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射小蕩婦

這是我24歲那一年的故事。我叫王真賜,當時我是一位剛踏入社會的上班族,因為我待在一間科技公司,我又是工程師,雖然薪水優渥但是工作量大加上老是為了報告傷透腦筋而熬夜,所以我老是期待著假日的來臨。因為我年少時就失去了雙親,因此我獨自一人住大樓中的6樓,因為原本我家對面有住著鄰居,不過後來搬走了,所以顯得有點寂寞。

有天我再家看著電視,老是聽見對面搬東西的吵雜聲,當然我不已為意,因為第一時間是想到或許有人要搬進來,這聲音持續了3天。突然有一天的假日的下午,我臨時想出門買個東西吃,當我走出家門時,電梯打開了,是一位年輕的女子後面背著一個小嬰兒,她就是搬進我家對面的新鄰居。

「嗨你好~好可愛的小孩子喔!」我很有禮貌的向她和背後可愛的小嬰兒問好。

「真的嗎哈哈~你好阿~我是剛搬進來的屋主,我第一次南下在高雄住,如果有問題請你多多指教!」她充滿了笑容像我打聲招呼之後竟然對著我彎腰鞠躬。

「阿哈哈…不用這樣子啦,我們都是鄰居以後好好相處啊,就當….自己人哈哈。」我苦笑的跟他說。

「嗯,我叫謝欣怡,叫我欣怡就可以了喔~背後是我的孩子,叫做宜婷,她已經一歲3個月大了!」她親切的告訴我她的名字。

「我…我叫王真賜,你也叫我真賜就好了呵呵。」我也害羞的跟她自我介紹。
她的臉蛋非常清秀,身高中等大約又在我的肩膀以上一點點,身材很好,漂亮的胸型加上渾圓的小屁股,如果沒有發現她的小嬰兒你很難想像她是已經生過孩子而且只有26歲的媽了。於是我心裡想:論她的長相身材,怎麼看都跟我差不多年紀,比我大一點點,竟然就已經結婚生子了?我倒想知道她老公有多年輕。於是我揮手跟她到別之後就坐電梯去買東西了,那天是我第一次遇見了她。

隔了一天是禮拜日。我早上8、9點出門,我又遇到了欣怡,她背著她的孩子在等電梯。

「早安啊。」我開心的跟她問好。

「早安啊~你要去哪呀?」欣怡看到我開心的向我問好之後歪著頭問我。

「肚子餓去買個早餐吃。你也是嗎?」我反問她。

「對阿,今天起床先幫婷婷餵母乳,不過她好像不太喜歡,所以我泡了一點奶粉進去,現在換我肚子餓了呵呵。」她笑笑的回應我。

我發現她的笑容越看越美,要不是她已經有老公了我還真想把她。

「那要不要一起去買早餐呢?」欣怡問我。

「好阿,你騎車去嗎?」我答應了她。

「我都是騎車啊,不過你要載我嘛?」她突然貼了過來。

「不好吧?這樣….」我有點不好意思,被她老公知道我載她去買早餐肯定會懷疑我想勾引她。

「沒關係啦~」此時電梯門已經打開,她雙手把我推進了電梯門。

我們走下了停車場,我的機車就停在往停車場門口的旁邊而已,我打開坐墊拿起了被用安全帽幫她戴上。「謝謝!」她再度用笑臉向我道謝,我臉紅了一下之後坐上了機車,「坐好了嗎?要走了喔。」

