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嗲主播 劉涵竹

話說在陳海茵、韓佩穎、劉涵竹、朱芳君、陳智菡和蔡尚樺要登上沖繩遊輪慶生之旅的遊輪之前,嬌嗲主播,劉涵竹從床上爬了起來,花了半個多小時梳化打扮了一番,重點的招牌如娃娃一般的又大又水潤的眼妝和可愛中帶著魅惑但又不俗氣的妝容劉涵竹仔細的檢查了後,站起身看了下鋪平的床鋪,然後打開衣櫃的門,對著全身鏡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下,167公分高,33C 25 34的妖嬈身材穿上一套純白蕾絲繡著無數碎花綁帶的細肩洋裝,露出了雪白的手臂和鎖骨,而且再加上V字型的碎花領口,讓劉涵竹的胸前多了一條淺淺的陰影,有點小心機卻又不致於讓人感到討厭。
戴上了銀色的高級名牌鑲鑽腕錶,優雅中帶著一點貴氣的感覺,讓劉涵竹的整體感覺有著更上一層樓的氣質,對著鏡子看了看手上的這一支前幾天才剛從某一位總裁手中接過的鑲鑽腕錶,心裡想:「果然是出自名師的手,怎麼看就是怎麼好看,來到東森後,沒想到可以接到這麼好的單子」
劉涵竹將頭髮撥了撥,然後從櫃子中拿出昨天才從算是這些日子的男伴的男人手上接過的香水,噴了噴,喃喃自語地說:「品位真是不錯,這個味道我喜歡」
關上衣櫃的門,劉涵竹走到床頭櫃前,拿起了放在床頭櫃上頭的白色信封,白色信封的背後貼了一張金色的浮水印貼紙,這是前幾天陳海茵親自交給他的,劉涵竹看著白色信封,想起了那一天的景象。

那一天劉涵竹正錄完影,下樓要去外頭走走晃晃、清一清腦子,就在電梯裡,陳海茵剛好也要下樓˙,陳海茵走進電梯後,對著劉涵竹笑了下,劉涵竹則是主動的打招呼:「海茵姐」
「涵竹,這個時間你要去哪裡啊?」陳海茵問。
「剛錄完影,想說下去旁邊買個咖啡,順便摸魚一下,放鬆一下」劉涵竹笑著回答。
「是喔,我還在想這個時間點也還沒到吃飯時間,你怎麼就往外跑了」
「說到吃飯,海茵姐,最近你有去哪裡吃好吃的嗎?」
「有阿,回頭我發幾個連結給你吧」
「謝謝海茵姐」
陳海茵從手提包中拿出一個白色的信封:「對了,這個是之前跟你說的生日派對的邀請函,因為剛好上次我贏了比賽,所以就用大會的給我的遊輪旅行當做我們這次的派對,所有的資訊都在裡面,反正就是在要上船那天帶著這個就可以登船了」
劉涵竹一臉驚喜的瞪大了他那一雙又大又美麗的眼睛,邊雙手接過邀請函邊提高聲音地說:「哇嗚!海茵姐,這也太精緻了吧,而且還是遊輪欸,上次被人請過一次,就好想再體驗一次」
「喔,涵竹,誰招待你上去的啊?這麼大手筆」陳海茵挑眉地笑問。
劉涵竹笑了笑:「如果是大會的,我想一定會更好玩、更豪華的」
「應該會是那樣的,不過說起來如果是大會的」陳海茵邊說邊為微皺起眉頭:「會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還真不能想像呢」
「不會吧,這怎麼說都是給海茵姐你的獎品,應該不會有太多奇怪的安排吧」
陳海茵聳聳肩:「誰知道呢?只希望那艘遊艇上面不會只有我們幾個,要是有其他一般人在,或許大會那邊就會比較收斂一點」
劉涵竹點點頭:「我也希望是這樣,難得可以在遊艇上好好放鬆嘛」
突然電梯發出了「登」的一聲,門打開了,不知不覺地就到了一樓,陳海茵說:「那就先這樣吧,記得要來喔!」
「一定會的!我絕對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劉涵竹笑著回。

時間回到現在,劉涵竹和大砲主播,陳智菡手裡拿著剛剛從陳海茵手上接過登上遊艇前要辦的手續的文件,只說陳智菡的穿著風格跟劉涵竹完全是大相徑庭,劉涵竹的穿著是休閒的海洋風情中帶著嬌媚,而陳智菡則是完完全全的都市休閒風,一件寬鬆但還算合身的灰色短T,因為在室內所以將太陽眼鏡掛在胸前,一件短的讓陳智菡的一雙腿似乎全都露出來的丹寧熱褲,腳上是一雙白色、鞋口鮮紅、綁著大大的蝴蝶結的運動休閒鞋,輕鬆愜意的打扮讓陳智菡162公分高、33C 25 33的身材被隱藏了起來。
「我說涵竹,真沒想到你會來誒」陳智菡將手上的文件交給承辦人員後,說。
劉涵竹轉頭看向陳智菡,笑著說:「怎麼會呢?」
「沒啊,就感覺平時有活動的時候,你似乎都沒什麼在參加,今天好像是我第三次在活動裡看見你呢」陳智菡回。
「不好意思,那個」承辦人員對著劉涵竹說。
「喔,對不起對不起」劉涵竹邊說邊將手上的文件交給承辦人員,然後又再次看向陳智菡,露出有點無奈的苦笑:「智菡,你看吧,我不參加活動就是因為我這樣的笨拙,怕被人笑啊」
「傻眼,你不要在我面前裝可愛好不好」陳智菡的表情大概就只差沒有翻白眼了。
然而劉涵竹卻像是意猶未盡的故意咬起手指,睜得大大的眼睛眨了眨,陳智菡舉起手:「劉涵竹,我打你喔!」
劉涵竹笑了笑:「好啦好啦,我不敢我不敢了」

「話說啊」劉涵竹突然問:「海茵姐這次怎麼找到你的啊?」
陳智菡露出一個不太了解的表情看向劉涵竹,劉涵竹說:「沒啦,我只是一時興起,想知道海茵姐到底是怎麼選人的,因為其實我也感覺我自己被邀的是莫名其妙」
「喔,這樣子喔,其實也沒什麼啦,海茵姐就說有件事需要我幫忙,所以就,你知道的」陳智菡聳聳肩。
劉涵竹點點頭:「我倒是沒有,就只是很純粹的問我要不要一起參加就是了,只不過是很早很早之前就問了」
「沒想到海茵姐這麼用心地要把你帶來跟大家熱絡一點」陳智菡有點挖苦的味道地說。
「是啊,看來我是真的跟大家太生疏了」
這時承辦人員剛好把確認可以登船的文件交還給劉涵竹和陳智菡,兩人接過文件,劉涵竹看了下手錶:「時間應該是差不多了,不然我們就出去看看吧」
「好啊,走吧」

劉涵竹和陳智菡兩人走到門口,便在一瞬間感到後悔了,外面的太陽實在是太大了,當下兩人竟是做出了相同的事情,就在最後的陰影處停了下來,而在不遠處可以看見三個人:一個是綁著短短的馬尾,然後穿著桃紅色的細肩露肩長洋裝,上半身還故意用了兩層的層次讓整體感覺除了跟劉涵竹一樣的海洋風情之外,還帶著落落大方的設計感。

另外一個可以說是跟陳智菡差不多的打扮,深藍和白色的經典海軍條紋的七分袖T,在袖口處故意做了一個反折的設計讓整體感覺不單調,搭配上高腰的白色短褲,讓一雙勻稱有致的美腿完全露出來。

