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哉兄妹情

(一)我的妹妹們

「哥,快點嘛,我快要遲到了耶!」門外傳來快速的敲著門聲與叫喚聲。

「喔,你真啰嗦耶,有校車不坐偏偏要我帶,去玄關等我啦。」我嘟哝著。

我揉著惺忪的睡眼走到浴室,簡單盥洗過后換了套襯衫便走至玄關,一眼就
看見大妹焦急的頻頻看表,我說這女的根本是存心找麻煩,有校車可以坐,偏偏
等到校車過了才要我載她去上課,苦了她又累了我。

在我車速保持在八十至一百公里的狂飙下,不一會兒就到了我大妹的學校,
剛好趕上校門關閉的時間。

「哥,謝謝你,還好趕上了。」妹妹看到趕上關門的時間,像是吃了顆定心
丸般,徐徐的向我道謝。

「別謝了,今晚晚餐你煮就好,還要洗碗。」我也不客氣的開出條件。

「如果你放學也來載我,我連宵夜都包了。」

「嗯,一言爲定,你快進教室吧,老師要點名了吧。」我揮揮手示意她先行
進去。

妹妹在囑咐我回程騎慢點后,便匆匆奔向教室,暖暖的感覺漸漸湧上我心頭。

回到家后,順手把給二妹的早點擺在餐桌上,便又坐在電腦前打開IE浏覽
著,不一會兒便感到無聊至極,當一個職業宅男還真是無聊。

先仔細介紹我自己吧,我叫蕭重,今年二十,排行老大,目前正在爲第二次
重考做打拼,由于脊椎些微側彎的關系,所以沒有兵役的問題,但是重考其實是
個幌子,因爲我父母長期在國外經商,未來就算怎麽樣,我也不愁吃不愁穿,我
想念書對我來說,或許是個穩定的寄宿而已。

剛剛被我載去上課的則是我大妹,蕭瑩,今年十八,排行老二,目前念高三,
神經特別大條是她的缺點,做事常常忘東忘西,優點是做事態度堅定,而且身材
卻發育的非常好,國中時就有著CCUP的實力,現在我想可能有D了,這或許
是人家所說的胸大無腦吧?

而還在睡懶覺的則是我二妹,蕭晴,今年十六,排行老幺,是個高一新生,
性格鬼靈精怪、神機妙算,能打混絕對打混,但對一般事物較不拘禮節,反而顯
的懶散。小時候我比較單純,常常還被二妹捉弄到哭,跑去跟媽媽告狀,如今還
是她最得意的事情。可惜在我思想經過洗禮后,被她捉弄的次數就變少了,雖然
我幾乎抓不到她的把柄。 .

「哥,你今天怎麽那麽早醒阿?」晴晴只穿著單薄睡衣就到我房門口跟我打
招呼。

「喂喂,小晴,不是我說你,你一個女孩子就不能端莊一點嘛?好歹也不要
這麽大膽。」我偏著頭向她說教著。

「都是自己人小時候是沒看過喔?在家里還那麽麻煩,要不是上次被爸媽撞
見臭罵一頓,我還想什麽都不穿勒。」

「可是,那是小時候阿,現在你都高一開始發育了,你這樣……」

「好啦,你想看給你看啦。」晴晴直接打斷我的話,接著便拉起連身式的睡
衣。

「干你娘勒,你欠揍阿,早餐再外面快去吃啦。」我撇過頭朝她揮了揮手。

聽著房外傳來陣陣的譏笑聲,心中真的很不是滋味,不錯,這就是我二妹,
但是我現在又有把柄在她手上,對她真的是莫可奈何。

不知玩電腦玩了多久,晴晴連敲門都不敲直接進到我的房間。

「老哥,我想去書局逛逛耶,你載我去好不好?」她水亮的眼睛不停的扎著。

通常她這種表情一出現,我就不會有好預感,當然現在也是,我縮了縮身體
便回答她:

「可是,我早上才載瑩瑩上學呢,我覺得很累說,而且家里出去沒多遠就有
公車站阿,你搭公車去就好了嘛,好不好?」我使出柔情攻勢勸說著。

「嗯……但是我須要一個人幫我提東西呀,而且我這麽一個女子弱不禁風,
萬一出了什麽事怎麽辦?」她沈思后便嚷著。

「你?弱不禁風?」

「好吧,既然你這麽不願意載我去書局,那我只好告訴甄姐,你曾經拿我的
內褲打手槍。」

我先聲明,那次完全是個誤會,有次我女朋友筱甄來我家住,住完離開后忘
了把要洗的衣物給帶回去,她回去那晚我正好欲火難耐,去洗衣籃里直接挑了一
件她的內褲打起手槍來,事后也沒管那麽多直接丟回去,直到隔天早上,看到晴
晴的水亮眼睛狂扎著,才知道原來那件還沾著我精液的內褲是她的!

「好!我載,我上個廁所,你先去外面等我。」我認輸了。

「嗯,可是我現在改變心意了,你除了載我去書局、幫我提東西,還要請我
吃中飯。」

馬的,這根本是趁火打劫嘛,不過沒辦法,我如果不一口答應下來,她還會
越加越多,沒辦法,這就我二妹。

上了機車,晴晴大剌剌的雙手緊抱住我,這讓我非常不習慣,因爲就連筱甄
也不會這麽結實的環抱我。

「你能不能不要抱那麽緊,或拉后面的杆子阿,這樣我好不習慣。」我小聲
的嘀咕著。

「哦?你既然這麽說,那我可要抱更緊了。」

晴晴說罷便更用力抱住我,背后頓時感到溫溫的,下意識的就聯想到,乖乖,
原來晴晴發育的也不小了,剛剛在家里我沒有仔細看個清楚,如今卻讓我感受到
真實的觸感阿,喂。 .什麽跟什麽,她是我妹耶,我怎麽能有這種龌龊的思想,
甩了甩頭便急馳而去色

(二)被叮的滋味

到書局后,我幾乎變成了一名職業奴隸了,因爲我對看書根本沒興趣,就算
有看有是看色文或者漫畫,百般無聊的我開始四處打量起來。

書局里的人,表情普遍上都略險嚴肅,感覺好像每個都是大師,視線掃到晴
晴身上時,我則停留住了,她現在穿了件低胸小可愛,外面搭了一件像是外套又
不是外套的衣服,褲子則穿純白色的熱褲,並加上一雙未過膝的黑襪。

這讓我想起一公升的眼淚里的女主角,那時我們高中女生要穿裙子,幾乎每
個人都是配一雙黑襪,真是看到倒胃。

不過現在晴晴穿著卻讓我視線停滯在她身上,雪白中帶著一絲絲紅潤的肌膚,
小巧若有似無的乳溝,和白里透紅的大腿,但雖然她是如此的亮眼美麗,不過我
一直把她當我妹妹的身份來看待,如果她不是我妹該有多好。

晴晴似乎發現我在叮著她看,緩緩的朝我走了過來。

「看什麽看阿……在家還看不夠喔?」

「呃……不是啦,只是店里沒東西比你好看了,阿對了,我出去抽根煙,你
好了就出來吧。」我丟下抽煙的理由趕緊逃到外面。

看著袅袅的火光出現,又一根煙在我的煙瘾下被焚燒,我想我未來可能會死
于肺癌吧,苦笑了一下便開始想著回到家后我要干嘛,重考班早上的課我已經翹
掉了,那干脆下午也不要去好了。

「喂,我好了。」

不知過了多久,晴晴已經買好了書拍了我一下,我看了看表,已經快十二點
多了,早上沒吃的我肚子也餓了,索性直接載她順便吃飯,反正我還欠她一頓中
餐。

「哪有人是帶女生出來是吃雞肉飯阿!」

她手指著我正打算進去的店家「嘉義火雞肉飯」,怪了,帶女生吃雞肉飯犯
法嘛?

