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家庭的亂交

春麗與劉江平認識前,曾與三個男人交往過,談過朋友。但和春麗有過性關
系的卻有五個男人,其中一個是她那個醫院的外科大夫,現在還與她保持著時有
時無的關係;另外一個是她大學時的老師,兩年前就不來往了。她的初夜,就是
和這個大學時的老師。
和這些男人的性交,給了她很多快樂,也獲得了很多性經驗。性對她已沒有
什麼神秘,她沒有覺得性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也不覺得有什麼骯髒,她認為那是
人類正常的需要和活動。
她畢業後在醫院婦科當大夫,接觸著各種各樣的女人。有的女人得不到性滿
足,就用其他東西在自己的陰道裏插操,甚至將電燈炮操碎在陰道裏,不得不到
醫院就診。還有的女人與男人性交時,彼此在生殖器裏撒尿,男人尿到女人的陰
道裏,女人則將男人的尿道口掰開,用一根細管子把自己的尿往裏灌。人類對於
性可以走得很遠很遠,每種人都有其各自尋求滿足和刺激的途徑。
春麗和丈夫過性生活時,一邊進行著操屄的動作,一邊會相互講以前各自的
性經驗和性幻想。春麗說她以前的一個男朋友,雞巴是如何的小,放到她屄裏,
她楞是沒有感覺,隻感覺到那男人在她身上一起一伏,最後把一丁點精液射在她
大腿根,濕漉漉的一小片,她說他像個孩子。當江平說起他過去五六個人在一起
性交時,春麗總是萬分激動。
「你沒有和兩個男人一起睡過吧?」江平問。
「沒有,我想肯定很刺激!」春麗幻想著說。
「過幾天我給你找個男人回來,一起操!」劉江平挑逗著春麗說。
「把我的屄操爛了怎麼辦呀!」春麗擔心地說。
「有我保護呀!我給你屄裏射多多的精液,潤滑著,肯定操不爛!」江平愛
惜地回答。
他們結婚後的第三個禮拜六,請張海濤夫婦在家吃飯。海濤夫婦和江平都明
白他們準備做的事,隻有春麗懵在鼓裏。
飯桌上,海濤一雙色迷迷的眼睛總離不開春麗,一個勁地勸春麗喝酒,把梨
花喝得暈頭轉向。秋末的天氣,有幾天是很熱的,人們常說秋老虎,指的就是這
幾天的天氣。今天就是這幾天的開始,他們從晚上7點多吃飯、喝酒,現在已9
點多了,大家才微微感到了一點涼意。
男人早把上衣脫了,光著膀子熱鬧著,喝著酒,兩瓶45度的盧州老窖已經
喝光了,兩個男人還意猶未盡。海濤老婆比春麗的酒量大,現在也感覺到頭有點
暈了。這時,劉江平又拿出幾瓶啤酒來,給每個人都倒了一大杯。
張海濤端起杯子,與春麗的杯子一碰,說:「春麗妹子,幹了!」沒等春麗
喝完,他自己就先喝了。一雙眼睛盯著春麗,下面的小弟弟早就不老實了,把褲
襠頂起很高。
「妹子,你長得真漂亮,臉蛋好看,身材也好,渾身水靈靈的!」海濤色迷
迷的誇著春麗,把身子往春麗旁邊湊了湊。
「看,賊膽、色膽壯著酒膽來了!」海濤老婆說。
「真想親你一口!」海濤說著,就側過身,把春麗抱住。也許是酒喝多了的
原因,春麗隻微微地反抗了一下,就勢靠在海濤的身上。海濤低下頭,一張嘴就
把春麗的嘴含住,他吐出舌頭伸到春麗的嘴裏,和春麗做著法國式的深吻。
酒壯色膽,酒可亂性,雖然人們對酒有著深刻的認識,但很多人還是要喝,
喝得醉生夢死,喝得亂性失德。酒,讓人從道貌岸然中解放出來,讓人從心靈的
自我約束中解放出來;酒,給你可以做任何想做之事的借口,也給你承擔任何行
