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巧兒

大嫂巧兒
夜裏,在新界一間石屋內,陸勝超心煩意亂、心情激動、心驚肉跳地喝著酒。 二十六歲的李巧兒早已喝醉,像個「大」字熟睡床上了。在她那豔如桃李的臉上 仍有淚痕。

漆黑的秀髮散亂地遮住半邊面,倍感神秘而迷人。她的丈夫一個月前因交通 意外死了,巧兒傷心過度,經常借酒消愁。她的胸脯像兩座巍然隆起的山丘,巨 大、堅實,無懈可擊,她正均勻地起伏。他的心跳正隨她迷人胸脯的起伏而加速 跳動,那神秘的三角地帶又是另一個突起的小山丘。細看之下,三座山丘都像似 在呼吸,像充滿生命力似的。

陸勝超帶著醉意在床邊坐下,顫抖著兩手慢慢將巧兒透明睡衣的衣鈕解開。 四粒鈕解了,將睡衣左右分開,一對雪白的大奶子彈跳出來了,豪乳的起伏似乎 更大了、速度也更快了。

當他的手按在乳房上時,那熱力、柔軟、彈性和起伏的感覺,使他不受控制, 迅速脫去了自己和她的褲子,他急切地壓到巧兒身上,粗硬的陽具一下便完全插 入她的陰道裏面,並且興奮地橫衝直撞。

巧兒在他進入體內的一刹那,突然全身震動了一下、小嘴低叫了一聲,使他 嚇了一大跳!她張開了眼,使他極恐懼說:「阿嫂,你原諒我,我喝了酒,我一 時衝動,我不是人!」

他正想抽出陰莖起來,想不到巧兒兩手卻按壓在他的屁股上,使他脫不了身。 更使他驚異的,是她迷人的眼睛亮得發光,正燃燒著不可抗拒的欲火!她那神秘 而潮濕的小嘴張開了,熱烈而渴望地淫笑著,使他也情不自禁吻向她的嘴。

她熱烈回應,發出不明意義的叫喊!在陽具的挺進中,他上半身緊壓在她的 一對大白奶子上,推磨得他全身發滾。

為了不致早洩,他上半身暫時離開,兩手和她兩支大豪乳親密地談情說愛。 但巧兒已越來越興奮,她大叫大笑起來,腰腹和屁股劇烈起伏著,一對大肉球因 騷動而滑脫他的手。他兩手掀住大力握住不放,而她的腰向上挺起時,他也向下 力壓。

她淫笑了,大叫道:「啊!舒服死了!」

就在這時,陸勝超也向巧兒射精的陰道裏射精了。但是,她氣喘不息緊抱著 他低語道:「傑哥,我愛你!」

陸勝超的心冷了一半。傑哥正是他的好朋友,意外死去的巧兒亡夫。他嚇得 縮開了手。剛才巧兒確在夢中說話,但他並未和她性交,祗是一種幻想。不過, 他已解開了她的衣鈕、手指輕揉她的乳蒂,粉紅的乳蒂變粗變硬,她同時似乎深 呼吸一下,豪乳大幅起伏,他正興奮地想壓在巧兒身上,她就說夢話?恕?br > 當他將縮了的手按壓在巧兒巨大的乳房上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出現了。

「超哥、我托你照顧巧兒,你竟想佔有她嗎?」那是已死去了的陳英傑的聲 音,它恐怖而淒涼!他彷佛正站在對面、憂愁地看著他,嚇得他硬了的陽具也馬 上軟了。再看時,他已不見了。陸勝超馬上替巧兒扣回衣鈕,他沖入廁所、用冷 水淋頭。

好朋友車禍重傷入院,臨死前一手捉住他、另一手捉住巧兒,要他好好照顧 她,不可讓人欺負她。他和巧兒都流淚了,為了免使巧兒受人白眼,他將她從大 嫂處接來他家裏住。但為甚麼竟對她想入非非呢?難道他想乘人之危嗎?這是真 男人的壞處,恃強淩弱,所以不斷有強姦案的發生。但這不是大丈夫所為。何況 是朋友妻,實在太可恥了!

