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漂亮的女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是一個發生在抗戰時期的故事,當時日本人正開始侵略中國,日本人人性
殘忍,在中國燒殺搶奪無惡不做,著實可恨,但還有一種人更可惡,那就是漢奸
,他們幫著日本人侵略中國,還仗著日本人的勢做些傷天害理的事,周文龍就是
那些漢奸中的混的比較出色的一個。

  那是日本人剛開始侵占四川省的時候,在周文龍的幫助下,日本人隻用了很
短的時間就拿下四川的清河縣,周文龍的馬屁功夫還是不錯的,不知道怎麽搞的
,在拿下了清河縣之後日本人就任命周文龍爲代理縣長。

  這可把周文龍給歡喜壞了,整天領著手下的幾個人到處惹事生非,今天勒索
幾個富豪,明天調戲幾個良家婦女,看到自己喜歡的東配就上前索要,要是不給
就硬搶,搞得清河縣整天人心慌慌。

  當時有很多有骨氣的國人就去暗殺他,周文龍也知道自己做多的壞事,有很
多人都想要他的命,于是就請了一些人給他當保镖,其中也不乏一些高手。

  日本人也很看得起他們手下的這條狗,還派了幾個日本空手道的高手來保護
他,其中有個中吉野秀田的日本武士很曆害,有幾次暗殺都是被他給破壞的,周
文龍對他也是非常信任,走到哪裏都帶著他,據說連上廁所和睡覺都要他陪在身
邊。

  周文龍也沒辜負日本人對他的期望,在他的管理下,清河縣給日軍提供了大
量的錢、糧、人(含慰安婦和民工)。

  7月15日是日本在華司令官宮本一佐的生日,周文龍從他上司的口中得知
,宮本一佐特喜歡中國的劍,于是就在清可縣挖空心思的找了一把好劍,因劍體
通體明亮,寒光四射,劍身面上象是有一朵朵浮雲在流動,故此得名「流雲」。

  此劍切金斷玉如切豆付,確實是一把寶劍,劍的原主人姓黃,這把劍是他們
家傳之物,爲得到這把劍他找了個莫須有的罪名把劍的原主人和妻子給打死了,
隻留下了一個十四五歲的女孩,當天這個女孩子是藏在地下室裏才躲過一難,周
文龍將這把「流雲」送給宮本一佐後,果然獲得了宮本的親睐,周文龍因爲這把
劍而平步青雲,不過也是因爲這把劍而命喪黃泉的。

  五年後,成都的最大的妓院門前,一個撐著黃油紙傘的綠衣女孩兒和一個身
穿粉紅衣衫的女孩走了出來,她們一出現便被人群圍了起來,上百雙眼眼真勾勾
的望著那個穿綠衣服的再也不肯移動半分,她大概十八九歲的樣子,有著精緻的
五官、婉約的舉止,讓人不由想起西施浣紗、碧波采蓮的優美,她的聲音如同清
泉擊石,輕輕地、脆脆的,輕輕一笑時,那明眸皓齒,如同耀眼的陽光,刹那芳
華不可方物,百媚橫生,她地笑,也是風騷入骨,媚人魂魄,那嬌脆語音帶了些
柔氣,更是甜的發膩,搞得兩邊的男人流口水的流口水,流鼻血的流鼻血,女人
們就在那裏罵「騷貨、臭婊子」之類的話,恨自的男人不爭氣,恨自己沒長的那
麽漂亮。

  這兩個女孩都是怡紅院的姑娘,穿綠衣的藝名叫小青,穿粉紅衣的叫杏花,
小青是怡紅院的頭牌,至今仍是處女,杏花是小青使女。每天怡紅院的老闆都會
讓小青到街上走一道,吸引那達官貴人前來。

  怡紅院因爲小青的加入,從以前不入流的妓院變成了現在成都最大的妓院,
說起這個小青,妓院老闆也感到奇怪,她是三年前自願到怡紅院來的,說是家裏
招了天災,父母都死了,自己無依無靠,想投靠自己混口飯吃,當時自己也沒多
想就收留了她,還教她學習琴棋書畫,直到有一天,有幾個地痞來調戲她,她一
個人赤手空拳的把那幾個地痞打得是屁滾尿流,老闆就大奇,居然會武功,而且
她還酷愛跟著那些老妓女學習床上功夫和勾引男人的本領,但又不讓男人碰她,
老闆搞了幾次也沒搞明白,後來也不去想是怎麽一回事。

