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聰明配(1-10完)

  楔子

  今天是第一次月考成績公布的日子,文冠人一早到校,剛進校門口走進川堂
就看到許多女同學對他指指點點的,他心裏不禁得意地想:每次公布考試成績的
時候都會這樣,他在學校女孩子間的人氣度不知又要飙高到多少了。

  想必這次月考的榜首又是他文冠人了。自從他進富特中學,還沒拿過第一名
以外的成績呢!

  IQ180的文冠人,很少碰見比自己還聰明的人,自然,在這所以富家子
/ 弟爲主要成員的富特中學裏,要找到比他聰明的學生,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文冠人背著黑色書包,腳步萬分輕快地往教室的方向走著。

  真是受不了身旁這些暗戀著他的女孩子們啊!一看到功課好、長得又帥的男
生,眼神彷佛就瞬間變成愛心的形狀,跟這些隻看男孩子外在條件的女生相較起
來,他個人比較喜歡傻氣一點、善良一點的女孩子,比如說眼前這一個,杜于明。

  走在文人冠前方的杜于明拎著自己親手縫制的便當袋,輕快地在川堂旁的走
廊上跑跳著前進。今天的天氣真好呢!碰上這種大晴天的日子,她的心情總是很
愉悅,就跟普照大地的陽光一樣溫暧而開朗。

  文冠人臉上地出現了愉快的笑容,他快步追上前去,準備迎接快樂一天的開
始。

  隻要一看見杜于明,他的心情就莫名其妙的好,以前他總是不懂爲何會有這
樣的事,直到他終于搞懂自己的心情,那就是他喜歡杜于明。

  于明,愚民。怎麽會有父母給女兒取這麽有趣的名字呢?而杜于明也不枉她
父母親替她取這名字的「用心良苦」,從小到大的成績全都是吊車尾,很符合這
個名字的含意。

  杜于明配他這個天才文冠人……呵呵!真可說是絕配啊!

  文冠人悄聲趕至杜于明身後,猿臂向前一伸,就將前方嬌小的人兒攬至身側。

  「嘿!小寶貝,妳今天帶什麽好吃的給我吃啊?」

  明明頭頂就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一碰到文冠人,杜于明的心情頓時就自雲
端跌落全谷底,幾顆小雀斑點綴著的鼻頭和臉頰突然皺在一塊兒。

  一大早就變成這樣的苦瓜臉也不是她願意的,實在是眼前這個家夥太可怕了,
明明外表就是一副乖乖牌的模樣,卻隻有她看過他賴皮和霸道的那一面。

  「你……你、你、你……放開我啦!」

  真不知是走了哪門子的黴運,一向乖巧不惹事的她,居然會招惹到像文冠人
這樣鋒頭強健的家夥。

  都是因爲文冠人老愛纏著她的緣故,最近班上根本投有女孩子願意跟她講話,
就連有時候在校園裏,都會被不認識的女孩子指指點點,她們怨怼的眼神不斷往
她身上招呼過來,誰受得了啊!

  「小寶貝,妳不要總是對我這麽冷淡嘛!我們又不是不熟……」文冠人嘻嘻
笑著,攬著她柔軟嬌小的身軀時,總是會有一股不小的沖動自他體內湧起。

  「杜同學,妳靓是吧?」

  啊!這都要怪杜于明太可愛、太迷人了,每每看到她,他血氣方剛、青少年
的清晨沖動就會不受控制。

  「走!我們一起進教室吧!」不容分說地拖著她往前走,文冠人開懷地大笑
著。「嗨!各位親愛的同學,大家早啊!傻瓜聰明配又來啦!」

  「嗚……到底是誰跟你熟了啊?」被強行拖著進入教室的杜于明,很明顯地,
又被數十雙含著怨恨的眼睛給盯上。

  這段情節是幾乎每天都會發生的校園插曲,三年一班的教室裏,衆所矚目的
火辣辣傻瓜聰明配戀情,正一天天地加溫當中……

              傻瓜聰明配1

             跟一般小女生一樣

          總會在心中編織一段段故事情節

             憧憬如何浪漫相遇

  又是如何排除萬難地相戀……

                第一章

  真要細說從頭的話,那一天,就是向來乖巧不惹事的杜于明,不經意招惹上
文冠人這個風雲人物的開場。

  那是他們升上高中三年級的第一天,新學期剛開始的九月一日,那個有如被
惡魔下了咒的黑色日子。天空蒙蒙地飄著細雨,好象老天爺已經事先替杜于明哀
悼的一個下雨天……

  在經過了一整個暑假的歡樂之後,準備到學校去上課的第一天,大家難免會
有點意興闌珊,不過杜于明並不會這麽想,除了雨天讓她有點小小的郁悶之外,
其它一切都好得不得了,暑假作業全部完成,並且非常期待跟久違了的同學見面。
雖然在班上她並沒有很知心的手帕交,但還是有一兩個常常講話的女同學,隔了
這麽久之後的見面,總是讓人很期待的。

  玲奈一直說要去將自然發的頭發離子燙然後染個勁爆的發色,想必今天她一
定會讓班上同學大吃一驚;曉晴則是恨不得將她那頭烏黑亮麗的長發給剪短,再
也不理會父母親的嚴格管束,做個真正有自主權的新時代美少女。

