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空姐

王眉把我領到招待所,給我吃給我喝,還洗了個舒暢的熱水澡,晚餐我吃掉一大盤子燒肉芥藍菜,然後把香蕉直塞到嗓子眼那兒才罷手,我感到自己像個少爺,肚子的問題解決了,下面的問題又出現了,我抱住了王眉,把她的衣服脫了,王眉嘴說沒興趣,心裡早想弄那種事了,就半推半就的脫掉了外衣,乳罩,剩下一條三角褲,乳房已經長得非常的豐滿,我用手輕輕的撫摸,紅嫩的乳頭突了出來,於是我就去吸吮,吸吮得她全身癢起來。「你輕點吸行不行呀!吸得我好癢!」我把她按倒在床上,王眉八字大開的躺在床上,她自已用手脫掉了三角褲,我知道她己經被我弄得控製不住了,我自已又何償不是呢,我急急的脫光了自己,大陽具翹得高高的,幾乎碰到了小腹,王眉忍不住握緊了大陽具,笑嘻嘻的道:「你這東西怎麼比以前大多了?又硬得嚇壞人!」

「你的太大了!你看看我的洞這麼小!」說著王眉故意把腿叉開一點,又把白嫩的臀部搖了幾下,我睜大了兩隻眼睛直瞪著看,口中直流著口水,我仔細的欣賞著她,雪白細嫩的乳房,柳腰圓潤的大肥臀,小腹下面突出高高的陰戶上面,已經長了一片長長短短的陰毛,下面又露出那迷人的洞洞,肉縫中含有許多水。我禁不住抱著她的玉腿,用手輕輕摸那個小穴,越摸越想摸,她被摸得癢癢的,肉洞內的水也越來越多。我的東西比先前又更硬了,我這時急得不講話了,提起大陽具就要向她的小穴進攻。

王眉平平的躺在床上,兩腿早已叉得開開的,我於是抽起王眉的雙腿,騎在她的屁股後面,大陽具對準了穴眼,正準備進去,這時王眉一手拿著陽具道:「親愛的,你不要太魯莽,慢慢的進去,我沒弄過這麼大的陽具,要輕輕的別把小穴弄破了。」

「別怕,我會輕輕的插進去的,你現在握正陽具。」

「一點一點的插,不要一下子插進去,知道嗎?」說完後,王眉拿著大陽具,向自己的穴眼送去,小穴也癢了,騷水流了很多,陽具一送到穴口上,我感到熱熱滑滑的,問道:「對上了沒有?」

「對上了,你插進來吧!」我把屁股一壓,雞巴向前一挺,龜頭上一陣熱熱的,又感到硬邦邦的龜頭被套住了。王眉把嘴一張輕叫道:「哎呀!進去了,好漲。」於是我就趴在她身上親吻她的臉,下邊不緊不慢地動著,我感到王眉先有點緊張,大龜頭放進了穴裡,她的小穴雖已弄過了但還是很緊,當我抽送了百多下時,王眉就開始吞口水,越吞越多,呼呼的急喘,抱著我的頸子,雙腿也向上舉,於是我就改變另一種抽插方式。先把陽具狠頂兩下,又抽到穴口輕頂六七下,我見她已經浪起來了,就改成三下重重的插到穴心上兩下短短的只頂到穴口,這樣重三到底輕兩下在穴口。抽抽頂頂,穴也響起來了。

弄了二十多分鐘,穴裡已經流了許多水,我這時死命地抽頂著,身子亂搖起來,王眉的小穴用力套緊我的大陽具,我感到大陽具也是一陣陣酥麻,全身像通電似的,王眉抱緊我又把屁股亂搖道,「我完了又丟了!」我的陽具也是一酥,精液向下直射,王眉的陰精也對著龜頭直射,「卜滋!卜滋!」兩人同時射精了。我倒在王眉身邊休息了一下,就把陽具拔出來,人也下來了,我和王眉的小腹上毛旁邊都是精水,王眉笑道:「你看看你身上的毛,四周都是白色的乳汁,嘻嘻…」 「還笑我,你看你小穴上面的毛。」

