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绫的奴棣之路 -02

 (2)爲奴契約
  我們一直到了一個大房間的門前。

  一到房間門口,那個女主人就放開我,像我一樣跪了下來,先在門外恭恭敬
敬地磕了三個頭,然后說:「主人…奴隸豔奴帶新奴隸來請主人檢驗……」說完
后那個女主人看了我一眼。

  我連忙照著她的樣子,磕了三個頭。

  「主人,奴隸…奴隸戶川小绫請主人檢驗……」我怯怯地跟著說。

  但是里面沒有回應,那個女主人卻再也不敢出聲,跪趴在地上挺著屁股等待
著。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里面才傳出一個聲音:「進來吧……」

  「是,謝主人。」那個女主人謙卑地答應了一聲,然后用頭頂開門爬了進去。

  我跟在后面爬進去,里面是一間很大的房間,一個男孩子坐在沙發上,他的
腳邊跪趴著一個奴隸。

  我們一直爬到那個男孩子腳邊,這肯定就是我的主人了,我想。

  我跟那個女主人一齊向主人磕了三個頭,恭敬地說:「奴…奴隸戶川小绫給
主人磕頭……」

  由于沒有得到主人的允許,我不敢擡起頭來,只看到主人的兩只腳,我的心
狂跳起來,因爲終于見到主人了。

  「嗯,你就是新來的奴隸嗎?叫戶川小绫?」主人懶洋洋地問,從聲音聽起
來,主人顯然很年輕。

  「是,主…主人,奴隸叫戶川小绫,請…請主人檢驗奴隸,給小绫賜名……」

  我激動得話也說不完整了。

  「擡起頭來讓我看看,哈哈…你這個小奴隸身材倒是不錯!」主人笑著用兩
根手指夾住了我的一個乳頭,輕輕地撚動著。

  「是,主人……」我擡起頭來,終于看到了主人的臉。

  啊!主人長得很英俊,手上也戴著一個像盈盈那樣的金屬戒指,但是上面的
圖形是一個充滿了威嚴的男人。

  主人的年紀竟然和我差不多,也才只有十六七歲,但是主人眼神里面的威嚴
讓我激動起來,這就是我一生要服侍的主人,我要永遠跪趴在他的腳下,任他玩
弄,供他侮辱!

  「嗯,你倒是長得挺好看,看起來也挺柔嫩的,確實是一個做奴隸的好材料,
把你的臉伸過來,讓我打幾下,看看手感好不好?」主人一邊說一邊用手捏住我
的臉頰,輕輕地揪了幾下。

  「是,主人……」我小聲地答應,然后就馴服地仰起臉,把自己的臉伸到了
主人用手打起來最方便的地方。

  「請…請…主人打奴隸的臉!」我覺得自己的臉在發燒,似乎不相信自己能
說出這樣侮辱自己的話似的。

  「噼!叭!」主人的手掌開始落在我的臉上,打得很響。

  「啊…疼…嗚嗚……」我被主人打得哭了起來,紅嫩的臉頰漸漸腫起,但是
我仍然不敢把自己的臉動一動,並努力使自己的臉總是保持在主人擊打起來最方
便的地方。

  「很好,這條臭母狗的臉打起來真是很舒服呀!哈哈……」看起來主人對我
的臉的柔嫩程度很滿意。

  「謝謝主人…擊打奴隸…母狗的臉……」我向主人磕頭道了謝。

  「嗯,現在你這條母狗來舔你的主人的肉棒吧!哈哈…用你處女的嘴!」主
人看著我羞怯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是,主人。」我爬到主人的裆里,第一次看到了男人的肉棒。

  雖然我以前曾無數次幻想過男人的肉棒是什麽樣子,但是我一見之下,還是
嚇了一跳。

  我試探著把主人的肉棒含進嘴里,感覺它是那麽柔軟,和我以前所想像的完
全不一樣,主人的肉棒很大,塞滿了我的整張嘴。

  「嗯…嗯……」我輕輕地把頭上下移動了幾下,就感到主人的肉棒在我的嘴
里迅速地膨脹,于是我大膽地動起來,照著主人的命令,我開始了笨拙的口交。

  「唔唔…嘔…嘔……」主人的肉棒硬得像個棒子了,直頂著我的嗓子眼。

  「現在趴好!挺起你的屁股,掰開你的陰唇!你的陰部還夾著手絹吧?把它
在你的陰部底下鋪平!」主人一邊說一邊把肉棒從我的嘴里抽了出來。

  「是,主人。」我知道,我馬上就要喪失處女了,我處女的陰孔將第一次被
主人插入,一想到這些,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我張開雙腿,手絹從我的陰部掉了下來,我按照主人說的把它鋪在了自己的
陰唇下面。現在我明白手絹的用途了,它肯定是用來接住我處女的鮮血的。

  「請主人插入奴隸的處女陰孔!給…給奴隸開苞!」我挺起屁股用手掰開了
陰唇,羞恥地說著,臉漲得通紅。

  主人將肉棒頂在了我的肉洞口。

  「撲哧!」陰部傳來羞恥的聲響,我感到自己薄薄的處女膜馬上就被主人堅
硬的肉棒撕裂了。

  「啊……」一陣陣難已抑制的疼痛使我大聲哭叫起來。

  我感覺到自己那窄小的肉洞口在緊緊地箍著主人的肉棒,那里已經被撕裂了。

  我的處女膜已經被撕裂,從那里面流出處女的鮮血。鮮血一滴滴地滴在已經
鋪好的手絹上,把手絹染得一片通紅。

  「主人…疼…啊……」主人的每一次抽動,我都會疼得皺著眉哀叫。但是我
仍舊按照主人的命令使勁地用手掰著自己的肉洞口,讓主人在我那窄小的陰孔中
插得更加舒服。

  「插起來感覺還不錯,現在該爲你處女的屁眼開苞了!掰開你的屁眼,看看
那里怎麽樣!」主人抽插了一陣之后,把肉棒從我的肉洞里面抽了出來,然后告
訴我他要使用我的屁眼。

  「是,主人…啊……」主人的肉棒在我剛剛掰開自己屁眼的時侯就插了進去,
他一邊用力地插我的屁眼一邊用手揉搓著我的乳房。

  「啊…主人……」我大聲叫著,身子不由自主地弓起。

  我的屁眼更加窄小,我使勁地掰著自己的屁眼,以便于主人插起來更加舒服,
而我的疼痛也能稍稍減輕一些。

  「嗚嗚,主人…奴隸…母狗太幸福了……」雖然我在被主人插的過程中感覺
到的只有疼痛,但是我還是感覺到自己很幸福。因爲看起來主人還是很喜歡插我
的,這使我幾乎已經肯定能成爲主人的奴隸了,我的夢想就要實現了。

