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還是天堂 1-6

 第一章:欲望的力量

  一間不大的辦公室,坐著一個忙忙碌碌的年輕人,辦公室裏已經空空蕩蕩了,
隻剩下他一個人在加班,案幾上的文件已經堆的比他人還高了,盡管時間已經過
了晚上 8點,可看他埋頭苦幹的樣子,好像還要很久才能結束。

  門口,昏暗的燈光,在公司名稱下面噼裏啪啦的跳著,映著上面公司的名稱
——飛翔科技有限公司這個年輕人叫林峰,當初報志願的時候沒聽從父親給他的
選擇,處於叛逆期的他選了一個相當冷門的專業,等到大學畢業的時候,才知道
找工作的艱難,悔不當初的緊,可畢竟木已成舟,無奈隻能接受現實。

  雖然大學是頂尖的大學,可就是找不到好工作。他又不想依靠家裏父母的關
係,回到老家去考一個公務員混一輩子,他離不開文婉,他大學談了三年的女朋
友,他們從大二相識,到大三相愛,直到現在,已經快四年了,雖然工作很辛苦,
可老闆還算大方,給他開的工資也算是這個城市的中上等了,至少靠著這份工資
養活那個時候的文婉,還是很輕松的。

  寂靜的辦公室突然響起了「叮鈴鈴」手機鈴聲,年輕人看著自己女朋友的頭
像在上面高高閃耀著,苦笑著搖頭打開手機看看她準備說什麽。

  「老公,你還沒下班嗎?」

  林峰對著桌子那些堆疊的文件拍了張照片,發了個郁悶的表情過去「老婆,
今天恐怕我要加班到很晚了,該死的老闆,簡直把我當牛一樣使了。」

  「老公,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又升職了!」電話那頭傳來了女朋友高興雀
躍的聲音。

  林峰已經不知道說什麽好了,文婉自從畢業後進了那個評估公司,屁股下面
就跟坐了火箭似的,才不過短短兩年時間,就從一個小職員殺到了副經理的位置,
現在再升一級,那就是經理了。想想大學時,都是自己花錢養著女友,林峰的心
裏稍稍有些不平衡了。

  「恭喜你,乖老婆!」林峰順著自己的心情發了一個鬼臉過去。

  看著那個順著恭喜發來的鬼臉,體貼的文婉知道她的男人有些吃味了,這幾
年兩個人的收入越來越不平衡,雖然林峰依舊好面子的不讓她負責家裏的開支,
可那在她面前越來越灰暗的神色,才代表了他真正的心情。

  文婉也是真的沒有辦法,她之所以升的這麽快,還不是趕上現在房地産的熱
潮,有人炒房,有人賣房,有人要抵押房産,就少不了她們評估公司出馬,在自
己的努力和親人的幫助下,公司的業績也就如火上澆油似的,蹭蹭的不住上漲,
老總給她升職加薪,她總不能說不要吧,那不是傻子麽!

  理解男朋友那酸溜溜的心情,文婉知道這個時候什麽都不說才是最好的選擇,
於是扯開話題道:「老公,你還在公司嗎?她們給我慶祝完了,我過來找你吧!」

  林峰看了看手機,再看了看面前如山的文件,回複道:「你過來吧,我還要
等會呢,至少得把這個弄完才能下班。」

  兩個人的公司原本就不遠,文婉得到林峰的同意,打了個車幾分鍾就到了林
峰的公司,看著埋頭工作的男朋友,文婉還是有些心疼的,輕手輕腳的走上前去,
給他捏了捏肩膀。

  林峰感覺到了女朋友的到來,那個在自己肩膀揉來捏去的小手,自己很是熟
悉。回頭伸手將她摟在自己懷裏,找到那個自己想了一天的小嘴,吻了上去。

  文婉也激烈的回應著男朋友的熱情,感受到屁股下面那個火熱的東西,脫開
了男友的熱吻,喘息著說道:「老公,你……你先工作,我們回家再……」

  林峰一聽也隻能放開了正在上下卡油的壞手,苦笑著繼續埋頭工作。文婉則
拖了一個凳子過來,躺在林峰的腿上,掏出手機在玩著。

  「老公,我們談了好幾年戀愛了,我爸媽他們想見見你!」文婉裝作不經意
的說起。

  「額……額……老婆……我事業現在還是這樣……你爸媽會不會看不起我!」
林峰支支吾吾的說道。

  「傻老公,我們兩個一起奮鬥啊,而且你那麽聰明,怎麽會一直就這樣啊,
我可是很看好你的未來啊,你還記得我們上學發生的那件事嗎?如果不是你幫我
擺平,我可真不知道要怎麽辦了。所以就憑你的聰明才智,你早晚能出人頭地的。」
文婉由衷的說道,這也是她死心塌地的跟著林峰的原因。

