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劍傳說 (第一卷 序~02)

  序

  公元2019年。

  華國F省F市某宿舍。

  屋內窗明幾凈,暖暖的陽光從窗臺射入,斜射的光陰透過窗簾映照在房間的
各個角落,散落在一旁的書桌上,一個青年的臉上。隱約聽到青年嘴里嘟囔著
「」快上……推水晶……要贏了,噢!漂亮」

  隨著一聲「victory」一切歸於平靜只見房間的電腦桌旁坐著一個因
熬夜而臉色青白的青年。一張清秀的臉上滿是贏得遊戲的喜悅!可是當他拿起手
機點開屏幕,彈出一張帶著陽光笑容的美麗少女!充滿笑意的臉龐消失不在,眼
角閃過一絲憂郁,一縷悲傷。

  「唉」隨著一聲嘆息,房間重歸平靜晴朗的天空突然劃過一道流星。但奇怪
的是卻沒人看到似得。隨著流星的劃過,青年意識一黑,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在遙遠無垠的星空璀璨之地,群星緩緩環繞著一顆巨大無比的紫色星辰轉動,
如同在朝聖一般!可是若凝眼望去,紫色星辰在以一種奇特的頻率在震動,周圍
空間仿若受到震動的影響而碎裂,當頻率達到某種奇異的頂點時,一道無比巨大
的紫色光柱透射而出,穿過宇宙、穿過黑暗、穿過時空與混沌,照射進某處不可
名狀之地!驚動了無數未知的存在!

  「我感受到命運……解開枷鎖……背叛者……死」

  「瀆神者……死」

  「虛無……不可阻擋」

  「這星光……我感受到群星的召喚」

  「帝國啟明歷十一月二十六,偉大的若羽冕下,帝國的創始人,降臨於贊家,
時冬,情花逆而盛放,世人皆為驚嘆,艾歐尼亞的輝煌時代亦迎來了序幕!」

《帝國正史·聖皇》

          第一卷 艾歐尼亞  01章初到瓦羅蘭

  符文之地,在這里魔法就是一切。符文之地有著數塊大陸與巨大的海洋。不
過,幾乎所有的生命都集中在最大的一塊魔法大陸—瓦羅然。

  瓦羅然大陸居於符文之地最中心。作為心臟班的存在。瓦羅然大陸也是符文
之地面積最大的一塊魔法大陸。

  符文之地—瓦羅蘭符文之地—瓦羅然瓦羅蘭。作為最大的一塊魔法大陸,所
以的謀求符文之地霸權的勢力,都將焦點放在了瓦羅蘭。

  位於瓦羅蘭大陸之外的東北方的海島群上,坐落著一座城邦。和平之城—艾
歐尼亞。這里的居民一直都將自己視為自然世界的一部分,故此他們的生活方式
與周圍各種神奇的動植物和諧共存。隨處可見的木屋,林間嬉戲的奇異生物,巨
大的異獸在耕地上悠閑的散步。

  晨曦的陽光照射在普雷西典的大地上,風兒吹起房間窗簾的一角,掀起一幅
讓人臉紅耳熱的畫面!睡夢中的絕色少女發出陣陣低語呢喃,卻又蕩人心魄的悅
耳呻吟!似是少女懷春,在夢中遇見了心儀的王子,共赴巫山雲雨!視角下移,
卻見一條純白的內內掛在少女的腳踝,隨著少女的輕吟晃蕩起舞。也令人奇怪的
是少女的羞人部位似是有什麼東西在上下起伏!

  「啊……嗯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啊啊……」

  誘人的小嘴發出斷斷續續的嬌喘,隨著一聲似是春夢達到極致的嫵媚呻吟,
少女的身體一陣痙攣,私密部位也傳來陣陣咕嚕咕嚕聲!緩緩睜開惺忪的睡眼,
絕美的臉蛋還帶著誘人的春潮紅暈。感到下體傳來的異樣,少女的臉上閃過一絲
羞澀和惱怒!

  「臭哥哥,你又使壞,討厭死了!啊……」隨著一聲甜膩的驚叫,卻是男人
在少女的小紅豆上使壞的一咬!

  「好妹妹,哥哥的早安咬滿不滿意哈?」卻見少女的下體部位擡起一張清逸
俊秀的臉龐,嘴角還帶著一絲壞事得逞的邪笑!「好妹妹,你的水真多,哥哥差
點被噎住了」

  「你個混蛋。臭哥哥」少年的話使絕美少女羞得把自己的頭像鴕鳥似得緊緊
躲在被窩里,臉紅的就像熟透的蘋果!