  在高二的生活結束之前,大家都對即將到來的暑假很有計畫,隻有杜于明,
每天還是一樣優優閑閑地過日子,沒什麽大政變,也沒有什麽遠大的計畫。

  杜于明從小就是這樣子的,因爲生長在富裕家庭,什麽事都不用擔心、要什
麽就有什麽的結果,反而使她的物質欲望降到最低。

  她跟一般的年輕女孩子不大一樣,不會什麽東西都想用名牌的,她不追求浮
華的流行,尤其在富特中學裏面,放眼望夫幾乎每個學生都是有錢人家的寶貝小
孩,而平常課餘的時候,大家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比較了,比較誰的裝扮

最入時、比較誰用的東西最高檔、比較誰家最財大氣粗、比較誰家最有影響力

  等等的;一堆成人的上流杜會才見得到的現象,在富特中學裏面,在這些未
來將是各大企業家的接班人身上,根本就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而她,杜于明,功課不好,因爲她生下來就不怎麽聰明,長得不漂亮卻又不
愛打扮,雖然家裏還算小有家産,父親經營的連鎖3C家電産業在業界獨占鳌頭,
業績隨著世代快速的變換蒸蒸日上,但一向不受誇耀家裏財富的她,在富特中學
裏面根本就很難被其它的同學注意到。

  杜于明很喜歡這樣的不受注目,好象她跟一般的年輕人沒什麽兩樣,雖然念
的是人人稱羨的富特中學,但她還是可以保有學生純真的一面,不過,也因爲這
樣,都已經快十八歲了,她還沒交過半個男朋友。

  在富特中學裏,像她這樣綁著兩條長辮子的平凡女孩,功課不好,長得一又
沒有任何特色,又不願意花錢打扮一下,誰會注意到她呢?

  正值花樣年華的杜于明,當然也會幻想自己的白馬王子總有一天會出現在她
身邊。就跟一般的小女生一樣,她總在心裏編織著一段又一段的故事情節,比如
說他們是如何浪漫的相遇、如何排除萬難地戀愛著等等的情節。

  但是,目前她的生活裏並沒有任何不滿的地方,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幸福美滿
呢!這樣子的話,屬于她的白馬王子還會出現嗎?

  沒想到,她的生活裏真的會有人人稱羨的白馬王子出現,隻不過,這個白馬
王子未免也太耀眼了。

  話說回來,那個好似被惡魔誼咒了的下雨天清晨,爲什麽她要多事地管文冠
人撐不撐傘呢?反正不管是不是被淋成濕淋淋的落湯雞,到了學校之後他還是一
樣受到每個女孩子的目光追隨。

  杜于明又歎了口氣。早知道那天她就不要多管閑事了,況且男主角的第一

            句話也是不關她的事──

  「呃……同學,在下雨呢!你怎麽不撐傘呢?」

  杜于明在後頭走著,遠遠就看見文冠人。開學的第一天就在外頭碰見文冠人,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運氣太好,此刻要是玲奈也在的話,她一定會尖叫著跑向前去
跟在文冠人的身邊,傾訴著隔了整整一個暑假沒見到面的相思難耐。

  都已經同班兩年了,像他這樣的白馬王子根本看不上她這樣的醜小鴨吧!

  所以,她和他在班上從來沒有交談過。今天,要不是看見他淋雨,她也不會
主動開口跟他說話。

  「不關妳的事!」文冠人斜眼一睨,發現來人並不是他現在最不耐煩應付的
冠人親衛隊的成員之後,臉上的表情稍稍和緩了些。

  杜于明發現雨有愈下愈大的趨勢,于是緊緊跟在文冠人的身旁,努力擡一高
手臂,將自已的雨傘分一半給他。

  不過,也因爲雨傘太小的關系,她又不好意思靠他太近,所以她的左半邊身
體已經慢慢被雨給濡濕了。

  察覺到她並未離開。隻是靜靜地替他撐著傘擋雨,早已經一身濕淋淋的文冠
人又轉過頭去盯著她看。

  這個女孩子是班上的乖乖牌,名字叫什麽他倒沒用心記過,總之是不怎麽引
人注意的一個女孩子。

  然後他又猛然發現,即使已經同班兩年了,眼前這女孩子卻還沒跟他講過話,
如果不是因爲今天看到他淋雨,她是不是根本不會想跟他講話?

  不管走到哪裏都很受女孩子歡迎的文冠人,對于身旁這位同班同學,竟記不
得彼此有任何交談的印象,彷佛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

  「淋雨看起來雖然很帥氣,但是會感冒的。」杜于明向右邊仰起頭,不帶任
何傾慕表情仰視文冠人的臉。

  像文冠人這樣天生的發光體,雖然很吸引人,但是道種太過耀眼且跟她一輩
子無緣的男孩子,不管再怎麽優秀到令她流口水,想必也不會屬于她一個人,所
以她才不會對他癡心妄想咧!況且那些瘋狂的冠人親衛隊的成員們,發飙起來也
是很恐怖的。

  一想到這一點,杜于明高舉著傘的右手開始無力起來,愈靠近富特中學的大
門,她就愈擔心。現在她正走在文冠人的身邊,光就這一點而已,在冠人親衛隊
成員的眼中,就已是犯下滔天大罪了。