為的責任;酒,是夢想的入門券,是獵奇的單行道。有些醉鬼,在眾目睽睽之下
可以大呼小叫,可以在大街上隨處睡覺,可以幹他想做的任何事情。
「頭暈了吧?我抱你到床上去。」海濤擡起頭說,親得春麗滿臉都是他的口
水。他站起身,攔腰抱起春麗,一邊向臥室走去一邊對劉江平和自己的老婆說:
「你倆再慢慢喝點,我先爽一下!」
海濤老婆跟劉江平碰了一下酒杯,兩人一口喝了半杯。很快,從臥室就傳出
春麗快樂的呻吟聲。
「你老婆還真浪!你去看看你老婆被別人操屄的樣子,保準刺激!」海濤老
婆向劉江平建議。
劉江平站起來,拉住海濤老婆走進臥室。他們坐在臥室的沙發上,一邊互相
脫著衣服,一邊看著床上那兩個赤條條的人。
海濤跪在床上,春麗撅著大屁股趴在那兒,海濤從屁股後面插著春麗的陰道。
硬邦邦的雞巴,一插進去,就頂住春麗陰道的前壁推著滑進去,每次插進,
都可以看到,春麗小腹微微突起。
春麗閉著眼睛,微張著嘴,從喉嚨裏發出斷斷續續的哼哼聲。她的陰道和兩
片大陰唇裏面,分泌出大量的騷水兒,增加著交配過程中的聲響和快樂。
現在不但可以聽到海濤撞擊春麗屁股的「啪啪」聲,還可以聽到雞巴在陰道
裏插進插出時肉和騷水兒發出的「叭嘰」聲。
海濤已經開始出汗,身上閃著光,但他沒有顯出絲毫的倦意,依然奮力戰鬥
著、勞動著。男人和女人有著多大的區別,為了共同的快樂,隻有男人在勞作。
女人天生就是享樂型的。
海濤老婆和劉江平一絲不掛地走到床邊坐下,兩人摸著春麗的乳房。春麗睜
開眼睛,看到他倆,流露出一點羞意,然後又閉上眼睛,嘴裏的哼哼聲也小了,
似乎在盡量克制自己。
海濤老婆一邊摸著春麗,一邊把屁股湊到劉江平的腰部,用另一隻手扶住堅
挺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屁股溝,就坐了上去。海濤老婆也早已淫水漣漣,雞巴順
著屁股溝,滑到陰道口,「吱」一聲連根而入。
海濤老婆就這樣,屁股擡起坐下,坐下擡起,套弄著劉江平的雞巴。約摸十
來分鍾,劉江平推住海濤老婆的屁股站起來,海濤老婆彎腰伏在床邊,劉江平站
在後面,開始進進出出地交媾。
海濤似乎很累,他放下春麗的腿,爬在春麗身上,屁股有力地上下起伏著,
每下動作都伴隨著春麗的呻吟聲。海濤的性交動作越來越快,然後就把屁股使勁
地壓在春麗的陰部上。
「海濤把精液射到你老婆屄裏了,快看看。」海濤老婆給劉江平說著,也不
管江平的雞巴會不會從陰道裏滑出來,就向海濤和春麗交合著的陰部爬過去。劉
江平用雞巴頂著海濤老婆的屁股,跟著往前。
海濤老婆把春麗的腿往開掰了掰,看到春麗的陰道非常緊地裹住自己老公的
雞巴。春麗的陰部很肥大,肉乎乎的,肛門、會陰和陰道口堆積了那麼多白色的
騷水兒,是自己老公的精液和春麗流的淫液,那些騷水兒隨著春麗陰部的脈動,
還在慢慢地往下流。這時,春麗已停止了呻吟,用雙臂緊緊地抱著海濤。
海濤老婆伸手,摸了一把兩人交合的混合液,在春麗的陰部撫摩著,自己的
屁股還在有節奏地被劉江平頂撞著。很快,劉江平也忍不住了,性交的力量和節
奏都加大、加快了,然後,海濤老婆就覺的陰道裏熱乎乎的,劉江平也射精了。
「春麗,你見過剛操過的屄嗎?」海濤老婆問春麗。
「女人的屄我到是見過不少,但剛被男人操完的還沒見過。我看看你的!」
春麗說著,就往床邊移動身體。
海濤老婆馱著劉江平,把大屁股也同時往床上移。兩個女人互相研究著插著
