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奇緣

第一章 天上掉下個寶貝
     
    修仙大派雲玄宗仙脈山腳下的一處小山村名喚洛家村,這天夜里電閃雷鳴,
烏雲遮月,狂風大作,家家緊閉門戶,忽然,一道金光從而落,將烏雲沖出一個
大大的洞,接著一陣巨大的轟響響徹天空,大地劇烈搖動,大山開始崩塌,瞬間
淹沒小小的山村。
     
    於此同時,深山中的一個洞穴之中,一個少年正掙紮的爬了起來,頭暈腦旋,
他哀聲喚道:“姐姐,姐姐……”
    
    黑暗中一個聲音應道:“弟弟,我在這里。”
     
    少年名叫洛川,他一邊叫喚著姐姐,一邊尋聲向姐姐走去,一看到姐姐,就
撲入其懷里,撒嬌的哭了起來,說:“姐姐,怎麼辦?我們死了嗎?”
    
    姐姐名叫洛媚,長得亭亭玉立,甚是美麗,她安撫洛川道:“小弟莫怕,我
們還沒死,遇到地震了,就是不知道爹爹怎麼樣了?”
     
    原來洛家姐弟跟隨父親上山采藥,父親為獸所傷,他們被困山中,直到傍晚,
無奈之下只能叫姐弟倆下山救援,不料兩人在山中走了多時,由於入也,竟然迷
了路,接著天地大變,山體坍塌。
      
    所幸他們跌落一個山洞,撿了一條命,但洞口已經被堵住。
    
    “姐姐,現在怎麼辦?”洛川依附在洛媚懷里問道。
    
    洛媚說道:“在暈過去之前,我看到這山洞似乎極深,必有其他出口,我們
不妨找一下。”
   
    於是姐弟倆沿著洞壁摸索前進,走了許久,也沒有什麼所獲,姐姐道:“也
許現在夜深,即便有洞口,我們也可能察覺不到,休息一下,待過幾個時辰,天
亮了,我們再找。”
    
    洛川應好,正要躺下時,發現右前方似乎有亮光閃爍,急道:“姐姐,我有
光。”
     
    姐姐一看,果然有光,便和滴滴一同前往,他們越走亮光越大,自然興奮不
已,待他們拐彎一個看,此初是一個巨大的山洞,山洞中間一處散發著耀眼的金
光,洞頂高不可測,有一個兩米左右寬的洞口,上面的天空群星璀璨,只是太高,
他們無法攀爬上去。
    
    於是他們便向金光處走去,洛川躲在姐姐後面,待他們走近,姐姐忽然大姐
一聲,有死人,反而躲到了洛川後面。
     
    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相貌醜陋的男子,穿著一件華美的道服,胸
口處正大放金光,洛川謹慎的爬了過去,摸了摸那人的鼻孔,依然沒有氣息,他
同姐姐拜了一拜。
      
    “姐姐,他懷里是不是有寶貝?”洛川問道。
     
    洛媚皺著眉頭,說:“要不你去摸摸看?”
     
    洛川抿嘴說道:“好吧。”
     
    便小心翼翼的將手摸入那死人懷里,不一會兒便碰到一個柔嫩之物,似乎還
有些濕潤,洛川將其取出,瞬間山洞金光更甚,還散發出一股奇異非常的香味,
姐弟倆忽然有些恍惚。
     
    洛川看了一眼寶物,有手掌般大小,粉嫩無比,樣子像鮑魚一般,非常美麗,
而且寶物似乎還是活的,好像還會動,不知為何,洛川覺得特別親切和喜歡,急
忙拿給姐姐看,說道:“姐姐,是一個漂亮的鮑魚。”
     
    洛媚一看,瞬間羞紅低臉,氣息有些不穩的說:“趕……趕緊把這東西扔了。”
     
    洛川不解,靠近姐姐道:“為什麼?你看,很美啊。”
     
    那東西一靠近,姐姐有些不穩,跌坐在地上,洛川趕緊跑過去扶著姐姐做起
來,只見姐姐喘著說道:“那……那是……是……不好的東西,你快點扔掉。”
     
    “不扔,很美啊。”洛川將寶物送到了姐姐面前,姐姐瞬間軟攤在洛川懷里,
不知為何,洛川此時有抱緊姐姐的沖動,一只手將姐姐抱的更緊,一只手將寶物
拿到了面前,端詳著說道:“挺好的啊,怎麼會是不好的東西?”
       