  「呃!這個傘給你,到教室之後幫我放到後面的傘筒裏就可以了。」杜于明
雖然不怎麽聰明,但也沒笨到替自己惹麻煩,低著頭說完話,她就放開雨傘朝前
方的校門狂奔而去。

  雨傘在杜于明放開手之後,就直直落在文冠人一百八十公分高的頭頂,

 讓他活像朵色彩豔麗的香菇般僵立在離校門口還有大約一百公尺外的人行

  道上。

  「呿!這家夥……」他瞪著狂奔而去的女孩大約愣住了兩秒鍾,才無奈地抓
住傘柄,邊想邊繼續往學校前進,「到底叫什麽名字來著……」

                ☆☆☆

  中午用餐時間,杜于明習慣在學校教室的頂樓用餐。

  由于班上同學幾乎都是外食,一到中午十二點就一哄而散,有些同學三五成
群地到校外去找餐廳,有些同學去學校裏那間貴得要命的學生餐廳,有的同學甚
至要家裏的阿桑疊剛做好的便當來,隻有杜于明,總是一個人到頂樓吃自己親手
做的料理。

  昨天晚上宅急便送到家裏來的萬巒豬腳,再加上今天早上川提過的兩道青菜,
還有老媽堅持要她喝的一小壺微溫的四物雞湯,她的午餐總是便利又美味。

  不想待在教室裏的原因是大家幾乎都出去吃午餐,隻有她一個人在教室裏吃
飯,多無聊啊!

  反正是一個人,那就到空氣清新的頂樓,還比較有情趣一點,感覺好象到學
校來野餐似的。

  玲奈和曉晴她們幾個要好的女伴總是吆喝著到外面去找新開的餐廳試吃,偶
爾她也會跟她們去啦!隻是她實在不喜歡那樣的場合……

  大家雖然都是同班同學,但是講話的時候卻總是來槍帶棍的,讓她渾身覺得
難受,還是一個人在頂樓吃飯比較自在。

  雖然今天早上剛下過雨,地闆還是濕淋淋的,不過她有帶野餐墊來,所叫以
挑了一個比較不潮濕的角落,開始準備享受今天的午餐。

  正當她夾起看起來令人猛流口水、沾滿了醬油膏的萬巒豬腳時,旁邊突然一
道促狹的男聲響起,「分我吃吧!我肚子餓了。」

  杜于明一驚,夾住美味豬腳的右手僵在原來的位置,動也不動地。

  不會吧?文冠人!他來頂樓幹嘛?

  杜于明因驚訝而瞪大了眼、張大了嘴,望著正往身邊走過來的文冠人,嚇到
不知該說什麽才好。

  文冠人潇灑地在杜于明的身邊生了下來,並將嘴巴湊過來一口將豬腳肉給銜
了過去。「嗯!這個真好吃,還有沒有?我還要……」

  「你……你幹嘛……在這裏出現?」杜于明瞪著他。

  那個一到校就被起碼十個女同學包圍的文冠人,爲什麽莫名其妙地在頂樓出
現?並且還偷吃她的午餐?

  還好現在四下無人,要是被旁人看到,道誤會可就大了耶!她可不想某天去
上洗手間的時候被關在廁所裏頭呀!不過那些恐怖的冠人親衛隊搞不好更狠的惡
作劇都做得出來咧!

  「幹嘛?吃午餐啊!這是什麽湯?來,我喝喝看。」文冠人打開保溫壺,仰
頭就唇喝了一口。「惡!這是什麽湯啊?味道好奇怪……」

  「拿來啦!那是人家的四物雞湯!」杜于明將保溫壺搶了回來,拿出衛生紙
擦著他碰觸過的壺口。「你很不衛生耶!湯要倒在杯子裏喝啦!你這樣子喝過之
後,我哪敢再喝啊?」

  「四物?原來是女孩子家喝的東西,那算了,我吃這些就好!」文冠人抄起
她手中的筷子,徑自夾著青菜和豬腳吃起來。

  「同學,你肚子餓要吃東西的話就到學生餐廳去呀!那裏應該會有你想要吃
的束西吧?爲什麽要搶我的食物?」

  但現在好象不是爭論這種事情的時候,唉!杜于明壓低了詢問的聲量,雖然
這個時候頂樓應該不會有真他學生土來,但凡事還是小心爲妙,免得到時候怎麽
死的都不知道。

  「因爲很好吃。」文冠人又夾了一片豬腳肉進嘴裏咀嚼,那沾染著蒜蓉醬油
膏的美味讓他多吞了好幾口白飯。「真的好好吃喔!」

  「喂!可那是我的午餐耶!你幹嘛吃別人的東西?」杜于明眼睜睜地看著文
冠人一直吃著自已的飯菜,卻隻能呆愣愣地以言語譴責他。

  「那妳也吃嘛!」文冠人笑著夾一片肉到她唇邊。這可是他第一次伺候女孩
子吃東西唷!「啊!來……嘴巴張開。」

  杜于明反射性張開嘴,將他夾過來的肉給吃了進去,然後她猛然發現他們這
樣的舉動未免太不得體,讓不知情的人看到的話會誤會的,她連忙起身離開餐墊,
離開文冠人的身邊。

  「你到底來……來這裏做什麽?」

  「妳幹嘛這麽怕我?躲這麽遠去?難道我有傳染病啊?」

  文冠人雖然笑著,心裏卻極不爽她居然是這樣子的反應。看來這個杜于明不
但腦袋瓜子不太好,就連欣賞男人的眼光也極度缺乏。

  他可是富特中學裏的風雲人物文冠人耶!跟他同班已經兩年的她不可能不知
道他受女性歡迎的程度吧?接下來他可得好好教育她才行。

  文冠人盯著她看,笑容繼續異常爽朗地挂在他的臉上。他這個IQ180的
天才跟成績在班上總是吊車尾的女孩子在一起,接下來應該會有非常有趣的事發
生才對。

  「你……」杜于明思考著該怎麽向文冠人解釋,冠人親衛隊那群女人所屬成
員可是遍及國、高中部六個年級之廣的學姊學妹耶!她們對文冠人瘋狂的程度可
是非常恐怖的。「同學,你知不知道……太過靠近你的女孩子……不管是誰,都
會有某種程度的危險……」杜于明小心翼翼地盯著文冠人的臉,身體慢慢地往旁
邊移動,好讓自己離他遠一些。