為了證明他不是乘人之危,也表示對她絕無不軌企固,陸勝超有一晚帶了做 導遊的女朋友周素姍回家,但卻告訴素姍,巧兒是他的堂妹。他向巧兒宣佈,不 久將和素姍結婚,然後拖素姍入房,關上門。

他急不及待赤膊上身,急切地脫去她的毛衣、胸圍。擁吻她,撫摸她一對不 大不小卻異常堅實的乳房。

李巧兒忽然敲門,說有電話找他。他出去一聽,卻是收了線。他馬上回房, 剝光了素姍,自己也祗餘一條短褲,便將她壓在床上,亂吻她,大力捏著她堅實 的乳房。

素姍頭髮散亂,眼露淫光,小嘴卻笑道:「不要啦!這麼心急!」

忽然又傳來敲門聲,說有電話找他。陸勝超穿短褲外出,李巧兒站在門邊, 他匆匆而出,和她緊貼而過,硬了的陽具擦著巧兒的下身,赤膊的胸膛也磨擦了 她兩支豪乳一下,他感覺她的豪乳充滿熱力和彈性。巧兒像觸電似的一下子就彈 開了,俏臉也紅了起來。兩支慌張的大奶子搖動不已。但他並沒注意到,去聽了 電話,奇怪地問她:「沒有聲音呀!怎麼又收了線?」

巧兒生氣說:「我怎麼知道?」說完,一屁股坐下,像惱了成村人。

陸勝超入房,脫下褲子,壓在全身酥軟了的素姍身上,大力插入她陰道內。 她低叫一聲,臉上笑了,兩手在他身上亂摸,閉上眼忍受著他的狂吻。她全身左 搖右擺如蛇般騷動。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像故意向房外的李巧兒示威似的。

「嘩,好勁呀!哈哈!我要你再大力一點!」

他越插越起勁,但仰躺的素姍、忽然變了巧兒、使他大吃一驚!停了下來。

「你沒事吧!」素姍奇怪地問。

他搖頭,繼續進攻時,素姍又變成巧兒了。彷佛是巧兒淫笑著向他搖動著一 對大奶子道:「快來玩我吧!」

於是他大力抽插,力握這巧兒的一對大豪乳,狂吻她的小嘴。他終於射精了。

一陣敲門聲使他驚醒過來,握著的一對大豪乳馬上收縮了了,好像小了三分 之一。

那不是巧兒的乳房,她正在外面敲門。

他生氣而急遼喘息地問:「甚麼事呀?」

「有電話,你聽不聽?」

「真掃興!」他摸著素姍妍一對結實的乳房,腦子裏若有所失。忽然大力握 下去,用盡了吃奶之力。痛得素姍殺豬般慘叫,但她以為他是興奮過度,也沒怪 他。

素姍臨走前說他的堂妹有點變態,幾次搔擾他們,應看心理醫生。

自從周素姍在房中和陸勝做愛之後,李巧兒對阿超冷淡不少,又好像在生誰 的氣似的。但是,她的表現卻越來越大膽。例如穿透明睡衣不穿內衣,搖動一對 大奶在屋內走來走去,洗澡時門祗是虛掩,換衣服也不關門等。陸勝超想說她又 不好意思。

有一天晚上,巧兒洗完澡,不穿衣服,祗圍著一條毛巾走入他房中。他正躺 在床上吸姻,吃了一驚!突然她的毛巾跌於地上,一絲不掛站在他面前。她故作 驚慌,轉身就走,兩支大白奶氣急敗壞地狂拋著。

他閉上眼睛,突然覺悟,自己一耀而起撲上前,自後抱住巧兒,兩手大力地 摸捏著巧兒豪乳和她的下體。她低叫著,恐懼地全身如蛇般擺動,用顫抖卻充滿 神秘刺激的聲音說道:「不要啦!放開我,哦!好舒服!」