而第三個似乎是剛到的而已,雖然說基本上是跟劉涵竹一樣的長洋裝系列,但有著一個最直接的不同,他的洋裝並不長,最長也不過就到膝蓋上方三公分而已,淺藍色的蕾絲雕鏤V領洋裝中間還有胸部下緣以及腰間兩道黑緞帶,胸部下緣的部分故意打了一個蝴蝶結,讓黑色的肩帶彷彿有一種延伸下來的感覺。

「那的穿桃紅色的,應該就是海茵姐吧?」陳智菡說。
「智菡,你的眼力也太好了吧」
「沒啦,就是猜的啦,畢竟你瞧,那個穿的跟我差不多的,一定是佩穎,而那個穿一般洋裝的身材太好,不太像是海茵姐,尚樺平時私底下似乎也不太會穿那樣子的衣服,所以應該就是朱芳君」
劉涵竹露出驚訝的表情:「哇!智菡,我實在太佩服你了!名偵探!」
「再裝!我會真的打你的!」陳智菡說。
最後又來了一輛車,走下來的是穿著白色接近無袖的雪紡紗、領口打著浮誇的大蝴蝶姐的上衣,下半身則是一件束腰的黑白條紋傘裙,黑髮自然的垂在兩邊,再加上一雙短跟高跟鞋,讓這女子感覺宛如從童話公主走出來的公主般夢幻、可愛,那女子向著其他三女彎身打招呼,陳智菡說:「看來尚樺也到了!」

「我們跟他們揮手吧,讓他們過來就可以了吧」劉涵竹笑著說。
「正有此意呢!」陳智菡有點壞笑的說。

話說在此同時,東森的新聞部部長正裸身地躺在他的辦公室裡面的暗房的床上,享受著一位美豔且同樣也是展露胴體的女子用鮮紅的嘴唇親吻著他的身體。
「喔呼,沒想到財經台的主播也是一流的呢!」部長邊說邊吐氣。
女子抬起頭,髮尾可能是因為剛剛的親聞而變得有點亂,女子笑了笑說:「部長,你要是多來我們這邊走走,就會知道一點都不差喔」
說著,女子的身體稍微貼著部長的身體往上滑,女子34C的胸部就這麼似碰似沒碰地滑過部長的身體,胸部來到部長的眼前,部長根本就沒有多想,立即將臉塞進34C的柔軟胸部中,不斷地用臉磨蹭,惹得女子發出「恩恩哼哼嗯嗯哼哼咿咿咿咿」的呻吟聲。
「真的有夠軟的啊!真是舒服!」部長好不容易從34C的胸部中脫離,感到滿足的說。
女子低下頭,然後用右手輕輕地捏擠自己的右邊胸部,讓右邊的胸部更加地靠近部長的嘴,女子問:「部長喜歡胸部喔?」
「其實也不是特別的喜歡,但如果有這樣的感覺,當然是最好了」說完,部長又嘟起嘴,吸吮女子故意擠出來的乳頭。
女子稍稍皺了皺眉頭,發出了一些呻吟聲:「恩恩恩哼哼嗯嗯嗯嗯……」
「換左邊,我這個人最講究的就是平衡了!」部長說。
女子依照了部長的指示,換用左手擠捏自己的左邊34C的胸部,讓部長吸吮左邊乳頭,同樣的,女子也發出了些許的呻吟聲:「恩阿阿阿阿恩哼哼……喔喔……」

忽然部長的身體抬了起來,雙手抱住了女子,然後一個轉身將女子轉壓在床上,女子睜著畫著主播裝的美麗眼睛,有點驚訝的看著已經換到上面的部長。
「廖廷娟,身高166公分,三圍34C、25、34,人稱曼妙主播」部長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帶著一絲調情的味道在其中地說道。

「部長這樣子還真是讓廷娟受寵若驚了啊,部長竟然把人家的基本資料記得這麼的清楚」女子,
廖廷娟,臉上帶著一點不知道是真的還是裝出來的羞紅,笑著說。
「你們家的部長剛好出差,要我幫忙照顧著財經部,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呢!廖廷娟,我看了一下你今天的班表,似乎還蠻忙的啊」
說著,部長的手開始抓捏起廖廷娟的34C胸部,不是很大力,就像是只是為了尋求觸感而輕輕抓捏起來的感覺。
「是啊,平時我不會那麼多班的啦,但這幾天剛好有兩個人不在,只好由我來扛了,恩恩恩恩恩哼……部長……這樣子好舒服喔……」
廖廷娟邊說邊微微皺起眉頭,雖說部長只是輕輕地抓捏著,但此時的廖廷娟某一部份的性慾也已經被撩起了,故意說出刺激部長的話。
「你是說劉涵竹和蔡尚樺啊?原本我還在想要來好好見證一下他們兩個的呢,不過廷娟,我實話告訴你吧,你才是我的首要目標」
「恩恩恩恩恩哼哼哼……既然都這麼說了……部長部長那還不趕快來……還不趕快來讓廷娟廷娟被疼愛啊……」

部長聽見了廖廷娟的話後,就算是幹過了一堆主播,但還是無法忍耐被激起的性慾,那一根早已經發腫的陰莖便在廖廷娟濕潤的陰唇上磨蹭了幾下後,像是會發出「咕嚕!」一聲地滑進了廖廷娟的小穴中,而這一瞬間,部長頓時感覺到一個奇怪的感覺,不同於部長印象中的主播們的感覺,有一種非常奇特的感覺,不是說廖廷娟的小穴已經鬆了或是夾不緊,一樣也是立即就完全的包覆住部長的陰莖,但就是有個很奇怪的感覺。
但部長沒有經歷在多想了,廖廷娟微微皺著眉,同時也發出清微的呻吟聲,再加上雙手因為舉起來抓住部長的撐在床上的雙臂而讓一對34C胸部被向內集中、黑出一條深溝,部長被這樣的挑逗,挺著肥大的肚子的腰開始前後擺動了起來。
「啊啊喔喔恩恩……來了來了終於來了啊痾痾痾……不要停不要停痾痾痾痾……啊恩哼哼恩哼哼……不要停繼續啊……」
部長大概是真的被廖廷娟給激到了,竟然完全不顧自己其實一點都不持久的這件事情,逕自的直接用了八成力量在與廖廷娟性愛。
「啊喔喔嗯哼啊啊啊……部長部長痾痾痾痾……原來原來這就是新聞部的部長的厲害……啊啊喔恩哼哼……還想要更多還想要更多的啊……」
廖廷娟的頭有點抬起來,這樣一來讓部長看到廖廷娟似乎因為做愛而緊皺的五官的程度就更多了,而部長也因為看見了廖廷娟的表情,忘記了廖廷娟的小穴帶給他的異樣感覺。
部長的陰莖不斷地進出著廖廷娟的小穴,部長說:「廖廷娟,你知道我為什麼首要的目標會是你嗎?」
「不知道……痾痾痾不知道……啊啊啊啊部長部長痾痾痾……天啊天啊痾恩哼哼……頂到頂到了啊痾嗯哼鞥……告訴我告訴廷娟吧……」
部長一陣瘋狂的擺動後,喘著氣說:「因為因為……比起年輕的臉蛋,我更愛像你們這種看起來不是太年輕的,有一種特別的騷味!」