  掀起被子,看著蕾絲裙內包裹著的誘人酮體,清晨本就高漲的欲火再也壓抑
不住,霸道地捧住佳人玉臉,狠狠的吻住她那嬌艷欲滴的櫻桃小嘴,狂吸狂吮著
她那釋放出無窮芳香唾液的醉人小香舌,。一只手輕柔的揉捏著那對初具規模的
雪白山區,其上的粉紅蓓蕾早因春潮而高高聳立,若羽夾住小葡萄不住的輕揉慢
撚,另一只魔手魔手已順著少女的纖腰緩緩滑下,溜到了少女翹挺的玉臀上頭,
輕巧地鉆探著,指尖若有還無地勾動著少女泄出的汁水,弄得她輕哼嬌吟。

  「啊……哥哥……別……停……又要到了……啊啊……要死了……啊啊啊」

  隨著少女的高亢呻吟,再次達到了極致高潮。

  「好妹妹,哥哥還沒解決呢」將少女的纖手牽引至自己的肉棒上。

  少女嫵媚的白了他一眼,猶自喘氣的紅唇緩緩包裹住了若羽的肉棒!

  「喔……好妹妹,你的嘴越來越厲害了」少年的話使少女的臉更加羞紅,不
過手上的動作卻更加賣力!

  潔白的床單上,嬌小而略具規模的迷人酮體正在側臥而睡,看著少女嘴角殘
留的一絲乳白,若羽臉上的邪笑更加掩飾不住!「啪」隨著手掌與翹臀接觸發出
的一聲清脆聲響!「我去找幹娘了,可能要出去段時間,你照顧好自己,知道嗎」

  「嗯」隨著傳來一聲微不可擦的輕聲回應!少年穿戴好懷著愉悅的心情走出
了房間!

  「臭哥哥,啊……又濕淋淋的,難受死了,不管了,先睡會」

  正在前往普雷西典學院的帥氣少年自然是主角我啦,大名若羽。十年前因為
不知名的原因我來到了瓦羅蘭,成為了艾瑞莉婭的哥哥。而在我一歲的時候,艾
歐尼亞的聖者——索拉卡來到我的家里,神棍搬的說了一大堆,最後提出要收我
為義子,帶我隨身修行!我那父親聽了,當然歡快的答應了!(汗。小爺不是親
生的吧),走在路上,少女的清香似乎猶繚繞在身邊,而想起即將見到的那個佳
人,若羽的眼底閃過一絲火熱!

  (註:艾瑞莉婭和主角設定為雙胞胎,母親因此難產而死!)

          第一卷 艾歐尼亞  02章 雪山銀狐

  行走在普雷西典學院的街道上,周圍的石柱上雕刻著繁複精美的浮雕,鏤花
和裝飾沒的讓人應接不暇,蝴蝶在花叢中嬉戲飛舞,人們在悠閑的散步,處處透
露著詩意般地寧靜與美好!

  「呵,可是誰又能想到三年後這一切都將淹沒在戰火之中,真是平和的讓人
腐朽」想到此,若羽心里的緊迫感更加強烈了,有太多的東西需要我去守候了!

  來到一間木屋之前,若羽空無一物的手上顯現出一把帶著紫色流光的三尺長
劍,一眼望去仿佛無盡的貴氣和霸道撲面而來,劍中帝者,不外如是!

  隨著一套大氣凜然的劍招緩緩施展,若羽的思緒回到五歲那年,也就是那時
候獲得了紫薇仙訣和紫薇劍訣。可惜劍魂的能量不足,傳了功法就再度陷入沈睡!
我的境界也因仙訣的殘缺兩年前停留在練體巔峰不得寸進。「得趕緊找到阿貍了,
她應該就是星使之一」

  時間在若羽的雜思下緩緩度過,估摸著幹娘禱告應是結束,若羽停下練劍,
來到門前,打開屋門,一個絕美女子的背影映入眼簾,亮麗的銀色秀發打著紅色
的截兒垂在腰間,黃色的修服包裹住凹凸有致,玲瓏起伏的誘人嬌軀,與白玉般
的滑嫩肌膚產生強烈的色差,卻又充滿著平和神聖的美感,與屋內簡潔的裝飾形
成精美的畫卷!

  不願打破這份寧靜的若羽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佳人似有所感,轉過身來,
露出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任何的贊美都不足以形容其萬一!

  「母親,早安」抱住絕美佳人豐腴的腰肢,埋頭在絕色幹娘的波濤洶湧之中,
陣陣的處女幽香傳入鼻中,若羽的心內卻沒有任何的褻瀆之心!

