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河情【亂倫】(01~03)

  (01)       

  湘河鎮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鎮子,鎮子裡的人也都是淳樸善良的。

  鎮子西邊的湘河是鎮子名字的起源。鎮子裡的人大部分靠著背後的金礦生活,
90%以上的老爺們都在礦上打工,剩下的都是老弱婦孺在家忙活生計。

  李思雅站在門口,往山上的方向看了兩眼,沒什麼人,便轉身回家,將門從
裡面反鎖起來。這是湘河鎮的規矩,男人不在家,婦孺都要保護好自己。將身上
的圍裙接下來,李思雅慢慢的坐在桌子邊上,看著滿桌的飯菜實在是吃不下去。

  李思雅今年已經36歲了,男人趙亮是礦上的工頭,算是這附近比較有日子
過的人家。隨著日子的增長,趙亮已經有兩個月沒回家了。

    兒子趙梓桐今年18歲,在縣裡念高三,成績優秀,是李思雅一家人的驕傲。

    但是隨著高考的臨近,兒子也有兩月沒回家了。家裡就剩下李思雅一個人,
難免孤獨寂寞。草草扒了兩口飯,將飯桌勉強收拾了一下,換了件衣服。換了件
衣服就打算出門找自己的好姐妹潘婷聊聊天,這是鎮上唯一跟李思雅聊得來的人。

  從家裡走到潘婷家,不過是5分鐘的路程。路上李思雅還在想今天是不是再
找兩個人來打麻將,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到了潘婷家,門沒有反鎖,輕輕地推開,看見院子裡的桌上飯菜已經動過,
沒有收拾。「這個懶豬,碗筷都不收就跑哪裡去了?」李思雅小聲的嘀咕著,準
備叫潘婷。

  突然,聽見一陣陣的斷斷續續的呻吟聲。這聲音很熟悉,就是潘婷。但是轉
念一想,不對啊,她老公也跟趙亮一起在礦上啊。

    好奇心一點點隨著呻吟聲的增大在李思雅的心中長大,聽著聲音,她躡手躡
腳的走過去,靠近門邊上豎直了耳朵,仔細的聽著房間裡面的動靜。

  「媽,你怎麼不接著叫了?啊?是兒子的雞巴沒有爸爸的大嗎?」一個年輕
的聲音說道。

  「叫什麼叫,怎麼跟你爸一個德行,操著老娘的逼,還要聽那些淫亂的話,
我說你們爺倆是不是變態啊?」成熟且嫵媚的聲音回答道。

  才聽了兩句,李思雅的心裡就開始顫抖,這是潘婷和她兒子劉川的聲音,因
為兩家平時關係不錯,所以彼此比較熟悉。他們是母子啊,怎麼可以這樣呢?平
日裡雖然兩母子關係挺好,也不會想到會這樣啊。

  「媽,你轉過來嘛,我想從後面日你的逼。」劉川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哦,好的,這次你可不能半途而廢啊。」潘婷說著。

  透過門縫,裡面的情景一目了然,只見潘婷從沙發上爬起來,身上黑色的蕾
絲胸罩只有一邊的肩帶掛在肩膀上,下身不著片縷,黑色的陰毛上還有亮晶晶的
水漬。

    潘婷雙手撐在沙發上,將肥厚的屁股高高的撅起,整個人就像一隻發情的母
狗。劉川站在她後面屁股也是對著門這邊,由於李思雅站的角度問題,剛好在他
們的側面。

    這時候看見劉川胯下聽著一根黑粗的大雞吧,將乒乓球大小的龜頭頂在潘婷
的陰戶上慢慢的摩擦著,一縷水晶晶的淫水從中間掉下來,橡根蛛絲一般,閃耀
著淫亂的光澤。

  「進來啊?你這個混小子,你就在老娘的逼門口擦過來擦過去的,還不趕緊
操進來。」潘婷頭頂在沙發上,喘著著粗氣說。

  「哈哈哈哈哈哈……第一次操的時候還不讓操,這時候求著我操……你說說,
你長這麼風騷,不讓我操。想留著給誰?我爸早就不行了……上次你們兩做愛的
時候,其實我就在你們衣櫃裡,我看見我爸的小雞吧,才有我一半大,了兩分鐘
就射了,你在床上用假雞巴滋味的時候我就想出來操你了……」

