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情

我自認為在這個村子裡自己是一個最漂亮的女孩子,
雖然我個子不高,才1 58,而且皮膚也有些發黑,
可我發現自己的眼睛很有神,黑黑的,大大的,亮 亮的,
我的眼睫毛很長,往上翹著。   

我的眉毛也很美,又黑又長又齊整,從來不用描眉。
我的嘴雖然大一點,但 是唇薄厚適度,非常性感,
牙齒也特別的白,我經常自己一個人對著鏡子微笑,
這笑容簡直就是一個小美人。   

我的乳房很大,圓圓的鼓鼓的,像是要把我的衣服漲破,
可是腰卻很細,村 裡人說我是大奶子馬蜂腰。

我的屁股也是圓圓的鼓鼓的,自己就能感覺到那是兩 堆結實的肉,
每當走路就能感覺到自己的乳房和屁股是顫巍巍的。   

因為看過很多的電影、電視、和錄像,
我就經常學習那些明星的樣子,挺胸 提臀,伸長脖子,
下巴微翹,高傲舉頭,就像個傲慢的小公主。

我的目的是為了 吸引那些男孩子。   

自從懂事的時候起我就不愛學習,就希望哪一天,
有一個男孩子能把我抱在懷裡,親吻我的嘴唇,
撫摸我的全身,我會把一切都給他,也好讓我嚐嚐做女人 的滋味。   

我經常聽那些做過那種事情的女人說,
那感覺就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刻,最銷 魂的時刻,
那一瞬間勝過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東西。   

還有人說:黃泉路上沒老少,今天晚上睡去,
明天早上也許醒不過來了,人 活著就該享受一切,
如果死去了,再想幹什麼都晚了。   

其實我知道這想法是不對的,可就是這種想法最容易讓我接受。

我喜歡吃好 的,穿好的,更喜歡玩,就是不愛學習,
我最喜歡的,還就是那種男女之間的事 情。  

可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越是在男孩子麵前展示自己的姿態,
那些男孩子就 越不敢接近我,他們說我太傲氣,
說我盛氣凌人,就不敢來碰我。

這下子可苦了 我了,自己現在都十八歲了,
可以說這是女孩子最好的時光了,
卻沒有一個男孩 子來碰我。

真急死我了。  

在一個錄像片裡我第一次看到了手淫,晚上我一個人躺在炕上,
幻想著有一 個男孩子爬到我的身上,親我的嘴,撫摸我的周身,
我試探著把手伸進自己的兩 腿間,撫摸著自己的陰核,摸著摸著,
我周身麻木了,酸楚了,過電了。   

我索性把手伸進自己的陰道裡猛摳一陣子,
頓時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湧遍我的 周身,我自己把兩腿伸直,
屁股往起挺,胸部也往上挺,手用力的往裡插,
伴隨著一陣痙攣,我身子出汗了,雖然沒有別的男人,
可我還是找到了那種感覺,好 死了,
做夢都沒有想到像我這樣美麗性感的小女孩子的第一次,
竟然會是手淫。   

在我生活的道路上,在我空虛寂寞的歲月裡,
我終於能夠「自給自足」了。   
現在我不缺吃,不愁穿,也得到了手淫對性苦悶的彌補,
我知足了。

我感覺 這段生活是美好的了。
我只希望這種平靜的生活能夠進行下去,
我是個沒有目標 沒有前途的女孩子,我別無所求了。   

可是生活是不能預測的,沒有多長時間,
這美好的一切都發生了可怕的變化, 爸爸去世了。

四十多歲的媽媽一刻也離不開男人,
她天天託人給自己介紹對象, 那情形就像一條發情的母狗。   

有人說媽媽「傻」,也有人說媽媽「騷」。
我想,也許女人越大,對那種事 情的要求就越強烈吧,
我真想告訴媽媽用「手淫」也能解除「飢渴」,
可我聽幾 個老女人說,如果女人和男人幹慣了那種事情,
即使用胡羅蔔也不管用的,非得 找個男人乾一下子不可,
所以我就沒有去向媽媽傳授手淫的經驗。

我知道那對她 們這個年齡的女人是不管用的了。   

沒有多久,媽媽就和一個外村的五十多歲的男人好上了。

我也不知道是別人 介紹的還是自己達格的,
那個男人是個農民,他外號叫「閆大虎」。

多少還有點 文化。他生活並不富裕,老婆死了。
他的兒女不想讓他再找老伴,可他說什麼也 不聽。

因為他性慾非常強烈,人們都說他「虎」,
都說他就是那種一天也離不開 女人的男人。

他逢人就讓給他介紹對象,說自己不能單獨生活,
關鍵是「有要求」 十裡八村的人都知道他,
也都知道了這句話,人們經常用這句話互相調侃。   
「有要求」就成了人們的口頭禪。   

不管大家怎麼說,可他真的很能幹,又種糧食,
又種菜,有時候還趕著毛驢 車到城裡賣菜、拉腳,
天天還要喝點小酒。才五十多歲,他的頭髮就全都白了。   

可臉上的皺紋不多,眼睛很有神,滴溜溜的總是不停的轉。
有人說那是「傻 氣」,也有人說他很有心計。  

他身材高大,肌肉發達,胸肌很好,胳膊腿都很結實,
而且臉也不怎麼黑, 不但眼睛很大,而且是鼻直口方,
是個很標準的莊稼漢。和媽媽接觸沒有幾天,  
他就張羅著要和媽媽結婚,問媽媽要多少財禮錢,
媽媽已經是迫不及待了。

開口 只要了四千元錢,他一口答應給媽媽六千,媽媽很高興,
可有人背地裡說這個叫 閆大虎的男人簡直是有點傻。   
忘了給大家介紹了,我還有個哥哥已經十九歲了。

他是個白面書生,就知道 唸書,什麼也不管,
對男女之間的事情也不太關心。   

閆大虎用他的毛驢車分四次把我們全家連人帶物運到了他們村子,
運到了他 的家裡。這些東西把他僅有的兩間房塞的滿滿的了。   
由於他們家裡所有的親屬都反對他和我媽媽結婚,
所以他沒有舉辦婚禮。

他 的孩子也都結婚了,一直是孤身一人,
現在把我們娘幾個接過來就算完婚了。

他 家是兩間房一鋪炕,一進門就是外屋,土炕在裡屋南側靠窗戶。   

晚上我們四個人睡在一鋪炕上,而且是天剛黑,他就把被子捂好了。
也不讓 我們看電視,火急火燎的招呼大家上炕睡覺,
我和哥哥很不情願,可媽媽非常響 應他的號召,順從的上炕了。   

炕上一共捂了四床被子,媽媽和那個男人挨著,我和哥哥挨。
我和哥哥剛剛 鑽進被窩的時候,那個男人就把燈關了。   
哥哥真是個呆子,什麼也不想,很快就睡了。

可我怎麼也睡不著,又不好弄 出響動來,只好裝睡。
我聽見媽媽和閆大虎他們兩個人在枕邊輕輕的嘀咕了幾句
然後就開始動作,
我猜他們一定是在自己的被窩裡都把背心和褲衩脫了。

