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婚禮伴娘行

最近泰安伴娘門這類欺負伴娘的事件各種曝光,小瑾我也經歷過一次伴娘經
歷,看到大家都對這類事件感興趣,我也就把這段經歷和大家交流一下了。

    剛參加工作不久,同事圓圓就要結婚了。

     她叫圓圓也算是名副其實,臉圓圓的,胸圓圓的,屁股圓圓的。她趁著午休
時候問我:「小瑾,你能幫我當伴娘嗎?」

    我說:「這麼好的事情,當然了。」

    她停頓了一下,說:「你是處女嗎?」

    「嗯?不是處女還不能當伴娘了~!真是的!」

  圓圓趕緊說:「不是不是,我男朋友家在重慶,並且我和男朋友參加過他表
哥的婚禮,尺度有些大,怕你受不了。」

    當時也不知道有伴娘門的事件,我就說:「放心,我這個人還算愛玩,一般
不會生氣的。」

    圓圓說:「那你去了,可別到時候不開心啊,畢竟結婚嗎,不想讓大家不開
心啊。」

    我點點頭,「放心,保證讓你開開心心的。」

    感覺圓圓有些如釋重負,「男朋友還說找伴娘費勁呢,謝謝你啊!」

  轉眼間就到了要出發的日子了,圓圓給我買好了車票,我們一同出發。

    一路上我們開心的聊天啊,聊男人啊,聊明星啊。一天一夜,終於臥鋪到了
重慶,這一路累死我了。

    我以為很快就到酒店了,誰知道我們又要坐汽車~!重慶的山路我是領略了,
又過了4個小時,在一路上上下下之後,終於到了圓圓男朋友家的村子。

    她男朋友早早在路口接我們,「辛苦了,辛苦了,趕緊到家好好休息休息。」

    她男朋友叫胡平力,私下大家叫他小栗子。

    我趕緊吃了幾口飯,就睡下了,實在是太累了,並且第二天還要早起化妝,
因為7點多就要準備典禮了。其實,第二天的事情,我根本沒想到。

  一早4點多起來了,我看到圓圓已經在化妝了。

    「怎麼憂心忡忡的啊?新娘子。」

    我調笑著她,她回頭看我一眼,苦笑一下:「小瑾,今天看到的事情,回北
京了可不能亂講啊~」

    我一愣,說:「怎麼?婚禮還保密啊~不讓別人學習唄。」

    圓圓說:「一會你就知道了。」

  我不理她,趕緊化妝穿衣服。伴娘服是小短裙,我特意穿了丁字褲,保持屁
股的完整。圓圓看了看我的內褲,想說什麼,但是她沒有開口。我當時也不在意,
穿好化好就聽到屋外開始亂哄哄了。

  圓圓開始緊張,我安慰她:「別怕,村裡難得這麼熱鬧,當然親戚都來了。」

    圓圓調整了一下抹胸和裙子,笑了一下:「就是,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我也整理了一下高跟鞋和裙子,「嘿嘿嘿,新娘子出發~!」

  這時候門開了,小栗子的表哥表弟還有一些同齡的男生一起沖進來。

    我撫弄了一下頭髮,微笑著看著他們,「新娘子美吧~!」

     他們看了一眼新娘,又看了看我,相互笑了笑,「城裡人就是好看啊~」
我也笑了笑,猛然我發現,這幾個男人的褲襠都挺起來了,看這個高度,「裡面
沒有內褲?」我吃驚了一下,不過很快就被大家起哄的聲音打斷了。