  潘婷低著頭不說話,像是享受著大雞吧在陰唇摩擦的快感,不時地發出一聲
聲淫靡的呻吟聲。

  見潘婷沒有回應,劉川似乎很不滿。用手伸到前面抓住了潘婷兩顆碩大的奶
子,並用力將自己的大雞吧狠狠地操進了這個生自己的逼裡。

  「啊……慢點……慢點……你個混小子,我又不是會跑……啊……啊……」

  「媽媽,其實我是很喜歡操你的逼的,也想給你性福的,我做到了,你舒服
嗎?」

    「要操就趕緊的,老娘當年把你生下來,不是為了讓你今天有機會來日我的
逼得。你趕緊操完了,待會你李姨還來找我呢?」潘婷一邊聳動著屁股配合著兒
子的姦淫,一邊說。

  「怕什麼,李姨應該也是和你一樣的騷逼,趙叔經常不在家,估計也是饑渴
難耐啊?要是有機會的話,我也想像現在草您這樣的操李姨,李姨年輕漂亮,老
早她來我們家的時候,我就躲在她背後打飛機了。」劉川毫不在意的調笑著。

  躲在外面的李思雅聽到這裡,臉不自覺的紅了,像蒙了一塊紅布似得。

  「你這個色狼啊,把你親媽都姦淫了,還想著你媽的閨蜜,你是不是要死啊?」

    聽著媽媽的淫聲浪語,劉川色心大起,採用網上學來的九淺一深的招式在潘
婷的肉穴裡不停的操著。操的潘婷大聲求饒,「好兒子,求求你,快點……快點,
媽媽的逼都快被你操爛了,趕緊,媽媽快到了……快點……啊……啊……」

  隨著母子兩不斷地淫聲,突然一聲大家,雙雙倒在沙發上。

  「媽媽,這次你可比上次還要騷啊,把我的大雞吧都快夾斷了……」

  「臭兒子,你還說,老娘的逼都被你操腫了,你過來看看……」邊說著,還
伸手將劉川的頭按過來,按到自己的陰道口。

    劉川抬頭看,只見平日裡粉紅的小逼經過一番肉搏大戰,已經有點紅腫了,
精液有一點點滲出來,更有一番隱秘的景象。

    經不住自己的色心,劉川猛地將頭靠近潘婷的小逼,伸出自己的舌頭舔了起
來,這一下把潘婷刺激的,「好兒子,你這是幹嘛,不要舔啊……啊……不要舔
……受不了了!」

    剛剛高潮過的潘婷又開始瘙癢,結婚18年了,老公是從來都不會給自己口
交的,沒想到,兒子是第一個給自己口交的男人。

  在劉川小舌頭不懈的努力下,潘婷又一次躺倒在沙發上,劉川也是累的躺在
了旁邊。

  看著這一對淫亂的母子,李思雅才發現自己都快站不穩了。深呼吸了兩口,
李思雅又躡手躡腳退出了潘婷家。走在回家的路上,才發現自己的下面因為看著
潘婷母子淫亂的交合已經變得小河潺潺了。

    快步走回家,把門鎖起來。走進衛生間,把衣服褲子慢慢的退去。看著鏡子
裡自己的36D的大乳房高聳挺立,平坦的小腹並不會因為生過孩子就有一點點
的贅肉,修長的雙腿更加顯得標緻。伸手摸到自己的陰部,已經濕掉的陰毛,不
自覺的將自己的中指伸了進去……

  李思雅將自己的手慢慢伸進自己陰道裡,享受著手指帶給自己的快感。左手
慢慢的撫摸著自己的胸部,看著自己挺拔的胸部,眼神迷離,在自己的腦海中,
不斷地出現這潘婷兩母子在沙發上不斷交媾的畫面,隨著思想的激動,手指不自
覺地加快了速度。

  隨著快感的不斷侵襲,在李思雅的腦海中的潘婷母子也在加快著速度,看著
劉川的大龜頭不斷地在潘婷的陰道中馳騁,李思雅的腦海中的兩個人物開始模糊,
那個男孩子慢慢的變得有書生氣,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瘦高的身材與下身粗大的
雞巴幾步相符,在不斷地挺弄著大雞吧,就像是兒子趙梓桐。

  「媽媽,媽媽……你的小逼夾的我好爽啊……媽媽……」

    一邊進行著活塞運動,一邊喃喃囈語,豁然就是趙梓桐。

  而身下的赤裸女人,身材極好,面龐俊秀,雙眼微閉喘息著,不斷地咬著自
己的下嘴唇。用自己的左手摸著自己的碩大的胸部,不時的發出一聲聲令人臉紅
的呻吟聲。

  ……

  隨著趙梓桐不斷地衝擊,大龜頭不停的在李思雅的陰道中進進出出,把李思
雅的乳房撞擊的前後晃動著,慢慢的形成了一道乳浪。

  漸漸地,隨著「啪啪啪」的撞擊聲傳來,趙梓桐一個激靈,射出了一灘純白
色的液體。而身下的李思雅也高潮疊加,大叫一聲「來了!」隨後就癱倒了。

  快感逐漸退去,李思雅慢慢的睜開眼睛,看著自己癱倒在衛生間門口,右手
手指還在自己的小逼裡,手上一灘亮晶晶的淫水……

    突然,李思雅的臉莫名其妙的紅了起來,想起自己剛才自慰時想像的畫面,
「我怎麼會想到這種畫面呢?梓桐可是我的兒子,我為什麼會想像和他做愛呢?
難道我是個淫蕩的女人嗎?」李思雅自言自語的說著。