  直到周文龍周大人被調到成都任指揮官後,小青就跟老闆說她想嫁給周文龍
這樣的英雄,讓老闆跟爲牽線搭橋,老闆問她爲什麽,她說她想做官太太,而且
是有本事的官,周文龍從一介平民短短幾年就當上了成都的指揮官,以後等日本
人得了天下,那他的官會越做越大,倒時候我也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老闆一聽可不是嘛,到時候你混的好了,那我也可以得很多好處啊,于是就
通過關系找到了周文龍的保镖吉野秀田,在女人和金錢的雙重攻擊下,吉野秀田
答應爲其牽線。

  三天後,吉野秀田通知老闆說周文龍想見見小青,老闆一聽暗喜,連忙招乎
小青下來,並塞給吉野秀田一疊銀票,讓他在周文龍面前替小青美言幾句,吉野
秀田連聲說「沒問題,你放心」說完就帶著小青去了周文龍的官坻,隻見官坻裏
裏外外都是兵,防衛十分森嚴,隻怕連蒼蠅都難飛過去,等快到周文龍會客的地
方門口時,來了兩個女兵,把小青裏裏外處都檢查了一邊才讓她進去。

  周文龍坐在太師椅上,心情是非常高興,小青的大名他也聽說過,正準備找
機會去看看她,沒想到她就親自送上門來了,真是官運亨通,桃花運也亨通啊,
等小青進來後,周文龍一看眼都變直了,「太美了,太美了,真是尤物啊!」

  直到小青大聲喊了一句「周大人」後,周文龍才回過神來,連咳了幾聲掩飾
住自己的尴尬,說「聽說你想見我,有什麽事啊!」

  小青輕輕一笑,道:「久聞周大人的大名,小女子甚是仰暮,想跟隨在大人
的身邊,就算是讓我做牛做馬我也心幹情願。」

  小青一笑百媚從生,周文龍的魂都差點沒了,連聲說:「真美啊、真美,噢
!不!不是,那個什麽,隻要你跟著我,我保你亨不盡的榮華富貴」

  小青又是一笑說:「多謝大人,小女子定不負大人的厚望。」

  周文龍說「好好!」邊說邊站了起來,走到小青的跟前說:「聽說你還是處
子之身,可是真的?」說完在小青的屁股上捏一把。

  小青馬上一跳嬌嗔說道:「大人你可真壞,我是不是處女你到時候一試就知
道了,小女子先去跟老闆說一聲後再來服侍大人。」說完給了周文龍一個挑逗的
眼神就準備離開。

  周文龍一看那個眼神感覺肯頭都是軟的了,欲火也燒了起來,忙上前摟住小
青的纖纖細腰說道「急什麽,等一下我派個人跟你老闆說一聲不就行了,現在本
官就想知道你是不是處女。」說完兩個手一抱就把小青給抱到了懷裏,淫笑著到
了內室。

  內室裏面有很大一張床,還有一把持制的椅子,小青一看就知道那把椅子是
用來搞女人用的,妓院裏都把叫做「銷魂椅」,她在妓院裏見過。

  周文龍把小青抱到床上急不可奈的就要脫小青的衣服,小青忙說「大人,以
後小青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對小青好啊!」

  周文龍忙說「你放心,我決不虧待你,否則我就……」

  一雙無骨的小手就把周文龍的嘴給堵住了,小青說「我相信你」說完把圍腰
的絲帶一解,一條香豔美白的胴體就顯現在周文龍的面前。

周文龍一看鼻血差點就流了出來,三下五去二就把衣服脫了個淨光,然後把小青
往身子下面一壓就要直搗黃龍,小青連忙用手攔住,開口道「小青在青樓這麽久
也學了不少東西,今天就讓我好好的飼候一下大人,保證讓大人欲死欲仙」說完
就讓周文龍躺在床上,自己跪在周文龍的邊上,用兩個豐滿的奶子在周文龍的身
上推來推去。

  等推到下體的時候,用兩個奶子把周文龍的陽具給包了起來,然後俯下頭去
,用她那溫潤性感的小嘴給周文龍吹蕭,從來還沒有女人給周文龍這樣搞過,周
文龍覺得很刺激也很新奇,感覺到有點想射的沖動就連忙說「停一下,停一下,
我快受不了了,我不能就這樣交待了,我還要檢難你是不是處女了」