  「啊,早,小羽」聞著男子因練劍完而產生濃烈男子氣息,索拉卡臉上閃過
一絲羞澀暈紅,不過天性溫和的她默許了少年的親密接觸。「有什麼事嗎,這麼
早來找我」

  「我想去普玻雪山一趟,來跟你說聲」若羽眼底閃過一絲堅決「雪山那麼危
險,不行,我必須跟你一起去」深知我性情的索拉卡知道無法勸消我的決定,只
好選擇更穩妥的方式。

  「這……好吧」看著佳人充滿著關心和慈愛的眼眸,若羽吐露不出任何拒絕
的話!

  「嘻,這才乖嗎」迷人的嘴角微微翹起,整個天地仿佛在這一笑中黯然失色,
若羽也沈浸在這一笑中的萬眾風情久久不能回神!

               普玻雪山

  正是初春時節,山腳鮮花掙相綻放,花香飄逸,數不盡的遠古樹木拔地而起,
靈獸嬉戲打鬧的聲音在林間回蕩!而山頂卻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景色,常年積雪覆
蓋的雪山寒風凜冽,兇猛的捕食生物出沒其間。而今天這險惡的風雪中迎來了兩
位不速之客!

  「小羽,天要黑了,趕緊找個地方休息下,晚上天氣更加惡劣,可能還會有
兇獸出現」「嗯」緊緊攥住絕色幹娘的柔若無骨般的玉手,若羽的臉上閃過一絲
凝重。普玻雪山的危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凜冽的寒風刮起數不盡的落雪,連練
體巔峰的身體都差點承受不住這透徹的寒冷!

  擡頭四顧,隱約看到遠處似有一幽深洞口。「幹娘,走那邊,似乎有個山洞」
「好,我們趕快過去」

  半夜,慘白的月光下,普玻雪山好似一座銀子築成的墳,說不出的寂靜詭異,
唯有不時閃過的幽綠光芒和刺骨的寒風沒讓人忘卻其中的黑暗。在雪山的一角,
一絲微弱的火光自山洞透出!

  「這什麼鬼地方,要不是為了我的泡妞大計,我早轉頭回去了」夜間的寒冷
使若羽不自禁地打了個冷顫!「小羽,過來,離那麼遠幹什麼」看到寶貝兒子被
凍得發青的臉色,索拉卡心疼的要死。

  「嗯,好」看到若羽的靠近,卻還隔著明顯的距離,絕色幹娘將若羽一扯向
她懷里壓去。感受著絕色幹娘柔軟豐腴,凹凸有致的嬌軀,若羽的心底滿是感動!
將頭在那碩大柔軟的玉乳上輕輕摩擦,感受著佳人身體的幽香與火熱!這時,若
羽的臉龐好似感受到不一樣的凸起,瞇眼一瞥,原來是絕色幹娘的蓓蕾,心底閃
過一絲火熱,若羽的嘴角閃過不知名的笑意!

  將兒子抱在懷里的索拉卡正在靜靜享受著這難得的溫馨時刻!可是隨著時間
的流逝,一股濃郁的男子氣息撲面而來,令幾千年從未與男子有過如此親密接觸
的索拉卡心跳加速,臉上升起迷人的紅暈。

  「啊」隨著索拉卡的一聲驚叫,卻是胸前的蓓蕾被小壞蛋噙住,在上面施展
著出眾的口技,或吸或咬或舔,一陣異樣的酥麻感傳自全身。

  「小羽……啊別……快……快松口」寶貝兒子的舔弄使得索拉卡身體產生前
所未有的感覺,胸前的蓓蕾隨著兒子的吸吮緩緩變大,只覺得似是有什麼東西緩
緩從自己的羞人深處流出,嘴里控制不住地發出陣陣低喘!

  正在舔弄美艷幹娘誘人蓓蕾的若羽眼角閃過一絲得意「原來幹娘身體這麼敏
感,嘿嘿」嘴里功夫沒停的同時,若羽的另一只手也沒閑著,攀上美艷幹娘一只
手都握不過來的飽滿酥胸,輕輕的撫弄起來,從胸前透過的陣陣乳香使我的攻擊
更加猛烈,迅速!

  「小羽,快停下……啊……幹娘不行了……別嗯……幹娘要尿尿……快放開
幹娘……」身上傳來的陣陣快感使她那張性感而又紅潤的嘴唇,淫蕩的浪叫聲越
發的響亮起來……

  聽到幹娘的動情呻吟,我攻擊更加猛烈!雙手猶如飛舞的精靈,在美艷幹娘
碩大綿軟上彈出一首世上最動聽的華麗呻吟!