  慢慢的爬起來,將自己剛剛的瘋狂收拾了一下,穿好衣服從衛生間出來,坐
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當當當……」牆上的掛鐘在8點的正點鐘敲響,李思雅從睡眠中醒過來。
揉揉自己的眼睛,又看看鐘,打開電視百無聊賴的看著電視。

  「李姨,你在家嗎?」

    門外傳來一個年輕的聲音,李思雅一聽就知道是是潘婷的兒子劉川。

    剛剛才看過潘婷母子的瘋狂舉動,李思雅在思考要不要答應,轉了下念頭,
還是答道:「小川啊,阿姨在,你等一下。」說完慢慢從沙發上爬起來,給劉川
開門。

  「李姨,我媽讓我過來請您到我們家去,說你們約好了一直等著您呢?」才
打開門,劉川一臉人畜無害的道。

  「哦,是這樣的,你先回去吧,我馬上就來!」李思雅應了一聲。

    「李姨,我還是等您一起過去吧,要不然我媽又要罵我了!」劉川頓了一下,
堅持等她。

  「好吧好吧,那你在客廳玩一下,我去換件衣服就好!」

    李思雅看他堅持,
也就同意了。轉身進了臥室,也沒多想,就在衣櫃裡找了一件紅色外套,準備換
上時,突然感覺好像有人在偷看自己。想到這裡,邊用餘光看了一下鏡子,從鏡
子裡可以很明顯看見劉川正在門外,偷偷的看著自己。

    剛想轉身呵斥他,突然想起今天看見的那個又黑又長的大雞吧,就想逗逗他。
本來只是把外套換了,這時候就直接將現在自己穿的外套脫掉,露出一套黑色的
蕾絲胸衣,兩隻豐滿的乳房呼之欲出。伸手從下面托了托,看著自己的大胸部,
曾經老公每天的愛撫讓它變得更有韻味了。

    餘光瞟了一下鏡子,劉川已經把雞巴拉出來,正在對著自己的背影打飛機,
大龜頭亮晶晶的,像一隻黑色的乒乓球。鏡子裡,劉川像魔怔了一樣,不斷地用
手握住自己的大雞吧,來回的擼動著。

  溫柔的笑了一下,李思雅伸手將自己的褲子也脫了下來,看著自己筆直的兩
條大長腿,就算是跟20歲的小姑娘比較也算是美腿中的極品了,伸手做了一個
手指從腳踝上慢慢撫摸上來的動作,將自己的身材線條表現的極致誘惑。這時候
的李思雅,身上就只剩下一件黑絲的蕾絲內衣和配套的黑色蕾絲內褲,配合著白
皙的膚色,更有誘惑的熟女範。

    身後從衣櫃裡拿出一雙黑色的絲襪,轉身,將身體側著對門口,為了讓劉川
看的更清楚,慢慢的將絲襪穿上,快穿完的時候。聽到了一聲舒暢的呻吟聲,好
像有什麼暢快的排出來一樣。就看見劉川黑色的龜上還沾著一滴精液,濃濃的。
感覺到李思雅的轉身,劉川快速的將大雞吧塞回褲
子。

  李思雅已經達到了調戲劉川的目的,就加快速度穿好衣服。然後沖著外面喊
道:「小川,你在等一下啊,阿姨馬上就好。」

  「啪」外面有什麼東西掉在地上,然後就聽見劉川慌慌張張的說:「李姨,
不急不急,您慢慢換!」

  ………………

  在往潘婷家的路上,劉川一直走在前面,不停的用手動一下下身,感覺前面
一直在挺著。

  李思雅一直在觀察著這個小孩子。默默的偷笑著!

  想到剛才對著自己手淫的劉川,李思雅開始注意到這個小朋友的身高好像是
長高一點了,不在是以前那瘦瘦的身板,有了點男人的樣子。

  「小川啊,你好像和你媽媽很親啊?每次都會給你媽媽擁抱!」看著劉川的
背影,李思雅決定挑逗一下這個小男孩。

  「沒有啊,我從小就和我媽比較親,所以會……」劉川沒想到李思雅會這麼
問,有點窘迫的回答道。

  「噢噢噢噢,這樣啊,你是幾歲和你媽媽分床誰的啊?」

  「這個啊,我媽媽說是3歲,具體的說我不知道?」聽到李思雅的這個問題,
劉川在心裡暗暗偷笑了一下,『其實我剛才還和我媽睡了一下,而且不只是睡了
一下,還把她給操了!』

