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的內衣褲

大姐陳文芸她今年25,大我一歲,雖然她年紀尚輕,她已經是一間大公司的總經理了。她可算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女強人,她的冷靜與理智和她處理事情的果決,可是很多男人都遙不可及的;而且她有一副令所有男人為之顛倒的面容與身材,169的身高、挺立而圓滾的44F胸部、輕盈的23小蠻腰,尤其是她超短迷你裙 下高翹的35美臀更是讓人想入非非。

只是她總是喜歡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令人看得就討厭,連陳習凱這個弟弟都畏懼她的威嚴三分,要不是因為她讓陳習凱在公司當個主任級的幹部,陳習凱還真的不想甩她,不過看在優厚薪水的份上,就算她過分了點陳習凱也只有摸摸鼻子了。

不過說真的,每次看到她在開會或者訓話甚至是發飙,陳習凱心裏都會想:不也是個女人嘛,如果讓我逮到機會的話,一定幹得你叫爽又叫哥哥。

今天接到父親的信息,原來是母親在國外的分公司要成立,要父親陪她到國外的分公司去走一趟,所以父親他要陳習凱搬回家去住,因為他們出國後家裏只剩下大姐一人在家,母親又不放心,深怕家裏沒有男人,萬一她兒子出了什麽事情的話也好有個照應,陳習凱當然是很快的答應了這事,因為陳習凱將可跟他夢寐以求的大姐同居 了。

計劃剛下班回到了家裏,心情異常的興奮,因為今天是陳習凱搬來與大姐同居的第一天。陳習凱回房間拿了換洗用具到浴室去淋浴,一進浴室陳習凱東看西看的,並沒有看到想要找的東西,以為會發現大姐換洗的內衣褲的,心裏感到些許的失望。

洗完澡後陳習凱就到客廳去看電視,看著看著,大姐也回來了,她一進客廳看了陳習凱一下,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買了一些東西,過來一起吃吧。”說完便走向餐桌,陳習凱點著頭回應著大姐。

在用餐的過程中,倆總是不發一語,終於陳習凱打破沈默,微笑著說:“大姐,你好漂亮喔!”公司有很多男同事都很喜歡你的說。”大姐依然不發一語的繼續用餐。陳習凱心想:你屌什麽屌?老是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樣,早晚讓你栽在我手上!心裏計劃著如何馴服這匹野馬。

想著想著,大姐已經用餐完畢起身走向房間去了。過沒多久,大姐帶著換洗衣物準備淋浴去了,這時候各位網友一定想著說陳習凱會去偷窺吧?跟大家說,陳習凱並 沒有,因為陳習凱有著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陳習凱要為以後的計劃出去買點道具,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大姐已經在浴室淋浴了,陳習凱大聲的向浴室喊道:“大姐,我出 去買個東西喔!”然後飛快的跑了出去。

翌日早上,大姐出門去上班了,陳習凱興奮地拿出昨天偷偷帶出去請鎖匠幫複制的鑰匙,大大方方的打開了大姐的房間,然後把昨天買的針孔攝影機偷偷的安裝上去。裝好之後陳習凱興奮地想走出房間時,意外的竟發現了在化裝台旁邊的內褲,陳習凱伸手去撿起來看了一下,難怪那天陳習凱在浴室找不到大姐換洗的內衣褲,原來她 都丟在房間啊,也許是怕讓陳習凱看到吧!

陳習凱一邊手淫,一邊將大姐的三角褲湊在鼻邊及雞巴上簔磨,幻想著大姐的陰唇貼著陳習凱雞巴在簔磨,由於太過興奮,沒有兩下陳習凱就把精子給射在大姐的三角 褲上。為了怕被發現,陳習凱把上面的精液給擦拭幹淨後再放回原地,然後陸續到浴室以及客廳安裝其餘的兩部針孔,準備的工作都差不多了,再來就是等著看好戲。