「嗯,走吧。」她把孩子放在她與我之間確保安全,於是我們就騎去附近的四海豆漿。

「我都在早餐店裡吃,你呢?」我拿了蛋餅跟豆漿問她。

「我也在這裡吃阿~」欣怡選了煎餃跟咖啡牛奶。

我們找了位子坐好之後,她把孩子安置好後開始吃早餐。

「你不幫老公買早餐嗎?還是他會自己買。」我發現她只買了自己的份。

此時我發現欣怡原本老是掛著笑容的臉突然沈了下來,我發現事情好像不太對勁。原來欣怡根本沒有結婚,是未婚生子。她與前男友相處了不到兩個月後男友突然提議要欣怡跟她過夜,當時欣怡非常愛他因此隨口就答應了。結果欣怡也在那一晚發生關係後懷了身孕,欣怡知道了之後不敢跟男友說,打算隱瞞一陣子。想不到,肚子越來越大,欣怡決定要去找男朋友時,赫然發現她的男友竟然摟著一名女子親親我我,欣怡才知道她已經被甩了,她也因為與我一樣早已沒有了雙親,所以她獨自一人住在台北的老家生活,獨立生下了孩子。最後因為人力仲介找到了工作在高雄而且早已存了一筆錢於是南下遷移到高雄也順便忘記在台北時不好的回憶。

「當時我萬念俱灰,我覺得我一切都沒了,我把第一次獻給了他,可是他拋棄了我。正當我載最低潮的時候,我看著我肚裡的孩子,她讓我有撐下去的理由,婷婷就是帶我走出黑暗的小天使,我要跟她繼續生活下去。」欣怡從原本沮喪的表情慢慢的轉變為樂觀的表情,看來她已經想開了,所以她打算利用微笑來忘掉過去迎向新的未來。

「你做得很好,你想開了,你是堅強的女孩子要加油,要成為婷婷的榜樣,你別忘了將會支持你的,」我說到這時伸出手摸了她的臉頰,

「還有我。」我堅定的對她說。

此時欣怡已經愣住了,她一直看著我,我從她的眼神看得出我就像一道光芒在照耀著她、圍繞著她,成為她人生中的希望。而此時欣怡的眼眶已經濕潤。

「謝謝你…..真賜。」欣怡開心的掉著淚水,而我也很貼心的用手抹掉她的淚珠,從這次的早餐邂逅,我們又拉進了彼此。

從那刻起她因為對我打開了心房,所以我們的關係也更加親密了,我們時常出去買東西、逛街、帶她去喝咖啡吃東西、跟她的小嬰兒玩耍,也會到彼此的家坐一坐聊聊天,反正都住對面嘛。而她是勤儉持家的女生,我到了她家發現她家好乾淨,家中擺設都很整齊,看了就讓人非常舒服,但是反觀我雖然在事業上是很拼的人,可是我在家卻很懶惰,別說要整理了就連最基本的掃地都懶。但是欣怡只要到了我家,就會去我家後面陽台拿掃具幫我大清理,我老是對她說不需要這樣麻煩她,可是她覺得為我做家事根本沒有什麼,只是隨手做事情而已,讓我心裡很感激,如果她是我的老婆那該有多好。

有天她突然來我家按門鈴,我開了門發現她手中拿著烤雞,當時事下午5點半。

「真賜你吃晚餐了嗎?今天我去好市多逛一逛,順便買了烤雞,來我家吃吧。」欣怡非常熱心的邀請我。

「真的嗎?那我不客氣嘍~」我順口答應了。

於是今天的晚餐有了著落我也不用去買了,進了她家客廳做下來之後,她把烤雞放在桌上往廚房走去。

「我煮個玉米濃湯來喝,好不好?我很會煮飯喔~」她轉頭對著我說。

「當然好!」我早已被她那美麗的笑容迷住了。

過了15分鐘她端著湯走來客廳,濃濃的玉米濃湯香味已經飄了過來,令我垂涎三尺。而我也很主動的去廚房拿了碗跟筷子。

「開動吧~」欣怡看著桌上的烤雞開心的說。

於是我們就這樣一邊吃烤雞一邊有說有笑,度過歡樂的晚餐時光,這時突然欣怡身旁的孩子開始大哭。

「別哭別哭。」欣怡抱起婷婷搖著她,「她肚子餓了要喝ㄋㄟㄋㄟ,你不介意我在這裡掀衣服餵奶吧?」

「當然當然,母愛最大!」我連忙回應她。

這時她掀起了一邊的衣服,露出了白色的胸罩以及豐滿的乳房,她輕輕把胸罩拉了下來,拖著孩子的頭靠近她的乳頭吸吮著乳汁。

此時我下半身的老二已經起了生理反應,但是比起這個,我卻感受到母愛的偉大,看著欣怡年紀輕輕,卻要一邊上班賺錢、一邊獨立撫養著小孩,幾乎可說是喪失了她的青春。跟她相比,我的工作又算什麼?只不過是累了點,晚睡了點,有啥好怨天尤人?此時我突然想到今天晚上的報告。

