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性美女婉清的故事(三)

時間過得飛快,很快一個星期過去了。

這一天,婉清照常早早地回到公司,準備好孫麗的咖啡和文件資料,就坐在位置上做自己的工作。

忽然,一只手搭在婉清的肩膀上,一把清爽的聲音傳來:“這麼早啊?”

婉清微微一驚,回頭一看,原來是經理孫麗,連忙站起來說:“經理早。”

孫麗笑著說:“你才早呢,整個辦公室就你最早。現在很少像你這麼積極的年輕人呢。怎麼樣?來公司幾個星期了,還習慣吧?”

婉清點頭道:“很好啊,同事都很照顧我,經理對我也很好。”

孫麗笑道:“哈哈!你這麼漂亮,大家當然照顧你啦。我整天指你做這做那的,還說我好?”

“當然了,經理讓我多做點事,我才會有進步嘛。”

孫麗滿意地點頭:“看不出你還挺懂事的嘛。對了,以後別老叫我經理了,你聽公司�大家都管我叫麗姐,你也叫我麗姐吧。”

婉清平時確實聽有些同事這麼叫,便點點頭:“嗯,麗姐。”

孫麗高興地伸手摸了一下婉清的臉蛋,笑道:“好,那以後我是你姐了,有什麼要幫忙就可以找我哦。好啦,不瞎聊了,幹活吧,記得今晚有飯局哦。”

婉清對孫麗親昵的舉動有些不習慣,孫麗的手撫在她臉上,不禁又有些異樣的感覺。聽孫麗說到工作,連忙道:“是的,今晚約了新南方的吳總吃飯。”

“你陪我一起去吧,順便幫我擋點酒。”

婉清溫順地點點頭,看得孫麗心�癢癢的:“可愛的小羊羔,很快你就是我的了!”不過孫麗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很享受這種誘惑的快感。

下了班,孫麗就帶著婉清,來到定好了房間的高級海鮮餐廳。

今晚的來客,新南方的吳總與孫麗是老相識,合作多年的夥伴,席間賓主盡歡,酒足飯飽。

吃得差不多,酒也過了幾巡,公事也談得差不多,吳經理便開始關心起婉清來了:“孫總啊,你這個新任助理怎麼都不說話,光顧著埋頭吃飯啊?”

孫麗笑著回應道:“吳總,你別欺負小女孩,小張才來公司沒幾個星期,見到你這麼如狼似虎的樣子,當然嚇怕了啦,哪還敢說話?”

“哎喲,我怎麼如狼似虎啊,我家�的母老虎才如狼似虎呢!不過孫總還真會挑,每次見你的助理,都是大美人啊!”

婉清聽到稱贊,不禁臉紅起來。孫麗笑道:“吳總你的秘書也不差吧,怎麼不帶出來一起吃飯?不過說起來,小張在我幾任助理�面,還真是最漂亮呢。”

說著,孫麗伸手握住了婉清放在桌子下面的手。婉清微微一震,只覺得孫麗的手既柔軟又有力,有些溫暖,又讓人安心。
婉清雖然不習慣被人拉著手,但一來不好意思甩開自己的上司,二來孫麗的手給她很好的感覺,於是也就一直讓孫麗握著。

飯局上的聊天仍然熱烈,飯桌下,孫麗握著婉清的那只手也緩緩地活動起來,輕輕地撫弄著婉清的手背和手指,進而用指甲輕輕劃過婉清的手心。

婉清從來沒有這種情侶一般的經驗,只覺得被孫麗撫摸的手傳來陣陣舒服的感覺,而被指甲劃過的手心更是帶來輕輕的電流,每一下都讓婉清的心微微顫抖。

孫麗似乎沒有再放開婉清的意思,一直到飯局結束,都一直握著她的手。

送別了吳總,孫麗牽著婉清的手,腳步稍微有些搖晃地走出飯店。婉清見孫麗似乎有點不勝酒力的樣子,連忙攙扶著孫麗,一起坐上了出租車。

車子來到孫麗的公寓樓下,孫麗依然暈暈呼呼的樣子,手也一直握著婉清的手不放,婉清只好扶她下車,陪著她上樓。

上到孫麗的住處,打開門一看,只見孫麗的公寓整潔而細致,既有現代概念的裝修,也不乏女生溫馨的裝點,婉清暗暗點頭,心想:“經理果然是有品味的現代女性。”

扶著孫麗在沙發坐下,婉清便問道:“麗姐,你自己好好休息可以了吧,那我先走咯?”

孫麗一張俏臉紅紅的,雙眼滿是迷蒙之色,搖頭道:“小清,你再陪我一會吧,我一個人在家悶得慌。”說著,手忽然一用力,把婉清往自己懷�拉去。

婉清沒想到孫麗會拉她,一個沒站穩,“哎喲”一聲,整個人就倒在孫麗的懷�。

孫麗一下子抱著婉清,媚眼如絲,輕輕撫摸著婉清的臉龐,笑道:“小清,你好漂亮呢。”

婉清被孫麗這麼一抱,頓時不知所錯,慌亂之下腦子一片空白,竟沒想到要掙脫孫麗的懷抱。等到孫麗俏麗的面容近在咫尺,又撫摸起自己的臉時,婉清更是陣陣嬌羞,只懂得喃喃地說:“麗姐,你喝醉了吧?”

孫麗不答,雙手抱緊婉清,直接把紅唇印在婉清的唇上!

