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香此載

 (一)

  「哦,啊,好長,啊,啊,操我,幹我,老公妳好棒,嗯,嗯」程清茗像狗
一樣趴在沙發上,被X市某富豪摁在身下草弄著的同時,嘴裏淫蕩的話語不停
「我最,愛,啊,好深,最,最愛被哥哥,哥哥草了,哥哥的雞巴,插,插死我
了。」

  「寶貝,我要射了,呼,真他媽緊」那胖的一坨的富豪壓在程清茗身上,開
始狠命地抽插起來:「呼,呼,操妳媽的臭婊子,他媽給我叫,喜不喜歡我的大
吊,嗯?」

  「啪」富豪的大手用力拍在程清茗那被包裹著白色絲襪的翹臀上「啪啪」那
富豪還更這節奏敲起了鼓點。

  「痛,痛啊,哥哥,哥哥妳打得我好痛,啊啊,好爽啊,打死我,哦,我就
是賤,喜歡被老公打死啊!」程清茗也快高潮了,話也說不清楚了,腦子裏全是
高潮的刺激與快樂。

  那富豪下身快速抽動,衹見程清茗雙眼翻白,嘴中香涎橫流,四肢不時抽動,
兩衹白絲小腳努力縮成一團:「咿呀呀呀啊啊啊啊!」程清茗下體涕泗橫流;粉
嫩的陰唇下,嫩紅的陰道口因剛才的運動喂喂張開就像大聲去訴說剛才的快感一
般。

  長長彎彎的睫毛和豪華套房的窗簾一同微微抖動,雪白滑嫩的乳房與她的人
生一樣起起伏伏,光潔平坦的小腹就像她大肆揮霍後的錢包一樣盡力收縮。

  陰道中的精子流出來時,程清茗聽到了房間外係皮帶的聲音。

  輕輕嘆了一口氣,程清茗知道她已經回不去了,她在命運這樣的安排下,回
不去了。

  「妳一會退了房自己回去吧,我等下有個會議。」那富豪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象征著一筆交易的完成。

  「嗯,妳去吧。」程清茗用一種連自己都覺得惡心的甜蜜的聲音回答道。

  這是程清茗和她的「同事」合租的房子。精裝修,裝潢大氣,色調清新,仿
佛能掩蓋身體的汙濁;復式小樓,遠遠不止三百平米,即使這樣,空出的房間也
無法裝下她們心中的寂寞;價格昂貴,看著每月支付的賬款,才能讓程清茗感覺
到賺錢的意義所在。

  「那胖豬雖然雞巴不大,好歹走心得幹,話說,妳昨天玩爽了吧?真羨慕妳
那臉蛋啊。」丁蕊坐在沙發上塗著指甲油,看到程清茗回來了便問道「這種省力
又舒服的差事,可真讓人羨慕啊。」

  「小丁丁妳是不是皮又癢了?連妳姐也敢調侃了?」白了丁蕊一眼:「妳每
天差事不輕鬆省力舒服?還羨慕我?」

  那丁蕊賣相同樣誘人,鵝蛋臉,空氣劉海擋住前額,下面的眉眼透露出的不
是風塵女子的媚俗,而是少女的清純甜美。再加上年齡小,21歲的年紀可是一
朵女人花最嬌嫩的時候。

  于是她讓那些不惑之年或是更年長的有錢人慾罷不能,而她的日程更是排得
滿滿當當,東城跑完跑西城,P區跑完跑J區。當然,不是她自己上門服務,那
多掉價,自有人開車接送。不然,怎麽能稱之為輕鬆又舒服的事呢?

  「程姐,妳幫我頂替一單生意如何?」丁蕊微微撅起小嘴,賣萌一樣地說
「以前我接過一單,那男的超級凶的,這次他又聯係我……」「那妳為什麽不去
啊?他能吃了妳啊?」

  「說不定還真吃了呢!他是個SM愛好者,上次打得我好痛!」「那妳姐就
不痛麽?妳自己攤上的事兒自己解決啊,誰叫妳衹挑價高的,不想想妳的小身體
能不能扛得住!」

  「對,對,對,姐姐說的都對,我以後不會這樣了,這次就幫我一下唄。好
嘛,我的親親程程姐!」

  扶了扶光潔的額頭,程清茗無奈地說:「那人出多少錢,要求了哪些項目?」

  「額……好像有性虐,不過對方說不會有永久性損傷,其他的不太記得了。

  而且價格非常高的,我一分不要,我也知道妳母親的情況,最近情況也不太
好,多拿些錢也不是壞事。「

  程清茗知道,母親的病情更嚴重了,錢又一次成為了大難題。

  「妳這話倒是說得冠冕堂皇,好吧,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沈吟片刻,程
清茗還是點了頭。