  看著前面小男孩回答的這麼不隨心,臉紅紅的,李思雅這個過來人知道,小
劉川肯定又在想剛才在他家裡發生的事情了。

  「小川啊,你覺得李姨漂亮嗎?」打算將這個砂鍋問到底,李思雅的問話也
開始有針對性了。

  「漂亮啊,我最喜歡李姨了!」聽著李思雅的問話,劉川不加思索的就回答
道。

  「那你覺得是李姨漂亮還是你媽媽漂亮啊?」李思雅窮追不捨。

  「這個嘛,我媽媽呢比較豐滿一點,但是李姨你的身材更好一點!你們兩個
都是我的女神!」劉川停下腳步,歪著頭看了一下李思雅,慢慢的回答道。

  聽到這裡,李思雅不自覺的用手攏了一下耳朵旁的頭髮。這個姿勢在李思雅
自己感覺沒什麼,但是剛好被劉川看見,只覺得好有女人味啊,這是怎樣的一種
享受。

  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劉川不自覺的嘟囔:「趙叔可真有福氣,娶了李姨這麼
一個尤物!」

  「小川,你剛才說什麼?」李思雅聽見了這聲嘟囔,心裡暗喜,但又止不住
的問了一遍。

  「沒有啊,我什麼也沒說。李姨,馬上就到家了,你先進去吧,我去那邊一
下……」話還沒說完就跑過去了。

  「這臭小子……我又不會吃了你!」李思雅看著劉川往外跑的背影,訕訕的
罵了一句。隨後想到了什麼,又嘟囔了一句,「就算要吃,也不要你……哈哈哈
哈!,」

  推開潘婷家的大鐵門,鐵門咯吱的聲音在李思雅的印象中從來都沒有今天這
般清脆。

  「老潘,在家嗎?我來了!」

    朝著裡屋打著招呼,李思雅慢慢的走進了潘婷家。這是一個熟悉的擺設,李
思雅已經來過N次了。但是今天很奇怪,沒有人回答她。

  正在李思雅奇怪的時候,臥室的門被推開了,一位身材豐腴的女人走出來。
「老潘,你可真行,大白天的,你穿個內褲就敢出來?不害臊啊?」

  「你又不是沒見過,摸都被你摸了那麼多次了,還怕被你看?」

    只見這個女人上身不著片縷,兩個白花花的奶子暴露在空氣中,讓真個空間
都有一種隱秘的味道。下身只穿著一件黑色蕾絲內褲,在陽光的照射下,可以看
見陰部上鬱鬱蔥蔥的的黑森林,有一兩根從內褲邊上探出頭來,更有風情。