她的聲音越來越低,掙紮的動作也逐漸慢下來。

陸勝超將巧兒向下按,使她向前彎腰、兩手撐著地,她的一對大白奶便倒掛 著,脹得要爆炸似的。

巧兒脹紅了臉、生氣地搖動著身體說:「你怎可以這樣對我?」

但因她搖動著身體、兩支大豪乳便左搖右擺,互相拍打,使他的一對手忙了 個不亦樂乎,他又摸又壓又捏又握,急不及待地剝了自己的褲子,粗硬的大陽具 自後面斜著向上插入她的陰道內、興奮達到頂點。

巧兒在被插時,瘋狂擺動身體,好像在反抗掙紮。細看卻不似。因為祗要她 擺動的幅度大一點!陰莖就會脫離她的陰道。她祗是在加深彼此性器官的磨擦、 又給人以抗拒的感覺而已,想來她必期待已久了。果然,她很快達到高潮了,身 體發軟道:「啊!不要了,你不可以這樣做啦!」

但高潮又使她狂叫起來了,她呻道:「噢,救命,我好辛苦了!」

而他也兩手大力壓著一對粉紅色的肉彈,子嗅著她的發香,口?侵尼 峋保?br> 著巧兒的陰道發洩了。

「你、為甚麼這樣看我呀!」李巧兒慌忙拾起地上的毛巾,圍在身上,羞紅 了臉。

但此刻,坐在床上的陸勝超,巳因幻想著和巧兒的性交而發洩了。當她退出 房中時,他又產生了內疚和犯罪感,莫非他真的有點變態,喜歡和一些有夫之婦 做愛嗎?但巧兒的丈夫已死了。不過她仍是一個婦人、一個成熟的婦人。

為了不使自己再有侵犯巧兒的心,陸勝超去引誘鄰居英姑。英姑三十歲,和 丈夫離了婚,有一個幾歲大兒子。她相貌端莊,似乎目不邪視。但在他金錢上的 接濟下和殷勤幫助下,英姑已和他有說有笑,晚上常請他去閒談了。有一天晚上, 他又藉故去英姑家中,替他修理好廁所門。當他想離去時,見她的兒子已熟睡, 而她若有所失,便不走。

英姑身穿睡衣,一本正經,卻和平時不同,塗了口紅又灑了香水。更意外的, 是她睡衣內的胸圍不見了,三重保險的內衣也忘記穿在身上。兩支奶兒在睡衣內 不守本份,搖來搖去,發出誘人的肉香!他凝視著她,英姑仍一本正經。

突然,他擁吻英姑,使她大驚失色,掙紮著。他抱她入房,放在床上,自已 在脫衣服。英姑卻卸像被點了穴不能動,祗流露出恐懼。也許她正回味他的熱吻, 或者故意給他時間吧!果然,他脫光自巳時,英姑就作勢耍起來,卻被他一下剝 下了褲子、壓了上去,一下便佔有了她。

「你想幹甚麼?我會叫的,放開我!」她叫的聲音極低、而且充滿磁性。當 他解她的衣鈕時,英姑極端恐懼,脹滿的乳房卻如觸電般震動,連腳也抖動著, 她的鈕兒已解開,一對雪白大奶呈現了。握下去,顯然沒有他女友周素姍那般結 實,也沒有巧兒的彈性,即也自有她的風味,軟硬適中。

當英姑想叫時,他狂吻她的嘴。好一會,端莊的英姑徹底解放了,她喘息也 呻吟起來,流露出罕有的淫態。這時他吸吮著她的乳房,她呻吟著,卻也叫道: 「我要告你!

