓形大床。

  一個女人,半裸的女人正半倚在床上,輕輕呢喃著,她上著紅色絲衣,絲衣
半敞,下面蓋著一個絲質小被,光滑潔白的大腿微微晃動,引起雲崢無限遐想,
她的腳上穿著一雙絲質白襪,透過白襪,可以看到宛若白玉的腳趾微微攢動,她
的右腳上還套著一枚金色鈴鐺,兩檔隨著玉腿清脆響動,更是讓雲崢心神蕩漾,
難以淨神。雖然在密室中,但是仍有微風吹來,吹動著風周圍的絲障,讓女人仿
佛雲中的仙女,若隱若現,可遇而不可求。

  雲奴,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鐵中棠可是回來了?聽到女人的呼喚,雲崢連忙
跪著爬了過去,主人,都是雲奴辦事不力,請主人責罰,你放心,該你的責罰,
你一樣也少不了,女人慢慢的坐直了起來,輕輕的拍了拍雲崢的肩膀,只見雲崢
的衣物暫態炸裂開來,雲崢身上不著半縷,奇怪的是,她潔白的腰間竟讓帶著一
個鐵質的腰帶,鎖住了她豐滿的玉臀。

  女人指了指她腰間的事物,嬌笑道,如果鐵中棠沒有回來,我自然可以給你
解來開了,而且你從此就是人家的心肝,不過誰讓你不盡心為人家辦事呢?

  人家就在懲罰你六個月不能打開這個東西,說著指了指自己的下面,可人,
人家想要啊,雲崢雙眼微紅,慢慢的向桃源洞爬了過去,輕輕的吮吸著,那女人
仰面躺在床上,巧笑兮顏。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