「你只說請你吃中餐……又沒有指定吃什麽,我就喜歡吃雞肉飯……不行嘛?」
我嘻皮笑臉的說著。

晴晴沒有再多說什麽,只是哦了一聲並扎了扎眼,嗯。 .有殺氣,我得小心
一點,不過還是先讓我填飽肚子吧,我真的餓斃了。

「嗯,請問要吃什麽?」一位年輕的服務對我們說著。

「我要一碗雞肉飯,一碗味增湯,晴晴你呢?」我轉過頭問她。

「我也是一碗雞肉飯,一碗味增湯……然后……一份鹵菜拼盤,再來三瓶啤
酒,還有……」

「好了,這樣就夠了,麻煩你了,謝謝。」我趕緊打斷她。

「記得給我們兩個杯子喔,帥哥。」她對著服務生親切的說著。

哇靠,沒搞錯吧?錢是我的,你叫的可開心了,哀,我還是斗不過她阿,菜
都點了,也不好意思說不要了,這只死貓我只好硬吞了。

「你是豬阿?吃這麽多?」

「反正有人付錢嘛,而且我又沒不準你吃,當然啰,如果你很有骨氣真的不
吃,我也是不介意。」她笑吟吟的說著。

「英雄難過美人關,我是英雄,所以我還是吃吧。」

尊嚴誠可貴,金錢價更高,若爲八豆顧,兩者皆可抛。我還是少反駁好了。

不一會兒,菜就來了,晴晴慢條斯里的開始拔免洗筷,一口一口的慢慢的吃
著,而我呢?正好相反,不但狼吞虎咽,能嗑多少我都嗑下去,一方面是餓,二
方面是。 .出錢的我已經吃虧了,吃東西怎麽還能虧呢?

「你常常叫我要端莊點,結果自己還不是那麽不顧形象,好意思說我。」說
罷她便開了一瓶啤酒準備要倒來喝。

隨手我便搶了過來,反問她:

「你才十六,未滿十八喝什麽酒?」說完徑自直接喝了起來。

「你十八歲以前就在上A網看A片了,你好意思說我未滿十八喝酒?」

說完她又拿了一瓶啤酒打開倒來喝,真是丟臉阿,一個哥哥干成像我這樣,
被自己妹妹叮來叮去,真是有夠不爽阿。

從我掰輸開始,我就一直臭著一張臉,也不是生氣,就只是悶爲什麽我處處
都講不贏她,要上車之前晴晴開口了。

「干嘛?生氣喔,真是開不起玩笑捏。」她摸摸我的頭說著。

「啰嗦,誰會爲了那種小事跟你生氣。上車啦,話一堆。」

回到家后,打開了電視看了看,播的盡是一些選舉相關新聞,連我平時最愛
看的強奸新聞版面都不知被擠去哪了,真希望三二二趕快過,省得一直看一堆狗
在電視上噴口水。

關了電視,想想也是無聊,走進晴晴房間,看到她正對著電腦猛打字。

「唷,跟誰聊天這麽興起?」

「沒有啦,一個男的想追我,可是我根本不喜歡他,他就天天用MSN密我,
放學還會到校門口等我,真是惡心巴拉。」她開始抱怨著。

我看了一下那個男的匿稱,叫什麽「帥氣小偉」,還真是有夠難聽又俗又宅
的名字,難怪泡不到我妹阿,想想我妹這麽有姿色,豈是那麽容易把?

想到這邊我又低頭看了看晴晴,不看還好,一看便被她發現我在注意她。

「干嘛啦,是有這麽好看喔?你想看跟我說阿,我直接讓你看就好了。」

說完又慢慢拉開她的領口,夠了!別鬧了,像這種能看不能干的事情我實在
不想多體會,搞的自己欲火無處發,還要被她恥笑對自己妹妹有非份之想。

呃。 .其實說沒有是騙人的啦,可是那只是想想而已阿!又不是真的做,再
說幻想又不犯法。

「我晚點要去載瑩瑩,先不跟你說了,我去躺一下,你五點叫我。」

我是夜生活的動物,今天早上又這麽早起,所以倒在床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三)奇異的開端

