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墮落 1-3

第一章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衛生間時,正好是照在葉淑敏潔白如玉的嬌軀上,宛
如神女下凡。此時的她剛把脫光的衣服掛在衣鉤上。曼妙的身姿一覽無遺,仿似
一尊唯美的雕塑,但有些刺眼的光芒令她睜不開眼,她隻好用手遮護雙眼,望出
窗外,隨即轉身過去。她沒有把窗簾關上也許是天色太早,估計沒有人起來得比
她早。

    一縷黑發將她的美肩掩蓋,即便是這樣,葉淑敏那看上去光滑的背部還是被
渡上金黃的色彩,她擰開水喉,將自己全身全打濕了一遍,微涼的水令她不由得
發出一聲呻吟:好舒服呀。然後彎腰、曲著小腿把陽台上的沐浴露努力擠出一些,
眼看著右手心的沐浴露即將溢出來,有些從指縫滲出,她才停止右手的擠按。

    葉淑敏先把右手的沐浴露故意傾斜一些在自己的左手,晶瑩的水蒸氣在衛生
間裏已經爬滿窗戶與門窗。豆大的水珠正從她的頭發滑落在她柔軟彈性十足的美
乳,繼而順著乳頭出低落地下。粉紅的乳頭像鮮豔的花朵含苞待放,那烈焰的紅
豆正歡呼著人們去品嚐。

    她決定先從脖子開始塗勻,只見那天鵝般柔長雪白光滑脖子正呈現給另一幢
樓的人撞見。葉淑敏塗滿沐浴露的雙掌溫柔地摩擦著潔白惹人憐惜的肌膚,仿佛
不知窗外的人影正在恣意欣賞一幅美人沐浴圖。

    那時的張毅中絕對沒有想到自己會有此等好運。被尿意逼醒的他,眼神朦朧
的憑著直覺經驗來到廁所小便,褲子還沒完全除下,就已聽見流水聲嘩嘩地響,
這不出奇,似乎還聽見女人的哼叫聲,這讓張毅中大吃一驚,時值秋天,七月十
四已過,難道自己撞鬼?驚慌之下四處張望,順著聲音處張望,一下子睡意全無。

    他喉結動就幾下,眼睛睜得老大,緊緊盯著前麵。

    眼前的美女全身赤裸,在拿著花曬對著自己的脖子衝洗,黝黑雪亮的頭發披
在玉肩兩旁,碩大的乳房飽滿堅挺,再往下看,柔軟無骨的軀體艱難支撐這對大
波,肚皮沒有一些贅肉,稀疏的陰毛正亭亭玉立在小饅頭凸起的陰部上,煞是惹
人憐愛。

    原來葉淑敏所在的套房位於內置區,而張毅中家的樓層緊挨著,大概只隻有兩
米不到。葉淑敏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的春光外泄,沒多久便來到她引以為傲的大胸
部上面,輕輕地揉。慢慢的擠壓,咦,自己胸部怎麼有個小黑點,這讓她很疑惑,
想用手扣掉,但不知是胎記還是蒼蠅拉屎在上麵結疤,隻好用雙手來擠,弄了好
久還是沒能去掉,她隻好慢慢地用手指甲去刮,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乳房弄
壞。

    而在另一邊的小夥子此時激動不已,樂壞了心腸,嘴角的口水已經不自覺流
出並不知情,喉嚨處更發出一些幹渴的聲響,在他自己聽來,聲響極為震大,恐
怕對方已經知覺。張毅中這想法未嚐多餘,自不由然伴隨著喉結上下猶如風吹波
浪般的此起彼伏。他亦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褲襠起了一個大帳篷。

    張毅中那會兒一心一意頂著眼前絕色美女的胸脯上,尤其是上麵鑲嵌著的紅
寶石,在紅寶石周圍四處是淡淡是乳暈。粉紅色的,葉淑敏時而拱起胸脯,時而
扁平,如此變換,乳頭慢慢變紅、變硬。這讓正偷窺的張毅中情可以堪,內褲裏
頭的大肉棒越漲越大,難受的要死i.