  ——這個女人就是潘婷,劉川的媽媽,李思雅的閨蜜。

  看著這個渾身散發著成熟女人特有的成熟韻味的女人,李思雅也是不由得感
歎,有男人滋潤的女人果然就是不一樣,渾身都散發出來的魅力連自己這個女人
都會被吸引。

  被李思雅看的渾身不自在的潘婷,慢吞吞的將手中的黑絲蕾絲胸罩穿好,雙
手將兩個大奶子往中間推了推,留出一條深深的溝壑,才好整以暇的看著發愣的
李思雅。

  「你這個色女人,把老娘都看的不好意思了!」潘婷看著李思雅裝作狠狠的
樣子說。

    李思雅回過神來,沒有回答,只是慢慢的走到潘婷旁邊,將手伸進潘婷的黑
色蕾絲的內衣裡,粗暴的摸著潘婷豐碩的兩個大奶子。

    「你要死啊!」潘婷一邊喊著,一邊不服輸的將手也伸進李思雅的衣服裡,
摸著李思雅的兩個白兔子。

  「啊……啊……啊……你快點!快點!」

    感覺到潘婷的手,李思雅促狹的感覺著不屬於自己撫摸的快感,邊開玩笑邊
對著潘婷喊道。

  「哈哈哈哈哈……看來這段時間你們家老趙沒有好好用力啊,你這下水道都
快堵死了吧!」潘婷開玩笑的對著李思雅說。

  ………………

  打鬧了幾分鐘的時間,兩人都有點累了,癱坐在沙發上,互相看著。

  「這是什麼啊?」李思雅坐下的地方,赫然便是剛才潘婷和兒子劉川激烈做
愛的地方。伸手在沙發上摸了一下,一股粘滑的液體在真皮沙發的格外的明顯。

  「不知道啊,怎麼會有這亂七八糟的東西在沙發上?」

    潘婷凝神看了一下李思雅手上的液體,臉迅速的紅了起來,又假裝不知道的
樣子說道。

  將手遞到自己的鼻子旁邊聞了聞,李思雅嫌棄的從茶幾上抽了一張紙巾擦了
擦手,並將身子挪了過去,不再坐在那個地方。

  都是過來人,他們都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騷騷的淫水。

  感覺到李思雅的想法,潘婷也沒什麼解釋的,就說:「這是剛才突然有點不
自在,所以自摸了一下下了。」作為閨蜜的兩個人,毫無秘密可言。

  「是啊,你說說這礦上有這麼多事嗎?天天不著家,家裡多舒服啊!」感覺
到潘婷的窘迫,李思雅也適時地轉移開話題。

  「你家老趙還好一點,你說說我家老劉?他都快3個月沒回來了,老娘守了
三個月的活寡了。」不說還好,一說潘婷馬上就炸了。

  「好了好了,這麼多年還不習慣嗎?你看結婚都快二十年了。」李思雅也是
不斷唏噓。

  「二十年前,兩天不回家都急的像狗似得,天天往老娘身上撲,現在倒好,
還要老娘倒貼!」潘婷一臉媚笑的看著李思雅。

    「是啊,以前是壯牛,天天要不停,現在是死牛,你動一下,他才動一下。」

    …………

    兩人不停地回憶著當年的老劉和老趙在兩人身上不停的所取得事情。渾然沒
有發現在客廳的門口又一道身影,一直聽得津津有味。

  「好了,看來今天是打不了麻將了。」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已經晚上
九點了,李思雅神了個懶腰說。

  「好吧好吧,我的李大美人,我知道你要回去睡美容覺了,去吧去吧!」

  …………

  送走了李思雅,潘婷回來轉身進了臥室。回想著今天兩人的談話,走到試衣
鏡前面,慢慢的將外套脫了下來,兩隻手指輕輕地撚動著乳頭,乳頭慢慢的挺立
起來,像兩個小櫻桃一般。

  感覺著自己的乳頭已經站立起來,潘婷慢慢將手掌覆蓋在自己的雙乳上,輕
輕地揉起來。眼眸微閉,喘息聲逐漸的加重。幻想著老趙那粗大的手在自己身上
探索著,不自覺的兩條玉腿摩擦,大腿內側有一股濕濕的感覺。

    潘婷用呀咬著自己的嘴唇,左手摸著乳房,右手不自覺的往身下的密洞探去。
隨著一指兩指的增加,潘婷感覺自己的密洞裡面有無數的螞蟻在走來走去,手指
已經伸不到裡面去了。嘴裡發出一陣陣的呻吟聲,給自己聽覺上的刺激。

  突然,潘婷感覺自己的手被人往外面拉,正要驚呼,卻發現原來是兒子劉小
川。只見兒子簡自己的手從陰道裡抽出來,緊接著塞進去了一條粗大的肉棒,把
自己的密洞填的滿滿的,止住了螞蟻的瘙癢。正當潘婷覺得自己的救星來了的時
候,兒子卻一動不動的看著自己。

  「傻兒子,你趕緊動一下啊,媽媽有點癢啊,快點!」

  「媽,你哪裡癢啊?我要怎麼動啊?」

  聽到兒子的這句話,當媽的潘婷又怎麼不知道此時自己的兒子在想些什麼呢。
但是為了趕緊止住裡面的癢,只能配合著兒子的變態。

  「兒子,媽媽的逼裡癢啊,趕緊用你的大雞吧在媽媽的逼裡面抽插啊,給媽
媽的小逼爽爽啊。」

  「媽媽啊,兒子可是很喜歡你的小逼啊,每一次都想把你按在床上好好操你
啊。想想我現在能操著自己媽媽的逼,我真的是很爽啊!」

  劉小川平時性子就是很跳脫的,加上潘婷對他也是很溺愛的,所以,劉小川
可以對著潘婷說很多不找邊際的話。

    感覺著兒子的大肉棒在自己的陰道裡越來越大,潘婷有一種莫名的成就感。
18年前,我把他從這裡生了出來,現在這裡癢了,兒子又用他的大雞吧來為自
己止癢,著不就是自己的成就感嗎?可是為什麼自己的這個兒子這麼變態,每次
和自己做愛總是要說一些淫亂的話。

  「媽媽,你想什麼呢?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我雞雞都要變小了。」

    感覺到潘婷的發呆,劉小川不高興的打斷了潘婷的思考。

  「啊?兒子,你這也不行啊,怎麼會變小呢?」潘婷往後挪了下屁股,感覺
兒子的雞巴慢慢的從陰道裡抽了出來,果然是軟掉了。「軟掉就算了吧,反正我
已經不癢了,哈哈哈……」看著兒子的樣子,潘婷伸手摸了一把兒子的屁股,笑
嘻嘻的說。

