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老婆的阿姨

到了新的單位上任了,因為我曾打入過犯罪集團內部,所以讓我我分管刑偵。

剛開始雖然不熟悉業務,但我還是會用人,主要的是讓手下人有權,那麼讓我操心的事就少了,並且我也戰鬥在第一線,很快業務就上來了。

只是我對這個工作並不是很感興趣,沒有什麼大的事情,我都懶得去去上班。

回來一個多月,姍姍就受不了我天天弄她,而且有時還一天弄兩回。

因為她太美麗太漂亮了,又清純,又有氣質,才十八歲,一米七O的個子,身材苗條,但胸臀部卻是分外豐滿。

那天很巧見到艷姨,我和姍姍在一起。

當時我正偷瞄前面一個豐臀細腰的性感女人背影。

走了一會,當我們要超過她時,突然姍姍叫了一聲:姨!那女子轉過頭來,我才發現是艷姨,怪不得那麼性感迷人。

姍姍道:姨,你怎麼在這裡?

艷姨道:我正要去買一些東西。

咦,這不是小峰嗎?從哪冒出來了?

姍姍提議,先去喝杯咖啡,慢慢說來。

於是我們找了家咖啡屋,慢慢道經歷。

我還知道,艷姨在這裡開了一家健身俱樂部。

分別後,我忍不住多看了艷姨幾眼。

姍姍道:姨好性感。

我抱住姍姍道:你差不多趕上她了,但你身材比她的好。

姍姍當然知道我想什麼,道:她有家了,你不要讓我姨夫知道。

我道:說什麼。

姍姍卻道:姨在這裡挺寂寞的,你有空可以去陪她玩。

我不知道,艷姨何時在這裡變得「寂寞」了。

她是本市有名的交際花,雖然外面風言風語的,傳說比真實的誇張得多,但市裡的兩三個領導與她是一直有來往的,而且,重要場合都要帶她外出活動。

後來我才知道,所謂的「寂寞」是艷姨的內心。

那一切只不過是逢場作戲而已。

她的人生一部分已是人手中的一枚棋子,任別人來下。

原來以為嫁了丈夫,特別是丈夫大小也是個官,就可以多有一些尊嚴。

實際上雖然那些人沒有那麼放肆,但艷姨的丈夫也是看中的是她的外交才華,與省副書記的關係。

第三日下了班,沒什麼事情,我開車在市裡轉。

突然,我想到艷姨那裡看一看,吃完晚飯,我就打了個電話給艷姨。

來到她的健身中心,艷姨正在跑步機上做慢跑。

她的健身中心在三樓,約有一千平米左右,生意十分興隆,當然,當美艷性感的艷姨出現在跑步機上時,大家的眼珠都是直的,偷偷地瞄她。

艷姨看見我一個人來,道:咦,我還以為你和姍姍一道過來。

我們寒暄著,她停止了跑步,肩上搭一條毛巾帶我一起往她辦公室走去。

我跟在後面,艷姨的細腰,豐臀,胸前的大奶子,還有緊繃的無袖運動衣和短褲,使得她的身材如魔鬼般吸引人。

來到她的辦公室,艷姨坐在辦公台上,招呼我坐沙發。

但我沒坐,她剛運動完,衣背有些濕,香汗散發著迷人的味道。

我們邊談著,其實我來也沒有明確的目的。

只是無聊想見一見她,但一見到她就被迷住了。

但只是她是長輩,我沒有什麼出格,只是和她說話。

我道:艷姨,你出好多汗,衣裳都有點濕了。

她道:運動就要出些汗,新陳代謝。

她用汗巾擦著汗。

在擦後背時我見她的手往後不太方便擦,很自然地就接過來幫她擦後。

其實艷姨也沒有多大的汗,也是剛運動開來,除了額頭,脖子,後背,衣也是隱隱濕一點。

艷姨的背是半開放的,露了上半個背脊,我擦了一下,又給她擦脖子,我看見她的大奶子一顫一顫的,大約剛運動過後,胸脯起伏較大。

