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淫者

《尋淫者》

正文 【尋淫者】(1)

    【淫者】

    字數:5236

    (一)隱門夥夫

    「整天做苦力,真他娘的無聊!隱門,隱個毛線,這幫東西就會使喚人。」

    易贏有些疲累地爬到山腰,把背著的竹筐放到一旁,靠在身後的大石頭上大聲罵

    著娘,隨手拿起一塊石頭扔向雲霧裡,反正這附近也沒有人能聽見,若不發洩一

    下,自己準得憋出病來。

    來到這個世界十多天了,易贏也逐漸接受了現實,自己堂堂一個研究生,拿

    到駕駛證第一次上路就出了車禍,不明不白地就穿越到這裡,還沒來得及報

    答父母就莫名其妙來到了這裡,剛開始是有點鬱悶,然而現在想想,能活著就很

    好了。穿越到這兒以後,易贏每天的生活就是挑水拾柴,下山採買做飯,活脫脫

    一個苦力。沒辦法,誰讓自己現在是個夥夫呢!唯一讓人感到欣慰的就是自己現

    在這副身體,差不多一米九的個子,五官英俊,健壯而又勻稱的肌肉,古銅色的

    膚色,比自己以前羸弱的身子不知道好多少倍,最重要的是現在的身軀胯下之物

    的尺寸驚人,比自己看過的歐美片子裡的男優還要粗壯。「媽的,壯成這樣子,

    也難怪要做苦力了!」摸摸自己的二頭肌,易贏自戀卻又無奈地想道。

    這山叫靈隱山,因兩年前隱門老祖靈隱居士在這裡開宗立派而得名,雖然

    靈隱居士武功甚高,當初幾可傲視群雄,但他的後人卻資質愈下,不得其真傳,

    自年前老祖歸天後,隱門日漸衰落,人才凋零,許多子都下山另謀他路,逐

    漸變成如今不到人的小門派。易贏靠在大石頭上,對於自己穿越到這苦力的身

    體上仍然心有不滿,怎麼就不給我穿到皇帝身上呢?就算是小孩也行啊,這身體

    健壯是有了,就是成年了,想要學武也晚了,要是遇到普通人還能隨便欺負,對

    上會武功的只能挨打了,就像山上那些所謂「高手」。

    其實他也不是沒有想過脫離隱門,下山謀生,但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人生地不

    熟,能有個工作已經不錯了,而且隱門給的薪水也挺多,等存點小

    度???

    錢就下山做點

    生意,憑自己的頭腦再加上現代人的眼光,大富大貴也不遙遠。江湖嘛,離自己

    太遙遠,等有錢了,娶他七八個老婆就爽了,過點滋潤日子還不簡單。易贏意淫

    了一會兒,看看時候差不多了,休息也夠了,背起旁邊裝菜的籮筐,哼著小曲兒

    上山去。

    到廚房,砍柴生火做飯,易贏做得頗為熟練,也虧他之前考研自己一個人

    住的時候學會了做飯,不然現在謀生的技能都沒有,之前這副身體的人性格估

    計有些孤僻,跟其他的夥夫混得不太熟,所以大家也不怎麼搭理他,易贏也樂得

    自在。

    裝好飯菜,門口就來了個面容姣好綁著丫鬟辮的女子,他提著飯盒迎上去,

    笑道:「喲,秀兒,今兒這麼早啊,是不是想哥哥我了?」秀兒是門派買來的丫

    鬟,負責子們的生活起居,姿色尚可,對於易贏來說,秀兒是他在這個世界上

    最熟的女孩子了,少不得要調戲幾句。這長相上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易贏體格

    健壯,長相英俊,秀兒對待他的態度也比其他夥夫好上不少。看見易贏總是對自

    己口花花,不由羞澀地呸了一口,「誰想你了?是今天師兄師姐他們練功練得餓

    了,讓我來催你們趕快送飯菜過去。還愣著幹什麼,走了。」後面一句卻是望著

    其他人說的。

    易贏不以為意,壞笑地說道:「秀兒妹妹,你不想我,我可是想死你了,才

    一天不見,想你想得都瘦了點,我可還沒吃飯呢,你可得走慢點啊。」

    秀兒一聽,這人說話好沒規矩,偏偏長得又好看,不知怎麼就做了夥夫呢!

