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後的一些回想,才發現小的時候很多事情的真相!

寫的事情都是我從十四五歲到二十多歲時發生的,只是對於當初那些事情一
直沒有在意過,也許是因為小才沒有在意。直到自己經歷了很多事後,回憶起那
些當初的事情才知道原來是這樣的!     
 
    事情的主角是我的媽媽。

    在八十年代初期那會的我還不是很大,十三四這樣。那會的生活條件並不是
很好,很多人家依舊吃著粗糧,糧食依舊靠糧店每月的供應才能有飯吃的。

    而開放搞活的春風已經開始,生活每天都在改變著……

    當時我的媽媽是個單位的一把手,這個單位是以經營性質存在的。而盈利就
站在了第一位!

    那會我媽媽應該年齡不是很大,在我的印象裡好像是四十七八的樣子。再說
我媽媽本人是個美人,身材皮膚都是很好。能力比較強,而且在生活上口碑非常
好的一個女人。從沒有過流言蜚語的存在。

    當然這也來源與我的父親,我父親本身也是個單位的領導,很有威嚴,能力
比較強勢。是當時工作生活上口碑非常好的一個男人。而我父親也比我媽媽大了
七八歲這樣。

    對於當時的現狀就是開放搞活各種辦法掙錢盈利,那會沒有私企或是比較大
的個體存在。有的都是國營的單位。當然這是在北方。而南方已經很開放了,遍
地私企與個體的混合經營。那會也就沒了一些比較嚴厲的制度制衡。這說的是南
方的狀態,而北方相對還是比較保守的。

    那個時候的開放搞活,導致我父親在單位的經營上處置不當發生了一些事,
事情當時搞的很大,影響很不好。

    為了平息不利影響,我父親不得不在未到退休年齡的時候就退休了。而我父
親本身是個很有經營手段的男人,那也是當時在我家那個地方公認的。所以在我
父親退休在家以後,我媽媽上級單位知道後,就不停的去我家請我父親出山説明
我媽媽的單位去經營。

    在很多次以後,我父親無奈的去了我媽媽的單位説明搞經營這一塊,也導致
我父母經常的不回家,而家裡只有我和姐姐哥哥一起生活。而哥哥當時已經結婚
住在廂房,姐姐只比我大幾歲而已。

    我那個時候剛剛上初中一年,每天午間就去我媽媽的單位吃午飯的。晚上放
學也會過去我媽單位吃晚飯後回家。

    在我父親去我媽媽單位以後,我媽媽的上級單位又從聯合的大廠裡,下派了
一位中年領導過來協助我媽媽的工作。

    那會我才十四五歲並不在乎很多事,貪玩才是我的正事。而我是家裡最小的,
比較受寵也就頑皮的更加厲害。

    寫這篇文章也是這個原因,因為在那會我雖然小,但不是不記事的啊。就是
因為發現過很多對於現在成年人的我來說是不正常的事。所以在內心也一直耿耿
於懷的糾結著。

    寫到這裡再來說我媽媽本人,我媽媽本人是個很漂亮的女人,身材皮膚都是
很好的。這個不是亂寫,確實如此的。而我媽媽本人的能力也是非常不錯的,要
不然也不會當一個單位的一把手了。

    我媽媽能喝酒,半斤酒一點事沒有,八兩後才會有些醉意。做事很有分寸,
所以口碑很好,作為那個時候那個時代。口碑基本上是一個人的底線。沒有幾個
敢於不在乎名聲的。

    而那個下派過來的中年男子也是個非常有才幹的男人,而這個男子的才幹,
也是在我父親與他接觸工作一段時間後認可的。能力很強,人又有才。長得也是
不醜的男子。就這樣,我父母與他就一起供事了。     
   