我又給了她擦兩肋和腋下,大約是汗巾在擦她腋下時弄癢了她,艷姨「咯咯」地笑躲著身子,道:癢死了。

我見她坐在台上不穩,連忙去扶她。

一手扶她的肩,一手扶她的背,此時我感覺她背後又滲出絲絲汗縷,於是我在她背上裝著抹汗地撫摸一把,把手掌拿給她看:你看,剛擦完,又出來了。

艷姨丟給我一個媚眼,一個足以讓男人骨頭酥的媚眼。

我明白那個媚眼,是一種嬌嗔,隱含一種莫名的引誘,我的手在她背後撫摸的範圍也大了起來,道:艷姨,好多汗呢。

她道:那你給我擦乾了嘛。

我的手掌輕輕地在艷姨的背上擦著,一會兒到了她的肋下,由於我站在她的側後面,她沒作聲。我的手已漸漸伸向她的衣裡。

喏,這裡的汗也多。

由於她奶子大,此時我的手掌已到她肋下奶子邊緣了。

艷姨轉過臉來,嫣然一笑,小峰,姨沒得到你幫擦汗,今兒,你就給姨擦一次。

這種含糊的暗示我當然理會,於是兩手掌從她身後插進她衣裡,摀住豐滿的大奶子。

她轉過頭來輕聲道:你今兒想重點擦哪?

她轉過臉來時,我的臉就在她額頭上方。

於是我邊撫弄著她的奶子,一邊吻了上去,她雙臂反過來吊住我的脖子,兩人熱烈地吻著,啃著,咬著,而我的雙掌同時也在撫弄著。

弄了好一陣,我把她放倒要大大的辦公台上,我邊吻邊弄,一隻手去弄她的胯部。

一會兒,隔著褲子,握住她胯下的肥包,中指在勾弄她的肉縫,拇指食指和無名指小指各在兩邊摳,一會兒艷姨的褲子濕了一片。

我調笑道:艷姨,今個兒你這裡出水最多,我重點就給你擦(插)這裡。

她也一語雙關地道:就看你有沒有本事擦(插)幹。

我道:我又堵又插,包你爽爽的。

艷姨雙手捧住我的臉,在我的嘴上親著,長久的吻住不再鬆口。

如果說剛才是迫不及待地在她全身胡亂撫摸一陣,而現在就要慢慢來逗弄了。

我耐心的細緻的把軟、長、深、熱、活的五字真言對艷姨一一施展,不停的用舌尖觸碰她柔軟的香舌,時而急速時而輕柔,間或的將她的唇含入口中吮舔含啜。

等到她呼吸急促不止的時候便放慢節奏,把頭轉動,換個角度繼續口唇的挑逗,如此反覆幾次之後,艷姨的身子完全的癱軟在我懷裡,兩隻胳膊軟綿綿的。

我摟著她躺倒在辦公上面,邊繼續接吻邊伸手緩緩剝去她的褲子,然後把她的衣服推倒她的顎下,繼而在她光滑挺拔的屁股上揉捏。

正當我伸手去解我腰帶的時候,艷姨忽然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近乎瘋狂的把我的上衣撕扯掉,然後吐著急促的呼吸在我的胸前亂吻著……

而下面的雙手還在解著我的腰帶,我配合她把我的褲子脫掉。

但還沒等我脫掉內褲,艷姨就一頭紮到我的胯間,一張濕潤的小嘴隔著內褲在我的陰莖上親吻著,愛撫著。

我躺在辦公台上,任憑她呻吟著親吻我的陰莖,一直到我再也無法忍受下去。

我沒有急著脫掉前面已經被艷姨的口水弄濕的內褲,任由陰莖腫脹勃起……

而後用我的嘴去尋找她那濕潤的雙唇,同時開始用雙手撫摸她的乳房。

艷姨的大奶子,豐碩得讓人驚歎。

我一把一把的摸索著揉捏著,兩隻乳頭在我雙手的刺激下早已勃起得腫脹不堪。

我的一條大腿頂在艷姨兩腿之間,在我吸一隻乳房改吸另一隻的時候,艷姨身子一軟,同時我的大腿感受到一股噴湧而出的熱潮。

我鬆開嘴裡的乳頭:姨,舒服麼?

嗯…艷姨嬌慵的賴在我懷裡點點頭。

我捏住她膨脹的乳頭:我還要吸呢…要不要繼續?