  「你這個壞媽媽,我告訴爸爸,你雞奸我……」

    看著媽媽的樣子,劉小川眼睛珠一轉,假裝哭著說。

  「好了好了,小祖宗,媽媽幫你把雞巴搞硬了好不好!」忍著笑意,潘婷往
前靠了靠。

  「好啊,用嘴!!!」聽到這個消息,小川激動地發出了指令。

  「臭兒子,我就知道你想這個,但是不行。」潘婷堅決的拒絕。

    對於這個要求,從第一次母子兩做愛開始,小川就已經提出過,但是對於潘
婷來說,這不行。因為老劉都沒有享受過,而且,對於兒子的要求,潘婷是有計
劃的,有些遊戲是要慢慢來的。

  「臭兒子,你還記不記得你是怎麼樣把你老媽搞上床的?啊?還敢提要求?」
對於劉小川的得寸進尺,潘婷向來有的是辦法。

            ***    ***    ***    ***

  兩年前的一個週末的晚上。潘婷和老公個隔了兩個多月終於有見面,當然是
免不了一番雲雨。

    面對兩個月不見的愛人,自然是全身心的投入。老劉提出的姿勢越來越羞人,
但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老公,潘婷還是坐在了老公的身上,觀音坐蓮,好好地滿足
了一番。

    在連續10多分鐘的時間裡,兩口子不停的肉搏,最後,老劉深深顫抖,將
精華全部注入了潘婷的身體了,潘婷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休息了5分鐘以後,潘婷恢復了力氣,慢慢的爬到了老公的頭上,將自己的
小逼對準了老公的嘴巴,得到老婆的暗示,老劉也是毫不在意的對著老婆的小騷
逼給她口交,隨著老劉舌頭的工作,潘婷手中老公的雞巴也是有了蘇醒的跡象。

    半蹲著身體,潘婷爬過去,將老公半軟半硬的雞巴塞到自己的小逼裡,但是
可能是累了的緣故,老劉的雞巴沒有再重振雄風。歎了口氣,老劉默默地用手指
有送了潘婷一程,感覺到潘婷高亢的聲音再次襲來,老劉用紙將自己的雞巴和老
婆的小逼清理理一下就睡下了,沒一會便傳來陣陣鼾聲。

  聽著老公的陣陣鼾聲,潘婷默默地爬了起來。從衣櫃最下面的一層裡拿出了
一個盒子,只是用睡衣將自己包起來就準備衛生間。睡衣是老公之前去北京帶回
來的,半透明,把身材半隱半現的展現出來,很是誘人。

    衛生間裡,劉小川躲在浴缸裡,褲子已經脫光了,將簾子拉起來,用一個紙
卷的筒子貼在牆上,在聽著什麼。右手撫摸著昂首挺胸的大雞吧,嘴裡輕輕地呻
吟著:「媽媽,我也要幹你,我也要插進你的小逼裡。我愛你,我已經長大了,
我的雞巴比我爸還大,我可以給你快樂!媽媽,我要你……」

    輕輕地推開衛生間的門,為了不驚動兒子和老公,潘婷沒有打開全部的燈,
僅僅是將鏡前燈打開,把光線調暗了一些。打開熱水器,將蓮蓬頭從肩部降水傾
斜著沖刷在自己的身上。感覺一股水流暖暖的從身體表面流過,歎了口氣。絲毫
沒有注意到浴缸簾子背後那一雙赤紅的眼睛。低下身子,打開帶來的箱子,從裡
面拿出一根條狀的東西,輕輕地在自己的陰部摩擦。

    借著鏡前燈的微光,劉小川看出來那是一根假陽具,他曾經在A片裡面見過,
島國的女優就用那個自慰。

    隨著潘婷的不斷投入,假陽具在陰道裡不停的進進出出,潘婷發出了一連串
的:「啊……啊……啊……老公,對,大雞吧就是要插到這裡,對,你騷老婆的
逼裡就是要這麼大的雞巴來插我,我要你……快來插我啊……」

  左手摸著自己的兩個大白兔,右手不斷地進進出出,將自己慢慢的推向了高
峰……

  隨著潘婷的高潮即將來臨,簾子後面的劉小川也進入了衝刺階段,露出半張
臉看著自己的媽媽在自己面前用假陽具自慰。右手不斷地套弄著自己的大雞吧,
突然,潘婷到達了頂點,同時小川也噴出了自己的精華。感受到大腿上不一樣的
溫度,潘婷轉身,看見自己的兒子挺著一根又粗又大的雞巴,看著自己全身赤裸,
假陽具還在自己的陰道裡。

  兩人都呆住了。

  感覺到氣氛的尷尬,還是潘婷先回過神來。轉身將睡衣拿過來披上,然後對
著兒子說:「小川,你怎麼會在這裡呢?啊?大半夜的怎麼不穿衣服呢?」

  劉小川本來的尷尬在潘婷將睡衣披上的瞬間有了釋放,不是說想逃跑,而是
感覺到穿上睡衣的母親比全身赤裸更有誘惑力。隨著身上燥熱,小川剛射完的大
雞吧慢慢的又漏出了猙獰的面孔,一點點的長大,變得更有爆發力。

