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哥布林特異點

新的特異點出現了,而且地點就在新宿。

  來源和因由都不清楚,收到的則只有人員的目擊和受害情況而已,一般情況
下,管理局會盡量通過認知幹涉魔術的設置、與教會等勢力的合作,確保情報的
保密和無關人員的隔離,但是這一次,已經有普通人卷入相關事宜的報告了。

  既然是秉承著拯救人理觀念的組織,對民眾的保護也理所當然的作為重點,
管理局方面準備盡快組織英靈人員,對特異點進行幹涉,乃至最後的消除。

  不過,這件事出了一點小小的意外,以至於之後要導致一系列的嚴重後果,
「master,咦?現在不在這里嗎」

  電子門打開,走進來的是一位端麗秀美的女性英靈。

  身穿泛著白銀光輝的鎧甲,雙手連臂都被華麗的盔甲保護著,她系著繡飾長
十字的衣氅,盔甲左邊用皮帶懸著一柄裝飾精美的十字長劍,帶扣做成了花型。
盔甲里面貼身穿著高開叉的紫色連身長裙,開叉間露出的下身穿著半高的深紫色
絲襪,襪口將白皙的大腿裹住,留下一段性感的絕對領域。

  鋼藍的眼眸清澈而明亮,臉龐未施脂粉,更顯得她氣質高貴不凡,簡直像是
童話中的事物出現在現實之中,擁有著一副毫無瑕疵的雋美容貌,肌膚白皙潤滑,
只有薄細的唇珠帶著一點櫻色的淡粉,為她增添了一點柔美。

  金色的長發編成細辯,在腦後微微擺動。弧度明顯的胸部托在上衣的紫色乳
袋中,盔甲的精美接鏈從兩邊環上,貼在頗有分量的乳袋兩邊,收在胸口處。

  最有特點的還是少女額上配著的三叉型銀色盔飾,以及她右手扶住的華麗白
色燕尾旗,從出身來考慮,這面白旗用場恐怕很大吧。

  來訪的少女正是歷史上的法國英雄,曾擔當聖杯戰爭管理職責的聖女貞德。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貞德一直都擔任著管理倉庫的職責,讓她多少覺得有些無聊。

  「啊,可是這份信件……這是很緊急的任務呀」

  感到有些無奈,不過master不在也是很常有的事項,根據梅林的理論,
master恐怕不止擔負著拯救人理的責任,還要保護其他數個異常遙遠的平
行宇宙,從討伐異常行動的自動人形到對抗多次毀滅世界的崩壞力量或者僅僅是
幫別人拖拖甲板,讓他常常分身乏術。

  尤其是在拯救人理的行動持續年許之後的現在,master只是偶爾過來
指揮大家一下就會離開,或是參與一下英靈召喚和禮裝做成,最近也來的少了,
似乎對只能幫一部分英靈提升寶具等級有些不滿的樣子。

  「這可怎麽辦……大家會變得苦惱的呀……」

  雖然等等也不會產生太嚴重的後果,但是性格高潔慈愛的貞德就是會為了這
些事情苦惱,如果不能及時的幫助到大家,那會讓她很愧疚的。

  「餵,怎麽了?」

  「啊……沒什麽,只是master不在罷了」

  與貞德相類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意識到來的是誰,貞德微微的嘆氣,這是
個不好應付的家夥。

  「有事情找他嗎?難道不應該先過問我嗎?」

  「需要去處理特異點,可是master不在呢,我去找馬修小姐好了」

  「等等……我不是在這里嗎?」

  在第一特異點的事故中,貞德受火刑而死,那份怨念和其他的什麽……一起
變成了眼前的孩子。

  與貞德的打扮極為相似,盔甲的款式,衣裙的風格,統統一模一樣,只是她
的盔甲和衣裙顏色深暗,好像深井一樣,連周圍的光線都要吸收進去似的,圍在
身後的衣氅帶著一圈豐密的毛絨,一模一樣的相貌卻帶著截然相反的氣質,與貞
德的清冷鎮定相比,是好像火焰一樣的張揚……當然其實就是傲嬌。

  比貞德更顯幾分蒼白,少女的發色是對某些人有特效的銀白,眼仁則是澄澈
帶著幾分森然的金色,正如她之前率領的大群火龍一般。

  「你是不把我給放在眼里嗎?這件事,正是我立下功勛的機會呀」

  一邊說,少女的表情愈發的活泛,勾起了自信的微笑,用拇指指著自己緊緊
裹住的胸部,少女一揮手,在奧爾良的業火中焦黑的旌旗跟著飄搖招展。

  說起來讓貞德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這位是呼應吉爾元帥願望現身的自己——
貞德alter醬,也是第一特異點中無數的龍獸領袖,不過那時候她還擺著冷
酷的造型,說著「我已經不會再被欺騙了。也不容許再被背叛了。」這種臺詞,
可是自從來到管理局之後,這個女人是說暴露了本性呢?還是發生了退化呢,總
之,現在是個與外表完全不符的,超級容易搞定的傲嬌。

  alter醬在某種程度上是貞德自己心智的反射,這讓她在alter醬
秀暴露下限傲嬌發作的時候,也會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做出了好多自己不太好
意思做的事情。