艷姨把臉埋在我的胸口,那你…你繼續吧……

我再次低頭含住那還沒有被吸空的乳頭吮了起來。

我不停的輪流在兩支乳頭上吮著,艷姨的乳頭此時腫脹得令人驚訝,甚至那兩片乳暈也凸了出來,給我一種可能隨時爆炸的感覺。

同時兩粒乳頭也敏感到了極點,只要輕輕的碰一下就能讓艷姨渾身一陣痙攣。

我的大腿此時早已經是滑膩膩的一片,塗滿了從艷姨胯間流出的體液。

我把她放倒在辦公台上,分開她兩條雪白的大腿,暴露出那濕淋淋的粉嫩花蕊,艷姨的陰部是特別的美,猶如一朵綻放的玫瑰,上面卻流著花蜜。

我在她的兩腿之間:來,姨,把兩腿分開。

我握住堅挺的肉棒,輕輕把她雪白豐潤的大腿分至極限然後�起,壓到她身體兩側,艷姨十分自覺的用雙手挽住她的腿。

我把她的兩隻手拉到她的陰部:姨姨,你自己分開啊……

見她並沒有動作,我便伸手幫了她一把。

艷姨被我強迫著用手拉開她的大蜜穴,露出兩片細軟的,已經充血分開的小蜜穴。

我讚歎著撫摸了一會兒,再度握住我的肉棒,用棒頭在她濕潤溫膩的陰道口上來回磨擦起來。

小蜜穴象十分的柔軟,但棒頭磨擦起來還是讓我產生了銷魂蝕骨的強烈快感。

我把棒頭稍稍捅進去一些,然後握著陰莖的根部把棒頭在她的蜜穴口攪來攪去,沒多久蜜穴裡便分泌出大量的體液……

我更加用力的用棒頭在她蜜穴口攪拌起來,艷姨的身子一陣陣發抖,屁股隨著我的攪拌急切的向上聳動,想把我的肉棒納入她的體內。

我反而把棒頭抽了出來,艷姨急得把她圓潤的大屁股篩個不停,我伸手按住她,然後讓她把蜜穴再扒開一些。

艷姨忙把蜜穴分得再大一些,急切的等待著我的插入。

艷姨以為我要插入了,忙哼哼唧唧的把蜜穴扒成個圓孔,我卻沒有插入,而是用我堅挺的陰莖在她大開的陰部輕輕地抽打起來……

開始艷姨只是小聲的在我的抽打下呻吟,但隨著我抽打加快,她的聲音漸漸亢奮起來,屁股也不停的聳動,迎接著我陰莖的抽打。

你…你…快點吧…快給我好不好?

艷姨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哭了一樣。

老實說…我並不怎麼喜歡這種極富刺激性的前戲……

對於情動的女人來說這是一種十分難以忍受的煎熬,對於男人又何嘗不是呢?

要不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看平時十分賢淑的艷姨此時表現出來的那種騷媚入骨的媚態,我早就一槍入洞了。

艷姨似乎已經陷入瘋狂,不顧一切的上下擺動著她的腰肢和屁股,口中發出近乎嘶叫的呻吟,斷斷續續發出:求求你了…別再逗我了…我不行了…之類的哀求。

我興奮的繼續著對她的陰部輕輕抽打,艷姨的淫液超乎想像的多,此時隨著我陰莖對她的抽打四下飛濺,不止她的胯下一片狼籍,甚至把大腿都打濕了一大塊。

艷姨,我要…我要操你……

我把濕淋淋的棒頭對準艷姨的蜜穴口,她�起頭,一雙美目熱切的看著我和她的胯間,同時把蜜穴又扒開了一些。

我做足了插入的架式,甚至把棒頭插入了一節,艷姨閉上雙眼並停止了呼吸,等待著我的插入。

我慢慢的把肉棒捅入一截,然後迅速的拔了出來,艷姨一雙眼睛望著我,趁著這個功夫,我猛然把陰莖狠狠的全部插進了她的蜜穴裡。

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艷姨被我狠狠的插入,兩條蜷著的腿猛然伸直,一對眼睛瞪得老大,口中更是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

我趴到她身上問她:舒服嗎?

艷姨好半天才回過氣來,雙手從胯間抽出轉而摟住我的脖子,兩條大腿也放下來纏在我的屁股上:真是個壞傢夥……

她嗔怪著輕輕咬了我的鼻子一下:就會欺負姨姨……

我親了親她性感的嘴唇,然後慢慢的旋轉屁股,把肉棒在她的蜜穴裡攪動著。

其實艷姨的蜜穴還是很緊湊,汁又多,滑滑的。

從我剛插入開始,艷姨的蜜穴就夾個不停,夾得我十分舒服,而且伴隨著我的每一次動作,她嬌嫩的呻吟聲就一直沒有停止過。

漸漸的,我不再滿足於緩慢的攪動肉棒,把手向後伸去,我挽住艷姨的兩條大腿,然後開始大力的抽插。

艷姨的蜜穴隨著我的抽插不斷的陷入翻出,黏稠的體液也一股股的順著我的陰莖溢出體外……

我一會如狂風暴雨般狂抽猛插,一會像和風細雨樣緩插慢抽,把艷姨搞得瘋了般,把腦袋甩來甩去,屁股象磨盤一樣不停的扭旋,口中無意識的發出陣陣呻吟。

艷姨柔軟的蜜穴內部不停的收縮,令我舒爽萬分,我心裡癢癢得難受,急切的希望把體內的慾望排泄出去。

我緊緊抱住艷姨的兩條大腿,在上面親著舔著,下面胯間一刻也不停的急速抽插,小腹和陰囊一陣快似一陣的撞擊在她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肉響。