  被插屁眼的感覺實在是難受極了,我不停地哭叫著,眼淚一滴滴地滴在地上,
但是心里卻感到一陣陣莫明其妙的興奮。

  主人的抽插了一陣我的屁眼之后,就把肉棒從我的屁眼里面抽了出來。由于
長時間地被撐開,我的屁眼已經合不上了,它大張著口,露出里面粉紅色的肉體,
顯示出剛被主人開過苞的模樣。

  「很棒的奴隸材料呀!該爲你處女的尿道開苞了!掰開你的尿道吧!讓你的
主人插進那里面!哈哈……」主人開心地笑著,看來他對我的身體感到很滿意。

  「啊!主人,那…那里!……」我嚇得哭起來,羞恥得通紅的臉看上去更加
紅豔可愛。我從來沒有想過連我的尿道也要被主人開苞。我想像不出自己的尿道
那麽細小,主人的肉棒怎麽能插得進去。

  「啪!」我的臉上被主人重重地打了一巴掌。

  「臭母狗!快點!」主人生氣地不停地扇我的臉。

  「是,主人……」我還是馴服地連忙用手掰開了自己的尿道口,臉已經被主
人扇得腫了起來。

  「啊…主…主人……」當主人把肉棒頂在我的尿道口上時,我恐懼得渾身都
在顫抖。

  「啊!…啊!……」主人開始把肉棒使勁地往我的尿道里面捅,這讓我疼得
涕淚橫流,但是主人的肉棒還是根本插不進去,相對于主人巨大的肉棒來說,我
的尿道口實在是太窄小了。

  主人並不在意我難以忍受的哭叫,而且並不急于插進我的尿道里面去,他一
點點地,一下輕一下重地向里面插,我感到主人的肉棒正在一點點地進入到我的
尿道里面,看來主人對于插奴隸的尿道是很有經驗的。

  「這個小尿道很緊呀!」主人笑著,肉棒一點點地向里進入。

  「主…嗚嗚…主人……」我感到自己的尿道口已經被撕裂了,那里面流出殷
紅的處女的血。雖然疼得厲害,但是我還是一動也不敢動,只能挺著屁股任由主
人一點一點地把肉棒插入自己的尿道。

  主人的肉棒已經完全地插進我的尿道里面了,我感到疼痛鑽心,那種滋味實
在是太難受了。

  「你這條母狗自己來動吧!」主人笑著命令我,看來主人想讓我移動來滿足
他抽插奴隸尿道的樂趣。

  「啊!是……」我吃了一驚,但還是馴服地把身體前后移動起來,使主人的
肉棒在我的尿道里面不停地抽插。

  「啊…疼死了!…啊!…嗚嗚…主人…嗚……」我實在忍不住自己的眼淚,
每當主人的肉棒插到我的尿道底部時,我都會疼痛得渾身顫抖。雖然明知道會疼,
我還是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移動身體迎接這種難以忍受的疼痛,這種滋味實在是
太令人感到屈辱了。

  「好!…行了!…哈哈…停止吧!……」主人用肉棒在我的尿道中插了很長
時間,直到我感到自己快要忍受不住的時候,主人突然笑著叫我停下來。

  「啊…是…主人……」我趕快按照主人的命令把自己移動的身體停止下來。

  主人很快地在我的尿道里面抽插了幾下,然后猛地把肉棒抽了出來。

  「臭母狗…快去吞主人的精液!……」帶我來的那個女主人提醒到。

  我趕緊轉過身子,用自己的嘴含住主人的肉棒,然后快速地上下抽動。

  突然,一股股熱乎乎的腥臭液體射進我的嘴里。

  「嗚…嗯嗚……」我知道主人賜予的精液奴隸是一定要吞下去的。我大口大
口地拼命吞咽,終于把主人射入我嘴里的精液全都吞了下去。有一些精液溢在我
的嘴邊,我用舌頭把它們輕輕地舐進嘴里。雖然精液又苦又腥臭,嗆得我總是想
嘔吐,但是我還是覺得很滿足。

  主人射完后,我用舌頭輕柔而仔細地把主人的肉棒舔干淨,然后乖乖地低下
頭跪趴在主人腳邊。

  「…奴隸…母狗…謝謝主人…謝謝主人檢…檢驗奴隸…母狗…給…給母狗開
…開苞!…嗚嗚……」我謙卑地給主人磕頭,臉已經羞恥地貼到了地上。

  「哈哈…好!…該尿尿了!…哈哈……」主人突然揪住我的頭發使我擡起頭,
又把肉棒塞進了我的嘴里。

  主人竟然在我的嘴里尿起尿來。

  「嗚嗚…嘔…唔唔…唔…嘔……」尿液的腥臭味讓我惡心得流出淚來。我不
敢吐出,主人賜予的尿液奴隸一定要喝下去的。我使勁地咽著,屈辱的眼淚不斷
地流下來。但是在同時,我又感到一種被主人侮辱的快感,我的乳房變得硬挺,
下體的小洞也變得濕答答的。

  喝完主人的尿后,我再次把主人的肉棒仔細地舔干淨,然后規規矩矩地跪趴
到了一邊。

  「好喝嗎?…臭母狗!……」主人笑著問我,好像是故意要羞辱我。

  「好…好喝…主人…奴隸…母狗…謝謝主人…在奴隸…母狗嘴里…尿…尿尿
…嗚嗚……」我莫明其妙地竟然又感到一陣委屈。

  「嗯…不錯…你這個奴隸還是挺懂事的…哈哈!…嗯…該給你起個名字了!
……」主人一邊笑一邊說。

  「是…主人…奴隸…母狗…小绫請主人給…奴隸賜…賜名…以便侮辱…奴隸
…奴隸小绫…嗚……」主人還沒有給我起名字。每一個奴隸都要請主人給自己起
一個侮辱性的名字,來表示奴隸願意接受主人任意的侮辱和玩弄。

  「嗯…叫什麽呢?…你總是自稱母狗…你就叫母狗吧!…哈哈!…母狗這個
名字太好了!……」主人歪著頭想了想,就笑著說道,看起來他對于給我起的這
個名字感到很滿意。

  「是…主人…奴隸…母狗戶川小绫…又叫母狗…謝謝主人…嗚嗚…嗚…奴隸
…母狗不知道…怎麽感謝主人…母狗小绫一定會好好侍候主人的…謝…謝謝主人
給奴隸小绫起…起母…母狗這個名字……」我跪趴在地上激動得又哭了起來。

