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小孟改性向

和男友分手之後,大衛也結婚了,雖然他還是偶而會打電話過來,想偷偷約
我出去,不過還是一一被我給推卻到了,畢竟他已經是個有婦之夫,搞不好我因
為跟他出去,卻吃上妨礙家庭的官司,那就不劃算了。

但是跟大衛那次瘋狂的做愛,卻讓我對於從未接觸過女生的處男產生了相當
的好感。處男不同於處女,由於第一次不會痛,且而男生又通常比女生好色,但
是對於第一次接觸的女生身體,卻會有莫名其妙、相當程度的好奇心,而且在體
力上,幾乎都會有用不完的精力可以發洩。

由於跟男友分手之後,感情生活一下子陷入空白當中,偶而,自己都還會想
起跟大衛作愛那晚的纏綿,忍不住自己就偷偷自慰起來,有時候甚至窗戶都忘了
關上,不知會不會因此上偷拍去喔。

不過,畢竟不如跟一個男生真刀實槍的做愛來的充實一些,所以真佩服一些
單身女子的生活,我才一陣子就覺得有些慾求不滿了。

這一天,有位以前曾經同事過的工讀生-小孟,上班時間打電話給我,說要
跟我借個東西參加化裝舞會,

小孟是個小男生,長的頗為秀氣,不,應該說是太秀氣了,甚至算是有些娘
了。所以我一直把他當作像姊妹一樣看待。在職時跟我蠻熟的,不過他半年前就
離職了,當時他是大一學生,現在應該剛剛升大二生吧。

因為很久沒見面了,而且他電話中說的很神秘,讓我起了疑心,我問他說:
「該不會是要借錢吧!媚兒姐可沒多的前借你喔!」

小孟連忙說:「不是,只是化裝舞會要用的東西啦!」

我一聽還好,我想反正大概是一些小首飾之類的東西,以前他就常常跟我借
這些女生用的小用品,所以我想想也很久沒見他了,於是就答應他,在下班後讓
他到我家,屆時再拿給他需要的東西。

於是,當天我下班後就在我住的地方等他,他也如期出現。

我見到他連忙打招呼說:「嗨……小孟好久不見,變得越來越帥氣了喔。」

小孟笑笑也說:「媚兒姐,好久不見,你也越來越漂亮了耶!」

我們彼此向對方讚賞了一番之後,我帶他進去我的住處。在客廳裡我問他:
「小孟你到底要借什麼!怎麼在電話上,感覺好像很神秘一樣!」

小孟坐定後欲言又止,臉也開始紅了,人就在客廳裡踱來踱去,最後終於鼓
起勇氣,說:「媚兒姐,我……我是想跟你借一套女裝啦!」

我吃了一驚,說:「什麼,借女裝?你要做什麼?」

小孟一開口之後,反而正常些了,於是他又說:「我們大家起哄,想辦個化
裝舞會,他們規定我要一定要穿女裝,我是個學生,買不起,所以,我就想到跟
你借一下子。」

我一聽,想想人不輕狂枉少年,年輕人自然偶而會有瘋狂舉動,於是也點頭
說:「好吧,你乾脆就直接到我的衣櫥裡面,看看你喜歡哪件吧!」

於是我領他到我女生的閨房裡,打開衣櫥,讓他自己挑選。因為我內衣褲都
放在衣櫥櫃子裡,所以他只能看到我的外出服,所以我也沒在怕他看到我的內在
美。

而小孟對於女生的東西,原本就很熟悉,再加上他身高也跟我差不多,而且
人也很瘦,應該我的衣服他都穿得下,所以打開衣櫥之後,他便開始東翻西翻找
起來。

一開始看的衣服都是我比較保守的衣服,不過等他拿出來之後,在身上比了
一下,馬上就顯得不滿意,隨後又去找別件,就這樣換了5、6套衣服之後,感
覺他都沒有特別滿意的。

我忍不住說話了:「喂、喂,你眼界也太高了吧,我質料好的衣服,你都還
不滿意!」

小孟說:「媚兒姐,不是啦!人家是想要性感一點的衣服啦!」

我一聽差點笑場出來,於是我說:「你一個大男生,幹嘛穿性感的衣服!不
過就是一場化裝舞會而已吧!」

小孟回說:「其實,是他們要求的啦!」

我仍然笑著問:「他們是誰呀!幹嘛要求你穿性感一點的女裝呀!」

小孟吞吞吐吐的回答說:「他們就是那些男生嘛!」

我一聽心裡一驚,感覺有些不對勁,於是我問說:「你這次的化裝舞會,該
不會都是男生吧?」

小孟扭扭捏捏,臉紅的跟一個小女生羞赧一樣,眼睛看著地闆,點點頭。

我看了更驚,問說:「該不會你當天,是要去參加GAY(同性戀)的聚會
吧!」

小孟臉更是紅,不過卻堅定的對我點點頭,他接著說:「當天晚上是大家的
聚會,所以,他們要我穿的性感一點,甚至,我們在聚會後,可能還會有些其他
活動!」

我急著問說:「其他活動?……是什麼活動?」

小孟吞吞吐吐的回答說:「我跟剛認識的男朋友,一起去認識更多的同志,
或許,大家會一起去HAPPY一下!」

這下子我終於懂了,原來小孟並不是參加普通的化妝舞會,而是參加男同性
戀的聚會,而秀氣的小孟就是扮演所謂的「0號」角色,雖然感覺他原本就有些
娘,所以很容易跟女生打成一片。但是真的證實之後,還是令我有很大的驚訝。

我問說:「小孟你該不會也是一個GAY吧」

小孟點點頭,說:「媚兒姐,你不要太驚訝啦!我就是GAY沒錯,難道你
之前沒感覺到嗎?」

我說:「我只感覺你長的很秀氣,又很講究穿著而已,沒想到你真的是同性
戀者!……」

兩人說話至此,似乎都有些尷尬。他對我的出櫃告白,並沒有得到他認為應
有的反應,感覺我似乎還不認可他是GAY似的。

此時兩人感覺有些氣氛凝重,於是小孟便在我衣櫃東翻西翻,終於找到一件
小可愛上衣和迷你短裙,小孟說:「媚兒姐,我們不用說那麼多了,我看這套衣
服不錯,就借我好了!」

我只好無奈的點點頭。

小孟又尷尬的說:「那麼!媚兒姐你可不可以先去客廳一下,讓我先試穿一
下,等一下你再進來幫我看看,OK?」

於是我就這樣被推出去客廳。

等了幾分鐘之後,小孟終於在房間說話了:「好了,你可以進來看看!」

我一進去房間,看到小孟正穿著我的衣服,雖然沒有胸部,前胸略顯垮了一
些,不過卻露出小蠻腰跟結實修長的腿,感覺還蠻有青春活力的,於是我就說:
「還不賴嘛,感覺很『漂亮』喔!」

我甚至走近前去,伸手摸了一把他修長的「玉腿」。小孟被我碰到,還未故
意驚叫:「呀!怎麼跟人毛手毛腳的啦!」甚至還學女生用手遮住裙擺。

我笑說:「呦!呦!穿起女生衣服,行為就像女生一樣啦!」

小孟驕傲的回說道:「當然嘍!人家在男友心目中可是名花哩!」還繞了一
圈,短裙還因此飛揚了起來。

我眼尖,發現小孟在短裙裡竟然還穿著女用內褲--難不成連我的內褲也都
被他試穿去了?!於是我有點尷尬的問說:「小孟,你是不是也偷試穿我的內褲
呀!」

小孟反應就像女生被人偷看到內褲一樣,驚叫了一聲:「呀!」然後用手遮
住自己的私處,說:「討厭,怎麼偷看人家的內褲啦,那是人家自己買的啦!」
標準一個女生的反應!

