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緣錄

女大學生王芳從13歲起就與父親有超越人倫的關系。在一次他們盼望已久的單獨一起的淫亂的日子�,父親泄露了他與王芳姑姑(父親妹妹)的兄妹之緣。王芳感到好奇,就借機會到外地的姑姑家暫住。在與表弟的交歡中引發了姑姑與表弟的母子緣。母親得病住院讓她從歡情中趕回家。在陪院時,她與醫生葉大夫發生了歡情,又與葉的情人劉護士交上了朋友。劉蓓帶她回家,兩人假鳳虛凰時,一個小夥子爬上了他們的床。原來劉早與弟弟有了關系。母親死了,父親已乘王芳貪玩,把兩個妹妹弄上了手。爲了不讓父親與妹妹們走的太遠,她找來姑姑與父親共續前緣。一次同學間的亂交,她認識了天壘。天壘是她的班長。畢業後班長向她求婚。她全盤托出了自己的家事。而班長卻告訴她自己也與母親有染, 要互不幹涉,定能相安無事。婚後二人恩愛非常。在生下女兒後,她才重新與父親表弟等歡好。女兒八歲時她突然看見女兒與丈夫在玩性遊戲,她覺得曆史重演了。

  第一章 父女情深

      第一節 家務事

       王芳一下課就匆匆忙忙的往家趕。同學們對此也不再感到奇怪了:她總是這樣的,周末從不在學校�多待一分鍾。他們見怪不怪了,也就自以爲是地以爲王芳的家�有許多家務事等她回去幹。王芳家並不富裕。其實,王芳家�確實有一件家務事等了她一個禮拜,她也等了一個禮拜急著要去做了。

  近家情怯,她還沒掏出鑰匙,心�已經『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了。門後等待著她的會是什麽,她早已經知道有將近六年了,可是每次面臨這件事她還是激動不已。

  一打開門,就看見那雙 渴的要噴火的卻又充滿溫情脈脈的眼,盯著她大概已有十七年了吧。她覺得自己的眼睛再也離不開那雙眼,那怕自己似乎已被那雙眼神剝得精光。

  她定了定神,回手關上了門。一轉身,人已被擁入那個寬闊的胸懷之中。深吻時,她感覺得到對方的期盼如他的嘌吸一般地急促。兩人一言不發的進了她的房間。

  窗 已被拉好,床也鋪好了新的床單。

  她回眸一笑,放下書包就開始解開第一粒鈕扣。他默契地蹲下身子爲她解開褲帶,慢慢地往下脫掉她的長褲。

  她停止了動作,閉上眼享受著那雙手從她的腰到屁股,到大腿,到腳踝,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移動下來的感覺。早春,她的褲子有好幾條。她也就一遍遍地感覺那雙手逐步由外到�接觸到她肉體帶給她的刺激。

  最後一條內褲到腳踝,她就立刻脫自己的上衣。剛扔掉胸衣,人已被赤裸的他給扔到床上。兩條肉體剛一接觸,他就又開始溫存地把她的舌關打開,舌尖柔柔地在她口內伸縮轉動。他的手也輕輕地愛撫著她的雙頰。

  隨著嘴向下移動吮吸,她開始發出『嘤嘤』的呻吟。她小巧圓潤的乳房在他的輕噬與慢撚下開始堅挺,她的臉頰變得通紅。

  當小腹上變得溫暖時,她的愛處開始濕潤起來。他的舌尖在那淺淺的肚臍中反覆舔噬,她的呻吟聲也大了起來。她雪白嬌嫩的身子也隨著輕輕地扭動,雙腿不安地在他的兩腿間蠕動,似在渴求那逐漸漲大的東西。

  終於,她的那雙玉腿被分了開來,少女清香的氣息噴薄而出。隨著那舌尖靈巧的翻動,她的隱處也湧出清的蜜液。她擡頭看著他扶起她的雙腿並直起身子,不禁有點暈旋。啊!那雄偉的東西正向她逼來。她看著感覺著,一分一寸地她的身體被充滿,身心被快樂占領。

  待到全部被充實,他又恢複了野性,狂暴地撞擊著她的身體,不停地抽插。她的乳房在他的大手的揉搓下變形。她 覺得像海岸的礁石被快感的大浪一波高似一波地沖擊著。她的呻吟和著他的喘息也越來越大終於,浪潮慢了下來。她剛長長地吐了一口氣,他就又恢複了溫柔,伸展身子伏了上來,銜住她的右乳,輕輕地吮吸。她享受著這『飯後甜點』,分外感到他的溫情與對她的愛惜,心中不由充滿了對這男人的愛意。

  想著想著,忽然她想到一個怪想法,不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從進門直到結束,他兩都未出一聲, 是在盡情地享受著對方。

  這次他打破了沈默:

  「想到什麽開心的事了?快講出來也讓爸爸高興一下。」王芳斜眼看了伏在她乳房上的父親,笑著說:「從來我們女人都是 我們的兒子吃奶。現在吃我奶的人是不是也是我的兒子呢?」「好啊!我吃你奶你就笑我是你兒子。好爸爸也 你吃吃爸爸的奶,恢複我們倆父女的名分。」說完,他就把自己的乳頭送到女兒的嘴邊。