  「哦!妳說親衛隊那群女生啊!」文冠人站起身,然後大步的以壓倒性的態
勢靠近杜于明嬌小勻稱的身子。「的確,如果她們知道我竟然跟妳一起在頂樓吃
午餐,一定會發飙的。」

  「你既然知道,那就快點離開吧!別害我了。」杜于明拍下拍胸口,一口氣
終于舒坦下來。

  「那如果她們知道今天早上有個女孩子主動幫我撐傘的話,不知道會不會也
發飙?」文冠人的微笑一直挂在臉上,明明就是在威脅人,還笑得道麽開心。

  「嗯!我是看你已經淋得像落湯雞了,怕你生病,所以才……」杜于明壓低
憤怒的嗓音,瞪著艾爾人的噴火雙眼又太又圓。這叫什麽來著?好心被雷親!

  早知道就不要多管閑事了!

  「別生氣嘛!雖然妳生氣的時候眼睛好漂亮。」文冠人難得稱贊起女孩子來
了,眼前道個杜于明,跟那些親衛隊的女孩子有著十萬人千裏的差異。她雖然不
懂得打扮自己,但她維持如此純真模樣,反而更加吸引他的目光。

  聽到他的鑽美,杜于明不由自主地紅了雙頰。這還是她第一次被這種像白馬
王子的男孩子稱贊呢!

  文冠人將手中的筷子還給她。「才吃妳一點東西妳就生這麽大氣啊?真是小
氣耶!」

  「才不是這個問題咧!」杜于明回過佛來之後下意識地看看四周,確定旁邊
沒有別人時才比較安心。「你到底來這裏做什麽啦?」頂樓一直是她的秘密基地,
現在居然出現外來的侵略者,而且還是個具有異常殺傷力的侵略者,教她怎麽不
擔心。

  「我剛剛不是說過了,我來這裏吃午餐的啊!」文冠人摸摸咕噜噜叫著的肚
子,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我肚子真的餓了,妳就分我一點東西嘛!反正妳帶
道麽多……」他拿過她的餐袋一翻……哇拷!她真的帶很多食物來耶!「這些全
部都妳一個人吃?」

  看不出來她竟是個大食量女生耶!文冠人的眼光在杜于明身體上上下下打量。
明明就是瘦瘦的不長肉,怎麽可能這麽會吃呢?

  「你幹嘛這樣子看我?哪裏不對了?」

  「妳真的這麽會吃?滿滿三大盒的青菜和豬腳呢!一般女孩子應該沒這麽會
吃才對。吃這麽多會胖的喔!我來幫妳解決一些吧!」

  「我才不會胖咧!」杜于明扁著嘴響應他。

  分他一些東西吃真實是無所謂啦!一直以來她都是一個人在頂樓吃中餐,悶
久了也很希望有人可以跟她聊聊天什麽的。隻是,來者居然是文冠人這種萬人迷,
她真的很怕被別的女生看到,會産生天大的誤會的:

  杜于明叉四下張望了一回,除了她和文冠人,真的沒有真他人,這才放心地
繼續被打斷的進食。

  「好啦!你要吃什麽自己來啦!雖然隻有這幾樣菜而已,不過都很好吃喔!」

  你快點吃完就快點走人吧!杜于明天真地這麽想著。

  「太好了!我還要吃這個。」文冠人指著那盒豬腳,豬腳肉柔滑的口感讓人
食欲大開。

  「哪!筷子給你。」

  食器就隻有帶一份來,文冠人堅持要吃的話,她隻好讓給他了。

  杜于明看文冠人吃得如此津津有味,隨即也被他的開心給感染,兩個人初次
共同用餐雖然氣氛稍嫌僵凝,但他一直談笑風生地尋找話題與她閑聊,午休時間
倒也很快就過去了。

  「時間到了,該進教室了。」杜于明收拾著東西,催促著文冠人,「你先下
樓吧!」她可沒膽跟他一起進教室。

  「一起走嘛!我幫妳拿。」文冠人拉過她手中的提袋,正想誇贊袋子真可愛
的時候,東西已經被她搶了回去。

  「你先下去啦!」她拉開頂樓的門,一副「大人,您先請」的模樣。「我可
不想名字出現在公布欄上面。」然後被迫過著那種混亂又可憐兮兮被欺壓的生活,
今天可是她高中三年級開學的第一天生活咧!

  如果可以跟文冠人一起吃午餐算是幸運的事件,那就析禱不要被任何人發現
吧!