  「alter醬……我們不應該擅自行動呀,還是遵從命令比較得當吧」

  「你在說什麽?難道是在害怕嗎?」

  alter醬揮著手,將手中的旌旗重重頓到地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不管是什麽樣子的難關,我都會一舉突破的,master回來的時候,
也只能承認了,我是最棒的呀,哈哈」

  alter醬已經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之中,現在事情已經被alter醬知
道了,貞德也沒辦法改變這個事實。看到和自己相貌相同的家夥不停傻笑,貞德
只好同意她的想法。

  「好吧,好吧,那我跟你去好了」

  「就算只有我也沒關系的,」

  但是只讓alter醬一個人出去,貞德覺得自己會很不放心,說不定會一
直胃痛也說不定。

  到新宿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黃昏了,不過管理局已經設置過幹涉魔術了。大街
上空無一人,完全沒有往常熙熙攘攘的狀況。

  「什麽嘛,這里什麽也沒有呀,餵」

  alter醬拉扯貞德的衣角,她已經變得有點不耐煩了,好像小孩子一樣。

  「說起來啊,上次過來的時候,我和master一起跳舞了呢,好開心的
哦」

  「專心一點啦」

  「怎麽了?哦,你這個家里蹲是理解不了的吧,master可是很依靠我
的呢」

  貞德忍不住扁了下嘴,這又不是自己的錯,都是最近的新人太多了而已…
…吧。

  「你不要說這些了,既然要解決特異點,就認真一點啦」

  「又是這樣,現在已經不是正經角色的時代了,再不活潑一點,你家里蹲的
時間會越來越長的」

  「你在胡說什麽呀,才不會那樣的」

  貞德和alter醬一邊爭論著,在路邊前進,經過一條巷子的時候,沒有
在第一時間註意到巷子另一邊的情況,如果第一時間就使用寶具放出解決問題的
話,也許就不會發生後來的事了吧。

  幾個矮小的身影圍在一個ol身邊,將她的衣服扯開,內衣扒去,裙子撩起,
正在不停的侵犯那個可憐的女人。

  嘴巴,下面,全被粗大的生殖器占滿了,矮小的怪物只是不停地拱著身體,
對著無辜的ol發泄獸欲。

  「餵,看那里」

  註意到巷子盡頭的情況,貞德抿住嘴唇,打斷了alter醬的炫耀,往對
面看了過去。

  矮小的怪物全身綠油油的,鼻子、耳朵、下巴、頭頂都是尖圓的也沒有頭發,
身體岣嶁又矮小,自然的咧著嘴巴,露出了一副猥瑣陰險的淫笑,但是,下身的
肉棒卻是格外的粗壯,不僅青筋暴起,還吊著一大坨沈甸甸的卵蛋,施暴時有力
的晃悠著。

  醜陋、矮小、愛侵犯女性的綠色怪物,不就是哥布林嗎?

  「餵,快把她放開啊,你們這些怪物!可惡」

  alter醬豎起了眉毛,用手里的旌旗指向哥布林大聲的斥責著,但是哥
布林看過來時,只是一起發出了猥瑣的笑聲。

  「女人……好漂亮的女人」

  「呵呵……又有女人上門了」

  看到哥布林淫笑著走過來,alter醬覺得自己完全是被他們給小看了,
讓她的自尊心特別委屈。

  「好啊,你們這些壞家夥,讓我貞德來狠狠的教訓你們吧」

  「等等,alter醬,那些家夥……」

  和alter醬不同,看到哥布林之後,貞德就身體僵硬的站在原地,倒不
是她當了太久的家里蹲,連和幾個哥布林戰鬥的勇氣都沒有了,而是看到他們的
瞬間,貞德的職介能力就跟著自動發動了。

  「真名看破」,以Ruler身份被召喚出來的情況下,所有直接遇見的S
ervant其真名、職階以及性能情報將會自動揭露。

  「啟示」,與直覺等同,所有關乎目標達成的事象都會向她的腦海自動流入。

  具體一點來說,看到這些哥布林的同時,關於他們的一切也為貞德所知了。

  哥布林,擁有超強的性欲和性能力,精液活力超強的生物,能夠分泌大量麻
醉女性的特殊荷爾蒙,對女性的神經系統傷害極大,會影響認知能力,體液具有
很高的成癮性,能通過身體接觸輕易令女性馴服。

  精子能夠使大多數人類及亞人種雌性受孕,基因表達能力極強,雌性的卵子
受孕之後只會生育出哥布林,雖然力量和體質都很差,但是性能力要比最高級的
龍種和最放浪的古神還強大,能通過交配俘獲任何雌性,輕易使她們喪失一切抵
抗意誌,對哥布林的肉棒成癮,自願成為哥布林的性奴隸,而且沒有任何治療的
辦法。