    就在這一瞬間,洛川竟然有種想舔一舔這寶物的沖動,便伸出舌頭,對著寶
物上的一個點舔了一下。
       
    就這一下,一股甘甜味美的汁液瞬間流入洛川口中,像電流一般沖刺著他身
上每一個神經,洛川感覺身上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再升騰,頭腦也更加恍惚,好像
有股能量需要發泄出來。
      
    也是這一下,寶物突然挪動了一下,中間的縫口張合了一下,一股更強烈的
香味里面噴湧而出,充滿整個山洞。
      
    姐弟倆更加迷幻了起來,洛川傻傻的盯著寶物,忽然聽聞姐姐嬌喘道:“弟
弟,抱緊姐姐。”
     
    洛川低頭,恍惚中似乎多出了好幾個姐姐,可是姐姐的模樣卻是如此的清晰,
如此的美麗,如此的誘人,忍不住將手摸向了姐姐的臉龐,手中的寶物也貼在了
姐姐的臉上。
     
    洛媚觸碰到寶物更是嬌喘不已,竟伸出舌頭將寶物流在她臉上的汁液舔食了
一下,一股燥熱難耐的感覺讓她渾身發燙,身體好像很空,需要某些東西來填充,
可是這感覺似乎有癮一般,她舔食更多,身體也如同蛇一般扭動低起來。
      
    洛川看此情景,也低下頭去舔食姐姐臉上的汁液,兩根舌頭就這樣觸碰到了
一起,姐弟倆身體一震,互相看了一眼,瞬間天雷勾起地火,一股電流在他們身
上互換,美妙,無法抵抗,他們抱緊對方,互相吸舔著對方的舌頭和嘴唇,好像
想把對方的口水都喝進去一般。
       
    過了許久,他們才分開對方的嘴唇,兩人的舌頭連著一條長長的口水絲。
       
    互望著對方的眼睛,眼神盡是曖昧的神色,洛川像饑渴的老虎看到獵物一般
將姐姐撲到在地,兩人的嘴唇又纏繞在一起。
       
    姐弟倆頭腦的深處都有一個聲音再喊道,不可以她是我姐姐,不可以他是我
弟弟,可惜聲音太小,腦子里更多的聲音是我要,我要,給我,給我……
       
    姐迪倆的身體如蛇一般緊緊纏繞在一起,黏在一起,洛媚伸出舌頭吸舔著弟
弟的耳朵,一股股熱氣呼入洛川的耳朵里,酥麻軟嫩,舒服極了,洛媚在耳邊務
必嬌媚的輕喘道:“脫了我的衣服。”
      
    洛川聞言,一把撕開了姐姐的衣服,一對可愛白嫩的小饅頭乳房跳了出來,
映入洛川的眼里,可愛,美麗,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東西,但隱約又在哪里見過,
好像是媽媽,舔,吸,這是洛川腦海里略過的年頭,一口便含住了一個小饅頭,
一只手也搓揉起另外一個小饅頭。
       
    舌頭不停的在姐姐的乳房上舔,撥,打轉,一下子弄濕了姐姐的乳房,不停
交換舔吸著兩個乳房,姐姐嬌喘著死死抓著弟弟的頭,表情愉悅的都點扭曲,這
種感覺從來沒有過,身體也像蛇一般扭動。
       
    弟弟好像乳房還舔吸不夠,洛媚覺得嘴里好空虛,下體也好空虛,兩腳不停
的交搓著,她一把拉起弟弟,把他頭按下,一把將舌頭深入對方的口里,一手深
入弟弟的下體,將衣褲的束縛解去,將手深入弟弟的褲襠,一把抓住弟弟堅鐵如
石猙獰肉棒,揉捏起來,她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可是不知是怎麼會這些。

    洛川的肉棒被姐姐捏在手里,忍不住呻吟了一聲,好爽,好想插入什麼東西,
他急站了起來,將褲子去除,一根如惡龍般肉棒跳了出來,本能送到姐姐的口中,
姐姐一把抓住肉棒,撫摸了起來,用著嫵媚無比的眼神欣賞著,看的有些癡醉,
想不到弟弟的肉棒如此巨大。
      