因為那 被子發出了嗦唆的響聲。   

他們各自忙了一陣子,然後就停了下來聽聽我和哥哥有沒有什麼動靜,
接著, 媽媽就掀開那個男人的被子鑽了進去,
看得出來是兩個光光的身子緊緊的摟在了 一起,
他們兩個人拼命的親吻著,那嘴巴不停的吸吮著,
發出咕唧咕唧的響聲。   

媽媽氣喘籲籲的對閆大虎說:「你快上來吧,我實在受不了啦。」   
那男人翻身爬到了媽媽的身上,眼看著他的屁股把被子拱的高高的,
然後用 力壓了下去,就聽媽媽「啊喲」一聲,
緊緊的摟住了那個男人。

那男人一動不動 的緊緊的壓在媽媽身上,
輕聲的說:「我已經全插到底了,你舒服嗎」?   
媽媽說:「好,好死了,舒服極了,你比我那個死鬼強多了。
比他硬多了, 也比他大多了。

他那個人雞巴不大還軟達哈的,也不停時間,
上來就放,一點也 不舒服。
我這輩子跟著他,那是虧透了。

從來就沒有舒服過,今天能碰上你這樣 的大雞巴,
那是我修來的福啊,我的身子就給你了,你就隨便乾吧。

有多多大勁 使多大勁,我知道有人說你虎,可我也知道你幹這事最有勁兒。」   

那個男人用兩胳膊把上身支撐起來,
屁股用力的一起一落的在媽媽身上沖擊 的,感覺特別凶狠,
媽媽不停的輕聲呻吟著,我渾身像火燒一樣難受,
自己把手指頭插進了自己的陰道了開始摳動。   

那男人在媽媽身上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猛,
而且持續了很長時間,開始動作 很輕,大概是怕我們醒了,
可後來就忘記了我們的存在,估計他心裡一定在想,
即使是我們哪個醒了,也不能聲張。

也許是到了關鍵時刻,男人是無法控制了, 那媽媽呢,
大概到了這個時候,她也是不能控制自己了。   

那男人猛乾了一陣子,最後發出了一聲沉悶喘息,
爬在媽媽身上不動了,媽 媽緊緊的摟著她的屁股,
不停的喘息著,輕輕的說,「你可乾死我了,好爽啊,  
好舒服呀,碰上你,我這輩子算沒有白活呀」   

我渾身哆嗦,熱血沸騰,難道讓一個強壯的男人幹上一下子,
對於一個女人 來說就那麼幸福嗎,
我的手指在你自己的陰道裡用力傳動,
我的裡邊一陣痙攣, 浪水流了出來。   

閆大虎體質真好,他躺在媽媽身邊休息了沒多久,
就說「我又硬了,我還想 幹你一次」。   
媽媽說:「你能行嗎」?   他說「行」。   
媽媽說:「那就上來吧」。   
他急忙又翻身上馬和媽媽又乾了一回。   

我清楚的記得,那一夜他們一共乾了四次。
最後一次那男人說「我雞巴很硬, 可身子有些不聽使喚了,
可我還想幹,你看怎麼辦呢。」   
媽媽說「我把屁股遞給你,咱們就這樣側身躺著,
你就抱著我的屁股幹吧。」   

他真的就側身從媽媽的屁股後邊插了進去,
媽媽的屁股用力的往後撅,他就 抱著媽媽的屁股用力的乾,
我而且還發出了「趴趴」的響聲。

我真不明白,媽媽 屁股那麼大,撅的又那麼狠,
他的雞巴是怎能插到媽媽的陰道裡邊呢?能插進去 嗎?
那屁股不礙事嗎?   

他們這麼幹,就不怕我們醒嗎,就不怕我們看嗎?
也許這個男人真的是虎, 也許媽媽真的是騷,
也許現在的社會就是這樣,我也聽人說「做愛是最神聖的,
勝過一切……,我可知道農村的豬狗配種的時候用棒子打都拆不開,
也許男人和 女人到了那個時候,也是忘乎所以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等我醒來,天已經大亮了,
炕上就我一個 人了,哥哥早已經上學去了。

媽媽和那個男人下地乾活了。

地桌上擺著飯菜,我 衝忙的梳洗一番,開始吃飯,
我一邊吃著,一邊想晚上的情景,
男人和女人的事 情總在我的腦子裡揮之不去。   

這一天,哥哥放假,媽媽讓我和哥哥到自留地裡除草,
她就和閆大虎趕著毛 驢車到城裡賣菜去了。
他們說中午不回來了,讓我和哥哥自己弄點吃的。   

說真的,我一點也不願意幹農活,哥哥也不愛幹,
我們就坐在茂密的莊家地 裡嘮嗑,乾一會嘮一會。

我問哥哥在學校有沒有女生追他,他說沒有,   
我說:「就你這個樣子,成天就知道唸書,有人追你也不知道,
男女之間的 事情難道你一點也不想?」   

哥哥說:「怎麼不想,我也想,可我總在這方面控制自己,
我想等考上了大 學,有了工作在考慮也不晚。  

我說「如果有個女孩子主動給你,你幹不乾呢? 」   

哥哥說:「我也沒有碰到,要是碰到了也得體味一下子。
男人和女人就是這 樣一種動物,天性是要往一起貼的。」   

我聽了哥哥的話,感覺他是有些邪念了,
就急忙又說「媽媽天天晚上和那個 男人乾那種事你知道嗎?」   

哥哥說:「我稀裡糊塗,腦子裡總是課程和將來的工作,
沒有太注意他們做 些什麼」   
我說: ,「你真是個傻冒,我可是天天晚上裝睡,
到半夜就偷偷的看他們做 那種事,那個男人一夜和媽媽能乾好幾次呢?」

我說著話是,身子有些熱了,喘 息都有些急促了。
哥哥終於用眼睛盯著我這一起一浮的乳房,身子也有些躁動了。   

我望著哥哥瘦弱的身子,遠不如那個男人的結實,
哥哥的那個東西會是什麼 樣子呢,如果能硬起來,
爬到我的身上,插到我的下邊,總比我的手是指頭舒服 吧?   