我聽到這樣才釋懷,不過,又對於眼前這位秀氣的男生在打扮卻十足的女生
模樣,感覺到十分的詭異,彷彿就像時空錯亂一樣。於是我問起說:「小孟,你
為何只喜歡男生,而不喜歡女生呢?」

小孟回答說:「我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耶!高中的時候,我讀只有男生的學
校,同學大家都很喜歡我,我身材又很嬌小,所以他們都叫我阿嬌、阿嬌的,叫
的我感覺都很自然!」

又再說:「有一個同班同學跟我特別要好,因為我們都在外面住宿,有一次
下雨天,我就直接住在他宿捨,當天晚上,他突然抱起我來,我不知不覺興奮勃
起起來,不小心被他摸到私處,還笑我沒有自製力,而我也偷偷摸他的私處,發
現他也是同樣在勃起狀況,於是我們就這樣互相打鬧之下,漸漸認真起來,後來
他把我褲子給扯了下來,我勃起的雞雞讓他看到,他竟然趴下把玩不已,他看我
越來越興奮,竟然張口替我口交起來,我被他弄得舒服的要死,一下子就洩了,
之後我也替他口交。之後,我們就常常偷偷約會,秘密互相替對方口交,後來就
演變成他『上我』,我就這樣變成他的的女朋友了……」

我開始好奇,但是卻尷尬的問說:「那麼,你們是怎麼做愛的呀,什麼叫作
你被他上?」

小孟回憶起,臉上充滿幸福的表情說:「我們兩小無猜,剛開始只是互相替
對方口交而已,後來聽他說,如果是當同性戀的0號--女朋友角色的,都是要
給男生Fuckasshole的!……剛開始我怕痛,沒有答應,後來他常
常半威脅我要去交真的『女朋友』,又在替我口交的時候,都會常常偷偷舔我的
asshole,把我弄得又癢又舒服,終於有一次,在他苦苦央求之下,答應
讓他進去一次後門,那次,雖然我很痛,他卻感覺非常興奮,後來每次親熱,他
幾乎都要求要Fuck我的asshole。剛開始真的很難接受,不過,幾次
之後,後來反而變成我漸漸愛上了那種被愛的感覺,尤其是趴著被男生在後面抱
著,在身上asshole猛戳他的雞巴進入體內,最後發洩射精在體內,那種
感覺真的很美妙的耶!又感覺我真的很愛他,而他也很愛我……」

小孟講完,感覺滿臉幸福,我因為後門也給大衛開過一次苞,所以大緻上也
可以感覺到這位秀氣男生被男人走後門的感覺,真的有苦盡甘來的滋味。但是,
畢竟他是男生,兩個男生裸體抱在一起,兩根肉棍子打來打去,感覺真是很怪異
耶!

雖然像我一個女生或許會感覺兩個裸男是很性感的,因為看到兩個發情的男
生在發威雄性的性魅力,當然感覺很性感。但是,若是換成一個正常的男人看到
這樣的情境,應該會覺覺得很詭異,甚至匪夷所思吧!

而且眼前這位小孟,明明是一位很健康、秀氣的小男生,怎會沒有女生喜歡
呢?至少我就很有好感。於是我又問道:「後來你上大學後,他還有跟你在一起
嗎?」

小孟回答說:「後來我們兩人考到的學校,一南、一北,一時見不到面,我
一直有失落感,不過,後來他跟我坦承說,他認識了同校一個真正的女孩子,他
發現他其實更喜歡女生,我們也就這樣分手了。而我也因此有些墮落,寂寞時開
始去一些GAY吧,也認識了一個活潑的男生,不過還沒跟他發生過什麼性關係
啦,你放心,我是很自製的,他的身體也很健康,我們都沒有什麼怪病啦!你不
要亂想喔!」

我一聽他這樣說,先是鬆了一口氣,放鬆警覺性,覺得小孟其實很可憐,因
為讀和尚學校,當然,年輕人血氣方剛,不知不覺變成「假同性戀」者,就像他
「男朋友」,一脫離環境之後,就開始正常,但因為他是扮演女性角色,一時轉
換不過來,所以還在迷惘自己的身份,如果有人可以在此時拉他一把,或許他就
會因此改變了也說不定。

於是我想扮演這個拉他一把的人,其實也是因為我剛好沒有男朋友,正在是
「三月不知肉味」時,而又在剛剛轉身時看到他穿著緊身的內褲,但是男生就算
是穿女生內褲,畢竟前面那一根還是存在的,我看了甚至心癢起來。

我色心興起,於是心生一計,說:「小孟,我覺得剛才你穿的那件內褲,應
該是我的耶,你是不是偷偷穿起我的內褲在過乾癮呀!」

小孟辯解說:「哪是呀,這是我自己買的啦!媚兒姐亂不要誣賴人啦!」急
的都快要哭了。

我回答說:「可是我剛好也有這樣一件,你說是你的,那麼你再讓我看一次
讓我卻確認一下!」

小孟說:「可是人家會害羞的耶,真的不是啦!」

我說:「可是如果你都不讓我檢查,表示你心裡有鬼!」

小孟哭著臉,只好呆呆不語,最後說:「好啦,檢查就檢查,反正我們是好
姊妹,無所謂啦!」

我於是再度靠近他身體,還沒接近,就聞道一陣中性的香水香味,果然是很
秀氣的男生。

我靠近後,輕輕掀開應該是屬於我的裙子,卻穿在這位男生身上,裙內風光
外露出來,裡面穿著一件蕾絲邊的白色內褲,真的跟我的一模一樣,不過,在下
襠處明顯一大塊隆起,自然是男生的陽具了!

我故意慢慢看,甚至還說:「明明就是我的內褲,怎麼會是不是呢?你是不
是從衣櫥抽屜裡拿的?」

小孟更急了,他回答說:「我不會偷別人的內褲穿啦,媚兒姐,你一定是搞
錯了啦!」

我於是說:「沒辦法,我只好用摸的,來檢查一下!」

不等他同意,我就伸手進去裙裡,從大腿內側蕾絲邊摸起,一直摸到他的鼓
起的陽具處,還在陽具上邊輕輕的撫摸著。我說:「觸感也一模一樣耶,真的是
我的內褲啦!」說完又繼續隔著內褲撫摸著小孟的「私處」……

小孟軟軟的陽具被我摸到,感覺他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一直東扭西扭的在閃
躲。小孟尷尬的說:「媚兒姐,不要一直亂摸人家那裡啦!」

我故意裝作沒聽到,仍是有輕有重的偷偷掐捏著他的陽具,果然不出我的所
料,包裹在女用內褲裡的陽具也開始有反應,漸漸開始變硬了,而且速度很快,
一下子就勃起,撐起了一大片女用內褲!

