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耳墜

  「哈哈哈,想不到傳說中凶名昭著的黑暗法神原來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
個崇拜自然和光明的叢林精靈,世界真是奇妙啊哈哈哈哈。」

  「哼。」在某處一間黑暗的小屋裏,一個男子發出肆無忌憚的笑聲,而他的
眼前,則是一個呈跪姿的女子,尖尖的耳朵說明了她的種族,一頭靚麗的金色長
發紮成馬尾散在腦後,渾身上下衹穿著黑色的皮革手套和靴子,露出大片如陶瓷
般雪白的肌膚,私密之處也大喇喇地暴露在空氣中,此時她精致的臉上滿是憤怒
和不甘,「既然被妳抓住了還有什麽好說的。」

  「怎麽會沒什麽好說的呢,要知道我把妳抓住可是廢了相當大的勁呢。」男
子露出了相當猥瑣的笑容,「原本我衹是打算把妳一刀解決了,但發現妳是個女
的之後,我改變主意了。」

  「妳有什麽目的」女子冷冷地說道,雖然穿著的手套和靴子將她的魔力禁錮
並使她不能活動衹能保持跪姿,但聽到男子不打算殺她,她就準備拖延時間並找
到機會逃離男子的魔爪,因此言語間不再那麽針對,「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麽?」

  「我想得到的東西有很多,例如妳身為叢林精靈為什麽會成為黑暗法神,例
如妳族人的位置。」男子笑眯眯地說道,突然話鋒一轉,「但我最想要的還是妳
這個人!」

  「妳說什……!」女子才說出半句話,突然全身一震,感覺自己全身就如同
燒起來一樣,雪白的肌膚染上了大片大片的櫻紅色,抵抗者身體傳來的異常感,
女子艱難地說道,「這……這個是……」

  「哈哈,果然是這樣,妳雖然是叢林精靈,但學習了黑暗法術的妳依舊在不
斷地被其影響著,衹是妳憑借意誌和力量強行抵擋並形成了一個脆弱的平衡。」

  沒理會女子的質問,男子一邊大笑著一邊伸出大手摸了摸女子耳朵上的靛藍
耳墜,「可惜這平衡太過脆弱以至于衹要外力介入就很容易被打破。」

  「難……難道是這個……」

  「沒有錯,這是出自魔界的稀有首飾之一的轉化之墜,可以讓使用者擁有黑
暗體質並增強」男子笑眯眯地說道,「副作用則是慾望會不斷地侵蝕理智,最後
變成一個衹靠本能行動的野獸哦。」

  「妳……妳……」女子的表情終于變得驚慌起來,她不敢想象自己變成男子
口中靠本能行動的野獸會是怎樣一副光景,不斷發熱的身體讓她害怕不已。而男
子看到女子的表現,一邊得意地笑著一邊拿出一枚戒指,「不過衹是這樣這套首
飾還配不上稀有二字,這枚戒指才是這組首飾最關鍵的部分。」

  「這個戒指……」女子忍受著體內的灼熱感艱難地問道,那個戒指給她帶來
了相當不好的感覺,「是什麽……」

  「這個戒指叫影響之戒,可以讓佩戴者影響自己的思維,來保證轉化後不會
失去自我。」男子將戒指戴上後露出了淫邪的笑容,「這裏的自己指的當然是耳
墜的佩戴者,但有趣的是這個戒指是誰戴都可以的。」

  「妳的意思是……」女子的表情變得極為慌張,她意識到不祥的預感是為什
麽了。

  「沒錯,現在戒指的佩戴者,也就是我可以影響妳的思維了!」男子狂笑道,
戒指上的黑寶石散發出奪目的光芒,「這麽死扛著轉化有什麽必要呢,還不如好
好接受它。」

  「做夢……!」女子憤怒地低吼道,身子卻顫抖地更厲害,她驚恐地發現自
己在下意識裏不再抵抗轉化,這讓她打起十二分精神來面對,但身體的不抗拒甚
至迎合讓她的抵抗事半功倍,就算如此她還是沒有放棄,「我是不會……讓妳得
逞的……」