  她躲閃著笑道:

  「您的奶子太小了,我不吸。」「好!給你一個大的。」立刻那根讓她癫狂的玉柱送到了她的嘴�。倆人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她一 手扶著肉棒吮吸著幾乎塞滿她小嘴的龜頭,另一 手捧著肉囊,食指還在他的肛門附近輕輕拂動。這次他發出了陣陣的呻吟。

  「來,乖女,把屁股撅起來。」他抽回重振雄風的玉莖,翻過女兒輕盈的身子,撫摩著女兒的宛宛香臀,然後分開細嫩的兩股,重又占領了女兒的身心穿回衣服,他輕拂女兒的面頰:「開心嗎?」「真希望天天這樣快樂。」王芳的眼�閃過一道幽怨。王浩也歎了一口氣。

  「如果我們不是爸爸跟女兒多好!」「傻女兒,如果我們不是父女,還會有今天的快樂嗎?」「現在, 有每個禮拜這一次了。我要是不上大學就好了。」「我覺得一個禮拜一次倒還不錯。」「啊,爸爸你不愛我了,還把妹妹們搞上手了?」王芳有點著急。

  「傻女兒,爸爸怎麽會不愛你呢?!爸爸是說一星期一次是小別勝新婚嗎。何況,想你到得到你的過程是最美妙的不是嗎?」她這才回嗔轉喜,吻了爸爸一下。

  「爸爸,你知道我的同學對我周末這麽急回家是怎麽說的?」「他們都以爲我像個童養媳,家�有許多家務事要幹。」爸爸哈哈大笑:「好女兒,跟爸爸上床,這也是家務事啊!!」

       第二節 此時無聲勝有聲

        穿好衣服,兩人真的開始做起家務。晚飯前兩個妹妹和母親分別回到家中。母親仍是老樣子,郁郁寡歡,除了對她們姐妹還有點話外,與父親除了十分必要話外幾乎無話。從小父母間就是這樣的。她暗暗地思忖:

  「這也許就是爸爸跟我亂倫的原因吧。爸爸想要真正的女性的關懷。」雖說她剛上大學時得知她從小與爸爸就有的關系是亂倫,心�確實有點不好受。那天她故意很晚才回家。到家時妹妹們已回來了。

  爸爸沒有責備她。他已看出她心�有事。趁兩人單獨在廚房�的時候,爸爸輕輕的問:

  「有男孩子追你了嗎?」她沒有回答。

  「如果有好的男孩子,別錯過了。別顧忌爸爸。爸爸會爲你高興的。」她含著淚道:

  「我們倆到底算什麽關系?」「別多想! 要你知道爸爸是最愛你的,就可以了。今晚12點我在浴室�等你。」晚上,她呆在床上輾轉不能入睡。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12點,她一次一次的告戒自己:

  「不能去浴室。再幹一次,我就萬劫不複了。」兩腿間的騷癢確越來越重。心�兩個聲音反覆的較量著。

  一個說:「千萬別去,這是亂倫,是會被人唾罵的!」另一個說:「 要不被人知道,怕什麽呢!跟爸爸抱在一起的感覺多棒,爸爸的雞雞插到穴�的滋味真舒服。」不知不覺,她把手指插到自己的穴�輕輕的揉動嘴�也發出輕微的哼哼。

  點快到了,她終於忍不住穴�的騷動,穿著最少的內衣來到了浴室。

  她坐在馬桶上楞楞地發呆,這時浴室的門一動,一個健壯的身影閃了進來。看見她坐在�面,爸爸沒有做聲, 是張開兩手等著她。她 覺的血一下子湧到頭上,湧到全身。她撲了上去,緊緊地抱住爸爸的身體,嘴唇緊貼住嘴唇。爸爸一邊吻著她,一邊用兩 手在她背部撫摩她嬌嫩的身軀。她松開嘴唇,把臉貼在爸爸的臉上,身子緊緊地鐵著,她清楚的感到就在她的小腹的地方有一根火熱的肉棒緊夾在她與爸爸身體的中間。她把身軀輕輕地來回移動,就可以感到爸爸的肉棒被她搓得越來越大了。她的穴�這時已濕得要滴出水來了。

  爸爸的一 手從她的薄薄的T恤�伸了進去,往上在她的光滑的背部移動。在通常她系胸罩的地方,爸爸的手撲了一個空。她可以感覺得到爸爸楞了一下,接著爸爸咬了一下她的耳垂,下面的手在她的內褲中用力地捏了一下她的屁股。

  她又扭動了一下身子把爸爸的肉棒逗的更粗大,然後再享受爸爸對她屁股的侵襲。她的股肉被分開。無論爸爸揉那邊的屁股,都有一根手指在她的屁眼上媾動。一會兒,爸爸的手從股縫�往更深的地方移動。爸爸的手進入了一個水鄉澤國,茂密的叢林�一個溫柔的陷阱吞噬了他的三根手指。腔道�似乎有一股吸力在渴望更深更有力的進入。手指每轉動一下,她就發出一聲嬌吟。漸漸的,兩人都開始抵受不住了。

