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佔朋友妻

阿華娶了一個漂亮的老婆叫婷婷。她今年才二十歲,談吐大方得體,眼睛很大,
眉毛細長,唇形很美,修長的瓜子臉,苗條的身段。阿華很在乎她,總以她妻子漂亮
的臉和豐滿的乳房為豪。由於我和阿華一見如故是好朋友,所以我和婷婷也就熟悉起
來了。

  有一次,公司決定讓我去上海出差,婷婷說她還沒有去過上海,硬要到上海玩,
我瞄了一下阿華,誰知他也是一種期盼的表情在等我點頭。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
也不會拒絕帶著這麼一個美人在身邊。

  阿華把婷婷送到我的車前,再三的囑咐我好好的照顧他老婆。到上海坐火車要六
個多小時,婷婷一陣一陣芬芳迷人的體香令我有點衝動,恨不得就將她摟入懷中狂吻
。可是理智告訴我她是阿華的老婆啊!忽然路上塞滿了車,像是發生了車禍。

  當我們走到前面的時候,一個血人倒在一輛車的車輪下。眼前恐怖的鏡頭,嚇得
她撲 向我,我順勢用力摟著她的腰,她沒有反抗也不敢看地下嚇人的景象,而是看
著我。我緊緊地注視著她,看著她那撩人的模樣。

  到了傍晚時分,我們到了公司安排好的酒店。吃晚飯時,婷婷慇勤地替我擋酒,
她一直陪我把飯吃完。在酒店電梯上大家默不作聲,我心裡卻泛起一絲絲歪念。送她 
到了房間門口。
  
  她笑著說道:「進來坐會吧!」我凝望著她迷人的軀體,不由自主的跟了進去,
面對著婷婷,竟然不懂說話,她的微笑實在太吸引了。我的雙眼一刻,也沒有離開她
的身體,面對著她兩條雪白的大腿,我已經想入非非了。我甚至幻想到她一絲不掛的
樣子,我最喜歡是她那無袖迷你露背裝裡一對呼之欲出的大乳房。歪念令我心神不寧
。大方的她漸漸地使氣氛輕鬆起來,接著就有說有笑了。

  「上海這地方不錯,明天你準備去哪?我讓司機送你,」

  婷婷柔情的看著我,拍拍沙發示意我坐過去。藉著酒勁,再加上有了下午的那一
段經歷,我的膽子就無形中大了。我冒著給她刮一巴掌的風險說道:「婷婷!你真美
!我很喜歡你。」她並沒有怒意,只是有點臉紅垂下頭。畢竟我是她老公的好朋友啊
!這時候她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我。我大著膽子撲過去摟住他,她居沒有拒絕。 
  
  我緊張得顫抖。酒色情慾已經掩蓋了一切。我輕輕托起她的香腮,看著那微閉的
嘴唇,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把雙唇覆蓋在那誘人的紅唇上,我吻了一下。她只是略微 
掙脫了兩下也就閉上了她的眼睛,我激動不已先用舌頭舔濕她雙唇,然後舌尖輕輕的
撬開它們。

  當我舌頭伸進她嘴中時,她微微顫抖著。婷順從地倒在我的懷裡。我下面逐漸的
變硬起來了。這時我的手已開始不由自主地去摸她的乳房,在完全沒有遭到抗拒之下
,我迅速地握緊她那對豐滿的乳房,是那麼飽滿和尖挺,比我想像中還要完美。
  
  我一邊吻著她,一邊脫掉她的衣服,她的那件露背裝很容易的就被我脫了下來丟
在地上,黑色蕾絲胸罩被我一扯就扯掉了,看到婷婷那粉紅色的乳暈,我一口就咬住
,然後用舌頭在上面打轉,另一隻手輕揉著她胸前的那一對又白又挺的乳房。
  
  每當她輕輕晃動身子,那一對乳房便巍顫顫的舞動了起來。玉乳尖上的那顆粉紅
色的乳頭,高突的像顆可口的草莓似的。 看著她豐滿的大乳房,而乳暈附近還有我
吸咬過後的痕跡,我的陰莖早就硬得像鋼鐵水泥。