    那會我父母回家很少,但不是不回家。幾乎過一小段時間,我媽媽就會回家
住一晚的。而且因為工作上的忙碌,我媽媽也會經常出門的。

    我記得最長的一次出門是有一個月吧。剩下的出門都是一個星期或是半個月
的樣子。

    那會我經常會跟我媽媽爸爸鬧彆扭的,因為小受寵,所以就故意鬧彆扭,不
願意我媽媽出門的。

    但是因為工作,父母是不會太在意一個孩子的情緒的。這個也是那會的現狀。
也就在那個時間段,朦朦朧朧的發現過很多不正常的事。只是因為小也就不在意
這些事。但是現狀回想起來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記得有次我媽媽要出門,就會回家收拾一下衣物啥的。

    我比較淘氣又有些貪吃,就會在我媽不在的時候,翻動她的包包。總以為我
媽媽會藏起些吃的東西……卻從沒發現過吃的。

    那會雖然小也知道翻動別人的包包是不對的,所以每次翻動都會很小心的恢
復原樣,讓我媽媽看不出來我動過她的包包。可是卻在包包裡發現了避孕套,而
避孕套是被包在手紙裡的,如果不打開手紙是發現不了的。可是因為小也只是好
奇,卻不會太在意這個,當然也沒有跟別人說過。
   
    後來還發現每次我媽媽來完姨媽就會回家一趟,當然這些發現是在我媽的單
位知道的,畢竟我是她兒子,這些事她並不太背著我的。

    而且那會來姨媽可不是像現在有姨媽巾的,都是用很多手紙的。每次她去廁
所就會扯下很多手紙,那樣我就知道她是來事了。

    當然對於來事也不知道太多,只是知道每次來事,我媽媽就會回家一次的。
而每次回來,都是那個下派過來的男子來送我媽媽回來的,我爸爸很少晚上回來,
就是算回來也是白天的時候多,回來取些東西就走了。

    而我媽媽每次回家都是很晚的,有時候基本上都是我姐姐都睡了,就只有我
還在玩的時候才會回來。

    那會的人在夜晚是沒有什麼娛樂的,差不多在八九點的時候,外面就沒人走
動了。而且把會的夜晚太黑了,不走到對面撞上幾乎看不到彼此。

    也可以說就算有人走動,如果不是聽聲音都有可能彼此撞上。當然也看不到
對方是誰。那會的手電筒就像趙本山說的小品一樣,算一個家用電器了。不是誰
家都有的。

    而男子每次送我媽媽回來,都會在家裡待一會的,有時候會是半個小時或是
一個小時這樣。當然這個時候也就是在家裡坐坐聊些事情的。

    事情就出在每次我媽媽送他走的時候,那會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車的。每次
我媽媽送他出去走,都要小半個小時這樣,往往我會在家等的不耐煩。

    那會我家住的地方是個長長的胡同,在五十米這樣的地方有個三個胡同口,
彼此不是對應的那種,只要在一個胡同口不露頭,別的胡同口過人也是看不到的。
有些隱秘。

    而因為夜晚黑,往往就算有人走動也得會發出很大動靜,免得對面來人彼此
撞到的。

    有一次我媽媽送他出去半天沒回來,我就撞著膽子出去找我媽媽,摸黑走路,
很小心的靠著牆根走,害怕被絆倒或是撞到別人的,所以也就沒發出什麼動靜,
等我走到那幾個胡同口的時候,我就沒辦法了,不知道在那個胡同走的,只好站
在那裡判斷一下,這時候我才聽到一些很小的聲音,我也好奇就慢慢走過去了,
探頭往發出聲音的胡同去看,只是模糊的看到人影。