廖廷娟的一對34C的胸部在部長的做愛下而上下晃動著,此刻的廖廷娟雙手舉起,反抓著後面的床頭板,一雙腳被向兩旁大打開來,濕潤且泛紅的小穴完全裸露,而且如果從旁邊看的話,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見廖廷娟的小穴是如何地在被部長那已經充血的陰莖前後進出著。
「痾恩哼哼部長……部長你讓你讓廷娟廷娟好爽好爽阿痾痾痾……廷娟廷娟真的好爽阿痾痾痾有被部長疼的感覺啊啊啊……」
部長雙手抓著廖廷娟的小腿,以跪坐的體位讓陰莖進出廖廷娟的小穴,同時也能清清楚楚地看見廖廷娟的34C胸部是如何在自己的做愛下激勵晃動著。
部長看著看著,眼睛變得更紅了,而在廖廷娟的小穴中的陰莖也變得更加的腫脹,似乎已經到了要衝破極限的邊緣,部長心驚:「天啊!竟然被這個廖廷娟逼到這樣子!」
「部長部長阿阿阿痾哼哼……廷娟廷娟要高潮要高潮了啊痾痾哼哼……廷娟廷娟要被部長操到高潮了啊啊痾哼哼……不行了太歷害了……」
「受不了受不了了痾痾痾哼哼……廷娟廷娟要不行了啊啊啊……部長部長廷娟廷娟要變成你的女人啊啊啊……痾痾好爽啊……」
廖廷娟完全沒有要針對誘惑挑逗部長這件事收手,一再地用淫語來催加力道,讓部長可以更加的激烈的和她做愛,廖廷娟其實一點都不缺男人,但一旦一起躺到了床上,對於廖廷娟來說就是要好好的互相享受,完全不遺餘力的相互較勁。
被廖廷娟引導到無法控制住自己的部長,變成了跪姿的體位,這樣一來不僅有更多的力氣可以好好進出廖廷娟,同時還可以讓陰莖更加的深入廖廷娟的小穴,但因為這樣子,部長超越了自己的極限,陰莖腫的更大了,而性慾也如脫困的野獸一樣肆虐。
「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喔喔喔喔……高潮要高潮了啊痾痾恩哼哼……天啊天啊啊啊痾……部長部長廷娟廷娟要去了啊啊痾恩哼哼……」
在激情之後,部長整個人像是失去了靈魂一樣地癱軟在一邊,反倒是廖廷娟坐在床邊,用衛生紙輕輕的擦去肚子上的精液,像是沒事一樣地做收尾的工作。
「這樣的人也能當部長喔?真是太神奇了」要離開暗房之前,廖廷娟轉過頭去看了部長一眼,心想。

回到剛登船的劉涵竹一行人的這邊,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五人來到了最高層的特別貴賓區,而一行人也從服務生手中接過了自己的房卡,進到的自己的房間。
劉涵竹一進到房間,便立即的跑到了落地窗前面,拉開了窗簾,一眼望出去,是蔚藍的大海以及萬里無雲的晴空,而且落地窗的玻璃經過特殊的加工,雖然看出去是完全沒有色差的美景,但卻是完全感覺不到在外頭被艷陽高照著的炙熱感,劉涵竹不由地讚嘆:「太棒了!這個視野實在太好了!」轉過身,從窗邊看著整個房間,劉涵竹又說:「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完全就跟一間豪華高級套房一樣!」
鋪著淡粉色的綢緞床罩的雙人床上頭還有著一塊鮮紅色的床尾布,既是高雅又帶著熱情,床尾自然沒有缺少一張與床罩同色的床尾凳。
而在雙人床與落地窗之間,還有一套一桌二椅,透明的玻璃桌面和黑色的桌柱與鮮紅色的絨布單人沙發椅,讓劉涵竹看了不由的會心一笑:「大會果然是大會」
而比雙人床過去一點,利用玄關做出來的牆壁作為側面,好幾塊玻璃做起了一個隔間,玻璃上還有捲簾的設計讓這間包含了浴室以及更衣室的隔間有著更加神秘的隱私性。
劉涵竹走進了更衣室,更衣室中有一個L型的貼壁衣櫃,劉涵竹一看到這衣櫃,立即驚呼出聲:「哇!這也太讚了吧!」
有著各式各樣的首飾、戒指、手錶和配件在隔板中陳列著,劉涵竹一看就知道這些完全就是名品中的精品,每一件都是嚇死人的貴,劉涵竹不由得對於沒有打開來的衣櫥感到期待和興奮,先打開了其中一個,劉涵竹接著又打開另外一個,接著把所有的衣櫥都打了開來,劉涵竹眼睛發亮地環視整個L型的貼壁衣櫃,晚禮服、休閒服、運動服、各式各樣的洋裝甚至連穿到都已經感覺麻痺地播報服都有,而且每一件、每一套都是一眼就能看出那令人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高級品質,而且更令劉涵竹像是來到天堂一般的雀躍的是,不只是外衣,其中一個衣櫥中還有滿滿的又漂亮又名貴的各式各樣的鞋子,另外還有一個衣櫥裡有著所以劉涵竹可以想到的款式、材質的胸罩、內褲以及睡衣,劉涵竹就這麼盯著這比精品店還要向精品店的更衣室好一陣子。

「難怪邀請函上說不用帶任何的行李和盥洗衣物,這麼豪華的更衣間,完全就是為了我們女人而打造的吧!」劉涵竹驚嘆的說:「這不拍照說不過去啊!對了,還可以拿來炫耀一下!」
劉涵竹邊說邊拿起手機拍下這驚為天人的更衣室,同時通訊軟體中的這次郵輪之旅所建的群組也不斷地跳出訊息,劉涵竹點開來看,陳海茵已經完全進入了部落客模式,鉅細靡遺地拍下自己的房間的任何一個角落,當然在那豪奢的更衣室更是一發不可收拾的狂拍,接下來韓佩穎也跟著上傳圖片到群組中,接著朱芳君更是完全可以跟陳海茵比的瘋狂。
所有人都上傳後,開始了激烈的討論,不過劉涵竹從所有人的照片中發現了,雖然同樣都是住在特別貴賓區的高級房間中,但裡面的內裝也都不盡相同,似乎有一種在裝潢前就已經知道會是誰入住,房客的品味和喜好是什麼有都一清二楚,準備的東西也沒有完全相同,完全就是根據每個人的體態、適合的以及平常穿著的習慣下去做準備的。
「怪不得會要先登記,原來就是要搞這一齣」劉涵竹心裡笑著想。
而在聊天群組裡,充滿了各種驚嘆和驚訝的表情貼圖,而且幾乎可以說六個人現在都是在更衣室裡,忙著翻看這些被他們六人視為珍寶的衣物,看到自己特別喜歡的,還會拿下來好好的拍一翻,甚至直接試穿然後對著鏡子自拍。
劉涵竹當然也沒有錯過這可以好好挑選自己平時想買想穿卻不見得花的下手的東西,但劉涵竹還沒有像陳海茵、朱芳君和蔡尚樺三人一樣已經呈現瘋狂地狀態,劉涵竹試穿了幾件之後,拿下其中一件自己特別喜歡的先吊掛在更衣室中,然後走出了隔間。

來到雙人床,鮮紅色的床尾布上擺著一捧又大又鮮艷又美麗的花束,還留了一張卡片,卡片的封面上還用優美的書寫體寫著:「WISH YOU HAVE A WONDERFUL TRIP」。
劉涵竹拿起那張卡片,坐上了床尾凳,打開卡片,卡片上寫著:

          歡迎搭乘瑞德蓓德號,我們誠心地希望您能有一趟美妙的旅程。

「瑞德蓓德,傻眼了,個企劃人真是令人不敢恭維啊!」劉涵竹笑著說。
卡片裡面還有一本遊輪介紹的小冊子,劉涵竹拿了出來,隨興的翻開竟然就翻到了令劉涵竹再次驚嘆且感到開心的一頁,原來落地窗外面的那個陽台其實有裝設了紅床大會的最新科技,劉涵竹案照介紹的小冊子上頭的指,到了落地窗邊,有一個控制面板,稍微點了幾下後便打開了落地窗走了出去。
感覺到了陣陣的海風吹來的清涼感,聞到了海上特有的鹹味,劉涵竹趴在欄杆上,任憑海風吹起頭髮,劉涵竹閉上了眼睛,臉上滿是幸福的享受,似乎一點都不畏懼那毒辣的太陽。
「真是太美妙了,這一層薄到不認真看還真的看不出來的玻璃,竟然能透風、味道也傳的進來,還可以把紫外線和熱氣隔絕,要是大會真想要稱霸世界,恐怕早已經稱霸了,還哪有這麼多的紛爭啊」劉涵竹笑著說。
坐在戶外椅上,拿著手機自拍了幾張後,邊操作著將照片上傳到粉絲專頁邊喃喃自語:「真是件不錯的好差事,還能有這麼好的享受,而且最重要的是還有那一間好到讓人想要待在這艘遊艇上一輩子的更衣室,這份工作我真的是選對了」

享受完海洋風情後,劉涵竹感覺有點渴了,便走進房間,稍微將自己的頭髮整理了一下,檢查了一下臉上的妝,最後再從更衣室中拿了一瓶精品香水來噴後,便只拿著手機出門了。

在走廊上按照指示地往酒吧走去,不過令劉涵竹感到意外的是竟然會在此時的走廊上遇到最令劉涵竹感到頭痛的韓佩穎。
劉涵竹還是表現出那種「見到你真高興」的表情和笑容,上前跟韓佩穎打招呼:「佩穎,你怎麼跑出來了?我還以為你也還在試穿衣服呢」
「我有試了好幾套了啦,也已經選好幾件當作預備的了」韓佩穎雖然是很平常地說但劉涵竹卻還是深深地感覺韓佩穎對自己的防備心,劉涵竹心想:「一定要好好保持住啊,往往事情都是發生在那最大意的時候」
不過雖然劉涵竹是這麼想著,但臉上卻完全沒有透露出任何的真實想法,劉涵竹用他那渾然天成的嬌嗲氣質,歪著頭有點裝著可愛地問:「要預備什麼啊?」
韓佩穎轉頭看向劉涵竹:「涵竹,你是故意的吧?海茵姐沒有跟你說嘛?」
劉涵竹搖搖頭:「沒有啊,海茵姐什麼都沒有跟我說啊」
韓佩穎皺了皺眉頭:「我還以為海茵姐跟你說了」
不知不覺地兩個人都走到了酒吧的門口,劉涵竹說:「不然這樣吧,我們進去小喝一杯、吃點小點心,你跟我說到底要準備什麼,正巧我們兩個似乎還沒有這樣單獨聊過天呢!從加入這個大家庭以來,我似乎都還沒跟你聊過天!」
說完,劉涵竹也不問韓佩穎願不願意,就逕自地牽起了韓佩穎的手,把韓佩穎拉進酒吧中。

本來還有點不情願地韓佩穎在劉涵竹強制的點了兩杯有酒精的氣泡飲料以及一盤綜合炸物後便也將就地坐了下來。
「真好,在這樣的氣氛下,能跟好姐妹小酌一杯,真好」劉涵竹喝了一口,笑著說。
韓佩穎看著劉涵竹,心裡想:「劉涵竹,你到底在打什麼樣的算盤?到底想幹什麼?」
劉涵竹拿起一根薯條,吃下去後,本來就如洋娃娃大的眼睛睜的更大了:「實在太好吃了!」
「我說涵竹,你不怕變胖嗎?」韓佩穎皺著眉,問。
劉涵竹苦笑了笑:「都聽說佩穎是個聰明人,沒想到地一次聊天的第一個話題就被你直搗黃龍了!」
韓佩穎臉色有點尷尬:「痾……我沒有想那麼多」
「沒關係沒關係啦,那是佩穎你還沒有跟我熟啦,要是跟我熟了,你就會知道私底下的我特別愛吃炸的,不過我還是會很乖乖認命的去把吃進去的,運動出來的」劉涵竹笑著說,然後又拿起一塊炸雞塊往嘴裡塞:「嗯……太好吃了,佩穎,你再不吃我可是要吃完了喔!」
看著劉涵竹完全不做作的吃著炸物,韓佩穎不由得心中想著:「沒想到面對面後竟會是這樣的情形,我還真是低估了他」

「喔,說了這麼多,都忘記問你,所以我們到底是要準備什麼啊?」劉涵竹喝了一大口飲料,問。
「其實也就是晚上我們會有聚會啦,海茵姐喜歡大家打扮的漂漂亮亮地出席,畢竟不管怎麼說,這次的這套旅行,都還是要以海茵姐為主」韓佩穎回答。
「是這樣喔,原來就是聚會喔,我還以為有張集體的單子要接呢!」劉涵竹笑著說。
韓佩穎並沒有回應劉涵竹的打趣,搖晃了一下飲料,說:「聽說還會有場表演可以看,海茵姐似乎有幫我們其他人也都用到票可以進去看」
「真的喔!看來等一下真的要去好好謝謝海茵姐!能參加這次遊輪真的是太好了!不過話說回來了,有什麼主題嗎?總不能一個人穿一個風格去吧?」
韓佩穎搖搖頭:「這個我到就真的不知道了,海茵姐也沒有跟我說,要不我晚一點去問問看吧」
「我也會去問的,畢竟我想海茵姐會想有一個主題的,就我認識的海茵姐,海茵姐的團隊意識比較強,不像某個人名義上也有自己的一群,卻不怎麼看重自己的團隊」劉涵竹邊說邊喝了一口冰水。
「是喔,那我還真不知道呢,不過涵竹,我看你雖然沒有很常跟我們大家一起活動,但好像很多事情都很清楚誒」
「我雖然沒有跟姐妹們一起參加活動,但姐妹們中有幾個對我特別好的,總是會跟我分享大家的事情啊,所以囉,而且身為一個新聞主播,怎麼樣都無法忍受自己的訊息比別人還落後吧,你說是吧,佩穎?」
「也對啦,涵竹,你要離開了嗎?」韓佩穎問。
「恩,我還想在這邊坐一下,怎麼了嗎?」劉涵竹反問。
「沒什麼,我只想到處走走」
「喔,那我就不送你囉!」
「恩恩,回頭見」
「回頭見」

韓佩穎離開後,劉涵竹輕輕地笑了笑:「看來對我的防備心還真的不少,不過我還是被我挖出了不少東西,至少我知道了一件事,陳海茵,原來你也對我有所懷疑啊,竟然有事沒有跟我說,不過這到底是故意放出來讓我不敢有太大動作的訊息呢,還是單純的意外呢,韓佩穎,真的不得不承認你會是我可敬的對手啊」
「自己一個人在這邊偷笑,可是會被人誤認成是瘋子的」來到桌邊收杯子的男人說。
劉涵竹抬起頭:「你不就喜歡我這個樣子嗎?阜軒哥哥」
只見一名頭髮旁分、帶著一副黑色的膠框眼鏡、散發著一種謙恭有禮的高尚如貴族的氣息的男子站在桌邊,對著劉涵竹露出微笑。
「瞧你現在這樣子,難道就不像個傻子嗎?」劉涵竹笑著問。
「這位客人,本酒吧目前是休息時間喔」
說完,阜軒便轉身走回吧台,而劉涵竹也拿著還有一口的含酒精氣泡飲料跟著阜軒來到吧台,劉涵竹坐上了高腳椅,側著身子,然後翹起腳,右手手肘撐在吧台上,手掌拿著飲料杯,說:「那可以來點特別服務了嗎?」
阜軒看向劉涵竹,劉涵竹放下了杯子,然後爬上了吧台,雙手按住阜軒的臉頰,兩人開始熱烈的親吻了起來。