  同時,哥布林還具有極為獨特的能力,和女性戰鬥時,會使對戰的女性欲望
無限增長,失去對著哥布林揮舞武器的意誌,女性的欲望越強,對哥布林的傷害
就越低。以致於本能的愛慕哥布林的肉棒,自願成為俘虜,接著就是被哥布林的
肉棒強奸,徹底淪陷。

  對戰男性時,則會讓對方的自信由於性能力落敗孱弱受到挫折,以致失去鬥
誌和戰鬥能力,無能的跪倒在哥布林面前,任憑對方肆意侵犯女性。雙方性能力
差距越大,男性就越會受到巨額的額外傷害,以致被輕松擊敗,無力抵抗哥布林
的攻擊,這些能力還會被變成哥布林性奴隸的女性一起共享,所以一不小心,哥
布林就會變得很難戰勝。

  跟在哥布林的情報後面,是「啟示」帶來的一系列想象。

  哥布林出現的原因已不可知,或許是某個人對魔術儀式的拙劣模仿,召喚出
了這些惡心的怪物,而他們的行動邏輯也很簡單,占有人類女性的子宮,將女性
俘獲成奴隸,無限的繁殖出更多哥布林,直到人類的社會系統,乃至地球的自然
環境承載不了為止。

  最後,人類這一種族也會徹底變成哥布林的奴隸,拋棄一切理性、文明、未
來,在哥布林的肉棒下永遠沈淪下去……

  「alter醬,小心呀。那些哥布林很危險……」

  貞德的聲音漸漸變弱,關於哥布林的情報流入她的腦海,讓她不可自抑的生
出了大量的想象,哥布林的肉棒粗壯滾熱,龜頭也帶著彎翹的肉棱,會帶給女性
的身體無法抵抗的超強烈快感,一下子就令女性淪陷下去,而貞德正在腦海里生
動的想象著那樣的畫面,甚至讓她忍不住夾緊大腿,試圖忍住身體中分泌產生蜜
液的沖動。

  「不會的,我可不會那樣,英靈不都是魔力體之類的嗎」

  貞德輕輕咽著口水,而alter醬已經不耐煩的沖了過去,對著淫笑著走
過來的哥布林揮舞手中的黑色旌旗。

  「惡心的怪物,接受懲罰吧——咆哮吧!吾之憤怒!」

  雖然氣勢十足的高喊著,但是alter醬原本蒼白美艷的臉頰,也染上了
一層濃烈的酡紅,她的視線也被哥布林胯下粗大惡心的綠色肉棒吸引住了。

  「嗚哇,那是什麽啊?也是雞雞嗎?為什麽會長的那麽粗大,真是惡心…
…真是惡心……讓人完全不想觸碰,只有發自內心的……好奇?對的,只是有點
好奇而已,為什麽會長了那麽粗大的東西,和master的完全不一樣啊…
…我只是有一點點好奇而已,才不會喜歡那種東西呢」

  alter醬搖了搖頭,全力釋放著自己的力量,通過複仇者的職介,自身
與周圍的一切怨念都會被轉化成魔力,然後變成連骨髓都要燒盡的紅蓮業火,就
用這個把他們消滅……

  這麽想著,alter醬的心卻觸到了哥布林雜亂強大的骯臟欲望,並且一
下將她沖昏了。

  好漂亮的女人,跑起來奶子都在晃動。好向射精啊,要讓她懷孕,要讓她懷
孕,懷孕懷孕懷孕…………

  哥布林卻完全沒有被alter醬強大的氣勢震懾,而是飛快的跑了過來,
他們飽含特殊荷爾蒙的體味也被alter醬聞到了,明明是濃烈怪異的腥臭,
卻讓alter醬的乳頭一下子挺了起來,擠在衣服里能看到微凸的明顯痕跡,
下身也開始大量的分泌蜜液。

  「咦?咦咦?我……這個這個……怎麽搞得??」

  深紅的火光一閃而逝迅速萎靡,即便是毀滅一切的純粹火焰,也沒有瞬間將
哥布林給燒成灰燼,沖過來的幾個哥布林只是胡亂揮了揮爪子,把眼睛擋住而已。

  alter醬已經收回了手,拄著自己的黑色旌旗依靠著才沒有倒下,眼神
震驚動搖的盯著跑到眼前的哥布林。整個人都變得好像癡癡傻傻的,金色的眼眸
只是緊盯著哥布林興奮暴硬的大雞巴。

  超級粗大的肉棒高高翹著,幾乎貼上這些家夥邋遢堆起的肥囊肚皮,龜頭里
也滲出了流白,明顯是準備好要進行性交了。被alter醬和貞德的美貌刺激
到,哥布林分泌的荷爾蒙也是加倍的濃烈,強烈的沖擊著alter醬的意識,
讓她只能夾住大腿勉強站著,連抵抗的念頭都消失了。