你是衰人!」

但她的陰道和屁股,卸一上一下顫抖震動著,陸勝超在英姑屁股一下又一下 的抖動中發洩了,他感到份外刺激。而英姑也閉上眼,抱緊他不放。

當他張開眼時,看見李巧兒站在床前憂怨地看著他,並且飲泣地說:「你不 理我了嗎?」他大吃一驚。正想起來,她卻不見了。

事後他想了又想,和英姑的做愛無疑充滿快感和刺激,但卻像去召妓一樣, 很快就淡忘了。但巧兒邦無時無刻出現在他的夢中和幻覺襄,揮之不去。為甚麼? 顯然,他不是迷上有夫之婦或失婚婦人。那麼巧兒,難道他對巧兒是因憐生愛嗎?」

他垂頭喪氣返回家中,巧兒竟在沙發上熟睡了。顯然,她在等他回來。是掛 念他,還是缺乏安全感呢?正想叫醒她時,卻看見她穿了透明的性感睡袍,腰帶 解開了,有一邊的睡袍也揭開,路出一支又白又大高聳而雪白的豪乳來。而且還 可以看見她雪白的大腿,和鮮紅的內褲!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想和她做愛,甚至 不惜強姦她的!她為甚麼這樣做?他努力克制,叫醒了她。

巧兒急忙縛好腰帶,有少許驚恐,也有少許高興,她甜蜜地問:「你……」

「不是我。我剛入來,沒動過你!」

而她也好像忘記了,說是等他回來。然後她憂怨地入房睡,神情和他在與英 姑做愛時出現她的倩影一模一樣,使他不勝驚異。

兩三天後的晚上,陸勝超聽見巧兒在房中傳來尖叫聲,馬上沖入去,看見一 條毒蛇在她身旁。他大吃一驚,叫她不要動。但她腳軟跌在地上了。毒蛇作勢攻 擊,情形十分危急,他不知那來的勇氣,捉住蛇尾大力拋出窗外。巧兒起來,伏 在他懷中哭了。

好一會她才說:「太危險了,你為甚麼去捉它?隨時會被咬死的!」

「為了你,我甚麼也不怕!」

這句話沖口而出,巧兒驚異地凝視他,眼神中充滿感動、敬佩和惹人憐愛之 情,逐漸燃燒起欲火來。他大吃一騖,想推開她,卻被她抱得更緊了。她的一對 豪乳,大力地壓在他身上,劇烈的心跳好像在急不及待說:「快來玩我吧,我等 得不耐煩了!你不是喜歡我嗎?偽君子!」

她那飽脹的下體,因屁股的擺動而強力磨擦他硬了的陽具!她的眼噴出烈火, 小嘴張開,顫動著,她全身都在震動了。當巧兒主動吻他時,情況便一發不可收 拾。兩人像野獸一樣,快速地剝光了對方的衣服。然後她舒服地仰躺在床上如 「大」字。他的陽具一下便滑入她的陰道內。

「我已等你很久了!」巧兒淫笑道。

「巧兒,我喜歡你!」他緊張而喘息地說。

他大力抽插了三、四十下,巧兒全身大汗嬌喘著、呻吟著,兩支大白奶風高 浪急地拋動,陰道一下接一下強烈地收縮,緊夾他的陽具。在收縮之中同時抖動 著,有著快速的節奏!她浪笑著說道:「超哥,我舒服得要死了!」

於是他放慢了進攻,她卻氣喘地說:「超哥,快,大力插我吧!我舒服死了!」

於是,他再大力挺進,巧兒全身騷動,全身的汗水混合著他的汗水。兩人互 吻對方的身體, 中,全身劇烈抽搐著,豆大的汗珠自額上流下、似臨死前 的掙紮!她的臉色蒼白如紙,神情十分痛苦!她手和腳的抽搐使她不能活動了。 但身體卻抖動著,陸勝超也抽筋了,似乎會力竭而死。他的呼吸也幾乎窒息了!

他心裏在想:「難道我們會在欲仙欲死中死去嗎?」

終於,他向巧兒射精了!他的痛苦也逐漸減少,代之以極度的快樂!

巧兒卻一動也不動,他叫了她幾聲,都亳無反應,便用力握捏她的豪乳。

「啊!好舒服哦!」巧兒低叫,兩手在他背上輕摸。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