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設計迷姦

自從上次跟男友發生嚴重口角,兩人冷戰了一段時間。

兩個情侶吵架之後,自己在情感上出現一段時間的空白,這時卻被一個小男生闖入--一個剛滿18歲,卻還在讀大學一年級的男生——小成,暫時給填了一些空。當然,也在小男生充沛的雄性賀爾蒙作用之下,在半推半就之間,也跟他發生了兩個晚上的性關係。

由於小男生的體力充沛,所以雖然只有發生兩個晚上的性關係,但那兩個晚上,卻是作了非常多次的性交運動--當時的我幾乎都是處於半昏半醒的狀態,而且在醒時幾乎都是感覺處於被他雞巴插入小穴的狀況中;而昏厥,就是因為被他搞到爽到昏厥過去的!

所以那兩個晚上,我的小穴幾乎都是處於濕潤淫滑的狀態,小穴濕漉漉的,也不知道是因為我的淫水氾濫,還是因為他每次做愛都將精液射入我的小穴、精液留在陰道裡面的關係。

甚至於我被搞到體力透支,隔天幾乎都無法下床(大腿上一直還留有一大片他的精液從我小穴中流出並乾掉的痕跡),就算是能下床,兩腿也幾乎成了O型腿--這算是一種補償性的女性幸福嗎?

不過,由於兩者相差五歲,所以我並未認真看待這樣的男女關係,只是認為是小男生的一時性衝動而已;而且,加上不久就跟男友復閤,復閤後,男友像個小別勝新婚的公狗一樣,色巴巴的跟我恩愛一番;所以,自己也就斷然了結與小男生的關係,兩人逐漸漸行漸遠起來。

不過,偶而也會打電話彼此打鬧一下,互相關心一下,或者開個玩笑,甚至有機會的話,還一起吃個便飯。

這一天,又跟男友鬧得有些不愉快,再加上男友這幾天要到國外出差去,自己突然從極忙的狀況空下來了!(由於跟男友鬧彆扭,他也不打電話過來道歉,而我更不會打電話過去。於是一時間,我的生活突然空白了起來……)

不巧的是,上次的小男生小成週五傍晚突然打電話過來,在知道我又跟男友鬧彆扭之後,他的感覺竟然甚是高興,還帶有興奮,一直說要過來安慰我。(我當然知道他這是黃鼠狼跟雞拜年,沒安好心--要是讓他過來的話,可能就不是他來安慰我,反而是我要用身體安慰他了!所以我堅決反對……不過,後來在他的死纏爛打的央求之下,我終於讓一步,答應跟他去外面逛逛。)

因為很久沒見這個小男生了,再加上天氣熱,所以我無意間竟然挑了一件緊身的T恤上衣、和一件剛剛買的迷你短裙出門;甚至在無意間,我竟然還在出門前先刻意地沖洗了身體一番;並且換上也是剛買的、前面半透明鏤空的紫色胸罩跟同色的小褲褲……

穿在身上之後,自己從鏡子上看過去,苗條的身材加上鏤空的貼身衣物,幾乎都快看穿我的三點重要部位了!(自己都覺得令人想入非非,不覺有些自傲起來。)

待跟小男生的「約會」時間到了之後,我也就打扮妥當去赴約了。(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有跟情人約會的興奮感覺;甚至在見到小男生之後,還臉紅了一下,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大他五歲的女人應該有的表現!)

小男生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哇!乾姐,妳真是越來越艷麗了!……我遠遠看到妳時,幾乎都快要流出口水來!……尤其妳那雙挑高迷人的雙腿,沿路吸引了多少路上男生目光,妳知不知道?」

我伸手做勢要敲他的頭,說:「小孩子家,好的不學,淨學些油嘴滑舌騙乾姐!」不過,沒打到他,卻被他閃了過去。

他閃過之後,色迷迷的眼睛瞪了我腋下與胸部一下,(那裡是女生的敏感地帶,雖然只是被男生眼光瞄到,卻同樣會有警覺的)竟然說:「姐姐,妳真悶騷喔!」

我愣了一下,彷彿自己被他發現了什麼秘密似的!