大雞巴的屄,用手分別摸著對方的騷屄。海濤老婆用粘滿精液的食指,在春麗插
著雞巴的陰道口摸著,把指頭就從陰道邊擠進了陰道裏。她的手指在春麗的陰道
裏,還可以感到自己丈夫的雞巴在跳動。
「看老外的錄象裏,幾個男人一起操一個女人,真過癮!你和兩個男人同時
操過嗎?」海濤老婆說著問春麗。
「怎麼和兩個男人一起幹?」春麗沒有看過那麼多的錄象,所以問道。
「那幹法可多了,有站著的,坐著的,躺著的,有兩根雞雞同時插到一個屄
裏,也有一根插到屁眼一根插到屄裏……」海濤老婆一邊喘著氣,一邊回答著。
「兩根雞巴同時進去,那把屄還不撐疼了?」春麗問。
「爽著呢,把屄插得緊緊的,每插一下…」
「你讓江平和海濤操一下,我看看。」春麗沒等海濤老婆說完,就急忙懇求
著。
借著酒精的作用,他們四個人均被慾望的火燃燒著,仿佛隻有雞巴和陰道的
交合才是快樂的源泉。
海濤老婆站起來,讓江平平躺在床上,然後爬到江平身上,劉江平用右手扶
著雞巴,對準海濤老婆的陰道口,那女人往下一壓,雞巴連根插入進去。張海濤
站起來,走到自己老婆的背後,雙膝跪在劉江平的兩腿間,左手握住雞巴,右手
扶住自己老婆的屁股,把雞巴對準已被一根雞巴插住的陰道邊,使勁往裏頂。
這時,劉江平用兩手掰著海濤老婆的屁股,海濤老婆的屁股往起擡了擡,劉
江平的雞巴隻有一半在裏面,陰道後邊同時就有了一點空隙,海濤趁勢將雞巴插
了進去。海濤老婆「啊」了一聲,屁股往下一沉,海濤順勢往下一壓,兩根雞巴
緊緊地連根插入了海濤老婆的陰道。
春麗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這樣的交媾過程,屄裏和整個小腹被一陣興奮的電
流刺過。她感覺到一股騷水兒從子宮裏流出來。
海濤的雞巴開始緩慢地插進抽出,當他往出抽時,海濤老婆的屁股跟著擡起
來,就好象海濤和江平的雞巴按照相同的節奏插進抽出一樣。海濤老婆興奮地哼
哼起來,兩片陰唇在兩根雞巴的進出時陷進去又翻出來,劉江平原來射在陰道裏
的精液被擠出來,加上女人流出來的淫液,沾滿了海濤老婆的陰部。
張海濤兩隻手分別緊緊抓著自己老婆的乳房,劉江平兩隻手抓著海濤老婆的
屁股,把海濤老婆夾在中間,就像夾著一份三明治。三個人這樣交配了約有20
分鍾,海濤老婆的頭向後痙攣著,嘴裏發出沉重的哼哼聲,達到了高潮。兩個男
人依然運動著,兩根雞巴有力地一起插進去又抽出來,抽出來又插進去。
「我不行了,你們一起操春麗吧。我受不了了。」海濤老婆喘著氣說。
海濤從自己老婆的背上爬起來,把雞巴從緊裹著的陰道裏拔出來。海濤老婆
也從劉江平身上爬起來,劉江平的雞巴硬邦邦地向上挺在空中,閃著騷水兒的光。
張海濤躺在床上,把春麗拽到自己身上,用手把雞巴插到春麗的陰道裏,一
隻胳膊摟住春麗的頭,含住春麗的嘴,把舌頭插進春麗的嘴裏,和春麗的舌頭纏
繞在一起,互相深吻著。劉江平翻身起來,爬到春麗的背上,粗硬的雞巴頂在梨
花的陰部。
「我還是有點害怕。那麼大的兩個雞巴都要插進去,會把我撐疼了。」春麗
說。
「被兩個男人夾住操,多舒服呀。你試試就知道了。要不了一會,就讓你達
到高潮。他倆原來經常夾住我操,一操就是40多分鍾,能讓我完三四次。」海
濤老婆說。
海濤老婆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抓住江平的雞巴,對準春麗的陰道邊,使勁往