幾聲悶雷,天突然下起雨來,哥哥拉著我就往村子裡跑,
跑到家裡,我們兩 個全都濕透了,
我望著哥哥,哥哥望著我,我們都笑了。  

哥哥的衣服全貼在了他的身上,把他顯得更瘦長了,
我的衣服也貼到了身上, 把我的乳房顯得更高更大更豐滿,
我故意在哥哥的面前挺著胸,哥哥的眼神已經 是迷濛的了。

我故意把屁股翹起來,不停的拍著水說,你看我這屁股全都濕透了,
褲子都貼到屁股上了。   
哥哥呆呆的望著我,像傻了一樣。

我急忙說:「來吧我們都把衣褲脫下來洗 洗換換吧」。
我當著哥哥的面就把自己的衣服和褲子都脫了。
只剩下一個三角褲 衩和乳罩。哥哥望著我的身子驚呆了。   

他喃喃的說:你的個子不高可是體型真好。   
我急忙走過去說:「你怎麼還不脫呢,來,
讓我給你脫吧,脫下來我好一塊 洗洗。」

我伸手就給哥哥脫衣服和褲子,
我故意把自己的乳房和屁股往哥哥的身 上碰,
哥哥的身子在發抖了。   

我拿了一個毛巾走到哥哥身邊說:「來,
我們先互相擦擦身子然後我再去洗 衣服,」
我說著就給哥哥擦拭身體,擦到下邊時,
我說:「反正這屋子也沒有別 人,媽媽他們中午也不能回來了,
你就把它褲衩也脫了吧,我把下身也給你擦擦」   

哥哥不知所措,我硬是把他的褲衩也脫了下來,
哥哥也沒拒絕,我終於看到 了男人的那個東西,
一個像胡羅蔔一樣的肉乎乎的小東西,
有氣無力的在哥哥的 兩腿中間垂下了,我有些糊塗了。

在錄像裡我看過男人的這個東西都是很大的, 像一根木棍子,
能把那些女人給插的嗷嗷叫,可哥哥的這麼小,
能插到我的陰道 裡嗎?我看夠嗆。   

我故意在哥哥的那個地方反復的擦拭著,終於他的那個東西硬了起來,
比原 來大多了。也長多了。   

我說:「哥哥,你也給我擦擦身子吧,」
我索性把乳罩和三角褲衩都脫了讓 哥哥給我擦身子,
哥哥望著我的光溜溜的身體,他的手哆哆嗦嗦,
臉上的表情也 極為複雜,汗也下來了,
當他的毛巾挨到我的乳房時,他身子發抖了,手也不聽 使喚了。  

我乾脆把自己的全身都朝他貼了過去,他仍掉毛巾,
一把摟住了我,我也緊 緊的抱住了他,我們也開始接吻了。

這一吻,他的那個東西更大了更硬了,暴漲 了。

他摸摸我的乳房,摸摸我的小腹,又摸摸我的細腰,
然然就把手伸到了我的 陰部撫摸著我那濃密的陰毛。   

我的下身開始流水了,
裡邊已經是如同泉湧了哥哥的手在我的陰部摸了一會,
又去摸我那圓圓的屁股,不停的誇獎我的屁股形狀好看,
我發現他的雞巴已經是 青色的了。
那上邊就像魚網一樣有許多青色的血管。   

哥哥的那個東西像一個小香蕉,彎著,往上翹著,
我知道他們是想要做什麼 了。

我急忙說:「咱們也像那個男人和媽媽那樣做吧。」   

哥哥聲音顫抖的說:「那行嗎?我怕……」   

我急忙說「怕什麼,快來吧」我急忙上炕,躺到了那裡,
分開兩腿,迫不及 待的用我的雙手把我的陰唇扒開了。

那裡邊已經不停的往外流水了。

哥哥急忙上 炕,跪在我的兩腿間,
拿著他那個細長的東西對準我的陰道就插了進來。   

結果他的那個那東西剛剛挨到我的陰毛上就哧哧的往外射精了,
哥哥啊了一 聲急忙爬到我的身上緊緊的摟著我的身子不動了。
他摟著我的身子氣喘籲籲的說 「太好了小妹,太好了。
好死了,好極了,我幸福死了,這我就足夠了。

我就滿 足了。我第一次嚐到女人了。我這就算沒有白活呀」   
我萬沒想到哥哥一個大小夥子會是這個樣子,我非常生氣的說,
你滿足了, 我沒有滿足啊,哥哥,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你應該插進來,讓我真正的舒服一回, 這樣子我難受啊,
你能再來一次嗎?往裡插,插的越狠越好。   

哥哥上來又開始往裡插,還著急的說著:「我這個東西也不硬啊,
這可怎麼 辦啊,」他一邊搗鼓著那東西,一邊不停的擺弄著,
可怎麼也不硬,我心裡急的 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哥哥說:「你把腿分開點,把你的那裡用力扒開,讓我在試試。   

我急忙分開雙腿,用手在一次分開陰唇,渾身冒火的盯著他的雞巴,
他爬到 我的身上,然後把那個軟弱的東西一次一次的往我的陰道裡邊塞,
可怎麼也進不 來,他就用兩隻手來塞,前邊失去了支撐,
他的瘦瘦的胸部把我壓的喘不過氣了。   

可還是不行,我突然想起錄像的鏡頭。我急忙說:「來吧。
我把屁股移動到 炕沿邊,然後把腿分開,你站在地下,對準了往裡邊插。」   
他說「那就試試吧。」   

我急忙把屁股移動到炕沿邊,他急忙下地,
正好他的雞巴的高度對準我的陰 部,我用力把自己的陰唇分開,
他那個軟弱的東西急忙對準我的洞穴就塞了進來,
東西到是塞了進來,可還是軟軟的一點也不硬,
他開始像那個男人那樣動作,可 就是一點硬度也沒有,
只是用恥骨來撞擊我的陰唇,最後他啊喲一聲又放了。   

放的我好難受,我用力把他推到一邊說「你真沒用,
什麼也不是,還不如我 自己呢」因為到了這個時候。

我非常迫切的想來一次高潮,可他卻不能給我,
我 只好把身子重新移動回到炕上,然後自己用手開始摳。   

我自己嘴裡發出「啊啊的聲音,身子在炕上不停的蠕動著,
可怎麼也不來高 潮,渾身非常難受。哥哥看到我這個樣子急忙說,、」
讓我用手給你扣吧「,說 著躺在我身邊,把手伸了進來,
他的手指頭很長,一下子插到了我的陰部深處, 我感覺舒服多了。

就高聲喊叫起來,「哥哥,哥哥你用力啊,用力啊」   
他就用手拼命的在我的陰部扣動著,我呼吸急促了,
不停的喊叫「啊啊,哥 哥哥哥快快快的啊,
越快越好……啊,我要死了。

我來了我來了,我身子在發燙, 在冒火,在燃燒,
就像是一群戰馬從我身上踏了過來,我嚎叫著,蠕動著,
掙扎 著,我的手緊緊的掐著他的身子。   

他「啊」了一聲說:「妹妹你掐死我了。我好痛啊。」   

就在與此同時,我一陣瘋狂,達到了高潮,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非常 的爽快,舒服極了。   

哥哥終於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學,閆大虎也很仗義,
把所有的積蓄都拿了出 來給哥哥交學費,儘管他的親屬都反對,
都當面叫他「閆大虎逼」,可他卻說: 「願意,就這麼虎,咋地。」  

媽媽送哥哥上學去了,一個來回就得十多天,
本來「閆大虎」也想去,可路 費不夠了。

就能去一個人護送,只好讓媽媽送哥哥去了。   

在家裡,閆大虎對我很好,他知道我不愛幹活,
他每天早早把飯菜做好,放 在鍋裡,然後就自己出去幹活了。

晚上,我們兩個人炕頭一個炕稍一個,翻來覆 去誰也睡不著,
我看著他在炕上不停的翻滾著,手在兩腿間不停的摸索著,
我呢, 受他的感染,把手不停的在陰部裡扣動著。   

一聲炸雷,驚天動地,像是要把房子給震塌,大雨傾盆而下,
窗外電閃雷鳴, 我嚇的驚叫起來,
蜷縮在炕的角落裡,渾身發抖。

閆大虎急忙跳過了把我抱在了 懷裡,
我這嬌小的身子和他那龐大的身軀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坐在他的懷裡感覺很安逸,很舒適,
我不時的用後背去觸摸他那肌肉發達 的胸部,
感覺那是硬硬的,他的大胳膊很有勁,
把我給摟的喘不過氣了。