  其實她閨蜜早就勸她另外找一個男朋友,反正現在的社會換男人跟換衣服一
樣輕松,隻是文婉一直不同意罷了。從相知到相愛,她跟林峰經曆了那麽多的事
情,又豈是一句簡單的離開能解決的。

  頭枕著男朋友的腿,後腦勺就能感受到那個凸起緊緊頂著自己的東西,這也
是文婉離不開林峰的另一個理由,雖然這個大家夥最近幾年因爲主人忙碌少弄了
自己幾次,可上大學的時候每次都弄的自己欲仙欲死才罷休的。自己也從一個清
純的小姑娘變成了見到大雞巴就開始流水的敏感少婦。

  再接著想下去,就是那次林峰的幫忙才讓自己躲過那個人的魔爪,因此自己
才不可救藥的愛上他,崇拜他,她又不光盲目的崇拜著他,更爲他的機智和頭腦
深深的折服,盡管那個家夥後面越來越荒唐,可自己依舊是言聽計從。想想那個
被他們折磨的快要瘋掉的老頭,文婉的嘴角慢慢的滲出了些微笑,臉也稍稍的紅
了起來。哎,還是大學的生活好,無憂無慮,唯一需要滿足的就隻剩下林峰那無
止境的欲望和奇奇怪怪的壞點子而已。

  想到這文婉就有些想要了,可剛才是自己阻止林峰跟自己親熱,不由得有些
上下兩難,正思考呢,林峰伸了個懶腰,他忙完了。

  「老婆,我什麽時候去你家?」林峰望著巧笑嫣然的女朋友,問道。

  「就這個星期天呗,不過……老公……我……我一直沒告訴你……那個……
那個……」文婉有些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應該怎麽跟林峰說。

  「怎麽了寶貝,有什麽話你直說啊!」

  「我……我對你撒謊了……我以前告訴你我父母是公務員……我沒說實話…
…其實……其實我媽是我們市住建局的局長!」

  「哎呦!我的好寶貝還是個官二代啊!哈哈!」林峰在旁邊哈哈大笑,其實
他早就猜到女朋友的家裏有人當高官,隻是不知道具體是什麽職位罷了。畢竟兩
個人相識那麽久,文婉又有些大大咧咧的,總會有些馬腳露出來,隻是她既然不
願意說,他也就沒追問。

  「嗯……嗯……你不會埋怨我吧!老公!」

  「傻姑娘,你媽是你媽,你是你,你就算沒有那麽顯赫的家世,我一樣還是
愛你啊!你看我不也是沒靠著家裏!」

  文婉心裏對男朋友的話還是表示贊同的,大學的時候就知道林峰的家底不薄,
畢竟自己的花費在那裏放著,一年下來小幾萬的開支,一般的窮學生也確實負擔
不起,於是開心的在林峰臉上狠狠啄了幾口,表示欣賞。

  出了公司大門,林峰拉著文婉坐上了他的小電動車,兩個人租的房子離他們
工作的地方原本就很近,電動車騎上個十幾分鍾也就到地方了。

  隻是坐在電動車後座上,文婉那顆跳動的心就有些想使壞了,摟著林峰腰部
的手漸漸的滑向了他褲裆的位置,慢慢的揉著。

  林峰回頭看了看女朋友,心底裏很是開心的笑了笑,上大學時候的那個腼腆
小姑娘,已經被他調教的跟個蕩婦一般了,想想那個時候她在他面前脫個衣服都
要摸著黑躲被窩裏,自豪的心情也是悠然而起。