    原來小栗子的表哥表弟把圓圓抬了起來,「哎哎,裙子裙子~!」

     我趕緊提醒,圓圓的裙擺被掀開了,內褲都走光了。可是沒人理我,就這麼
抬了出去。

    我趕緊跟出去。「別,這裡的規矩是女孩子不能走路的~伴娘也是,對吧~」
一個平頭小子喊道。

    「對,對!」其他人一擁而上,把我也抬了起來。

    「不用,不~哎,不用。」我說話間就被抬起來了。

    「啊!」我感覺一隻手直接就放在了我的屁股上,我穿的是丁字褲!這只手
好像發現了什麼,使勁的抓我的屁股。

  還好這段路比較短,很快我就到了堂屋,這裡佈置的喜氣洋洋,我也就忘了
剛才的不愉快,再說,被捏了屁股也沒什麼。

  圓圓站在堂中央,美美的,小栗子也帥帥的站著。伯父伯母也開心的坐在椅
子上,典型的國人婚禮現場樣子,很溫馨很美好。

  「婚禮開始~」表哥開始主持婚禮了,「首先,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

    我以為是鞠躬上茶呢,但是我發現,大家都很興奮很激動。表哥說:「請新
娘子感謝父親27年前的辛勤勞作~!」

    大夥一起喊:「感謝~!」

  只見圓圓走到伯父面前,跪在地上的墊子上。她臉紅紅的,慢慢的把伯父的
褲子拉鍊拉開,只見伯父的雞巴一下子就露出來了,「還真是沒穿內褲~」

    我當時的第一反應居然是這個~我真是佩服我自己!

    圓圓深吸一口氣,低下頭含著伯父的雞巴。在場的小夥子開始起哄叫好,
「舔啊舔啊~!」

    圓圓一開始很緊張,不敢太大動作,不過一會她就開始進入狀態了,頭開始
劇烈的起伏,「這個小妮子這麼熟練啊~」周圍的人開始議論紛紛。

    不一會,伯父就開始喘粗氣,慢慢的握緊了扶手,圓圓的頭左晃右晃,舌頭
嘴唇配合在一起,從她含著的程度,伯父的雞巴應該也不小,畢竟年齡不小了還
能硬起來,已經不容易了。

    不一會,伯父開始了劇烈的抖動,圓圓緊鎖眉頭,喉嚨一陣吞咽。「謝謝爸
爸。」圓圓抹了抹嘴唇,甜甜的說。

伯父很開心的點點頭,「好好,好媳婦。」

  表哥接著說:「本應該感謝母親的辛苦,但是母親這幾天身體不適,只能敬
茶代替了。」

     我還沈寂在剛才那個畫面,這也太誇張了。「還好我不用在這裡結婚啊~」

    我看了看周圍,小夥子沒有要散開的意思,一個個還很有興致。

    「難道還有更過分的啊~」我不緊為圓圓擔心了。

  敬茶磕頭,很正常的儀式,伯母也很高興。

  「第二項,新娘感謝天地。」表哥清了清嗓子,接著說,「請父親協助上天
進行檢查。」

    這時候,四個小夥子過去把圓圓舉起來,我還在納悶,這是什麼情況。緊接
著,他們把圓圓雙腳分開,大大的分開。

    伯父走過去,拿起準備好的紅色剪刀,把圓圓的內褲剪開,然後用手指對著
圓圓雙腿之間一陣愛撫。「上天可鑒,我兒媳身體無恙。」伯父舉起愛撫的手指,
抬頭對著屋頂說了一句。

    圓圓也說:「我發誓,我是純真處子身。」

    表哥立刻說道:「好,向兄弟親朋展示~!」

    人群開始躁動了,大家都往前擠。四個小夥子開始抬著圓圓走向人群。圓圓
大腿叉開著,小穴對著大家。新郎官呢,他走過去,用手指掰開圓圓的小穴,讓
大家看他的新娘子~!