「快去洗,要不然連床上都是。」於是我放好了水,抱了王眉到浴室去洗澡,洗完澡後兩人很快的進入了夢鄉。

從上次在招待所的溫存以後,我始終撈不到再與和王眉個別呆一會的機會,說實話,我現在最想的事件不是聽王眉講這講那,我需要,於是我也不管王眉如何想,走上前去一把將王眉抱在懷裡,王眉輕輕地掙扎了兩下,斜了我一眼,說:「你這個急色鬼,本來想好在與你的婚嫁之事確定下來前,不與你幹那事的,唉,沒辦法,你的那玩意確實太迷人。」聽王眉這麼講,我可就放心大膽地行動了,先將王眉的手引到我的大雞巴那,一碰到它,王眉也就迫不急待地抓住我的大雞巴不停的套弄著。「聖人!」曾說過,女人一旦償過了性交的樂趣,她就會變得比男人更想那事,原來則才是在調我的味口。這時我的雙手也不空閒,一手不停的撫摸她的大乳房及奶頭,一手不停的撫摸她那迷人的陰部。摸得我慾火高昂,我輕輕的抓起一把陰毛來。

「啊!親愛的!輕點!拉輕點!你拉得我痛呀。」

「眉!你的陰毛現在長得好濃,好多,真迷死人了。」

「還不是你弄的,六年前我可是光闆闆的呀!別再亂摸亂揉了,我心裡難過!小穴裡面也癢死了!快來替我止止癢。」王眉被我摸揉得全身顫抖,手也不再套弄我的大雞巴了,改用拉的。我知道她現在已進入慾火高燒,又飢渴、又空虛的情況,需要好好的餵她一頓,才能解她的飢渴,止她的癢。這個女人呀,剛才還那麼一本正經,我需要治治好好地她,因此我還是不緊不慢地摸著逗著她,雖然此時的我亦已是慾火高燒。「哦!哦!你真死相!我!都癢死了!你還幔吞吞的!逗個沒完沒了的!再不插進來!我恨起來!把你的雞巴!扭斷!。」情急的女人,早已將溫柔扔進了日本海,王眉說著,手上加了一些力。「呀!我的親眉眉!別用力捏。」

這時王眉和我早已倒在床上, 倆人的衣服也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脫光。王眉曲線玲瓏,窈窕動人胴體,活色生香躺在床上,肌膚雪白透紅,大梨似的雙乳,隨著嬌軀顫抖震動著。把我的心,都蕩出了心窩,烏黑絨絨的陰毛,包著小饅頭的陰戶。我看得口都干了,心中跳如戰鼓。大雞巴雄紛紛,氣昂昂的憤怒著。有如一頭怒獅要發威了。我死死地把王眉壓在了下面,現在我再也不想逗弄王眉了,我確實受不了了。我壓上這嬌媚的胴體,下面大肉柱,急忙找尋王眉的桃園洞口。王眉的桃園洞穴,淫水津津,她這時,週身上下已焰火熾熱,不自主的呻吟,使勁把臀部用力住下一沉,倆人同時輕叫了一聲,當下是數千下的肉膊戰,戰事結束,王眉就走了。第二天,持續大雷雨。王眉又來了,又是一個人,鬢上沾著雨珠,筆直的小腿濕漉漉,一場大戰自然是免不了了。

第二天剛好有一早班機到桂林,到達桂林,阿眉還在,見到她,我一半是內疚,一半是興奮。「你怎麼來了?」

「想你唄!」我充滿信任地乘阿眉服務的航班回北京,我在廣播上客之前進了客艙,阿眉給我看她們的櫥房設備,我喜歡那些亮閃光的器皿,不喜歡阿眉對我說話的口氣,她在重演當年我領她上艦的情景。「別對我神氣活現的。」我抱怨說。「才沒有呢。」阿眉有點委屈,「過會兒我還要親手端茶給你。」我笑了:「那好,現在領我去我的座位。」