他繼續說:「妳伸手時,我偷看到妳的內在美了,而且還是淡紫色的……」接著又說:「人家說,穿紫色內衣的女人就是慾求不滿的悶騷型女生喔!」

我聽他一說,臉馬上紅了起來。(聽他這樣一說,還真的有些準頭,此時的我的確處於慾求不滿的現象中--是不是有些慾望在男友身上得不到宣洩,所以無意間選了一套紫色的內衣?所以被他說中時,臉馬上紅了起來。)

他看我臉紅了起來,接著又說:「姐姐不僅是胸罩穿紫色,連下面小褲褲也是紫色的,這表示更是慾求不滿的現象喔!是不是男友沒有安慰妳呀?」

我作勢打他,說:「小孩子不學好,老是想歪,我的小褲褲你也看到嗎?」

我當時雖然是穿著很短的迷你裙,不過自認不會這麼容易曝光,他又怎麼會知道我穿紫色的小褲褲呢?我想他一定是亂猜的,於是就說:「你知道我小褲褲的顏色?胡說,我今天偏偏就不是穿紫色的!」

小男生馬上說:「那麼妳敢不敢跟我打賭?」

我一賭氣,於是說:「怎麼不敢!要是你輸了怎麼辦?」

小男生說:「要是我輸了,我就裸體跑這公園一圈!不過,要是乾姐輸了,暫時,我也想不到,今天隨便答應我一個小要求就可以了!」

我沒想到小男生竟然會答應得這麼快,一點都不猶豫,而且甚至都把條件給講好,此時反而變成我騎虎難下了,於是就說:「這不太好吧,你裸體跑公園?很丟臉耶!『溜鳥俠』很丟臉耶!」

小男生說:「沒關係,願賭服輸!為了姐姐怎樣都可以,溜鳥就溜鳥,丟臉就丟臉!」

我騎虎難下,又說:「不好吧,這樣你很吃虧耶……」

男生看我面有難色,更堅決地說:「不會!就這樣說定了!我輸,就裸體跑這公園一圈;妳輸,就隨便答應我一個小小要求就好了!」

就這樣,我們兩個推來推去磨了半天他都不肯退步最後,我只好妥協。

我於是說:「好吧,但是你的要求不能過份喔!否則不算……」

小男生說:「好的,那我們現在來揭開謎底、知道輸贏吧!」

這時我心裡才覺得這小鬼真是滑頭得很,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吃我豆腐--每次一不小心就會上他當,然後他就打蛇隨棍上;再加上他又特別大膽,我絕不懷疑,如果被他看到我所穿的小褲褲,甚至他就會藉機在這裡把我給「幹」了!

(我的小褲褲前面是一大片網狀半透明材質,一定洩漏我的春光的!原本打算穿給男友欣賞的,當然不能現在給這小男生看見。所以,這次我當然不會這麼輕易上他的當。)

我於是說:「總不會要乾姐把裙子掀開給你看小褲褲吧,所以,這次你是沒有答案的!」

他想維持基本的紳士禮貌,所以欲言又止。

我於是促狹他,笑著說:「而且,今天姐姐我是穿了件非常性感的小褲褲,怕你看了之後會受不了,等一下要你頂著『帳篷』走路,跟『溜鳥』一樣,難看耶!呵呵……」

年輕人就是慾望強,我不說他還沒感覺,我一這麼說,小男生果然在我的稍微挑逗之下,下體馬上逐漸膨脹起來,搭起了一個帳棚,而他的樣子就像是一隻發了春的公狗一樣,樣子好笑極了!(我越看越得意,甚至還偷偷笑了出來。)

不過,小男生仍被我「將」得無話可說。於是他說:「那我們不就無法知道正確答案了?打賭總不能就這樣不了了之吧!」

我微笑的說:「呵呵,當然,我不會上你的當!你想看我的小褲褲,然後再找機會搞上你姐姐。雖然我被你FUCK兩夜,但這樣做已經老套了,我可沒答應要跟你開房間喔!」

我又說:「你這伎倆我隨便猜都猜得到,你再等十年吧,沒答案就沒答案。我也不一定要你在這裡裸奔當『溜鳥俠』……」

小男生一下子沒戲可唱了,只得作罷,我們只得等他勃起的小雞雞逐漸消退之後才開始走動。

由於傍晚了,於是我們便一起去吃了晚餐。期間,他甚至好幾次假裝筷子、湯匙掉到地上,然後就想趁機偷看人家的小褲褲,可惜都被我防備住了;甚至還有一次居然伸手去摸了我的大腿,被我用手拍了一下,把他嚇一大跳,頭還撞到桌子上。我甚至消遣他說:「呵呵,再掉下去,人家餐廳的食物都快被你震光了喔!」他只好悻然作罷。