    她一羞,沒有答話,轉身帶路去了。易贏在後面望著她一扭一扭的小屁股,吞了

    一口口水,媽的,最近怎麼越來越飢渴了。

    送飯送到門派子的食堂,也就沒易贏什麼事了,這些門派子雖說身份比

    易贏等人高,但是都是江湖中人,對待他們也還算客氣。隱門如今子共八十一

    人,其中過半是男子,女子約莫只有二十多人,可謂狼多肉少。易贏走的時

    候還對那些身材姣好的女子戀戀不捨,三步頭一望。那些女子看見這個帥

    氣的夥夫,也有幾個對他指指點點小聲談論著,不是自己自戀,現在的他在這麼

    多男人之中長相也是拔尖的,看到其中一個女子搖了搖頭,易贏雖然不知道她

    們在說什麼,大概也無外乎說自己的身份上不得檯面吧。

    送完飯,易贏跟幾個夥夫一起去廚房隨便做了頓飯吃飽後,到自己的房間

    ,上床躺著發呆。

    來到這個世界以後,較前世比起來,似乎自己現在越來越浮躁,想女人的時

    候太多了些,於是他伸手從枕頭底下掏出一本小冊子,疑惑道,不會就是這本破

    書的原因吧,老子以前可是清心寡慾好君子的,雖然時不時也會看些外國愛情動

    作片,但是也沒有那麼飢渴啊。也不知道原來這身體的人是從哪兒得的這東西

    ,又不像是什麼武功秘籍,不然他練了那麼久怎麼還是不會武功當個夥夫。他打

    開書頁,看著上面的繁體字,「幸好老子還是個文化人,要不然這些小破書都看

    不懂了。」照著上面的文字看,的確是運氣的法門,雖然他的確不懂什麼經脈,

    但是憑著這副身體之前練出來的習慣性本能,稍一集中精神沈氣丹田,就感覺一

    股暖暖的氣流往小腹

    ?|度33?