雖然說這場激情是劉涵竹自己挑起的,但其實兩人早已經從剛剛劉涵竹進酒吧開始就已經眉來眼去良久了,現在關著酒吧的門、四下無人的狀況下,兩人的接吻可說是天雷勾動地火般的熱烈。
劉涵竹的舌頭竄進了阜軒的嘴吧中,而阜軒的舌頭也不惶多讓的與劉涵竹竄進來的舌頭糾纏,兩條舌頭宛如兩條靈動的蛇一樣,互相交纏、互相纏繞。
兩人的唾液在兩人的嘴吧之間快速的流竄,每當兩人交和在一起的唾液流進劉涵竹的喉嚨中時,劉涵竹就感覺到一股無法克制的興奮感像是隨著哪一坨唾液一起流進自己的體內一樣,劉涵竹無法壓抑這一股快感,不由自主地用嘴唇吸住了阜軒的下嘴唇。
阜軒感覺到劉涵竹那一股強烈的慾望,自己雖然呈現的稍微屬於被動的一方,但阜軒卻沒有安於讓劉涵竹主導這一切的意思,被劉涵住吸住了下嘴唇,阜軒這時竟用手將劉涵竹垂落的秀髮溫柔地撥順至耳朵後方,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動作像是觸電一樣的讓劉涵竹整個人都軟了。
阜軒將劉涵竹從吧檯上抱了下來,然後讓劉涵竹的背靠著吧台,阜軒自己則是將親吻的目標從劉涵竹那紅潤的嘴唇移開,親吻到劉涵竹的脖子,劉涵竹完美的配合著阜軒地將下巴抬高,阜軒這下的親吻有點帶吸地感覺,劉涵竹輕聲地說:「不要這樣子,會遮不住的啦」
劉涵竹這麼一說,阜軒才鬆開了嘴唇,劉涵竹雪白的脖子有點發紅,阜軒笑了下,劉涵竹瞪了阜軒一眼,然後換劉涵竹自己撲上前,將阜軒領口的黑色蝴蝶結摘掉,然後快速地將阜軒得白襯衫給脫了,鮮紅的潤唇親吻著阜軒得胸膛,而且還搭配上了巧手的撫摸,此刻的阜軒也不由得發顫。

劉涵竹蹲了下來,解開了阜軒的褲頭,一口氣連阜軒的四角褲也跟著褲子一起脫了下來,一根又粗又壯的巨屌彈了出來,還差一點就打到了劉涵竹的鼻頭。
劉涵竹貪婪的看了這一根巨屌幾秒鐘後,劉涵竹纖纖素手便握了上去,起初地幾下感覺上就是簡單的前後套弄,但不知道劉涵竹的手是有什麼魔力,竟然光是這樣簡單的套弄竟然就讓從正常人來看就已經很不平凡的巨屌變的粗壯的有點嚇人,但在劉涵竹的眼中,卻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劉涵竹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圈住了阜軒的龜頭邊緣,輕輕地上下、小幅度地搓揉,極度刺激著所有男人生殖器官中最敏感的地方,阜軒全身上下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緊繃。
兩根手指頭圈起的套索開始在阜軒的巨屌上面進行上下地移動,雖然說不像剛剛用手掌那樣有著非常大的刺激,但已經被刺激過的巨屌現在在接受套索般的圈弄,充血地程度也是相當的驚人。
就這樣上下套弄了二十幾下後,劉涵竹地手指套索又再一次只集中在最剛開始的龜頭邊緣,而這一次是用順時針、逆時針的方向進行摩擦,阜軒感覺到雖然劉涵竹的轉圈摩擦速度不快,但可能是因為龜頭邊緣的關係,阜軒的巨屌有一種越來越熱的感覺。
阜軒發出了些許的呻吟聲,劉涵竹抬起頭,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看向稍微喘著氣的阜軒,劉涵竹先是對阜軒眨了眨眼,然後露出一抹帶著一點邪惡的笑容。
就在阜軒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劉涵竹的潤唇已經包住了阜軒巨屌的龜頭,而且已經來到了龜頭邊緣。
劉涵竹潤唇的吞吐不快也不慢,不平均的吞吐深度,完整的刺激了巨屌的每一分每一吋,阜軒最後竟然忍不住地雙手按住了劉涵竹的頭不讓劉涵竹再那樣動。

大約過了十秒,阜軒的巨屌從劉涵竹的潤唇中拔了出來,劉涵竹本來是一副「非詐乾你不可」的表情陡然之間就變成了一副飄飄欲仙的表情,而這一個表情讓阜軒看的是雄性大發,將劉涵竹一把抱起,抱著劉涵竹來到剛剛劉涵竹和韓佩穎坐的那個位子,將劉涵竹放在桌上,劉涵竹配合著阜軒,很快的就把身上那一件細肩洋裝給脫去了,無肩帶的白色胸罩和綁帶的白色三角褲在劉涵竹167公分高、33C 25 34的姣好身材上展現了更大的誘惑力。
雖然阜軒的手有在推移劉涵竹的雙腳,但其實劉涵竹自己也是順著阜軒的意思把自己的雙腳打開成然後曲成M字狀,雙腳之間的納一塊布料也已經因為裡面的花穴滴出了不少花蜜而變濕了。
阜軒將劉涵竹的三角褲旁邊的細線拉掉,將三角褲整個都脫下來,露出了那宛如鬱金香一樣的美麗且帶有超高吸引力的花穴,而且在整齊修剪過的陰毛襯托下,更是令劉涵竹的花穴更加的誘人。
阜軒的手指頭在劉涵竹的鬱金香穴前撫弄了一番後,劉涵竹的嬌氣吐的越來越亂,還呻吟著:「嗯嗯嗯哼哼……軒哥哥軒哥哥不要這樣子玩涵竹了啊……不要這樣子玩弄涵竹了啦……涵竹涵竹受不了受不了阿……」
阜軒的手指頭又在劉涵竹的鬱金香穴的外面繞了一兩圈後,忽然中指和無名指一勾,兩根手指插進了劉涵竹的鬱金香穴中,劉涵竹雙眉一蹙,潤唇半開,右手手指捲曲地靠在下嘴唇上,左手輕輕推著阜軒的胸膛,本來聲音有點偏娃娃音的劉涵竹,一呻吟可真是令人無可救藥地為他癡狂:「阿阿阿阿插進來了阿痾痾亨亨亨嗯哼……在攪動在攪動阿阿軒哥哥軒哥哥的手指讓涵竹涵竹攪動阿痾痾痾痾……」
阜軒的手指深掘亂插,讓劉涵竹是不間斷地淫聲浪語,而且花蜜還時不時地噴濺出來,讓本來是擦的發亮的桌面上多了不少晶瑩剔透地閃爍。

