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俾姨姨食精-我與蘭伯娘 (01~)(香港廣東話)

個年我完左外國既高考,仲等緊放榜就同朋友仔一齊去左 EXIT ADVENTURE(其中一個歐洲大型電子音樂節)
之後就翻左香港。當時同行既朋友都係一雙一對,住酒店既時候好多時都會聽到佢地係隔離房做愛時候既淫叫。
只可惜我無女朋友,只可以密密打飛機,好彩兩年前留低左iris同思思姨既Skype,等我地可以周不時玩下cyber sex。

但係玩jer jer 俾兩位姨姨睇又點會夠我頂癮呀。況且望住佢地玩西但係無得食既感覺只會令我更加瘋狂咁想搞野。
高中除左遊水,我仲得閒打下boxing同埋rugby令到我身體比以前更加強壯,雖然未去到健美先生既地步,
但係都有叫做有腹肌既身材。我懷疑係無翻香港既呢幾年,我已經谷精上腦,隨時七孔流精。

返到香港之後,不幸既係兩位姨姨已經同各自既屋企人去左旅行,想約出黎都唔得。
得閒無野做既我唯有跟老豆返公司做野。老豆既公司係家族生意,專做半導體加工,
雖然唔係D乜大集團,但係都叫做可以比我同其他兄弟姊妹去外國讀高中同埋大學。
除左係香港既公司之外,大陸亦有設廠,工廠既size都有差唔多5,60人。
而大陸個邊既渣fit人就係我大伯既女人-蘭伯娘。

當時我大伯早係二十年前已經北上注資設廠,呢個大伯為人搞笑,但係好能鹹濕,
講真,蘭伯娘都已經唔知係佢第幾個女人。只不過我聽我老媽子講呢個女人真係好靚,
仲識得篤穿個套,一生就生左對孖女。
大伯都好識做,同原配離婚之後將大陸個邊既生產線交比伯娘打色。
因為長年係外國既關係,我從來都未見過佢。

個日我仲記得係星期三,老豆叫我執幾件衫上去準備住翻一,兩個禮拜。
因為大陸廠個邊要有外國既客黎評估廠房,大伯去左南京傾生意,會得翻我幫伯娘。
過左落馬洲關口之後,我就見到一架黑色既淩志ES300泊左係上落客站。
因為我認得係大伯渣翻落黎香港個架,我就不疑有他咁行左過去。
呢個時候,一個著住粉紅色既薄shirt,裡面係全黑既蕾絲奶罩。
緊身熱褲,踢住高踭人字拖既女人落車向我走埋黎。
令我嚇親既係佢落車竟然有差唔多六呎一寸高。實不相瞞,我自認唔叫矮,
但係都叫有178cm即係五尺十。
併埋去都差唔多矮呢個女人成個頭。我好難想像得五尺六既大伯點同佢出街。

“阿。。天。。天。。。?”呢個女人用唔純正既廣東話問我。
“係。。你係伯娘?”我反問。同時伸手同佢握一下。
可能佢比我咁有禮貌既舉動嚇左一下,遲疑左幾秒先同我握手。
而鹹濕既我當然唔放過呢個好機會打量下呢位伯娘。

蘭伯娘佢個樣同熊黛林一模一樣,唔同既係年紀比較大,比真既熊黛琳多左幾分風塵同埋成熟味道。
唔怪得之大伯咁like佢啦,而且目測隔著個奶罩都有36F即係DOUBLE e,
如果比我可以tit fuck 一定可以玩成日。
加上著住熱褲既超級大長腿,相信係男人見到佢都會立即瘋狂視姦佢。

我跟住蘭伯娘上車,佢就開車載我到附近既餐廳食晏,原途我地有傾有講,言談間佢話兩位堂妹係廣州,
所以得翻我同佢係屋企。係佢渣車既時候,佢仲有意無意解開上面兩粒鈕。
一邊又大又滑既北半球隱隱約約比我見到,搞到我一柱擎天,鬼死咁唔好意思,當蘭伯娘見到我扯旗,
眼神閃過一絲既光彩,就繼續專心渣車。

去到大伯既屋企,係一間獨立屋。蘭伯娘安排我住係佢地主人房隔離既套房。
Settle down 既時候,我好快就換左smart casual,行去隔離房搵蘭伯娘。
因為之後我地就要火速到廠房開工。。。

行到去隔離房,房門竟然無刪,我就以為伯娘已經換好衫所以就走左入去。
就係我走左入去既時候’熊黛林’竟然岩岩半裸換緊衫。
蘭伯娘正正向前烏低身休緊條粉藍底褲,38F既乳房好似兩個星球咁互撞,再加上佢對奶大得黎有小小下垂。
根據physics 裡面既energy transfer, 物件會因為potential energy轉變成 kinetic energy,
而因為每隻奶都垂到有一定既長度,所以增加左lin頭擺動既幅度同埋速度。我好似著左魔咁望住呢位半裸既長輩。

係個一刻,我真係好有衝動想撲埋去盡情舔啜呢對咁生動鬼馬既lin頭。。。。。。。
但係我用理智忍住唔沖埋去,因為我一定要諗個valid reason令佢向我博屌!

我望住蘭伯娘一直烏低身係地下執起仲大過我個頭既胸圍,細佬已經不自覺扯到行一行。
就連黑色既西裝褲都掩蓋唔住我既巨雕。我呼吸開始急速,身體亦熱到比我係任何比賽時刻都更加犀利。

當蘭伯娘較好個奶罩既位置,起身伸手去後面扣bra,正正望到我眼定定咁企係佢面前。。。。

當下我意識到我既失儀,就話,“對。。。對。。唔住。。我。。”
我未講完,蘭伯娘就話,“嘿,唔剪要,禾又唔氏第一次比蘭忍望。。”
“ 你都扯得好C利wor,好耐烏打飛雞啦?”
蘭伯娘走埋黎,竟然話,“ 不如禾幫尼呀!”順手就用芊芊玉手彈左我龜頭一野。
我當時震左一震,就退後左兩步。
我見到既係當伯娘伸手,可能因為對波太大,連帶對奶奶都震左幾野。

“唔。。唔好。。唔洗啦。。。”我立即行開。
“蔣下笑za。我啃你都唔濟啦”蘭伯娘轉身繼續著好件衫。將鈕扣到岩岩好可以露出一條bra邊。
原全係AV辦公室女郎既裝。黑色既絲襪包住究極大長腿,再配上摟屌高踭,相信係男人都會即刻打飛機。

依然笑笑口咁話,“呀,氏啦,你陣間幫禾做翻譯,尼知啦,伯娘無讀過書,雞腸唔係姣sick。”
為左舒緩尷尬既氣氛,我就話,”Absolutely! ”轉身就走出去。。。。。。

係去工場既路程上面,我同蘭伯娘傾開計先發現,原來係7,8年前大伯係係一個深圳骨場裡面認識蘭伯娘,
仲俾錢幫佢贖身。當然我對佢地既愛情故事一D興趣都無,因為我對伯娘有既只係性趣。

“哇,咁你咪識得dup骨?”
“ 氏呀,我當年係個場既骨後黎。手勢人人都話正!”伯娘望住前方既眼神有種女強人既氣勢。

屌你,正呀喂!事業型既女強人有得比我蔔,真係機會難逢呀!

“我成日做運動,膊頭同大脾都會成日赤赤痛!”
“我煎晚幫你鬆下lor,不過五剪要,男人最緊要條腰無事就duck啦!”蘭伯娘幽幽咁講。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