    他思前想後,在這早晨,估計沒人會起來的那麼早,幹脆就把內褲脫了下來,
青筋暴露的肉棒確實嚇人,不單大,而且龜頭處已有些露珠,像一頭餓狼般昂首
待望,隻需主人一聲令下,便插向眼前美女的肉縫裏解渴。

    雖然裸體美女此刻正把自己的乳房搓來揉去,沒有察覺自己的曖昧行為已經
引起另一個男人,不,色狼的自瀆行為。美女胸脯上一些泡沫眼看著越來越多,
差不多已經掩蓋了原先那些羨煞旁人的風姿美色。

    這依然改變不了張毅中想操葉淑敏的想法,他的欲望已經被葉淑敏勾起,他
對著葉淑敏的背影,快速把自己的四角褲脫下,不脫下不知道,他那大屌昂首挺
立,似乎在向著葉淑敏示威,可惜人家看不到,這依然不改它的雄風。

    緊緊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但他想進一步近距離觀察,發現對方的窗戶已經
阻隔了自己的荷爾蒙衝動,他頓時冷靜下去,如果沒有窗戶阻隔,他肯定會爬過
去操她要死要活。

    即便這樣,張毅中的欲望依然高漲,情不自禁踏上廁所的水箱,可惜,葉淑
敏已經轉身到另一邊,可是,就在他踏上水箱的一刹那,居然看到了葉淑敏依稀
的陰毛,修剪的非常整齊。就算沐浴露的泡沫遮住不少,張毅中的眼光犀利,照
樣能讓他看到一些紅色的肉,那就是陰唇了吧。

    哦,哦,張毅中的呼吸頓時加重,陰唇看不了,但她肥碩的大屁屁照樣令人
血噴,像個大饅頭,相必是很軟,摸著很舒適吧,張毅中想道。

    他獨自個兒猜測,這完全不能怪他,張毅中直到現在還是處男一枚,雖然他
現在已有18歲了,課外讀物,黃色書籍、網上的島國片也看過不少,但總比不
上親身體現的感受更舒服,更衝動,眼前的美女,隻有兩米遠左右,他就可以得
到她了。

    接下來,他覺得眼前這事吧,得先解決,要不然可就憋壞了自家小兄弟。

    張毅中趕緊握住自己的雞巴,哇塞,好刺激呀,他自瀆也有些時間了,那時
他的好兄弟龍俊宇偷偷塞給他的,那時他讀高二,看著手裏密封的黑色袋子,他
不知道裏麵是什麼東東,忙問,俊宇,這是啥?

    好東西來著,你也長大了,說完,龍俊宇邪惡的一笑,便轉身回家。

    張毅中拿著這個黑色夾子回到家,俊宇的話已經說得很直白了,他還是有點
恐懼。可能跟他受的教育,爸媽的熏陶有關,這些淫穢的東西在家裏根本沒有。
之所以龍俊宇會給他這個東西,是源於那天早上。

    課間操結束,同學們要回到教室上早自習,可是有很多同學作息時間不比住
宿生,很多時候他們經常遲到,即便匆忙趕來做早操已經不易,何況早餐呢?這
天龍俊宇帶著早餐來教室,問自己同桌要不要?

    張毅中當然好言婉拒,畢竟自己已經吃過了,人家的救命食。自然不會湊上
去吃,龍俊宇吃著吃著,不知為什麼自己的褲襠起了一個帳篷,他有些不好意思,
彎腰低頭,這躲不過毅中的眼睛,想問他怎麼回事,是不是肚子痛?麵包不衛生?

    龍俊宇沒有說話,一副扭扭捏捏的樣子,尤其是他還夾緊褲腿,更令人生懷
疑。沒多久,張毅中就知道怎麼回事,可是他不明白,自己的同桌吃著早餐怎麼
就勃起呢?所謂飽暖思淫欲,肯定是有女色才引起的。

    龍俊宇肯定也懊悔自己的動作做得過於明顯,想要人不知道都不可能,幸虧
隻有同桌發現這點,估計遠在門口的郭慧敏也多少知道一點吧。他不願再想下去,
好吧,悄悄地把嘴湊在張毅中的耳邊說了一句,搞得對方耳根子從脖子一路紅到
腳底。

    你打過飛機沒?這是龍俊宇對張毅中說的話。

    張毅中對於這種話題沒有絲毫興趣,從小到大他是那種乖學生,像這種有歪
人倫的禁忌話,他說不出口,也不可能會說。首先,說出口就髒了自己的嘴巴。
俊宇看到毅中的表情,知道他沒有試過,還是個雛兒,自己又何況不是呢?

    龍俊宇想起這點,心情有些低落,歎了口氣。

    當其時張毅中並不知道龍俊宇的歎氣是為他自己,情不自禁脫口而出:哼,
還用你說。

    龍俊宇一聽這話,明顯來了興致,怎樣?爽不爽呀第一次?

    像這種粗鄙的話,張毅中無來由的一陣反感,倒不是說他是聖人,何況聖人
對於床笫之私還得戒齋沐浴呢?在古代,同房做愛是件很神聖的大事,繁衍子孫、
魚水之歡此等歡樂隻有權力的鬥爭方可有的一比?