  不過市區的馬路,雖然黑了些,人卻並不少,兩個人也沒敢再做什麽更誇張
的事,可遠沒有在大學的時候來的放浪了。

  林峰想起大學畢業的時候,他們兩找了個借口多在學校住了幾晚上,說是找
到房子才從學校宿舍搬出去。他拉著文婉兩個人,從學校的這頭,走到學校的那
頭,兩個人光著屁股拍下了很多瘋狂的照片,那是兩個人認識幾年來最瘋狂的一
回,文婉也是從一開始的扭扭捏捏,到後面的放浪形骸,到最後更是主動拉著他
去暴露,去拍照,說是能給她帶來強烈無比的刺激。

  想到這,林峰使勁的加了加油門,他被身後的小妖精抓的也有些受不了了,
得趕緊沖回到家去把她就地正法。

  一進家門,林峰就把文婉掀到了沙發上,擡高她的職業套裙扒開內褲就舔了
上去,那混雜著汗味且微微有些腥臊的體液,直接沖入了林峰的口腔,可他就愛
這個味道。

  林峰饑渴的吮吸著那水盈盈的蚌珠,舌尖刮過肉蚌的每一道縫隙,滴滴的粘
液順著嘴唇與舌尖,在燈光的閃耀下,亮著銀光。

  文婉抱著林峰的頭,兩條腿使勁的夾著,好像不這樣不能夠得到那終極的快
感一樣,屁股也隨著林峰的舌頭,前後的晃動,嘴裏不住的發出些銷魂的聲音
「哦……哦……啊……啊……老公……老公!」

  積攢了一路的欲望,隨著那個不住鑽營的舌頭,漸漸的釋放了出來,越來越
多的水順著屁股從菊花一路向下,滴到了沙發上。噴湧而出的水流,打斷了林峰
的動作,他愛憐的將女朋友的陰蒂含在嘴裏,任那股熱潮,噗嗤噗嗤的不住噴灑
在他的身上。

  「老公……還是你疼我……知道怎麽才能讓我舒服……我愛死你了!」

  「寶貝婉兒,你是舒服了,可我還憋著呢!」年輕人邊說邊脫去自己身上的
衣服,將胯間的巨物掏了出來。漲的通紅的龜頭在脫出內褲的瞬間就彈了起來,
上面的青筋更是如巨龍一般圍繞著整個肉棍,密密麻麻的盤了好幾圈,似的原本
就粗壯的陰莖更加的雄偉了。

  文婉看著男人的巨物,含笑著將龜頭含進嘴裏吞吐著,早就已經熟練了男人
的巨大,因此動作看起來很是熟練。

  「婉兒,你現在是越來越會舔了,想想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你都隻是伸出舌
頭糊弄幾下就完事了,現在好像都吃不夠一樣了哈哈!」

  聽到心愛男人的調戲和誇贊,文婉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經過男人幾年的調
教,如今的她臉皮早就厚的跟城牆拐角一樣厚了,又怎麽會介意這些。

  想想當初因爲跟男朋友玩的太瘋,導緻下面紅腫了好幾天,那個當大官的母
親還帶著她東看醫生西看醫生,弄的她都不知道跟醫生說什麽,好在母親帶她看
的醫生也算通情達理,雖然安慰她母親是簡單的摩擦水腫,可背著母親看她那滿
臉的笑意,就讓那個時候的她明白醫生已經什麽都知道了。

  也不知道事後那個醫生有沒有跟母親說了什麽,畢竟母親也是過來人,不過
這就不在文婉的考慮範圍之內了,她真的離不開林峰的大雞巴了,更離不開他那
些奇奇怪怪的壞想法,雖然每次那些壞主意都讓自己害羞的不能自已,可卻每次
都能帶給她不一樣的強烈高潮。

  「寶貝婉兒,你媽喜歡什麽東西啊,你爸那邊我打算給他買個飛利浦刮胡刀,
就是阿姨那裏難伺候些,送便宜了怕媽看不上眼,太貴的我也買不起,一些敏感
的送給情人的那種又不合適。」

  「唔……唔……」文婉使勁把男朋友的陰莖在自己嘴裏摩擦了幾下,才松開
口繼續說道:「老公,沒必要那麽見外啦,我媽是最疼我的,你隻要心疼我,她
不會介意的啦!你就隨便買條項鏈給她就好了。」

