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服引起的事 1-3

第一章

索尼婭的臉上有個很明顯的噁心表情。我正在用雙手伸展著她的三角褲。她有看到我聞著包她小穴的地方嗎?即使她沒有看到我聞她的三角褲,她還是看到我做了不當的行為。因為被她抓到我做這種變態的事,我吞了一口口水。
我當然不知道要說什麼,所以我什麼都沒有說。我只有最壞的打算。

索尼婭也什麼都沒說而趕出了洗衣房。

女兒離開了讓我歎了一口氣。因為我一時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她。可是我們還是要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不知道我們父女倆的關係會有什麼改變。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麼一時想要檢查我女兒用過的三角褲。我一直都不是個很有性慾的男人。我年輕的時候就沒有想要追年輕女孩子,後來大學時跟我老婆交往也是偶然的事。結了婚後,我們最多也只是一個禮拜做了三次愛而已。所以我是為什麼這麼做?

我像平常一樣,在星期日下午洗衣服。我拿起索尼婭的三角褲時,我看到了我看過幾百次相同被沾染澄黃色的地方。我從來都沒有用心注意它,可是這一次,我卻突然想要仔細觀察它,聞它,瞭解它。我什麼都不做時,她不走進來,我第一次做出了不應該做的事卻被她碰得正著。

我這麼做可能會引起我和我女兒之間的距離。我們的感情可能永遠都不可能回到無辜父女之間的感情。我知道我們之間會很尷尬,但是我的變態行為也引出我對女兒的慾望。我之前不敢面對事實,可是事到如今,我這麼做終於讓我發覺我迷上了我女兒的成熟完美的身材。我一直告訴我自己我是對我女兒的火辣身材驕傲,畢竟她是我和老婆的基因遺傳的。現在我知道事實是我自己對她的身體有慾望。

有了這種潛意識的慾望,當我看到索尼婭的三角褲裡面的汙漬時,我無法抵抗想像我女兒的陰部被三角褲包著時,她的淫液從她的小穴流出來,沾染了它的景象。我雖然自從她還只有三歲時就沒有看過她的陰部,可是在我的想像力裡,她現在的小穴是非常美麗的。

我不知道索尼婭對我的變態行為有什麼看法,她可能看穿我對她的慾望,或她可能以為我只是個平常的變態。不管怎麼樣,我知道我需要跟她面對面溝通。這種事不去講清楚只會造成更多傷害。加上如果她母親知道了這件事,可能會導致出無法挽回的後果。      

想到這裡,我把索尼婭的三角褲丟進了洗衣機,然後把其他的白色衣服也都丟進去開始洗衣服。我走上樓到廚房看到了索尼婭正在盯著水槽。我對她說道:「甜心。」

她雖然轉過來,可是她什麼都沒有說而只是以個蔑視的眼神盯著我看。

我們兩個人都沒有說什麼。就這樣過了幾秒。讓我終於明白有些人說幾秒可以感覺像是一輩子的樣子。我只想要鑽個洞去躲起來。我知道我必須說話來解釋我做的事,而且阻止索尼婭把事情告訴她母親。可是我一直無法出聲,所以她就轉身離開了廚房,走上樓去了。

我只有在吃晚餐時才再次看見索尼婭。因為我和索尼婭平常都會在吃晚餐時吵吵鬧鬧的,我老婆坦尼亞一定知道我和女兒又發生了什麼爭吵。可是我不知道她看的出來我很緊張的樣子嗎?她對我和女兒問道:「你們兩個又吵架了?」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而我將要亂講個原因時,索尼婭說道:「爹地干涉入我的隱私。他插手進入我不希望他插手的事!」

她講這話時令我無法呼吸。只有她說完時我才可以再次覺得空氣對流。 我懂她說的話。雖然她事實上有說出我的變態行為,可是她卻有辦法不把我定死。她一定了解如果她老實跟她母親講出我之前做的事,我們一家一定會雞犬不寧。 而且她這麼一說,她也避防坦尼亞可以追問事情的由來。她已經表示很清楚她不要任何人干涉入她的隱私。