「請坐,先生,提包我來幫您放上面。」我坐下,感到很受用,阿眉又對我說:「你還從來沒對我說過那三個字呢,上客了。」很多人走進客艙,阿眉祇得走開去迎候他人,我突然想了起來,可那個字不能在客艙裡喊呀,阿眉在前櫥房忙碌,把飲料倒進一隻隻杯子,我不時可以看到她藍色的身影閃動,片刻她端托盤出來,嫣然一笑,姿態優雅,使人人心情愉快,只有我明白,她那一笑是單給我的。

從桂林到北京需要二個半小時,這時我看見阿眉忙完後,坐在後面休息,我要上側所,於是走到最後面的側所門口,對王眉說:「小姐,這個門怎麼打不開?」臉上掛著惡作劇的笑。「我來幫你!」阿眉也笑著,看了一眼倉裡,見沒人注意,於是快速地打開門,我倆跑進去,阿眉順手在門上掛了『請勿打攪』的牌子,裡面很小,倆人緊緊地擠在一起。「你這壞蛋,我現在正上班呢。」

「我是客人,你必須全心全意地為我服務。」

「你這色鬼,一定要快!」於是她站了起來,背靠著牆,將裙子向上拉起,小三角褲退了下來,雙腿打了開來,「快,先給我一點潤滑液。」用兩手捧著我的頭,慢慢的往她的黑森林靠去,我蹲了下來,撥開了她茂密的草叢,晶瑩的水珠夾雜著她的愛液在淺粉紅色的桃源洞口閃閃發亮著,一會兒只見她轉過身去,背對著我,彎下腰去,兩手抓著便池的邊緣,回頭用冶蕩的眼神看著我,她的臀部高聳,雙腿叉開,豐厚的肉唇在黑森林裡若隱若現的散發著迷人的光芒,看著她修長的雙腿和美妙的臀部曲線,我的陽具舉得更高了。

我回過神來,閉上了快流出口水來的嘴巴,把我的下部往她的桃源靠去,我彎下身,一隻手愛撫著她豐滿的乳房,另一隻手扶著小弟弟,從背後靠著她桃源洞口的肉唇,輕輕的磨了起來:「別這樣逗人家嘛!快!我受不了,也沒時間了。」蚌唇內流出的蜜汁,浸潤著紫紅色的龜頭,我把小弟弟輕輕的送入唇中,讓龜頭的肉傘沒入洞內,只見阿眉略昂著頭,臀部頂得更高了,洞內的肉壁緊夾著我的寶貝,一前一後的動了起來,我也不甘示弱,緊抓著她的腰部,活塞式的抽插了起來,她的哼聲愈來愈大了,配合著撞擊屁股的啪啪巨響,和插送中的卜滋,狂野的作愛交響曲在廁所內不斷的迴盪著,我努力的抽插著,她的蚌唇隨著寶貝的進出一張一合,蜜汁也跟著寶貝的動作,沿著她的大腿兩側慢慢的流了下來,我緊頂幾下,再也控製不住自己,一股熱流,狂噴到阿眉的蜜洞中,我們快快地整理好衣服,偷偷地出了廁所,雲層在有力,熱烈地沸騰,彷彿是股被釋放出的巨大的能量在奔馳,前挈後擁,排山倒海,我暈機了。