「我先回去了,今天上司要我交的報告我還沒給他,妳慢慢吃,拜拜!」我起身轉頭走向門外。

「拜拜,有空來我家坐坐喔~」欣怡笑笑的向我道別。看著她這樣的處境卻常駐著笑臉,讓我想通了,也對,人生嘛,用微笑代替一切吧。

2個禮拜後終於有了一天的假,剛好那天欣怡也放了假,我帶著她出去玩兜兜風,把握這個難得可貴的假期。玩了一整天之後我回到了家把東西收拾好之後走到了她家,當然她房門沒有關,這時看到欣怡突然換了居家的衣服,不過令我訝異的是,他胸部上的激凸非常明顯,表明了她沒有穿內衣,我頓時又起了生理反應,連忙用一隻手遮了一下。於是我走進了客廳跟她聊聊天,也因為在外玩了一整天所以坐著休息一下,當然我眼神一直往欣怡的胸部上瞄。突然聊到一半時欣怡站了起來。

「我還沒幫孩子洗澡,我先去幫他洗喔~」他去一旁的嬰兒床抱起了宜婷後走進浴室。

「我…..我可以看妳幫她洗澡嗎?我其實也很喜歡小孩子,我想知道媽媽都如何幫小孩洗澡,或許對我有幫助。」我突然提議。

「可以阿!進來吧~」欣怡笑笑的答應了我。

我進來了欣怡家的浴室,她的浴室不算大,不過有個浴缸。她拿了兩張麵包椅跟一個臉盆注滿了溫水,她把宜婷放進了裝滿溫水的臉盆後拿起蓮蓬頭,用少許的溫水清清的洗著宜婷的頭髮。我看到這裡這畫面很溫馨。

「幫小嬰兒洗澡要非~常非常溫柔,不能太用力,水也不能太冷或太熱,對嬰兒會不好。」她一邊洗一邊對我說。

但是她雙手不斷地幫宜婷沖洗的同時,她的雙峰隨著她的短袖呼之欲出,我仔細一看竟然還看得到她那兩顆尖挺的小葡萄,此時我的小弟弟不斷地充血,隨時要爆發出來。這時候我覺得是時候該說出口了,於是我鼓起勇氣,用右手往她的腰部摟著,這時她轉頭看著我。

「欣怡,」我對著她說,「妳喜歡我嗎?」

過了幾秒鐘之後,「嗯,」欣怡嬌羞的回答我,「其實那件事過後,我對婚姻愛情已經徹底失望,我甚至覺得自己與孩子過著兩人的生活就好。但是自從我遇見你之後,我覺得你一定是個會在我身邊保護著我的男孩子,所以我一直很喜歡你,但是我一直不敢說出口,因為你年紀輕輕、條件又好,你一定不會選擇我這個已經為別人生過孩子的小媽媽。」欣怡低著頭帶點微笑害羞地說,但是她看得出她有點落寞的神情。