    我這時候才知道,為什麼都是男人來參見婚禮了,女人們都是被折折磨過的,
難怪沒人來。

  男人們瘋狂的往前擠,我也盯著看了幾眼,圓圓的小穴還真是粉嫩,陰毛梳
理的也很漂亮,不過經過剛才的一番折騰,小穴已經有些濕潤了。

  「新娘子真是嫩啊~」

    「真是不錯,比我家的婆娘好多了。」

  小栗子在大家的讚揚聲中也很開心,他用手指撥弄圓圓的小穴,想讓圓圓的
小穴更加濕潤,不過事與願違,可能是她太緊張了,弄了半天也沒有進一步濕潤。

  很快,繞場一周了,大家把新娘子的小穴都參觀了一遍,圓圓也被重新放在
了地上。

    表哥接著主持,「父母對兒媳滿意不?」

    伯父和伯母都點點頭,尤其是伯父,高興的合不攏嘴了。

    「那就請母親去和其他兒媳們準備宴席吧。」

    所有的小夥子一下子沸騰了,看來這個是大家最喜歡的環節了。隨著伯母在
歡鬧聲中離開堂屋,我也想走開,突然被表哥抓住了,「伴娘就不要走了,你不
會做飯的。」

  表哥說:「爸爸,該是您主持了。」

  伯父點點頭,說:「同鄉人都是一家人,大家以後就要同飲一鄉水了。村裡
的小孩子出來吧。」

    從人群中走出6個男孩,一看就是19歲左右的。

    「圓圓,他們都是小孩子,以後你要想親生兒子一樣照顧。」伯父說:「這
樣,先展示你的母愛吧。」

  圓圓害羞的紅了臉,小聲答應了一下。只見圓圓解開了婚紗的抹胸,露出飽
滿的胸部。突然,圓圓看了我一眼,我一下子糊塗了。

    圓圓說:「我想讓我的親姐妹幫忙可以麼??」

    伯父看看我,問道:「你願意嗎?」

    還沒等我回答,沖出一個男人,把我抱起來,「來吧,猶豫什麼~!」

    我傻了,看來今天要被強姦了,不對,是輪姦了。

  在我被抱起來的時候,那6個男孩就已經迫不及待的爭搶摸圓圓的胸部了。
而我直接就被人抱到了後面的小屋子裡,起哄聲中,一起跟進來4個男人。

  「不要,不要啊~我是伴娘,不是新娘。」我緊張的說道。

  「都一樣,村裡難得有這麼漂亮的姑娘來。」抱著我的男人說,「並且你還
穿的這麼騷,上午抱你的時候,摸你的屁股就已經受不了了。」

    原來是上午那個人~!他把我放下,讓後面的人把小屋門關上,「我是強子,
立哥的兄弟,我這麼做是幫你,一會外面那麼多人,就要新娘子一個人應付,你
是想被我們玩,還是更多的人玩。」

  我突然冒出一句,「我最多試過三個人啊,你們5個我怎麼辦……」說完這
句話我就後悔了,這不是沒事找事麼~!

  強子笑了,「真是騷貨,哥幾個,看看她穿的內褲你們就知道了。」

    其他人一哄而上,把我夾在中間。我心裡一緊張,反正今天是跑不了了,還
不如好好享受享受呢,正好這些村裡人天天幹活,身體肯定棒~!

    我美美的一笑,說:「來啊~看看誰求饒~!」  

    強子把我抱起來,另外一個人瘋狂的抓我的胸,另外一個掰開我的腿。

    「別啊,我是女孩子……不是……啊……不是動物。」

    我的乳頭在愛撫下勃起了,耳朵也被人舔著,我被人抬起來,緊接著渾身發
涼,看來是我被扒光了啊。

  強子把我抱在身上,用他的勃起部位觸碰我的腿間。另外一個人狠命的抓我
的胸部,還有一個親我的嘴,一個玩弄我的大腿。

    我漸漸的迷失了,漸漸的眼前看不清東西了,感覺到屋子裡充滿了勃起的雞
巴。

    「爽啊……來啊!」我被這個氛圍打動了,開始放蕩了。
  
    強子把我稍稍抬起來,緊接著用手指捅我的菊花,我的菊花也是特別敏感的,
一陣陣抖動鼓勵了周圍的男人,他們都扒光了自己,頂著雞巴在我周圍轉。

    「痛……痛……」我緊縮眉頭。

    強子說:「別怕,我們準備了食用油,能稍微潤滑一下。」

    天啊,開玩笑,這個油怎麼潤滑~!我的菊花一陣劇痛。

    「達子,來啊,等什麼~!」強子叫道,「太爽了,這個騷逼。」

    達子應聲前來,一下子就往我的小穴裡捅。

    「慢點啊~你瘋了~!」我被插的好痛好痛。

    「這個小嘴還挺硬,誰來佔滿它。」強子笑著說。

    幾個男人淫笑著,其實這個時候我已經沒感覺了,我只知道我的菊花和小穴
有兩個雞巴,它們距離很近,我感覺我的下面要被撕裂了,薄薄的一層肉勉強的
分割著我的兩個體腔。我猜強子和達子也能彼此感覺到他們各自的龜頭。

  「不行……不……啊……我要……裂開了!」我口齒不清的說著。

    我呻吟著,喘氣著。男人們低吼著,抽插著。不停的有男人交換,調笑。

    我現在已經換了姿勢,我趴在一個桌子上,面前是個小佛龕,這麼神聖的地
方。身後傳來啪啪啪的聲音和男人的喘氣聲,我的陰道傳來的快感已經讓我瘋狂
了,我要男人。

                                 【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