之後,由於時間好早,自己今晚又沒有其它節目,於是在他的「特意」慫恿要求下,我答應跟他去台北某家汽車旅館附設的KTV包廂裡去唱幾首歌解悶。當時我就覺得怪怪的,問他說:「怎麼不去錢櫃、好樂迪呀?」

他支支吾吾推說:「剛好那裡比較近啦……怎麼,不敢去喔?」

小男生竟然用激將法,我當時自然不會上當。不過,當時就只是我們兩個人唱歌而已,我覺得有些無聊,正想推卻,但想想若這樣回去,一個人更無聊,於是最後答應他唱幾首歌,然後就回去。

他急忙說:「好!好!」

就在兩個人走進KTV大廳的時候,竟然聽背後有個男生的聲音說:「這不是小成嗎?」我跟小男生一起回頭,發現是跟小男生年紀相仿的一個男生,人長得頗為秀氣,也很可愛。

小男生小成說:「原來是同學小延,你來這裡幹什麼?」

小延說:「我跟以前的同學一票人來這唱歌,他們剛走,我正要回去,就遇到你們了……」

我正感到兩人唱歌有點無聊,沒想到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遇到一個他所謂的同學(當時第一眼對這位小男生也頗有好感)。

我正在想人多人氣旺,反正價錢都一樣時,小男生小成先說話了:「時間還早,既然小延你都來了,就跟我們一起再唱一次怎樣?」

我當時覺得哪裡怪怪的,但一時想不出來,也就只好點點頭答應了。

小延不回答,卻看看我,然後說:「不好吧?……打擾了你跟這位熟女的約會……」(竟然叫我熟女,不禁讓我稍有慍色!)

於是我說:「什麼熟女?我是他乾姐!也才是社會新鮮人,大你們幾歲而已啦!」

小延聽了不好意思,自己摸摸頭,說:「對不起,原來是小成的乾姐,我以為是他交的熟女女朋友……」小成一聽,馬上摟著我的酥肩,說:「是乾姐,也是女朋友喔!」

我馬上回眼瞪他一下,他們倆個卻曖昧的互相笑了一笑,我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不過,卻發現小延也是色迷迷的,因為眼光一直往我大腿上瞄去……

我們三人就一起進了一個包廂裡唱歌。

果然,多了一個人是比較熱鬧的,尤其是多一個小帥哥,一下子,我們就打成一片了,三個人幾乎都要搶麥剋風才能唱到歌,很是盡興。大家漸漸HIGH起來了,於是,我們外叫的飲料也越來越多,其中他們老是點酒來喝,有意無意間,老是找我喝酒,不知不覺我已經漸漸覺得有些酒醉感覺。

小延甚至常用激將法,看我有些酒醉,說:「乾姐,妳不行就別喝了!」

我當時已經有些茫然,卻仍舊逞強說:「哪不行,我看你才不行了耶,我們兩個再對乾一杯!」

我先直接把自己的酒乾掉,然後走過去抓住小延,把他的酒灌下去,雖然他不甘願的喝完,之後卻因為喝得太猛,因此躺在椅子上休息;因為他的頭部剛剛好在我的屁股後面,而此時又剛好輪到我唱歌,我有些步伐蹣跚,所以就直接站在那裡,這樣站著唱個三分鐘的歌,卻忘記小延正躺在我後面,從他頭部的角度而言,我的迷你裙遮住的屁股剛好完全曝光在他的眼裡!

我一時忘情地唱歌,卻不知迷你裙裡的小褲褲因此暴露了春光三分鐘,直到我唱完歌之後,眼睛餘光瞄到小延的褲襠竟然隆起了一大塊;甚至,當我轉身之後,更發現小成不知何時也躺在椅子上,一起跟小延在分享我的外露的春光;而且他的褲襠也隆起了一大塊,兩個人的下體都因為偷看我的春光而勃起了!