我邊摸邊開玩笑說:「小孟你在幹什麼呀?怎麼也把媚兒姐當成男生了呀,
動不動就起反應?」

小孟連忙說:「不、不……不是的,只是人家總是正常的人嘛!你亂動人家
那裡,總是會有一點反應的!」

我笑說:「一點?我看不只一點吧!該不會是因為你偷穿媚兒姐的內褲,心
裡面在偷爽,又被我摸到,所以就壓不住色心,露餡了吧!你好像不是同性戀,
而是有點變態喔!」

小孟急的快要哭出來說:「我哪裡是變態呀!」感覺說他是變態,對他而言
很沉重的不實指控。

我回答說:「就是呀!如果不是這樣,那麼你就把我的內褲脫掉看看,看你
還會不會有反應,如果脫掉就不會反應的話,就表示你是變態喔!」

小孟更是氣急敗壞:「就跟你說,不是你的內褲了嘛,不過,我真的不是變
態啦,只是想穿給整套的,讓我『男友』看而已!」

我故意裝嚴肅的說:「為了證明你不是變態,你現在馬上躺在床上,不能動
喔!」說完,我立刻靠過去,把小孟壓在床上。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小孟並沒有強烈反抗,只是很無奈的躺下去,臉朝旁
邊翻去,似乎好像小女生被壞人強迫脫衣,又沒能力反抗一般,讓我看的又愛又
憐。

不過,我的手可沒有停下,我把他推躺在床上後,手馬上就伸進他的短裙裡
面,兩手摸到他大腿根部,一下子就摸到內褲的兩端,手伸入褲裡,反扣出來,
之後我兩手暗暗使勁,一下子就把小孟的內褲給扯了下來。不過他仍穿著短裙,
所有動作也被裙子遮住,若不掀開裙子,我一時也看不到他的「春光」。

小孟的陽具由於脫離女用內褲的束縛,瞬間得到輕鬆的空間,一下子脫離束
縛之後充分得到展現機會,於是還彈跳了幾下,打到裙面上,一鼓一鼓的,感覺
更加勃起、變的更硬一些了。

我看了看小孟穿著女裝躺著,但他的雞巴卻在短裙裡勃起、跳動之後,說:
「羞羞臉,哪有女生人家在裙子裡面還會亂跳動的!羞死人了!」

小孟顯得更不好意思,急忙用手壓住下體,不讓他的雞巴在裙子裡面跳動。
他說:「人家就說自己不是變態了嘛,你看,我還不是可以反應!」

我笑笑說:「還不知道嘞!我還沒有驗貨過!」然後伸手就去掀他的裙子,
不過,這次小孟倒是反應很激烈,雙手抓著裙擺,根本不讓我把裙子掀起來。

小孟說:「人家就跟你說過,人家是同性戀了嘛!那裡是不可以讓女生看見
的啦!很丟臉耶!」

小孟堅持拉著裙擺,雞巴卻脫離上面手的壓製,在裙擺裡卻異常興奮的跳動
著,從外面都可以感覺到裙子正被它頂著、跳動著,似乎雞巴的想法是跟主人是
相反的。

這次算是開胃菜,正餐才正要上桌喔!

幫小孟改性向(二)張開雙腿讓小男生玩弄屄屄

上一篇我說到小男生--小孟堅持拉著裙擺,雞巴卻脫離上面手的壓製,在
裙擺裡卻異常興奮的跳動著,從外面都可以感覺到裙子正被它頂著、跳動著。

(註:雖然稱呼小男生,其實也已經19歲了)

小孟當時說:「人家就跟你說過,人家是同性戀了嘛!那裡是不可以讓女生
看見的啦!很丟臉耶!」

我看到這樣的情景,於是仍一手拉著裙擺,跟他堅持拉鋸著,另一手卻伸手
在裙面鼓動的地方輕輕的撫摸著,感覺每撫摸一下,裡面的硬雞巴便抖動一下,
而且似乎反應越來越激烈,似乎感覺很它舒服。雖然小孟強忍著不說話,但是小
孟的眼神卻透露出來舒服的迷離感出來。

於是我邊摸邊說:「小孟,你的雞巴好像很想要出來透透氣的樣子耶!難道
你現在不感到舒服一點嗎?」

小孟雙手漸漸鬆了一些,歎了一口氣說:「舒服歸舒服,可是我是不喜歡女
生的,這衹是正常的生理反應而已的吧!」

我趁他雙手有些鬆脫,找到裙擺的縫隙,悄悄地伸進一衹手進去裙子裡面,
摸到小孟的硬雞巴,手掌一握就握住了小孟藏在裙裡的硬雞巴。

小孟的男生私密處突然被我手掌一握,更是大吃了一驚,說:「啊呀!媚兒
姐你怎可以偷摸人家那裡呀!我那裡從才沒有被女生碰過,你趕快放手啦!」

我笑笑的看著被我抓到『把柄』的小孟,笑說:「原來你是個很正常的男生
嘛!『弟弟』也很硬喔!幹嘛要當男同性戀呢?」

小孟害羞的整個臉都通紅了,說:「可是我從來沒有碰女生,也沒被女生碰
過,喔……我的雞雞……你……媚兒姐不可以……喔……」話沒講完,卻開始呻
吟起來。

原來我不等他說完,握著他雞巴的手便開始上上、下下的輕輕套動,為他做
起服務,小孟的男性私處大概從沒被女生碰過,被我纖纖玉手套動之下居然異常
的勃硬。所以我想,他此時應該覺得特別刺激才對。

我用玉手邊套動他的雞巴,邊促狹似的看著他,他痛苦又感覺好像享受的表
情在臉上十分複雜,而我感覺手上的硬雞巴握起來,似乎比以前的男友要小上一
號,不過倒也蠻堅硬的。

我好奇的問說:「小孟,你真的連女生都沒碰過嗎?」

小孟被我搞的哭笑不得,雖然舒服、卻有違他的「性趣」,他抿著嘴唇說:
「嗯……嗯……媚兒姐,求求你,不要再弄了啦!我沒跟任何一個女生發生過關
係啦……嗯……嗯!」

我心裡有點高興的說:「那麼,你應該也算是真正的『處男』嘍!」

小孟不回答,衹是極力忍耐著我玉手對他雞巴的套動,但是『把柄』既然已
經在我手上,卻也不敢亂動,不過原先拉著裙擺的手,現在已經變成抓著我床上
的床單,就好像是一個女生被男生搞前戲,搞的要死要活的表情,把我看的真是
樂在心裡口難開。

我知道他是處男之後,又讓我想起上次跟大衛那個老處男做愛時的情況,沒
想到今天又遇到一個處男,於是我趁他雙手抓著床單之際,偷偷拉開他的裙擺,
手上握著的處男雞巴終於出現在我眼前了……

果然跟我握著時的感覺差不多,比起前任男友,的確小了一號,感覺好像衹
有11-10公分,而且還有點向下彎曲,並非完全一柱擎天型的--是不是因
為小孟是「0號」,所以雞巴也長的特別秀氣?還是因為他是處男,而且年紀還
小,尚未發育完畢……而且也沒鍛煉過的關係呢?