  「嗯嗯,我保證!」丁蕊的眉眼彎彎的,眼裏全是喜悅。

  第二天,程清茗將微微彎曲的頭發隨意地搭在肩上,甩了甩頭,看著鏡子裏
的美人,程清茗知道,工作又開始了。

  脫下米黃色的睡袍,鏡子中白嫩的胴體反射出誘人的光輝,胸前波濤洶湧,
兩點櫻紅映出少女的嬌羞。再往下,是平滑的小腹,最終那白色的皮膚隱于絲絲
暗影。

  那神秘島中或許有著珍貴的寶藏,但都被兩條筆直,修長,白嫩的大腿所遮
蔽,繞是如此,那一抹曲線柔和的白光扔射人心魄。

  兩衹小腳滑嫩,小巧。晶瑩的腳趾上塗著粉藍色的指甲油。穿高跟鞋並未使
這對秀美有略微變形,讓人流連。

  穿上蕾絲邊的黑色文胸,兩衹圓滿衹見擠出一道誘人的溝壑。

  然後就是一條配套的蕾絲丁字褲,那細細的絲線未能完全掩蓋那私藏的森林
卻慾蓋彌彰,慾拒還迎。

  然後是一件淺棕色的格子襯衫,掩蓋了胸前春光,僅僅露出那美頸的光滑細
膩。

  套上一衹黑色厚絲襪,然後細細抹平其間褶皺,兩條修長的美腿顯得愈發誘
人。

  做好這些,程清茗坐在化妝臺前,認真的化了一個淡妝,選了自然的唇色,
粉嫩的小臉俞顯純美。

  除了妝容,穿著也十分重要。

  一條七分的卡其色褲子讓整個人看上去精幹活力。配上粗跟的黑色小皮鞋,
清新靚麗,沒有過分妖艷,沒有靚麗的色彩,有的是綿長的驚艷和回味最後套上
一件及膝的卡其色呢子外套,圍上一條身紅色花紋的棕色圍巾,再戴上一頂紅色
的針織帽。戴上一副太陽鏡,提上包包,走出了門去。

  程清茗知道,見面時的穿著,是她對生活最後的反抗了。

  一下樓,程清茗就看到了那輛在樓下停了好久的賓利。

  一個西裝男走了過來,禮貌地問:「請問是程小姐?少爺恭候多時。請上車。」

  程清茗知道從現在起,這身體便不再屬于自己,于是點點頭,坐進車子。

             城郊某處私人別墅

  宏偉,奢華,一看就知其所有者所掌控的巨大財富。

  「程小姐,到了。請下車。」那名男青年打開車門,對程清茗說「少爺在別
墅裏等您。」

  程清茗點點頭,不卑不亢地說:「好的,謝謝。」然後,程清茗下了轎車。
環顧四周,驚嘆之餘,抬腳向別墅大門走去。

  門被傭人打開,程清茗走進別墅大門,又一次驚嘆不已。這絕對是她所見過
的有錢人中,最有藝術品味的了——不論是花園布置還是室內裝潢。

  「想必這位便是模特界赫赫有名的程小姐了吧?」一個平淡的男聲響起,程
清茗抬頭便望到了正從二樓往下走的那個男人。絕對不算醜,甚至有一點帥。肌
肉發達,留著連鬢。

  「過譽了。我連小有名氣都談不上何來赫赫有名?」自嘲地笑笑,程清茗說
「這次您叫我來是?」

  那男子笑笑,其實也無非是牽牽嘴角,道:「程小姐別著急,于某性情慢熱,
請多多包涵啊。」

  「于先生您客氣了,是我性急了。」

  程清茗的心一下縮成一團,她想起來了,眼前這男人,不是別人,正是X市
有名的企業家,慈善家于躍。現在他越是言語恭敬,一會可能越出手狠辣,笑面
虎絕不是圖有其名。

  在程清茗裝模作樣地用過晚餐後,在于躍優雅地擦完嘴後,重頭戲似乎終于
要開始了。

  「希望這頓晚餐還合程小姐胃口。」站起身,于躍看向程清茗,頓了頓,說
道:「一會請到二樓左數第四個房間來,您一定期待很久了吧?」瞳孔一縮,程
清茗垂下眼瞼以掩飾情緒,回答道:「好的,不會讓您久等的。」

  別墅二樓左邊衹有四個房間,第四個在最裏面。漆黑的門掩蓋了罪惡,但裏
面滲透出的氣息仍令程清茗身體微微發寒。

  門沒鎖,打開向裏看,房間內沒有開燈,漆黑一片。

  程清茗咬了咬下唇,走了進去。腳剛邁進去,燈就開了。于躍的聲音同時出
現:「恭候多時了,程小姐。」

  程清茗心叫不好,身後突然傳出密集的腳步聲,不來及反應,已經被狠狠鉗
住手腳。

  「來了就要有所覺悟嘛,別反抗,哦,不,反抗吧,正好給我增加些樂趣,
讓著平淡的生活更加飽滿。」于躍咧開嘴,看著眼前扭動身體不斷掙紮的女人,
道:「歡迎來到,天堂。」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