  我又伸手摸向婷婷的私處。婷婷輕輕一顫,整個身子軟在我的懷裡。我把手探入
她的黑色蕾絲內褲裡。我所觸摸到的是一片滑滑的皮膚,那一叢修剪過的陰毛,中間 
露出一道迷人的肉縫,不停流出來的淫水已讓內褲溼透了。我這時趁機把婷婷推倒在
床上,把她的腿擡高,將她的黑色蕾絲內褲脫撕開了。
  
  她雪白豐滿的臀部,整個地都裸露了出來。稍微的張開腿就可以看見那緊閉粉紅
色的陰唇和黑漆漆的濃密陰毛。我用力地在搓揉她的臀部,並且將手指伸到她的小穴
,並且從她的密處摸起,幾隻手指,深深地嵌入她窄小的陰道裡,把她弄得渾身亂顫
。她忍不住發出呻吟,我故意繼續來用手插動,讓指頭去摩擦她微凸的陰蒂,這時候
她的呻吟聲不由更加地大了!

  這時我理智已經完全被淹沒了,根本就忘了她是阿華老婆。我把她抱起來,雙雙
倒在床上。我早已等不及了,我迅速地脫光衣服,爬到她的身上,一邊親吻著她,一 
邊揉捏起她堅挺的大乳房,吸吮著她粉紅色的乳頭,後來又把手指伸入她的陰道裡,
她的陰毛、陰唇、陰蒂、陰道口都叫我摸個夠,把她弄得來回翻滾,淫水早已源 源
不斷地流出。
  
  我用力向前一送,把堅硬的陽具直接插入她的陰道裡,她閉上了眼睛張開嘴巴,
低哼一聲「哎呀!」在眉梢眼角中,我感覺她是有一份充實感,和強 烈的滿足感。
她嘴不住發出呻吟聲,以及她那陰戶所發出的淫水聲,交織成了一片。
  
  我閒歇性地吻著她的小嘴唇,也拚命去揉掐她的乳房,下面卻不停來回抽插著,
她高挺著沒有生育過的陰道迎湊著我的龜頭,緊包裹著我的肉棒,我感覺到她軟軟的
淫穴在摩擦著我的龜頭,我反覆地深深地插著她的淫穴。
  
  我把婷婷轉了身,趴在床上背對我,擠壓她的乳房在床上,我用手勉強塞進去捏
著她的乳頭,然後繼續猛力從背後抽插著婷婷的小淫穴。我倆都同時達到高潮,我把
精液射入她的陰道裡。她的陰毛、陰唇、和陰道都沾滿了我的精液。

  我累得滾了下來,深深地喘著氣的望著她說:「我的玩意比阿華的強吧!」
  
  她只是羞答地說:「你可壞死了,人家說朋友妻不可欺,你可好,出來的第一天
你就把我搞了,我倆可都對不起阿華呀!」
  
  我說:「管不了那些了,誰讓你長得這麼好看呢?,就是阿華的老婆我也要搞,
插一插你這個小淫穴....」
  
  她輕打了我一下嗔嗔地說:「嗯?你真壞?兄弟的老婆你都敢搞,把人家搞了還
在找借口」
  
  我不住的點頭,並淫蕩的說:「婷婷!你剛才滿意嗎?」
  
  她小嘴一翹,淡淡一笑:「你的陽具比阿華粗大!弄得我簡直快要發狂了。」
  
  「你的肉穴也比我老婆的緊,好爽呀!」稍稍的休息片刻,我再一次翻身上馬,
拔槍又刺,我倆又戰在一起,又一次巫山 雲雨。在上海的三天,我天天晚上都要享
受一下阿華那漂亮妻子?婷婷的軀體。

  在回去的路上,我開始後悔起來。婷婷畢竟是我朋友阿華的老婆,我感到有深深
的內疚。到了家後,阿華已經準備了豐盛的晚餐,還叫了我老婆和兒子在等著我們。 
  
  當看見阿華的那刻起,那種愧疚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婷婷還眉飛色舞地對阿
華講,說這次在上海我是怎麼怎麼的照顧她,弄得阿華還感謝我對他老婆的照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