  「行,那你明天陪我去挑一條!」林峰答允道。

  「嗯……嗯……你明天不用加班嗎?」文婉擡起頭問道。

  「明天我白天拼拼命吧,老婆你的事最大啊,我可是要娶你當老婆的哦!」
林峰輕輕的撫摸著文婉的頭說道。

  文婉擡起頭看著溫情滿滿的男朋友,又看了看那個還硬在自己臉上的雞巴,
重新將它吃緊嘴裏,賣力的給男朋友服務著。嘴巴忙著,兩隻手也沒閑著,文婉
早就練出了一邊吃雞巴一邊脫衣服的本事,甚至都快成爲一種本能了。

  不這樣也沒辦法,幫林峰吃雞巴讓他爽的同時,也是在緩解自己身體的壓力,
林峰實在是太厲害了,那個東西本來就大,做的時間還長,每次不弄自己個把小
時都不算完,剛開始談戀愛的時候,林峰都是等她高潮完,手動射出來,現在經
過他不斷的調教,總算在嘴巴跟屄並用的情況下勉強能讓他射出來了。

  至於林峰一直要求的菊花,文婉想起那次試驗的後果,到現在依舊能回憶起
那時候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

  口水順著嘴角慢慢的滴到了文婉美麗的胸脯上,那如圓碗倒挂的美麗胸脯一
點都沒有下垂,乳頭還是少女的粉紅色,高高的挺立在那圓潤的最高點,因爲激
動更是翹起挺立在那,顯示著女主人此刻身體已經情動。

  順著纖細的腰肢再往下就是那塊美麗的方寸之地了,不多的陰毛在小腹的最
下方稍稍做了些點綴,屄口是張開著的,絲絲的粘液已經順著那張開的小縫滴了
出來,長長的一絲甚至都挂到了地闆上。

  文婉對自己的屄也是很滿意,雖然她自己沒研究過,可林峰說她的屄口是不
可多得的一線天,能夠給男人帶來緊湊的壓迫感,而且顔色又是同樣的粉紅,可
不像一般女人那般黑漆漆的,雖然經過林峰這幾年的不斷蹂躏,已經不複剛開始
的那般嫩紅,可林峰說這是他給操黑的,所以他還是很愛很愛她的小嫩屄。

  前戲做的差不多了,林峰也感覺到埋首在自己胯下的女人已經動情了,而且
自己被她伺候的也有了些感覺,等會應該射的出來了,於是蹲下抄起女朋友的腿
彎,抱著她放到了床上。

  巨大的龜頭頂在了粉嫩的屄口,隨著巨大的龜頭慢慢消失在了林峰自己的視
線中,叉開雙腿的女人發出了一聲妩媚和滿足的哼哼聲。

  文婉感覺到了屄裏那個青筋暴漲的東西,甚至敏感的感覺到了上面凸起的那
一根根血管在自己屄裏的鼓脹,這份充實,這份滿足,讓她高潮都快要迸發了,
但是她努力又忍了回去,她不想這麽早就高潮,那樣她的身體會支持不住的,她
要忍耐,遊戲才剛剛開始。

  在兩個年輕人漸入佳境的同時,離 X市不遠的Y縣有一個跟林峰有8分相似的
中年男人正坐在電腦面前噼裏啪啦的打著字,一個豐滿的中年貴婦站在他身後,
掐著他的肩膀,有些嬌羞又有些微怒的說:「死東西,我就知道你又在搞這些!」

  中年男人回頭在貴婦屁股上摸了一把,說道:「哈哈,騷娘們,你跑過來幹
嘛,我讓你聊的那個人呢?」

  貴婦欲語還休的低聲應道:「他……他……約我們去X市見面!」

  「哈哈……老婆……你們聊的挺好的啊,那這個周末我們過去一趟呗,正好
去看看峰兒,前幾天他不是還打電話來說是想吃你做的粉蒸肉了麽!」男人的手
在女人肥大的屁股上摸的更起勁了。