晚上七點,陳習凱洗完澡在客廳看著電視,大姐剛好回來,她連看陳習凱都不看的就進房間去了,簡直把陳習凱當作空氣。於是陳習凱馬上回到房間把監視系統打開,看 到大姐大姐正解開了胸罩,她那引人遐思的乳房,圓滾而堅挺,紅豆般大小的粉紅色乳頭像是再向陳習凱招手一般,看到這裏,陳習凱褲襠裏的小弟弟已經怒張跋扈的舉 起來了。

接下來大姐更脫下了她那最後的防線,大姐的陰毛非常稀疏,而且長得很有型,應該是有修飾過吧!大姐隨手把內褲往化妝台旁的地上一丟,套上一件寬大的T恤走出房門,天啊!大姐的T恤裏面什麽都沒有。大姐走出房門後直接往浴室進去,原來大姐為了怕內衣褲丟在浴室被陳習凱發現,在要進浴室之前就把內衣褲先脫下 來丟在房裏啊。

陳習凱在房間裏看著監視系統裏的大姐淋浴,越看越是興奮,真想馬上沖進浴室去上了大姐。洗完澡後大姐從浴室出來,這時候陳習凱早就在客廳等著大姐了,陳習凱 看大姐一走出來也不管她願不願意,就拉著她的手往客廳的椅子上坐,沒等她開口陳習凱就先說了:“大姐,一起來看片吧,這是我今天去租的,很好看的。”

陳習凱順 便倒了一杯飲料遞給大姐(想也知道這杯飲料已經被陳習凱動過手腳了):“大姐,喝杯飲料吧!”大姐一臉茫然的看著陳習凱,陳習凱怕大姐有所懷疑,所以便轉移她的 注意力,說:“大姐,我知道平時我在公司表現不是很好,但是希望大姐能多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做給大姐看的。”

大姐聽陳習凱這麽一說,喝了一口飲料,然後 一副正經八百的對陳習凱說:“在公司大姐也不想對你嚴苛,只是你是我弟弟,做得好是理所當然,做不好的話你叫大姐大姐的面子往哪擺?畢竟大姐是總經理,總不 能包庇你吧!讓你當上主任是因為你是我的弟弟,希望你真的能好好表現,不要丟了大姐的面子。”平時她根本不跟陳習凱說話的,這次一說教就說了半個多鍾頭。

陳 習凱頻頻點頭說:“是的,大姐,我一定不會讓你丟臉的。”這個時候,陳習凱又倒了第二杯飲料遞給大姐,陳習凱說:“大姐,我是找你一起來看片子的,別一直說教 吧,況且現在是在家裏。”大姐拿起飲料又喝了幾口,陳習凱說:“大姐,陪我一起看片吧,難得大姐有時間陪我,好嗎?”大姐還是一副很威嚴的說:“嗯,就陪你 看完這部片子吧,看完早點睡覺,明天還要上班。”陳習凱給予大姐一個微笑,然後把錄象帶放下去。

大姐可能已經忘了她還沒回房間去穿上內衣褲吧,其實陳習凱早就準備好了,在電視的旁邊有一面鏡子,鏡子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大姐最神秘的三角地帶。

大約過了半個鍾頭吧,大姐一直在變換著坐姿,陳習凱想應該是藥效開始發作了吧,大姐的腳一直再左右交換交叉,陳習凱看著大姐問道:“大姐,身體不舒服嗎?要我帶你去給醫生看嗎?”大姐還是一副威嚴的模樣說:“沒事的。”不過陳習凱看得出來她肯定很難過。

陳習凱看著鏡子裏面大姐的雙腳在變換交叉著,汗水濕透了大姐的T恤,隱約看到大姐的乳頭從衣服上面映了出來,陳習凱看也差不多了,就跟大姐說:“大姐,我 看如果你不舒服先去睡覺吧,我也困了,我們都先去睡吧,明天回來在看好嗎?”大姐簡單的回了一個字:“嗯。”陳習凱跟大姐道聲晚安後就回房間去了。

陳習凱一回房馬上打開監視器,看到大姐進入浴室急忙的拉起了T恤,坐在馬桶上,馬上傳來的是一陣尿液的沖擊聲,從畫面上看得出來大姐在享受那尿液從陰道 沖擊出來的快感。這時候大姐拿著衛生紙擦向她的陰戶,一下又一下的擦拭,好像擦拭不完的樣子,不,大姐是在享受衛生紙擦拭陰唇的快感。