坦尼亞對我搖頭說道:「我跟你說個多少次不要干涉女兒的事了?如果她需要我們的意見,她會來問我們的!」

我點了點頭也給了她一個勉強的微笑。我往女兒看時我們的眼神碰觸到,而她還是以個蔑視的眼神看著我。其餘的晚上,我老婆對我囉嗦不停,而女兒不理我。我雖然不是很高興,可是事情沒有我想的那麼糟。

下一個星期日下午,我又在洗衣服。我已經把衣服洗好也弄乾了。我正在疊衣服,特別注意不要拿著索尼婭的內衣褲太久,因為我不想要再重複上個禮拜發生過的事。那件事已經引起我們整個禮拜都沒有講話的僵局。 這個不舒暢的感情讓我感覺非常傷心。因為在這件事發生前,我和索尼婭有個非常好的父女關係。雖然我對她的身體有慾望,可是我絕對是非常愛她的父親。自從她出生以來,她就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人。所以一個禮拜沒跟她跟以往一樣無憂的談天讓我覺得很沮喪。我希望我沒有對她的慾望,這樣的話,我之前就不會做出對她的三角褲所做的事。坦尼亞也覺得事情比她想像的還要嚴重。她一直要我跟女兒抱歉。我有試過,可是我一出聲,索尼婭就轉頭離開。我根本就無法跟她說清楚。

當然索尼婭會在我不知不覺拿著她的三角褲時再次走進洗衣房。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什麼時後進來了洗衣房。我只有聽到她出了一聲清喉嚨聲才知道她在那裡。我被她嚇了一跳。可是最驚人的是她竟然會被我的反應笑了出來。雖然我很高興我能聽到一個禮拜沒有聽到的笑聲,我知道我們之間的誤會還是沒有解決。而我轉過身來面對她時,她看到了我手中的她的三角褲時,她說道:「色鬼!」

我看了我手上的三角褲結巴地說道:「這不是妳想像的事!」

索尼婭瞪著我,可是同時微笑著說道:「那是什麼事?」

「我只是剛好手上拿著它…」我也知道這不是很好解釋。我不敢相信同樣的事會再次發生。至少這次我只是手拿著它,我沒有做其他奇怪的動作。

「隨你怎麼說,」索尼婭說道。她瞪著我手上的三角褲,她的臉變得通紅說道:「你還要繼續握著它多久?」

我立刻把它丟進去還沒有疊完的衣服堆裏然後說道:「我… 我沒有要繼續握著它…」

索尼婭繼續瞪著我。她好像有話要說,她一直張口又閉口,說不出話來。所以她的臉變的更紅。我做了一些相同的動作,可是我也說不出話來。畢竟這是我們過了一個禮拜,第一次的溝通。她終於說道:「你知道你對我做了什麼嗎?」

我搖了搖頭。我只知道我做了一個父親不該對女兒做的事。

「你背叛了我對你,對我的父親的信任,」索尼婭說道。

她講的話雖然是正確的,但是從她的嘴裡說出來,我還是感覺到心疼。我本來很驕傲當個任何事她都可以來找我談找我解決的父親。可是我卻做出了令她不能再相信我的事。如果我一個禮拜之前不是個榜樣父親,而且我們之前沒有個親密的關係,事情可能不會這麼嚴重。

「當我的父親,你應該是做能保護我的事,可是你竟然做了讓我害怕你的事!」

我只有點頭的份。我和坦尼亞一直都教她要對別的男人小心。我知道她萬萬沒想到她最需要小心的男人是我,她父親。

「我花了整個禮拜的時間想要了解為什麼我的模範父親,一個讓我的朋友都嫉妒我的父親,會拿我的三角褲來…來…」她沒說完話而走進了一步才再繼續:「我雖然知道男人都是好色的,所以你做的事其實很簡單解釋,可是我需要從你嘴裡知道你為什麼要做那種事,要不然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我很高興索尼婭說她可能原諒我。可是她要我跟她說什麼?她要我跟她說實話?她要跟她說我對她的身體有慾望?雖然原因是非常的明顯,可是我不能跟她說這種話。我說道:「我只是在查查看妳的三角褲需不需要比較特底的清洗…」