裏插。劉江平摟住春麗的臀部,往起一擡,雞巴「嘰」的一聲插進去了一半。接
著,劉江平往下一壓,整根雞巴全部插進春麗的陰道裏。
「漲死我了。」春麗呻吟著說。
兩個男人像操海濤老婆一樣,把春麗夾在中間,緩慢而有力地操著。不一會
春麗就達到了高潮。兩個男人又操了一會,海濤的屁股使勁向上挺,劉江平的屁
股使勁向下壓,兩根雞巴都插到根部,同時向春麗的陰道和子宮裏噴射出灼熱的
精液。春麗被這樣一夾一頂,又一次達到了交媾的高潮。
「太舒服了。屄裏面被插得滿滿的,硬邦邦的雞巴可以蹭到屄裏的每一個地
方。」春麗說。
過了一會,他們三人分開後,張海濤提議四個人光著屁股繼續喝啤酒。他們
從臥室出來,兩個女人顛著四隻乳房,兩個男人垂著兩根雞巴,又坐在飯桌旁喝
開了啤酒。他們開著下流的玩笑,有時互相摸著,有時男人喝一口酒喂到女人的
嘴裏,有時女人喝一口喂到男人的嘴裏。
「流出來了。」春麗說著,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陰部,摞了一下屁股。其他三
個人不約而同地看過來,隻見椅子上濕了一大片,那是兩個男人射到春麗陰道裏
的精液。
「要是這樣懷上孩子,也不知道是誰的。」春麗疑惑地問。
「管他是誰的。你家老公經常去我家,他們倆每次都操得我屄裏滿是他們的
那東西。有時第二天還往外流,我上著班,底下就覺得濕乎乎地流出一股。他們
倆有時候輪著操我,有時候夾著操我。反正兩人的大雞巴都插到我屄裏,開始的
時候,我也覺得要是懷上了,也不知道是他倆誰的種,後來操得多了,也就無所
謂了。」海濤老婆說。
「來,春麗,坐過來,我給你堵住,省得老往外流,多可惜呀。那是我倆給
你的精華。」海濤說著,就把春麗拉過來,坐到自己的腿上,雞巴一下插進了春
麗的屄裏。海濤一隻手握住春麗的一隻乳房,一隻手端著啤酒杯,自己喝一口,
喂春麗喝一口。
「你除了和江平、海濤操,還跟別的男人幹過嗎?」春麗問海濤老婆。
「咋能沒有呢。他倆還帶老外、黑鬼到我家裏操我,說是給我開洋葷。老外
那雞巴,大得還怕人,又粗又長,射出來精液可以裝半酒杯。
「有一次,他們領回來一個黑鬼,那雞巴黑得還發光,有一尺長,一開始隻
能捅進去一半,後來不知道那家夥怎麼鼓搗得全捅到屄裏,操得我快死過去,他
往裏插的時候不覺得什麼,往外抽的時候好象要把肚子裏的腸子都要拽出來。你
猜怎麼著,他的大雞巴居然插到了我的子宮裏。
「操完屄了大雞巴卻拔不出來,後來等了半個多小時,大雞巴完全軟下來才
拔出來。射的精液斷斷續續流了三五天才幹淨,給我的子宮裏可能都裝滿了,那
幾天,我的短褲就沒有幹過,老是濕乎乎的。你家江平那一段總想也插進我的子
宮,可是他怎麼鼓搗,也沒有插進去過。」海濤老婆津津有味地給春麗說著。
「黑鬼操你的時候,他倆在邊上看?」春麗問道。
「他倆讓我用手給他倆擼雞巴,硬得跟什麼似的。後來,那黑鬼讓我用嘴給
他倆嘬,射了我一嘴。」海濤老婆說。
「那你上下兩張嘴都吃得飽飽的了。」春麗說。
他們四個人一邊聊著,一邊喝著啤酒。到夜裏12點多,海濤和春麗,江平
和海濤老婆又翻雲覆雨了一個多小時,四個人才在春麗的床上睡了覺。
         
              【完】

亂交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