「那欣怡,我想問妳一件事情。」我抬起欣怡的頭問著她。

「你願意…..為我付出多少?」我把未問完的問題對她說。

「妳把妳心裡想說的,全部說出來。」我繼續追問。但是接下來她說的話我可是完全愣住。

「只要你想要我做什麼,只要我能做到,我都能答應你,」欣怡害羞的對著我說,接著她說了一句話之後親吻了我的臉頰。

「就算你不娶我,就算只是為你生孩子,我都願意。」

我已震驚了,我知道她說的這些話都是發自內心說的,但是我很高興也很感謝她,因為一個女人願意把一切都貢獻給自己的時候,那種感覺是無法形容的。

「今晚,為我生一個孩子好嗎?」我臉靠近了她。

欣怡沒有回應我,她閉著雙眼與雙唇稍微嘟了起來,我知道她默許了,於是我湊了過去吻著她的嘴,那一刻起,我即將佔有了她。

親吻過後她把宜婷身體擦乾淨之後放回嬰兒床再走回浴室,她開始脫掉了上衣,渾圓飽滿的雙峰呈現在我眼前。而這我起身了,我控制不住的小弟弟當著欣怡的面撐起了褲子。

「我們一起洗澡吧~今天我就是你的。」她裸著上半身抱著我說。

我用身體回應她,我把衣服都脫光了之後抱著她,用我的嘴唇塞住了她的櫻桃小嘴,我的雙手在她背後迂迴,左手往下滑到她的小屁屁揉捏著,雖然欣怡的嘴巴被我佔領,但是可以聽到她的喘息聲很大,很明顯她的身體告訴我她很舒服。在那個洗澡的過程中,我不斷地撫摸著她的全身,她也用她的手握著我的巨根來回抽動。

「你的小弟弟好粗喔~」欣怡一邊把玩著我的肉棒一邊誇獎我。

「你的小穴也很粉嫩啊,想要吹看看媽?」我挑逗著她。

欣怡蹲了下來用她的櫻桃小嘴先含著我的龜頭輕輕的吸吮,之後再用舌頭舔我的龜頭縫,我覺得好舒服,那種感覺跟打手槍根本沒得比。果然她有了之前跟前男友的性經驗之後對於這方面她更加熟練,不到五分鐘而我的小弟弟已經禁不起她的舌頭攻勢忍不住射出了第一發,欣怡接住了我的精液之後張開了嘴巴讓我看,果然我射了不少。沒想到下一秒她卻吞了進去,這讓我感到訝異,「你吞進去了?」

「有什麼關係?反正是真賜的精液啊~」欣怡滿足的看著我。

如果是一般狀況我通常射精完小弟弟就軟掉了,但是聽完她說的這句話之後我又興奮了,原本即將癱軟的小弟弟又再次挺了起來,還比剛才更硬。

「讓我征服你的身體吧。」我把她扶了起來之後讓她背對著我,我將已經充滿血的巨根塞入了她的小縫縫裡面,她也忍不住叫了一下。

「沒想到生過孩子的女人還是滿緊的。」我插進去之後輕輕拍了她的屁股一下。

「真的…嗎?你的….好大根喔插的我…有點痛….」欣怡害羞的轉頭對著我說。

看來我弄疼她了,於是我一開始先很緩慢的抽動讓她的小穴能習慣我肉棒而收縮,等到她的不舒服感過去了之後我再些微加速。

「好舒服….真賜我還要…..」此時欣怡就像個小蕩婦一樣叫著。

「我一定會讓你爽翻天的!」我開始加速抽插,欣怡的淫叫聲隨著我抽插的速度加快而變得更急促,我則是每一波衝刺都把肉棒頂到她的子宮,沒多久欣怡就高潮了。隨著她的淫水一直分泌,慢慢的把我的肉棒包覆之後,使我也高潮了,「唔唔….喔喔喔!!!」我一個衝刺伴隨著吶喊,我的肉棒一陣收縮之後又再度噴發了第二波精液出去,而且這次比剛才噴的還多,全部灌入欣怡的子宮內。於是我緩緩抽了出來,親了她的嘴一下。

「可惡,你又害我射了一堆,你這該死的小屁屁。」我捏了欣怡的屁股一下。

「嘻嘻~」欣怡對著我笑,下體緩緩流出白色的熱流,但是從她那幸福的臉龐看得出來她樂在其中。

「真賜~今晚跟我睡覺好不好~」欣怡赤裸的身體突然抱著我。

「不要拉,明天還要早起去上班,我可不想把體力都耗光阿。」我一副假裝想走的樣子,其實我還滿想跟欣怡睡覺的。

「真賜~今晚我任你擺布,你想射幾發進去我都答應你,你不想讓我睡覺把我上到虛脫我也答應你,真賜陪我睡好不好,拜託啦 ~」欣怡不斷地對我淫語又不斷地搓揉我的下體,我那已經發射2波精液的大肉棒又再度雄起了,看來,今晚又要熬夜了。