可我感 覺是特別的舒服。

我調換了一下姿勢,我那圓鼓鼓的屁股便在他的懷裡移動了一 下。
我碰到了一個又大又硬的東西。  

那是錄像看過的,一定是和那個東西一邊大,一樣硬,
我能感覺到,就是這 個東西,天天晚上讓媽媽呻吟不止,
就是這個東西給媽媽帶來了無限的幸福,如 果他的這大東西,
插到我的小身子裡能會是什麼樣呢,能不能把我的陰道給漲破 呢,
我這裡能不能裝下他這個東西呢?如果他那魁梧的身軀壓到我的身上,
我會 窒息嗎?  

我的身子開始發熱了,開始蠕動了。
開始焦躁不安了。   
雷陣雨,一會就過去了。
外邊除了蛙鳴和蟈蟈叫,其他就沒有什麼聲音了。   

我不想離開他的懷抱,她也不想放開我的身子,
我們就這樣坐了好久,誰也 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我突然感覺有尿了。

就說「我想要尿尿」   
他說:尿桶就在外屋。   
我說「我不敢去外屋,你陪我去好嗎?   
他急忙說:好吧,我陪你去。   

來的外屋,黑黑的什麼也看不見,我急忙說「你把燈打開吧」   
他說「你不怕我看嗎」  
我說:不怕,你想看就儘管看好了。
看來也不會少塊肉。   
他真的就把燈打著了。

我來到尿桶邊,脫下短褲就蹲了下去,
我知道我的屁 股已經讓他給看到了。

我渾身都在發熱,我一邊尿尿,心在不停的跳,
感覺就像 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感覺那事情一定會發生。   
我尿完了,
站起身子慢慢提上短褲,我知道我的最保密的地方也讓他給看到 了。   

他急忙說,「你先等一回,我也尿一潑」   
我急忙說:你尿吧,我等你。   

他來到尿桶邊,也沒有脫短褲,
就從短褲的褲管裡把那個東西拉了出來,啊,
好大啊,好粗啊,好硬啊,像一門小鋼砲。   

他尿完了尿,用手把那個東西抖動了一下然後就送了回去,
他回頭髮現我正 盯著他的那個東西,就說:「你,你不怕嗎。」   
我說:「我不知道。 」   

他從尿桶那裡走到我的身邊,順手就把燈閉,
然後就用那低沉的聲音說「讓 我抱你進屋吧。」   
我急忙說「行。」   

他伸出兩隻大手就把我抱了起來,我急忙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我感覺到了 他的心跳,我聽到了他喘息的聲音。

他把我放到炕上,然後就緊貼著我躺下了,
把我緊緊的摟在了懷裡,我知道這一切已經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我也緊緊了摟 住了他。  

我下意識地用我的小腳去往下登他的褲衩,
他非常配合的自己就脫了下去, 然後就伸手來脫我的短褲,
我也沒有拒絕,自己索性把乳罩也解掉了。
這回我們 兩個全身一絲不掛的摟在了一起。  

我用我那豐滿的乳房去貼他的胸脯,他用手不停的抓捏著我的屁股,
我大膽 的用手去摸他的陰莖,
這是我第一次去主動摸一個大男人的陰莖,那東西好大好 硬好光滑啊,
我的心不停的跳動,我知道馬上就要發生的一切,
我真擔心這麼大 的東西能放進我的身子裡嗎?   

可是一種強烈的慾望支配著我,控制了我,
我還是把他的那個東西緊緊的抓 在手裡不放,他終於忍不住了,
他爬起來,壓到了我的身上。   

我是個豐滿的小女孩,他是個強壯的大男人,當他翻身上來的時候,
我想起 了農村人說的一句話「兩頭出稍,中間對齊」,
我額頭頂在他的胸扣,我的小腳 也就到達他的膝蓋,
我下意識的分開了雙腿,然後自然用手分開了自己的陰唇,
他捏著那根硬硬的東西對準了我的小穴,
我的小穴已經流水了。已經是水流不止 了。   

我的心跳的非常厲害,不知道這一瞬間會是什麼樣子,
這難道就是一個女孩 子盼望已久的事情嗎,
這難道就是女人最幸福的時刻嗎,我真的要嘗試一下是什 麼滋味,
哪怕是讓他把我給插壞了我也要試試,
我聲音顫抖的說:來吧,你就往 裡插吧。

我能挺住。   

他把那個圓圓大大的蘑菇頭在我的陰唇口磨蹭了幾下,
然後開始慢慢的往裡 送,我不敢喘氣,不敢說話,
靜靜的忍受著,感受著,一點,又一點,
一段,又 一段,終於插到底了。

終於他全身的爬到我的身上。   

我吃驚的問:「你都插進來了嗎」   
他說:「是的,插到根了,你痛嗎。」   
我說:「沒有想到是這樣,一點也不痛,
倒是非常的舒服呢,你感覺怎麼樣」   

他說:「很緊的,真的很緊,我怕你疼,
沒敢用力,現在看來沒問題了。我 要動了。   

他的話讓我想起了錄像片裡的男人在女人身上起伏的動作,
想起了女人在男 人身下奇怪的表情,現在我就要體味了。

我想那表請一定是奇特的,我急忙說: 你隨便把,
我真沒想到我們女孩子這個地方有這麼好的彈性,
如同橡皮筋一樣能 伸縮啊,我真沒有想到你那個東西那麼大也能放進來?   

他說:你這個傻孩子,你知道女人生孩子吧,
那孩子腦袋那麼大都能從這個 動裡鑽出來,。
我們男人這個東西才多大呀,只要是一個女人,就能禁得住男人 幹的。   

我急忙說:「我以為我這小的女孩子不能承受呢」 他說,
你不知道啊,侏儒女孩的逼和正常女人一邊大呢?  