  感覺到屁股上傳來的揉、捏、拿,又看了看男人那高高鼓起的褲裆,女人知
道男人被即將到來的見面刺激的有些激動了,不過現在可不是安慰這個臭男人的
時候,既然順便要去看峰兒,那現在要忙著做米粉了,不然到X市可沒地方買去。

  貴婦扭擺著屁股,轉頭走向了廚房,留下男人一個人面對著電腦,正巧這時
候滴滴聲響了起來,一個帶眼鏡的知性中年男人的頭像亮了,正是說曹操曹操到,
想必是對方跟他老婆聯係好之後又來告訴他一聲。

  點開一看,果然如此,對方發來了見面的時間,地點,男人看了之後,互相
發了個會意的表情,便結束了聊天。

  這對夫妻自然就是林峰的父母了,兩個人人到中年,事業有成,膝下又隻有
一子,林峰也沒結婚,兩口子正是閑的寂寞的時候,正所謂飽暖思淫欲,林文遠
便起了些別的心思,在他不斷的鼓動之下,終於也將張麗說通了,這幾年很是找
了幾個單男玩了幾場,卻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夫妻,卻也弄的林文遠更是精蟲上腦。

  在網絡上不斷的尋找又尋找,無奈中國實在太大,不是相隔太遠,就是互相
之間沒有眼緣,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年才過,就在 X市找到了一對夫妻,看
看距離,離他們所在的 Y縣隻有百十公裏,開個車個把鍾頭也就到了,而且對方
的男女看起來也都文文靜靜的,氣質很是不錯。

  林文遠鼓動張麗跟對面的男人互相加了微信,這不緊不慢的聊了差不多有一
個多月,總算是得到了老婆反饋來的好消息,想到這林文遠不由得有些激動了,
看著在廚房裏忙碌的老婆,看著那個因爲鼓搗米粉撅起來的大屁股,不由得有些
興動了。

  輕手輕腳的摸到老婆身邊,林文遠抱著張麗的屁股就把她褲子給脫下了半截,
伸手摸了過去,卻摸到了一片濕潤,不由得開心的大笑「騷娘們,怎麽濕成這個
樣子了!」

  張麗將滿手的米粉都抹在老公的臉上,笑著說:「滾!還不都是你給我找的
那個人,整天給我發那些東西,我看了能不濕嗎?」

  林文遠在老婆的衣服上蹭了兩把,將滿臉的米粉都蹭掉了才道:「哈哈,你
們都聊的什麽啊,給我欣賞欣賞!」

  張麗害羞的指了指手機「喏,手機就放在案闆上了,你不會自己看啊!」

  林文遠拿過老婆的手機,點開了微信,映入眼簾的就是幾副 Gif,基本上都
是兩男一女和兩女一男的,另外還有一張對方發來的雞巴的圖片,和求張麗也拍
照片的話,隻是張麗不知道是拍了發了又刪了,還是沒好意思拍,就沒有下文了。

  看著那個比自己稍微小了一些的雞巴,林文遠對老婆調笑著說:「老婆,這
個東西可沒你老公的大,你到時候用著不會不爽吧!」

  「滾!你以爲誰都你一樣,是個牛犢子啊,弄起人來,命都沒了半條!」張
麗被老公說的有些惱羞成怒了。

  「哈哈,我的還大啊,咱兒子那個才大呢好吧,以前帶他去浴室洗澡,乖乖,
他那東西才叫牛犢子,不對,叫驢犢子了,軟軟的都垂在那老大一條,可比你老
公的長多了!」林文遠想起以前帶兒子去澡堂泡澡,兒子那巨大的玩意,可是每
次都讓旁人羨慕不已,弄的老頭又是自豪,又是有些自卑,好在自己的雖然比不
上兒子,可也比旁人粗長了不少。