大姐把衛生紙給丟了,左手撫摸起自己的胸部,右手手指則在她最神秘的地方撫摸著,陳習凱胸有成竹地看著監視系統裏的大姐,呵呵,女人終究是女人,剛才在陳習凱面前還一副威嚴的樣子,想不到現在卻一個人在浴室自慰了起來。

大姐由於藥效發作的關係,獨自在浴室享受著自慰所帶來的快感,而陳習凱盯著監視系統,也正準備著第二波的行動。陳習凱拿起了手機撥著大姐房間 的專機號碼,正在享受自慰快感的大姐突然被突如其來的聲響給拉回了現實,大姐的專機大多都是用來聯絡生意用的,所以再怎樣她一定會放棄現在的動作去接的。

大姐帶點興奮的餘韻跑回房間接起了:“喂!你好,我是陳文芸,請問哪位?”陳習凱把聲音壓低的說:“文芸嗎?”陳習凱從監視系統上看著大姐的一舉一動。

“嗯,我是文芸,你是……”“我是一個非常仰幕你的人。”大姐有點不耐煩的說了:“先生,如果有事的話請你快說好嗎?我想要休息了。”“先聽我說,你知道你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性幻想對象嗎?我常幻想著撫摸你白皙的肌膚,撫摸你……”還沒說完,大姐就掛斷了。

陳習凱再次撥了號碼,大姐又接起了,陳習凱說:“文芸,別掛我啊,我幻想著和你做愛的情景……”“你再打來的話我就報警了!”大姐再次掛斷。

陳習凱知道她不會把拿起來的,因為這電話是公事上重要的聯絡電話,陳習凱再撥打了進去,大姐不耐煩的接了起來說:“你到底想怎樣?”陳習凱不理會她,繼續的說著:“你知道嗎?我現在邊跟你說電話,邊揉搓著我的肉棒,那種感覺好舒服。我在想著你光著身子的模樣,一邊想一邊打手槍,很過癮的。”大姐沒再說話了,只見到她專注地拿著話筒默默不語。

“我幻想我正撫摸著你圓滾而堅挺的胸部,我的雙手貼上了你那豐滿又富有彈性的乳房,我小心翼翼地揉搓著、搓著、搓著……你那紅豆般的粉紅色乳頭已經挺立起來了,我的手指適中地捏玩著你那已經挺立起的淺粉紅乳頭,我時而小力、時而大力的捏著……”陳習凱隱約已經聽到大姐急促的呼吸聲

陳習凱邊說電話,邊注意 監視系統上大姐的一舉一動:“文芸,你是不是感到很興奮啊?”大姐並沒有回應,還是一樣拿著話筒默默不語,從監視系統上面,陳習凱看到大姐的雙腳一直再交互的簔磨(大姐平常自視甚高,很少跟男人交往的,性生活少的她,平時也只好靠著工作的忙碌來沖淡她對性的沖動)。

“你是不是有種想自慰的沖動啊?想的話就做吧,你旁邊應該沒人吧?大膽地去做吧。先輕輕地揉搓你自己的胸部,沒人會看見的,你可以幻想著我在愛撫你,被一個未曾謀面的陌生人撫摸著你的全身。”大姐雖然還是默默不語,但是從監視器上面陳習凱看到大姐已經開始有動作了,她左手拿著電話,右手已經下意識地撫摸 著自己的胸部。

見到機不可失,陳習凱當然繼續說著一些挑起大姐情欲的字語,只見大姐由撫摸漸漸轉為搓揉,而乳頭也已經興奮的挺立起來,大姐的手指正繞著乳頭 的周圍騷動著,還不時的去揉捏乳頭。

陳習凱靈機一動,又說了:“文芸,張開你的雙腳,我要撫摸你的陰唇,親吻你那美麗的陰唇。”大姐在下意識的驅使之下慢慢地張開了雙腿,陳習凱清楚的看到大姐大姐稀疏的陰毛下已經泛濫成災,濕了一大片。

“文芸,把三角褲脫了,我要親吻你美麗的陰唇。”(雖然我知道大姐沒穿內褲,但也是要假裝一下。)大姐還是一樣不發一語,盡管她已經興奮到如此程度。

“文芸,說話好嗎?我想聽你的聲音,聽著你的聲音,會讓我很興奮的。好嗎?”大姐終於打破沈默免強的擠出一個字:“嗯。”“你內褲脫下了嗎?”“脫了。”大姐簡單扼要的回了陳習凱這兩個字,真是太興奮了!