  父親抽出插在女兒穴內的手指,翻過女兒的身體。女兒立刻知趣地彎下腰,趴在浴缸的邊上,高高地崛起屁股並拉下內褲把在黑暗中仍顯得白晃晃的少女的臀部貢獻給自己的父親。

  父親俯下身,先把女兒的T恤拉到肩部,露出兩個元元的乳房,然後屁股一動熟練地把早已硬得有20公分長的玉莖插進女兒期待已久的花房。硬硬的肉棒在少女緊緊的腔道內快速地抽插,一陣緊似一陣地沖擊著子宮。她強忍著不要叫出聲來,而穴�與乳房上的揉搓帶來的快感激動著她,讓她全身不住地顫抖。

  這顫抖給雙手緊握著女兒的乳房,玉莖緊插著女兒的生殖器的父親又帶來更大的刺激。他松開握著乳房的手,直起身環抱著女兒纖細的腰身讓肉棒與小穴做更深的接觸。

  一會,他抽出玉莖,坐到馬桶上。女兒乖巧地分開腿把爸爸的肉棒再一次地坐進自己的穴內。爸爸抱住女兒的小腰,用口噙住高聳的乳頭,用另一 手玩弄女兒的屁股。女兒開始上下聳動屁股了。他的身子開始僵硬,屁股向上挺起,應著女兒的動作。摸屁股的手也有一 手指插進那小小的屁眼內抽動。

  當他覺得快要射出時,他擡起女兒的屁股,讓肉棒抽離小穴,在女兒的小腹上留下一股濃濃的白漿。

  待到擦幹穢迹,各回房間,兩人都沒有說一個字。

  但自從這次無聲的交歡後,王芳定下了決心要跟父親亂倫下去。那滋味太美妙了。她對自己說:

  「我大概是個淫蕩的女子。但我愛性交,我更愛亂倫。不僅是爸爸,如果我有其他的男性親戚,我也會跟他們上床的。可惜沒有。」

       第三節 竹馬繞青梅

      其實真正與父親有亂倫的事在王芳8歲那年就有了。爸爸王浩是學校的教員,媽媽是醫院的護士。爸爸很懶,除了有課,天天在家看書,做家務,莳花弄草。王芳姐妹很喜歡跟爸爸一起玩,而很怕天天板著臉的媽媽。不過媽媽不是上班,就是因爲夜班而在家睡覺,很少有空與女兒們交流感情。

  王芳那時上小學,兩個妹妹還在幼稚園。王芳經常纏著爸爸教她功課。爸爸也就會把她抱在懷�教她。她 知道爸爸對她很愛護,總是會親親她的小臉頰,摟摟她的小身體。有時她犯了錯,爸爸會開玩笑地剝下她的褲子在她圓圓的小屁股蛋上打兩下。不過她是不怕的。因爲爸爸打得一點也沒有媽媽重,簡直就像是在拍拍她的小屁股。

  爸爸拍過屁股後還會邊撫摸她的屁股邊問她:『疼不疼?』她總是撒嬌地說:

  「爸爸摸摸我嗎,人家屁股好疼。」要爸爸好好地繼續按摩她的小屁股。

  這時爸爸就會讓她把小屁股撅起來,把褲子拉到膝蓋下面。她總是興奮地把褲子拉到腳踝,然後把屁股翹的高高的來接受爸爸的愛撫。爸爸的手在小王芳的眼�就是一雙魔手:它會一會輕一會重地在小王芳的屁股上遊動,總是讓她感到非常舒服。

  爸爸有時會把兩個屁股蛋用力的扒開,用舌頭舔�面的小屁眼。這時小王芳屁股又疼,屁眼又癢。她便嘻嘻笑著躲避爸爸的魔手與怪舌。

  而爸爸就會一把把她抱在懷�,把臉上的胡子钗蹭在她嫩嫩的小屁股上,並開心地笑著。然後再把她抱在懷�邊親她的臉邊揉她的身子。

  要家� 有他們兩個人,爸爸就會跟她玩這個『打屁股』的遊戲。

  爸爸雖然沒有讓她不要跟別人說。但她因爲從未看到爸爸跟妹妹們玩過這遊戲,在她小小的心眼�也就把它當作爸爸與自己的小秘密。

  隔三差五就會與爸爸攪合在一起讓爸爸摸摸她的小屁股,再摸摸她的胸和背,因爲那�癢嗎!有時爸爸還會摸摸她尿尿的地方。不過那時她 覺得爸爸弄那�會弄疼。不過,後來她也會讓爸爸摸摸那兒。

  而第一次是在她剛上初中一年級的時候。

  記得那天是5月的一個星期三,學校停電, 好放學生大假。王芳很高興。因爲今天媽媽上班,妹妹要在下午5點才回家。難得又有一個可以跟爸爸獨處的機會了。隨著年齡的增大,王芳非但沒有厭倦跟爸爸的小遊戲,反而越來越喜歡它了。回到家時還沒到午飯時間,爸爸則如願地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爸爸,我回來了。」父親一臉的驚異:「你怎麽現在就回家了?不是逃學吧?」王芳撅起嘴:「人家才不會逃學呢!學校停電。別的同學都結伴出去玩了。我好心回家陪你,想給你一個驚喜。你不但不高興,還冤枉人家。」說著眼淚都快下來了。