  「女人,發情了,發情了」

  當先的哥布林伸出爪子,撩開alter醬的大氅鉆到她的裙子里,臉抵到
alter醬性感的大腿之間不停嗅著,用爪子一撩,發現她的蜜液已經將衣服
都打濕了一片。

  「糟了,alter醬一定是被哥布林給迷惑住了,被那些大雞雞迷惑住了
……我在說什麽啊」

  貞德也艱難的喘息著,看到哥布林將alter醬圍住,開始猥褻她的身體,
感覺異常的著急。因為擁有「對魔力」的職介技能,貞德對各種形式的幹涉都保
持著相當強的抵抗力,所以還能保持一些行動能力,但是這樣下去的話,對她來
說,被來自哥布林的情報腐蝕掉意誌,滿腦袋裝滿色色的想法,變成墮落的性奴
肉便器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可惡,我應該怎麽辦呢,果然應該回去找馬修小姐和master吧,可
是,alter醬現在很危險啊,真是糟了」

  貞德站在巷子口手足無措的焦急著,alter醬扶著自己的黑色旌旗彎下
了身體,被哥布林粗魯的拉住發辮,和矮小醜陋的怪物進行著熱烈的舌吻,哥布
林猥瑣的綠臉湊到她的眼前,不停噴出惡心酸臭的呼吸,卻能格外的引動alt
er醬內心中的欲望,順從了哥布林的侵犯,alter醬緊緊親吻著眼前的哥
布林,迎來對方舌頭的進攻。

  哥布林天然就通過遺傳精通了多種挑撥女性欲望的技能,他的舌頭伸進al
ter醬的口中,嘖嘖的渡送著惡心的口水,享受alter醬濕熱溫暖的口腔,
不停惡心的嗦吮著。

  「嗚……嗚……嗚嗚」

  哥布林的爪子又涼又臟,還粗魯的拉扯著alter醬的頭發,將她額前的
黑色盔飾都弄歪了,可是alter醬只是專心的配合對方,還津津有味的品嘗
哥布林的口水,將大量催情催淫的唾液咽了下去,加速自己墮落的進度。

  alter醬的舌肉靈活柔韌,主動勾抵著哥布林,試圖取悅對方,完全忘
記自己剛才還要狠狠教訓這些只會侵犯女性的邪惡怪物。

  反過來主動索取著哥布林的親吻,alter醬溫柔的配合著,最後被哥布
林放開時,已經滿臉性感動情的暈紅,還不住用舌尖舔舐著唇邊,粘斷了一線晶
瑩的口水。

  身後的哥布林用力一扯,將alter醬的大氅拉了下來,卻因太過矮小,
被厚密沈重的披風兜頭纏住,旁邊的哥布林立刻補位過來,掀開了alter醬
的黑色裙子,爪子順著她大腿惹眼的絕對領域往上撫摸,用力掐捏alter醬
彈性十足的臀肉。

  「女人,趴下,趴下!」

  反抗心和理智都被哥布林的荷爾蒙腐蝕了,alter醬立刻乖乖的配合了
哥布林的指揮,彎著腰伏下了身體,後面的哥布林用爪子胡亂的撕抓,最後拿指
甲把alter醬的內褲撕壞了,露出兩瓣雪白滑嫩的臀瓣。

  alter醬的女陰幹凈整潔,在兩片淡粉色柔嫩花瓣間擠出了許多蜜液,
弄得花瓣變得濕漉漉的,後面的門戶也從未使用過,還是整潔可愛的一圈粉色細
褶。

  哥布林伸出長長的舌頭,貼著alter醬醬性感漂亮的女陰來回舔舐,舌
尖直接挑入alter醬的花瓣中撩撥著,品嘗到她氣甜淡的蜜液,上下滑動著
舌尖,不停刺激alter醬粉紅色的蜜肉,還找到她包在肉皮中嬌嫩的細芽兒
不停撩撥。

  哥布林的唾液里含有超大量的激素和神經毒素,會快速促進女性排卵及發情,
同時具有超強的成癮性,很容易就會讓女性上癮。

  「嗯……你在幹什麽呀……嗚嗚好癢啊」

  如果不是有健全條例的限制,alter醬肯定和master一起進行過
好多次補魔了,畢竟她是個超級容易搞定的孩子。但是為了青少年的健全育成,
alter醬至今仍然保留著珍貴的處女貞操,沒有和男性突破底線的經驗。

  哥布林的臉貼到alter醬身下,尖勾的鼻子也抽動著,嗅探alter
醬私密處的氣味,舌頭往她的花瓣中用力鉆入,帶來了痛癢難耐的快美刺激。瓦
解著alter的自我意誌。

  前面的哥布林也動起手,扯住alter的衣服用力撕扯,把緊緊兜住胸部
的乳袋一下弄破,露出兩團調皮搖晃的性感巨乳,哥布林跟著伸開爪子,抓住a
lter醬的豐挺柔軟的酥胸不停拉揉,惡心的綠爪子都陷入她性感綿軟的乳肉
中。