我急忙說「那你就放心幹吧」  
他慢慢的把那個又粗有大的東西從我的陰道裡拔了出來,
就在快要拔掉的時 候,突然猛地插了進來,
這一插讓我感到了從沒有過的舒服,我急忙說「好,好」  

他突然加速上上下下不停的抽插,不停的輸送,
每一下都插到底,我越來越 舒服,越來越快活。

我就想要喊叫,我開始呻吟,我這一呻吟,他更來勁兒了更 猛烈了。

他用他魁梧的身子不停的撞擊著我,
我感覺自己的乳房在不停的跳動, 不停的晃動。   

他非常猛烈,近乎瘋狂,我從沒有想到我竟然能經得住他強力的衝擊,
我也 不知道自己身體裡那裡來的這股力量能挺起他的重壓,
我會拼命的往上挺去迎合 著他。

他向下壓,我就像上挺,讓他的陰莖插的更深,
那東西已經插到底,已經 不能再深了,我們兩個還在用力的往一起貼。   

這是為什麼,誰也說不清,就是感覺舒服,感覺爽快,感覺幸福,
感覺人生 唯一的樂趣,這個時候,什麼都不重要了。

不管是老少,不管是什麼關係,不管 是什麼環境,
只要那個東西插在這裡邊,就是世界上最神聖的結合了。

上帝啊, 你為什麼要造男人,就是為了讓他們這樣做的啊。   

儘管他那麼用力,我感覺還不夠,我開始用手搬動他的屁股。   

他的動作更快了更猛了,更強了,更狂了,
他開始出汗了,開始呻吟了。我 也已經瘋狂了。

我們一起喊叫著到達了高潮,他大吼一聲,
用盡最後的力氣插了 進來,然後就爬在我身上不動了。

我緊緊的摟住這個龐然大物,我感覺我的小穴 在不停的收縮著,
我每收縮一下,他就幸福的哼一聲。   

我這時才感覺自己讓他給壓的喘不過氣了。

他急忙翻身躺到了一邊,我想去 摸摸他那軟綿綿的東西是什麼感覺,
我知道男人這會兒都會軟的,我伸手抓了一 把,大吃一驚,
發現他的那個東西一點也沒有軟,
我急忙問「你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沒有軟呢」  

他說:有一種男人很特殊,他的這個東西總是這個樣子,
軟的時候和硬的時 候一個樣子,一邊的大,我就是這樣的,
他會給女人帶來最大的快樂,女人甚麼 時候用都行,
我突然想起錄像裡邊的情節,我急忙說,我上你身上去行嗎?   

他說:沒有問題,你、上來好了。

我急忙翻身騎到他那龐大的身體上,
學著 錄像的動作把他的雞巴豎起來然後對準我的陰道口,
我就用力坐了下去,他啊喲 一聲就抱住了我的屁股,
我就像坐椅子一樣上下不停的動著,
我感覺自己陰道裡 的水不停的往下流著,淌到了他的肚皮上。   

我一邊動著一邊說「你如果和我好上了,不會看不上我媽媽吧,
我聽說你們 男人一旦幹上了小姑娘,就會嫌棄那些老娘們了,是嗎?」  

他說:我可不會的,我和別人不一樣,我現在和你乾了,
可我照樣會喜歡你 媽媽,你們兩個是不同的滋味,
你是個小女人,你媽是大女人,你這裡非常緊,  
你媽媽那裡很鬆,可緊有的感覺,鬆有鬆的滋味,
你們小姑娘身體每個地方都非 常緊,讓我們感覺舒服,
可大女人身上有很多功夫,臉上有很多表情,
這些也會 讓男人舒服的,你們小孩子是不會的,
所以你們娘兩個我都喜歡。   

他一邊說著一邊用力搬動著我的屁股上下幫助我用力:
「我還就拍你找到了 好小夥,結了婚,結婚後就把我給忘了。」   

我說:不能忘,像你這樣的感覺,我們在小夥身上也是找不到的,
你講話了,大人和小孩子感覺不同。
今天我就和你玩個夠吧。   
我說著又想起了錄像裡的鏡頭。

我從他的身下下來,跪在炕上把屁股翹了起 來說:
你來吧,從我的屁股後邊往裡插,我看看是什麼滋味。   

他爬起身子,跪倒我身後,怎麼也對不上我的陰道,
我個子小,他個子高, 我跪他也跪,中間對不上,
他急得滿頭大汗,我急忙說: 「這麼辦吧,我爬到炕 沿上,
把屁股翹起來,你下地站著試試看行不行。」   

我說著就爬到了炕沿上,把屁股翹了起來,他下地往我屁股後邊一站,
高度 正好,他用手扒開我的屁股扒開我的陰唇,
他肚子往前一挺,那個雞巴往前一頂, 嗖的一下就乾到底了。

這一插真是別有洞天,感覺非常不一樣,舒服極了,
他抱 著我的屁股,用力的乾著,我一個勁的往起翹,
給他行方便,他一邊乾著我,一邊誇我的屁股好看,
乾著舒服,感覺好,他說「我這一輩子能幹上你這樣的小屁 股,
明天就是死了也行了。」   

我急忙說「你可別死,你要是死了我媽怎麼辦,我哥哥誰供學費啊」   

他一邊用力乾著我的屁股一邊說「你這一說我真的有點想你媽了,
如果現在她也在場,
我把雞巴從你的這緊緊的小逼裡拔出來再插到你媽媽那鬆鬆的大逼裡,
那感覺更好呢,我說這話你不生氣吧。   

我急忙說:我不生氣,我到也想體味一下三個人一起幹的感覺呢,
可就不知 道我媽能不能同意。   

閆大虎一邊乾著我的屁股一邊說:「那要看機會了,
現在的人可不好說,只 要是享受就被不住能幹這人那,
能活著就好,舒服就好,享受就好,
男人的雞巴 總能有個小逼插插就好啊。」   

他的話真的就刺激了我,我開始用力的把屁股往他的懷裡拱,
他的雞巴也用 力的往我的小逼裡插,我們一起到了高潮,
他最後一次把雞巴狠很的插到了底, 然後抱住我的屁股不動了……

( 2 )

媽媽送哥哥到外省上大學還沒有回來,在這個寂靜的小村莊裡,
在繼父這兩 間土房裡的小土炕上,
我,一個十八歲的女孩,
繼父,一個五十出頭的老農民,
我們兩個有了第一次魚水之歡後,便開始夜夜狂歡。   

雖然彼此年齡差距很大,雖然我是花容月貌,他是滿頭白髮,
可他那強悍的 身體,他那瘋狂的慾望,他那燃燒的畸情,
還是讓我這個處事不深第一次品嚐禁 果的女孩子如醉如痴,
盡情享受。
不能自已。   

早上,繼父把飯菜做好,放在鍋裡,我什麼時候起來,
什麼時候吃。他趕著 毛驢車早早的到城裡賣菜去了。

我吃完了飯,就一個人在屋裡看電視。

當然我也 非常羨慕電視裡那些俊男靚女相擁而臥,
激情似火的鏡頭,我也渴望有一個帥哥 把我緊緊的抱在懷裡親吻著我,
撫摸著我……   

可是想歸想,做歸做,我就是沒有那個好運氣,
別說是帥哥,就是一個普通 的農村男孩子我也沒有得到。

也許是緣分,也許就是這特殊的條件和的環境,
讓 我一個懵懂的女孩子為了滿足天真的慾望竟然投入了繼父的懷抱。   

現在的農村真冷清,年輕的男孩子都出去打工了。

爸爸死後,我跟著媽媽改 嫁來到這個村子裡,
從來就沒有看到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男孩子,
身邊經常出現 的都是一些老男人。

我們女孩子到了這個年齡,性慾又非常強烈,沒辦法,
也只 好和繼父這個老男人先睡上幾回了。將來的事情誰知道呢。   

繼父到城裡賣菜老早就回來了。

他衝忙的卸了驢車,跑到屋子裡就把我緊緊 抱在懷裡,
又是親,又是摸。他也不顧一天的疲勞,就把我按到炕上,
然後把我 的衣服往上扒。露出兩個又白又大的乳房,
接著又把我的褲子往下脫,露出陰部 和屁股,
然後他自己也把褲子脫到大腿彎處,就壓到了我的身上。   