  父親連忙一把把她抱在懷�:「我的寶貝女兒,爸爸也是關心你啊。爸爸看到你回來不知有多高興呢!」頓時,王芳破涕爲笑:「爸爸,今天你冤枉我!我要你補償我。」親著女兒的小臉蛋,父親慷慨地答應:「好,你說今天要爸爸給你買什麽?糖果還是巧克力?」「不,我要爸爸!」「爸爸怎麽給你?」父親大概猜出什麽,微笑著問她。

  「我要…要…打爸爸的…屁…..」她實在很害羞,有點說不下去了。

  「好女兒,要打爸爸的屁股啊!」父親大笑著狠狠地捏了她的屁股一把。既然爸爸已經說出來了,她也就老著面皮:

  「好爸爸,人家做了錯事,你要打人家的屁股。你做錯了,就讓人家打打嗎!大不了人家今天多讓你玩玩人家的屁股嗎!好吧?!爸爸讓讓人家嗎……」說著,黏在父親懷�一通撒嬌。大概已快接近發育期,這妮子開始對性已經有了朦朦胧胧的感覺。打爸爸的屁股是假,對男人的身體感興趣想一窺究竟是真。 不過畢竟還小,說不出口。其實真正心�怎麽想的連她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的。

  一時口快提出這個『非分』的要求,她心�已經『撲通,撲通』直跳,既怕爸爸不答應,又怕爸爸答應。

  父親的心�也『咯蹬』一下,心想:

  「女兒春心動了。在繼續下去可就…….」他再也不敢想下去,但內心一種久違了的欲望像魔鬼一樣在催促他:

  「這是一個多好的機會,千萬別錯過了,千萬千萬…..」他舔了一下因緊張而發幹的嘴唇,克制了一下翻騰的心潮盡量用輕松的語氣說:

  「好…好…爸爸可以答應,不過….不過…你要答應爸爸一個條件…」他有點猶豫。

  「什麽條件?我都答應」女孩兒的心內也一樣的緊張,不過那是在得到她急盼得到的她明知不該得到的東西前的患得患失。

  父親這時已恢複了平靜代之以一種貪婪:

  「在爸爸給你打屁股前,你要先把衣服都脫掉,讓爸爸好好跟你親熱一下。」在別人面前光著身子不好,在自己爸爸面前有什麽呢。女孩用行動代替了回答。看著女兒興奮的脫衣服的樣子,他的思緒一下子似乎回到了遙遠的過去–那個女孩,那個與面前的女兒酷似的差不多大的女孩,當年也像女兒現在一樣總是先脫褲子再脫上衣……他想不下去了,褲子�的男性特徵已頂到女兒的屁股了。

  「爸爸你褲子�的是什麽東西?怎麽硬邦邦的。」女兒把屁股擡了起來把內褲一把脫到了腳底下。小女孩的小屁股好像已經變大了,變得更圓潤,更潔白,兩股間的裂縫,不再 有白色,隱隱的一條紅線透出一股 有小女孩才有的氣息。父親是熟悉這種氣味的,不僅在王芳的股間,還在過去的一段回憶 能加劇他的性致,看到女兒的上衣在離開她的身體,一個無暇的美玉正出現在他眼前,他簡直受不了了。但父親的身份與最後的一線理智在提醒他,千萬不要對女兒粗魯。

  女兒慢慢地轉過身來,看得出她非常的害羞,畢竟第一次在浴室以外的地方赤裸身子。過去與爸爸的遊戲僅僅 是露出屁股而已。她緊咬著嘴唇,不敢看她爸爸,聲音低的像蚊子叫一樣:

  「爸爸,我好了。」他伸手箍住女兒的纖纖細腰,仔細打量著女兒細嫩的身體。女兒的臉漲得通紅,眼 微閉在不住地顫動顯得格外緊張;胸口的一對蓓蕾明顯地開始增大了, 是乳暈還是嬌人的嫩紅;圓圓的肚臍下,平坦的小腹直通到迷人的三角區;那�還是寸毛未生,一道細縫直透內�。

  「爸爸,別這麽看人家。人家不好意思嗎。」女兒的羞澀更添了他的性趣,父親一把把女兒拉到懷�,低下頭就往女兒的唇上吻去。女兒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她從來也未嘗過這種滋味。她在口腔中驚慌地應付著爸爸的到處亂鑽的舌頭,但從未嘗到的一種甜蜜的感覺卻使她渾然忘卻了爸爸的兩 手在她的胸口與腿間的禁地在瘋狂地揉搓。嘴唇與嘴唇分離後,爸爸用滿意的笑容看著她。她用迷離的目光看著爸爸,口中發出令父親消魂的:

  「爸爸,我怎麽了,我怎麽感覺好怪好怪……」「乖女兒,爸爸弄得舒服嗎?」爸爸的手指撚著她的乳頭,手掌在她的小小的乳房上揉壓。

  「這�是很舒服,就是我小便的地方,爸爸弄的我好難受。」「是�面癢嗎?」爸爸不懷好意地問,那一 手更放肆地撥開女兒的兩扇從未打開過的大門,探進去撥弄那一粒珍珠。

  「�面好癢,啊啊…好難受啊……」女兒的身子在不停的扭動,更增添了室內的淫咪的氣氛。父親忍不住了。

  「乖女兒,來到你床上去。」他抱著渾身癱軟如泥的女孩的嬌小的肉體,向隔壁的女兒的床上走去。把女兒放在床上,他開始脫衣服。女兒朦胧著眼看著父親:

  「爸爸你在幹什麽?」「爸爸脫衣服給你打屁股啊。」女兒忽然看到父親的胯下多了一根雄赳赳的東西。她好奇地伸手:

  「爸爸你這�好怪啊,比我們女生多了根東西,我可以摸摸嗎?」「當然可以,爸爸身上的東西就是女兒的東西,女兒身上的東西是不是爸爸的呢?」爸爸把那東西送到她眼前,愛憐地撫摩她的頭發。她握住那東西細細地把玩,還把它往臉上貼了貼。

  「好熱啊,爸爸的東西真好玩。我是爸爸生的,我身上的一切都是爸爸的。」她一邊說一邊把爸爸的包皮翻上翻下。

  「真好玩,我要親親它。」說著就把嘴唇湊了上去。父親舒服的閉上了眼,強忍著不要射出來,以免前功盡棄。他在心�對自己說:

  『十幾年沒有嘗到嘴�的滋味了,到底是自己的親人才會這樣。』強忍著快感,爸爸把陽具硬是從女兒的嘴�抽出。

  「乖女兒,爸爸來教你一種舒服的遊戲好嗎?」剛剛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的女孩興奮地點頭。

  父親把女兒的上身橫放在床上,托起女兒的屁股,吩咐女兒分開自己的腳把大腿間的隱秘地帶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女兒羞澀地照辦,但隨即而來的刺激卻使她忍不住哼了出來。原來爸爸把舌頭伸到了她的屁眼與陰部在那�來回地舔動。接著又用舌尖撥開了潔白光滑的陰唇在小小的洞口吮吸。第一次,女孩的蜜汁從那�流了出來。

  女孩慌亂地求救:

  「爸爸,不行了,我好像要尿尿了….」父親覺得時候到了:

  「別怕,真要尿了,爸爸給你喝下去。感覺怎麽樣?」女兒神迷意亂地說:

  「爸爸,我…我…�面好癢好癢,好像要撒尿,又好像不像。」「來,爸爸教你一個更好玩的遊戲,還可以給你止癢。不過不知道我的乖女兒是不是勇敢。」「是不是會痛?」女兒顯出又要又怕的樣子。

  「開始是有點疼。不過忍一會就很舒服。以後你一定會天天想要的。」爸爸一邊說一邊用手指在女兒的陰道內輕輕地揉動,好揉出更多的蜜汁以減輕女兒在第一次性交是的痛苦。女兒露出猶豫的神態,但還是渴望地問父親:

  「怎麽弄呢?」「用這個爸爸小便的東西,插到我乖女兒的小便的地方去。」說著父親放下女兒的屁股,但仍然讓女兒抱著自己的大腿。然後他用兩手分開女兒的陰唇,把陽具頂在了上面。

  「我怕…」女兒仍有點害怕。

  「別怕,爸爸不會害你的。」出於對父親的信任,女兒點點頭,閉上雙眼,等待著未知的來臨。父親先低下頭,咬住了女兒的一個乳頭,就在女兒一分神間把陽具戳了進去。

  「啊」的一聲,女孩就在一陣疼痛後感到體內多了一根東西。還來不及出言求饒,就感到爸爸的攻擊一波接一波的襲來。陽具在女兒緊緊的陰道內不住地抽出戳入,讓父親感到雙重的興奮。一方面,小女孩的陰道溫暖地包圍著他的陽具,緊緊地擠壓著它,那感覺比戳在她母親的又寬又潮濕的穴�不知要舒服多少倍。

  另一方面,戳的是自己女兒穴的感覺讓他更是興奮異常。那是自己制造出來的身體,是自己這根正戳著她的鳥兒在十二年前,把她生命的種子像今天一樣地射進她母親的穴內,把她制造了出來。今天,自己享受的正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最處的激動過去後,父親開始認真地享受戳穴的滋味。他的動作開始輕柔,好像生怕戳破女兒幼嫩的小穴�的黏膜。女兒開始的嘌痛聲沒有了,代之以陣陣的急促的呻吟。

  『女兒開始享受樂趣了。』父親邊戳邊想,『她的呻吟聲真小,跟她的姑姑一樣,都是規矩人家的樣兒。』他不停地拿女兒跟心中的隱痛在相比,激起他更強的性致。他又開始用力戳入抽出,女兒的呻吟也隨之增高。