  小青一聽就停了下來,說「那就請大人檢驗」聲音充滿風騷誘人的味道,周
文龍大叫一聲「好,我來也!」

  抱住小青就把小青放在了那把銷魂椅上,讓小青把兩條白花花的大腿從椅子
兩邊兩個小孔穿過去,然後又在小青的屁股下墊了一塊白布,再把椅子升高了幾
公分,讓小青的桃花洞正對著自己的陽具,此時由于小青的兩條腿大開,陰唇也
跟著張了開來,在陰唇中間,一些粘液正在緩緩的流出來。手一抱就把小青給抱
到了懷裏淫笑著到了內室,內室裏面有很大一張床,還有一把持制的椅子,小青
一看就知道那把椅子是用來搞女人用的,妓院裏都把叫做「銷魂椅」,她在妓院
裏見過,周文龍把小青抱到床上急不可奈的就要脫小青的衣服,小青忙說「大人
,以後小青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對小青好啊!」

  周文龍忙說:「你放心,我決不虧待你,否則我就……」

  一雙無骨的小手就把周文龍的嘴給堵住了,小青說:「我相信你、」說完把
圍腰的絲帶一解,一條香豔美白的胴體就顯現在周文龍的面前,周文龍一看鼻血
差點就流了出來,三下五去二就把衣服脫了個淨光,然後把小青往身子下面一壓
就要直搗黃龍,小青連忙用手攔住,開口道「小青在青樓這麽久也學了不少東西
,今天就讓我好好的飼候一下大人,保證讓大人欲死欲仙」說完就讓周文龍躺在
床上,自己跪在周文龍的邊上,用兩個豐滿的奶子在周文龍的身上推來推去,等
推到下體的時候,用兩個奶子把周文龍的陽具給包了起來,然後俯下頭去,用她
那溫潤性感的小嘴給周文龍吹蕭,從來還沒有女人給周文龍這樣搞過,周文龍覺
得很刺激也很新奇,感覺到有點想射的沖動就連忙說「停一下,停一下,我快受
不了了,我不能就這樣交待了,我還要檢難你是不是處女了」小青一聽就停了下
來,說「那就請大人檢驗」聲音充滿風騷誘人的味道,周文龍大叫一聲「好,我
來也」抱住小青就把小青放在了那把銷魂椅上,讓小青把兩條白花花的大腿從椅
子兩邊兩個小孔穿過去,然後又在小青的屁股下墊了一塊白布,再把椅子升高了
幾公分,讓小青的桃花洞正對著自己的陽具,此時由于小青的兩條腿大開,陰唇
也跟著張了開來,在陰唇中間,一些粘液正在緩緩的流出來。了,我還要檢難你
是不是處女了「

  小青一聽就停了下來,說:「那就請大人檢驗。」聲音充滿風騷誘人的味道

  周文龍大叫一聲:「好,我來也!」抱住小青就把小青放在了那把銷魂椅上
,讓小青把兩條白花花的大腿從椅子兩邊兩個小孔穿過去,然後又在小青的屁股
下墊了一塊白布,再把椅子升高了幾公分,讓小青的桃花洞正對著自己的陽具。

  此時由于小青的兩條腿大開,陰唇也跟著張了開來,在陰唇中間,一些粘液
正在緩緩的流出來。

  小青嘴裏說道:「大人,快來呀,奴家可都等不急了。」

  周文龍一聽,用手拿著自己的陽具對準洞口,伴隨著「啊」的一聲媚叫就插
了進去,「輕點,大人,人家可是處子之身,您可要溫柔點,不然我可受不了的
。」

  越是這樣說,周文龍就越興奮,兩個手按在椅子上就是一陣猛插,小青也很
配合,伴隨著周文龍的動作嘴裏發出一陣陣嬌喘聲:「大人,你好曆害,我喜歡
,我要你把我吃掉!啊!啊!快用力啊!」

  周文龍也是搞的氣喘噓噓的,嘴裏也說道:「看我怎麽搞死你,你這個小騷
蹄子,啊!我要搞到你求饒!」

  可惜他隻是嘴巴曆害,還沒說完就射掉了,過了會周文龍說:「不行了,不
行了。」然後低下頭一看,隻見白布上面朵朵桃花,嘿嘿一笑道:「果然是處子
啊!」

  小青說:「我怎敢騙大人您呢?」

  周文龍說:「想不到你還挺曆害的,我要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再跟你戰,一
定要搞到你求饒!」說完就躺到了床上。

  小青也從椅子上下來,扭著水蛇腰對周文龍說:「我盼著您把我搞的求饒,
我先去打盆水洗一下。」說完就披了件衣服出去。

  剛轉過去彎就看到一個人的背影,一閃就不見了,不過小青還是認了出來那
個人就是周文龍的日本保镖吉野秀田,心道:「果然是誰都不放心,邊搞女人都
要保镖陪著。」

  心思一轉,幾步跨到周文龍的身邊尖叫道:「大人,剛才我看到一個人從臥
室跑了出去。」

  周文龍一聽說知道是怎麽回事,對著小青說:「沒關系,他隻是對你不放心
,等下我告訴他一下,讓他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小青一聽哭著道:「原來大人不相信我,那我走。」邊哭邊轉身要走。