“那你慢慢地張開雙腿,讓我好好的愛你、親吻你。”

“嗯。”大姐還是簡單的回了一個字,不過這已經叫陳習凱興奮不已了。

此時大姐早已將電話設定成擴音模式,左手揉搓著胸部,右手則摸索著她神秘的三角地帶。陳習凱把監視器放大特寫出大姐的下體,大姐的陰戶非常的肥嫩,色澤淺粉帶紅的,大腿根處更是白皙,小小的陰唇上面沾滿了大姐的淫液,還反射出點點的微光,真是叫人興奮。

大姐的中指輕輕的撫摸著陰核上方,慢慢的畫著圓圈,速度也越來越快。

“文芸,你現在正在撫摸哪裏?”“下……下面。”“你的手指有進去嗎?”“沒……有……”“把手指放進去,幻想是我的手指在你的身體進出。”大姐聽完後,便慢慢把中指放在陰道口上簔磨,然後小心翼翼地插了進去,“啊……”在手指頭的第一節進入道陰道裏面,大姐下意識地發出了聲音。

“文芸,張開你的雙腿靠近話筒,然後再慢慢地抽插,我要聽聽你下面的聲音。”大姐左手拿起電話放到陰戶的前面,右手的中指繼續不斷地進入,此時美麗的陰戶湧出大量的淫液,包圍了整個陰戶,使整個陰戶變得模糊淫濕,大姐的中指也開始慢慢地抽插著,話筒傳來中指與陰唇插撞的淫靡聲:“啾……啾……”

大姐抽 插的動作越來越快也越來越大,更開始忘情地擺動她的豐臀配合著手指的抽插,連無名指也加入了戰局,兩根手指在陰戶理面進進出出的,“啾……啾……”但大姐 好像還不滿足似的用左手拇指把陰蒂的包皮翻開,中指的指腹搓揉著她最敏感的陰蒂,在規則的搓揉之下,陰蒂也漲大了。

大姐不停抽插著陰戶與搓揉著陰蒂,兩只手忙得不可開交,屁股也配合著手指的抽插晃動得越來越厲害,雖然都已經興奮成這樣了,但是大姐還是強忍著聲音。

“文芸,你是不是想要有個東西來填滿你的陰戶?”“嗯……”“你家裏有紅酒嗎?”(大姐一向有喝紅酒的習慣。)“嗯,有。”“你去拿一瓶紅酒來。”“嗯。”大姐停止了動作,把手指從陰道裏面拔了出來,“嗯……”手指離開那美麗陰戶的同時也牽出了絲絲的愛液。

大姐站了起來,走出房間往冰箱去拿了一瓶紅酒,快樂的泉源不斷地從陰道往大腿流了下來,還有些許的愛液滴落在地闆上面。

“我拿來了。”“把它打開。”陳習凱說道。

“嗯。打開了,再來呢?”“把瓶口往陰道裏面插進去。”“這……”大姐明顯有些許的不願意。

“快插進去,會很快樂的,真的,慢慢把她放進去。快!”陳習凱催促著說。

“嗯。”大姐飲了幾口紅酒,然後把瓶口往自己的陰戶慢慢地簔磨著,冰涼的紅酒瓶碰著了那美麗的陰道口,淺粉紅的陰唇顫抖著,好像既期待又害怕的樣子。

瓶口慢慢的沒入了美麗的陰道口裏,“嗯……”大姐顫抖地發出了興奮的聲音。

“插進去了嗎?”“插進去了。”“有什麽感覺?”“很冰……很……涼……”“現在你慢慢的抽插,幻想著我的肉棒在你的肉穴中翻攪。”大姐兩手拿著酒瓶 慢慢地做起了活塞運動,動作由淺至深、由慢至快,“嗯……呀……”大姐終於忍不住地發出了歡愉的聲音。大姐開始下意識地扭動起她的臀部,嘴裏還不住的發出 歡愉哼聲,陰戶裏也開始大量地分泌出濃濃的淫液。