    我看到有兩個人在一起抱著不知道是在幹嗎。因為看不清楚也就沒在仔細看,
就退了回來。沒發現我媽媽在哪裡就只好又回去了。

    等了好一會我媽媽才回來,我就跟我媽媽說我去找她了,沒找到。

    我媽就問我去哪裡找了,我就說了一個胡同口的名字,我媽媽就看著我說,
沒走哪個胡同口的,完了又說,以後別找了,我跟叔叔談事的,談完就會回來的。

    當時自己不太明白怎麼回事,也就不在意了。現在想來,我看到的那個模糊
的人影就是我媽媽和那個男子了。那會她倆應該是在接吻吧,只是看不清楚。

    後來又有一次我媽媽回來,又去送那個叔叔,我等了會,見沒回來,我又出
去找我媽媽,因為黑,還是像上次那樣,我沒什麼動靜走到胡同口的時候,我又
聽見了聲音,這次我小心的走過去,蹲在一角往裡看。

    這次我看到我媽媽了,雖然不是很清晰,但是我媽媽發出的呻吟聲我還是能
聽出來的。但是不知道在幹嗎,因為看不清楚,只聽見我媽媽的呻吟聲和輕微的
啪啪的聲。當時依舊不知道在幹嗎。
   
    我看了一會也看不出什麼就又悄悄的走了。現在想來應該是在操逼吧。

    在後來才知道,我媽媽是沒有帶避孕環的,一直沒帶,所以才會有避孕套的
發現。因為他們走的時間太長了,想做愛不帶套是很危險的。

    這樣的事我發現過好多次,只是從沒想過那是男女之間的性愛。而我媽媽和
那個男子之間的性愛也從沒被別人發現過。因為從沒有聽到過背後說他們的題。     

    後來他們都退休了,我媽媽那會應該是五十五吧,那個男子也提前退了,退
休後經常來我家玩麻將,那個時候會玩麻將的還不是很多,所以有幾個她們不錯
的朋友經常來我家玩麻將的。
         
    那個男子也是我家最好的朋友了,而我也經常去他的家裡玩,有時候會在他
家發現我媽媽在的,而家裡卻沒別人,那個男子的老婆一直在工作的,所以白天
是不在家的。

    有一次我去他家,他家裡有人的時候,從不會插門的,那次我去就發現插了
大門,我敲了會發現沒人開,就走到他家的後門那裡去敲。

    這時候那個男的才過來給我開門。等我進去,我發現我媽媽在他家裡……

    因為開門的時候,已經知道是我了,所以我進屋的時候,我發現我媽媽只穿
個襯衣坐在沙發上,那會的女人褲子是側開門的,女人都會把那個扣子扣好的,
我就發現我媽媽的側開門哪裡的扣子並沒有扣上……而且仔細看,會發現好像沒
有內褲什麼的,因為我看到的是我媽媽的皮膚。

    現在知道,她裡面沒有穿什麼的。

    當時也不在意,座了會我媽媽就說,你走吧,我也一會就走了。我看我媽媽
這麼說,我就走了,當然也不會多想什麼。  

  真發現這事的時候是我父親沒了後,因為急病,我父親故去了。那會我已經
二十多了,我媽媽也快六十了吧。

    有次下午的時候,我在家裡,那天天很陰像下雨的樣子,而且外面還刮著風,
雖然不是很大,但是也會發出嗚嗚的聲音。而那個男子就來我家了,問我你媽媽
呢,我就說在別人家玩麻將吧,他就說找她回來,別老玩麻將對身體不好的。

    我就出去把我媽媽找回來了,我們就一起聊天,聊了會,我媽媽就說你也出
去玩玩,別老在家裡待著,那不待出病來了嗎。

    其實我是個不太能坐住的主,不像我媽媽說的那樣。但是我媽媽說了,我也
沒多想什麼就出去玩了……

    也不知道哪天怎麼了,附近的夥伴都沒在家,又因為陰天颳風的,我也沒心
思在外面晃蕩就回去了。

    可是我到家卻發現大門被插上了,這事在我家可是很少的,因為家裡有人,
白天可以說從不插門的。

    我往門縫裡一看,發現那個男子的自行車還在院子裡,我就知道這事不對。
因為大了,對這事已經敏感了。

    我急忙從一側牆頭跳了進去,當然是不會發出什麼動靜了,我也想看看究竟
會發生什麼的。所以我跳進去後就蹲下身子走到窗戶邊偷著往裡看……

    這一看,才知道這麼多年以往發現那些不太正常的事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我發現他倆在屋子裡都已經脫光了衣服,而地下放著一盆水。而我家的
炕就在窗戶下邊,因為陰天颳風,外面不是很亮的,所以我也不是太擔心看到我,
我就仔細的看著他們。