  「好了…現在你通過檢驗…已經能成爲正式的奴隸了…你跪在主人面前掰開
自己的陰唇讓主人看…向主人發誓…願意永遠侍候主人…任由主人任意玩弄…忠
實地服侍主人……」帶我來的女主人跪在旁邊說。

  我照著她說的做了。我在主人面前跪好,用力張開腳,用雙手撐開自己的秘
部,讓主人看那里面紅嫩的肉體和我陰部上方被剔除陰毛后刺上的花紋字——奴
隸戶川小绫。

  我的肉壁很薄,陰蒂在我被這樣強烈地侮辱下明顯地腫脹起來。

  「…奴隸…戶川小绫…別名母狗…發誓一生當主人馴服的奴隸!…忠誠地服
侍主人…供…供主人任意玩弄…奴隸…奴隸小绫的身體…身體及一切…均是主人
享樂的道具…不管…不管主人對奴隸小绫做什麽…小绫這…小绫這條母狗都願意
服從…不管…不管主人要母狗小绫做…做什麽…小绫都…都願意去做…母狗小绫
願意…願意挨主人…弄……」

  契約完成,我這條母狗和主人的關系正式確立了。從此以后,我真正成爲了
一個主人的馴服的奴隸,一條跪趴在主人腳邊的忠實的母狗。

  「好了…現在你告訴母狗她要做些什麽吧!……」主人舒服地坐在沙發上吩
咐著一直跪趴在一邊的帶我來的那個女主人。

  「是…主人……」那個女主人答應了一聲,轉過身對我說:「母狗…現在由
我來告訴你做爲一個奴隸應該做的事……

  你的嘴、肉洞、尿道和屁眼必須永遠對主人敞開,你已經不再擁有對自己身
體的控制權利,包括你的嘴、肉洞、尿道、乳房和屁眼,它們將由主人來掌管,
它們的打開閉合和改變甚至于剔除將全部由主人來決定。

  你必須隨時保持等待主人使用或命令的姿勢,即跪趴在地上,高高挺起自己
的屁股,以頭觸地,用力使自己的陰唇向外突出,並用手掰開自己的屁眼。

  你絕對不可合攏你的嘴唇和陰唇,過一會兒將在你的下體內塞進振動棒,將
你下體的孔道撐開。這是爲了讓你下體的孔道更方便地被主人所使用。因爲它們
屬于主人。

  當主人命令你做他喜歡的事情時,你要照辦。主人可以用他喜歡的任何方式
使用你。當主人要鞭打你時,你要服從。你還要在夜間接受例行的鞭打。

  在夜里你要跪在床上睡,你的雙手和身體將會按主人所喜愛的方式鎖起。你
要時時刻刻記住,你並不是自由的,你是完全受主人的力量支配的。

  一會兒你的中指上將要戴上一枚戒指,它是你奴隸地位的向征,也是一個奴
隸們公用的標志。除了我們的主人之外,其它地方也有像主人這樣擁有奴隸的主
人,他們都認得這個標志。你有時可能會奉主人的命令外出,其他的主人們看到
這標志就會知道,不論你身處什麽樣的公共場合,你都只是主人的一個奴隸。

  其他的主人們也會佩戴這樣的標志,就像我們的主人佩戴的一樣。當你看到
佩有這標志的人時,無論你身處什麽樣的公共場合,你都必須立即下跪給這個主
人行磕頭禮,並在主人放開你前一直保持跪姿,還要接受主人施予你的隨意虐待
和使用。無論在什麽樣的場合,只要誰發現你有一點不馴服,你會立即受到懲罰
……」

  「是…主…主人…主人…奴隸願意接受主人對我做的任何事!…母狗…小绫
…太…太幸福了…主人…主人…唔唔…嗚嗚……」我不停在地上給主人磕著頭,
羞澀而喃喃地叫著主人,激動得哭了起來。

  我慢慢地跪爬到主人裆里,無限感激地再次用嘴含住了主人肉棒,從上到下
輕輕地舔舐著。接著我跪趴在主人腳邊,伸出舌頭舔主人的腳趾。

  我舔了很長時間,才慢慢地跪趴到一邊。

  「母狗…現在你在沾滿你處女鮮血的手絹上簽上自己的名字吧!…哈哈…要
先用舌頭舔一舔手絹上面你自己流出來的處女的鮮血!……」主人笑著把一支很
粗的筆扔到地上。

  「是…主人……」我輕聲答應,撿起地上的手絹,馴服地伸出舌頭,輕輕地
舔著手絹上面的鮮血,血有一股鹹鹹的腥臭味,這就是我喪失處女的證明呀!

  「啊?……」在舔手絹的時侯我才發現在手絹的左上方有一行小字:奴隸家
畜被主人開苞時專用。

  我拿起筆,毫不猶豫地在手絹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主人的家畜——奴隸—
—母狗戶川小绫。

  「奴隸…母…母狗已經簽好了!…請…請主人驗收……」我用雙手捧著簽好
名字的手絹遞給主人,這手絹表明,我心甘情願地把自己的處女奉獻給了主人。

  「哈哈…好……」主人接過手絹,笑著扔在了茶幾上。

  「嗯…謝…謝謝主人…奴隸…母狗終于…能夠…侍候主人了……」我對主人
充滿了感激。

  「現在你們滾出去吧!等你這條母狗被馴好了再來見我!哈哈…母狗…你的
振動棒用最大號的…把屁眼和肉洞撐大點!它們太窄了!快滾吧!哈哈……」看
來主人對一個自己的奴隸還是不屑一顧。

  「是…主人……」我和那個女主人齊聲答應著,然后一齊轉身跪爬了出去。

  我們又跪爬回了化妝室,這時那個女主人站起來,而我仍然要馴服的跪趴在
地上。

  「嗯…好…現在我不得不告訴你…下面你的子宮里將被塞進一個棘藜球…它
是一種避孕工具!塞進后就再也不能取出來了!因此你將永遠被剝奪生殖的權利!
當然這是主人所擁有的權利…你只能服從…這個棘藜球將時時刻刻刺痛你的子宮
…使你無時無刻不記得自己只是一個奴隸…是隨時準備好等待主人使用的…好了
…現在開始安裝吧……」那個女主人說道。

  「啊?爲什麽?奴隸…都…都是這樣的嗎?…女主人……」我幾乎呆住了,
高高挺起的屁股因爲害怕而不住地顫抖。我才剛剛十六歲,生殖的權利就永遠被
剝奪了!