  「哎呀哎呀,真是強悍的精神,正常人在這樣的影響下肯定繳械了。」

  男子看著女子的反應戲謔道,「可惜我不需要這麽強悍的精神,給我好好放
鬆一下吧。」

  (睡意湧上來了……好困……)

  女子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眼皮變得沈重起來,恨不得現在就趴下來好好睡一覺,
但強烈的危機感讓她強撐著不倒下去,(不行……我不能就這麽……睡去……)

  「哎呀哎呀,這樣都堅持住了。」男子看著女子嘖嘖稱奇,看起來並沒有意
料到女子能堅持到這一步,「不過這樣的話,妳堅持得住嗎?」

  「啊——」女子感覺睡意突然散去,正下意識地放鬆了一下,前胸猛然間被
給用力捏住,這讓她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嬌呼,她轉過頭,發現身後的男子不知
什麽時候到了她的左側,其中一衹手捏著自己的山丘,「妳……」

  「哎呀,雖然凶名昭著,但果然身為叢林精靈的妳在這方面就如白紙一樣。」

  男子邪笑著說道,女子高聳柔軟的山丘在男子手掌的把玩下不斷地變化著形
狀,「真是一對不錯的東西啊,肯定沒有人好好地把玩它吧?」

  「放手……妳這個混蛋……啊啊……」女子的臉因為男子的行為而變得紅彤
彤的,她嗔怪的語氣則讓她的話聽起來更像是撒嬌一樣,「(為什麽……我會這
麽敏感……我明明接受過訓練……不應該如此……)不要再……捏我的……」

  「不要?妳是在開玩笑嗎?」男子一邊說一邊用食指和中指捏住女子山丘上
的一點凸起,「已經變得這麽硬了,還說什麽不要呢?」

  「我……啊……」女子又羞又怒,但胸口的酥麻感讓她不得不承認,她的身
體在享受著男子的行為,(不對……我的抗性在被削弱……)

  「是不是無法反駁,所以默認了呢?」男子看著女子的臉嘲笑道,「既然反
應這麽明顯了,不知道後面會不會已經泛濫成災了呢?」

  「不要……不要……啊啊啊——」聽到男子的話,女子急忙嚷道,但緊接著
下體被異物入侵的奇特感覺如同潮水般襲來,讓她的身子顫抖地更加厲害了,
「啊啊啊……什麽東西……」

  「嚯,這不是完全濕了嗎,就算直接捅進來都沒問題了吧。」女子回過頭,
衹看到男子的另一衹手的兩指刺入了自己的下體,而他看著自己的手連連點頭,
「不過這還真緊啊,就算是手指,這擠壓感也真夠強烈的,是精靈身體天生美妙
呢還是缺乏雨露滋養的老處女身體饑渴呢?」

  「(不行……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不……不要……啊啊……」

  女子下意識地扭動屁股想掙脫手指,但這反而使得她受到的刺激更加強烈,
她不得不停下來,語氣中也帶著些哀求,「(一定要停下來……不然我就要墮落
了……)快……快把它拔出來……」

  「哦,為什麽要拔出來呢?」男子好奇地問道,「妳難道覺得不舒服嗎?」

  「啊……不舒服……啊……」女子喘著粗氣,面紅耳赤地說道,「快點……
不要再插進來了……」

  「妳真的這麽想嗎,那我就抽出來好了。」男子露出了苦惱的表情,竟然真
的將手指拔了出來,然後將沾滿液體的手指用舌頭舔了一下,「竟然有股淡淡的
甜味,難道是因為種族的緣故嗎?哎呀,妳這是怎麽了呢?」

  「(啊……為什麽感覺好空虛……好癢……)嗚……」女子突然發出了貓一
樣的哀鳴,想用自己的手將下面填滿,但被束縛的她怎麽樣都無法移動分毫,
「(忍住……一定要忍住……但是……好難受……)沒……沒什麽……」