    洛川有些著急,低聲道:“快!”快什麼,其實他也不知道。
      
    姐姐聞言一口含了下去,肉棒就在她的嘴里吞吐了起來,就像品嘗人家的美
味一般,舌頭對著馬眼打轉,雙手撫摸著蛋蛋,腦子里不停的喊著,我要,好吃,
同時也疑惑的問自己為什麼會這些,就像一個老手一般。
      
    洛川被舔的舒服了,她按著姐姐的頭拼命的插了起來,姐姐嗚嗚嗚……發出
低鳴,喜歡,喜歡這種瘋狂,可是下體好癢,她伸出一只手,對著自己的逼摸了
起來,這才減低了一件空虛感。
      
    再瘋狂的抽插下,洛川擡頭低吼,下體死死頂著姐姐的嘴巴,一股前所未有
的爽快敢噴薄而出,一股股的精液射入姐姐的口中,太神奇了,少年竟能射出如
此巨量的精液。
      
    姐姐將一滴不剩的將精液含入口中,然後張開嘴巴,用舌頭翻滾了起來,然
後一口吞了下去,以此向弟弟證明,你看,姐姐都吃了。
      
    如此畫面,洛川那里能受得住,雖然已經射精,但是肉棒依然挺立,他還要,
他一點也不介意姐姐口中的精液,低頭抱著姐姐就聞了下去,舌頭在姐姐的嘴里
打轉,又含著姐姐的舌頭吸舔,精液在他們口里不停互換。
     
    “弟弟,我也要。”姐姐推開洛川,嘴里含著手指,另外一只手不停的在下
體自摸,“舔……舔……舔我。”
       
    洛川聞言,立馬俯身下去,扯下姐姐的褲子,一個白嫩粉紅的五毛小逼出現
在了洛川面前,姐姐岔開雙腳,右手中指正在自摸著自己的陰蒂,再加上姐姐肆
無忌憚的淫叫聲,這是多麼美麗而淫靡的畫面。
       
    洛川看的出神,忽然覺得姐姐的小逼怎麼這麼眼熟,對了,是寶貝,跟剛才
的寶貝非常相似,只是姐姐的像個饅頭,中間一條縫而已,而寶貝更像一朵綻放
的花朵,縫隙的兩邊有美麗的褶皺。
      
    “你……你……你看什麼,快舔我……舔我……”姐姐就像一只發情的母豬。
        
    洛川也不在理會什麼寶貝不寶貝了,低頭先含住姐姐的整個小逼,接著用舌
頭從下到上的沿著縫隙舔了好幾個來回,姐姐被舔的渾身發抖,嬌喘的淫道:
“弟……弟……弟弟……好……好會舔……舔得……姐姐好……好……好舒服。”
      
    洛川聞言,好像更有更有幹勁,更賣力的舔吸,姐姐的騷逼就好像一個水源,
源源不斷的流出清甜可口的蜜汁,洛川一滴不剩的全部喝下,更是將舌頭變成一
根棒子捅入姐姐的小逼里,企圖品嘗更多美味。
      
    此時姐姐忽然全身抽搐了起來,竟然被洛川舔高潮了,一股陰精噴射出來,
射的洛川滿嘴滿口,這上天的感覺讓洛媚差點把自己的胸都抓破了。
       
    洛川看呆了,他任由陰精在他臉上落下,撲過去緊緊抱住姐姐,兩人又如同
蛇一般纏繞在一起,瘋狂的擁吻著對方。
       
    是的,如果沒有意外,他們將進行最後的一步,雖然都各高潮了一次,但遠
遠都還沒有滿足,但意外還是發生了,掉落在他們一旁的寶貝忽然失去了光芒,
奇怪的香味也消失了。
       
    而隨著這一切的消失,姐弟倆也恢複了理智,雖然依然空虛騷癢,洛川雖然
回過神來,但卻依然想繼續,可是姐姐的理智壓過了欲望,將洛川推到在一邊,
抓起衣服,哭候著道:“我是你親姐姐,你怎麼可以這樣?”
      