“舒服嗎?”“嗯……舒服……”“你陰戶裏面有什麽感覺呢?”“縮得好緊……好……舒服……”“喜歡這樣的感覺嗎?”“喜……歡……嗯……啊……” “那我以後每天都打給你好嗎?”“嗯……好……好……”大姐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酒瓶的抽插也越來越快了,陳習凱感覺出大姐即將要高潮了。大姐開始瘋狂地扭 動著肥臀,白嫩的屁股不停地加速擺動著,“啊……嗯……啊……”大姐終於開始忘情地呻吟起來。

“要高潮了嗎?”“嗯……是……的……啊……”“那就讓她出來吧!”“嗯……啊……舒服……好舒服……”大姐放縱地呻吟著,也加快了酒瓶的抽插動作,肥臀更是快速地挺向酒瓶,配合著酒瓶的抽插擺動著。

“啊……受不了了……我想要……出來了……嗯……好爽……好爽啊……我不行……了……”大姐瘋狂地擺動著腰肢,頭左右的往兩邊甩動,酒瓶與陰唇插撞的聲響也越來越大,“啾……啾……啾……”大姐已經邊臨瘋狂了。

陳習凱感覺手裏的肉棒也蓄勢待發了,於是加速揉動著自己的肉棒,想跟大姐一起攀上高潮,“說,說你要我,說你要我插你。快!說你要我的肉棒,說!”陳習凱以命令的口吻說著。

“嗯……我要你……給我……把你的肉棒給我……我要你插我……啊……快插我……快……求你……我要洩了……啊……嗯……我要飛了……快……啊不行 了……嗯……啊……”大姐瘋狂似的呻吟著,突然整個人弓起了腰,頭往後一仰,“啊……嗯……出來了……”一聲的喊叫,雙腳間美麗的陰唇中噴灑出一道黃金色 的液體,“噗滋……噗……滋噗……”金黃色的液體由陰唇與瓶口邊往四周噴灑而出,有如水舞般的奇景持續的在噴灑著,隨著大姐尿液的噴灑,陳習凱也一股作氣的將精子噴灑而出。

“嗯……啊……”呻吟聲由強轉弱,酒瓶還插在那美麗的陰道裏,尿液持續地噴灑了將近三十秒之久也停止了。平靜之後傳來的是大姐的喘息聲,粉淺色的陰唇 還在微微顫抖著持續興奮中,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在呼吸著,在兩片陰唇的細縫中清楚的看到緩緩流出的淫液與尿液,浸濕了整片地闆,地闆上整灘的淫液與尿液, 摻雜的淫靡味道環繞著整個房間。(陳習凱當然是聞不到,這只是假想。

)此時的大姐還閉著雙眼在享受那高潮後所帶來的餘韻,想不到如此高貴且高傲的大姐也有這 麽淫蕩的一面,根本無法想象她在公司那副威嚴的模樣與剛剛那副淫蕩的畫面,真叫人無法串連。陳習凱讓大姐安靜的享受那高潮後的餘韻,看著她臉上還帶著滿足的 微笑呢!

大約過了十五分鍾後,陳習凱說話了:“舒服嗎?”