  終於,他把一腔熱精射入女兒的小穴。當他的陽具軟縮後,竟還被女兒緊緊的小穴鎖在�面。他一翻身,把女兒翻在身上。女兒似乎已經癱軟了,緊閉著眼,但臉上是一付滿足的神情。拍拍女兒的屁股,他問女兒:

  「乖女兒,爸爸沒有騙你吧?」女兒緊閉著眼,但堅決地點點頭。

  「以後想不想再要?」女兒再次點頭。

  女兒嬌嫩的臉龐緊貼著父親的臉頰,兩個小小的乳房緊靠著他寬闊的胸膛,手中的腰肢與圓圓的屁股上再次傳來令他興奮的感覺。女兒閉著眼說了一句話:

  「爸爸,你的又大了。」他把女兒抱住,屁股挺動了幾下,讓女兒又發出舒服的呻吟。剛想再次上陣,轉念又怕女兒初次承受,再經風雨恐怕她嬌嫩的身子經受不起。於是體貼的父親從女兒的身體內「撲」的一聲抽出,然後,抱起女兒:

  「來,爸爸再教你另一個遊戲,用你的嘴看看是不是能把爸爸的東西弄軟。」從此,父女倆 要家�沒人就開始這種歡樂的遊戲。

  第四節 百無禁忌

      星期三的下午,王芳忽然接到母親的電話,告訴她鄉下的外婆過世了,兩個妹妹要跟母親去奔喪,順便回外婆家鄉玩玩,問她去不去?

  她陡然心�一動,借口要中考不去了,但一定回家幫忙籌辦喪禮。

  晚上,當把母親與妹妹送上船,她扭頭看向父親,立即就從那雙眼�看到那股熟悉的欲火。兩人無言地離開碼頭,上了一輛出租車。

  一路上兩人都一言未發,也沒有看對方,就連手也沒 過,但都可以感到對方的身上有一股火焰在向自己撲來。

  一進家門,父親就抱住了女兒,狂熱地吻著,邊吻邊脫女兒的衣服。

  眼看著在門廳�父親就要進入自己了,王芳雖然也欲火焚身,但卻推卻著:

  「別……別……」「好女兒……乖……爸爸好想……你不想?」「爸……我們到床……上……去,好不……好……」衣物被抛 在大門到臥室的地上……父親分開她的兩腿,那�面已經是潮水泛濫了。

  女兒挺起屁股,把兩腿分得開開得,自己扒開花苞,迎接著父親的到來。

  父親跪在她兩腿的中間,把女兒的兩腿纏繞在自己的腰上,然後對準花徑猛力推送了進去。

  玉莖在女兒的體內像活塞似地往覆運動,她的屁股也隨每一次的抽動而挺動,愛液不斷地從穴中流出,滋潤著父親的肉棒,更粗壯、更滑爽地來回於她的「天堂」之中。

  抽動了不知多時,父親架起女兒的大腿,放在肩上。她的下身高高地離開了床面,花房中的玉莖抽出了「吱吱」的響聲。

  開始時,王芳還像過去與爸爸性交時一樣,壓抑著自己的呻吟,但此時,她已按奈不住自己,大聲地叫了起來:

  「啊啊……啊……對……啊……這�……好……好,啊啊…………」父親也不用過去交歡時的溫柔的節奏,一個勁地用力把玉莖刺向女兒的深處……仿佛要把這幾年來未與女兒的盡興交歡畢於此役……正幹著,女兒覺得父親的玉莖停了下來,她喃喃道:

  「爸,……幹嗎停了?你……泄了嗎?我還要呢……」父親沒有做聲,抓住女兒的身子,玉莖停留在陰道�轉了個180度,讓女兒背對著他把屁股撅著。撫愛了一會少女嬌嫩的屁股,父親就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攻擊……柔嫩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父親的小腹,玉莖一次又一次地被抱緊……許久許久……父親的攻擊在猛地一震後停止了。他伏在女兒赤裸的脊背上,兩 手仍在輕輕地撫愛女兒的乳房。

  在下面,他的玉莖仍然留在女兒的小穴�,極慢極慢地動著,享受著女兒年輕的屁股與他的小腹摩擦所帶來的溫柔的快意。女兒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小……終於,女兒跪趴著的身子倒下了。父親軟縮的玉莖也無力地脫出女兒的小穴。

  女兒慵懶地轉過身,父女兩人緊緊地相擁著,四腿相交,陰部緊貼,酥胸緊靠,四避交纏,在一陣混亂的相吻與細語聲中兩人沈沈睡去……太陽的光芒穿過厚厚的窗 照射到王芳的臉上。

  她蓦然驚醒,發現自己正赤裸裸地與同樣赤裸的父親相擁在一起。

  父親的玉莖已然粗粗大大地頂在自己的陰部,而父親的一 手已然在自己的屁股上遊動。

  四目相對,父女倆都有些赫然。

  「爸,能跟你一齊過夜,是我夢想多少年的願望了。」「乖女兒,爸也一樣。等了這麽多年了,終於有這麽一天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了。」女兒握著爸爸的粗壯的陽具:

  「爸,我已經請過假了。我們可以痛快地玩三天兩夜了。」撚著女兒的乳頭,他吻了吻女兒的臉頰:

  「乖女兒,我們可以玩許許多多的花樣呢!」「除了戳穴,爸爸還有什麽花樣可以玩?」「多呢!比如–爸爸好好給你舔舔你的小穴穴……」「那玩過了嗎。」「那我乖女兒的後門……」「我的後門?」「就是這兒!你的小屁眼子。」「哎呀!爸!那兒怎麽能玩,多髒啊!」「爲什麽不能玩?你跟爸爸小便的地方髒嗎?你爲什麽不嫌髒?爸爸舔哪兒,你還特別喜歡?」「可哪兒好玩嗎?」「有什麽不好玩的?爸爸過去老玩了。幹屁眼不知有多刺激!你要是玩上了瘾,連戳穴你都覺得不夠刺激。」「那你過去爲什麽不跟我玩那�?」「玩後門太麻煩,第一次玩的準備工作太多。再則我又怕我乖女兒的嫩屁眼受不了……」「哎呀!你真壞!壞爸爸!」「來,我先玩一下爽快的 幹穴!」他讓女兒側身躺下,豎起一條大腿,把花房分得大大的,在把玉莖刺入後就抱著女兒的大腿抽動起來。

  女兒的兩腿分著,穴內被爸爸的大肉棒子抽的十分快意,不禁大聲地哼哼起來:

  「好……爸爸……真舒服……女兒我……今後就 給……您一個……人插……輕一點……啊……你戳到……我子宮……」父親一邊在女兒穴內抽送一邊抱著女兒的大腿在腳趾上親吻著。

  幹了一會,還未射精,他就抽出玉莖,伏到女兒濕泠泠的花房上又吻又舔舐起來。

  女兒嘗到這種味道,屁股不停地挺動,淫水大量地流下,嘴�也發出了與戳穴時不同的「嗚嗚」聲。

  由於穴�沒有大肉棒塞著,淫水直向下流去,弄得屁股上,屁眼�,大腿上都濕哒哒的。

  父親一邊爲女兒吹琴,一邊把女兒的淫水塗滿女兒的屁眼內外。

  女兒在情迷意亂之間絲毫也沒有覺得親愛的爸爸的手指已經伸入到自己身上的最後的處女地 少女嬌嫩的小屁眼內。

  父親的嘴慢慢地離開了女兒的小穴向上一路吻去。他的左手仍在女兒的屁眼內輾轉揉動,右手隨著嘴的舔舐停留在女兒的一對飽滿的乳房上揉搓玩弄。

  他的嘴移過小腹,移到女兒的肚臍,在那小小的凹眼內用舌頭轉了那麽的幾圈;再向上移到乳頭……吮吸完兩個少女的白玉峰後,他的舌尖移到了女兒的咽喉、移到女兒的下巴、移到女兒的嘴唇……女兒的手也攥住爸爸的玉莖,不住地套弄,舌尖與爸爸的舌尖在相互糾纏、攪動……分開時,爸爸笑了:

  「乖女,你的嘴可真厲害!把爸爸的舌頭都吮得麻木了。待會兒吸一下爸爸的棒棒,好嗎?」「不好!」「幹嗎不幫爸爸吸?你不是很喜歡吃爸爸的棒棒嗎?」「嘻嘻……我怕我一吸爸爸的棒棒,爸爸就會潰不成軍。我就不能舒服了。」「哈哈!看低爸爸啊。呵!待會看爸爸不讓丫頭你潰不成軍!」「要吸?可以! 要爸爸在讓我吸的時候,最好還有一根棒棒插在女兒的穴�。行嗎?」「好騷的女兒。以後看來還得有一根棒棒插在你得屁眼�,你才能過瘾!?」父親正待將女兒翻過身來,卻讓女兒察覺了屁眼�的手指。

  「好啊!爸!你乘人不背,竟把手插到人家的屁眼�去了!」「乖女,你不是想嘗嘗戳你屁眼的滋味嗎?」「可是……可是人家那�好難受啊!」「丫頭,屁眼那麽小,爸爸的肉棒那麽大。不先把你這兒撐開了,待會爸爸把那根又粗又大的棒棒插到我乖女兒的又嫩又小的屁眼�去時,你怎麽受的了?」「還好意思說!你玩了親生女兒的穴,玩了親生女兒的嘴,還要玩親生女兒的屁眼?」「丫頭,爸爸可是想帶你更上一層樓,領略性愛的新領域啊!」「說的好聽。得,從小我就是被爸爸你騙大的,外加操大的。那我就再讓您騙一次,讓我把屁股撅撅高,讓您再操操我的屁眼。」「還是我大女兒乖,爸爸一定把你的小屁眼伺候得舒舒坦坦的。」父親面對著大女兒的白嫩嫩、圓滾滾的屁股,扒大女兒的鮮嫩的粉紅色的少女滿是菊花紋的小屁眼,手指伸到了�面,輕輕轉動著,撫摩著�面細軟的內壁……然後,再用另一 手的兩個手指分開小穴,沾了沾�面的蜜液,再塗入屁眼�。