    隻可惜,朱熹那個老子,當麵一套背後一套,隻準自己淫人妻女,不準他人
尋找快樂源泉,十分可惡。話說回來,張毅中明顯是受了傳統教育的虧,性知識
向來不懂,更視為肮髒。

    龍俊宇有意撩撥他,說打飛機這東西,壓抑久了會憋壞身體的哦。遠的不說,
就拿現在,我們正處於青春期,是發育長高的階段,不把自己欲望發泄出來,容
易長成矮子。毅中,你是知道的,現在的女孩,說男人矮是三等殘疾哦。你覺得
你這身高會有女孩子喜歡麼?

    龍俊宇話沒說完,毅中就跳了起來喊:我不是。

    身高向來是張毅中的禁忌。他恨自己空有一副好皮囊,卻在身高上,上天作
弄自己。

    那時他的這聲喊叫,把教室裏的目光全聚集在張毅中的臉上,毅中有些不好
意思,因為自己的緣故招來同學們這些注視,讓他臉紅時又恨俊宇的話刺激到他。
哎,都怪自己定力不夠又能怪得了誰?

    好吧,知道你不是,你好歹也有一米七二了。在我們男生是可以的,鬼知道
那些女生腦子怎樣想的,自己一米五幾到一米六左右,唔,我說大部分女生。龍
俊宇停頓了一下,緩口氣過來,繼續說道:我算知道了,也許她們認為身高的人
雞巴大,這樣更能滿足她們骨子裏發浪——

    夠了,別說了,俊宇,我不愛聽。張毅中實在是忍受不了俊宇,太過分了都,
這樣傷風敗俗、露骨駭人聽聞的惡心話都說的出口,而且說的還不臉紅。

    好好好,我不說了,龍俊宇做閉嘴狀,繼續吃他的麵包,時不時望望毅中,
又抬頭望向郭慧敏。他忍不住輕聲笑道,毅中,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剛才為什麼?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張毅中沒好氣的應聲回答俊宇。

    哎,不跟你說了,龍俊宇在下課鈴響後順手拿著垃圾跑去廁所,臨走之前還
不忘交代,一柱擎天難受極了,我要去廁所解決下,毅中,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誰的本錢大?哈哈。

    滾,去你的。張毅中一拳打了過去,小心憋死你這淫蟲。龍俊宇爽朗的笑聲
響徹教室內外。

    從那以後,龍俊宇時不時就為張毅中普及一些性知識。張毅中當然也明白眼
前這位同桌不靠譜,往往他說自己七七八八風流韻事,能信一成已經是偷笑了。
當然,作為龍俊宇的好哥們自然不會過分打擊他的積極性。這樣子下來,張毅中
慢慢也就習慣了,雖然他沒有自瀆過。

    直到他親身接過龍俊宇的黑色夾子,那也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接觸異性的身
體,好吧,就算是能看不能摸,也好過班裏面的女生,到了夏季,班裏只有幾個
開放的女生才穿低腰褲,但是那幾個平時輕浮、發騷的女生並不是張毅中的心頭
好。他喜歡那些文靜的,有點淑女風範的女生,起碼待人接物方麵給人一種舒服、
能靜下心不會想到情欲的那種女生。

    利海琳就是這麼一個女生,可是人家已經有男朋友了。

    雙手哆嗦的張毅中小心翼翼地把黑色夾子插進電腦,他緊張得要死,手心全
是汗,氣都不敢多喘,很快,電腦屏幕出現了一些畫面,咦,是古裝片。張毅中
很好奇,原以為是那種片子,結果不是,看來是自己誤會俊宇了,心裏一陣自責。

    還沒等自己的羞愧心褪下,結果幾個畫面之後,映出一些字幕,靠,敢情還
是色情片。因為裏麵開始出現一些裸露女子的影像,更有一些血脈僨張的動作場
麵。整個片子看下來,張毅中心裏難受的利害,尤其隱隱約約發現自己的下體硬
的特別難受,當然,之前的夢遺並不算,往往在難受之餘就一泄內褲,不了了之。
害的每次自己夢裏爽後都要洗內褲。

    可這次,明顯跟以往不同,它感覺到快要到了爆發的邊緣,卻又不知如何導
出,它一跳一跳的,似乎在跟主人訴說它陪伴主人的長跑它很累,需要踹氣,更
需要休息。奈何一個多小時後,它雖然有時累的口吐白沫,時而流些液體出來,
但總不能讓人如願,徹底得到真正的休息。

    砰砰,這幾下敲門聲把張毅中一下子從回憶中拉回現實中來。誰呀,誰在裏
麵啊?