艷姨的呻吟聲越來越嘹亮,我如此狂猛的抽插數百下,雖然還沒有要射精的感覺,雖然外面是訓練場地,但我們反鎖上了門,外面聲音嘈雜,要仔細聽才聽到裡面的聲音。

但艷姨已經管不了這些了,她大聲地叫喊著。

噯喲…嘖嘖…我受不了了…不舒服, 舒服死了…噯喲…嗯…磨得我好美…你可把我幹死了…幹得我…渾身…爽死了…噯喲…今天我可…美死了呀…噯喲…我要上天了……

我邊緩緩而又堅定的抽插邊低頭看著,同時把手伸到她的胯間白白的漲包,忽然發現艷姨的陰蒂此刻居然宛如一顆小小的黃豆般凸出勃起到極點!

我輕輕的捏住它,正淑姨身子一陣戰抖,口中的呻吟聲猛然提高,我剝開陰蒂兩邊的嫩肉讓它更加凸出,然後用手指在上面輕輕磨擦。

艷姨的一陣陣抽搐,身子熱得發燙,兩手死死的抓扯著褥子,嘴裡發出長長的、十分奇怪的聲音。

艷姨滿身大汗,身子一陣陣發抖,我明顯的能看到她發抖時腿上肌肉的波動,蜜穴內的抽搐也不斷的增強著力道。

啊…不行了……

艷姨嘶喊著,身子劇烈的扭動起來,豐滿的屁股也�離辦公檯面不停的抖動著,我加強了抽插,�眼看去,艷姨狠狠的撫摸著自己的雙乳。

不住地抖抖抖著,雙臂狠命撕扯著我。

等到她的高潮結束,我便一把將艷姨掀翻讓她趴在沙發上,我撲了上去騎到她高翹的屁股上面,趁著她的蜜穴驚人的滑膩,狠狠的把肉棒盡根插了進去。

由於她夾著雙腿,我在她的蜜穴內體會到了緊湊,同時艷姨也如剛才般,從我剛剛插入開始…就一下一下的夾弄著蜜穴。

我便在她蜜穴裡抽插,邊用雙手揉抓著她的兩瓣大屁股。

繼而趴到她的背上,邊挺動下身邊將手伸到她的身下握住她的兩隻乳房。

艷姨也再次興奮起來, 我喘著粗氣擺動腰臀抽插不止,在她的肩頭後頸舔吻著。

但是由於艷姨的屁股十分豐滿,我抽插起來雖到了深處卻有些不著力的感覺,於是又直起身來插她。

房間內充斥著啪啪的肉體撞擊聲,艷姨屁股上柔嫩的肌膚隨著我的撞擊如波浪般波動著。

看著眼前的美景,我更加激動起來,不顧一切的挺動著屁股把肉棒向艷姨的蜜穴內抽插。

艷姨深深的把臉埋在沙發墊裡,劇烈呻吟聲不時傳出。

我漸漸感到會陰處的陣陣酥酸,睪丸也慢慢收縮成一團,我呻吟著試圖放鬆自己,但沒有用,射精前的那種快感讓我不能控制自己。

我死死的抱著艷姨的屁股瘋狂的抽插,終於,脊背一陣酸麻,在陰莖強烈的脈動中,我的精液向出了膛的炮彈般,猛烈的噴射到艷姨那一刻也沒有停止抽搐的蜜穴深處……

艷姨在辦公台上躺了好久,才起來,她的背全濕了,臀部也濕了,印在台上,我的身上也流了汗。

特別是艷姨的淫液及我灌進她體內的精液倒流出來,流了辦公台上一大片。

我多數時間纏上了艷姨,與姍姍做愛少了許多,姍姍身體得到調節,非常高興。

不久,我又把姍姍與艷姨一同弄到床上,春色無限,艷景無邊,歡樂無窮。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