在餘韻當中蘇醒過來的大姐拿起了話筒,虛脫的回應道:“嗯,很舒服。”“

明天早上我會再打給你,我有東西要送給你。”

大姐輕聲的回答:“嗯,好的。”

“早點睡吧,早上等我電話。”話說完陳習凱就把電話掛了。

大姐恍恍惚惚的掛了電話,也沒有起來洗澡就昏昏睡著了。

翌日早上,陳習凱虛脫的爬了起來,整晚反複看著大姐昨晚的淫蕩錄畫,都不知道自己打了幾槍了,沒辦法,大姐實在是太美了,昨天大姐高潮失禁的畫面到現在還一直深映在陳習凱腦海裏面。

此時陳習凱望向監視器,看到大姐慵懶的拿著盥洗用具走向了浴室去做淋浴,趁著她洗澡的時候,陳習凱偷偷的跑到她的房間去。

房間門一開,一陣淫靡的腥味沖鼻而來,想必是昨天大姐的尿液與淫液摻雜的味道,看著大姐淩亂的房間與淫靡的腥臭味,內心裏又鼓起了一陣莫名的沖動,陳習凱彎下腰拿起了昨晚與大姐親密過的紅酒瓶,不自主的把鼻子靠上酒瓶去,一陣腥香的味道撲鼻而來,陳習凱伸出舌頭舔著瓶口,然後仰起酒瓶,把摻雜著尿液與淫液的紅酒一飲而盡,那味道真是說不出的 甜美,尤其是摻雜著如此美女淫液的紅酒。為了怕被大姐發現,陳習凱把紅酒瓶放回原地,小心翼翼的帶上門把,走回房間去準備進行下一步計劃。

沒多久大姐洗完澡後從浴室回到了房間,開始整理頭髮與服裝。大約過了半個鍾頭,大姐也已經把服裝儀容整理好了,看著美麗高貴的大姐又恢複了一副威嚴的樣子,陳習凱心裏又萌起了想整她的慾望。

大姐把要帶的東西都準備好後卻遲遲沒有出門,而且坐在床上好像再等待什麽似的。呵呵,沒錯,大姐一定是在等待著陳習凱的電話,陳習凱拿起了電話,撥著大姐的專機號碼。

大姐匆忙的拿起了電話應聲道:“喂,你好,我是文芸,請問哪位?”陳習凱一樣以昨晚那低沈的聲音回應大姐:“早安,親愛的。”大姐並沒有掛陳習凱電話,而且帶點甜蜜的回了陳習凱一句:“你也早安。”此時陳習凱心中無比的興奮,可見她多渴望接到陳習凱的電話。

“還不知道要怎麽稱呼你?”大姐在詢問陳習凱的名字,呵呵,她已經慢慢上鈎了。

“你暫時先稱呼我哥哥吧,或叫我親愛的也可以。時候到了,我自然會告訴你的。”大姐些許失望的又詢問道:“我認識你嗎?又或者你是我公司的職員?”

“我是你公司的職員,但是你不會記得我這微不足到的小職員的。”陳習凱回答道。

大姐有著些許著急的又追問道:“你是負責哪個部門的?”

“親愛的,這不是重點,我說過,時候到了你自然會明白。”陳習凱以溫柔的聲音說著,“昨晚還快樂吧?”陳習凱問道。

大姐羞澀的回答道:“嗯。”

“今天還想要嗎?”陳習凱追問道,大姐默默不語,沒有回答。

“對了,昨晚說要送你禮物的,你到你家的門口外面,地上有個包裹,你把它拿進來,那是給你的。”“嗯,你等等。”大姐回答道。

很快的大姐拿了包裹回來,再度拿起話筒說道:“嗯,我拿進來了。”“把包裹打開,看看喜不喜歡?”大姐把包裹打了開來,“這……”大姐面有難色的看著東西。

“這是給你的驚喜,裏面有一支電動按摩棒跟跳跳蛋,還附帶一個耳機。你先把耳機戴上,那只耳機能夠直接與我對話,然後把那只跳跳蛋放進你的私處裏面, 完成後你就可以去上班了。”大姐一聽到這裏,整個人傻了起來。過了幾秒鍾,大姐大聲說道:“你這個變態,我才不會陪你玩這種遊戲!”她“喀”的一聲把電話 給掛掉了。

陳習凱著急得不知所措,想不到會弄巧成拙,正在焦急的時候,陳習凱發現到監視器裏的動作,大姐雖然生氣的把電話掛了,但不知何時她已經把耳機給裝上了,而且又拿起了跳蛋,兩只眼睛直看著跳蛋,好像是在猶豫該不該放進去吧,此時的陳習凱,心中又燃起了些許希望的燈火。