而令我驚奇的是,小孟他雖然號稱是處男,卻居然割過包皮,因為老處男大
衛沒割過包皮,而前任男友割過包皮,所以我很清楚兩者的分別。

我於是邊用手套動小孟的雞巴,邊問他說:「小孟,你還是處男,而且還是
一個同性戀『0號』」,怎麼會去割過包皮呢?」

原本雙手抓著床單,盡力忍耐我『性前戲』的小孟已經都臉撇在一邊,閉起
眼睛盡力忍耐著,突然聽到我的話,嚇了一大跳,說:「媚兒姐,你怎麼可以把
人家的裙子掀開,喔、喔、我完了,我的身體被女生看光光了啦,不要再看啦,
好丟臉喔!嗯……嗯……」

他越是這樣說,我手上就越套動越快,他受不了,也在說話時呻吟出來。

我又用更強烈語氣問小孟說:「你說呀!『0號』又是處男,怎麼會去割包
皮呢?根本用不到吧!」

我手繼續套動小孟的雞巴,圈著龜頭下方的菱部位置,我看已經把小孟弄得
氣喘呼呼了。

他喘息著並呻吟著回答說:「這是國一時的事情,我媽媽騙我說要帶我去醫
院檢查,當天就把我那裡給割掉了,把我痛的要死,還痛了好幾禮拜,當時還被
護士小姐笑像『小香蕉』一樣可愛,所以,我之後就變得很怕女人亂笑我,而且
很沒安全感!男生則因為自己都有,而且他們也不會用我那支,所以,也不會亂
笑我……」

我懂了,原來小孟是當時割包皮的陰影,被護士小姐笑小又彎的雞巴,才讓
他不敢接觸女生,再加上又讀和尚學校,所以就這樣變成是同性戀『0號』,其
實我覺得小孟的雞巴雖然小了一點點,而且稍稍往下彎一點,但是完全沒有損害
到他男生的雄風耶!

我根本不覺得是缺點,甚至我還認為,像這樣的雞巴,如果他用狗趴式搞女
生的話,插女生的屄洞的話,每次進出幾乎都會搞到女生陰道深處的G點,反而
是絕妙的「人間凶器」耶!

讓這樣的「人間凶器」當同性戀『0號』真是一大損失。

所以我說:「小孟你別聽護士胡說,她們根本就是沒知識,你也知道我交過
幾個男友,其實你的硬起來,反而是比他們都大的多,而且讓我都有些想耶!」
我為了小孟撒了一個善意謊言。

小孟驚奇的問說:「真的嗎!可是,我的真的比我的前任男友小耶!」

我堅決的點點頭說:「真了啦,或許是你前男友那支太大,被你遇到,把你
嚇到,讓你以為你的就比較小,其實,你的比我認識的男生都要大一些喔!」

小孟被我這樣一說,似乎恢復了一點男性的雄風,雞巴在我手上不自主的抖
了幾下

我打鐵趁熱,心血一來,又說:「小孟,媚兒姐可以跟你要一個小小的要求
呀!」我的手變的輕輕玩弄他的雞巴,感覺好像跟他撒嬌一樣。

小孟問說:「什麼要求呢!」

我握著他的雞巴,曖昧的看著他說:「媚兒姐跟男朋友分手已經三個月了,
今天又碰巧碰到一根比他還大的硬雞巴,現在…現在還在媚兒姐的手上,媚兒姐
想……」

小孟似乎知道我的意圖,但是他這次竟然不推諉,問說:「想什麼?」

我說:「我好想含一下這根肉棍喔,嘗一下是什麼滋味好不好?媚兒姐被你
搞的現在都像母狗一樣在發春了,都怪你啦!什麼跟人借衣服,還要穿給人家看
啦!」

我攤牌了,換成小孟主導局勢。他正在沉思要不要被眼前我這位「熟女」口
交時,我不等他同意,便悄悄張口把他龜頭含了下去……

小孟驚呼一聲之後,並不拒絕,說:「呀,怎麼你,嗯、嗯、嗯……!好舒
服,女生就是比較溫柔,比較會服務男生,舌頭又軟又溫柔。繼續不要停喔……
嗯!……」

小孟躺著、挺直他的硬雞巴,完全接受我的口交服務,享受的抱著我的頭,
好讓我繼續有韻律的口交著他的雞巴,而我則因為已經好幾個月沒有性生活,也
有些飢渴了,再加上眼前這個男生又是如此嫩的處男,讓我有些發春的淫蕩感。
於是我盡全力討好他,在龜頭處又吸的,甚至還表演深喉嚨,把他整根含下去,
差點沒窒息,甚至連他的睪丸也不放過,兩粒睪丸輪流含著……

由於小孟很秀氣,我替他口交時甚至都還會在他身上聞到女性香水的味道,
而且皮膚又細嫩,有時候我還真會誤認以為現在是跟一個女生在做呢!

小孟則躺著被動的享受著,他的雞巴在我口中,被我盡情的吸吻著,而我則
像一個主動的熟女一樣(其實,我衹不過大他幾歲而已),主動的挑逗著他的陽
具,和以往躺著被男生征服的感覺完全不同,雖然有些興奮,但是的確比較累一
點,而且也得不到這位小處男的任何回報,他衹是腿開開的躺著,讓我隨心所欲
的玩弄著他的陽具……

我盡情的玩弄,衹換來幾聲呻吟「喔、喔、嗯、嗯」而已,他甚至對於我的
身體碰都不碰一下,難道這是處男的羞赧嗎?還是同性戀對於異性的身體毫無興
趣?

感覺衹是一巴掌打不響,沒有互動,都讓我以為自己沒有女性魅力了,所以
我決定試試看他對異性身體的反應……

我仍然替他陽具繼續口交,另一手卻悄悄伸手到我穿的短牛仔褲上,悄悄解
開扭仔褲上前面的扣子,並且拉開拉煉,把我的短褲輕輕拉掉一半,露出裡面的
小褲褲,剛好今天穿的小褲褲屬於頗為性感型的、前面半透明的形式,眼尖的男
生甚至可以隱隱約約看到裡面的陰影!

(有一次穿短裙坐捷運時,對面一個男生一直往我大腿裡面偷瞧,那天就是
穿這款式的內褲,都讓感到心裡暗暗興奮的要命,這是內褲算是穿給情侶看的那
種情趣內衣。)

也順手把背後的胸罩扣子給解開,胸罩就衹是懸掛在我小可愛裡面,乳頭從
我胸領口處也已經可以略約的看到了。尤其是我目前正趴著替躺著小孟口交,小
孟衹要抬頭看我,幾乎就可以從我領口處直接看到我胸前垂下的雙乳了。

我持續含著小孟的龜頭,並且漸漸改變姿勢,下半身往小孟的頭部移動,等
姿勢擺好之後正是男女互相69口交的姿勢,我的私密處便全在小孟的視線當中
了。

我抽出口中的陽具,說:「小孟,你的雞巴變的好硬喔!好像還不滿足媚兒
姐的服務耶?」

小孟躺著說:「哪裡是呀!是你在強迫人家啦,媚兒姐如果不想再玩了,讓
我起來好嗎?」

我邊摸著小孟的雞巴和睪丸說:「可是媚兒姐好像越玩越上癮了耶!乾脆,
你也幫媚兒姐口交一下怎麼樣?」說完,故意在他臉上扭扭屁股,短褲竟然也從
掛在屁股上掉脫了下來。

我趁機接著說:「唉啊!人家女生的私密處被你看到了啦!你怎麼可以動手
動腳的把人家褲子扒下來呀。現在我想要反悔也來不及了啦!」

小孟更是無奈的說:「媚兒姐,你的短褲是自己掉下來,怎麼能怪我呀!」

我乾脆耍賴的說:「反正媚兒姐的私密處也被你看到了,你賴也賴不掉,干
脆你也親一下人家『那裡』好嗎?人家自從跟男友分手之後,幾乎都快要變成處
女了,你衹要親一下『妹妹』,我就不再追究你好嗎!」

小孟無奈的點頭接受。

於是我們翻身過來,換成我躺在床上,小孟則站在床頭,雞巴從硬邦邦的挺
立著,變成有些軟化。我曖昧的握著他的半軟雞巴,說:「小孟,今天讓你爽到
了,媚兒姐先犧牲,親你的雞巴,現在又要讓你開開眼界,你可以把媚兒姐身上
衣服通通脫掉好嗎?」

小孟依我話,開始替我褪盡身上衣服,雖然是號稱同性戀的女性腳色,卻也
在幫我脫一時手指興奮的發抖,甚至還會在脫掉我胸罩的同時,雙乳彈跳出來,
手還偷偷的各在雙乳上握了一下。

我拋了一個媚眼說:「你說,媚兒姐的身材好不好呢!」

小孟看到我的雙乳極具彈性的抖動著,不禁吞了吞口水說:「好看極了,果
然還是女生的身體漂亮!」說完,手指更是在我乳頭上輕輕的捏了一下,看我閉
著眼睛享受著,竟然持續捏著。

由於小孟的力道纖細,衹讓我感到一陣陣的舒服和麻癢。我舒服的呻吟著:
「小孟,你的手好巧喔,把人家弄得好癢。」這時也開始感覺下體開始有灼熱感
出來,應該是女生的淫水已經流出來了一些!