  用指甲往alter醬挺起來的粉紅乳頭一捉,哥布林猥瑣的笑著,不停巧
妙的撥動,最大程度上刺激著alter敏感的身體,看到她的乳頭來回晃動,
一個哥布林舔著舌頭,張開嘴巴一口咬住大團乳肉,不停吸裹起來。

  「嗯……嗯……大家不要這樣啊……很癢啦」

  只能艱難的喘息,alter醬的身體被完全撩撥起來了,在哥布林的包圍
下不停呻吟著,腦袋里也跟著充滿了色色的幻想。

  身邊的哥布林拉住alter的手臂,把她手上的臂鎧脫了下去,讓alt
er用自己白嫩細滑的小手按到哥布林的肉棒上,跟著哥布林來回擼動,摸到的
肉柱粗壯滾熱,上面的青筋波波跳動,讓alter的註意力被全部吸引了過來,
忍不住自己握住哥布林粗壯的肉棒來回擼動,看到哥布林露出享受的表情,讓a
lter不僅沒有惡心的感覺,反而心里暖洋洋的。

  「嘻嘻,舒服了吧,啊,又變大了,好熱啊」

  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有多麽荒誕,alter醬饒有興致的幫哥布林不停的手
淫著,摸到對方肉棒下面吊住的卵蛋滾圓梆硬,alter還用手指輕輕撥弄了
幾下。

  「好大呀,這個東西好沈啊,圓滾滾的了……」

  把alter的花瓣充分潤滑過,嘗飽了她微甜濕膩的蜜液,後面的哥布林
用爪子抓緊alter的臀瓣,用力揉了幾下。

  「再低,再低!」

  得到哥布林的吩咐,alter繼續伏低身體,彎下雙腿,將蜜桃似的性感
臀部撅起,和哥布林勃起的大雞巴調整到同一高度,還主動晃著身體,用屁股蹭
動哥布林來回晃悠的大雞巴,像是主動求歡的發情雌獸一樣。

  「alter!Alter!不要做傻事呀,要是被哥布林的大雞雞強奸了,
你一定會馬上上癮的,不可以啊,alter醬!」

  自己也用腿夾住手里的旗桿不住磨蹭,沒註意到泌出的蜜液將裙子都浸濕了
一大片,貞德倚靠著巷口的墻壁,焦急的呼喚alter,希冀她能振作一點,
不要被哥布林給誘惑住,就算他們長著無比強壯的大肉棒也一樣。

  現在使用寶具嗎,可惡,不行啊,如果發動紅蓮聖女的話,火焰的聖劍一定
可以把哥布林給殺掉的,但是,我真的認為一定要把哥布林消滅嗎,畢竟他們的
雞雞那麽粗大……

  啊,如果巧妙一點,用揭示聖旗的效用,把魔力變成物理的防禦壁,就可以
把alter和那幾個哥布林隔離開了,那樣就把她救下來了。

  貞德試圖振作意誌,搖動手里的旌旗,但是有著B筋力的手臂卻軟綿綿的,
只想放到大腿之間來回的磨蹭,完全打不起使用寶具的力氣了。貞德的乳頭也在
衣服里興奮的挺著,和衣服摩擦產生了強烈的痳癢刺激。

  「可惡,不過,alter醬可能還有什麽絕招沒有使用吧,也許,我應該
再觀察一下下,嗯……下面好難受啊,」

  貞德漲紅了臉,將手里的旌旗握住,繼續在大腿中間來回的磨蹭著,口中跟
著不停的呻吟,清澈的鋼藍眼眸變得迷離模糊,積起了一層水霧,看著alte
r被哥布林圍住,心里忍不住不停產生色色的幻想。

  哥布林要繼續享受alter的唇舌了,這次是用胯下的生殖器,按著她的
頭頂粗魯的用力,哥布林淫笑著逼迫alter含住胯下昂起的粗大陽具。

  身後的哥布林也在陽具上擼動了幾下,用龜頭挑按在alter的花瓣之間,
然後接住她蜜液的潤滑滋潤,用力的弓起身體,一下子插了進去。

  哥布林的爪子按住alter的腰身,摸到她的臀胯握緊,叫她無處掙紮躲
避,粗大醜陋的陽具一寸寸擠入,擠開alter醬緊窄溫熱的蜜肉,粗大的陽
具整根往里面刺入。

  「咿~ 好痛啊……好痛啊……嗚嗚嗚…………不要這樣……痛……好熱…
…嗚嗚」

  哥布林完全不會對女性生出一點憐憫和同情,只有強烈的侵犯欲望和令她們
受精的念頭,龜頭刺入時,alter就瞪大眼睛難受的咿咿哭叫起來,但是沒
有任何用處,身後的哥布林還是不停往她的身體中進犯,她只能嘶嘶吸著冷氣,
在華麗的金色眼眸中蓄起水霧,差點滴下淚珠。