到了晚上,欣怡確認宜婷已經睡著了之後回到了床上,而我已經赤裸著身體躺站她那柔軟的單人床等帶著她。

「你的床只能睡一個人啦…..算了,今晚我趴在你身上睡好了。」我起身對欣怡說。

「嗯,真賜今晚要加油喔~」欣怡趁著我怕到她身上去的時候用手握了我的老二一下。

我的老二原本已經被眼前的裸體搞的硬梆梆了,又被欣怡握了那一下我整個快爆發了。

「你死定了!」我整個人二話不說,像暴走一樣直接把肉棒直衝欣怡的小穴裡。

「啊啊啊…..」欣怡再一次的嗔叫,接受我連環的衝刺。

我漲大的老二在欣怡的小穴裡不停的抽插著,欣怡緊緊抱著我臉貼著臉,她白皙的雙峰緊貼著我的胸膛,那種觸感很像柔軟的枕頭,甚至像果凍一樣,讓我瞬間高潮爆發了。

「嗚喔喔……我忍不住了…..」我受不了她身體的挑逗打算怒射一波。

「真賜加油……要射….多一點喔….」欣怡說完吻上了我的嘴,而我那暴走的老二也一瀉千裡,再一次中出了她。

「好舒服喔….」我癱軟的趴在欣怡身上,我感覺潛藏在心裡以及下半身的慾望都發洩出來了,正當我拔出來的時候,欣怡說了一句話又讓我再次覺醒。

「真賜你體力真好,你比前男友好太多了,今晚把你所有的精華都發洩在我子宮裡面好不好?我願意為你生一對雙胞胎喔~」

這叫我今晚怎麼休戰?我再度把硬挺的老二塞進她那一直流出精液的小穴裡。

「你這淫蕩的小騷貨,今晚你死定了。」我一邊插一邊對著欣怡說。

「不要這樣…說…..人家啦,我….只是想….把身體….奉獻給你….」欣怡夾帶著嗔叫聲回答了我。眼看旁邊的鬧鐘已經半夜1點半,這段期間我已經不知道射了幾發在裡面,我只看到我的下體一直都是黏稠濕潤的狀態,而欣怡的下體一直流出白色的精華。我心裡想著我再不去睡覺明天我可能會死在公司裡面。於是我最後又射了3發進去,今晚我射的次數應該7到8次跑不掉了吧,而我也無力的趴在欣怡身上,我只知道欣怡摸了我的頭之後我就很快進入夢鄉之中。

從那之後,我跟她依舊保持著曖昧的鄰居關係,而不再像之前那樣這麼親密了。在我24到25那年間,我交了至少3位女朋友,但是都是因為個性不合而分手收場,我再想可能另一個原因就是我還掛念著對面的欣怡吧。看著她肚子越來越大,想也知道,那天被我射N次的精液進去,加上沒有做任何避孕措施也不是安全期,她不會懷孕才有鬼。

直到了過年,那天我25歲。我到了她家,她挺著7個月大的肚子迎接我進來,我到客廳一坐下,她端了一杯果汁到我面前。

「怎麼了真賜?怎麼突然來找我?」欣怡摸著肚子看著我。

「欣怡….從那次我們翻雲覆雨後到現在這段期間,應該也有8個月左右了,我還記得當時妳對我說的話:『真賜,你不一定要跟我在一起一輩子,你放心的去追尋你的愛情之路吧。但是你要記住一點,無論你最後的歸宿在哪裡,我永遠都會在這等著你,我永遠愛著你喔。』其實我從那天之後,明明我中途交了這麼多女朋友,可是我腦海中依舊是妳,直到了最近,我頓時找到了跟我走完下半輩子的女人。」於是我左手環抱著欣怡的腰部看得出來孕婦的身體比較寬有點不太習慣;另一隻手牽著欣怡那纖細的手,「欣怡,妳願意當我一輩子的女人嗎?」

此時欣怡聽完我的話早已潰堤,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她邊哭邊點著頭。我知道,在今天她終於找到人生中的歸宿,也是我的歸宿,她終於有一個男孩子肯永遠的疼愛她不會拋棄她。

「謝謝你…..真賜。」欣怡開心的掉著淚水,而我也很貼心的用手抹掉她的淚珠,這次我多了一個動作:我輕輕的親吻了她的雙唇。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