  「是的!…你不用爲此而感到難堪…每個奴隸都要被塞入棘藜球!…包括其
它的東西…每個奴隸被裝上的東西都是同樣的!我們也不例外…這棘藜球每當我
們這些奴隸移動身體時就會刺痛得更加厲害!……」女主人說話時神色顯得很黯
淡,看來她也時時刻刻在被棘藜球折磨著。

  「啊!…是…請…請女主人爲奴隸小绫塞…塞入棘藜球吧!……」雖然我感
到很驚異,但是我還是馴服地接受了。

  身爲奴隸,我是沒有反抗的權利的。我謙卑地跪在地上挺起屁股,用手使勁
地掰開自己的陰唇,等待著女主人將支撐器塞入我的陰孔。

  「啊…嗚嗚…疼…小绫…母狗疼……」我大聲慘叫著,支撐器已經深深地插
入我的陰孔,並且猛地張開。我的肉洞里面劇烈的痙攣著,因爲我的肉洞本來非
常窄小,所以一下就被撕裂了。

  一個女主人把棘藜球拿出來。這是一個布滿尖銳的刺的銅球,有雞蛋那麽大。

  「啊…不要…女主人…求求您…奴隸…小绫…不要……」我一看見那些尖刺
就害怕得渾身顫抖起來,拼命扭動身體想抗拒這圓球塞入自己的陰孔。但是我內
心又不得不承認,雖然我恐懼得渾身發抖,雖然我的肉體在拼命反抗,可是我內
心卻隱隱地想要這尖刺刺穿我的肉體。

  「嗚…嗚嗚…嗯……」一個女主人使勁用腳踩住我的頭。另一個女主人把棘
藜球塞入了我的陰孔。

  「啊…啊啊…疼死了…唔…嗚嗚…啊……」尖刺一齊刺入了我陰孔內那柔嫩
的內壁,棘藜球刮得我的肉洞內出現了一條條的血痕。

  「啊…不要…奴隸…奴…小绫…受不了了…女主人…真疼啊…啊…饒…饒了
母狗吧…啊…讓母狗…小绫吃屎吧…不要了…嗚嗚…小绫願意吃屎…饒了母狗小
绫吧…嗚嗚……」我胡亂地慘叫著。一個女主人把手伸入我的陰孔,拿住棘藜球
用力向我的子宮口塞進去。雖然我不停地哀叫,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一個奴隸,所
以在我的身體里面安裝什麽東西並不需要征得我的同意,對我來說,只要是主人
願意對我做的事,我都無權阻止,我只能服從。

  「啊…不要…嗚嗚…疼……」由于棘藜球實在太大,上面又築滿了尖刺,所
以盡管我慘叫連連,還是只塞進了三分之一,剩下的棘藜球卡在我的小小的子宮
口,無論怎麽用力也塞不進去了。

  女主人把一根木棒插入我的肉洞,頂住卡在我子宮口的棘藜球,用手敲擊木
棒的另一頭,把棘藜球用力地向我的子宮里面頂。

  「啊…不要啊…啊…啊啊…嗚…疼…女主人…疼…饒了母狗…小绫吧…奴隸
…受不了了…啊啊…啊…嗚嗚…小绫吃屎…吃屎還不行嗎?…啊…嗚…嗚嗚…疼
啊…嗚…啊…疼死了…快…快給母狗小绫…吃…吃屎吧……」我的頭還被另一個
女主人踩在腳下。

  「撲哧!…啊!……」隨著我一聲慘痛的哭叫,棘藜球終于被頂進了我的子
宮里面。

  「啊…總算行了……」那個女主人松了口氣,把木棒從我的肉洞內抽了出來,
這時我已經疼得不能幾乎不能動了。

  「啊…嗚嗚…啊啊…小绫…下體…疼…嗚…嗚嗚……」我嗚咽著。子宮內到
處都刺滿了尖刺。我疼得總想扭動身體,但只要身體輕輕一動,下體就被尖刺扎
得劇烈的疼痛。我疼得再也不敢亂動了,跪在地上一邊呻吟一邊嗚嗚地哭。

  最讓我恐懼的是,這種疼痛將從我十六歲爲奴開始,伴隨我的一生。它將無
時無刻不刺痛我的子宮,帶給我難以忍受的疼痛。當然了,這也使我牢牢地記住
了自己的奴隸地位。

  「咱們現在給她插上振動棒吧。這樣咱們的任務就完成了。」一個女主人說。

  「振動棒?…女主人…那是什麽東西?………」我疑惑地問。我記得女主人
和主人都對我說過的。

  「奴隸要插的…就是…就是我下體的這個…棒上有尖刺,可以時時刻刻地刺
痛我們奴隸的下體…這些振動棒是可以遙控的…遙控器在主人手中…每個振動棒
都有編號…遙控器上也有…無論我們這些奴隸在哪…哪里…只…只要主人在遙控
器上按下我們哪個奴隸的振動器的編號…哪個奴隸被插入的振動棒就會振動起來
…一會兒你就會體會到這種振動了…因爲在受馴期間…你的振動棒是不停振動著
的…你要記住…奴隸是無時無刻不受主人的控制的…你的下體被插入電動棒后…
你就可以去受馴了……」另一個女主人指著她自己下體秘部露出一點小頭的那些
東西說。她說話的時侯不停地顫抖,似乎很害怕自己的振動棒地突然振動起來。

  「是…是嗎?…奴隸…倒是有…有點喜歡這個東西…快…快點給母狗…小绫
插上吧……」一想到自己不知道什麽時侯就會被秘部插入的振動棒弄得難受起來,
時間完全由主人來控制,我就感到自己興奮起來。

  遵照主人的吩咐,我的振動棒要用最大號的。

  女主人拿出的是兩個大號的和一個小號的。看到振動棒的樣子,我才有點害
怕起來。它們太粗大了,樣子有點像保齡球,上粗下細,但是最下端卻又大一點,
看來是防止滑進去的。最可怕的是,它們上面全是橡膠的尖刺。我不明白爲什麽
要用三個。

