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盛夏之夜

浪漫的盛夏之夜(一)

  昨天(2007年7月22日星期日)上午我開啟電腦掛上QQ後,屏幕的
右下角有一個陌生的小頭像在閃動。我點開一看,是一位網名叫「**歡樂」的
一句簡單留言:「我們在上海,請打我們手機13*********。」

  我基本上明白對方是什麼方面的朋友,因為我的QQ聊友都是屬於一個範圍
的,年長的在這個範圍,年輕的也在這個範圍;真誠的在這個範圍、不真誠的也
在這個範圍。好在QQ有聊天記錄,我一看記錄,只有八頁(屬於非常少的,多
的朋友都是幾百頁。)

  QQ的記錄就像原始檔案,可以看出來是怎麼聯繫上的,包括誰先說的第一
句話。他與我最早聯繫的記錄是在今年的一月,是他在其他的交友網站上,看到
我的交友信息後加我的。

  在此,我要向把我交友帖從夫妻吧轉發到其它論壇的那位朋友,真誠的說一
聲:「謝謝!」我這個人比較懶的,自從在2005年底註冊了夫妻吧以來,我
就再也沒有在其他任何地方發過帖了。那時候的夫妻吧,發了帖是可以在後面留
QQ號碼的。所以我可以斷定,是有這麼一位隨手牽緣的朋友。

  但是,聊天的記錄非常一般,都是他問我答。也是他首先要求的視頻,當時
是我們夫妻都在電腦前面,而他是一個人在房間。我告訴他我們因為有老人在,
所以只能夠打字交流。我沒有開語音,這樣我們夫妻之間說話就隨便了。

  其實,我們夫妻對視頻是不講究的,你一個人可以看我們夫妻,你說在單位
沒有視頻也可以看我們夫妻的。因為一定要講究公平、講究雙方都在場,我認為
是不便於我聽對方的勁(是太極拳不丟不頂的原理),因為我們可以非常順從的
單方面給別人看,其實既可以乘機過濾掉那些以貌取人的人(我們畢竟老了),
也可以過濾掉看到了人還要求你展示身體的無聊的人。

  他要求我妻子站起來轉一下身給他看,我沒有理睬他,我笑著對妻子說道:
「真是不懂道理的人,自己的老婆已經不在旁邊,還要別人的太太怎麼怎麼,不
是無恥透頂就是老實到底。」

  我太太聽我一說,就到廚房去做菜了。當他再要問長問短,我就給了他一個
博客,要他自己去看,我已經把他當無聊的人懶得再說什麼了。想不到,過了一
天他就給我在QQ上留言了:

  **歡樂18:35:44

  您好;昨天我和妻子花了二個小時細細拜讀了你的文章、感觸很深、你的字
字句句說得是在情在理、也說出了我們想說而無處說的心裡話。有時間一定來拜
訪你們!我們在江蘇**,43/41-175/162-70/65,希望能
成為你們的朋友。

  如果說視頻我給他成績是50分,那麼這段留言可以有80分,所以我就把
他留在陌生人裡面。

  半年來,他給我打過二次招呼,因為我晚上下得早,所以都是上午開機再發
現的。而這次的留言時間,是在昨天晚上的10點、11點各一次。我知道此刻
QQ已經沒有辦法聯繫上了,我就給他的手機打電話。

  第一次語音提示我:「你撥打的是外地手機,請在前面加零,結果第二次就
打通了。雖然裡面的聲音非常嘈雜,他對我這個陌生的來電彷彿有一絲疑慮,但
是當我說到是在電腦上看到他的留言後,一會兒嘈雜的聲音就安靜了,我估計他
是走出了房間的。

  他說:「我們已經在上海了,現在是在南京西路的國際飯店,但是還有點事
情要辦。這樣,我下午與你聯繫好嗎?」我說:「好的,下午你就打這個電話,
這是我家裡面的電話。」雖然我不會使用手機,但是我知道,通話後的對方號碼
會留在對方的手機上。

             浪漫的盛夏之夜(二)