「軒哥哥我的好哥哥……給涵竹吧給涵竹吧……嗯嗯嗯嗯竹竹想要了竹竹想要了阿啊阿阿哼哼哼……給我好哥哥好哥哥給竹竹啦……」
劉涵竹挪動自己的身體靠近阜軒,阜軒其實早已經想要操幹劉涵竹了,不過還是想多看一點劉涵竹那令人津津樂道地魅態,而如今劉涵竹那樣的發騷,阜軒也不再忍耐,腰桿子一挺,將巨屌送進了劉涵竹的鬱金香穴中,同時雙手還抓住了劉涵竹的肩膀,讓劉涵竹不會往後滑動,甚至還有故意讓劉涵竹的身體往前靠,讓巨屌在插進鬱金香穴的瞬間碰撞出最大的刺激。
而阜軒的這個策略完美的奏效了,可能也是劉涵竹自己也相當的了解阜軒的想法並且配合阜軒的動作,在巨屌插進鬱金香穴的那一瞬間,劉涵竹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至高快感和衝擊力道,完全爆發在那鬱金香穴中,雖然這可能是劉涵竹自己想要的,但劉涵竹還是敵不過身為女人的身體本能,劉涵竹的蜜臀整個抬了起來,頭也整個向後仰,大聲的浪叫。
「喔喔喔哼哼嗯嗯哼哼插進來了真的插進來了阿啊啊喔喔……天阿天阿怎麼會這麼爽阿啊喔……天阿天阿好哥哥好哥哥你要插死涵竹了阿痾痾痾……」
「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下來……再來再來不要停涵竹涵竹最喜歡最喜歡這麼爽的感覺了阿啊痾嗯哼……軒哥哥軒哥哥插死涵竹讓涵竹爽死了阿啊啊……」
劉涵竹的肩膀被阜軒抓著,一對雪乳更是因為阜軒那暴力的幹髮而劇烈的晃動著,劉涵竹雙手抓著阜軒的手臂,承受著阜軒的極致操幹。
「不行了不行了軒哥哥軒哥哥……痾嗯哼鞥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要瘋了要瘋了天阿軒哥哥竹竹要爽瘋了啊啊啊啊……」

阜軒突然將巨屌抽出劉涵竹的鬱金香穴,劉涵竹感覺一切的重心和一切的生存意義都失去了,劉涵竹麗眼媚態橫流地看向阜軒:「不要離開不要離開……拜託拜託再來再來……不能沒有不能沒有軒哥哥的大巨屌……」
阜軒拉起劉涵竹,然後帶著劉涵竹來到吧檯前,將劉涵竹壓上吧台,劉涵竹上半身趴在吧台上,翹著那一對蜜臀,阜軒扶起的巨屌後在劉涵竹的鬱金香穴上磨蹭了幾下後,完全毫無預警地將巨屌插進了劉涵竹的鬱金香穴。
雙手扶著劉涵竹,阜軒這次的操幹比起剛才的更加的狂暴,如毀了一個世界的隕石撞擊地球,如淹沒了一個國家的海嘯,阜軒的操幹讓劉涵竹甚至感覺自己不斷撞上吧台。
「喔喔喔喔喔天啊天啊天啊……這是這是什麼啊痾哼哼鞥……好爽好爽太爽了吧……痾恩哼鞥天啊……好哥哥好哥哥竹竹要瘋了啊啊啊……」
「瘋了瘋了這樣子幹……這樣子幹涵竹涵竹會瘋掉會瘋掉的啊啊錒……不行了不行了……涵竹涵竹要被阜軒哥哥幹到變得很色情了啊啊啊……痾痾痾痾高潮了啊……」
劉涵竹的蜜臀翹得越來越高,而被阜軒操幹的程度也就越來越狂暴,而且蜜臀還因為不段的衝撞而變得如成熟的水蜜桃一樣的粉紅,阜軒看的是眼紅,右手還是抓著劉涵竹的纖腰,然後用左手不段地拍打劉涵竹的兩邊蜜臀,每打一下都讓劉涵竹全身顫抖,有時還會讓劉涵竹本來是趴在吧台桌面上的頭向後抬起。

「喔喔喔喔天啊天啊……爽死了爽死了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涵竹涵竹要變成要變成……阜軒哥哥阜軒哥哥的性奴隸了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啊……」
「不要停不要停……涵竹涵竹還要更多更多的巨屌……喔喔喔喔喔涵竹最喜歡被軒哥哥軒哥哥操了啊啊啊……爽爽爽爽爽爽……」
劉涵竹的左腳被阜軒的左手從大腿抬起來,劉涵竹側著一邊,而且還可以看見自己的鬱金香穴是如何被阜軒的巨屌爆幹著,陰唇被操的是翻進翻出的,而且還會在操幹的時候露出花蜜,劉涵竹看見自己這樣的畫面也不自覺地更加的發浪了起來。
「送你上天,好不好啊?」阜軒低聲地說。
「好啊好啊痾痾恩哼哼鞥不要停……把涵竹涵竹送上天啊啊啊啊喔……要爽上天了呵呵呵要升天了啊啊啊啊……好深好深的感覺……小穴完全被撐開了拉啊啊……」
阜軒的操幹三深五淺,因為側著身的關係,而在一次展現的雪乳現在比剛剛晃動的更加的誇張,根本看不太清楚乳頭了,只感覺有一個鮮紅色的點不停地高速晃動著,劉涵竹左手抓著阜軒的左手臂,然後就是用盡全身殘存的力量淫聲浪叫,配合著阜軒那每一下都足以讓一般女生高潮到三重天以上的操幹。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啊忍不住了啊啊啊啊……軒哥哥軒哥哥……竹竹的好老公好老公……幹死竹竹了……竹竹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涵竹涵竹!我要去了要去了!要去拉啊啊啊啊啊啊!」
阜軒猛烈的三十下後,將巨屌狠狠地插進劉涵竹餓鬱金香穴的最深處,然後再狠狠地中出了劉涵竹。
等劉涵竹再一次醒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而且衣服竟然穿的非常的整齊,讓劉涵竹不禁笑了下,心想:「這個阜軒,雖然壞歸壞,但還是對我蠻不錯的,還沒有讓我有出糗的機會」劉涵竹下床,走進浴室,稍微補了點妝,然後走出隔間,在冰箱裡拿出免費的氣泡水喝,這時手機忽然響了一聲,劉涵竹拿著氣泡水,來到床邊,拿起手機看了一下,又露出笑容。
坐到沙發椅上,將氣泡水放在桌子上,然後打開手機,手機螢幕上顯示:「你倒是很清閒啊」
劉涵竹快速的打字回覆:「還好啦」
「一切都還好嗎?」
「放心吧,一切都還在我的預想之中」
「被提防了?」
「那是當然,我被提防被懷疑早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那你還去?」
「因為就我知道的,雖然我是被提防被懷疑的,不過我猜應該是因為沒有掌握到真正對我不利的證據,懷疑或提防我的人都還不敢當面戳破,而且呢,所謂的懷疑或提防我的人,就我所知,只有兩個人」
「就他們兩個嗎?」
「是啊」
「雖然你是我信的過的,但你還是自己小心一點,這次的聚會我聽說還找了朱芳君」
「你說朱芳君喔,你對他有什麼看法?」
「痾……我是有見過他幾次啦,也有聽過一些傳聞,他似乎不是外表看起來的那樣好搞」
「他的確不是啊,不過你先不用擔心,我感覺就是因為朱芳君這個跟看起來不太一樣的特質,讓他目前也無法觸及到核心」
「看起來你倒是一點都不擔心」
「因為朱芳君的這個特質完全就是觸碰到了那個人的線,一旦觸碰到了那個人的線,要進入核心就很困難了」
「好吧,看起來我是不用替你擔心什麼,那你好好享受你的遊輪之旅吧」
「嘿嘿」
「?」
「我可是替你安排了一些餘興節目呢」
「替我?」
「不久之後你就會知道了,天機不可洩漏」
「好吧好吧,隨你便,對了,有一件事情我本來是想等你回來後再跟你說的,不過我想還是先跟你說一下好了」
「什麼事情啊?」
「恩……這說起來有點詭異啦,我們東森主播最近有私服被動過的傳聞,甚至還有被偷的」
「!!!!!真的假的啊!」
「是啊,你有想法嗎?」
「恩……也不好說,不過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不是單純的偷竊或是色狼」
「是嘛,我也有這種感覺,算了,等你回來我們再聊吧,或許等你回來就沒事了」
「恩恩,那我先準備一下啦,先走啦,有事在找我」
「ok」
劉涵竹放下手機,吐了一口氣:「宇舒啊,這可是為你精心設計的啊,希望你會喜歡」