  「女…女主人…爲…爲什麽是三…三個呢?…奴隸的肉洞…屁眼…還有什麽
地方嗎?………」我感到自己越來越緊張,說話的聲音也開始變得顫抖起來。

  「蠢驢!…你尿尿的地方…你的尿道!……」女主人干脆地答道。

  「尿…尿道?…撒尿的地方?…嗚嗚…那…奴隸怎麽撒…撒尿呢?……」我
嚇哭了。

  「快點母狗…掰開你的陰唇…我們先來堵住肉洞……」女主人沒有理我,只
是吩咐我掰開自己的陰唇。

  「嗯…是,女主人……」我順從地掰開了陰唇,恐懼地等待著振動棒的插入。

  「啊!…啊啊…疼啊!…奴隸…小绫受不了了……」我大聲地叫喚著,請求
女主人能夠輕點往里插。盡管在被極大的侮辱后我的私處流了很多蜜液,但女主
人塞了半天,才塞進去了一點點,我的私處太窄小了,爲此我覺得自己難堪極了。

  其實我是喜歡這大號的振動棒的,我知道只有自己的肉洞和屁眼被撐大了,
主人才會在使用的時侯感到更舒服和方便。

  「啊!…啊…嗚嗚…啊…唔嗯…疼…女主人…慢點…疼…奴隸…小绫疼得…
受…受不了了…啊!……」我疼得眼淚都流了下來,哭叫著使勁掰著陰唇配合著
振動棒的插入。那被主人檢驗時撕裂的肉洞口裂得更大了。

  「啊啊啊…疼…啊…撲…撲哧!…啊!…嗯唔…嗚嗚……」在我的大叫聲中,
振動棒終于塞了進去。我覺得肉洞內好像有無數的尖針在扎自己那柔嫩的內壁,
使得我不住地呻吟哭泣起來,這是振動棒上的尖刺的作用。當我的下體輕輕一動
時,這種感覺突然劇烈起來,疼得我不由自主地摳住了自己的肉洞,大聲呻吟起
來。我很想把這振動棒拔出來,但是卻不敢。

  「嗚嗚…奴隸…母狗…謝謝女主人…嗚嗚…請…請女主人給…母…母狗塞…
塞屁眼中的振動棒…嗚嗚…嗚嗚……」盡管我疼得不停地呻吟,但我還是哭著向
女主人道了謝。

  屁眼的這根更難塞,我的屁眼比肉洞還要窄,可是振動棒卻一樣大。

  但是我相信,一定能塞進去的。主人是對的,正因爲我的屁眼和肉洞很窄小,
才需要大號的振動棒把它們撐得大一點兒。我從心底里感激主人。

  「…請…請女主人插吧…奴隸…母狗…已經掰好自己的屁…屁眼了!……」

  我很快掰開了自己的屁眼,等待著女主人把振動棒塞進去。

  「啊…嗚嗚…疼啊…疼死了…女主人…母…母狗…啊…受不了了…不要啊…
嗚嗚…疼…嗚嗚…讓奴隸吃口屎吧!…嗚嗚…嗚…奴隸真想吃屎啊…啊…疼死了
…啊…嗚嗚……」我淒慘地大聲哭叫著,但是女主人費了很大的勁,卻怎麽也塞
不進去。

  我都疼得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母狗…你用手扶住振動棒…哈…你要疼一下了…我來把它踹進去!……」

  一個女主人幸災樂禍地笑起來,一邊說一邊站起身。

  「…啊!…不要…女主人…奴隸…母狗小绫…真會疼死的…不要啊…饒了小
绫這條母…母狗吧…奴…奴隸小绫給…您磕頭…饒了母狗吧…還是慢慢給…母狗
塞吧……」

  「咚!…咚……」我拼命在地上給女主人磕頭。

  我驚恐極了,不敢相住這是真的,我的屁眼肯定會被撐裂的。我想。

  「哈哈!…你這條臭母狗!…難道還要奴隸教主人怎麽做嗎?…母狗!…把
臉伸出來!……」女主人訓斥我。

  「是…女主人!……」我害怕起來,恭順地把臉伸出去,我知道女主人是要
扇我的臉。

  「啪!啪!…啪!…啪!……」手掌打在我的臉上發出清脆的響聲。我始終
把臉努力向前伸著,一動也不敢動,任由女主人擊打。

  「哈!…懂了嗎?…奴隸是不能違抗任何命令的!……」女主人打完后笑了
起來。

  「是…是…奴隸,母狗懂了…嗚嗚…小绫…母狗…再也不敢了…謝謝女主人
…懲…懲罰小绫這條母狗…母狗錯了…嗚嗚……」我卑賤地說著,強忍內心的屈
辱。

  「嗯…對了…這才像個奴隸的樣子…看起來以后要好好地馴一馴你才行!…
…」振動棒遞到了我的手里。這次我馴服地把它抵在自己的屁眼上,用雙手扶好
了。

  「女…女主人…小绫…母狗頂好了…請…請女主人踹…踹吧…嗚嗚……」盡
管剛剛挨了女主人的教訓,我還是被即將要忍受的疼痛所帶來的恐懼弄得渾身顫
抖。

  「撲哧!……」振動棒一下子被女主人用腳踹了進去。

  「啊!…疼啊……」劇烈的疼痛讓我幾乎暈了過去。我大叫了一聲,拼命地
用手揪住了自己的陰部,振動棒已經緊緊地塞在了我的屁眼里。

  我的屁眼被撐裂了。

  「小绫…母狗真疼啊…嗚嗚…奴隸的屁眼裂…裂了…嗚嗚…疼…嗚…嗚嗚…
嘩…嘩嘩…奴隸…奴……」我竟然疼得小便失禁了,黃色的尿液淌了一地。

  「哼!…沒用的母狗!…自己尿出來的要自己處理…哈哈!……」兩個女主
人笑著。

  「是!…女主人…奴隸…母狗…真沒用!……」我羞慚地轉過身,伸出舌頭
一點點舔著自己撒出的尿。尿很多,我舔了很長時間才舔干淨。

  「嗯…好了…母狗…現在來插你尿道的那根!……」

  「嘔!…是!…女主人…小绫母狗馬上把尿道掰開……」我的眼里溢滿了淚
水。

  「啊!…不行…太疼了…啊!…奴隸,母狗…受不了了……」我使勁用頭撞
著地,要在尿道這樣一個小孔里塞進一根振動棒實在是太難了。雖然我已經努力
地把尿道的小口掰到了最大,但還是塞不進去。

