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才叫幸福?

如果問我說,這世界上最愛的女人是誰,我會說是我老
婆。但如果問我,這世界我最心疼的人是誰,那肯定是我
懷裡的女孩。
    第一見到凰玉時,是我大一下。那時,我參加學校的服
務性社團,因為要辦活動,所以學長姐招開了工作人員籌
備會。那時有很多大一新生,我也是,她也是,還有昌嗣
也是。
    印象中的凰玉,是一名很活潑的女孩,而昌嗣呢,則是
有很多朋友,跟朋友一起來參加社團活動。由於我所唸的
系算是比較硬的,因此系上只有我參加,其他工作人員全
都不認識。
    在多次的會議與排練中,我明白了,昌嗣是那群人的核
心,因為他很會照顧人,即使是像我這種孤鳥。而且他們
系,是大一中參加我們社團最多的,理所當然我們大一生
也以昌嗣為中心聚集。
    另外一件明瞭的是,凰玉看起來大剌剌的,但其實很細
心,常常提醒身為核心人物的昌嗣。
    最後一件,則是昌嗣與凰玉開始交往了。
    辦活動的工作,大致可分為台上的表演與台下的準備。
台上的表演,主要都是由我們比較活潑的同學擔綱,其他
人則擔任配角。而台下的準備,則是所有人一律要分擔。
    我的個性比較孤僻,所以我通常是作為配角上台,而身
為核心人物的昌嗣與凰玉當然是主角群的一份子。
    但是,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緣分,凰玉常常成為我準備工
作時的搭檔。即使是後來,我們成為學長姐,由我們自己
分配工作時,還是如此。我可以說是,除了昌嗣之外,與
凰玉相處最久的男人了
    看著他們穩定的交往,直到大學四,研究所,甚至昌嗣
退伍,我們都認為他們會是我們之中,最早結婚的人。但
是,人生就是會有但是,昌嗣退伍不久就向凰玉提分手。
    「我還不想結婚,所以不能耽誤凰玉。」這是我問昌嗣
時,他的回答。我沒有交女友的經驗,所以我不知道怎麼
說。
    畢業之後,我們社團的同學還是常常出遊。原本昌嗣跟
凰玉都會參加,但或許是為了斷了凰玉復合的念頭,漸漸
的昌嗣就不出現了。
    這時,其他人開始聊起,其實凰玉是我們很多人的夢中
情人,但是礙於昌嗣的關係,很多人都打退堂鼓。
    「那我現在是單身,你們可以來追啊。」凰玉打趣說。
但是,過了一兩年,那些曾把凰玉當女神的人,完全沒人
出手。原因很簡單,我們太熟了,熟到像哥們一樣。
    就這樣時光飛逝,我們畢業超過十年了,大夥見面的機
會變少了。只是,每次見面,都可以體會什麼叫【兒女忽
成行】了。轉眼間,同學還沒結婚的就剩我們兩個了。那
麼,乾脆我們就湊一對好了。不好意思,這個念頭我從來
不敢有。
    幾年前,我被拉去參加聯宜,結果認識了我老婆。經過
我的追求,我們結婚了。
    因為我很晚婚,所以我們很多同學都來參加我的婚禮。
我還特別請凰玉擔任我的婚禮主持人。其實,我是少數還
與昌嗣有來往的人,但是,他選擇不來我的婚禮,只錄了
一段影片。由凰玉在婚禮上撥放。
    結婚之後,老婆很喜歡參加我們同學的聚會,原因是她
很喜歡跟小孩玩。但是呢,她卻不想生孩子。
    「你去找其他人生孩子給我玩好了。」老婆常常會這樣
說,叫我不知該怎麼回答。
    我也曾經帶老婆與昌嗣見面,昌嗣也帶他現任女友來。
老實說,凰玉漂亮多了,只是他現任的女友跟他是工作上
的夥伴。我突然覺得,昌嗣選擇不是愛情,而是事業。
    之後,老婆問起昌嗣與凰玉的故事,我把昌嗣的答案跟
老婆說,結果老婆一頓臭罵。說實在的,昌嗣仍是我的好
朋友,但唯獨跟凰玉有關的事,我一點都不想幫他辯護。
    「那你為什麼沒去追凰玉呢?」老婆問。太像哥們了,
我說。只是,,真的只是這樣嗎?看過昌嗣與凰玉以前登
對的模樣,我應該是不敢吧?