    下行去,隨後胯下龍頭怒立,一柱擎天。

    「娘西皮,這會不會真的是本淫功啊?每次練都要硬幾個時辰。」易贏看著

    自己的胯下驚詫想道。「反正練起來除了硬的難受,其他倒沒有什麼,反倒是身

    子暖洋洋的,睡覺還很舒服。」除此之外,易贏覺得這副身體的原人估計也是

    練這本破法決才長得這麼壯實的吧。想了一會,易贏覺得練著個運氣決似乎不會

    虧,也就凝神繼續著。

    再睜開眼,窗外天微微亮,月亮還沒有消失,易贏運了一夜的口訣,伸了個

    懶腰感覺舒爽無比,隨後感到自己全身粘粘的,還散發出一股臭味,把衣裳都弄

    得濕濕的。他一現代青年,帶點微潔癖,這感覺像是半個多月沒洗過澡,登時說

    不出的難受,趕緊跳下床拿起另一套乾淨衣衫,推門就向山谷裡的澄潭跑去。

    「噗通」一聲,岸邊大石頭上只剩下兩套衣衫。

    跳進瀑布潭裡的易贏伸出頭來,「爽啊!」長舒一口氣,看著自己周圍的清

    水都有些變了色,他才反應過來怎麼事,「這不就是修真小說裡常寫的什麼洗

    髓的效果?這情況怎麼之前練的時候就沒有呢?」易贏知道這肯定是那本運氣口

    訣的效果,又疑惑了,莫不是真的修真法決吧!但是自己的身體好像又沒什麼變

    化,就是更清爽了一點,話說誰要是洗掉一身粘粘的汙泥都會有這種感覺吧……

    「除了這裡……」易贏低頭看著自己的胯下,剛剛跑得太急,居然沒有發現

    這傢夥一直都是昂怒著的。

    「臥槽……這是不是甲亢了啊?這樣下去,遲早要憋出病來!咦,好像又大

    了一點……」易贏把手伸進水裡比劃著,點了點頭,嗯……好像是真的又大了一

    點。

    「真的是淫功!但是,淫功不應該都伴隨著功力大漲什麼的嗎?至少給我個

    吸陰補陽的口訣吧?那小破冊子是不是不完整啊,肯定還有下冊。不行,我得

    找找去,原來這二貨怎麼就沒拿完整的來呢,肯定是蠢死的吧。」心裡腹誹

    著這副身體的原人,默念了好多遍觀自在菩薩,他終於把小兄的怒火壓制下

    去了。

    上岸擦了擦身子穿上衣服,吹著清晨的風,易贏感覺

    點"’b^點^

    自己的身子的確有了變

    化,比如現在他看遠處的花草樹木都更清晰了,甚至能看到葉子上的露珠。「啊

    ,武俠的世界真奇妙。」這貨一點都不慌張,作為看過無數小說的現代文化人,

    對自己身上的遭遇反而能接受得很快甚至還腦補了無數前景。

    醒得那麼早又泡了個冷水澡,睡意全無,乾脆做早操去,雖然沒什麼練武的

    天賦,鍛煉鍛煉身體還是好的嘛。易贏往練武那片空地走去,作為一個夥夫,自

    己肯定是不能使用那些練武器材的,當然了,什麼刀槍棍棒自己也不會耍,就是

    找個空地做做早操,待會再去吃個早餐,頗有前世公園裡那些大爺大媽的生活情

    調。月亮剛剛消失,估摸著也就是卯時,自己也算勤奮了吧,高三那會就是這個

    時候起來學習的。

    胡思亂想著走到那片平地,易贏發現自己還是太年輕,練武場上已經有十幾

    二十人在晨練了,當然,他們的晨練方法不一,自己全然看不懂那些動作有什麼

    用處。歎了一聲,易贏自顧自找了個偏僻地做起廣播體操。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低聲念著節拍,易贏感覺自