  前面的哥布林跟著抓住機會,按住alter的頭,對準自己腥臭惡心的龜
頭按了下去,叫alter乖乖張口吞入哥布林臟臭的龜頭,嘗到一股苦鹹惡心
的味道,用她靈活柔韌的舌肉不停抵舐,泌出津液,口腔吞吸,侍奉一個低賤的
哥布林。她的呻吟痛呼也被堵在喉嚨中,只能勉強打出「唔唔」的模糊聲。

  哥布林的肉棒侵入蜜肉之中,被alter本能收緊的肉壺緊緊裹住,好像
無數小手來回將哥布林的雞巴按住,嬌嫩緊窄的腔肉不停收縮,但只能放大哥布
林的快感。

  「哦……哦,…………嗬嗬」

  像野獸一樣舒服的哼哼,哥布林將整條陽具插入alter的身體中,將兩
片女陰擠開撐圓。享受了一會兒alter醬身體的細膩包裹感,才繼續慢慢活
動身體,頂著alter蜜肉的緊密絞纏吞吸,來回抽插起來。

  被插入的時候,alter作為雌性的墮落就完全是註定的事實了,她的身
體會對哥布林的陽具迷戀上癮,癡迷於同哥布林交合的快樂,甚至對哥布林的陽
具頂禮膜拜,聽從他們的任何命令,將自己的心靈都徹底丟掉。

  不過蜜肉被哥布林無情的撐滿占有,還是讓她感受到強烈的撕扯痛楚,像是
要被從下面撕開一樣,擠進體內的肉棒又粗又熱,往里一直頂到子宮,受到痛苦
刺激的alter大腿顫抖,口中反射的吞吸前面哥布林的大肉棒,口角都擠出
了一線涎水。

  「嗚……唔唔……」

  Alter被哥布林的雞雞插入了,讓貞德在心里為她極度的擔心,或許還
有一絲絲淡淡的羨慕,因為alter比自己更好搞定一些嗎?結果自己總是在
管理倉庫,每天都過著很寂寞的日子。

  貞德看著不遠處的alter醬出神了,只是還本能的摩擦著手里的旗桿,
在腿間擠滿了濕膩的汁液。

  哥布林開始反複挺身,重複抽插的動作,按住alter醬性感的桃臀不停
發力,大坨梆硬的卵蛋往她的身上撞著,發出了響亮的啪啪聲。

  哥布林絲毫不懂得憐惜女性,只是不停快速的猛烈抽插,給alter帶來
了激烈的痛苦和快速增加的快感,連她的頭腦也一團混亂,同步往里面灌輸著對
哥布林的崇敬思想,以後,alter醬會變成失去自我意誌的癡女,每天只會
騎在哥布林身上呻吟。乃至成功受孕作為哥布林的繁殖機器。

  哥布林提起氣,一連幾十數百次的猛烈挺身,在alter的肉瓣間都擠滿
了絲絲鮮紅,肉胯撞擊的聲音連成了一片,前面的哥布林也跟著配合,肉棒直抵
到alter醬的喉嚨,還往里面有力擠入,頂的她都翻起白眼了。

  「呼…呼……女人,女人…」

  哥布林的舌頭都樂到嘴巴外面,異常享受侵犯alter醬的樂趣,看到她
臉頰酡紅,翻著白眼失神的樣子,叫哥布林更加興奮的不停挺身。

  好像開動了發動機,後面的哥布林動作越來越快,讓alter的身體也跟
著不停搖擺晃動大腿幾乎要站不穩了,本來這樣半蹲的姿勢就很消耗體力,哥布
林的奸淫,更讓alter難以支持。

  Alter醬的穴肉中順暢濕滑,好像捅穿了之後,被一團軟肉濕膩膩的裹
住,而摩擦絞纏的感覺又是格外強烈,每一次肉棒進出時帶著極度爽快的酥麻,
龜頭也往alter階的子宮上不停撞著,讓哥布林臉皮都笑得皺了起來,顯得
更加猥瑣了。

  Alter艱難的擠出幾聲喘息著,又前後被矮小醜陋的哥布林緊緊把持,
只能在身後沈重的沖擊操幹下,艱難的支持著,不停吞咽口中苦鹹腥臭的肉棒,
用身體侍奉兩只低賤的哥布林。

  「可惡……我應該怎麽辦?哎?你,你不要過來啊」

  還有一個哥布林沒有擠上好位置,胯下的陽具跳動著得不到釋放,讓他更加
急躁了,看到貞德靠在巷口的身影,這頭哥布林趕忙跑了過來。

  「嗚……只要用聖旗的防壁,不要過來啊」

  如果豎起傳說化為的寶具防壁,即便是無數騎士的沖鋒,也不能掀起貞德的
發角,但是失去了戰鬥的意誌,貞德只是紅著臉看到哥布林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
而已。