小孟似乎更感覺興奮了,竟然頭低下來,張口就吸住我左邊的乳頭,邊吸邊
舔,我乳頭自從跟男友分手之後就沒有再被男生碰過,今天突然被吸到,彷彿被
電到一樣,讓我直覺的叫了一聲「啊!……」

不過,小孟未被我嚇到,反而另一手也玩著我右邊的乳房,又掐又捏的,好
不興奮。小孟說:「女生的乳房,好軟、好舒服喔,不像男生都塌塌的,的確是
女生身體的優點!」

我的乳房被這個小同性戀玩的不亦樂乎,雖然有點異樣的感覺,但是小孟的
手法獨特的細膩與柔細,卻也讓我舒服不已。我呻吟的說:「小孟你好厲害喔!
人家的奶子被你舔的又麻、又刺激、又粘瘩瘩的,感覺好舒服喔,媚兒姐今天的
奶子全部讓你玩個過癮好了,盡量玩,沒關係!」

小孟似乎也越玩越興奮,雞巴甚至已經又再度勃起,硬硬的隔著我的內褲頂
在小穴的洞口上。

因為小穴被小孟的雞巴頂著,而小孟也吸著我的乳房,讓我慾火越來越旺,
甚至有些受不了了,於是我說:「嗯!嗯!人家好舒服喔!小孟,你是不是從來
都沒有看過女生的身體?」

小孟手指邊繞著我的乳頭玩,邊說:「嗯!就像媚兒姐的乳頭就比男生的大
好多,我就覺得蠻驚奇的,雖然以前跟男友做愛的時候,也會放放A片助性,不
過總是感覺是屏幕裡面的東西,親手摸到又是不樣的感覺……」

我手抱著他的正在吸我奶子的頭,說:「那麼…那麼…你現在想不想看看,
真正女生的身體最私密的地方呀!」話一說完自己都覺好害羞,感覺整個臉紅的
好像喝醉酒一樣。

小孟聽完之後便滑下身體,臉滑到了我的下體附近,我感覺他呼吸的熱氣正
吐在我大腿內側,更讓我情慾跟著放縱起來,淫水似乎又流出來一些……

小孟在我下體處隔個內褲東摸吸摸的,讓我感覺好像隔靴捎癢,但是卻也感
覺情慾好像都快要燃燒起來一樣。所能做的是事情就是,把屁股挺的高高的,將
小穴秀在他的眼前,雖然隔著內褲,但是卻因為持續的流出淫水,早已經完全浸
潤出小穴的痕跡出來了!

而且被小孟持續視尖之下,小穴竟然也情不自禁的張張、合合著,若內褲此
時被扯下的話,一定會發現正在張張合合的小穴,感覺就好像要吃男生的雞巴一
樣!

小孟邊視奸我的下體,邊好奇的問:「女生在還沒被碰到之前,難道通常都
是那麼會流水嗎!」說完就伸手隔個內褲,戳一戳我的小穴位置。

我不禁呻吟起來:「喔!喔!人家的小穴被你戳的好癢,好難受喔!」屁股
更是挺的高高的,讓他更好下手。

小孟戳幾下之後,似乎更興奮起來,於是就用雙手輕輕的拉著我現在唯一的
一件遮蔽的衣服--內褲,而我也順從的抬了抬屁股起來,讓他的手好脫掉我的
內褲。小孟輕輕的扯掉我的內褲後,私密處的小穴乍然的被小男生小孟看到,不
過,他衹是睜大眼睛好奇觀望著我的小穴。

我終於又全裸的跟男生相處一室了,而且是私處開開的對著一個才19歲的
處男,讓他觀賞我的私處!在我感覺上,卻好像被他的眼睛在視奸著,他的視線
就如同手指、甚至是陽具一樣的在觸摸著我的小穴一般!

想到這裡,屄洞竟然情不自禁的收縮著,而且每次的收縮,卻讓更多的淫水
從屄洞中給幾了出來,甚至都已經開始延著屄洞的末端、往肛門處流去,真是讓
人受不了的難受!

但是小孟除了兩手扳著我的大腿內側之外,並沒有處碰女生的私密禁地,也
讓我好不難過。

我感到小孟可能不知道再來該怎麼辦,於是逗起了他起來:「小孟,這是你
第一次看到女生的秘密小穴嗎?感覺怎樣呢?」

小孟吞了吞口水,雞巴也因此抖動了幾下,說:「真的跟A片的不一樣耶,
感覺女人的洞口好大喔!」

我被他一說,感覺真是害羞,不過我仍紅著臉,小聲的說:「其實,媚兒姐
的屄洞很小啦,你看到的是整個陰部和陰唇,感覺裂縫比較大,其實,屄洞衹是
裂縫裡面的一個小洞而已啦!媚兒姐的前任男友還說媚兒的屄是他遇到最緊的女
人耶!」

小孟說:「原來如此!真奇妙,不過,媚兒姐的淫毛好像也比A片女優少很
多耶!」

我第一次聽到女生的私處陰毛被稱為淫毛,感覺更是害羞。我回說:「我前
任男友也說我的毛毛比其它女生少很多,不過他說,我的那裡白白淨淨的,都是
粉紅色的,感覺很性感喔!」

小孟說:「原來如此……」於是好奇的伸了一根手指去觸摸了我下體那裡的
裂縫。

我感覺好像觸電一樣,由於淫水已經流出來不少,都沾滿在整個陰唇上,小
孟手指才碰了一下,淫水也都沾滿到他的手指上,拉回來時還牽著絲狀。他說:
「感覺女生的屄洞怎麼都淫水氾濫呀!整個都糊掉了,女生是平常都是這樣的狀
況嗎?」

我紅著臉說:「小笨蛋,當然不是!姐姐那裡被淫水弄糊掉了,是因為姐姐
太久沒有被男生碰過了,被你一碰,淫水才一下子全流出來。如果你遇到較冷感
的女生,你弄她半天,屄洞也都不會有淫水流出喔!」說完還故意一張、一合的
動著屄洞給小孟欣賞,當然,淫水也被屄洞擠溢出來幾滴……

小孟似乎覺得屄洞會一張、一合頗為新鮮,在好奇之下,竟然也再伸出手去
掰開我的小穴。我感覺小穴洞口被左、右扯開,屄洞頓時張了開來,不禁呻吟起
來:「姐姐的小穴好癢喔,讓你玩一下沒有關係!……」