「哥,起床了喔,五點了。」

還在睡夢中的我被晴晴的叫喚聲給吵醒了,在床上多賴了幾分鍾,腦子熱機
以后便匆匆起身,走到房門外,我才正要開口,就看到晴晴一臉驚訝,接著便是
抿嘴偷笑。

「阿是有什麽好笑的啦?」我語氣納悶的問著。

晴晴沒有搭腔,只是將視線停留在我的下半身,並用手指了指,我低頭往下
一看,我居然勃起了。 .由于我平常睡覺只穿一件棉質的四角褲,好死不死就在
晴晴面前撐了個大帳篷,真是尴尬。

「喔,男生睡醒都會這樣阿,這……這很正常。」我故做鎮定。

「哦,原來是這樣阿,你快去載姐姐吧,今晚你還要做飯呢。」

看我的反應那麽出奇的平淡,她也沒有再繼續追擊,我簡單交待她幾句,便
起身著裝準備出門。

「咦?這麽巧。」

我剛出門口就遇見我之前暗戀的女生-MICO,我都叫她米可,她是我國
小國中高中都同校的同學。

「是阿,真是巧,剛下課嘛?」我點了個頭回應著。

「對呀,你呢?今天重考班沒課嘛?」

「我要去載我大妹,至于重考班的課我翹掉了。」

寒喧沒幾句她手機便響起來,我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先忙,反正這種客套式的
對話我也不喜歡,跨上機車便直接摧動油門。

現在正是放學的時間,我正停在我妹校門口的旁邊,剛剛甚至一度被警衛驅
趕,不爲什麽,我不過是點了根煙戴了副墨鏡罷了。

「哥,你來啦。」

就在我審視一群群女孩里,哪個胸部比較挺,哪個屁股比較翹的時候,瑩瑩
已經在我身邊了,在她旁邊還有兩位同學。

「哇,瑩瑩,這就是你哥阿?造型好酷喔!」其他一位綁著雙馬尾的女孩說
著。

「對阿……原來瞎子也可以騎機車。」另一位較爲嬌小短發的女孩搭腔。

喂喂喂,現在是怎樣?戴墨鏡就是瞎子?這只是我的興趣而已阿,沒見過世
面的小女孩。

「不好意思喔,我不是瞎子呢。」我把墨鏡拿下對著她們說著。

「哇,瑩瑩,你哥好帥喔!怎麽都沒聽你介紹?」兩人又開始起哄。

我苦笑了一下,瑩瑩似乎也不想繼續浪費時間,簡單敷衍幾句便側坐上車,
這個習慣是我糾正她的,畢竟一個女孩子家穿著裙子跨坐,實在是不怎麽好看,
除非我是生在台北,也許我會叫他跨坐。

原本我還期待,瑩瑩那對D奶會直接貼在我背后,結果卻沒有,她只是用雙
手輕輕的拉住我的褲腰扣,不過,請不要懷疑,我只是把她當成我妹在看待而已。

「姐,你回來啦?」

「嗯,你肚子餓不餓?姐姐洗個澡等等再做飯。」

回到家后,晴晴只穿著內衣雙腳成M字型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如果是一般女
生,我會覺得很養眼,但是她是我妹,不得不再說教一下了。

「小晴,我跟你說過幾次了,女孩子坐姿要好看一點,你這樣像什麽樣子。」
逮到機會我當然不會放過可以叮她的機會。

「話說不知道誰剛剛在自己妹妹前,態度坦然的撐著帳蓬,說是正常現象。」
她拿著搖控器對答如流。

「什麽帳蓬?」瑩瑩好奇的問著。

「沒事沒事,你趕快洗澡吧,我肚子快餓扁了。」

我不想讓瑩瑩純潔的心靈受到汙染,還是先把她弄開比較正確,回過頭,裝
出一副滿臉殺氣的樣子,準備來嚇嚇我這妹妹了。

「干嘛?你肚子痛嘛老哥?怎麽表情這麽猙獰?」

她還是一副嘻皮笑臉,我不禁笑了出來,真是的,自己的妹妹都不在意了,
我又何必管她管那麽多呢?反正是蠻養眼的。 .喔不,我的意思是,反正也沒給
別人看到,她不吃虧就好了。

「沒有阿,看電視吧。」想通了后心情舒坦了不少。

我坐了下來看著電視,晴晴正在看一部頗有名氣的日劇,不過我印象中已經
重撥了很多次,我不是很喜歡日劇,唯一有完全看完的一部日劇叫「女王的教室」,
是描寫一群小六生與魔鬼導師的抗戰。