晚上,回到家裹,一進入房間,看見阿眉只穿了一條不能再小的紅薄莎三角褲坐在床上時,我早已迫不及待地靠坐在她身旁,阿眉忙著躺了下去,面向著我,慾火如焚,眉眼如絲,我就在阿眉躺下的時刻,雙手齊來,輕輕地拉下她身上唯一的紅色薄莎三角褲,此時一股像火般似熔岩一樣,滾熱的燒遍我的全身,阿眉全身不留片物,那光滑柔潤的胴體,色香肉嫩那粉紅的粉頰,結實而富有彈性的乳房,及那豐滿而肥大的陰戶,圍繞在周圍的黑色毛茸茸的陰毛。我什麼也不管了,即壓了上去,左手與阿眉的右手緊緊地握著,阿眉慢慢地把雙眼閉上,四片嘴唇緊緊地合一起了,同時我的右手卻進入了阿眉的陰戶上摸著。一陣親熱以後,她輕微地顫抖著,詩樣的藝語:「好哥哥!我那小穴真!真是!癢!癢到了極點!」阿眉呻吟的聲音如鳥鳴一樣的迷人,聽得叫我陣陣肉緊,於是我以最快的速度將身上所有的衣服褪了下來,那性慾之火,由舌尖傳遍了全身,每個細胞都活躍著撫弄且興奮不已,只聽阿眉又在浪叫著:「真!真美啊!真!真舒服!你趕快!吸吮!我那雙乳!那乳尖癢!!哼」。

當我將乳頭含在口中吸吮時,那乳頭在他的口中跳動著,真是逗人喜歡,於是把阿眉吻得左腿真往上抬,嘴上更是浪哼著:「親愛的!我下面!那陰戶!已經受!!受不了!!你快用大雞巴!插進去!!給我的!騷穴!!止止癢!哼!嗯!唔!」阿眉邊浪叫著,身體邊挺了上來,好讓她那癢得利害的騷穴能夠接觸到我的大雞巴。阿眉口中更形浪叫著:「啊!親愛的!求饒了!快插進去!不得了!」我便將阿眉的身子仰放在床上,她兩條粉紅色的大腿,「V」字大分,讓我那根粗黑的大雞巴便於插的更深入,且兩腿向上交叉把我的屁股夾住,搖擺臀部,迎接抽送。我邊抽送,一面又用嘴去吸吮那乳頭。這使得阿眉口中狂叫:「這樣插我!實在美妙!我那陰穴裡面太久沒有這樣舒服過了!好舒服!你快用力干!太美了!唔!插死我吧!快沒命了!哦!美死了!太美妙了!好舒服!我要丟!要丟了!快用力!快再干兩下!讓我!!更痛快!哼!對!對了!丟!丟了!唔!」我那龜頭被那滾熱呼呼的陰精一射,不覺精關一緊,那股強而有勁的精水,亦忍不住地往外衝出來,直噴得阿眉的小穴舒舒服服。

不過,第二天早晨,我們是從兩個房間分別起床的,我老媽一定以為我和阿眉是分開睡的,阿眉除了對『性趣』濃厚外,還喜歡逛商店,喜歡穿花衣裳,喜歡看電影,那個星期六剛好有班調機北京,因我已不那麼神經病似地天天跑首都機場,所以飛機降落後,她一人坐車到的我家,正巧我扛椅子要去看電影,問她,她自然也要去,往操場走的路上,她說,她在往北京飛來的一路上想,要是我在機場裡等她就好了,可一下飛機,我不在,「那是自然的。」我說,「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哪知道你今天會飛來。」她不吭聲,噘嘴,說北京冷,電影開映後,她又說冷,我把棉大衣脫給她,她還說冷,我說:「再脫我可就光膀子啦。」