(在我驚覺自己春光外洩之後,才發現他們兩個眼神早就色迷迷的盯著人家的下體在看了。)

「吼,你們兩個色鬼,在偷看什麼暗爽呀?」我趕緊把裙子壓下來說。

小延說:「乾姐,妳的小褲褲好性感喔!還是半透明的,甚至下體的毛毛都被我們看到了!」

我想到穿在身上的小褲褲被兩個小男生看了這麼久的時間自己都沒有發現,應該是酒精作祟,讓我醉茫茫的。想到自己還邊唱邊扭屁股的,春光應該都露光了吧?心裡害羞,臉紅得跟蘋果似的說:「胡說,我內褲哪裡是透明的?兩個小色狼!」

小延繼續說:「何止是透明的而已,屁股還拚命在我們面前晃,大陰唇還不時露出來給人家看,把我們兩個看得老二都快要爆青筋出來了!」

小成也趕快補上:「對呀!對呀!內褲不但是透明的,而且是紫色,我的答案對了,我勝利了……」

我一時忘記了晚上的事情,於是說:「你偷看人家的小褲褲,還勝利了什麼呀?」

小成曖昧的說:「就是我們打賭妳內褲的顏色呀!」

我一聽更是整個臉都紅了起來--女生被偷看的害羞引發的興奮感,漸漸在我心裡蔓延出來。不知道是不是酒精關係,感覺到自己下體漸漸分泌出液體了,在小褲褲裡面,覺得小陰唇已經有些濕潤感!(應該自己的淫水開始分泌出來了吧……)

自己最瞭解自己的身體,通常我的淫水一旦開始分泌之後,若再受到一點點的「性刺激」,幾乎都會以氾濫的速度加速流出,也因此常常被男友笑說是個水做的小淫娃!

而小延一聽小成這樣,馬上也跟著說:「哪有乾姊弟打這種賭的啦,你們很曖昧喔!」

我發覺「姦情」可能會被發現,頓時臉紅了起來。

小延看我們兩個不說話,而我臉又更紅起來,大概也猜到我們的關係了,不過,他卻大方的說:「沒關係啦,現在什麼時代了,大家都是年輕人,喜歡就可以了啦!」甚至還把小成推過來。

小延先把我推倒在沙發上,我整個人就跪趴在包廂的沙發上。小延說:「你們想親熱的話,就親熱一點好了,當作我沒看見……」

小延開玩笑性的示意要小成壓在我身上,小成則順他意地快速壓住我,我因為被小成從背後一壓,立刻感覺原本已經充滿愛液的小穴裡面的淫水這時更是都快溢出一大片到內褲外面來了!(如果這時候小男生再看到我的小褲褲的話,一定會發現有個像小穴形狀的橢圓形水漬正在內褲外漫延著,那都是我淫水漫延出來的。)

而小成在壓在我背上之後,更是故意貼在我身上遲遲不下來,甚至他的下體還故意頂著我的女人私處抽動幾下,就像一隻公狗抱到母狗一樣的抽動著。他邊抽動屁股,邊在我耳邊說:「糟糕了,他可能知道了我們的曖昧關係耶!」

我左想右想也想不出好辦法,又被他壓得動不了身體,於是乾脆不在乎,隨便他們好了;而且更奇怪的是,似乎此時我的情慾好像無止境地被帶起一樣!

(此時的我正被一個男生抱著、壓著,並且被他用下體頂著人家女生的私密小穴,兩個人的姿勢就像是一對正在交媾的狗,而另一個男生就在旁邊正欣賞著我們的「假交媾」,我應該感到羞恥和害羞吧,但是我卻只感覺茫茫然,還有一些不倫的快感而已!是不是真的是酒精作祟,還是我當時被下藥?……)

此時的我感覺小穴好熱,而且淫水直流,好想能有個男性肉棒插入的感覺一直在心裡蔓延著……

(我居然不推掉小成的背後擁貼,甚至還翻身過來跟他擁抱了起來。)

小成看我漸漸放開,他也轉趨更放開起來,甚至手已經不老實地摸著我的身體遊走,乳房、下體此時也都隔著衣服被他兩手摸透了;而當輪到小延唱歌時,小成把我拉起來,擁著我開始跳起三貼舞,我也索性跟他貼著跳著三貼舞……