  發覺眼前的女人已經被自身的欲望俘虜了,哥布林對著貞德示意了一下,大
咧咧的晃悠的胯下的肉棒。

  「呼……呼……不要啊,我才不是……才不是色色的孩子呢,嗚嗚……」

  艱難的喘息著,貞德扶著手里的旌旗,最後膝蓋一軟,身體的火熱沖動不停
積蓄,讓她忍不住跪了下去,跟著搖起手里的旌旗。

  反正這面燕尾旗也是白色,也不算是浪費了。

  看到貞德紅著臉搖起白起,哥布林得意的嘿嘿笑著,然後撲了上來,將貞德
的裙子撩開,用爪子撥開擋在她腿心處,已經被浸得半透明的內褲,直接把肉棒
插了進來。

  趴到貞德的身上,直接奪去了「救國聖處女」的貞操,在這個瞬間,連貞德
的寶具等級和聖人技能等級都跟著下降了一級,因為她聖處女的身份被最低賤的
垃圾生物哥布林玷汙了,也就不能擔負起那麽多的榮耀了。

  「哦……好痛啊……好痛……嗚嗚……慢,慢一點可以嗎……」

  貞德的聲音顫抖起來,哥布林用爪子將她的衣服扯壞,這頭哥布林格外中意
女性的乳房,看到貞德的乳房豐挺圓碩,粉紅的乳頭都跟著挺起,兩團乳頭帶著
白里透紅的健康光澤,讓他格外興奮的張開了嘴巴,叼住一只性感的乳球不停吸
吮。

  貞德的蜜肉一樣的濕蜜緊窄,被她溫熱的腔肉緊緊包裹,帶著真空一般的蠕
動吸力,讓哥布林得到極度的快感,撅起屁股不停拱身,肉棒開始不停的抽插進
出。

  「啊……怎麽這樣……好熱,好大……嗚嗚,不要啊,都滿了,好痛的呀」

  哥布林猛烈粗暴的奸淫攻勢,加上自身的欲望被哥布林不停撩撥著,讓貞德
只能艱難的呻吟,連頭腦的思考都不能正常進行了,本身的對魔力技能在隨著聖
處女身份的失落快速削弱,要步alter醬的後塵,變成單純被欲望支配的肉
便器性奴了。

  貞德的乳肉已經沁滿了香汗,白嫩的肉球嫩滑香甜,哥布林伸出舌頭,卷到
貞德的乳頭上不停撥弄,弄得她不僅痳癢,還帶著強烈的舒適快美,這些強烈的
快感扭曲了貞德的心智,讓她漸漸變成沈迷哥布林肉棒的色情奴隸。貞德的眼眸
濕潤光亮,迷離中積滿了火熱勃發的情欲。她將綠了吧唧的哥布林一把摟住,好
像將哥布林當成了親密的情人一般。

  哥布林的操幹奸淫愈發用力,一連猛操數百下,騎在貞德的身上,將自己的
三角小眼瞪大,興奮的盯著貞德失神顫抖的模樣。

  被哥布林前後夾擊,alter承受著一波波的強烈快感沖擊,身體抽搐著
不停抖動,腔肉跟著肉棒的進出松弛收縮,汩汩擠出了大量濕滑的蜜液,讓哥布
林的進出抽插更加順暢。

  哥布林的肉棒每次都插到最里面,直抵著alter純潔的子宮,拔出來時,
上面的肉筋都被alter的蜜肉裹得又濕又亮,在alter的腿心處磨出了
一股沫液,擠得濕靡黏糊,異常淫蕩。

  Alter醬蠕動著口腔,將口中的肉棒快要吞進食道里面,頂的她喘息都
變得有點艱難,後面的哥布林加快了操幹的頻率,一團卵蛋都誇張的晃悠著撞擊
過來,然後哥布林嘶叫起來,將身體用力抵到alter醬的身上,頂著她的子
宮開始不停射精。

  哥布林的卵蛋微微漲縮,每次顫抖,都會強有力的噴射出一大泡又濃又臭的
精液,往alter的子宮里粗暴的大量擠入灌註著,滾燙弄熱的精液讓alt
er跟著顫抖起來,在身體里擠滿了惡心燙熱的稠膩異物,讓alter加倍的
高潮著。

  「嗚嗚……嗚……唔……唔」

  Alter醬眼眸失神迷離,身體不住顫抖,口角不停擠出涎水,心里卻充
滿了一種異樣的滿足感,被哥布林強奸墮落之後,被哥布林內射子宮的感覺就會
成為她最喜歡的感覺,身體會強烈的記住這時的感受,並且在腦海中留下深刻印
記,不管怎麽樣都無法遺憾祛除,只要一看到哥布林高聳的健壯陽具就會想起被
內射的快感,既而大量分泌蜜液,迅速進入性交的狀態。