過了大約十分鍾,大姐看看手表(應該是在留意時間,因為今天公司要開早會,可能深怕時間來不急吧),突然大姐拉起了那包裹著她高翹豐臀的迷你裙,然後 一手把內褲掰開,慢慢的將跳跳蛋擠進陰道裏面,“嗯……”大姐呻吟了一聲,可能是跳跳蛋進去的時候帶給她些許的快感吧!(因為大姐已經裝上了耳機,所以陳 習凱會聽見她的聲音。)

大姐把內褲覆蓋回去後,拉下的短裙,匆忙的拿起公文包就走出房門往公司去了。哇,真是太爽了!想不到她嘴裏說變態,結果不也是戴了上去!陳習凱也要趕快出門了,再不出門就趕不上公司的早會了。

陳習凱匆忙的跑進了會議室(這下糟糕了,要不是遇上臨檢,陳習凱也不會耽擱了時間,等等可有一頓難堪了),一進會議室,所有同事的目光的投向了陳習凱,然而白闆前站著一個身穿白色連身超短迷你裙的美女,可是這時候的她可不美,而且很可怕(她就是陳習凱大姐)。

陳習凱連忙點頭問早:“總經理早。”大姐冷眼看著陳習凱,然後厲聲說道:“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然到你不知道今天要開早會嗎?”陳習凱低著頭連忙道不是,因為陳習凱知道大姐的個性,解釋得再多都是沒用的。

“公司所有的同仁都在等著你一個人開會,你倒很了不起啊!你這個主任我看你是不想當了吧?”說完大姐便轉身向財務部的吳經理說道:“吳經理,紀錄一下,陳主任這個月的全勤全部給她扣除下來。”(哇靠,不會吧?只不過遲到了七分多鍾,就把陳習凱整個月的全勤給扣掉啊。)“陳主任,希望你能記取這次教訓,以後再有會議的話,請你早些到達。”大姐用那快要殺死人的眼光對著陳習凱說著。

“是的,總經理。”陳習凱回答道。(屌啊,你在屌啊,我倒看你能夠屌多久!

你越潑辣我就越喜歡,呵呵呵!)陳習凱小跑步的走向講台前側的座位去(這個位置能很清楚的看到大姐,因為陳習凱是會議記錄,所以這個位置都是陳習凱在坐的, 也因為陳習凱是會議記錄,所以大家都等著陳習凱才能開會),陳習凱坐下以後,大姐也開始了會議,述說著上個月的業績檢討與這個月的業績方針。

這時候陳習凱小心翼翼的把手伸進了口袋,然後開擧了耳機,擧動了跳跳蛋的遙控器,“啊……”大姐腳軟了一下差點跌倒,嘴裏發出了微弱的聲音。(因為耳機的關係,陳習凱能夠很清楚的聽到大姐的聲音,當然也包括她的呼吸聲。)

跳跳蛋開始在大姐的陰道裏面跳動著,我一個人無聊的只能瀏覽黃色網站,這個成就了我以後的快樂生活,我想我說了大家也不會相信,當時連我自己也不相信,我瀏覽之後讓我無法自拔,裏面的太多經驗可以讓我學習,讓我在無聊的工作中有許多的快樂,現在把它介紹給大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注意的話,還能夠聽到從陰道裏面傳出來的“嗡嗡”聲。大姐開始有點不自在了,但是她不愧是女強人,還是裝著若無其事地講述著會議內容。陳習凱當然不可能讓她好過了,敢扣陳習凱全勤,看陳習凱怎麽整你!陳習凱把跳 跳蛋的強度再增強了一級,只見大姐強忍著跳蛋所帶來的歡愉,繼續地開著會議。

想不到大姐這麽能忍啊,好吧,就再增強一級!陳習凱把按鈕一按,大姐的腳突然緊張的夾了起來,大姐東張西望的,應該是在找陳習凱吧,不過她不可能會知道玩弄她的竟然會是陳習凱。呵呵,緊張吧?你越緊張我就越興奮。