  「疼…疼啊…啊…女主人…奴…奴隸母狗…小绫…已經…掰…掰到最大了…
請…啊…請女主人…用力塞…嗚嗚…啊…嗚……」

  女主人塞了半天,最終還是塞不進去。

  「母狗…還是用剛才的辦法吧…把振動棒扶好!……」女主人說道。

  「是…女主人…可…可是…小绫母狗怕…怕……」盡管我怕得厲害,但還是
不得不用手扶好了振動棒,並且還用力地努出陰部,好讓女主人踹起來更方便些。

  「啊!…啊!…哧!…疼啊…啊…母狗…疼死了……」振動棒終于塞進去了。

  三根振動棒全部塞好了,我的尿道、屁眼和肉洞也全部被撕裂了。即使我的
下體不由自主的抖動,也會給我帶來體內難已忍受的疼痛和麻癢。

  「母狗…現在告訴你…塞入你體內的振動棒只有在主人使用你的時侯和早晨
你清潔身體時才可以取下…其它時間沒有主人的命令不可以自己取下!…即使這
時你有排泄的需求…那也必須要征得主人的同意…主人不同意時則必須等到早晨!
…而這一段時間必須憋著!…哈哈…以后振動棒要由你自己來取下和重新塞好!
…明白了嗎?…」

  「嗚…是…女主人…小绫記…記住了!…母狗是…是不是該去受馴了?……」
我跪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問。盡管承受了難以忍受的痛苦,但是我喜歡自己所
受的侮辱,我想早點受到主人的玩弄。

  「嗯…快了…現在你跪好…挺出你的陰部…用雙手用力掰開你的肉洞…母狗
…就像對主人發誓時那樣!……」

  「是…女主人……」我馴服地照做了。

  「啪!…啪!…啪啪!……」女主人拿著一個拍立得相機,對著我拍了幾張
相。

  「好…現在換一個姿勢!…嗯…翹起一只腿吧!…哈哈……」女主人吩咐我。

  「啊…是…女主人……」我聽話地跪在地上,翹起了自己的一只腿,我現在
的姿勢看起來就像是一只正在撒尿的母狗。

  「啪!…啪!啪!……」女主人不停地讓我變換姿勢來給我照相,我不知道
爲什麽還要給我照這些裸體的相片,申請做奴隸時要給主人看的相片都已經照過
了,但是我只是個奴隸,不管要我做什麽,我都必須服從。

  女主人一直照了足有一百多張相片后才停止。

  「行了…現在你在每一張相片上都簽上『一生跪趴在主人腳邊的馴服地奴隸
和母狗——主人的家畜母狗戶川小绫』這樣的名字!……」女主人說著把一沓厚
厚的相片扔給我,由于這次用的也是拍立得的相機,所以相片馬上就出來了。

  「是…女主人……」我照女主人說的,在每一張相片的底部都簽上了字,由
于在每張相片上都要寫二十幾個字,所以一直簽了一個多小時,我才全部簽完。

  每張相片拍得都特別漂亮,我紅紅的陰唇和同樣羞得通紅的臉頰映在一起。

  還有那陰孔里被插入的粗大的振動棒。

  「嘿…行了…在這張紙的空白處分別簽上你的名字!……」女主人說著遞給
我一張紙。

  「是…女主人……」我接過紙,分別在上面和下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主人
的家畜——母狗戶川小绫。

  接著我看了紙上的內容,上面寫的是:

  ×××××××××××××××××××××××××××××××××

               爲奴契約

  主人:松山德樹奴隸:主人的家畜——母狗戶川小绫(我的簽字)

  奴隸母狗小绫,在16歲時自願成爲松山德樹主人的奴隸和家畜,願做松山
德樹主人的一條馴服的母狗,忠實地跪趴在松山德樹主人的腳邊。

  奴隸母狗小绫願意將自己的身體奉獻給松山德樹主人,供由松山德樹主人任
意驅使和玩弄。奴隸母狗小绫的所有權爲松山德樹主人,松山德樹主人可以任意
地玩弄母狗小绫,並且擁有將母狗小绫出售或贈送給任何人的權利。

  如母狗小绫被出售或贈送,購買人或受贈人立即成爲母狗小绫的新主人,新
主人擁有松山德樹主人以前所擁有的對母狗小绫的所有權利。

  母狗小绫自願將自己身體的控制權奉獻給松山德樹主人,松山德樹主人可以
隨意控制母狗小绫的身體的欲望,母狗小绫不再有控制自己身體欲望的權利。

  由于母狗小绫是松山德樹主人的奴隸和家畜,所以母狗小绫的一切財産和物
品的所有權均爲松山德樹主人,自母狗小绫爲奴之日起,母狗小绫必須把自己的
所有財産和物品無條件奉獻給松山德樹主人,交由松山德樹主人任意支配和使用。

  自母狗小绫爲奴之日起,母狗小绫的媽媽的所有權也屬于松山德樹主人,松
山德樹主人有權將母狗小绫的媽媽做爲松山德樹主人的奴隸和家畜。如母狗小绫
有姐妹,其所有權也均屬于松山德樹主人,松山德樹主人也有權讓母狗小绫的任
意姐妹做爲松山德樹主人的奴隸和家畜。

  奴隸母狗小绫自願發誓,一生做服侍松山德樹主人的奴隸和家畜,忠誠地侍
候松山德樹主人,接受松山德樹主人對母狗小绫的任何玩弄,服從松山德樹主人
的任何命令。

  母狗小绫一旦爲奴,即成爲松山德樹主人的家畜,不再擁有做人的權利,也
不能要求松山德樹主人將她看做人來對待,這一點母狗小绫自願承認。

  自此契約簽訂之日起,母狗小绫終身成爲松山德樹主人的奴隸和家畜。

  主人簽字:松山德樹奴隸簽字:主人的家畜——母狗戶川小绫

  ×××××××××××××××××××××××××××××××××

  「女主人…奴隸…母狗簽完了!……」簽完字后,我把紙遞還給了女主人。

  「行了…現在該給你戴上戒指了!……」女主人拿出一枚戒指戴在我的手上。

  戒指很顯眼,上面也雕刻著奴隸跪趴在地上的圖形。戒指很緊,費了很大的
力氣才戴了上去。而一旦戴上就難已取下,這便是我淪爲奴隸的標志。

  『我什麽時侯才能被鞭打啊?』我不禁向往起來。

  「現在你先跪趴在這時等著!…一會兒會有人牽你去衛生間!……」一個女
主人說著走了出去。

  「啊…是…女主人……」我不知道爲什麽要牽我去衛生間,但是我沒敢問。

  我保持著跪趴的姿勢,一動也不敢動。

  過了很長時間,才有一個女主人進來牽起我脖子上的鎖鏈,讓我在后面跪爬
著跟我走。

  「唔唔…唔……」我剛一移動,便覺得一直沈重地墜在我子宮里時時刺痛我
的那個棘藜球刺得我的子宮針扎般地疼,使得我的陰唇也不斷地索索抖動,那些
振動棒也弄得我非常難受,但我強忍著沒敢大聲呻吟。