  「滾吧你,還越說越來勁了,怎麽還把兒子給扯上了,老不要臉的!」

  「哈哈,說說怕什麽,再說了,那還不是有你一份功勞啊,不過就怕兒子媳
婦以後抗不住,我跟你結婚的那天你忘啦,你不是都痛的死去活來的,我就怕啊
……」

  說到這,張麗倒也有些擔心了,皺起眉頭問道:「你說的那麽誇張,兒子的
真有那麽大嗎?」

  「我騙你幹什麽,那家夥,軟了就有這麽長,要是硬了,怕不是得有這麽大。」
張文遠一邊說還一邊比劃上了。

  張麗看著老公那比劃出來的大小,也有些瞠目結舌了,更加擔心的問:「那
……那怎麽辦……你當初就把我弄的沒了半條命,這兒子以後結婚,誰受的了他。」

  張文遠一副壞笑的看著老婆,用半是鄭重半是玩笑的口氣回道:「也是啊,
這是個問題,想來想去隻有一個辦法。」

  「什麽辦法?」張麗聽到老公說有辦法,忙高興的追問。

  「嗯……嗯……辦法是有,就是有些不大好張這個口啊!」

  「死東西,什麽辦法趕緊說,不管難不難,總要想辦法做到啊!」

  「老婆,這可是你說的,那我說出來,你可別瞪眼!」

  看著不住賣關子的老公,張麗氣就不打一處來,更加著急的催問:「你倒是
說啊!」

  「其實,要想解決兒子的問題,一點也不難,我們兩結婚,之所以弄的你丟
了半條命,還不是因爲我發洩不出來,所以使勁的折騰你,如果兒子的欲望能夠
發洩出來,那自然就不用使勁折騰兒媳婦啦。」

  張麗一聽,立馬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可是還有個問題,兒子的欲望要怎麽發
洩才是?不懂就問,於是繼續問道:「那怎麽幫兒子發洩呢?」

  「哈哈,這個嘛,咱找個能承受的了他那個大家夥的女人給他就好了啊!」
終於要說到點子了,張文遠很是深邃的看了自己的老婆幾眼。

  「你說的輕巧,到哪裏去找這麽個女人!」說完了,張麗看著老公那奇怪的
眼神,又看到了他那逐漸指到自己身上的手指,不由得惱羞成怒,一腳把他給踹
到一邊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身後傳來老公那放肆的大笑,張麗回頭,隻見他一臉
不在乎的拍拍屁股爬了起來,厚著臉皮又來抱著自己哄道「我就是開個玩笑,開
個玩笑……老婆……別當真……別當真……哈哈哈哈哈哈哈!」

  張麗知道,老公嘴上說是開玩笑,恐怕心裏並不完全是跟自己開玩笑,自己
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幾十年了,還是了解的,是不是玩笑話,字裏行間自然聽的
出來,以前不管他再怎麽胡鬧,自己看在多年夫妻的份上,也就半推半就了,可
這個男人主意竟然打到了兒子頭上,這讓她如何辦,裝作生氣的回頭繼續鼓搗米
粉,可心裏卻不自禁的想到老公剛才比劃的大小,小腹那有些火辣辣的。

  自從生完林峰,因爲是順産,陰道難免有些松弛,張麗最近幾十年跟老公做
愛,已經完全感覺不到剛結婚的那份充實感了,今天被老公這麽一勾,倒是又有
些想體會以前的那種感覺,隻是因爲那個被提及的男人是兒子,張麗這才惱了。
可想想兒子那如此巨大的雞巴,如果能插進自己身體,那帶給自己的滿足,應該
又是怎樣?一時間羞愧與欲望在心與身體之間交彙,張麗隻覺得自己的大腦一團
亂麻般,不知如何是好。

  林文遠拍了拍屁股站起,心裏不知道老婆是真生氣還是假生氣,一時倒有些
不敢靠近,遠遠的在旁邊站著,進退兩難,正不知如何是好,卻突然發現老婆的
腿間,有不少的粘液順著大陰唇滴了下來,心裏想道:「難道……難道……老婆
也有那個意思?看來有門啊!」隻是這個話題,今天卻不適合再繼續,於是扯開
說道:「老婆,這哥們要你的照片呢,你爲了禮貌,也得回一個吧!」