不一會兒,我的小穴就濕潤了,他那根龐大的雞巴就頂開了我的陰唇,
深深 的插在我的小穴裡了。

當然我也下意識的把襠部分開一些,把陰部往上挺,然後 緊緊的摟抱著他。

一個少女,一個老男人,兩條光光的身子,
在這個偏僻農村的 土炕上緊緊的交媾在一起了。   

繼父五十出頭了。可不知怎麼回事,我卻不嫌棄他,
他的眼睛很有神,他的 肌肉很發達,他的雞巴非常大,
插進來的時候非常有勁兒,讓我感覺非常舒服,  
這對於不愛學習好吃貪玩空虛寂寞的我,多少是一種安慰。

我喜歡這種安慰。我 喜歡他那強有力的抽插。
他乾一下,我呻吟一聲,如此反復,成了幸福的律動。  

我索性脫下一隻褲腿,然後兩腿就能分開了。

整個陰戶全部向他展開,我還 將兩隻腳高高的抬起,
兩腿形成V字形,盡力的迎合著繼父衝擊,讓他盡情的抽 插,
讓他瘋狂的發洩,因為這是一種互補。

媽媽不在家,我又沒有男朋友,我們 都需要這些,
也許這就是人的本能需要吧。
用農村人的話說,這是:公羊操母羊 ——洋洋得意。   
繼父在我身上瘋狂的乾了一陣子就射精了。

他的精子真多,像是要把我的小 穴給灌滿,
當他的雞巴從我的小穴裡拔出來的時候,我的陰道裡已經是精滿自溢 了。   
看著白白的精液順著我的洞穴裡往出淌,很像是奶油。

他順手拿了一條毛巾 就塞在了我的兩腿之間,
我自己就用那條毛巾反復的擦拭著我的下身。
我那黑黑 的陰毛上竟然沾上了幾根手巾的白毛。   

繼父開始做飯,很快飯菜就好了,我們兩就坐在炕桌上吃了起來,
繼父還喜 歡喝點小酒,他讓我也喝了幾口,那酒有些甜,
還有點辣,不過感覺還是很舒服 的,我索性又喝了幾口。
感覺臉上有點發熱了,可這熱呼呼的的感覺還真不錯呢。   

天還沒有完全黑,繼父就插門捂被,把我拉進了被窩裡,
緊緊摟住了我光溜 溜的身子。用胸脯來貼我的奶子,
他說非常喜歡我這兩個奶子,光溜溜涼哇哇的, 說著就用嘴來親,
就像好孩子吃奶一樣。含住了我的乳頭。
我感覺也很爽,可這畢竟是繼父在吸吮繼女的奶子啊。   

我們從不擔心會有人來打擾。因為自從繼父和媽媽結婚後。
他就和所有的親 屬都斷交了,誰也不登門了。
左鄰右舍也都不拿好眼光看他。

因為那些親親朋友 都反對他和我媽結婚,
他們都管他叫:閆大虎。大虎逼。   

問題是他婚後不但要負責我和媽媽的生活,還要供我哥哥上大學。
這不是任 何一個男人都能做得到的。可他這樣做了。

我很感激他。總認為是他代替了父親 繼續養活著我們一家,
很不容易,現在媽媽不在家,我能代替媽媽,讓他幹幾下,
解除他的性飢渴,陪他度過這難熬的夜晚,也是應該的。
我認為自己是一個有良 心的女孩子,這也算是我唯一能給他的報答。   

繼父閆大虎不但有一個好身體,還有一根好雞巴,
不論什麼時候,他的那根 雞巴總是硬的,只要女人需要,
隨時都能插進來,射不射是另一回事。

他和媽媽 一起睡覺時,經常是性交後射完了精,
再把雞巴插到媽媽的陰道裡,然後兩個人 擁抱著睡著了。
媽媽似乎很喜歡夾著他的大雞巴睡覺,那對媽媽來說是一種幸福。   

他們一旦翻身或分開時,那根雞巴就從媽媽的陰道裡拔出來,
還發出「吧噔」 一下響聲。   

記得那是一個月色融融的夜晚,我半夜醒來想下地撒尿,
月光下我發現繼父 和媽媽兩個人赤條條的緊緊摟在一起,
我立刻熱血沖頭一陣驚慌,結果我下地弄 出聲音把他們兩個弄醒了,
他們急忙分開,又急忙去抓被子,
但我還是清楚的看 到繼父的雞巴從媽媽的陰道裡拉了出來,
媽媽還輕輕的「哎喲」一聲……   

現在繼父摟著我,我們兩個躺在被窩裡,他就像摟著媽媽一樣,
我們兩個把 大腿根部相互卡在一起,
他把那個龐大的雞巴全部插進我的小穴裡,讓我緊緊的 夾著,
他勞累了一天,回來又和我乾了一次,這會兒應該是疲倦了。
所以他很快 就睡了。

我緊緊的摟著他那強悍的身子,陰戶裡夾著他那個碩大的雞巴,
那感覺 也是別有一番味道。
似乎也是一種甜美,
一種安逸。
一種享樂。   

半夜醒來,他下地喝了點 ​​水。
當他把雞巴從我的小穴裡拔出來的時候,也發 出了「吧噔」一下響聲。
我「哎喲」一聲就醒了。

他撒完尿回到炕上,就爬到了 我的身上,開始伸手摸我的乳房,
摸我的陰部,然後就緊緊的摟著我,親我的嘴,
把那個硬硬的大雞巴往我的大腿中間頂,我知道他是要幹什麼,
就分開兩腿,然 後自己用手扒開自己的陰唇。   

他用手捏著那根又粗又大的雞巴對準我的小穴就插了進來,
我緊緊的摟住了 他的屁股,讓他插的更深。

他開始上下抽插,不斷用力,插的我嗷嗷直叫,插的 我渾身發癢,
插的我四肢癱軟,插的我欲死欲仙。
我知道自己此時的表情一定是 非常難看的。
那可是女人最幸福的表情啊。  

我渾身麻酥酥的,很快就出現了高潮,我全身哆嗦,兩腿繃直,
兩隻腳麵子 也繃的很直,他感覺我全身繃直,直挺挺的,浪聲大作,
看到我的表現,他幹的 更來勁了,近乎瘋狂。

說不出的痛快感覺忽忽悠悠的上來了。上來了,我要死了。   
我拼命的用手去掐他的胳膊,還咬他的肩膀。
這是了一種什麼滋味啊,我說 不出來,反正是爽死了。   

他的肌肉真發達,怎麼也掐不動,也咬不動。
我的瘋狂刺激了他,他在也控 制不住了,大吼一聲,
一陣猛插,,一陣怒射,爬在我身上不動了。

他身子太沉, 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急忙把他推了下去。   
我側身躺在一邊,背對著他,回味著方才的感覺,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呢。