  「有什麽關系嘛!大家都是同學……」

  「喂!你不是故意要整我的吧?你明知道要是被別人看到的話,我就完蛋了
耶!就算不顧同學情誼,你也看在今天我請你吃午餐的份上,就饒了我吧!」

  杜于明雙手合十地拜托著文冠人,「同學,還是你先下樓去吧!」

  「呿!這麽膽小。」文冠人略略失望地回頭望著杜于明。「虧我今天真的對
妳另眼看待……」像她這樣自然又不做作的女孩子,真的比冠人親衛隊裏任何一
個花枝招展的成員都要好一百倍有餘呢!

  「千萬不要啊!」杜于明連忙搖著手拒絕。文冠人的另眼看待可是比被判死
刑還要折騰人呢!「像這樣的好運還是留給別人吧!」

  「哼!」一直被拒絕,讓文冠人很沒面子,但他想了一想之後,又覺得她說
的也有道理。萬一他們一起吃飯的事情被別人亂傳的話,對她來說的確會有不當
的影響。「好吧!那我先下去了。謝謝妳的午餐。」

  「不客氣。」

  待文冠人離開好一陣子,杜于明才故作無事般地拎著提袋回三年一班教室。

                ☆☆☆

  這學期三年一班來了個轉學生,聽說是從最高學府轉來的,一個長得很漂亮
的女生,名字叫做洪玫瑰。

  一開始大家對這位新同學都很有興趣,但不到幾天的時間,她的身世就被大
家傳到人盡皆知了。

  原來她是武二的貼身小女傭,知道這件事之後,班上同學對她的好奇心一下
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富特中學裏大都是有錢人家的子女,對于那種沒錢沒勢又愛來念這種貴族學
校的人總是有著深深的歧視心態,一方面是因爲洪玫瑰家裏很窮,所以大家不想
理她,另一方面又因爲她是武二身邊的人,所以根本沒有人敢跟她講話。

  看到新同學被同學如此孤立,一直以來總是低調的杜于明,某天趁著下午上
體育課留在教室裏休例假的時間,悄悄坐到新同學的身邊去。

  「嗨!妳好。」杜于明微笑地跟洪玫瑰打招呼。「我叫杜于明。很高興認識
妳!」

  兩個女生的友誼就這樣展開,杜于明的高中生涯也從此開始發光發亮。

                第二章

  一到下課時間,杜于明便拎起書包往教室外頭沖,然而不管她跑得多快,在
即將奔出校門之前,都會被一雙大手給擋下來。

  「小寶貝,妳跑這麽快幹嘛?趕著去投胎嗎?」文冠人帶著笑意的詢問聲在
杜于明的頸後響起。

  「同學,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纏著我了?放手啦!」杜于明清楚聽見周遭其它
學生的竊竊私語聲,她知道自己這次真的完蛋了。

  不僅班上同學知道文冠人在追她,每天這樣在校園裏鬧,就連全校的人都知
道了。「算我拜托你啦!你知不知道校園暴力很恐怖……」

  「妳放心,有我在妳身邊,沒有人敢欺負妳的。」文冠人笑嘻嘻地拉著她往
校門外走。「走!跟我約會去。」

  「不要、不要!我不要啦!」

  杜于明踉跄地被文冠人拖著往前走,這驚人的景象在富特中學的大門口造成
了極大轟動。

  「冠人學長!」一個嬌滴滴的女聲帶著憤怒成分,在他們即將跨出校門前叫
住了文冠人。

  「有什麽事嗎?」文冠人斂住臉上的笑容,看著面前面色鐵青的大小姐金雅
欣。

  金大小姐從國中開始就追在文冠人後面跑,而且還是冠人親衛隊的發起人,
總是妄想自己是文冠人的女朋友,對任何有關文冠人的事情,她都了若指掌。

  自從聽到文冠人交女朋友的消息,她每天都想找機會堵那個不知死活的丫頭,
無奈不管何時何地,文冠人都陪在那丫頭身邊。

  「學長,你跟這個女的到底是什麽關系?」金雅欣已經查出情敵是何方神聖
了,不過她實在很失望,像杜于明這種不起眼的小角色,根本就不曾存在于她的
防禦名單之內。

  「于明是我的女朋友啊!這個消息難道妳會不知道嗎?」文冠人沒有多加解
釋,攬著杜于明繼續往前走。「虧妳還是冠人親衛隊的隊長。啧!真是不盡責啊!
我跟于明交往的事,就麻煩妳跟那些隊員大肆宣傳一下啰!」

  兩聲拔高的尖叫同時出現,文冠人早一步捂住右邊的耳朵,稍微擋住了杜于
明的尖叫聲。

  「啊──同學!這種奇怪的玩笑妳到底要開到什麽時候啊?我跟你說,一點
都不好笑!」杜于明不斷掙紮,但還是不敵文冠人的力氣,硬是被他塞進出租車
裏,車門一關,便將校門口那群窺伺的男男女女全拋在腦後。

  「妳幹嘛一直喊我同學?小寶貝,叫我的名字好不好?冠人,很好叫也很好
聽的。」文冠人實在搞不定她這一點,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追求女孩子,沒想到就
碰到像杜于明這種不聽話型的。不過,像這樣每天追在她後頭逗著她玩,讓他的
心情奇佳無比,無趣的學生生活頓時亮麗起來。

  「喂!同學,我不想跟你這種校園風雲人物交往,拜托你去跟同學們解釋一
下好不好?不然我在富特中學一定待不下去啦!」杜于明哀怨地瞪著文冠人。

  她在富特中學隻剩下一年的時間,她可不想轉學。

  「妳要是敢再叫我同學的話,我會在全班同學的面前吻妳喔!」他都已經纏
著她一個多星期了,難道她還不了解他的個性嗎?看著她嘛著漂亮嬌唇一直拒絕
的可愛模樣,文冠人心癢難耐地悄悄靠近她。