    姐姐哭喊著躲到角落里,洛川也呆呆的躺在地上,為什麼?為什麼?姐弟倆
不停的問著這個問題?
      
    洛川低頭做起來,跪在姐姐面前,說:“姐姐,你殺了我吧。我不是人,我
是畜生。”
     
    接著拼命抽打自己的耳光,姐姐看著心愛的弟弟如此,甚是不忍,過去抓著
弟弟的手,她也知道這不是弟弟的錯,肯定是那個寶貝,不,是那個逼的原因,
是它害他們姐弟做出如此荒唐的事,她撫摸著弟弟的臉,說道:“不怪你,不怪
你,都是它的錯。”
       
    “姐姐……”洛川哭著想投入姐姐的懷里,就像以前一樣,可是姐姐推開了
他,似乎很害怕他的靠近,洛川有些失望。
        
    “穿好衣服。”姐姐羞著臉轉過去,原來洛川還赤身裸體。
       
    洛川穿好衣服,小心問道:“姐姐,那接下來改怎麼辦。”
          
    “先把這鬼玩意扔了。”洛媚指著寶貝說道,這次她離的很遠。
       
    洛川撿了起來,寶貝已經失去光彩,也沒有味道,變的堅硬務必,就像塊石
頭一般,洛川疑惑的道:“姐姐,這究竟是什麼東西,跟你的好像。”
       
    洛媚瞬間紅透了臉,轉過身不看弟弟,羞著道:“不要說下流話,快扔了,
別禍害人。”
       
    “真是那個東西嗎?”洛川不依不撓。
       
    洛媚低頭輕輕嗯了一聲。
       
    洛川覺得很神奇,這竟然是個逼,又端詳了起來。看洛川沒動,姐姐很不客
氣,嬌聲吼道:“還看,快扔了。”
      
    沒辦法,姐姐不待見它,只能扔了,於是走到暗道里,正準備扔出去,可是
看又覺得可惜,竟然生出一個邪念,說不定以後還能用得著它,於是偷偷看姐姐
正背對著他,而且他在暗道,姐姐也沒有辦法看清他,他便撿起一塊石頭,扔了
出去,然後將寶貝偷偷藏入懷了。
       
    剛做完這一切,洞頂的口忽然有動靜,聽到有人說道:“就在此處。”
       
    姐弟倆一看有人便興奮的高喊起來:“救命,救命…………”
      
    同時也慶幸剛才及時停止了交媾,不然那人來了豈不是看到一幅淫穢不堪的
亂倫交媾景象,想想也讓姐弟倆嚇出一股冷汗。
     
    沒一會,洞頂便飛下幾個人,他們看到洞底竟有一對少年少女,甚是差異,
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會在這里?”
     
    來的人正是雲玄宗的門下,剛才那麼大的動靜,雲玄宗猜想必是有異寶出世,
而且還正好在自己眼皮底下,興奮不已,趕緊拍門人下山尋寶,沒想到卻看到一
幅可怕的人間地獄,整個村子的人一個不剩,全部死光,著實讓人悲痛。
      
    在雲玄宗的眼皮底下,猜想也不敢有人強搶異寶,於是先略加料理洛家村之
後,才再上山尋寶,不想竟發現一對少年少女,再了解姐弟倆的遭遇後,更是同
情不已,實在不忍心告訴他們實情。
       
    一番討論後,一個穿著白色錦繡道服,模樣俊美的男子走過來,他是雲玄宗
長生門下的大弟子雲勣。
      
    雲勣走過來的時候都禁不住多看了洛媚幾眼,經過剛才的一番奇遇和翻雲覆
雨,洛媚不僅更加美麗,更多了幾分艷媚,而且皮膚更是如同陶瓷樣白話有光澤,
好像輕輕一按就能破,就能出水一般,而洛川也是如此,完全不是山野少年。
     
    雲勣吞了一口口水,他已修仙多年,今天竟然如此失態,心想自己修行還不
夠啊,竟讓一個小姑娘勾勒魂去。
      
    “兩位小朋友,今日發生了不少事,我們回去再說,你們就暫且跟隨我們回
雲玄宗吧。”雲勣說道。
      
    雲玄宗!姐弟兩頓時覺得不可思議,那可是神仙住的地方,為什麼讓我們去
哪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