  掛了電話,我就對妻子說:「今天下午可能有朋友要來與我們見面,反正你
今天休息不上班,就一起去。」

  「什麼地方來的,怎麼沒有聽你說起過?」

  「是外地來的,早半年就說過要來。」

  接著,我又向妻子解釋:「如果就單說一句要來,我都告訴你,那我起碼要
告訴你一百次都不止。如果我都相信他們是真話,那我肯定腦子有問題了。他們
有的是一時衝動說的,有的是遇到事情應付慣了說的,有的純粹是想瞭解點刺激
故意欺騙說的。你可以去看群情激昂的集會場面,人人都振臂高呼誓死保衛什麼
什麼,其實裡面有幾個真正願意去死的?薩達姆的命就是給他們騙掉的。」

  妻子沒有再說什麼,我知道她肯定同意。中午,比平時吃午飯時間早許多,
妻子就張羅著開飯了。

  我在心裡面安排見面的打算,對方因為是第一次涉足這個事情,所以見面的
地點安排在茶室比較恰當。因為茶室的環境已經為客人都考慮到了,既可以說秘
密的隱私話,又不用擔心給旁邊的人偷聽到。無非又是我們夫妻去給新來的朋友
介紹點經過,消除他們點顧慮。因為起碼有三分之一是聊個瞭解就回家的。所以
我選擇的地點就靠近我家,我們夫妻也把喝茶聊天當作一種消遣。

  如果下午的電話來的早,我們就下午出去,因為我們要保證有時間回家準備
晚飯。如果電話來的晚,我們就吃好晚飯出去。因為我們必須照顧好老人吃飯以
後,這樣我們出去就不用牽掛家裡面,就有個輕鬆的好心情。

  結果,電話在下午二點過幾分來了,他們要我們過去。其實這個時間非常尷
尬的,我就告訴下午時間來不及。要麼等我們吃好了晚飯再出來,那就可以隨便
什麼時候回家。接著,我把我家附近的「圓緣園」地址報給了他,他記錄完了就
再三問,是否是可以我們到他們那裡去,因為他們對上海太不熟悉了。

  我想了一下,這天正好女兒休息,我們可以早點吃晚飯的,加上外面的天氣
由於時晴時雨也比較涼爽,就我們去吧,就當它是飯後的納涼散步。關鍵還有他
們下榻的地方不太遠。我就在電話裡面答應他,晚上我們過來。他就告訴了我房
間的號碼,要我們到了就在下面的服務台給他房間打電話,因為電梯是要磁卡開
啟的,否則就進不了裡面。

  臨出門我習慣把要找的人,他的詳細地址、電話、姓什麼都寫在一張便條紙
上。現在的社會由於治安環境的不好,許多人對陌生人問訊都帶著警惕,有許多
人就推說不知道了事。所以我把地名、飯店名、電話等寫在紙上,需要訊問的時
候遞給別人,效果絕對好。又帶上了妻子的小靈通手機,她輸入了號碼後,想打
個電話告訴他我們現在出來了,就是打不通,都是「嘟、嘟」的忙音。所以我就
用座機打通了他,告訴他我們現在就出來一個小時左右到,他說自己到時候會在
下面的大堂等我們的。

  因為時間早又不是交通高峰,我們選擇坐135路公交車去。車來了,非常
空,裡面就七八個人。用不了二十分鐘,車就過了蘇州河閘橋,停在黃浦江邊的
中山東一路外灘站,但是我們沒有下車,因為從這裡到國際飯店,要走完全部的
南京路步行街。如果再多坐二站路,從光明中學門口走過去要近許多。

  我們透過車窗欣賞二邊的景色,這裡是上海黃浦江邊景色最美麗的地方,如
果面對黃浦江站立,那麼身後面就是被稱為萬國建築博覽會的外灘建築群。它才
是上海這座城市真正的標誌性建築,過去上海市地圖的封面大都印的是它。現在
新的上海市地圖印的封面圖片也在這裡,只是要向浦東隔江眺望,東方明珠電視
塔、金茂大廈就在江的正對面。

  這麼美麗的景色,這麼富有傳奇故事的地方,它可能是國內外遊客,來上海
旅遊的首選景點。每年有多少人坐火車翻山越嶺來?又有多少人坐飛機遠度重洋
來?可是從我們家只需要坐一部公交車,化上二元錢和二十分鐘的時間,就可以
非常方便的來到這裡(如果不是空調車只需一元錢的票)。但是我們近二三十年
來,除非有事情必須去那裡辦,否則絕對不會為了欣賞而去白走一趟的。這可能
就是人們常說的視覺疲勞。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