  屁眼�有了兩根手指在轉動,雖說有蜜液潤滑,王芳也有點受不了:

  「好難受!爸,戳屁眼有戳穴那麽舒服嗎?」父親正聚精會神地玩弄女兒的屁眼,隨口答道:

  「就像戳穴一樣,開始是有點難受,不過多玩幾次,你就會覺得跟戳穴有一種不同的快感。」女兒跪趴在床上,把屁股撅得高高的,茫然地接受身後父親在她屁股�的鼓搗:

  「真的?你跟媽戳過屁眼嗎?」「跟你媽?她怎麽會!操她就跟操死人一樣。」「那你玩過的女人,那個的屁眼你戳得最舒服?」正弄得高興得父親一時興起,脫口道:

  「最喜歡玩後門的是你芹姑。她過去要是屁眼沒舒服透,還不讓我戳她的穴呢。」王芳一聽就興奮了,小穴一激靈就流出一大股淫水 原來已經有人比她先亂倫了,還是一向端莊的姑姑:

  「爸,你跟姑姑也上過床?亂過倫?幹過穴?還戳過屁眼?」父親方才發現自己說漏了嘴。不過也不要緊,女兒早已經是自己亂倫的對像,對自己跟妹妹的亂倫不會有反感:

  「丫頭,聽到亂倫的事就這麽興奮。你看水流得那麽多!是不是想拉個亂倫得同盟軍?」女兒已經興奮得有點控制不住了,全身在亂抖:

  「爸!好爸爸!親爸爸!!告訴我嗎,你跟姑姑當年是怎麽開始的?是誰先主動的?……」父親直起身子,把玉莖對準女兒早已濕淋淋的屁眼:

  「想聽故事?先讓爸爸在你的小屁眼�幹舒服。爸爸幹得舒服了,就會告訴你。」女兒回身把兩個屁股蛋子扒開:

  「爸,你剛才說,姑姑最喜歡你戳她屁眼?啊……爸……啊……輕點!……」父親的大肉棒已經戳進了大半。他停了下來,一面輕輕地在女兒的屁眼周圍揉動,一面安慰女兒:

  「別怕。這跟你第一次讓我幹穴沒有兩樣。戳進去就好了。」說完就開始在女兒的肛門內開始輕微的抽插。女兒的屁眼內已經給她父親塗入了許多的淫水,這種天然的潤滑劑幫助了父女倆的初次肛交,讓玉莖在少女篷門初開的小屁眼內漸漸進出如意起來。

  圓圓緊緊的女兒的孔道緊包著爸爸的玉莖,給他帶來了不同於抽插小穴的異常快感。

  一時間,他似乎又回到了從前,那時心愛的妹妹也是這樣挺起屁股給他抽插屁眼,他的玉莖也是在這樣緊窄的肛門內來回傳插……回想昔日的豔景,他不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卻未想到 今日玉莖之下已經不是當日嘗慣後庭花滋味的妹妹,而是『肛門初始爲父開』的十八歲的嬌嬌女兒。

  王芳開始覺得屁眼內被爸爸的玉莖捅得火燒火燎的脹疼,雖然有淫水的潤滑也非常的難受。但漸漸地,她也開始感到在父親一抽一插,屁眼內一緊一松間也有些快意,不禁開始仔細品味起肛交的樂趣。

  但父親一開始加快速度,那僅有的一絲快意都煙飛雲散了。她痛的大叫起來:

  「……啊……痛死了……爸……慢點……我可不……是芹姑……你輕一……點……啊啊……」女兒的哭叫讓父親清醒了,這才放慢了速度,並且塗了點吐沫到女兒的屁眼上,俯身輕輕握住女兒的兩個乳房,開始溫柔地品嘗女兒屁眼的滋味。

  少女的屁眼在父親的輕抽慢弄下開始松弛下來,能夠讓父親的玉莖戳到根部了。屁眼內沒有花心,玉莖戳到底還能往前送一送。

  蓦地,父親猛然一送,仿佛連兩個睾丸都想插進女兒的屁眼似的。

  隨著女兒的一聲慘叫和父親的一聲悶哼,一股濃濃的熱流打在少女的直腸壁上……等擦好女兒屁眼�流出的精液,父親翻身倒在仍跪著的女兒的身邊。女兒也一下子癱在父親的懷�:

  「爸!人家的屁股好痛啊!你欺負人家!」摟住女兒白嫩的身子,父親親了親女兒的臉頰:

  「乖女兒,這『後庭花』可不像幹前邊的小花蕾,要多經過幾次才能苦盡甘來。想當年,我跟你姑姑是整整戳了一個月的屁眼,你姑姑才喜歡上的肛交。」「那時姑姑多大?」「比你現在小。大約是十四歲吧。」「爸爸,你好好說說,你是怎麽才跟姑姑搞上的?怎麽搞的?……」「別急嗎。你看已經中午了。起來幫爸爸一起弄頓飯。吃飽了,坐爸爸懷�,聽爸爸講過去的故事。」

                                              【全文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