    這時候我媽媽正蹲在地上,那個男的半仰靠在沙發上,我媽媽就蹲在他雞巴
前,幫著他口交。

    這時候我才真的震驚了,因為自己母親在自己內心是神聖的。

    可是看到這一幕……真是無法說出自己內心的感覺了,既想看到更刺激的場
面又想著這事算什麼啊,一時內心裡又氣憤無奈,又不想失去眼前的這個場景。
矛盾激動刺激參雜著,而我的雞巴居然也是硬的不行!

    我看著我媽媽一下一下的吃著那個男人的雞巴,從不是太硬到吃到硬的很大。
隨後倆人就上了炕,而窗戶就在哪裡的,可說是在我眼前了。

    我看著那個男的趴在我媽媽的身上吃著她的奶子,一隻手還在揉按著另一隻
奶子。我聽到那個男的說,這麼多年了,你乳頭的顏色一直這麼淡,看著很好,
而且奶子也不是很軟。

    我媽媽就說回答他說,那當然,對自己的身體還是很自信的。

    隨後那個男子就把我媽媽的腿分開,而我就在窗戶外面,可與說是在我眼前
了,我看著我媽媽陰部哪裡,淡淡的陰毛,小小的陰唇。而且逼的顏色也一樣還
是很淡,很淺的。因為我媽媽很白淨,所以哪裡看著顏色就很淡,雖然都快六十
的人了,居然看著依舊很乾淨的樣子。

    我看著那個男子趴在我媽媽的陰部哪裡,因為他的頭擋著,我就看不到在幹
什麼,但是我知道他在舔我媽媽的逼,因為我媽媽的表情露出來的,是那種皺著
眉頭好像是難受又很舒服的樣子,隨後我就聽她輕微的呻吟著……

    那個男的只舔了一會,隨後就趴在我媽媽身上,這個時候我看到的是,我媽
媽的逼上亮晶晶的,而陰唇也鼓了起來,那道逼縫居然裂了開來,我眼看著那個
男的雞巴用雞巴頭往陰道裡磨了一下,就噗嗤一下進去了。

    隨後倆人開始操了起來,而雞巴在陰道裡來來回回的就在我眼前,我是眼看
著我媽媽和那個男子操逼。

    而我這個時候已經不知道生氣了,因為我雞巴硬的不行,我在窗戶外面就不
停的自己擼著雞巴,那個感受無法說出,因為眼睛看著自己媽媽被一個男人操著,
而我媽的呻吟聲我聽到的簡直就是像魔音一樣,我很快的自己擼了一發。可是稍
微的停頓,我雞巴又硬的不行,只好看著他們操逼,自己又擼了一發。

    這個時候,我也發現這個男子在快速的抽動,我知道他也要射了。我看著他
射完,趴在我媽媽的身體上,一隻手揉著我媽媽發的奶子,一邊問著我媽媽舒服
不……

    我知道他們完事了,自己也趕緊的半蹲著退出那個視窗,又翻牆出去了。在
外面遊蕩了有一陣子,才在滿腦子的那個畫面下回到家裡。而那個男子已經走了。

    因為看到了這些,我才注意看我媽媽的臉,發現她的臉色真的是那種性愛後
的紅潤。也突然想起,在小點的時候,每次她送這個男子回來後就是這個臉色的。

    這個隱私一直埋藏在我的內心。因為那是我的媽媽,不能去和熟悉的人述說
這事。可是內心一直想著這事,在吧裡發個帖子吧,告訴吧友。也知道吧友不會
當成真事去看。而我自己也釋放了內心壓力。

                           (結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