    前年突然傳來一個嚇死人的消息,凰玉得了零期癌,幸
好發現的早。同學們紛紛前去探望她,而我,因為有事,
晚了一週才帶老婆去看她。
    「沒事啦,不用緊張。」凰玉說。
    看著凰玉,我突然明白,就算我不能擁有她,我也不能
失去她。
    現在的通訊軟體十分發達,我們常常用來連絡彼此。
    【妳都四十幾了,不想結婚嗎?像這次,如果有個什麼
差錯,誰照顧妳?】
    【老公又不是看護,為了有人照顧而嫁給他,他未免太
可憐了。】
    【我相信有人不會以照顧妳為可憐。】
    【說實在的,經過這一次後,我不想結婚了,我不想有
人背著我的人生。】
    【妳這樣講,就是讓我們同學一起背負妳的人生了。】
    【哈哈,謝謝你們了。】
    【說真的,妳還年輕,人家Vivian都比妳老,還是嫁掉
了。】
    【我又沒有她那麼漂亮。】
    【妳可是我們的女神啊。】
    【哈哈,謝謝喔。】
    我的心裡突然出現兩句話。
    「那你為什麼沒去追凰玉呢?」
    「你去找其他人生孩子給我玩好了。」
    【不想結婚,那妳有想生孩子嗎?】
    【都沒對像了怎麼生孩子啊!】
    【我可以幫妳。】
    【…妳老婆會誤會喔。】
    【ㄜ…我是說幫妳找對象。】
    【不了,到是你,一下子要我找看護,一下子要我找種
馬,是怎樣?】
    我深呼吸。
    【因為妳對我很重要,我不能失去妳。】
    【…妳老婆跟我都會誤會喔。】
    【我希望妳能幸福,即使不是我給妳的幸福。】
    凰玉已讀不回。
    大概我太爆衝了,這幾天都不敢聯絡凰玉 。
    有一天,突然我的電話響了。
    「老頭,有空嗎?」凰玉的電話。老頭是我的綽號。
    「現在嗎?」
    「對啊,我在…」
    我急忙跟老闆請假,衝去凰玉指定的咖啡廳。
    「我想了好久,我到底想要什麼?」凰玉說。「我想要
幸福,想要比昌嗣更幸福。但是我卻什麼也沒抓到。」
    「沒關係,我幫妳抓。從現在開始,妳的幸福我來幫妳
抓。」
    「…為什麼你不早點說呢,早點說的話,我就不用…」凰
玉哭了出來。
    「我想,是因為我不夠勇敢吧。」我伸手擦拭凰玉的眼
淚。「昌嗣的存在感太巨大了,直到最近,我才稍微有勇
氣,認為我可以代替不在的他,站在妳身邊。」
    「我想要生孩子,直到現在,我還是想要生下昌嗣的孩
子,很窩囊吧?」
    「不會,我很樂意成為妳的工具人,成為他的替代品。
只要妳願意。」
    「…我不相信,證明給我看。」
    我聽到後,拉著她的手,上我的車直奔motel.
    Motel的浴室玻璃是透明的,所以凰玉在裡面洗澡,外面
是看的一清二楚。年過四十的她,身材完全沒有走樣。看
著她的裸體,我硬到不行。要不是她特別交待,我早就衝
進去浴室了。
    凰玉洗好澡後,「換你去洗。」她說。我這輩子洗澡從
來沒那麼快,比當兵時的戰鬥澡還快。
    出來後,凰玉裹著棉被。
    「你怎麼跟老婆交待?」凰玉問。
    「不用交待啊,她老是叫我找別人生。」
    「真的假的?原來是你在找代理孕母…」
    我沒說話,直接用嘴巴讓凰玉閉嘴。掀開棉被,嘖,還
有毛巾。
    「不要猴急…啊!」凰玉說到一半,我直接往她胸部摸
去。
    「我不等,我已經等超過十年了。」我親著凰玉的脖子
,耳朵,一路往下到乳房,到堅挺的粉紅色突起。
    「啊~」凰玉發出甜美的聲音。我的手也沒閑著,從乳
頭,下乳,肚臍,小腹,一直到神秘的三角地帶。
    我一面親著凰玉的嘴。將舌頭伸了進去,一面將手指插
入底下的洞口,四處尋找對凰玉最刺激的地方,不一會兒
,凰玉開始全身痙攣。
    「凰玉,」我叫她的名字。「可以為我,不對,我們可
以一起,生下我們的下一代嗎?」
    「…可以喔,如果是老頭的孩子。」
    聽到許可命令下來了,我立刻提槍挺進。開始還有什麼
三淺一深,九淺一伸的,沒多久就全部拋諸腦後,一個勁
地衝刺了。終於,隨著另一次的痙攣,我全部射進去給凰
玉了。
    事後,我們一起洗澡,近距離的看著凰玉。雖然沒有白
頭髮,但臉上的細紋多了,皮膚的彈性也不如小女生。但
是,她還是我心中,大家的夢中情人。
    一杆進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凰玉的月經如期到來。於
是乎,每當凰玉排卵期來時,我們就翹班去motel.
    半年後,凰玉終於懷孕了。大家都很訝異,追問她孩子
的爸爸是誰?
    「他啊,是個很珍惜我。很在乎我,但是無法跟我結婚
的人。」凰玉總是這麼回答。
    孩子出生了大家一起去看凰玉。我也混在人群裡,免得
大家起疑。
    「這孩子,」老婆突然說:「我們來當他的乾爹和乾媽
吧?」
    我愣了一下,老婆發現什麼了嗎?到是凰玉反應很快 。
    「好啊。歡迎。」
    原本以為孩子出生。我們的肉體關係就會結束。但我們
還是一直私下見面,然後上床。我猜,我們都想把錯過的
幾年補回來吧。
    老婆跟娘家親戚出國,我找了個理由不去,於是,我帶
著凰玉出遊,昨天晚上,還玩著母乳play. 孩子對不起,爸
爸把你的ㄋㄟㄋㄟ喝掉了。
    今天早上,凰玉在我的懷裡醒來。
    「早啊。」我說。
    「早,我該去接小孩了。」
    「嗯,我也該去接老婆了,她今天回來。」
    我們起床盥洗,穿好衣服準備退房。
    「老頭,」凰玉叫住我。「如果…我要你離婚,然後娶
我,你願意嗎?」
    「不會。」我立刻回答。「放心好了,我不會成為妳最
討厭的渣男。」
    凰玉微微一笑,抓著我的脖子親了我。
    又是一次同學聚會,散場後,
    「我們送妳們回去吧。」老婆對凰玉說。
    「不用了,」凰玉婉拒。「你們也沒有兒童坐椅。」
    「也是齁。我們家又沒有小朋友。」老婆說。「對了凰
玉,」老婆突然壓底聲音。
    「妳要不要再生一個,然後過繼給我們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