  周文龍一聽,一個鯉魚打挺就站了起來,一把抓住小青的手說:「都是我不
好,因爲以前有個女人想交合的時候殺我,所以就……就……我相信你,你把處
子之身都給了我,我還能不信您,我保證以後會加倍對你好。」

  小青也趁機下了台階,說:「原來是這樣,是我錯怪你了,是我不好,奴家
等下給你陪罪」說完就跑出去打了盆水回來,給兩個人都擦幹淨後說用手捏住周
文龍已經軟掉的小弟弟說「小女子錯怪了大人,你就用這個來懲罰奴家嘛!」

  然後用兩個火辣辣的眼睛望著周文龍,周文龍感覺自己快被融化了,隻是心
有餘而力不足,小弟弟不聽使換,周文龍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等一會,等我養
足精神後再來懲罰你,現在還不行,你看」說完指著自己的小弟弟說「看,還是
軟的,等會好嗎?」

  小青浪聲道「不,我現在就要你懲罰我」說完一口就含住周文龍的陽具吞吐
了起來,小青吹蕭的技術還真了得,三下五去二就將周文龍原來軟趴趴的小弟弟
吹得硬了起來,周文龍嘴裏說著「真舒服啊,你的小嘴可真曆害,大人我快被你
搞死啦!」

  小青把嘴移開後道:「那就讓我懲罰你!」說完就騎在周文龍的身上,一個
老樹盤根開始搞起來,邊搞邊叫,浪叫聲讓人聽後混身都是軟的,不過下面倒是
硬的。

  小青在上面搞了一陣後,周文龍就讓她趴在銷魂椅上,兩個手扶在椅子的兩
個手柄之上,采取了一個後進式,周文龍一邊插還一邊用手摸小青的兩個奶子,
嘴裏說道「這次一定喂飽,讓你不敢再小瞧本大人,嘿嘿」由于射過一次,這一
次周文搞的比較久些,最後在小青的求饒聲中射了出來。

  小青又給他擦完身子後,周文龍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了,他確實是有點累了,
小青趴在他的身上,嗲聲道:「大人你太曆害了,小女子都受不了你了。」

  周文龍聽後很高興,摸了兩下小青的那光滑如玉的背說道「知道我的曆害了
吧!你讓我睡一下,起來後有你好看的,我要再搞的你求饒!」說完就閉起了眼
睛。

  小青說:「大人真壞,小女子幹願被你搞的求饒。」

  聲音還是那麽誘人,但眼中已經是殺意無窮了,邊說嘴巴邊往周文龍的脖子
親去,到了脖子那裏之後,小青的舌頭在嘴巴裏一翻就番出一把刀片出來,刀刃
上泛著點點寒光,隻見刀片在周文龍的脖子上快速的劃過之後,周文龍連哼都來
不及哼一聲就下地獄去了,小青起來把衣服穿好後對著周文龍的屍體恨恨說道「
我終于報仇了」說完就往外走。

  剛出臥室就看到吉野秀田走了過來,小青一看就連忙換上一幅風騷的模樣走
到吉野秀田的身邊,在他耳邊輕輕的說了幾句話後,小青在吉野秀田的護送下出
了周文龍的官坻,一路來到怡紅院的一間房子裏。

  隻見吉野秀田一把抱住小青,住床的方向一用力,兩個就一齊倒在了床上,
吉野秀田對著小青就是一陣猛親,突然聽到吉野秀田「啊」的一聲之後就躺在小
青的身上一動也不動了,小青像推死豬一樣把吉野秀田推到了地上,隻見吉野秀
田背後赫然插著一把刀。

  十天後,清河縣郊外的兩個墳前,跪著一名女子,女子含著淚水對著墓碑道
「父親、母親女兒給你們報仇了,周文龍這個漢奸已經被我親手除掉,你們再可
以瞑目了」這個女子正是小青,她原名叫黃婕,當年周文龍爲了她們家傳的寶劍
殺了她的父母,當時她就是躲在地下室裏才逃過了一難,現在她終于爲自己的父
母和千千萬萬被周文龍害死的同胞們報了仇。

  從此以後再也沒人見過黃婕,有人說她已經死了,有人說她在外面專殺漢奸
,還有人說她參加了紅軍,而黃婕呆的的怡紅院也被日本人燒成了廢墟。

  全文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