「你騙人!」索尼婭大叫出聲。「我們兩個人都知道你為什麼做你所做的事。我只想要從你口中聽到事實!」

「甜心,」我想要繼續否認下去。「我是你父親,我怎麼會對你的東西做變態的事!?」

「爹地,」她回答道。「我已經不是個小女孩了。你真的以為我會相信你嗎?」

我並不期望她會相信我的話,可是我還是不能直接跟她說實話。我不能跟她說我對她有慾望。「甜心,妳到底要我說什麼?」

「我要你承認你做了什麼事!而且跟我說你為什麼這麼做!」

「我那時在洗衣服!」我說道。「我們家裡只有三個人,我手中拿著妳的三角褲的機會蠻大的!」我知道我篇的很離譜,可是我就是不能承認。

「你聞了我的三角褲!」

所以她有看到我聞她的三角褲。可是我還是說道:「我是在聞聞看我那時聞到的一股味道是不是從妳的三角褲出了的。」

索尼婭的臉變得更紅。可是她應該是因為生氣才臉更紅。她對我叫道:「我才不臭!」

「對呀,那時候我聞到的不是妳的三角褲的味道!」我繼續說謊。「我一直都沒有找到味道的來源。」

「不要再騙人了爹地!」她這事顯然非常生氣的樣子。
「你為什麼就是不跟我說實話?!」

「我說的就是實話!」

「算了!」她轉身說道。「我本來想要原諒你的。」她離開了洗衣房上了樓去。

雖然我這麼做沒有解決問題。我覺得我做的是對的決定。我是很想要她原諒我,可是我如果跟她直接說出我對她的慾望,她真的會原諒我嗎?而且原諒我就沒事了嗎?

就當我以為一下子不會再發生什麼事,幾分鐘後索尼婭回到了洗衣房說道:「爹地,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說實話。」

「我已經說實話了。」

索尼婭的表情充滿了無奈和不信。她低了頭然後往一邊看說道:「如果你跟我說實話… 我就…我就…脫掉短褲…讓你看你上次聞的那件三角褲。」

我不敢相信她會跟我提這種條件。可是我之前一直維持不能告訴她實話的決定被她這麼挑逗,一下子就垮了。我非常想要看到她穿著三角褲的樣子。我吞了一口口水來防禦我說出我不應該說的話。可是我一時真的不知道什麼才是對的話。

索尼婭雖然還是往旁邊看著,可是我看得出她在微笑。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提出這種條件,可是我感覺到我的內心虛弱,我只想要看到她穿三角褲的模樣。我真的很想要立刻跟她說實話。可是她只是在調我的胃口嗎?我跟她說實話我話,她真的會讓我看她只穿著三角褲的下身嗎?她不會對我覺得更反感嗎?我不只會被她看成色鬼,我也會永遠當個騙子!我不能說實話!可是我真的很想看…

我們兩人都沈默了幾分鐘。這段時間我的內心一直反覆要怎麼回答她。如果之前索尼婭不能肯定我在說謊,我的沈默代表了答案。她現在一定很肯定我不只是個色鬼,我也是個騙子。如今中了她的圈套唇,我再怎麼說謊也沒有用了。我終於決定還是說實話好了。「對,我那一天是對妳有妄想…」

索尼婭還是沒有面對我,可是我可以從她的側面看出她在想事情。我想她一定是在想要怎麼罵我這個壞父親。當她終於轉向我時,她臉紅地對我說:「okay。」然後她把她的兩隻拇指塞入她的短褲的上方,準備拉下她的短褲。

雖然我很想要看她穿著三角褲的樣子,我叫出:「妳在幹什麼?」

索尼婭只有把短褲拉下了一點。她看著我說道:「我在完成我們之間的條件啊。」

「不需要。我不需要看,」我說道。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說出跟自己慾望過不去的話。「我對妳有慾望已經是件錯事了,如果妳給我看到妳只穿三角褲的樣子,那樣不是更錯嗎?我不要看!」