  張麗看到老公沒有再把兒子的問題繼續,心裏也松了一口氣,剛才鼓動起來
的欲念,也有個需要發洩的地方,於是撅起了屁股說:「你拍了給他發過去就是
了!」

  林文遠看著眼前玉盤一樣圓潤的屁股,和中間那道淌著水的縫隙,走近了啪
啪的拍了好幾張,微信上就發了過去,還接了句話「怎麽樣,我老婆的屁股還行
吧!」

  「原來是大哥啊,呵呵,嫂子的屁股真美,又大又圓,這毛也這麽旺盛,看
起來讓人很有欲望啊,你看看我老婆的,這屁股可比嫂子的小多了,毛也少,屄
縫幹幹淨淨的。」順著話發來的,還有幾張圖片,圖片中的女人躺在床上,看不
見臉,雙腿叉開,小腹上可以看到有一條破腹産的疤,一小搓倒三角的毛毛挂在
腿間,屄縫被女主人自己用手扒的大開,露出了裏面鮮紅的嫩肉,兩片大陰唇倒
很是肥碩,其中一張站立的,甚至能看見大陰唇下垂了整整有十來公分之長。

  女人的屁股比自己老婆的小一點,倒也沒對方說的那麽誇張,雖然寬度不是
很大,但是翹挺的程度,明顯比老婆要好的多,這樣多肉的屁股,會像肉墊一樣,
撞擊上去甚至都能看見波浪。林文遠幻想著現在就在抽插著圖片中的女人,扒開
自己老婆的屁股,深深的頂了進去。

  撞擊聲,啪啪的響起,老林截了一小段視頻發了過去「兄弟,我忍不住了,
先操兩下,過幾天見了面,這個大屁股就給你操了!」

  「呵呵,我老婆還沒回來,大哥你先操著吧,等你們來了,咱換著玩!」

  一個笑臉,代表了老林也確實沒有精力再聊天了,放下手機,就這麽從後面
扶著老婆的大屁股,一下一下的頂的身下的肥臀浪起。

  張麗一開始就被老林用話弄的不上不下的,現在總算這個冤家把個雞巴插了
進來,那熟悉的肉感雖然不能帶給自己驚喜,不過發洩下欲望總還是做的到的。

  「嗯嗯……嗯嗯嗯……」熟悉的呻吟聲在屋子裏慢慢響起,林文遠扶著妻子
的屁股,腦海裏卻全是那照片中的肥厚大陰唇和翹挺的屁股,雞巴倒是比平時硬
的多。張麗也感覺到了些異常,丈夫不光比平時硬,時間也更加持久了,回頭一
看他還閉著眼,於是猜到他八成就想到對方的老婆了,不由得心下恨恨。

  既然你想別的女人,那我也幹脆想別的男人,想誰呢?這幾天聊的那個男人?
好像雞巴也就那樣,突然老公剛才的話冒了出來,那個比劃起來巨大的雞巴再次
在腦海中浮現,那禁忌的關係,讓張麗的欲望一下一下的冒起,身體的反應卻越
來越明顯了,不知怎的,好像插著自己的就是那個巨大的東西,那份滿足和那份
充實,正帶給她一次無比強烈的高潮。

  「來了……來了……騷娘們……我要來了!」老林呼喝著把精液射進了老婆
的子宮。

  「嗯嗯嗯……兒子……兒子……射吧……射吧!」神志不清的張麗絲毫沒注
意自己喊出了些什麽,卻被背後射完的林文遠聽的清清楚楚,不禁想到「難不成
自己幻想別人,妻子幻想的卻是兒子?哈哈,倒真是有點意思了……」

  老林等妻子的高潮慢慢過去了,趴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好老婆,我都聽見
了,你剛才浪叫兒子的大雞巴插你呢!」

  張麗又是嬌羞又是惱怒,一把推開在自己身後的丈夫「滾吧你,你以爲我是
你,我才沒你那麽不要臉呢!」話是這麽說,可腦子卻不是這麽想,剛才自己迷
迷糊糊的是不是喊了兒子,她好像還真有點印象,可讓她承認,是萬般不肯的。

  「哈哈哈哈哈……」老林也沒有著惱,他知道這種事,急也急不來,既然妻
子有了這種幻想,那總是好事,拔出自己的雞巴,任精液從老婆的屄裏滴到地闆
上,老林也幻想著自己期待的那一天能早些到來。

  一張很氣派的書桌後面,一個男人看了看自己勃起的雞巴,高興的摸了兩把,
又看了看桌子上一張全家福,美麗的妻子與可愛的小女兒站那對他微笑,妻子那
張笑臉幸福中還有一絲威嚴,中年人看著他們心底裏湧上一股慚愧與自責。自從
自己好像患上了陽痿的毛病,最近幾年跟妻子的性生活十次倒是有九次硬不起來。