「能不能看別的阿,日劇有這麽好看嘛?」我轉過頭問著。

晴晴沒有表示什麽,起了身走到我一旁,之后便坐下抱著我手臂,倚著我繼
續看著電視,她從小到大都有這個習慣,我曾經問過她爲什麽那麽喜歡倚著我,
她沒有說明,只是笑了笑,而我被她這麽一摟,也沒心思搶頻道權了,安靜的陪
她看著日劇。

看了一會兒,隱約聞到一股飯香味從飯廳的方向傳來,我想是瑩瑩開始煮飯
了吧。自從二妹升上國二后,我爸媽就到國外工作了,只有年慶假日偶爾會回來,
一般生活起居都是我這個哥哥跟大妹在處理,而論廚藝的話則是瑩瑩最好,可是
由于他升上高三要開始拼學測了,也才變成我們輪流煮的方式。

「可以吃飯啰。」

瑩瑩在飯廳喊著,我們則起身到飯廳準備吃飯,餐桌上是四菜一湯,分別是
糖醋魚、高陽白菜、芙蓉蛋、排骨酥,及一鍋蛤蜊湯。

「還是姐姐的手藝好,不像老哥煮的飯,不是簡單的泡面就是難吃的菜色。」
晴晴邊吃邊說。

「喂,人家說君子遠庖廚,我還肯下廚做飯,你應該要感激我了呢。」我不
服氣的回嘴。

「是嘛?言下之意……是指姐姐是小人啰?」

她說完便咯咯的笑著,真是得理不饒人的搗蛋鬼。

「晴晴,不可以對哥哥這樣喔,要乖一點。」

瑩瑩又展現出她較爲成熟的韻味了,對嘛,就是要有這種妹妹才會爽嘛,雖
然她神經較爲粗線條,不過該成熟正經的時候,還是讓我頗爲欣賞的。

「嘿嘿,聽到了吧,要聽我的話,乖一點!」

我一臉傲視著晴晴,鼻孔不停出氣來跟她示威,而她只是哼了一聲就低頭吃
飯,不再理我,沒辦法,這妮子很聽她姐姐的話,偏偏我這個哥哥就是拿她沒辦
法,呃。 .還是說她根本不把我當哥哥看?

吃完飯后,爲了感謝瑩瑩幫我將了一軍,我自願幫她洗碗收拾,畢竟她上了
一天課,回來還要煮飯給我們吃,也是累了。

「哥,我有事要問你。」

不久,晴晴的聲音從后面傳來,剛好我忙的差不多了,于是便快速轉身打算
詢問她什麽事,好巧不巧的,我轉到一半撞到她,她似乎也被我突如其來的轉身
嚇到,一個重心不穩便往后跌了下去,我反應迅速的伸出手環抱住她。

「抱歉抱歉,哥哥剛剛是想捉弄一下你的,不是故意要撞倒你。」我連忙爲
自己解釋。

「嗯,沒關系,倒是你的手是不是該離開了?」

我的手怎麽了?我下意識的動了動手指,怪了,怎麽一沱軟軟的,低頭往下
一看,原來剛剛動作太大,環抱的角度太大,我的手現在正結實的握在她右胸上
面,我嚇的連忙收手,接著雙臉燥熱的窘在原地。

「那……那個……我……」我結結巴巴的不知該說啥。

「你想說什麽?你要嚇我故意快速轉身是事實,撞倒我也是事實,手按在我
胸部上面還是事實,甚至還揉了一下。你還想解釋?」

她眼神淡然自若的說著,其實這反而是好現象,她真的生氣的時候,只會邊
扎眼邊露出迷人的微笑,當然在不知情的人眼里是非常可愛動人,但對于熟悉她
個性的我則覺得非常可怕。

「沒有,我認錯了,任你處置吧,還有你剛剛說想問我什麽?」

「我想問你明天禮拜天有沒有空?」

「你都開口了,我能說沒空嘛?要我做些什麽?」我歎了口氣。

「假裝我男朋友一天!」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