  看到兒子的發呆眼神和慢慢勃起的大雞吧,潘婷才意識到自己的這番模樣對
于這個未經世事的兒子來說,是多麼巨大的誘惑。趕緊將浴巾圍上,包裹住了透
著成熟美麗的身體。深呼吸了一口,才慢慢將自己的狀態找回來。

  「小川,媽媽這樣子呢是因為不知道你在衛生間裡面,所以穿成這樣子……
至於其他的,你現在還小,以後長大了你就會知道的。」

    努力擺出一副跟平常一樣的臉孔,潘婷小心翼翼的解釋著為什麼自己為穿著
這麼暴露誘惑的睡衣來衛生間洗澡,至於假陽具,自己沒辦法在現在給出解釋。

  「媽媽,我已經不小了,不管從哪裡說我都不小了。你不用跟我解釋。今天
爸爸回家來,你們會做什麼我也是知道的。至於你手上那根黑色的東西,我也知
道是什麼,也知道是幹什麼用的,所以,你不用解釋。但是媽媽,我真的愛你!
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包括今天你自己做的事,我也可以幫你做到。」不管自己
的邏輯是否符合,劉小川說了一大堆自己都不太清楚地話。

  「好的,我的好兒子,媽媽也是愛你的。至於現在,你先回房間去穿好衣服,
免得待會著涼了。媽媽換身衣服就會過來,我們談談。好不好。」

    聽到劉小川這一段亂七八糟的話,潘婷覺得自己要想辦法將這事做個了結,
所以決定和兒子談談。

  回到房間的劉小川,並沒有將褲子穿上,赤裸著鑽進自己的被窩裡面。將雙
手放在自己的雞巴上,慢慢的揉弄著,感覺肉棒越來越大,靜靜地等待著自己母
親的進來。仿佛一對戀人要進行最原始運動之前的等待。

  潘婷回房間換上便服,連胸罩都沒來得及穿上,就到兒子的房間來了。剛進
入到兒子的房間,就看見兒子巨大的雞巴從被子的側面漏了出來。伸手將被子拉
過來蓋住兒子的大雞吧,靜靜看了一會兒子小川。

  「小川,你今年也是16歲了,也算是一個長大的孩子了。生理衛生課呢老
師也講過了,今天媽媽只是想問你,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偷聽你爸爸和我的?」

  「從我上初一開始,每次爸爸回來,我發現你們第二天就會起床的很晚,而
且媽媽就會很高興。後來,我從同學那裡找到了AV回來看,我就知道你是和爸
爸在做愛,是很爽的事情,所以,每次爸爸回來我就提前回房間,然後躲在浴室
裡面聽你們做愛。」仿佛已經預料到潘婷的問題,小川沒有害怕,而是像準備好
了似的。

  「那你知道什麼是做愛嗎?」聽到兒子的回答,潘婷有點慌。

  「當然知道,不就是爸爸的大雞吧插進你的小逼裡面嗎?這有什麼了不起,
我還知道每次爸爸用的那個姿勢叫老漢推車,你覺著屁股在前面,爸爸用大雞巴
在後面不停的抽插。而且,我發現你最喜歡的姿勢不是這個,你喜歡在上面。對
嗎?」劉小川淡定的有點令人害怕。

  「這麼說每次我們做的時候你都在偷聽?」潘婷聽著劉小川的話,臉上一陣
灼熱。

  「到現在為止,我聽過你們做愛至少二十次,看你們做愛五六次。」

  「什麼,你還看過??」潘婷越發的不安。

  「第一次是你們做愛太投入,門都沒關好就開始。我就在外面看了半個小時,
知道你出來洗澡我才跑回去的。那次你們從頭到尾用了三個姿勢,你很舒服,因
為你的叫床聲越來越大……」小川眯著眼睛,回憶著。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說了。媽媽跟你說啊,這事,是不對的,每個人都
有自己的隱私,是要被尊重的。何況我們是你的父母。」潘婷有點急了。

    「放心吧,媽媽。我會保密的。這兩年我從來沒有說過啊。」小川還是那麼
的淡定。「但是以後說不說,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要怎樣?」聽到最後一句,潘婷幾乎是要崩潰了。

