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實的亂倫,道德上我錯了,事實上我沒有錯( 第1一7章)(全文完)

第1章 岳父出軌
  
    岳父以前是搞礦的,80年代初已經是百萬富翁了,這不是杜撰絕對是真實
的。

    不管在任何年代任何地方,男人的本性是不會改變的,有錢就學壞。

    岳母當時已經給岳父生了2個小孩了,我妻子和她妹妹。岳父也總以這個為
藉口,沒有男孩傳宗接代出去鬼混,最後和一個女人跑了。

    結果大家應該能猜到,最後落了個人財兩空。

    岳父出軌這段時間,並沒有和岳母離婚。

    岳母當時在紡織廠工作,也算是個美人。要不,也不能嫁給當時絕對算高富
帥的岳父。

    岳母一氣之下就病倒了,腿腳不好使好幾年都沒有下地。

    最後岳父回來了,一頓發誓改過,岳母也便原諒了他。

    這期間家道敗落生活也很拮據,岳父一直想東山再起可惜時運已過。直到我
和妻子結婚。

    我家的經濟條件也很一般,而且我和妻子都在外地工作。結婚的時候,岳父
岳母沒有要我的彩禮這我很感動,所以對待岳父岳母猶如親生父母。

    我和妻子工作的城市離岳父家很近,所以我們時常回去看望倆老。

                           第2章 贍養老人

  08年4月,岳父被查出直腸癌。

    因為小姨子沒有結婚,這一切費用都落到了我和妻子身上,從孝道上説這無
可厚非。但巨額的醫藥費確實讓我無力承擔,我花掉了多有的積蓄。連我母親的
私房錢我都借來了,身邊的朋友我也借了一圈。總算讓岳父手術成功了。

    手術後岳父的身體一直不錯,可惜11年發現再次擴散了。

    看著滿臉淚水的妻子,我二話沒說繼續給岳父治療。可是欠的債都沒有還清
呢,根本沒有錢,我再次去找家裡借錢,但被拒絕。

    最後我做出個決定賣房子。我和妻子買的小戶型貸款已經交完了。不能看著
岳父不管,也不能叫妻子傷心。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了妻子,妻子在我懷裡哭了一夜。

    第2天我們就去了房屋仲介,就這樣我和妻子生活了6年的房子賣掉了。我
們沒有將此事告訴別人。

    房子雖然賣了,有了錢了,可是依然沒有留住岳父。岳父走了……在我看來,
對他對我對所有人都是一種解脫。

    辦完岳父的身後事。賣房子的錢也基本花光了,外邊還欠著幾萬元的債,我
和妻子在外租了一間民居居住。

    我們想接岳母來住,可是租的房子太小沒有地方,後來我們賣房子的事兒終
於被我小姨子發現了。

    她偷偷告訴了岳母,岳母給我打電話,在電話裡哭的哽咽泣不成聲,最後在
岳母的一再要求下,我和妻子辭退了工作回到了老家,開始和岳母一起生活。

                          第3章 妻子的離去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我原本相信愛情,也為其傾其所有可換
來的卻是無情的背叛。

    妻子原來的同學,現在有權有勢,對妻子展開了猛烈的追求。沒有一個女人
是不愛慕虛榮的。

    所以我也不責備妻子,也是我無能不能照顧好她和她的家人。

    妻子與我離婚的事兒岳母堅決反對,可是事已至此在無挽回。岳母將妻子趕
出了家門,並稱和其斷絕關係,妻子就這樣走了。

    我一個人在房間裡哭了一夜,真的很疼,心疼。

    為了岳父看病我付出了所有,連孩子都沒敢要想省下錢先處理岳父的事。我
借我母親4萬塊錢,那是母親的棺材本,我把我的房子賣了,那可是我唯一的財
產,現在的我什麼都沒有了。我甚至在思索活下去的意義到底有多少。

    我一天沒有出房門,岳母喊我吃飯我也沒有答應,深夜岳母輕輕的敲開我的
房門端著一碗面,我蒙著頭不想讓她看見我紅腫的眼睛,岳母沒有說話坐在我的
床邊,就這樣靜靜的過了好久……

                          
                     第4章 以兒子的名義繼續生活下去

  岳母沒有開口,可是我感覺到了身邊的岳母開始微微的顫抖,我知道岳母哭
了,不是虛情假意的表演,而是發自內心的痛苦。

    岳母把手放在我身上說:」你別難過了,起來吃點東西吧。我不知道造的什
麼孽,生出這麼沒良心的東西。你是個好孩子你別難過別傷了自己的身體,媽看
著心疼。」

    我強忍著淚水說:「媽我沒事,你放心我不太餓,我一會餓了我就自己吃了,
媽我明天收拾東西回老家去。以後您……多……照顧……自己。」

    最後這幾句話,我再也忍不住淚水哽咽的說出。

    岳母聽完使勁的用手拍了一下我:「傻孩子,你去哪裡啊,這不就是你的家
嗎?從今天起你哪裡也不能去,你就是我的兒子,我姑娘都沒有你對我的好。再
說我也沒有那個姑娘了,你就當我兒子,媽給你在找個好媳婦。」

    這時我小姨子也從外邊進來我的屋裡,坐在岳母旁邊淚水也是浸濕了雙眼,
「姐夫你別走,我姐還能回來,求求你別走。」

    就這樣我和兩個本來應該不在有關係的女人痛哭了一場,而也作為這個家裡
的男人留了下來。

    雖然人言可畏,可是街坊鄰居們沒有閒言閒語,每個人都對我豎起大拇哥,
說是我個好男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