「你又再撒謊了,」索尼婭說道。「我最討厭你對我撒謊了!」

「妳寧願我用色情的眼神看妳也不要我對妳不承認我對妳的慾望?妳要給我機會來更加對妳有慾望?!」

「對!」她說道。「我要你對我誠實。如果你對我有慾望,我就要聽你對我講實話。如果你想要看我穿三角褲的樣子,我不要你推掉我提出的條件!」

老實說,我一直都對老婆和女兒很誠實。只有到索尼婭開始發育時,我才開始有慾望需要隱藏心裡的感想。

索尼婭繼續說道:「其實我幾年前就開始發覺我們之間的感情不一樣了。我以為是因為我長大了。可是上個星期日我才知道原來是因為你…你對我有慾望…其實也是因為我長大了…只是不是跟我想像的一樣…」

「如果是這樣的話,妳為什麼還要讓我看?這樣不會讓我更有妄想嗎?讓我更想要做更不可以的事?!」我覺得這可能是她要處罰我的方法。讓我更想要她,可是永遠不能有她。

「就如我所說,我提出的條件就一定要完成,」她回答道。「我不想要我們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多謊言。如果這麼做可以互相誠實的話,我不覺得是件壞事。」

我不知道她會做到什麼程度來保持我們之間的誠實感。我不敢想像。我說道:「我們現在是誠實。我想要看妳穿三角褲的樣子。我想要看妳三角褲裡面…可是這是我該看的嗎?」我雖然想看,我希望她會說不。

索尼婭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她問道:「你想看我的… 陰部?」

「沒有…」是我第一個答案。可是那不是實話。她給我瞄了一眼讓我知道我如果想要彌補這個關係,我需要跟她說實話。「我…想…」

我沒有想到索尼婭竟然會對我的答案出笑容。她說道:「好,因為我也想要給你看!可是不是今天,因為你沒有一開始就對我誠實。」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想。我們到底是變成了什麼關系?但是想到我們的關係,我才想到坦尼亞。「那我們要怎麼跟妳母親解釋?」

索尼婭立刻回答道:「我們只能騙她嘍。如果需要騙,我寧願只需要騙一個父母也不要兩個都騙。」

我不知道如何去瞭解她要求我們需要有彼此之間的誠實,可是卻可以不眨眼的說跟要騙她母親。可是我也沒有什麼好注意,所以我只有點了點頭。

再過了幾秒的沈默,索尼婭問道:「妳準備好接受你說實話的結果嗎?」

這時我已經不再隱藏自己的慾望而點了點頭。

索尼婭有個燦然的笑容讓我覺得她更美麗動人。我這時才瞭解這並不是只是我想要發生的事,這也是她想要發生的事。我沒有去想為什麼這也是她想要發生的事。因為在這一刻,它不重要。我只想到我想要看她穿著三角褲的模樣。

索尼婭拉下她的的短褲。在我面前展現出來那件一樣的白色三角褲包圍著她神秘的隱私地帶。應該是因為她害羞,她修長的一雙美腿緊緊地夾在一起,所以我看不清楚應該凸出的陰部。她的t 衫也蓋住了她的肚子和三角褲的上邊緣,讓我看不到她應該有的動人曲線。因為這些原因,這不是最佳的展覽,可是一個星期前後我萬萬沒想到我可以看到自己美麗性感的女兒會在我面前脫褲子讓我看她穿著三角褲的樣子。我一直不轉眼望著她的陰部,我雖然是希望她可以張開她的雙腿而且掀起她的t 衫,可是我還是決定我不應該這麼要求她。

過了幾分鐘,索尼婭突然把短褲拉上說道:「就這樣了。」

我當然想繼續看,可是我知道這也不是個我應該要求的事。

「這…這是不是跟你想像的好?」索尼婭問道。

我點了頭。

索尼婭對我的回答後滿意地笑了出來。她問道:「你還要看嗎?」

我再次點了頭。

「如果你乖,你就可以看到更多!」

「妳的乖是什麼意思?」

索尼婭笑了一下說道:「你想要看更多就要對我誠實。」

「真的嗎?真的這麼簡單嗎?」

索尼婭點了點頭說道:「真的。」然後在我可以說什麼以前,她轉頭離開了洗衣房。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