而在另外一邊,韓佩穎來到陳海茵的房間,陳海茵的床上已經放滿了從試衣間中取出來等等要穿的禮服。
「怎麼了?佩穎,你挑完了喔?」陳海茵邊問邊走到橘紅色的長沙發前,坐下來。
「恩,算是吧」韓佩穎點點頭。
「你總是那麼乾脆喔,你看我一看到這麼多好看的衣服就冒出選擇困難的老毛病了」陳海茵有點無奈地笑著說。
韓佩穎做到沙發的另外一邊上,手撐著沙發的扶手,陳海茵問:「要喝點什麼嗎?我剛剛開了一瓶紅酒,還不錯喝呢」
說著,陳海茵似乎也沒有要讓韓佩穎選擇,就逕自地從酒櫃中拿出剛剛開過的紅酒,又拿了兩只杯子,回到沙發上,將杯子放到大理石的茶幾上,把杯子倒了七分滿,遞給韓佩穎其中一杯,韓佩穎接過後,喝了一小口,陳海茵問:「還不錯吧?」
「恩」韓佩穎點點頭,又喝了一小口。
「我看你在群組裡沒有什麼評論誒,佩穎,你是不喜歡你的房間嗎?」陳海茵問。
「我很喜歡」
「這樣喔,那就好,要是你不喜歡,我可是要跟大會抱怨一下的,畢竟事先要我報備有誰會一起參加,要我做這麼麻煩的事情還做不好,我可是要把整個試衣間都打包回家當補償」
「我說海茵姐,你的口味也太大了點吧?」韓佩穎斜眼看向陳海茵。
陳海茵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別忘了我可是海騷主播呢!慾望可是無窮的!」
「知道知道了啦,真是的」韓佩穎搖頭說。

「話說了,你不去享受一下遊輪的一些設施,怎麼跑來我這邊啊?我剛剛還打算先出去晃晃再回來選晚上的衣服呢!」陳海茵又替自己喝完的空杯倒了一次紅酒,問。
韓佩穎用左手中指揉了揉左邊的太陽穴,然後看向陳海茵:「海茵姐,你為什麼沒有跟劉涵竹說今天晚上的活動?」
「我是想也許這樣子就能讓他被其他人覺得他有點不合群,就算他現在看起來是我們這邊的人,要想拉攏我們的人去另外一邊,這樣的名聲傳出去他想要親近別人也很難吧」陳海茵說。
「海茵姐,你這樣考慮也是個觀點啦,不過以劉涵竹絕對不會這麼就中招的吧,而且要是這樣一來,我們先不論他真的是我們的人的這個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海茵姐你這樣做可能會落她口舌的」
「落她口舌?」陳海茵不解地問。
「是啊,海茵姐,你想,要是他跑去跟別人說:『你看,陳海茵就是這麼不照顧人,就因為我平時少參加活動就忽略我』或者『誒誒,為什麼海茵姐似乎不太信任我啊?竟然沒有跟我說等一下要聚會這件事,我是不是很惹人厭啊?』之類的話」
「會有人相信他說的這種話嗎?我陳海茵平時的為人,大家應該都看在眼裡的啊」陳海茵搖頭說。
韓佩穎放下杯子:「當然,你平時的為人是應該不會讓人產生這種想法,但如果有人就是這麼信了呢?或是有人聽進去了呢?人啊,唯一絕對的一件事情就是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就算海茵姐你平時表現出是一個好大姐的樣子,但或許有人會覺得那只是你表現出來的假象啊,私底下的陳海茵也許也是屬於那種會踩著人的屍體往上爬的,海茵姐,你冒得起這種風險嗎?」
陳海茵點點頭,韓佩穎又說:「而且這樣的事情會讓劉涵竹讀出海茵姐你的想法,就因為海茵姐你平時的為人不像是吳宇舒那種冰冷的感覺,那平時熱情且對待自己這邊的人都很好的陳海茵為什麼會沒有來跟我通知呢?不就是間接的告訴了劉涵竹其實海茵姐你不信任她這件事情嗎?原本劉涵竹的注意目標會只有放在我身上,但如今他也會將海茵姐你放進他的提防名單上了,算起來海茵姐你這樣的行為」
韓佩穎突然打住沒有說,陳海茵卻說:「說下去吧,我們既然是盟友,就直言不諱,不用忌諱我」
「好吧,海茵姐,你這樣的行為雖然稱不上是完全的錯誤,但看起來就是在賭博,賭在兩個我認為不太可能會發生的可能性」
「哪兩種可能性?」
「第一種是劉涵竹根本就是我們的人,是我們誤會他了,第二種則是劉涵竹因為一時之間發現自己被你也懷疑了,而慌了手腳然後做出一些出軌的行為,但是以我認識的劉涵竹,經過不少風浪的劉涵竹應該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出錯,甚至我可以說有超過一半的可能這完全就是在劉涵竹的計算中」陳海茵嘆了一口氣:「早知道就先跟妳商量一下了,我真的是太自作聰明了」
「其實這件事導致的也不是全然的不好啦,至少劉涵竹想要做什麼動作的時候,會變得比以前更有顧慮,不敢有太大的動作」
韓佩穎移身到陳海茵旁邊,拍了拍陳海茵的肩膀說,不過韓佩穎心裡卻想著:「劉涵竹,你的下一步棋到底會下在哪裡呢?」

(晚宴過後)

結束了晚宴後回到房間的劉涵竹,被突然從後面伸出來的手給嚇了一跳,劉涵竹轉過頭去:「嚇人喔!」
「就是要給你個驚喜啊!來,我幫你脫外套吧」
劉涵竹披在肩上的黑色西裝外套被早已經在劉涵竹的房間等著劉涵竹的阜軒脫下後,被掛在了事先準備好的衣架上,劉涵竹解下了耳環,將耳環放到的電視櫃上,然後逕自地往前走,而阜軒在後面跟著。
劉涵竹來到落地窗前,然後將秀髮全部撥至左邊,露出了雪頸後微微地低下頭,阜軒知道劉涵竹的意思上前幫劉涵竹黑色蕾絲的長禮服後面的拉鍊拉開。
不過就在阜軒要幫劉涵竹把黑色蕾絲長禮服由雙肩上脫開的時候,劉涵竹的左手卻按住了阜軒放在劉涵竹右肩上的手,劉涵竹頭稍稍轉向右側,然後問:「都安排妥當了嗎?」
「當然,你的吩咐是我最重要的事情」阜軒邊說邊親了劉涵竹的脖子一下。
「不會有任何的差錯吧?」
「放心吧,在安排房間的時候,就都已經有把這件事情給考慮進去了」
「恩,你果然是我最可靠的人,軒哥哥」
說完,劉涵竹按著阜軒的手的左手放開了,阜軒順利的將劉涵竹身上的黑色蕾絲長禮服給脫開了,劉涵竹米白色的胸罩和丁字褲在劉涵竹誘人的身軀上,襯托的讓劉涵竹更加地動人,就算是只是背影。