  「媽媽,我愛你!真的愛你!而且今天我看出來了,爸爸只能滿足你一半!」
幾乎是咆哮著,小川第一次失去了淡定的表情。

  「但是,爸爸媽媽才是兩夫妻,我們是相愛的,就算他不能滿足我,我也是
不會背叛這個家庭的。」

  「我不要你背叛這個家庭,我愛你,也愛爸爸,我希望我們一家人永遠在一
起……我看過島國的電影,如果你一個男人不能滿足自己的妻子,妻子就會跟其
他人做愛,就會破壞家庭。我不想我們家變成這樣,我希望你不會去跟其他人做
愛!」小川似乎有點沮喪。

  「小川,你放心,媽媽是不會跟其他人做愛的!因為做愛是只有相愛的人才
是做愛,不相愛的人那只是交配!」潘婷不斷地保證著。

  聽媽媽這麼說著,小川似乎冷靜了下來。「媽媽,我看了很多書,女人的正
常生理需求是要滿足的,我希望你可以有完美的性愛,同事也不背叛我們這個家
庭。如果你有需要,可以找我,因為我是你的兒子,我愛你,你也愛我,我們可
以做愛。同時也能滿足你的生理需求。」

  「這是什麼歪理?媽媽和兒子是不能做愛的,那是亂倫,不符合倫常的,你
知道嗎?你上高中了,很多事情你應該都懂。不是嗎?」聽到小川的理論,潘婷
自己都被逗笑了。

  「那媽媽,你愛我嗎?如果我是在是沒有辦法了,你會幫我嗎?」

  「怎麼幫你?」

  「幫我摸一摸就好!」小川的一臉正經讓潘婷真的無語。

  「你現在還小,兒子,等你過兩年長大了。你就可以正常的交往女朋友了,
到時候你們就可以了。」潘婷耐心的解釋著。

  「我們班有的同學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他們已經做愛了,他們經常在外面
開房睡覺,就是操逼。好幾個同學都跟我說過,我們還一起看過……」

    小川的侃侃而談嚇壞了潘婷。在小川的描述中,他的同班同學已經有好多人
進行過性交這件事,他們會交男女朋友並約著去開房,而且還有的小孩子為了追
求刺激,玩出了2男1女的3P遊戲,小川就是其中之一。

  「那你為什麼不找個女朋友呢?」潘婷試著問了問。

  「上次和同學一起去操他女朋友的時候,我發現這些女孩子不成熟,沒有媽
媽這樣的漂亮風韻!我喜歡媽媽這樣的女人,這才是女人,那些小女生還沒成熟,
操起來也不會像媽媽一樣的叫床,他們沒有感覺。所以,找女朋友,我一定要找
像媽媽這樣的。」

    小川的回答很粗俗,但是潘婷聽得很舒服。至少自己的兒子覺得自己是最漂
亮的。

  「到現在為止,你一共做過幾次?」聽完兒子的描述,潘婷已經覺得兒子跟
自己平日裡看到的不一樣了。

  「很多次吧,具體的不記得了。」雲淡風輕的回答。

  「都跟誰?」媽媽窮追不捨。

  「跟我操過的女人,同學有兩個,都是趙大鵬的女朋友,趙大鵬草比喜歡叫
上我,說是刺激。另外,上次去CS市里,在網上找了兩個40多歲的女人,操
了兩天,就是你說去礦上看我吧的那次,其他的都是30多歲的女人,不一樣的,
應該有20個左右吧?」小川有點炫耀的說道。

  「會有病的,你要學會潔身自愛,你還是個學生,還沒有完全成人,這樣對
你不好的!」潘婷怕了!

  「不會的,我草他們的時候都是帶著套的,不會的。趙大鵬操逼不喜歡戴套,
他說會不爽,但是我有潔癖?」小川沾沾自喜的道。

  「明天跟我去醫院,好好查查!免得一身的病。」潘婷聽得心驚膽戰。

  「媽媽,我真的愛你。真的!醫院可以不用去查了,我前幾天操的一個40
歲的女人是個醫生,在她的辦公室操的她,我把她操哭了,在桌子上感覺真不一
樣。他幫我做過全身檢查了,沒事!!嘿嘿……」小川接著著說,「媽媽,其實
我是真的愛你,反正爸爸也滿足不了你,我可以代替爸爸的,但是不會然爸爸知
道。爸爸回來的時候,你依然是他老婆,你們依然可以做愛,但是爸爸不來的時
候,你寂寞的時候,我可以幫忙的。如果你同意的話,我保證以後不會再和那些
女人有任何聯繫,也不會和他們操逼。他們就算脫掉衣服躺在我面前,我的雞巴
都不會直起來。」

  「讓我想想,我有點亂。」潘婷這時候真的有點亂。

  要是放任兒子這樣下去,出事是早晚的事。社會上那麼多的人,形形色色,
他這樣的濫交,以後一定會出問題的。但是自己是他的母親,怎麼可以和他做愛
呢?

  一邊是倫理道德,一邊是心愛的兒子?

  怎麼選擇,這是一個問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