  「母狗,現在牽你去衛生間,你白天就在衛生間里工作,到晚上才能回到自
己的房間!」女主人一邊牽著我走一邊說。

  「是…是…女主人……」就這樣,我跪爬著被女主人牽了出去,我真的像是
一條母狗了。

  隔壁就是衛生間。

  到了衛生間門口的時侯,我看到了一個被拴在馬桶邊上的奴隸,她跪趴在那
里一動也不動,顯得很馴服。

  聽到女主人進來的聲音,她擡起頭,又馬上磕頭。

  「奴隸…盈盈…挨…挨弄給女主人磕頭!……」我耳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盈盈!…你真的也是奴隸!……」雖然我早就猜想到了,可真正見到盈盈
赤裸著跪趴在馬桶邊的樣子時,我還是感到很驚異。

  「嗯…小绫……」盈盈小聲答應著,沒有再說話。

  「嗯…盈盈…看來你對主人給你起的挨弄這個名字很喜歡呀!……」女主人
笑著說。

  「…是…女主人…奴隸盈盈…又叫挨弄…奴隸喜…喜歡挨弄……」盈盈的聲
音越來越小,眼眶中含滿了屈辱的眼淚。

  「哈哈…你們真是兩個好奴隸!…母狗…你在這張紙上簽上你的名字!……」

  女主人一邊說一邊又把一張紙遞給了我。

  「是…女主人……」我看也沒看就簽上了名字:奴隸家畜——母狗戶川小绫
「好…母狗…一會兒叫挨弄告訴你這張紙是做什麽用的吧!……」女主人把我簽
完名字的那張紙收了回去,但是卻又扔給了我一份副本。

  「挨弄,你告訴小绫這條母狗該做什麽!一會兒我會再來把你牽走,你的受
馴結束了!」女主人說完后就走了出去,在出去前她把我脖子上的鎖鏈也拴在了
馬桶邊的鐵環上。

  「是…女主人…挨弄…謝謝女主人!……」盈盈顯得很激動,這是因爲她馬
上就可以去侍候主人了。

  「盈盈…你…你真的也是奴隸?……」我好奇地問。

  「是…是的…小绫…我…我剛受馴的時侯就想到你了…于是…于是我就把你
也帶來了…我本來想把你騙來的…但沒想到…你…你竟然首先對我說了你想做奴
隸的願望!…對…對不起…小绫……」盈盈不好意思地說,她的臉漲得通紅,好
像和我一起被拴在馬桶邊使她感到很不習慣。盈盈本來是個內向的小姑娘。

  「不…盈盈…其實…其實我應該謝謝你…這…這本來就是我的願望…咱們可
以一起侍候主人…這多好呀!…其實…其實你帶我來的時侯我就想到你也是奴隸
了!…只不過我不敢確定…你…是怎麽來的?……」我問盈盈。

  「我…我是被騙來的…但…但是…我現在已經喜歡…喜歡做奴隸了…我…我
喜歡被鞭打…我喜歡被…拴起來……」看來盈盈對她現在的奴隸身份已經十分滿
意了,她被馴服了。

  「盈盈…主人給你起的名字叫挨弄…是不是?…主人給…給我起的名字叫母
狗…好聽嗎?…盈盈…咱們以后一定要好…好好地讓主人弄…讓主人弄咱們弄得
最開心…好嗎?……」我由衷地說。

  「好…好的小绫…你長得那麽漂亮…身材也那麽好…主人一定…一定會喜歡
弄你的…可是…可是……」

  「可是什麽?」

  「可是…到時侯你可不許跟我…跟我搶主人的尿喝!…我…我現在喜歡…喜
歡喝尿!……」盈盈漲紅了臉。

  「…不會的…盈盈…你長得不是也一樣的漂亮嗎?…主人會喜歡弄你的…而
且…而且主人的尿由誰來喝那是由主人決定的呀!……」我羞怯地輕聲笑起來。

  「是啊!…對了…小绫…說正事吧…不然…不然一會兒我就要被牽去侍候主
人了……」盈盈顯然充滿了自豪。

  「嗯…盈盈…我被拴在這里…我該做什麽呢?……」

  「小绫…你每天的任務就是…給女主人…做清潔工作…這個是女主人們用的
衛生間…如果女主人要小便…你…你就要跪趴到女主人的兩腿間…把女主人尿…
尿出的尿全部喝下去…然后…然后給女主人舔干淨尿…尿尿的地方……」

  「如果是大便呢?」我問。

  「如果是大便…女主人…一般…一般會拉在馬桶里…你只要…等女主人拉完
后把屁眼舔干淨…就行了…但是不可以吐出來…必須…必須把舔進嘴里的糞便吞
下去!…有時…有時女主人也會…直接拉到咱們的嘴里…這時你就得吃下去…然
后…趕緊去漱口…再給女主人舔干淨…屁…屁眼!……」盈盈說起來顯得很平靜,
看來她已經習慣吞下大便了。

  「吃…吃大便!…真的吃女主人的大便?……」雖然我在剛才疼得受不了的
時侯也胡亂在喊過要吃屎的話,但卻從沒想到過要真的吃大便。

  「是…是的…小绫…你會習慣的…當一個女主人離開后要馬上漱好口…以便
…以便在下一位女主人來到時用干淨的口腔和舌頭來給女主人清潔!…平時…你
要用舌頭把衛生間舔干淨…如果舔不干淨…你…你會受到懲罰的!……」

  「啊?…用舌頭!……」

  「嗯…還有…女主人給你的那張紙…一定要背熟…到時侯要背給主人聽的…
那上面…那上面簡直都是我想要…想要對主人說的話!…我…我就要去對主人說
這些話了!……」盈盈的眼眶竟然濕潤了。

  「啊?…我記住了…盈盈…謝謝你……」我很感激盈盈,是她指給了我一條
如何做奴隸的路。

  「盈盈…我…我想尿尿…可是我…我的尿道跟你一樣被塞住了…你…你平時
是怎麽…怎麽尿尿的?……」我不好意思地啜啜著。

  「那可不行!…你只能…只能憋著…到明天早晨…咱們奴隸是沒有…沒有控
制自己身體的權利的…奴隸的一切欲望都要由主人來控制……」

  「可是…可是我實在是有點憋不住了……」我著急地說。

  「憋不住也要憋著…這是主人的權利…每天早晨咱們才被允許大小便…然后
用毛刷清潔好自己的尿道、屁眼和肉洞…等待主人來使用…其實我早就憋不住了
…嗚嗚…我今天已經…喝了好多尿了!…嗚…嗚嗚!……」盈盈說到這里,竟然
哭了起來,看來她肯定每天都被憋得很難受。