  前前後後看了很多專家,醫生,可還是不見起色,於是妻子動用她手上的權
力,請了一個上海軍醫總院的主任來給他看過,最後得出的結論他不是真的陽痿,
隻是假性陽痿,這種病,吃點偉哥就跟普通人一樣,可藥隻能加重他的病情,他
的病需要心理治療,而不是藥物。

  於是前前後後的上海也跑了很多次,經曆了不同的測試,一點用沒有,不管
什麽女人脫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硬不起來,兩口子都已經放棄治療了,直到有
一天他看到了一篇大學教授聚衆換妻淫亂的新聞,下面的陰莖卻不可抑制的跳了
一下,他一時間欣喜若狂,連忙仔細的觀看新聞上的每一個字,聯想故事裏面可
能發生的每一個情節,等他看完新聞,他發現自己的陰莖已經堅硬如鐵。

  等著妻子到家,他把這個發現跟妻子一說,妻子實在是驚訝,抵死也不從。
無奈經不住他軟磨硬泡,最終才答應陪他試一試。

  當妻子脫光了第一次站在攝像頭前,他驚喜的發現,他可以了,他的雞巴變
得又硬又挺,於是抱起還在跟陌生人視頻的妻子,他就從後面插了進去,聽著視
頻裏傳來的加油聲和贊賞聲,兩個人迎來了久違的高潮。

  中年男人想到這,在雞巴上摸了幾把,看著它漸漸軟下去,又對著妻子抱歉
的笑了一笑,他知道妻子隻是愛他才會這麽做,並不是妻子真的這麽想,畢竟妻
子的地位在那裏擺著,很多事真的不可爲人所知。

  於是可以選擇的餘地就少的多了,單男他們不敢找,怕留下證據被威脅,在
本市區的低頭不見擡頭見,也不敢找,於是目光就隻能找向旁邊的縣市,也算是
老天開眼,現在才找到了這麽一對,他更加期待幾天後的這次見面了。

  林峰在女友身上發洩完了,抱著已經癱軟如泥的文婉,正打算睡去,老媽卻
來了電話,說是過兩天來X市看他,倒也是巧了,他想著要不要幹脆問問女朋友,
也該讓她見見他的父母了。

  搖醒迷糊的女朋友,林峰親著她的小嘴說道「好老婆,我爸媽他們過兩天要
來,讓他們也見見你呗。」

  「老公!!你打算娶我了嗎?」文婉昂起小臉,高興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娶,再不娶我的婉兒,怕你就要跟別人跑喽!」林峰半開著玩笑說著。

  「哈哈……那倒還不至於,不過老公啊……我也想嫁人了……我已經快30了
……我父母都催了我好幾次了……隻是我一直瞞著你沒跟你說罷了。」文婉的聲
音裏,已經帶上了委屈。

  「婉兒……婉兒……」林峰聽出了女朋友聲音裏的埋怨,隻是他也確實有苦
衷啊,事業不成,無以家爲,他大學畢業在 X市打拼了這些年,存款是有一點,
可離買房買車,還是有段距離的,無奈也隻能跟父母張這個嘴了。

  爲了婉兒,也林峰咬咬牙下定了決心,才繼續跟女朋友說道「婉兒……過兩
天我爸媽不就來了麽,到時候我就跟他們提提買房子的事,你這幾天也趁著工作
便利些的時候,逛逛各處的小區,看看有合適的房子就留意著,年底把房子搞定
了,明年咱就結婚!」

  「嗯……謝謝你老公……」文婉開心的嘴巴都合不攏了,摟著林峰親了又親,
房子她已經看了無數遍了,要買的房子也早就讓閨蜜給留好了,就等著林峰這句
話呢。

  「等明天我先見了你父母,過兩天你再見了我父母,年底的時候咱再安排他
們互相見了面,咱兩的事隻要他們都不反對,那就這樣定了!」

  吻,熱吻,林峰下定了決心,此生非懷中的小女人不娶,文婉心中也下定了
決心,此生非這個男人不嫁。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