而小孟由於手扳在我的大陰唇邊,剛好碰到了那裡的陰毛,他邊撫摸邊說:
「媚兒姐,你的屄洞旁邊怎麼都還有陰毛呀,感覺好淫蕩喔!是不是陰唇上有毛
就是個淫蕩的女生?」

我不好意思的說:「你摸的那裡,就是女生的大陰唇,有一點毛才可以保護
小穴,跟男生做愛時也不會被磨傷,再翻開進去的小陰唇,就沒毛了啦!」

小孟說:「可是我看A片裡的女優,那裡都沒毛耶!」

我不好意思的回答說:「那是她們為了鏡頭美觀,都剃掉了,我男友有一次
性趣大發,竟然把我帶到汽車旅館裡面,也要我大腿張的開開的躺在床上,而他
竟然拿起颳毛刀,就在人家陰唇那裡颳毛,後來,他竟然興奮的颳著颳著我的那
裡的毛毛就興奮到不行,雞巴竟然才碰人家屄屄一下,他就射精在剛剛颳毛的陰
唇外面了!」

小孟聽完興奮的問:「那你當時舒服嗎?後來怎麼辦?」

我無奈的說:「當他的雞巴頂到我沒有毛的陰唇時,感覺的確很舒服,不過
他太快射精了,我又能怎麼辦!後來回家後,還偷偷的自己翻出來看一下,很興
奮,就自慰一下,感覺才讓慾望減低了一點,當時我自己照鏡子,也感覺的確是
比較性感一點!」

小孟聽我說完之後,更是性趣大發,手指在我已經長毛回來的陰唇上來、回
撫摸著,後來又更有興趣的往屄洞裡面深入插入,來、回撫摸著早就被淫水浸潤
到濕淋淋的小陰唇……

我的小陰唇敏感又刺激,剎那間被摸到,感覺就好像是突然被1百伏特的電
流電到那樣刺激,於是我呻吟的說:「喔!喔!小孟你的手指好靈巧喔!人家小
陰唇好像被電到一樣!快要受不了,喔!喔……」

小孟受到我呻吟的激勵,於是更快速的來、回摩擦著我的洞口,把我搞的感
覺欲仙欲死,更是繼續呻吟著:「喔!喔!好舒服喔!我的好小孟,你好會弄女
人喔,光是用手指,都能把人搞的那麼銷魂!喔!喔……」

小孟被我這麼一叫,反而停下手來了,而我正處在銷魂的當頭,被他突然一
停下來,感覺立刻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一樣,我淫蕩的說:「我的好小孟,你怎
麼不再玩姐姐的屄屄了,姐姐的屄屄今天也是你的,可以讓你玩個過癮!怎麼玩
都可以喔!」

小孟笑笑說:「媚兒姐,你平常在公司時正經八百的,私底下沒想到卻是蠻
淫蕩的耶!」

我嘟著嘴,又把腿張的更開,小穴也因為大腿張的太開而讓屄屄洞口也跟著
打開一些,裡面充滿了淫水,挺向他說:「人家小穴都讓你看、也讓你摸,又讓
摳了,你還要取笑姐姐!」

說完,立刻把雙腿合了起來,女人秘處立刻在小孟眼前消失……

幫小孟改性向(三)噴出童子精入穴

前一段說我媚兒當時嘟著嘴向小孟說:「人家小穴都讓你看、也讓你摸,又
讓摳了,你還要取笑姐姐!」說完,隨後立刻把雙腿合了起來,女人秘處立刻在
小孟眼前消失……

小孟沒想到我會把腿合起來,一時間,到嘴的鴨子飛掉了,於是他說:「媚
兒姐,我剛剛才對女生的身體有點興趣,你再把腿打開讓人家再觀察一下啦!」

我回說:「厚!很過分耶!你當作媚兒姐是吹氣娃娃呀!是你想要玩就玩的
嘛!不行張開!」

只見小孟頓時雞巴直跳動著,一抖一抖的跳動,每次的跳動都碰在我的大腿
處,甚至他龜頭分泌出來男性淫水也都沾在我的大腿上,而小孟似乎慾望越來越
盛,不經過我同意,雙手竟然摸在我膝蓋處似乎想要用手扳開我的雙腿。不過,
由於小孟身材與我差不多,力氣也並不是很大,一下子就被我輕易的閃躲掉了。

我躲開後說:「喂、喂,小孟你竟然想要用強的,你是想強姦媚兒姐喔!小
心上頭條報紙喔!」

小孟被我這樣一說,立刻感覺到有些不好意思,雙手才從我膝蓋處放下,表
情有些尷尬,他說:「當然不是想強姦你啦,我到現在也只是喜歡男生而已,哪
有喜歡女生的啦!只是剛才我玩你的小穴,才玩到一半而已,還沒過癮,一下子
有點急了……」

此時,小孟突然停話,眼睛直盯在我的臀部位置看。

原來,我把雙腿併攏之後,兩腿膝蓋自然往上拱起,小孟一下子看不到我的
女生秘處,自然想要從膝蓋處扳開我的大腿,而我也是持續夾著腿東搖西搖,不
讓他扳開夾緊的大腿,但是……

我們兩人卻都忽略了,當人類把大腿夾緊、拱起之後,屁股處卻也自然的露
出來。這樣子的姿勢,也是女生最常會在蹲下來時出現「私處走光」的姿勢!此
時小孟已經先發現,我這樣子的姿勢,其實已經走光了!

若是穿著整齊,蹲下來時,最多只會讓男生看到走光的小內褲而已,倒也沒
什麼大不了的。但是,此時我卻是裸體的躺在床上,小孟則站在床沿旁,他又站
在我的下方,我兩腿一夾緊,反而從他的那個角度來看,正好可以完全看到我大
腿盡處的兩片大陰唇正夾著小陰唇,而且還是流著淫水的小陰唇。

於是當小孟發現這樣的好事之後,就禁聲不語了,手從我膝蓋處迅速的滑落
到我的小腿處,兩手抓住我的小腿腿脛就直接往上一提,因為小孟剛好是站著的
姿勢,所以提起我的雙腿極為方便,施力也容易,而我則因為躺著,正在夾著雙
腿,來不及反應,腿就這樣被他給提了起來,光屁股一下全都露出來了!

這樣的姿勢,想必大家應該都能夠理解到,此時,我的屁股處完全一覽無疑
的暴露在小孟的眼前,別說是女生的屄屄啦,甚至連屁眼也都被小孟一覽無疑!

小孟把我雙腿提高後,人就游移到我的屁股後,而我則因為雙腿被他提起,
一下子沒有反抗能力,小孟又再度成功的從另一個角度欣賞著我的女人秘處;而
我則因為私處、甚至包括屁眼都被眼前這小男生欣賞著,感到極為害羞,小穴與
屁眼不經意的收縮著,自然的原本淫水極多的我,這樣的收縮小穴,淫水也再度
流出來一些,甚至也流到屁眼去,感覺屁眼動也是濕搭搭的……

小孟提著我的腿,看著人家的小穴夾動,越看越有趣,不過,由於他雙手都
抓著我的小腿提起來,所以也沒有機會空出手來再度玩摳人家的小穴,不過,這
樣的情景,也夠他「凶性大發」的。

於是小孟抓著我的小腿說:「媚兒姐,你的小穴感覺好淫蕩喔,又會夾動、
又會流水的,好會誘拐男生喔,只要是男人都會受不了的!」

我的雙腿被他提起來,小穴從我屁股後面又再度顯露在他眼前,我早就失去
抵抗的心防了,兩腿放鬆的任由他提著,而且大腿也不再夾緊著,我媚眼的看著
他,回答說:「你真壞,還會把姐姐的腿像Baby一樣的提起來,來看人家的
屄,可是你又不是正常男人耶!怎會對女人的屄有興趣呢!」說完還故意搖搖屁
股,夾動一下小穴和屁眼,更是把他搞的慾火焚身。