他 在我的身後靜靜的躺了一會,就開始擺弄我的屁股,
又用手分開我的陰唇,然後 就又把雞巴從我的屁股後邊插了進來,
我以為他又想乾我,就把屁股用力往後坐, 也好讓他的雞巴插的深一些,
可他沒有抽插幾下,就抱著我的屁股睡著了。   

早上起來我們又瘋狂了一次。早上他的雞巴特別的硬,
真像是一頭公牛,每 插一下都把我幹的直「吭哧」,
把小土炕也弄的吭吭直響。

他擔心會把我幹壞了, 一次次的問我,痛不痛,能不能挺得住,
我告訴他說沒有問題,女孩子生來就是 讓男人幹的,我願意,我很爽。   
我也真感覺奇怪,女孩子身下的這個肉洞為什麼這麼抗乾。   

快樂總是短暫的,媽媽要回來了,繼父今天沒有到城裡去賣菜,
他老早把屋 子收拾乾淨,把飯菜做好,和我一起在屋裡等著。

他不時的出門看看,向村頭張 望,農村的街道白天總是空無一人,
他 ​​什麼也沒有看到,更沒有媽媽的影子。  

他急忙進屋抱住我,瘋狂的親著,摸著,耳朵還不時的聽著外邊,
就像個小 偷一樣,一會又出去看看。

見道上沒有人,進屋又把我抱在懷裡,把手伸到我的 胸前摸著我的乳房,
激情之下還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裡,用手抓我的陰毛,
還把手 指頭伸進我的陰道裡摳了幾次。   

當然我也沒有反對,我知道媽媽馬上就要回來了。
往後我和繼父的機會就不 是很多了。

我情不自禁的伸手往他的兩腿間摸了一把,那根大雞巴早已經挺起了。   
我索性把手伸進他的褲子裡,用手環住他的雞巴,
他的屁股就一動一動的運 作,讓那個大雞巴在我的手裡滑動,
我知道他此時還是想再乾我一次,可我們都 明白,那是不行了,
一旦媽媽進屋,那就麻煩了。
穿褲子肯定來不及的。   
媽媽終於回來了。

她一進屋就被繼父抱住了,我知道此時繼父還處於情慾興 奮當中,
因為他剛剛還在擁抱我,他的手指頭剛剛還插在我的陰道裡,
此時面對 多日不見的媽媽,他是在延續和我的溫情吧。

繼父瘋狂的親吻著媽媽,還把手伸 進了媽媽的胸部,
媽媽掙扎著推開他的手說「別別這樣,孩子還在屋裡呢。」   
我聽了這話,急忙從門口溜走了,屋裡發生的事情可想而知。   

我無精打采的走在村子中間的土路上,腦子很亂,
雖然這一切來得很突然, 可我早有準備,我知道那是遲早的事情,
他們兩個必然是名正言順的兩口子,我 是什麼呢,我是多餘的,
是替補。雖然繼父非常喜歡我,雖然他那根大雞巴給了 我許多快樂,
可我知道那畢竟不屬於我,我也不可能做他的老婆,
這完全是一種 扭曲了的感情,這是畸情。   

回想方才他那樣瘋狂的親吻著媽媽情景,我琢磨還有兩種可能:
一是他想在 媽媽面前表現一下自己的性飢渴,讓媽媽相信她走後,
繼父和我什麼也沒有做過, 今天見到她已經是等不及了。  

另外一種可能就像繼父所說的那樣,少女和熟女各有不同的魅力,
少女渾身 到處都是緊蹬蹬的,讓男人幹上去很舒服,
可熟女到處都是鬆弛的,男人壓上去 忽忽悠悠的,
也會有一種騰雲駕霧的感覺吧。

那鬆弛的肌肉,鬆弛的陰部,到處 都是軟綿綿的,
男人幹上去也會如醉如仙吧。   

他還說媽媽有很多動作和表情是我們少女無法做到的。

他還說過,如果能把 他的大雞巴從我的緊蹬蹬的小逼裡
拔出來再猛然插到媽媽那鬆軟的大逼裡,那也 是男人的一種快樂,
那是相互對比的舒爽。   

也許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繼父真的想媽媽了。
他也知道和我兩個進行著偷 雞摸狗式的性遊戲不會長久的,
也是不道德的,這畢竟是一種畸情。
當然在生活 中,不道德的事情太多了。
孤男寡女,在特定的條件下,誰也說不準會做什麼。   

我聽說有兒子跟母親的,爸爸跟女兒的,還有孫女和爺爺的,
我現在也都能 理解了。
人,必然也是動物。   

我的心情此時到是很平靜的,我沒有生氣,沒有嫉妒,
也沒有無奈,有的只 是一種茫然,我不知的自己的將來會是什麼樣子。   

我沿著村子中間的土路繼續往前走,我渾身都很鬆弛,
我感覺自己是一搖一 晃的,與其說是走路還不如說是跳搖擺舞,
我感覺自己的乳房在上下的顫抖,我 感覺自己的胯骨在往兩邊甩,
我想此時如果有人從後邊看,我的兩個屁股蛋一定 是一上一下顫巍巍的。   

隨著一陣汽車的喇嘛聲,一輛奧迪轎車在我身後出現了。
我本能的躲到了路邊,可是隨著刺耳的剎車聲,那輛車竟然停在了我的身邊。   

車門開了,一個中年男人探出頭來微笑著問我:你要上那去呀小姑娘?   
我轉頭一看,原來是村長,因為媽媽和繼父結婚那天,他是唯一的客人。

這 附近的幾個自然村都歸他管。

聽說他前不久和老婆離婚了,現在和兒子在一起生 活,
他兒子才二十多歲也已經離婚了。   
村長見我盯著她發楞,就又說了一句:你想去哪啊,用不用我送你?   
我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就是隨便溜達。  
他說:那就上車吧,你想到哪溜達我就帶你去。   
我什麼也沒有想,就坐了上去。感覺這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的。   
汽車發動了。

一轉眼就離開了村子,村長斜視了我一眼說:你是不是和繼父吵架了?   
我急忙說:沒有,他對我很好。   
村長說:看你的表情好像不太高興。   

我說:也沒有什麼不高興的,就是一天天在家裡呆著憋的。   

他說:那我帶你到城裡玩玩吧,你想去哪玩,儘管說話,
你想買什麼,我可 以給你付款。   
我知道他是個愛說笑話的人,那天在繼父家裡,他就總是說笑話逗我樂。
我 想現在他一定又是在和我開玩笑了。

我就順口說到:「那你就給我買一身漂亮衣 服,再買一個手機。」
說完我自己憋不住笑了。還下意識的捂了一下自己的嘴。   
沒想到,來到城裡,他真的就給我買了一部手機和一身漂亮的衣服,
我驚呆 了。

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總以為自己是在夢裡。
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 開始從心裡感激他了,他用一種詼諧幽默的眼神望著我,
微笑的嘴裡露出一口小 白牙說:想去哪玩,說吧。   
我知道現在是真的了,我就說:聽說城裡舞廳挺熱鬧的,你帶我去看看吧。   