“嗯∼∼∼∼∼!!!!”婉清從來未有過接吻的經驗,這樣被孫麗吻上,只覺得天旋地轉,全身酥軟。孫麗的舌尖熟練地撬開婉清的雙唇,伸進她的嘴�,挑逗地糾纏著婉清的舌頭,一直活在自我封閉世界的婉清哪�抵抗得了這樣得挑逗?只覺得全身的感官都隨著孫麗的舌尖而動,口腔的細胞把快感不斷地向身體傳遞,在身體�形成陣陣激流,沖擊著她身體的每個角落。

雖然大腦�仍殘存著抵抗的意識,但初吻的激動和快感壓制著殘留的一點理智,婉清的雙手不自覺地抱住了孫麗,而舌尖也在孫麗的挑逗下,逐漸地回應起孫麗的濕吻,兩根舌頭逐漸地互相糾纏,繼而互相吸吮。

孫麗一邊繼續吸吮著婉清的舌頭,一邊騰出手來,摸向婉清堅挺的乳房。

雖然隔著衣服,但乳房忽然傳來強烈的快感和刺激,讓婉清措手不及,嘴被吻住,身體又陷入孫麗的懷抱,令婉清只能發出陣陣咿唔的呻吟聲。

孫麗的手不斷地揉捏著婉清的乳房,持續的快感繼續沖擊著婉清。雖然婉清也曾有過自慰的經驗,但來自他人的撫摸顯然帶來更多的快感,而且孫麗的技巧十分高明,時而搓揉乳房,時而又用手指尋找著乳尖,陣陣的快感令婉清完全應接不暇。

孫麗見懷�的獵物已經完全陷入自己的掌控之中,基本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便把手逐漸往下伸去,準備探尋婉清那神秘的桃源。

婉清只覺得孫麗那只讓她全身發熱的手不斷地向下探尋,已經來到了雙腿之間。忽然,腦子�響起一道驚雷:“不行!我的秘密會被發現的!”

這個自己收藏了多年的秘密,讓婉清迅速找回失去的理智。這時,孫麗的手已經撫在婉清的雙腿間,隔著裙子撫摸著婉清的下體。婉清那根早已欲求不滿的小肉棒也在�面渴望地堅挺著,只是因為內褲和絲襪的壓制,無法回應孫麗的撫摸。

婉清知道孫麗馬上就會發現自己的秘密,急忙用力一掙,整個人脫出孫麗的懷抱,一下子滾在地上。

孫麗沒想到婉清會掙脫自己的懷抱,被婉清的舉動嚇了一跳,一時之間沒來得及反應,只見婉清已經如一只受驚的兔子,從地上一躍而且,急急忙忙地跑出自己的家門,臨出門還不忘說一句:“麗姐我先走啦!”

孫麗呆呆地望著自己的手,回憶著剛才的纏綿,心�不禁暗自嘀咕:“她明明已經投降了,怎麼忽然又會清醒過來呢?我最後是伸手去摸她的下面,按理說她應該更無力反抗啊?就算她是處女,我也還沒碰到她肌膚,按說不會受驚啊?奇怪了。不過她下面的手感似乎有點奇怪……”

孫麗一邊重溫著剛才旖旎的畫面,一邊思考著如何征服這個美麗的下屬。

那邊廂婉清狼狽地逃出孫麗的公寓,連忙下樓打車,朝自己的住處駛去。剛才的刺激和快感依然殘留在婉清的身體�,尤其是下身那根發漲的陰莖,更是不斷地召喚著主人的撫慰。

婉清也不知自己是如何下車上樓,反正是很幸運地順利回到家,一下子癱軟在床上。

躺在床上的婉清心跳依然快速,腦海�仍然縈繞著剛才的畫面。回想起孫麗灼熱的紅唇,挑逗的撫摸,讓婉清全身發熱。沒有人在旁邊,讓婉清無需再壓制自己的欲望,理智早已飛到天邊去了。燥熱的婉清褪去全身的衣物,緩緩地站了起來,來到睡房的立身鏡前。

鏡子�面的人身材修長,乳房堅挺,容貌修理,肌膚如雪,婉清看著鏡子�的自己,不禁偷偷地稱贊了自己一句:“真美啊!”

再往下看,修長的大腿,豐滿的翹臀……婉清一邊欣賞著自己的身材,雙手一邊在全身遊走,撫摸著全身發燙的肌膚。

“啊!好舒服!”婉清的雙手來到胸前,撫摸起自己一對美麗的乳房。經過孫麗的刺激,乳房傳來比平時更強烈的感覺,隨著手指的動作,不斷沖擊著婉清的全身。

回想著孫麗撫摸自己的動作,婉清用手指輕輕地搓揉著堅硬起來的乳頭,那陣陣電流通過的感覺讓婉清不禁叫了起來:“啊!經理!不要,不要……啊,好舒服,你的手好舒服!”

婉清一只手繼續搓弄著乳房,另一只手漸漸向下探去,終於握住早已堅挺無比的小肉棒。

“啊!!!”光是握住的那一下觸感,就讓婉清尖叫起來。經過孫麗的挑逗,婉清的身體仿佛忽然醒覺了似的,比原來敏感數倍。

“經理!不要……不要摸那�……”一邊幻想著孫麗在玩弄自己,一邊套弄著敏感的肉棒,婉清幾乎在瞬間就獲得了高潮,濃濃的精液噴射而出,陰唇也流滿了淫水。

射精後的婉清整個軟癱在地上,久久無法平復。雖然陰莖已經軟了下來,但陰道�仍然傳來陣陣的高潮,婉清一邊抽動著身體,一邊享受著高潮帶來的快感和余韻,腦子�仍然不斷地播放著在孫麗家中的那一幕。

良久,婉清才從肉欲中蘇醒過來,一邊責怪自己,一邊收拾東西洗澡上床,還在擔心明天不知道怎樣面對孫麗。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