「那你抱抱我。」我左右看了看,還好,沒有熟人,於是我將她抱在懷裡,外面裹著我的棉大衣。

阿眉在我懷裡後,手就不安分起來,只見她閉上雙眼,電影也不看了,她的手在我的身體四處肆意的遊走,一隻手逗弄著我的乳頭,再順著我的身體向下摸,滑過腹部,再向下,她輕輕扯著我的那些陰毛,使我又疼又興奮,突然阿眉將頭貼到我的小腹,臉朝向我胯下,我嚇得要命,怕被人看到,只得將棉大衣裹裹緊,她握住了我那根陽具,先是輕輕的親了一下,然後再用手溫柔的撫弄著,而另一隻手則揉弄著我胯下的那兩個肉丸子,我已被她逗弄得異常興奮,並且開始扭動我的臀部,稍後阿眉將我那草莓般的龜頭含在嘴裡,並用舌頭左右挑弄著,我被弄得既難受又快活,真想大聲地呻吟,她先將我陰莖含在嘴裡,再慢慢退出,然後再次讓它深深的沒入口中,一直滑下喉嚨,我已經接近高潮了,我快要爆炸了,阿眉就像知道我的感受是的,加快了上下的動作,我再也控製不住,我把身子用力向前挺了起來我的陰莖還在她嘴裡一陣一陣的抽搐著,射出的精液有如潮水般湧入她口裡,並盡可能的吞下所有的精液,她的手指深深的掐進我腿上的肉裡,貪婪地吮吸著那些殘餘的精液,由於觀眾們均聚精會神地看電影才沒有注意我的叫聲,不過我還是出了一聲冷汗,電影放完後,她才抬起了頭,臉上紅通通的。

回家的路上,阿眉一直沒有講話,可左手卻緊緊地抓著我的右手,我可以感覺可她的手心在流著汗,我小聲地問她是不是生病了,阿眉卻嘟著嘴,「你這個沒良心的,你爽了,就不管我了!」呀,原來如此!回到家,老爸老媽早已進入夢鄉,圖此我可以直接進阿眉住的北廂房了,一進入房間,阿眉就迫不及待地自己脫掉所有衣服,呈『大』字狀地躺在床上,我快速地脫光衣服,站到阿眉兩腿之間,我可以看到阿眉新鮮的粉紅色花瓣中正流著涓涓細流,原來她早已情不能禁了,我舉起了我那根大槍,對準她的蜜洞之小口,挺了進去。「唔!」阿眉摟住我的脖子,後背向後挺,我用力摟住細腰,又狠狠的挺上去,一次又一次地攻擊,阿眉更抱緊了我的脖子,保持這樣的姿勢,開始搖動屁股,一兩百下的衝刺之後,我甚感力不從心了,必競是過了三十的人了,剛剛又在阿眉嘴裡放過一炮。我將阿眉抱著起來,轉了一個180度,我順勢躺了下去,阿眉則跨騎在我的上面,我的大陽具還在阿眉的蜜洞中呢。

「阿眉,你自己動。」可是阿眉不知道該怎麼辦,搖頭表示,她自己從來沒有採取主動過。於是我又等不及的向上挺,肉棒又深入,對她產生強烈的衝擊。這樣的衝擊立刻變成像會將下體融化般的美妙快感,阿眉的身體向前傾。我用手支撐著阿眉軟綿綿的上身,就在這樣的狀態下,我連續用肉棒猛衝。阿眉一面發出呻吟,肉洞也不斷夾緊。我鋼鐵般的肉棒,在縮緊的肉洞裡來回衝刺,阿眉用全身的重量,接受巨大肉棒的每一次衝擊,從子宮裡湧出快感,阿眉把自己完全投入,阿眉左右搖動豐滿的屁股,以肉棒交媾部份為中心,前後左右的猛烈扭動屁股,她咬緊紅唇,雙手放在我的肚子上做支撐,終於讓屁股上下活動,一旦讓肉棒進入到根部,就慢慢抬起屁股,這時她性感的波浪接二連三的湧出,很快就把她送到快樂的頂尖,前後左右搖動雪白的屁股,嘴裡不斷的發出呻吟聲,偶爾伸出舌尖舔舔上嘴唇,湧出的蜜液已使我的陰毛變的濕淋淋,「不行了!要洩了!不要!不要!」咬緊牙關,更用力舞動屁股。「洩了!」阿眉的屁股突然落下,後背向後挺,夾緊肉洞,在這瞬間上身向前倒下去,我從阿眉抽搐的肉洞感覺出她已達到高潮,用力挺一下便也射精,完全射出後,阿眉的肉洞仍纏住肉棒,像是要讓我一滴也不剩的緊緊夾著,我們就這樣相抱著一直睡到了天明。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