來到舞廳,裡邊的燈光非常暗,音樂也比較舒緩。
隱隱約約看到一對對男女 相互摟抱在一起,慢悠悠的晃動著,
村長問我:你會跳嗎?   
我說:不會,如果你能帶。
我就能走。我是很靈的。   
村長拉著我的手,走下舞池。

他托起我的右手,摟著我的腰,讓我把另一隻 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我也不管什麼姿勢,很快就隨上了他的步子,
村長不時的誇 我說:你真靈啊,特靈。   

突然間,屋裡的燈全關掉了,什麼也看不見了,
村長告訴我說:別怕,這是 「黑四」,
專門給那些情人提供擁抱接吻的機會。   

當時我真的有點懵了,不知如何是好,恐怕撞到別人身上,
就把身子緊緊的 貼在了他的身上,他順勢把我緊緊的摟住了。

我感覺他的胸脯把我的乳房都給擠 扁了。
但我還是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舒服,我也用手摟住了他的腰。  
突然舞曲停止,場燈亮了,人們都一窩蜂的往外走,我這才知道是散場了。   

村長看出我是沒有玩夠,就急忙說:我再帶你到歌廳玩一會兒吧。   
我高興的點了點頭。   

來到歌廳,他要了一個包間,把我領了進去,這裡的燈光不明不暗,
到很柔 和,他拿過一個麥克就讓我唱。我真的有點不好意思。

他就自己先唱了起來,他 的嗓子不錯,什麼歌都唱,
也不管是通俗還是民族美聲,開口就來,而且都很有 味道,
有時候還帶上幾個動作,逗的我哈哈大笑。
他本來是個中年男人,臉上也 有些皺紋了。
可在歌廳包間這柔和的燈光下,他還有幾分瀟灑呢。   
由於是頭一次上歌廳。

我總是不好意思唱,再加上他唱的有特別好,我真的 怕他笑話我。
他很快就發現了我的窘狀,從我的手裡把麥克拿掉了。
然後說,來, 放音樂,讓我教你跳舞好了。   
這一來我到是解脫了。

反正我是隨著他走,他怎麼走我就跟著,我的腳步可 是非常靈活。
即使偶爾走錯了,撞了他幾下,他倒是很高興,
我看他更喜歡這樣 半扶半抱的和我身體進行接觸。   

在柔和的燈光下,在舒緩的舞曲中,我們走了幾圈,
他的身子漸漸的靠近了 我,我已經感覺到了,可沒有拒絕,
慢慢的,他已經是緊緊的把我摟在懷裡了。   

我的渾身也在發熱,索性用雙手摟住了他的腰,
我慢慢的抬起頭來想看看他 的表情,他猛的一低頭在我的嘴上狂吻起來,
我也急忙摟著他的脖子和他對吻起 來,因為他的鬍子颳的精光,
比繼父的臉上乾淨多了。  
我們兩個誰也不跳了。

就這樣靜靜的摟著,站著,
他的雙手從我的腰部往下 移動到了我的屁股上,
他在我的屁股上抓了幾把,然後他抱著我的屁股,
用力的 往他的襠部貼,我的陰部和他的陰部緊緊貼在一起了。

我感覺他的兩腿間的那個 東西已經是很硬的了。
我們情不自禁的相擁著向沙發走去,我知道他是想把我按 在沙發上。  
可就在這時,我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   

他急忙說:「走吧,我領你去吃點東西吧,你喜歡吃涮鍋子還是吃炒菜」。   
此時的我已經是大喜過望了,沒有想到我會得到如此的待遇。   

吃完了飯,從飯店走出來,我又有些茫然了,不知道該去哪,
反正我是不想 回家,總感覺跟著他比回家好。
他一邊開車一邊說: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好嗎。   
我高興的點了點頭。   

他把車開進了一個很偏僻的胡同,在一排小二樓最靠邊的一個門前停下了。  
那門前亮著一個小紅燈。
原來到了一個小旅店。
這個旅店很狹窄,其實就是 一間房上下樓,。
店主是一對年輕的夫婦,開口就管村長叫三哥,看來他們很熟 悉。   

他領我上樓進了房間,那房間也很窄,一張雙人床,地下就沒有多大地方了。   我彷佛聽到隔壁有響動,原來那隔牆是用纖維板做的,
隔壁的聲音聽的非常 清楚,我有些緊張了。   

村長說:你什麼也不用管,這裡誰也不認識誰,做什麼事情也沒人管的,
不 信你聽,他們就是在幹「那種」事兒呢。   

我側耳聽了一會,也不知道是什麼聲音,村長忽然跪到床上,
把一隻眼睛貼 在隔牆的纖維板上,原來那裡有一個小洞,
他用力的往裡看,然後就向我揮手, 示意讓我去看,
我好奇的脫鞋上床,跪在那個小洞前仔細往裡看,
村長就把手放 在了我的背上,我感覺他的手熱呼呼的,還有些顫抖。   

隔壁也是兩個人,一男一女,正在脫衣服。

那女人很快脫掉上衣和乳罩,露 出了乳房,那男人很快脫下褲子,
和褲頭,兩腿間一個根雞巴騰的一下蹦了出來, 看到這些,
我的臉乎的一下子就熱了。
我感覺他們已經知道隔壁有人了。

可什麼 也不管,有說有笑,很快就脫個精光,我看到那兩個光光的身子,
頓時熱血沸騰, 渾身發熱了。那也是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個小女孩啊。   
那男人的雞巴已經挺的老高了。

那女孩突然跪下去用嘴含住了那男人的雞巴, 開始吸吮,
那男人身子挺直,閉著眼睛,嘴裡發出「呵呵」的聲音,
還不時的用 手摸著那女孩的乳房屁股和陰戶,
那男人啊啊的聲音越來越來越大,好像是故意 在讓我們聽,
突然他把那個女孩子推到在床上,那女孩順勢仰臥在了床上,
迅速 ​​分開了雙腿,那男人跪在女孩的兩腿間,那根雞巴已經是暴漲了。

那女孩自己用 手分開了自己的陰唇,
那男人手握著一個大雞巴嗖的一聲就插進去,
那女孩子「 啊喲」聲緊緊摟住了他,我的身子越來越熱,
心跳不停,感覺自己的陰部也在流 水了。
而且是水流不止。   

那個男人開始在女孩的身上抽插,眼看著那根雞巴拔出來又插進去,
一次一 次,不停運動,那女孩開始啊 ​​啊的叫喊,聲 ​​音越來越大,
明知道我們這個屋子裡 有人,也不在乎。  

村長在我的身後好像是在解脫自己的褲子,已經弄出了響聲,
可是隔壁那兩 個人幹得正歡,也不理會我們這個屋子裡發生的一切,
他們越來動靜越大,把床 鋪弄的砰砰直響,彷彿樓板都震動了。

那女孩子的喊叫聲也開始刺耳了。

那男人 每插一次,那女孩的身子就往起挺一下,她眼睛緊閉,
臉是抽搐的。她是在瓷牙 咧嘴。  
我的小逼有些難受了,簡直是受不了了。
我的身子開始扭動,感覺浪水從我 的陰部流淌了。

這時候,我感覺村長是跪在了我的身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