  「你敢?!」杜于明眼一擡,發出無形的殺人硯線光波,直直射向文冠人俊
逸非凡的面孔。隻是沒想到才一下下的時間,他居然移到這麽靠近她的地方來了,
她心下一驚,下巴已經被他拾了起來。

  「我怎麽會不敢?小寶貝,妳真是蠢得好可愛喔!可愛到讓我現在非吻妳不
可了。」

  文冠人宣告的下一秒鍾,唇瓣便壓住杜于明的,然後四片唇貼在一起。

  「啪」的一聲,杜于明想也沒想便賞了他一巴掌。

  「你……我……」清脆的巴掌聲之後,杜于明收回手,把臉轉向車窗外。

  「哼!我不會道歉的。」

  文冠人愣愣地僵在她身旁,被拒絕的滋昧真是令他終生難忘。

  追在杜于明後面跑的這一個多禮拜,每天每天她都帶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心
情。

  「我也不會道歉的。」望著她緊繃的側面赧顔,文冠人輕聲表達自己的一意
見。

  「咳!客人,妳還沒恨我講到底要去哪裏?」好一會兒之後,出租車司機才
開口打破車內沈悶的氣氛。

  「漁人碼頭。」文冠人想也沒想就說出這四個字。

  「我要回家!」杜于明大聲抗議著。

  「司機先生,聽我的,漁人碼頭。」文冠人自皮夾裏抽出一張千元大鈔遞給
出租車司機。

                ☆☆☆

  文冠人拉著杜于明的小手,沿著築好的木闆棧道慢慢往前走著,夕陽已經跌
落海平面,微涼的海風輕輕拂面吹來,是個舒服極了的傍晚。

  「小寶貝,妳不要被著臉嘛!笑一笑好不好?」文冠人停下腳步,摟著杜于
明倚在圍欄邊欣賞著遠方僅存的豔麗晚霞。

  「不好!」杜于明側過臉瞪了他一眼,看到這樣賴皮的文冠人,她真的笑不
出來。

  「妳還在生氣啊?我剛剛真的是情不自禁啊!」文冠人撫著自己的左邊臉頰。
「而且我已經得到懲罰了,所以請妳不要再生我的氣啰!」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纏著我?」

  杜于明瑟縮在圍欄和文冠人的胸膛之間,對于這種類似情人間的甜蜜擁抱,
她已經快要上瘾了。

  該怎麽辦呢?文冠人根本不是容易打發的人,她實在害怕自己真的喜歡上他
之後又被他拋棄。

  長得不夠漂亮又不夠聰明,頂多隻能算是可愛的她,到底是哪一點吸引文冠
人的視線呢?

  這也不能怪她不信任他的追求,像他這樣優秀的風雲人物,學校裏保守估計
有一半以上的女性對他抱有好感,怎麽可能輪到她杜于明當他的女朋友呢?

  杜于明不相信這樣莫名其妙的好運氣,相信全校同學也跟她有著一樣的想法。

  「妳爲什麽要一直拒絕我?是我不夠好嗎?」文冠人收緊雙臂,將她圈在懷
抱裏。「還是妳有真他喜歡的人了?」

  杜于明隻是搖頭,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還有,這幾天在學校頂樓,我們一起吃午餐的時候,或是像現在這樣,當
我們單獨相處的時候,妳都不會強烈抗拒我,爲什麽在同學面前妳就怎麽樣都不
肯理我?」

  文冠人不是很能理解這一點,他是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被他喜歡應
該是一件很榮幸的事,不了解爲什麽獨獨她如此抗拒。

  見她還是不回答,他焦躁地追問著,「妳真的不喜歡我嗎?」

  「如果我說不喜歡,你就會放過我嗎?」杜于明可不這麽想。

  「當然不會!」文冠人握住她的手。「我隻會更無賴地纏著妳,直到妳喜歡
上我爲止。」

  杜于明翻了翻白眼。看吧!就知道一定會這樣,所以她根本就不想說謊回答
他剛剛問的那個問題。

  文冠人是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她也曾經偷偷傾慕過他,隻是這種永
遠不可能實現的單戀在他們同班的第一年之中就漸漸淡去了。

  從高一同班到現在,已經將近七百多個日子了,在高三開學兩人首度交談的
那一天之前,他從沒注意過她一眼,就算有,也是視若無睹吧!怎麽會突然間像
橡皮糖一樣黏上來呢?真是想不透。

  得不到她的回答,文冠人暗自松了一口氣。雖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他感覺
得出來,她應該是喜歡他的。