  「盈盈…別哭了…我…我不尿了…誰讓咱們是奴隸呢…可是…女主人們爲什
麽可以…她們不也是主人的奴隸嗎?……」我倒開始安慰起盈盈來。

  「嗚…女主人也是一樣的…只不過她們每個被指定的時間都不一樣…聽說…
聽說主人這是爲了讓在受馴時的奴隸能夠被馴服得更好…而且…而且女主人一天
可以分兩次…一次大便…一次小便……」

  「啊…盈盈…我明白了…那…那主人的衛生間里是不是也有奴隸侍候?……」
我好奇地問。

  「嗯…有的…我聽說主人的衛生間里總是有兩個奴隸被拴在那里…不過…主
人很少使用她們…主人的身邊…總是有奴隸侍候的…如果主人要撒尿…肯定馬上
會有奴隸爬過去喝掉的…我真羨慕她們…不過還好…馬上我也可以喝到主人的尿
了!……」盈盈露出自豪的神情。

  「那主人夜里…夜里怎麽辦?……」連我都奇怪自己爲什麽總是那麽好奇。

  好在盈盈並沒有煩我,她咽了口唾沫接著說:「夜里當然也會有奴隸被拴在
主人床邊的…主人直接把尿尿進那個奴隸的嘴里不就行了!……」盈盈說話的聲
音很低,似乎很怕別人會聽見。

  「啊…原來是這樣…可真是令人向往…做奴隸真幸福……」我憧憬著以后做
奴隸的美好時光。

  「是啊…咱們女人…不做奴隸還能做什麽呢?…咱們生來就是要做奴隸的…
要被玩弄的…其實…其實做一條趴在主人腳邊的馴…馴服的母狗…也…也挺好的
……」盈盈輕輕歎了一口氣。

  「真是的…我真想像不出咱們不做奴隸還能做什麽了…可是…奴隸爲什麽還
要分等級呢?……」我一邊隨著盈盈慨歎一邊問。

  「總要有人來馴咱們啊!…其實女主人們也是經常受主人的玩弄的…你想不
想以后也當一個女主人?……」盈盈反問。

  「不想!…我只喜歡…喜歡被弄……」我干脆地答道。看來我天生就有被虐
的素質。

  「我…我也是……」盈盈小聲說。

  「盈盈…你真好…你馬上就可以去侍候主人了…可是…可是我什麽時侯才能
和你一塊去侍候主人呢?…我真想馬上就……」

  「小绫…別著急…等新奴隸來的時侯就行了……」

  這時那個女主人走進來了。她解開了盈盈被拴在馬桶那頭的鎖鏈。

  「挨弄!…你把該做的都告訴母狗小绫了嗎?…你該走了……」

  「是…是…奴…奴隸挨弄謝謝女主人對…對挨弄的馴服……」盈盈似乎很感
激女主人。

  「哈…母狗小绫…爬過來張開嘴…含住我的陰部…現在這些事要由你來做了
……」女主人笑著吩咐我。

  「是…女主人……」我馴服地爬過去張開嘴,含住了女主人的陰部。我茫然
地擡著頭望著女主人,不知道下一步我該做些什麽。

  突然,一股腥臭的尿液射進了我的嘴里。我立即明白了自己該做的事,我要
喝下去。

  我大口地吞咽著。

  「嘔…嘔嗯…唔…嘔嘔…唔唔…咳咳……」女主人終于尿完了,我乖乖地用
舌頭把女主人的尿道口舔干淨,然后在地上跪趴好,胸腔里湧起一股股難忍的嘔
吐感。

  「謝謝女主人…尿尿…給…嘔…給奴隸小绫喝!……」我羞恥得幾乎想找個
地縫鑽進去,在好朋友盈盈的面前我喝著女主人的尿,這給我多大的侮辱感啊!

  「母狗!…哈哈!…好喝嗎?……」女主人存心想羞辱我。

  「好…好喝…女主人……」我低著頭,臉紅得像一個熟透了的蘋果。

  「哈哈!…那你是喜歡喝了?!……」

  「是…女主人…奴隸…小绫喜歡…喜歡喝女主人的尿……」我的臉幾乎貼到
了地上。

  「哈哈!…好!…我以后會經常尿給你喝的!…哈哈!……」女主人笑著。

  「是…是…女主人…奴隸…母狗小绫喜歡…喝…小绫以后還想…吃…吃女主
人的大便!……」我的聲音低得幾乎只有自己才能聽見,在被極度的侮辱下,我
的陰蒂開始漲得發癢,我不由自主地開始用手用力地揉搓起自己的陰蒂來。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我的臉上。

  「啊?…女主人…奴隸小绫…做錯什麽了嗎?……」我驚呆了。

  「母狗!…誰讓你摸你自己的陰蒂的!…你已經知道了!…你無權觸摸自己
的身體!…它們是屬于主人的…沒有主人的命令…你怎麽敢去摸自己的陰蒂!…
…」女主人怒斥著。

  「啊?!……」

  「記住…母狗!…你的身體是屬于主人的…沒有得到命令…你無權觸摸你身
體的任何地方!…尤其是你的陰部…乳房和嘴…懂了嗎?!」女主人喝罵。

  「是…是…女主人…小绫母狗錯了…可…可是…母…母狗癢得厲害!……」

  我羞愧得無地自容。

  「哼…忍著…一定要記住…你沒有權利摸你身體的任何地方!…你是屬于主
人的!…哼哼!…奴隸還想要快感…無論奴隸有多麽難受…都必須忍著!…哼!
…只有主人才有權享用它們!…懂了嗎…母狗!……」

  「是…女主人…奴隸…母狗懂了……」我終于想通了。奴隸的身體、思想和
欲望都是屬于主人的,如果…如果奴隸可以隨意地觸摸自己的身體,那麽奴隸成
了什麽了?奴隸的一切都是屬于主人的,只有主人才有權隨意地支配奴隸的身體。

  的確,主人是對的。

  接著,盈盈被牽出去了。

  這時我看到了地上屬于我的那張紙,于是我靜了靜心,照著紙上的內容背誦
起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