    稚嫩的聲音傳到毅中的耳朵裏,這聲音怪熟悉的,啊,這不就是媽媽的聲音?
糟了,忙不叠之下,趕緊應聲,媽,是我,很快就行了。拉屎嘛。

    我一邊應聲一邊用手快速來回抽動自己的肉棒,不,準確說,應該是手掌不
停地反複活動,期待快點射出,而前麵的美女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並沒有在扣胸前
的黑點,她用手往下身處抹沐浴露。在陰毛那裏反複搓來搓去,那些泡沫把葉淑
敏的陰毛揣在一起,看起來稀稀疏疏的陰毛,在水的濕熱下散發出熱氣並帶點味
道。

    聞著這股氣味兒,張毅中性欲更加高漲,隨時都有溢出的邊緣,他加快動作,
在這時,葉淑敏做出的動作更讓他目瞪口呆。

    隻見葉淑敏洗完陰毛,手指慢慢地向下身靠攏,竟然用手把陰唇翻開,她已
不再是背麵著張毅中,而是麵朝窗戶,可能陽台上有些毛巾掛著,擋住了一些視
線,葉淑敏以為對麵沒人,所以才專心洗下身,她不單扳開粉紅的肥厚的大陰唇,
用水清洗裏面,繼而也把小陰唇反複搓弄,嘴裏發出哼哼,哈哈的呻吟聲。

    光是這聲音已令張毅中激動不已,想不到看起來如此端莊的絕色美女也會自
慰。葉淑敏嫌這還不夠,她開始嚐試用手戳進去,把大腿打開,叉得很大,這下
子,美女所有私密已經沒有不可言說的了。右手中指慢慢地插進去,嗯,還行,
又把食指也放進去,來回反複搓弄。

    顯然這還不夠味,當葉淑敏準備把第三根,也就是無名指放入時,對麵傳來
聲響,張毅中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他現在的氣息越來越重,如牛般耕田事發出
的踹息,面部肌肉緊繃著,隨著自己高潮的到來,他的精液射出兩三米遠,如果
沒有牆在阻隔,也許會有七八米。

    肉棒射完後,抖動幾下,張毅中便癱倒在地下,大汗淋漓,顧不得擦汗,因
為你她媽媽又在敲門了,兒子,怎麼那麼久啊,是不是不舒服呀,吃壞肚子了,
要不要去看醫生啊。

    媽,不用了,我沒事。張毅中匆忙從地下爬起來,又把牆上的精液擦幹淨,
短短一分鍾不到,褲子已經穿好,對著鏡子整理一遍正想開門,去看對面的美女,
發現早已人去樓空。罷了罷了。

    你在裏麵幹嘛呀,那麼久,沒事吧。一打開門,張毅中母親就噓寒問暖自己
的兒子,搞得毅中一陣心虛,媽。我不是說了我沒事麼,我要上學去了。

    真的沒事?張毅中的母親自言自語。

    時間倒回到兩分鍾前,也就是葉淑敏自慰最爽的時候,她突然聽到敲門聲,
一陣心慌與緊張,忙問,誰呀?

    淑敏,是奶奶呀,你在裏麵幹嘛呀那麼久,奶奶要上廁所,快點好不好?

    哦,我知道了,奶奶,你先別急,我很快就出來了。葉淑敏一邊說道一邊衝
洗自己的身體,隨後拿起自己毛巾擦拭自己的身體,輕柔的同時又感歎自己這神
軀是老天的賞賜品。對鏡欣賞自己的嬌軀,用吹風筒吹幹自己頭發,再拿起前幾
天剛買來的丁字褲套上,繼而穿戴起文胸,一連串的動作甚是熟練——絲襪、超
短裙、職業套裝,一氣嗬成,令人目不暇接。

    就在葉淑敏穿衣期間,有個溫柔略帶責備的聲音傳來,淑敏,你起床沒,起
了床的話就快點下來,別忘了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噢。

    知道了,媽。真是的,我已經起床了。葉淑敏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先是被奶
奶打斷了自己的自瀆,繼而被媽媽叫床,真的的,姑奶奶我心裏頭那股欲火還沒
發泄呢?

    葉淑敏走出房門,徑向客廳行去,此時爸爸媽媽已經坐在餐桌上吃早餐,奶
奶去完廁所後也已經出來,葉淑敏著急地拿起一塊麵包,還沒來得及放入嘴,媽
媽的聲音再次響起:

    淑敏呀,你打算第一天上班就遲到麼?你也要為爸爸爸爸想想呀?

    語氣中帶些責備與無奈。

    葉淑敏自顧自己地吃麵包喝牛奶,我吃飽了。說完就跑出家裏。

    依然從家裏傳出媽媽的話,淑敏,你不吃多點了麼?

    媽,要遲到了,我先走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