  「嗬……嗬……」

  Alter的蜜肉緊窄有力,對哥布林的肉棒一直緊密的吸裹著,刺激對方
射出了加倍的精液,哥布林嗬嗬喘息著拔出了肉棒,它胯下的惡心的綠色肉根仍
然高高翹著,粗大的龜頭上黏糊骯臟,黏滿了濕黏渾濁的液體,散發出腥臭淫靡
的氣味,往下慢慢的流淌扶著alter醬頭的哥布林也哼哼起來,一大泡腥臭
濃稠的精液射了出來,alter只能滾動著喉嚨不停吞下,直到數秒之後,哥
布林才滿意的拔出了肉棒,alter好不容易得到喘息的機會,還忍不住舔舐
著黏在口角的精液痕跡,小口微張慢慢喘息,體會著身體里的快美與高潮快感的
余韻,讓alter醬的心智愈發扭曲,乃至將眼前醜陋矮小的低賤哥布林當成
心中最崇拜最喜愛的存在,將他們惡心騷臭的肉棒當成最喜歡的東西。

  「嗚……我可沒有舒服啊,你們……居然敢這樣冒犯我,我可是很生氣的」

  Alter扶著墻一屁股坐到下來,黑色的旌旗扔在腳邊,燕尾旗的旗面墊
到了屁股下面,上面沾上一灘從alter腿心里擠出的腥臭精液,弄得白膩模
糊,異常惡心。

  才過了一小會兒,alter就看向淫笑著的哥布林,忍著尷尬的將手放到
腿心間夾住慢慢的磨蹭,胯間擠滿了淫汁與精液,身體里的充滿空虛的渴望,火
辣的撕裂痛楚令她搐動了半下,更激起alter醬的強烈性欲。她凜然有威的
金色眼眸擠滿水霧,露出了情欲難制的媚態。

  貞德抱著一只惡心的綠色哥布林,伸開兩條性感的長腿夾住哥布林的身體,
讓他粗熱的肉棒沖撞抽插更加深入有力,哥布林好像在玩弄一只飛機杯一般,每
一次沖撞都讓貞德的身體跟著搖晃,哥布林還擡著頭緊緊叼住貞德的乳肉,將兩
口中一團柔嫩白皙的乳房都吊成筍型,還用力按著另一邊的乳房用力揉動。

  哥布林就好像驢馬老牛,一下一下抽動對著祁殿九的蜜肉全力耕耘著,醞釀
將粘滑滾熱的生命精華灌入她的子宮深處。

  被火熱粗壯的巨炮全力奸淫,貞德跟著不停的嬌喘呻吟著,被哥布林牢牢壓
住,他敏銳的發覺貞德愈發的興奮,濕熱膩滑的蜜肉中汁水四溢,有節奏的收縮
搐動,緊窄濕膩的緊包感叫哥布林舒服到了極點。

  在一聲淫叫之後,哥布林揚起頭哦哦叫著開始用力的噴射精華,肉棒頂到貞
德體內發出了悶住的咕咕肉響,顫抖著不停射出大量濃稠的精液,在高潮中迎來
大波黏濃精子的灌註,貞德徹底被極致的欲望俘虜了,她大聲的呻吟著,眼神也
散亂的迷離起來,徹底變成了淫亂下賤的蕩婦。

  一邊用力搖頭,連涎水唾液都從口角淌下,看到貞德失神的模樣,哥布林露
出得意的淫笑,吸著貞德柔嫩的乳肉嘖嘖有聲,一邊波波射出大量滾熱的濃精,
貞德的身體馴服順從,蜜肉隨著哥布林的動作收縮抽搐,子宮里填滿了哥布林濃
稠低賤的子孫。

  哥布林拔出了肉棒,看到貞德胯間擠出一線黏答答的白液,滿意的摸摸肚皮,
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粗大的肉棒也突突跳動著。

  「呼……呼……好舒服……」

  哥布林看著微微回神的貞德,伸出爪子用力拉著她的發辮。

  「女人,再去找更多女人來……」

  「什,什麽?」

  「我要更多女人,去找,快點!」

  哥布林一邊舔著嘴唇,和英靈被召喚時會被賦予一些基本知識一樣,哥布林
也對現代社會有一些基本的認識,知道迦勒底那邊還有許多無聊度日的女性英靈,
英靈的身體讓他十分滿意,想要再多令幾個英靈受孕,於是對貞德大咧咧的吩咐
著。

  「可是……我也想……」

  貞德夾住腿慢慢呻吟了幾聲,旁邊的alter醬又和哥布林纏綿在一起了,
正發出快樂的呻吟聲,但是眼前的哥布林用力扯了幾下貞德的頭發,顯得很不高
興。

  內心中將哥布林認定成自己的主人,雖然還想再享受一會兒哥布林粗大的肉
棒,貞德還是勉強點了點頭,不情願的拄著旌旗爬了起來,將自己的連衣裙穿好,
掩飾著下身被大量灌註精液的痕跡,扶著墻慢慢走出了巷子。心里的思緒翻湧著,
貞德不僅忘掉解決特異點的計劃,反倒在認真地考慮著要怎麽誘拐其他英靈過來
讓哥布林侵犯,因為被哥布林內射之後,接觸了遠超閾值的毒性激素和荷爾蒙之
後,她已經對和哥布林進行性交深度成癮了。

  「討厭……大家都比較喜歡alter醬嗎,怎麽這樣子啊……」

                                  【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