  「哎呀呀,怎麽可能會沒什麽呢,妳看看妳的表情,真是有夠糟糕啊。」男
子看著女子的臉譏笑道,就如男子所說的,女子的舌頭微微吐出,眼神迷茫,臉
紅得如血一般,「(不行……我要忍……)我……我……」

  「哎呀,妳怎麽了?」

  「(忍不住了……我不行了……)請……請……」

  「太小聲了我聽不清楚哦。」

  「請妳插進來!」仿佛是破罐破摔一樣,女子大喊道,「請妳把妳的肉棒插
進來!」

  「哎呀哎呀,想不到純潔的精靈也會說出肉棒這樣的詞。」男子很滿意女子
的反應,笑眯眯地說道,「那麽妳願意為此付出妳的一切嗎?」

  「(衹要能舒服……怎麽樣都好了……)是的,我願意……」女子倔強的表
情消失了,轉而變得狂亂起來,仿佛理智已經被衝刷地幹幹凈凈,「衹要能插進
來,我什麽都願意……」

  「既然妳什麽都願意,那麽首先……」男子豎起了帶著戒指的手指,黑色的
寶石散發著妖艷的光芒,仿佛一切都要被吞沒進去一樣,「立下成為我奴隸的誓
言吧。」

  「(服從……眼前的男人……)嗯……我是主人……卑微的奴隸……我的一
切都是主人的……」

    看著寶石的光芒,女子變得恍惚起來,語氣也變得沒有感情起來,「(從此
他就是我生存的意義……)我將為主人而生……為主人而死……」

  「沒錯,妳不再是那個可怕的黑暗法神,而衹是我的一衹卑微的奴隸,一個
淫亂的黑暗精靈。」

  「(身為黑暗精靈的我……衹需要用一切辦法取悅主人……)是……奴隸是
主人淫亂的黑暗精靈……」女子的話語中滿是發自內心的喜悅,而她一頭靚麗的
金發也變成了黑暗精靈獨有的銀白色,這標誌著她從此將是一個淫亂且沒有自我
意誌的奴隸。

  「轉化完成了啊,從此妳將永遠成為我的玩物了。」看到女子的變化,男子
很滿意地看著戒指點點頭,「不愧是魔界的寶物,這樣一個尤物從此就是我的了。」

  「嗯……很高興成為主人的奴隸……」女子的眼睛回復清明,看向男子的眼
神不再是憎惡和憤怒,而是滿滿的愛意和服從,她向著男子扭動著屁股,語氣裏
充滿了魅惑,「主人……請用您的大肉棒將奴隸的騷穴插爛……」

  「好,那就如妳所願!」男子毫不猶豫地說道,胯下的肉棒直接刺入女子的
蜜壺,並一口氣頂到花心,和手指伸入時不同,肉棒的感受更加禁,仿佛要被生
生夾斷一樣,「嘶……真是緊啊……」

  「啊啊……主人的肉棒……進來了……好舒服……花心被頂到了啊啊啊——」

  女子發出了歡喜的叫聲,不需要男子的命令就自發瘋狂地扭動起身體,讓男
子站著就能感受到強烈的快感,「做得不錯,妳就這麽扭著吧。」

  「多謝主人的誇獎,那麽奴隸要繼續了。」聽到男子的認可,女子仿佛得到
了天大的獎勵一樣,表情就如被老師誇獎的小學生一樣,語氣中滿是開心和自豪,
完全沒有了最開始的驕傲。

  「嗯,繼續吧。」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放在女子雪白渾圓的屁股上揉捏
著,「真是一個性感淫亂的屁股,手感真是不錯。」