大姐還是一樣強忍著跳蛋的襲擊,講述著會議內容,陳習凱就這樣以三級的強震讓大姐開了大半個鍾頭的會。會議中大姐的雙腳不斷地夾緊,不斷地交叉簔磨。

也許別人沒有注意到吧,因為大姐是站在講台的後面,以別人的角度只能看到大姐大姐的上半身,而陳習凱是坐在講台的前側,所以能夠看得一清二楚,最離譜的 是大姐的淫液已經從大腿內側流到小腿下來了。陳習凱看到大姐的腳在顫抖,呼吸也越來越急促,連述說會議內容都會有些許的顫抖,她的秘書曾多次要她下去休息

但是身為女強人的她怎麽可能會臨陣退縮呢?又過了約十五分鍾,大姐現在依然在述說著會議上的內容,不同的是,現在大姐是把身子整個靠在講台上支撐著。她還真能忍,一樣裝著若無其事,但是下半身卻騙不了人的,從大腿內側流下的淫液已經在地闆上濕了一整灘。

陳習凱發覺大姐藉由述說會議的動作在講台後面前後移動,兩只腳一直不停地交錯,陳習凱很專注地看著大姐的大腿處,發現大姐的大腿正抽搐得非常厲害,而且兩腳停下來時還抖個不停,淫液也開始更大量地從大腿深處流了下來。

依陳習凱看大姐應該是快要高潮了,只是她都一直強忍著不讓自己洩出來。如果她在講台上面高潮的話,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畫面?一想到這裏陳習凱就更加的興奮。

陳習凱把手身進了口袋,再次的按下按鈕,把跳蛋調整到四級的強度,突然大姐的說話停止了,而且兩腳夾得緊緊的,下半身整個顫抖得非常厲害,大姐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照理說她應該要高潮了,怎麽還能忍住啊?

大姐大概強忍了一分鍾之久,再次開始會議。陳習凱可真服了她了,不過以她高傲的個性,她怎麽可能會在這麽多人前面洩身呢?不過就算她忍功一流,也敵不過 陳習凱跳蛋的襲擊,此時陳習凱腦海閃過了一個念頭,陳習凱用耳機低沈的輕聲說著:“想在大家面前高潮嗎?”大姐突然整個人緊張了起來,小聲的回了陳習凱:“不,不 要。”“真的不要嗎?在那麽多人面前高潮的話會很興奮的喔!”陳習凱再調整更強一下。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了,這裏人那麽多,不要好嗎?”大姐輕聲回答陳習凱後,又開始述著說會議內容,可能是深怕別人注意到吧!

“要我答應你可以,把你的內褲褪到膝蓋上,我給你五秒鍾考慮,五秒後你沒褪下內褲,我就讓你在大家面前高潮。”大姐雖然百般不願,但也只有照辦。

現在 會議剛好進行到各幹部的報告與檢討,所以大姐她不用說話,只要站在講台上面聽取報告,大姐用右手慢慢地把內褲褪到膝蓋上面,此時陳習凱看到大姐稀疏的陰毛下 一遍模糊。內褲不脫還好,一脫下來陳習凱看到跳蛋因為淫液直流的關係,從大姐的兩片陰唇中間溜出了三分之一

大姐發覺到深怕跳蛋落下,本能反應地屁股一夾, 又把跳蛋吸了進去;但是不一會,跳蛋就又從那美麗的陰唇中吐出了些許,就這樣,一直反複著,又吞又吐、又吞又吐的……陰道的淫液已經由流下來便成滴下來 了,陳習凱隱約能聽到淫液滴下的聲音“滴答滴答”地作響。

大姐一雙大腿開始嚴重地發生痙攣,全身一直在顫抖著,“停……止……好嗎?”大姐顫抖而小聲的說著。

“要洩了是嗎?那就讓它洩啊!”話一說完,陳習凱馬上把跳蛋的強度增加到五級,“啊……”大姐突然把頭往後仰起,大叫一聲就跌坐在地上。
評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