  一向對自己極有自信心的文冠人,根本不會接受否定的答案,所以他又換了
一個方式問道:「不肯老實說妳喜歡我,好,沒關系,那妳說說看,妳討厭我哪
裏?」

  「你自視太高,老是把我當笨蛋看……」講到這個,杜于明非常不滿。「哼!
聰明就了不起啊?我討厭總是考第一名的人!」

  「喂!這個是非戰之罪啊!我聰明是因爲我老爸、老媽的基因太優良,這又
不是我能夠控制的,所以沒辦法政。」文冠人親了親杜于明的臉頰。

  「再來,還討厭我哪裏?」

  杜于明閃躲著他的吻,但被緊緊圍在他懷中,她怎麽躲都躲不掉,粉嫩的臉
頰因此被他冰涼的唇偷襲成功。

  「你在學校裏太出名了,跟你在一起壓力好大,我可不想被冠人親衛隊的成
員圍毆。」

  「不可能,我已經跟妳保證過了,有我在,妳不可能被她們欺負的。」文冠
人信誓旦旦地說著,他絕不會讓他的小寶貝受到像洪緻瑰一樣的恐怖遭遇。

  「該不會連我要去洗手間,你都要跟在後面吧?」她就不相信他敢。

  「雖然沒辦法跟著妳進去,但我會在外面等妳的。」文冠人絕不承諾自己做
不到的事情,既然他都這麽說了,就一定會保證她的人身安全。

  「我討厭你一直開我玩笑!我討厭你一直跟在我身邊!我討厭你把我當成是
所有物!同學,我是人,不是東西,不是你單方面說想要就可以擁有的。」

  「妳又喊我」同學「了……」文冠人拋起眼睛,不悅地瞪著她。就算是一幼
兒園的小朋友,教過一次總會了吧?爲什麽她就是不聽話?

  想到這一點,他猛然將她翻轉過來面對自己,懲罰性的吻這一次直接降落在
她的唇瓣上。

  「不要……」杜于明再一次混亂的掙孔著,結果一樣是抵不過文冠人強大的
力氣。「不要這樣……我討厭你……」

  「真的討厭我嗎?」

  他伸出舌頭舔著她的粉嫩唇瓣,將被風吹拂而略顯幹澀的唇滋潤了之後,捺
著性子等待著,終于撬開了她的牙關,熾熱滑溜的舌尖竄進她的口中,總著她的
舌頭深入地親吻著。

  「真的討厭我嗎?妳真的討厭我嗎……」

  文冠人在耳邊低喃過幾次這樣的問題,杜于明已經數不清楚了,隻是一個吻
的時間而已,她已經意亂情迷,雙腿膝蓋發軟無力地靠在他的身上。

  杜于明依偎在文冠人的胸前,深深呼吸著他身上幹滯清爽的味道,他的問話
也一直在她腦海中纏繞。

  這樣無言地與他相擁,她心底有一種甜孜孜的感覺慢慢蔓延到全身上下,雙
眸慢慢地閉起來,她享受著這奇妙的一刻,這一刻,她什麽都不願意去想,就讓
她當一會兒駝鳥吧!

  她很想承認自已是喜歡他的,隻是沒有勇氣罷了,像她這麽平凡的女孩子,
她不明白他瑪什麽會喜歡她,就算他真的喜歡她,又能持續多久呢?

  爲了不讓自己受到傷害,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遠遠逃開。文冠人一定不能理解
她的心態吧!

  在兩人獨處的時候,杜于明是真的很高興有機會可以跟文冠人在一起。

  就算隻是說說話也好,但是,在班上同學以及學校真他的學生面前,她是真
的無法自在的跟他相處。

  「沒關系,妳盡管逃避吧!我知道妳隻是害怕受傷,害怕跟我在一起必須承
受的壓力,沒關系的,我會一直在妳身邊。………」

  文冠人這一段聽起來頗溫馨體貼的話語,接下去卻往搞笑的一邊延伸了開來。

  「其實我很享受這種追著妳跑的經驗喔!妳別扭拒絕我時的有趣反應真是讓
我百看不厭。之前我一直覺得來學校上課是件無聊到極點的事,要是讓我早點發
現妳的存在就好了。」

  對于這一點,文冠人很是遺憾,畢竟他們已經高三了,要是高一時就發現到
杜于明的存在,他早就可以享受現在這種追逐的樂趣,也不會老讓家裏的大哥、
二哥嘲笑,說他是感情的遲緩兒,把身體所吸收的養分全挪去壯大他的腦袋瓜。

  聽到後面這句話,杜于明覺得有種被文冠人當成傻瓜愚弄的惱怒感,氣得擡
起右腳踢了他的小腿骨一下。

  「你可惡!快放開我!」

  「哇──」文冠人忍不住哀號出聲,他彎腰抱住疼痛不已的小腿。「小寶貝!
妳不要這麽兇嘛!」

  「哼!」杜于明冷哼一聲,硬是壓下想關心他的沖動。

  看著她微微嘟起的唇,以及生著悶氣的俏臉,文冠人的胸口湧出一種不管

怎麽樣都要奪得她的心的雄心壯志;不管做什麽事總是憑借聰明才智、努力以

  赴的文冠人,沒有辦法忍受失敗的感覺,況且他那漸漸投入這場妳跑我追戀
情的真心,也不容許杜于明一直對他的追求無動于衷。

  長臂一伸,文冠人自身後抱住杜于明。「不管怎麽樣,小寶貝,妳都逃不過
我的手掌心的……」

                ☆☆☆

  開學沒有多久就是富特中學的校慶大典,當體育老師在教窒後方貼出各項運
動比賽的征選名單後,擠在後頭躍躍欲試的學生們便一擁而上,紛紛在喜歡的比
賽項目內填上自己的名字。

  由于校方規定,每個學生都必須選擇一樣比賽參加,所以,每回在校慶運動
大會到來之前,杜于明總有好幾天會處于神經性緊張的狀態中。

  不擅念書就算了,傻人會有傻稿的嘛!長久以來杜于明老是這樣安慰自己,
但連體育方面也不行的她,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真是沒用到了極點。

  田徑項目她不拿手,球類運動地也不行,所以,非要挑一項賽事參加的話,
不管怎麽看,她都隻能參加大會趣味競賽那一項,而且每年都是這樣。

  拿著原子筝,杜于明戰戰兢兢地在大會趣味競賽那一匾寫上自己的名字。

  今年的趣味競賽項目學校還沒有公布,不知道又會是什麽樣折騰人的節目?