    己終於找些做學生的感覺了。

    「易師傅!」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喊叫。

    易贏轉過頭,然後就移不開眼了。

    那是個約莫十八的女子,穿著鵝黃色的習武長衫,長髮隨意盤起,臉頰還帶

    著一抹剛剛做完晨練的紅暈,明眸皓齒,身材被習武衫勒著,凹凸有致,端的是

    美麗動人。而她正微笑地望著易贏這邊。

    「叫我?」易贏有些呆,好像自己並不認識這個女子。

    「對啊,易師傅早,我是這裡的三代子,叫江小月。」女子慢慢走近,笑

    得更燦爛了,嘴角笑成一抹月牙兒。

    「啊,你好,月兒……啊,不是,小江妹妹,你好。」易贏兩世為人,卻著

    實沒有太多跟女孩子打交道的經驗,剛剛心裡對這抹笑的印象脫口而出又急忙改

    口,稱呼不倫不類的。「咳咳,江同學是吧,你認識我?」

    女子看他窘態,顯得格外開心,對於他的稱呼也不以為意,嘻嘻笑了一聲,

    「認識,當然認識!你做的菜我們姐妹幾個都愛吃!對了,易師傅,剛剛你做的

    那套伸展拳腳的功夫是什麼武功?看起來很特殊呢!」說完她頭望了練武場那

    邊一眼。

    易贏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那邊有好幾個女子圍起來在談論什麼,頓時明白

    了,敢情這幾個妹子是驚訝自己的廣播體操呢,所以派了個代表過來問問。

    「這個,這套武功叫第二套廣播體操,對全身都有些錘煉的效果,是我們家

    鄉一套人人都會的功夫,上不得檯面。」易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實話,對於

    這些練武人,自己的內心還是有點小小的自卑的。

    「我看這套功夫很適練武之人打基礎呢!可不可以請易師傅教教我?」江

    小月表情誠懇地問道。本來她是不想這麼直白的,但是一聽易贏說他家鄉人人都

    會,就覺得這應該不是什麼秘學,直截了當無礙。

    易贏驚訝道:「小江妹妹,你是三代子,按理說應該早就過了築基的時候

    了吧,現在你大概已經入微了?這境界,學這些粗淺功夫有甚用處?」

    江小月說:「我的確剛剛入微,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是我想學這個不是為

    了自己,易師傅在廚房做事,應該知道門派剛剛從山下收養了一些無家可歸的孤

    兒,這些小孩裡有一些資質尚可,就是從小流浪討食,身子骨虛弱得很,直接教

    他們門派入門功夫的話,怕是受不住,所以想找些溫和的法子。剛剛看易師傅你

    打的這套體操,對身體素質要求不高,也有些鍛煉的效果,就想學來教一教那些

    小孩了。」

    易贏一拍腦門,「對啊,這段時間還管了這些孤兒的飯。」旋即一想,這教

    體操的事恐怕也有點難為一個姑娘家,「小月啊,這個體操很簡單,要不你讓那

    群孤兒過來跟我學吧,這樣也不耽誤你練武。」

    江小月聽了一驚:「易師傅,這怎麼好意思呢?你每天要上山下山的跑,還

    要做飯,未免太忙了。」皺眉想了想,道:「這樣吧,我去跟師父說說,下山采

    購什麼的事情都交給別人吧,這樣你就可以抽出時間幫忙了。」

    易贏一聽,這不是說自己要脫離苦力?a href=’/youliang.html’ target=’_blank’>遊椋看笙駁潰骸負煤煤茫恍還媚錚?br />」然而說完卻又沒什麼底氣地問:「小江妹妹,這個……你師父是誰啊?說話夠

    不夠份量啊?」

    江小月聽了捂嘴一笑,「我師父是方長老,在門面前也說得上話,這個你

    就別擔心了,小事一樁,師父很疼我的,肯定能答應。」

    易贏聽罷才放下心來,這個方長老全名方錦,是門派裡極其傳奇的一個天才

    ,在如今凋零不堪的隱門中,以一代子的身份憑借實力生生做到了長老這一位

    置,最重要的是,方錦只有三十多歲,而且還是個女子。當然,其中不乏門的

    提拔,可門也是看中她驚人的資質才給予跳級優待,這麼一牛逼人物的徒,

    自己怎麼就這麼好運搭上這根線呢!他連忙點頭,「多謝姑娘!小子一定盡職盡

    責,教好那群孩子!」其實他心裡也知道,廣播體操做起來甭提多奇葩了,要

    原因可能還是自己現在這身材,說是天生的恐怕沒幾個人信,這小姑娘估計也是

    懷疑是這套廣播體操有門道,所以才來找的自己。不過無所謂了,能靠著廣播體

    操改善生活,哪怕只是一時的也好。

    「還有,江姑娘,這個,能不能不要叫我易師傅了?聽起來像開武館的似的

    ,你就叫我易大哥就好。」易贏補充了一句,貌似也沒意識到讓一個三代子叫

    一個夥夫大哥是多麼丟分的事。

    江小月看了他一眼,嗔道:「那你也別亂叫我什麼小江妹妹小月妹妹的……

    」說到後面她聲音越來越低,低下了頭,滿面羞紅。

    易贏瞅著她的羞澀的美樣,不由狼性大發,暗呸了自己一口,可能是受了淫

    功的影響,都開始對著別人的臉蛋YY了,真沒出息。口頭上習慣性地調戲道:

    「好好好月兒妹妹,以後我不叫那些稱呼了。我突然覺得你還是叫我易哥哥更好

    聽一些。嘿嘿……」

    江小月哪見過這般臉皮,呸的一聲,忙背過身子快步走去。易贏看著她的背

    影心想,這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摸起來肯定很爽。

    「易大哥,那你等我通知啊……」走得遠了,江小月才敢大聲說話。

    易贏摸了摸下巴,心道誰說的江湖兒女灑脫大方,這點調戲都受不得,哪裡

    算是大方

    咧?殊不知方錦的徒江小月,門中有幾個男子敢去調戲?那也不怕

    沒了道行。這也導致了江小月跟男子的接觸不多,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人。

    也只有

    找?請??

    易贏不知天高地厚了。

    不過誰知道以後他跟她之間會發生什麼呢?反正易贏自己可沒想那麼多。

    搖了搖頭,易贏徑直廚房收拾柴禾了,畢竟待會還要生火煮粥呢。該說的

    還沒說,說不定說了也沒用,自己還是老老實實工作先吧。

    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十五天,這時候的他又不像昨日那般感到憋屈了,除了累

    點,感覺還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