小孟回答說:「可是……我看了媚兒姐的小穴之後,現在突然很想試試,當
個正常男人的感覺!甚至連我的雞巴也很興奮耶!」

果然,小孟的雞巴仍是一直抖動的跳著……

不等我回答,小孟放掉了抓緊我的小腿的手,又再度直接手伸入我的大腿內
側,再度把我大腿掰開,並且趴身下來,伸頭、張嘴,伸出舌頭來,就往女生的
私處湊過來……

小孟伸出了舌頭,整個舌頭就往我的小陰唇縫口整著覆蓋過來,並來、回的
像是在刷油漆一樣的舔了起來,他的舌頭靈活的就好像小狗在舔人的手或腿一樣
的、熱瘩瘩又粘呼呼的感覺。小孟同樣的伸長了舌頭,就整個覆蓋在我的屄洞縫
口,直接上上、下下很認真的像是一把熱呼呼的刷子一樣,舔刷著我的陰唇和屄
洞的縫細……

我細嫩的陰戶哪裡受過這麼大的陣仗呀!被小孟的舌頭像刷油漆似的舔著,
立刻讓我呻吟了起來:「小孟,你真是壞耶,舌頭好壞喔!喔!喔!媚兒姐的小
穴從來沒被男人舔到這麼爽過,喔!喔……」

雖然我的小穴以前也被男生舔過、玩過,不過,大都只是草草舔一下陰核等
敏感地帶罷了,通常等到我的小穴流淫水出來之後,男人往往就「提槍上陣」,
把他們的雞巴插進來人家的小穴裡面,開始搞插穴的活塞動作了,前戲都做的不
紮實,所以,屄洞也從未被一個「男人」如此認真的舔吮著小穴過。

這亦或許是扮演「GAY零號」角色的小孟,平常也是服侍男人習慣了,所
以心思特別細膩一點,都能把男人服務的好了,更何況是女人身體更細膩的肌膚
呢!

我的小穴被小孟的舌頭整個覆蓋著舔的,就好像是陰唇縫口貼著一大片粘瘩
瘩、又熱呼呼,還會蠕動的軟肉蟲一樣,而且這軟軟的肉蟲還特別會找女生的敏
感處下手,除了整個陰戶都被他舌頭趴撘著之外,特別敏感處像陰核、尿口和屄
洞也都會遭受到他舌頭加強的颳搔,簡直就是比做愛刺激!

我的小穴被舔到各種感官刺激接踵而言,這感覺兼具著濕潤、舒服、刺激、
辛辣等刺激感覺,一下子就令我舒爽呻吟的大叫著:「喔!嗯!嗯……小孟,你
的舌頭好厲害喔,媚兒姐今天終於嘗到什麼是被男生口交的滋味,你這樣的舔媚
兒姐的小穴,簡直就會要了媚兒姐的命,會把我搞死的啊!呀!啊!嗯!嗯……
我快要死了……」

我欲仙欲死的呻吟著,兩腿儘是在空中,空踢著忍耐快感。小孟卻依然不為
所動,仍然專心的舔著女人小穴的縫細,漸漸地,我陰戶的縫細也被他舌頭舔功
搞的開始擴張開來了,我知覺到陰道口擴張,於是害羞的撐起身子,想看小孟如
何舔穴,發現小孟簡直就像是跟我的小穴在做「法式舌吻」的親嘴一樣!

小孟把他粘瘩瘩的舌頭伸進我已經自動張開的屄洞裡,而且每伸進去一次,
就在屄洞裡面翻攪起他的舌頭,每一次的翻攪都讓我感受到一陣陣辛辣、刺激的
快感同時襲來,從屄洞上的陰核到陰道最裡面的花心,都直接受到刺激,而每一
次的刺激都讓我感覺到花心裡,似乎不斷的洩出體液出來……

我躺在床上抓著床單,不斷的呻吟著:「嗯!嗯!啊!啊……媚兒的小穴被
你舌頭舔的,屄屄都快要蘇軟掉了,求求你,不要再搞了,小穴好像要達到高潮
了,嗯!嗯!啊!啊……」

一陣陣很特殊的高潮舒服感襲來,只見我的屄洞中不斷從他的舌頭伸進的縫
細裡,溢出淡白色的液體,流到我的屁眼上去,我甚至還感到一陣陣高潮的暈眩
感!

不過,小孟舌頭每次在我屄洞裡面攪動的刺激感,雖然幾乎都快要讓我暈眩
過去了,但是我卻依然貪婪的自動持續張開大腿,好讓小孟的舌頭更能深入陰道
裡面的翻攪,甚至自己還伸出雙手掰開大陰唇……

我說:「小孟,你的舌頭好棒喔!把姐姐的屄洞都快要舔到蘇麻掉了!姐姐
掰開屄讓你繼續隨便舔好了,啊!啊!好舒服,屄太刺激了,好像會死掉一樣,
你有本事,就把姐姐的屄給舔死好了!今天,姐姐的屄跟你拼了……啊!啊!不
行,會……被舔死掉……」

小孟大概服務男生慣了,從未聽過女人的淫聲淫語,再加上今天的我好像是
吃了春藥,發春似的嗲聲嗲語,更是讓他雄性大發,聽到我的呻吟後,更是發勁
的猛舔我的屄洞……

終於,一陣一陣快感突然子宮深處傳來,花心的一陣陣收縮,每次縮收,我
都感覺花心口洩出女人的陰精出來,全都洩到陰道裡面去了,而陰道裡早已經充
滿小孟的口水和我的淫水,現在三樣水更是混合的流出到我的屄洞外面--我竟
然在小孟的舔屄之下就輕易的達到,甚至跟男人交媾、插屄都還不會達到的女性
高潮!

雖然我洩陰精了,小孟的舌頭還不斷的舔著我的屄洞,在我洩陰精之後也免
不了流出來,而小孟直接點著屄洞,更是吃到不少我的女性陰精。

小孟並沒有轉頭離開,仍然繼續舔、繼續吞了好幾口陰精,等我完全洩完之
後,他才起身說:「媚兒姐!你的屄洞裡面,怎會流出很多水出來呀!而且還是
跟剛才不一樣的味道,好像有點酸,又好像不像淫水,很淫蕩耶!到底是怎麼回
事呀?」

我妖媚起身來抱起小孟,由於剛剛洩身,無力站穩,兩人又倒在床上,小孟
正好壓在我身上,硬雞巴不偏不倚的正好頂在我的陰戶門口位置。

我們兩人倒在床上,我仍是抱著小孟,被他壓著,我對他又親又吻的,算是
回饋他的服務,也不嫌他口裡、嘴角沾滿了我小穴分泌出來的淫水、陰精。把舌
頭深入他的口裡,跟他分享著他口裡的陰精、淫水……

口對口親了一分鐘之久,我才悠悠的說:「傻小孟弟弟,剛剛是媚兒姐被你
舔的太舒服了,受不了,所以,就當場洩身了,這還是媚兒姐第一次被男人光是
舔屄就達到高潮,你後來吃到的是女人身體的珍寶--女人高潮後才有的陰精,
聽說男生吃到女人的陰精,會滋陰補陽,你的雞巴會變得硬邦邦很久喔!」我邊
舌吻他邊說。