  「啊……啊……啊啊…不行了…快放手……啊尿出來了……嗚嗚嗚」

  看到美艷幹娘誘人的嬌軀突然痙攣連連,抽搐陣陣,知道美艷幹娘已達到平
生的第一次高潮!擡起頭靜靜欣賞著佳人高潮後的媚態。

  只見索拉卡此時正緊閉著雙眼,漆黑修長的睫毛輕輕顫動著,潔白如玉的額
頭上滲出了細密的香汗,臉上紅暈遍布,還殘留著高潮後的余韻嫣紅,神態慵懶
嫵媚,嬌艷欲滴的紅潤嘴唇微微張開,急促的喘著粗氣,豐滿高聳的胸部隨著她
的呼吸劇烈的起伏著。

  「嗯」慢慢從快感中回過神來的佳人嘴里無意識的發出一聲慵懶的嬌吟,臉
上閃過一絲羞怒「小羽,以後不準這麼戲弄幹娘了,知道嗎」心性溫柔的她舍不
得對兒子說出多麼苛責的話語!

  「知道了,幹娘」指尖仿佛還殘留著嫩滑的觸感,而佳人思緒卻又飄回了剛
才的無邊快感!夜還是那個夜,但原本純潔的親情似乎產生了不一樣的轉變!

                幾天後

  銀狐,其雪白的毛發深受貴族喜愛,無數的偷獵者無視普玻雪山的危險,深
入群山之間,只為獲得那可令自己一輩子不愁的財富!

  看著眼前懷抱著一顆圓珠的小狐貍,若羽帶著充滿誘惑的語氣道「我可以使
你化為人形,還知道這個玉的來歷,跟我走怎麼樣」

  聽到這個俊秀少年能完成自己渴望已久的心願,陷入無邊喜悅的小狐貍下意
識的點下了頭,卻沒註意到若羽嘴角泛起的一絲邪笑!

                尚贊

  這個處於艾歐尼亞納沃利東方的偏遠之地,數不盡的高山矗立,時不時飛過
的危險物種訴說著這里生存環境的惡劣,然而崎嶇的山道間卻偶爾能看到苦行的
僧侶緩步其間。

  尚贊某處崎嶇的山路中緩緩出現了兩道身影,一個絕美猶如天上神靈落入凡
間的女子,臉上慈悲的神情恍若下凡拯救世人的女神!而反觀其旁邊的男子,一
張帶著絲絲稚氣的英俊面孔始終掛著一絲邪笑,配上燦若星辰的黑色雙眸,真是
少女看了也懷春!

  索拉卡抓著若羽略帶粗糙的手掌,走在崎嶇的山道上,聞到旁邊若羽的男子
氣息,思緒總是不由自主的回想其那個旖旎夜里的極致高潮,想著想著臉上不由
自主閃過羞澀的紅暈!

  「呸,你亂想什麼呢,他可是你兒子呢」「反正不是親生的」索拉卡只感覺
腦海里兩只小惡魔在打架!

  一直關註著幹娘的若羽看到幹娘臉上突然閃過的紅暈,一瞬間猶如梨花盛開
在自己眼簾,望著久久不能回神!

  「嗯,怎麼了?累了嗎?」感受到若羽的突然停頓,索拉卡疑惑道「啊…
…沒,幹娘,我看你汗流了很多,想給你擦擦」被幹娘註意到的若羽閃過一絲做
錯壞事被發現般的慌亂,手忙腳亂的拿出一張手布替索拉卡擦試著臉上的汗水,
「嗯」看著若羽猶如戀人般的親密動作,索拉卡不禁心頭顫動,一陣羞澀,連她
也未覺自己的情緒發生了變化!

  當手布撫上佳人臉龐,感受到那份滑嫩到極致的觸感,猶如在接觸一張頂級
絲綢!「好滑」若羽的心頭不禁一顫,當佳人泛起羞澀紅暈時,為這幅美麗的畫
卷更是添上了世上最美的色彩!

  「好美」一聲贊賞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

  氣氛瞬間陷入了一種曖昧的氛圍里,直到衣襟里似乎傳來一聲動物的鳴叫才
使這股曖昧消散!

  「走了,趕緊趁還沒黑趕到村莊,呆子」聽到若羽的贊賞,索拉卡只感覺心
底抹了蜜,語氣中帶著自己都不能察覺到的撒嬌的意味!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