  「主人喜歡的話……就更多地玩弄奴隸的屁股吧。」女子高興地說道,仿佛
在為有了新的取悅主人的方式而開心,「奴隸的一切都是主人的。」

  「這是當然的,妳的本來就是我的。」男子在女子的屁股上拍了一掌,「再
快一點,我還不夠爽!」

  「是!」聽到主人的命令,女子更加瘋狂地甩動著身體,巨大的幅度仿佛下
一刻就要散架一樣,而她豐滿的臀部和乳房在這瘋狂的甩動下晃出一朵朵浪花,
看起來尤為迷眼,而男子胯下的快感也更為強烈,讓他下意識地低吼著。

  「吼……我要射了!」十幾分鐘後,感覺到極限的男子低吼道,而女子聽到
男子的聲音也動作得更快起來,「啊啊……主人的精液……要來了……」

  「嘶——」

  「啊啊啊啊啊啊,奴隸要丟了啊啊啊啊啊!」在男子射出精液的同時,女子
也到達了高潮,濕潤的肉壁將肉棒緊緊束縛住,一股熱流拍打在肉棒上。

  「呼……」射出精液的男子休息了一會後拔出肉棒,看著女子雪白的屁股說
道,「接下來把妳的屁股扳開,妳知道我要做什麽。」

  「嗯,奴隸明白了~」女子開心地說道,渾然沒發現自己的手已經不再被束
縛,不過對現在的她來說完成男子的命令才是最重要的,她用雙手扳開自己的屁
股,讓自己的菊穴大喇喇地暴露在空氣中,「請吧……」

  「好,那麽我要繼續了。」男子的肉棒大喇喇地插進去,這裏比女子的小穴
更緊,雖然略微幹澀,但裏面仿佛有一股吸力在不斷地將男子的肉棒吸進去,這
讓男子感覺到一種獨特的快感,「這股吸力……真是爽啊。」

  「主人想要更舒服嗎?」女子回過頭露出嫵媚的笑容,「奴隸有辦法讓這股
吸力變得更強哦~」

  「那還愣著幹什麽,趕緊給我做。」聽到女子的話,男子毫不猶豫地說道,
他很好奇女子接下來會怎麽做。

  「全能的黑暗主宰,請賜給妳忠誠的信徒吞噬一切的黑暗……」而得到男子
同意後的女子則開始低吟著,然後手往股間一指,輕輕喝道,「黑洞!」

  「這個是……」男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感覺到下體傳來的吸力和擠壓感一
下子變強了很多,這讓他下意識地呻吟了一下。

  「主人,這樣子感覺如何呢?」

  「很棒,這比妳的小穴更加地舒服。」男子滿意地點點頭,「這從未有過的
感覺,我很滿意。」

  「多謝主人的誇獎~那麽需要奴隸再加點力道嗎?」

  「嗯,再來更大的力道,最好能提升到極限。」

  「嗯,交給奴隸吧。」女子將頭轉回去默默地吟唱著,沒一會兒,男子感覺
到下體的吸力一下子變大,女子的菊穴仿佛要將他的整個身子吸進去一樣,「嘶,
太刺激了……」

  「啊啊……主人好深入……好棒……」

  (不好,這個力道太猛了……)突然,男子發現了不妙,他的身體竟然在不
斷地往女子的菊穴裏陷進去,自己肚臍至膝蓋的部分都被吸了進去。而女子還沈
浸在快感中,完全沒有注意到後面發生的一切,奇怪的是她的身體沒有一點變大。

  「(得馬上讓她停下來,不然……)給我……」男子開始感到恐懼了,「停」

  字還沒說出口,他的整個身體完全地被吸了進去,而女子的身體依舊沒有任
何變大的跡象,仿佛那個男子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好舒服……感覺和主人融為一體了……」女子回過頭,卻發現後面空無一
人,「主人?」

  「主人,妳在哪?」女子左右看看,在始終沒發現男子的蹤影後,露出了悲
傷的表情,流下並難過地哭出來,「難道主人不要奴隸了嗎?嗚嗚……不要拋棄
奴隸啊……奴隸會改正的……」

  這之後,女子會怎麽樣,將是另一個故事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