我說完又繼續跟小孟親嘴起來,小孟也趁機我抱著他時,對我上下其手的撫
摸,從乳房到奶頭,又握又捏,甚至另還伸去摸著剛剛洩身的陰戶,而我則是大
方的讓他玩弄我的身體,一則因為剛剛的洩身讓我滿足感,也讓我略感疲倦,二
則是,如果小孟能因為對我的身體喜歡,進而改正他當同性戀的毛病,未嘗也不
是一件好事。

我讓他玩弄著我的身體,便問起他說:「小孟,媚兒姐有點好奇的想問問你
喔,你如果不想回答也可以喔!」

小孟伸出舌頭舔著我的乳頭,說:「好啊!你想問就問吧。」

我問說:「其實也沒有什麼啦!媚兒姐只是好奇的想知道,你們男同性戀,
只是兩根肉棍在一起,到底是要怎樣做愛的呀?」

小孟笑笑說:「原來是這個問題呀!沒什麼大不的,因為我是零號,所以大
多時候,跟男友做愛時我都會扮演女生的角色,就這樣。」

我更覺得好奇的問說:「我知道你是當女生角色,應該是你們在做愛時,你
被你男友用雞巴插進你的屁眼,他當然會很舒服!對不對?」

小孟點點頭,未出聲回答。

我更好奇的問說:「可是你的屁眼又不是女人的屄,應該不會達到高潮吧!
那麼你有沒有在他射精後,也同樣回插他屁眼呢?」

小孟聽完睜大眼訝異的說:「怎麼可能!我是秀氣的零號耶!人家是我男友
耶,人家怎會作那麼粗魯的事情呀?」

我更好奇的問說:「既然如此,那麼你到底是怎樣達到高潮的呢?還是你真
的是柏拉圖式的戀愛,都只是他在爽,而你只是提供屁眼挨插讓他舒服而已!」

小孟笑笑說:「這的確是蠻私密的問題,不過看在媚兒姐剛才張開大腿,露
屄讓我玩屄的份上,我就跟你說好了!」

我親密的抱緊他,專注的傾聽著。

他說:「我跟男友做愛,自然不會一成不變,有時候是互相口交,不過大多
時候,他都不會放棄要插我的後門,而我覺得被他插後門感覺是很舒服;不過正
如你說的,被插後門是很難就達到高潮的,所以我通常會在被插後門的時候,在
太興奮時,自己用手偷偷自摸自己的陽具,跟著他的雞巴律動在自慰;不過,由
於雙重刺激太強烈了,往往我因此就早洩了;有時候男友插我後門時做愛時,看
到我自己偷摸雞雞,還會興起大男人主義,把我手抓住,不讓我繼續自摸下去,
直到他在我後門射精之後才肯放手,我常常會藉著清理善後時,才躲到浴室裡發
洩出來。不過,我仍然感覺是很舒服和幸福的!」

小孟講完,我更覺得小孟真是可憐,甚至做愛時連達到高潮的權利都被他男
友剝削掉了,而我也確定了小孟的這根目前正頂在我陰唇上面的、略帶彎曲的較
小雞巴,的確是從未插進任何洞穴的原裝貨!

於是我說:「那麼,你的雞巴,應該可以說是,從未插進任何人的小穴裡頭
嘍!」

小孟點點頭。

我再度抱緊他,不輕不重的舔著他的耳朵,把他弄得直喊癢的受不了,卻也
未見他躲開。我輕輕的在他耳旁說:「既然你……都沒有用雞巴插穴的經驗,那
麼……那麼……媚兒姐,今天就讓你實習一下,媚兒姐今天的屄就讓你的雞巴插
進去玩一下,好不好?」

說完,我發現我竟然害羞到整個臉都通紅,大概是一來小孟是比我小5歲的
小男生,二來小孟又是處男,三來他又是一個同性戀,讓我感覺好像是在拐騙一
個未成年少男的感覺,所以,縱使我有些性經驗,畢竟要我主動開口說出這樣的
話,還是很令人害羞的。

小孟聽完後陷入沉思當中,遲遲不語,讓我好不害羞--萬一他拒絕,我這
索愛失敗的「熟女」啟不是要丟臉丟大了,不過,我直覺的感覺到頂在我小穴門
口的硬雞巴卻似乎有些跳動,與陷入沉思的小孟頗為相反,生理的反應倒是很直
接!

我見小孟不回答,於是又主動說:「如果你覺得雞巴插進去媚兒姐的屄裡面
只有一下子,不好玩、不過癮的話,今天是你的第一次插媚兒姐的屄,隨便你玩
多久也都可以的啦!」講完,我更是害羞到整臉通紅。

為了掩飾尷尬,我乾脆主動的向小孟索吻--我被小孟壓在下面,於是我抱
緊了他的上身,嘴就往他嘴上湊去,把舌頭伸進小孟的嘴裡,勾弄著他的舌頭,
混合著我們兩個人的口水,甚至都還流到我的口裡,我甚至都還可以聞覺得到我
的小穴流出的淫水的味道。

這是女生淫蕩過的痕跡味道,更令我瘋狂的發春!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得到
眼前這個男生的雞巴,要讓他用雞巴插進我的小穴裡面,縱使他還在猶豫當中。

於是我把腿漸漸地張開,且由於小孟的雞巴剛好頂著我的小穴口,再加上我
把腿打的更開一些,我察覺到硬雞巴的頂端,幾乎都已經完全佔據了屄洞的洞口
位置了。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我的小穴口都已經被小孟的雞巴給佔據了,乾脆我再
加一把勁,推他一把,於是我像發春一樣的妖媚繼續張開大腿,用腿圈夾著小孟
腰部,甚至腳拇指還纏繞到小孟腰部後面,互相勾著,小孟的下體此時等於是被
我的腿給圈勾著,而雞巴的龜頭更是已經半顆都已經滑進早就濕淋淋的小穴洞口
裡面去了。

通常,男生的龜頭是整根陽具裡面體積最大的地方,而女生小穴裡最緊的地
方也通常是在屄洞開口的位置,就像是一個很有彈性的縮口袋一樣,所以,當男
生陽具第一次插進去時是最緊的時候,不過,往往只要能把龜頭塞進小穴之後,
只要女生的小穴裡面夠潤滑的話,龜頭只要插進屄洞口之後,幾乎以後就暢行無
阻了。

而我此時的小穴裡面不但淫水分泌的夠多、夠潤滑,還加上小孟的口水和我
自己洩身之後的陰精都在裡面,簡直就是氾濫到不行了,根本不會潤滑度不夠的
問題。

而小孟的龜頭此時似乎也感受到被我小穴洞口濕潤包裹的滑潤感和緊縮感、
與溫溫暖暖的舒服感。他龜頭竟然也不斷的跳動、抖動著,而每次的跳動似乎都
更進一步的擠開一些人家小穴的洞口,我感覺小孟的龜頭正在持續擴張的弄大我
的屄洞口……

我呻吟的摟著小孟,雙腿圈勾著他的下半身,甚至腰部還有意無意的往上挺
去,我說:「小孟,用你的雞巴乾姐姐的騷穴,姐姐的騷穴已經快要受不了了,
趕快插進去,用力干都沒有關係,用你的雞巴插爛姐姐的騷穴!啊!啊!啊!」

果然,小孟再也受不了這樣的誘惑了,小孟緊張的吞吞口水:「姐姐,我不
管了,我受不了了,我的雞巴現在就要插進媚兒姐的騷穴裡面去了,而且還要射
童子精進去你的屄裡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