  她高一那年是比賽踩高跷,高二那年是比滾呼拉圈,兩年都讓她吃足了苦頭。

  見杜于明簽名之後,文冠人隨即也在大會趣味競賽那一區上頭簽上自己的名
字,但他的舉動引起康樂股長大聲抗議。

  「冠人,你怎麽可以」隻「參加趣味競賽?我們班的大隊接力、還有兩百公
尺田徑賽,你都不參加嗎?」

  天才文冠人能文能武,是校內兩百公尺紀錄保持人,若不參加田徑比賽,三
年一班很有可能當場就損失兩面冠軍旗幟。

  「抱歉啦!大隊接力跟趣味競賽的時間有沖突,所以我沒辦法參加喔!」

  文冠人笑嘻嘻地拒絕了康樂股長,隔了一段距離緊緊地跟在他的心寶貝身後。

  又到了中午十二點,這是文冠人和杜于明上頂樓午餐約會的時間。

  「今天有什麽好吃的嗎?我已經餓了一節課了……」文冠人摸了摸咕噜叫的
肚子,眼見頂樓四下無人,便自動黏到杜于明身後去一把抱住她。

  「放開啦!要吃就給我乖乖坐好。」推開他擺明了要吃嫩豆腐的手,杜于明
將午餐墊攤了開來。

 杜于明當然沒有錯過剛剛文冠人跟在她之後也選擇參加大會的趣味競賽的

  事,一直甩不掉這個橡皮糖,再加上過沒幾天又要參加校慶運動大會,讓她
有點心浮氣躁。

  還好等一會兒玫瑰會上來跟他們一起用餐,雖然這代表會看到那個總是兇巴
巴的武二,但不用跟文冠人單獨相處全部的午休時間,她緊繃的神經還是松懈了
不少。

  「小寶貝,妳晚上到我家做飯給我吃好不好?這幾天我到武二家去吃晚餐,
總是消化不良,武二那家夥不知哪根筋不對,居然會認爲我對他的玫瑰有興趣,
哼!我像是那種會搶朋友妻的下流人種嗎?真是搞不清楚狀況!」

  由于文冠人的父親與兩位哥哥到歐洲去進行建築考察,順道把他母親帶去遊
覽兼玩耍,趁著這當口便讓家裏的傭人們放長假,所以文家大宅這個星期就隻有
文冠人一個人而已。

  不管是吃的還是穿的,文冠人全都到隔壁的武家大宅去解決,更樂得逍遙家
裏頭沒有大人管他。隻是,武二真的不怎麽歡迎他出現在他們家的晚餐桌上,老
是賞給他特大號白眼。

  「才不要咧!」杜于明回拒。每天放學之後都被他拖去強迫約會,她才沒笨
到乖乖跟他回去哩!文家現在可是空無一人,跟文冠人這個色狼單獨相處會發生
什麽恐怖事情,她可是光想就會臉紅上半天。

  「小寶貝,妳不要這麽無情啦!我現在可是被那群沒良心的家人給棄置在家
的孤兒耶!」文冠人熱情地抱住杜于明的小蠻腰,想要向她求得一個安慰的KI
SS。「妳知道嗎?晚上一個人在家很可憐的耶!又冷清、又無聊,又沒有人陪
我講話……」

  「喂!妳可別真的蠢到相信他的詭計!」突然間,武二如王者般登場,身後
跟著洪政瑰。「妳要是跟他回家去,可是會被這隻笑面虎拐到床上吃幹抹淨!」

  武二的冷哼聲讓文冠人臉上的熱情笑容頓斂,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

  「你們上來幹嘛?不請自來想當飛利浦啊?」文冠人怒極反笑地朝他們做了
個鬼臉。「這裏不歡迎你們?快走、快走……」他揮著手,像趕小狗似的手勢並
沒有嚇退武二和洪緻瑰。

  杜于明也迎向前去,將洪緻瑰拉到餐墊邊坐下來。「政瑰,今天我做了很好
吃的鲑魚飯榈喔!」

  一看到洪玫瑰,杜于明馬上把文冠人撇在腦後,殷勤的將自己做的便當返到
洪玫瑰手中。

  一直不是很敢跟武二講話的杜于明,硬是較不起勇氣遞一份給武二,隻好示
意洪玫瑰代轉。

  「拜托一下,武二,還有玟瑰妳,我跟我的小寶貝現在」正在「約會耶!

  你們不要突然跑出來搶戲分,打擾我們單獨相處的時間好不好?「對于眼前
講不聽的兩位同學,文冠人平常就不怎麽良好的修養,爆發得更爲快速了。

  「吵死了!吃妳的飯團吧!」武二也不情願上來這裏,但他的玫瑰「堅持」,
他隻好闆著臉帶她上來。

  哼!這冠人也真是的,叫嚷個什麽勁啊?還有,到底是誰愛當飛利浦來著?

  對武二來說,文冠人和那個他總是記不起來叫什麽名字的同班同學,才是討
厭的電燈泡。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