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大亨

‘‘我回來了’’,門一開,看到一位美婦,坐在沙發上,豐滿誘人的身體,巨大的胸脯,白皙的美腿,是如此的誘人。

‘‘回來啦’’,美婦放下雜誌,看向我。

魯蛇,告訴你一個消息,她是你的母親,李舒玉,是位會幫兒子打手槍的母親。會幫兒子打手槍?是的,你曾經想自殺,是你母親用這種方法救你的。

‘‘傻站在門口幹嘛呢’’。

‘‘看到媽媽太漂亮了’’,我坐在媽媽旁邊說到。

‘‘你這孩子’’。

媽媽害羞的樣子真漂亮,此時我的內心都是X說的,媽媽幫兒子打手槍,也就是幫我打手槍,一位優雅、高貴的美婦幫我打手槍,好激動啊。

終於我下定決心,把褲子的拉鍊拉開,掏出半硬的肉棒,對著媽媽說

‘‘媽,我幫我’’。‘‘兒子,這裡是客廳,快收起來,去房間,媽在幫你’’。

‘‘不嗎,這裡不是沒人嗎,就在這’’。

‘‘你這孩子’’,媽媽無奈,說不過我,抓起我的肉棒,我哆嗦了一下,肉棒瞬間就硬了,硬的如鋼鐵。看著媽媽溫熱白嫩的玉手,在我的肉棒上下動著,啊,自己的母親在幫自己打手槍,

‘‘啊,舒玉,好舒服啊’’,我激動的喊著。

‘‘媽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嗎’’,媽媽嬌羞的說到。

我手臂一伸摟住媽媽的腰,肉肉的手感好極了,讓她更靠近我,我看著她‘‘你是我媽,為什麼不能叫你的名字。媽,舒玉,我想通了,以前讓你擔心了,是兒子不孝。從現在開始我會做個孝順的兒子,不再讓媽擔心。’’。

感受到媽媽的身體在顫抖,媽哭了,‘‘我的兒子長大了’’。

我把媽媽轉過來,我們面對面盤腿坐著,我撫摸媽媽潔白無瑕的臉蛋,

‘‘媽,我愛你’’。‘‘兒子,媽也愛你’’。

母親用腿夾著我的腰,我的肉棒緊貼著母親的陰部,穿著運動短褲的媽媽,用手把我的肉棒固定在她的陰部,媽媽用手掌及陰唇摩擦著我的肉棒,感受到媽媽柔軟的陰唇跟白嫩的玉手,我的腰也不自覺的動起來,此時此刻我們眼中只有對方。

‘‘媽,媽,媽’’。

‘‘兒子,兒子,兒子’’。

我們的雙唇越來越近,終於碰在一起了,我們很有默契的,同時伸出舌頭,媽媽的嘴唇跟舌頭,軟軟、嫩嫩的就像豆腐一樣,我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發出嘖嘖嘖的聲音,我們吞噬著彼此的口水,我用牙齒輕輕的刮著媽媽的舌苔。

‘‘嗯~’’,媽媽呻吟了一聲。

母親把我的頭仰起來,「卡~呸」,向我的嘴巴吐了一口濃痰,我用舌頭攪拌著濃痰,「咕」,感受著濃痰從咽頭滑進食道,那感覺是如此的舒爽。

「咻嚕」,肉棒摩擦的聲音變了,雖然隔著運動短褲,但還是感覺的到,母親的淫液一股一股的分泌著,呼吸也變得越來越急促。

‘‘媽,要射了’’。

‘‘射吧,兒子,把你的精液射向媽媽吧’’。

腰部一麻,馬眼一開,

‘‘啊,射…射了’’。

我把濃厚的精液射向母親,一股二股…,足足射了七股,

「哈…哈…哈」,喘著氣的我虛弱向前倒,剛好倒在母親巨大的胸脯上,柔軟卻富有彈性,掀起衣服時,兩顆大奶子,瞬間彈出,白皙的奶子上

有細細的青綠色血管,棒球大小的紅褐色乳暈上,葡萄大小的乳頭,乳暈上還有一粒粒的蒙哥馬利腺,媽媽沒穿胸罩,即使沒有胸罩的支撐,乳

房依然反抗著地心引力堅挺著,,我托起母親沈甸甸的乳房,

‘‘舒玉,你的胸部多大’’。‘‘上胸圍137.5,下胸圍110,罩杯是H,喜歡嗎’’。

‘‘喜歡,超喜歡的’’。

我抓起母親的一邊奶子,乳頭塞進嘴裏吸吮。

兒子在吸我的奶子,我還幫兒子打手槍,我是一位淫蕩的母親,兒子的手沿著我的腹部往下摸,拉開褲頭,還在往下,啊…摸到了,我的小穴被

兒子摸到了,他撐開我肥厚的陰唇,手指頭在陰道口摳著,我的淫液越流越多,我,兒子的舌頭舔著我葡萄大的乳頭,乳房越來越漲,而且麻麻

刺刺的,啊…不行了,要噴了,啊啊啊…噴了。母親的奶頭突然有液體噴出,嗯…是乳汁,我完全不用吸,母親的乳汁就不斷的噴出,是奶陣,

我的嘴裡充滿了母親的乳汁,剛吞下一口,嘴裡又被乳汁給填滿,媽媽的奶汁,很甜,帶著淡淡的腥味,但是那腥味卻讓奶更好喝。

聽著兒子喝著我的奶,喉嚨而發出的「咕嚕咕嚕」聲,

我的淫液一直在分泌著,啊啊啊,陰蒂,兒子的手在捏我的陰蒂,

‘‘兒子,大力點,嗯…好舒服,啊…哈…,手指,嗯…,插進來了,嗯’’。

我的手指感受著媽媽陰道的皺摺,手指抽插著,

‘‘啊…兒子,媽,要來了,啊啊啊,來…來了,啊…’’,

手指感受著母親陰道高潮的收縮。

‘‘媽…媽,兒子也要射了,射…射了’’,雖然是第二發,但精液還是又多又濃,

「哈…哈…哈…」的喘息聲,在客廳響起。我跟母親深情的對望著。

‘‘去洗一洗,等一下小妹要回來了,我還要做晚餐’’。

我進到我的房間,怎麼可以這麼黑暗,黑色的壁紙、床單,就連地板都是黑色的,書櫃上的書都是關於自殺的,「100種自殺方法」、「自殺前

的準備」等書,內心到底有多黑暗。

魯蛇,要我告訴你嗎?

廢話少說,快講。

態度不好我不想講了。

哇靠,還給我耍脾氣,忍,我忍。親愛的X大人,小弟我很像知道,所以請你告訴我。

哈哈哈,既然你都這樣求我了,那我就告訴你吧,你從小就沒有爸爸,學校的同學就欺負你,而且你又長的很弱小更容易被欺負,越被欺負你就
越自卑。

我簡單的沖洗就下樓了。餐桌上,我的前面是母親,母親的左邊則是小妹。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