對著落地窗,可以依稀地看見劉涵竹以及阜軒的身影,此時劉涵竹的下巴微微抬高,然後頭也微微地側向一邊,任由著阜軒親吻著脖子、肩膀和鎖骨。
阜軒的雙手從後面環抱著劉涵竹的柳腰,劉涵竹的左手輕輕的摸著阜軒的頭,阜軒的親吻很輕也很溫柔,劉涵竹閉著眼睛,紅潤的嘴唇微開,吐出一絲一絲的嬌氣。
兩人就這麼持續了一會兒,阜軒的手開始緩緩地向上移動,從下方抓上了還被能集中托高的胸罩包覆著美奶,劉涵竹身體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阜軒的十根手指頭靈活運用地捏揉劉涵竹的美奶,劉涵竹的嬌媚吐氣也隨著阜軒雙手的操弄時而大聲時而小聲,劉涵竹的臉頰也變得越來越紅。
忽然,劉涵竹發出了一聲「恩恩恩恩恩恩恩……哼哼哼哼哼……」的呻吟聲,只說阜軒把劉涵竹的胸罩給脫了,鮮紅色的乳頭此刻已經完全挺立著,而阜軒也不懷好心地雙手都用大拇指和食指捏搓劉涵竹的乳頭,惹得劉涵竹是不停地呻吟著。
阜軒的手從劉涵竹的美奶上離開,左手繼續往上地來到劉涵竹的嘴巴,讓劉涵竹又是舔又是含,而阜軒的右手則是再一次的向下探,只不過這次越過了劉涵竹的柳腰,而且直接伸進了劉涵竹的丁字褲裡,手掌壓住了劉涵竹的陰部,然後中指和無名指竟是直接勾起插進劉涵竹的鬱金香穴中摳動,劉涵竹不僅呻吟,身體更是不停地蠕動。

阜軒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脫了個精光,那一根又粗又壯的巨屌更是早已經硬挺的隨時都要去填滿女人的洞穴一般,阜軒的雙手雙雙離開了剛剛放的地方,而此時的劉涵竹也已經情欲橫流,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想要做愛的氣息,阜軒將劉涵竹的丁字褲給脫了,然後讓劉涵竹的雙腿打開到與肩同寬,阜軒身體向下蹲了一點,然後手扶巨屌,對準了劉涵竹已經濕透了的鬱金香穴,一個蹬腳,巨屌瞬間幾開鬱金香花瓣,送入鬱金香穴中。
劉涵竹的柳腰被阜軒給抓著,但就算如此,阜軒剛剛的那一記拔地而起,還是讓劉涵竹整個人承受不住那破土之力,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前傾,雙腳也不自覺地往前移動了幾小步,劉涵竹的雙手趴上了落地窗,而美奶上的鮮紅乳蒂與落地窗距離甚至只有半個拳頭的遠。
一下接著一下,阜軒從後面而來的操幹,又是壯烈又是狠勁,完全不像是剛開始插入的那種感覺,就像是一般人已經瀕臨最後的高潮一樣的激情,但對於劉涵竹來說,阜軒這樣的操幹法,才是劉涵竹最熟悉,同時也是最愛的操幹法。
劉涵竹的呻吟聲比起中午在酒吧中時更加的騷盪、魅惑人心,再加上原有超強武器:娃娃音,更是讓劉涵竹的呻吟聲像是一鞭又一鞭地抽在阜軒的雄性慾望上,催促著阜軒的的雄性慾望更加的爆發,好讓阜軒那有力的腰能擺動的更快,讓激烈的操幹更加的激烈。

「阿喔喔啊喔喔喔天啊天啊……痾恩哼鞥爽死了爽死涵竹了啊啊啊……軒哥哥軒哥哥你幹死涵竹了啊啊痾嗯哼鞥……涵竹涵竹真的被你操死了啊啊啊啊……」
「喔喔天殺的……有夠強的啊啊錒恩哼鞥……不行不行了啊啊啊要變得很色情很色情了啊啊啊……阜軒哥哥阜軒哥哥……涵竹涵竹要被你操成騷貨了啊啊啊啊……」
「爽爽爽翻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啊太大太粗了啊啊啊……這一根實在有夠壯有夠強的啊啊啊……涵竹涵竹要瘋了爽瘋了啊啊啊……」
「劉涵竹!繼續!繼許給我淫叫!」
「喔哼喔哼喔哼喔哼喔哼哼哼哼……停不下來了停不下來了啊啊啊啊……涵竹的高潮停下來了啊啊啊啊哼哼哼……這麼爽這麼爽竹竹要高潮死了啊……」
「奶子奶子在被在被阜軒老公阜軒老公捏啊……喔喔喔喔好爽好爽阜軒老公捏的浪竹又疼又爽的啊啊啊……天啊天啊浪竹是變態……變態啊啊痾痾痾喜歡被幹的變態啊……」
「再來再多一點……不要停下來竹竹最喜歡最喜歡高潮了啊啊啊啊……竹竹喜歡被好哥哥親哥哥幹到絕頂高潮了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好像要噴了要噴發了啊啊啊性慾噴發啊……」
「你實在是有夠騷的啊啊啊啊!劉涵竹再色一點!」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又要成為性奴隸啊啊啊請原諒竹竹……竹竹好色竹竹好蕩啊啊啊給我給竹竹更多更爽的啊啊啊啊……」

從落地窗一路操幹到了床邊,阜軒將劉涵竹壓上床,然後先故意讓劉涵竹的鬱金香穴失去巨屌的填滿,然後讓劉涵竹完全按照自己的指示翻過身,張開了雙腿,迎接著阜軒的巨屌再一次狠狠操幹進去。
「喔喔喔喔喔好爽好爽喔喔喔喔……雖然雖然是最普桶的……但卻是卻是最爽的啊啊啊啊……喔哼哼天殺的天殺的啊……美死美死了竹竹啊……」
劉涵竹如今已經爽到連自己的雙手都已經無法好好控制,不知所措的雙手任意的擺放在床上,雙腿被阜軒抓著,而阜軒的腰如今就像是裝上了渦輪一樣,用著超高速且如揮動鍛冶鐵器之鎚的力量操幹著劉涵竹已經完全不受控制的鬱金香穴。
「嗯嗯哼哼死了死了啊啊啊涵竹……涵竹要死了啊啊啊啊軒哥哥軒老公……竹竹的騷穴都是你的形狀了啊啊啊啊……不行了要上天堂了啊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啊……」
阜軒的身體不斷撞擊著劉涵竹的恥丘,劉涵竹不知道已經翻了多少次白眼了,幾乎快要失神的劉涵竹上半身用力地弓起來,而就在同一時間,阜軒的巨屌也脹到了最極致,劉涵竹的鬱金香穴緊縮到了極致,雙方的極致帶來的最經典的絕頂高潮。
「啊啊啊啊去了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軒哥哥軒哥哥痾痾痾痾痾竹竹竹竹竹竹高潮了啊啊啊小穴小穴被射滿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話分兩頭,就在劉涵竹和阜軒激情四射時,在另一間房間中,一個留著長髮、雙頰肉肉的,有著一雙如漫畫中的女主角一樣圓圓大大的眼睛、163公分高、34E 25 35的爆炸三圍的女子卻是面露難色,甚至眼尾還掛著幾滴眼淚。
令人垂涎三尺的胴體上,卻有著無數條錯綜複雜的麻繩捆棒著,而且一對令人忍不住就想捏個幾把的大奶更是因為在在麻繩的綑綁下被更加的突顯出來。
而女子的背後有著一條麻繩延伸到本來是作為臥室與床之間間隔的布簾橫桿,女子雙手被反綁在身後、跪在床上,而在旁邊則是有個男子看著被綑綁的女子,露出滿意且帶著卑猥的表情與笑容,說道:「蔡尚樺,今晚我阿禾會好好的調教你一番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