小成邊摟著我的腰,邊在我耳邊說:「乾姐,妳輸了,等一下要答應我一個小要求喔!」

我茫然的說:「輸就輸,但是不能過份的要求喔,像3P什麼的!」

小成立刻說:「好,不過我暫時也想不到什麼要求,等一下再說好了……」

小成的兩隻手早就在我背後胡亂摸了起來,一隻手從背後伸入T恤裡摸著我的背,另一手乾脆從迷你裙外面伸入進去,直接掐捏著我的臀部;小成的手完全不老實地在我背後遊走,而且還在我跳著舞、背對著小延時,突然把我內褲束成了一束,我的屁股後面馬上成了一個小丁,褲褲對著小延……

小延還發聲說:「哇……好漂亮的屁股喔!像一顆水蜜桃似的!」

(有時甚至感覺小成他的手指幾乎已經摸到我的大陰唇的邊邊,如果他的手再深入一公分的話,一定就會發現我的小穴早已經氾潮不已!)

他的手在我屁股的地方掰著,偶而會扯帶到大陰唇,感覺好像小穴的洞口也被拉開的感覺,帶給我很異樣的性刺激;而他的雞巴則一直在前面貼著我的下體磨蹭著,感覺他勃起的下體正在隔著內褲磨擦著我的小穴洞洞;而我的淫水也跟著他的律動而持續滲出來,早就把內褲給弄濕糊掉了!

(這樣的男女淫蕩的三貼跳舞,幾乎等於是做愛的前戲。)

就這樣,我們就這樣三貼的跳完了一支舞曲。

(我們兩個男女的淫蕩三貼舞,應該也被在背後唱歌的另一個小男生小延看得清清楚楚吧?因為我眼睛餘光看到他的下體也是勃起頂著褲子,搭了一個小帳篷,甚至他的褲襠拉鍊也已經被他拉下來,勃起的雞巴正頂著內褲外露著……)

當我終於跟小成跳完這曲淫蕩的三貼舞了,我感到更大的昏炫感,有點搖搖欲墬的感覺。小延立刻走過來說:「小成,向你借一下舞伴,我也要跳支舞。」

還沒等到小成答應,小延立刻就拉著我的手,又把我擁入小小的舞台之中,我好像獵物一樣,從一個男生的手裡交換至另一個男生手裡,此時,我已經沒辦法管到小成他的想法了,因為此時的我陷入更大的危機當中……

由於小延看了我和小成的跳三貼舞,「性趣」早就爆發出來,一把我擁入舞台之後,更迫不及待把我貼得緊緊的,我幾乎都不能呼吸,我說:「小延,別抱那麼緊,乾姐沒辦法呼吸……」而他根本不管我,我只感覺到他混濁的呼吸聲,這聲音讓我聯想到男朋友跟我做愛時所發出的聲音!

他的手直接從我背後繞過來到我胸前,從背後直接就穿入胸罩裡面,掐捏著我的乳房,因為有些用力,感覺一陣刺痛感,漸漸地胸部卻產生了一些癢意,陣陣刺痛感加上癢意兩者結閤起來的感覺,從胸部傳了過來,讓我的小穴因此又多分泌一些淫液出來,我感覺幾乎都要滴出來,這是我很少感覺到的感覺!

(是不是此時是站著的關係,還是我真的被人下了春藥導緻的?)

小延他另一隻手更是從前面掀起我的迷你短裙起來,手指摸到內褲邊緣,便直接把我的內褲給扯拉下,內褲露在迷你裙外,掛在我的兩腿之間。他的手不老實地直接撫摸著我的小穴,甚至還在我略為稀疏的陰毛處抓著一撮毛,然後用力的扯了一下來……

我被他突然一扯,吃痛之下大叫:「唉呦,人家陰毛被你扯下一撮了啦!」

(低頭往下查看,居然發現他手上多了好幾根我屄屄的毛。由於我的陰毛已經不多,再給他這樣拔下一撮,更感覺有些稀疏了,萬一以後被男友質問起,真不知該如何回答!)

不過他居然不回答我,繼續伸手撫摸著我已經濕掉的小穴洞口。他觸摸到我早已經濕透的小穴,邊摸還邊說:「咦!乾姐,妳的小穴怎麼都濕了一大片呀?是不是想讓人插進去呀?」

他看看已經濕掉並掛在我大腿上的內褲,說:「是不是妳的小穴早就想要讓男生雞巴插進去才會弄濕內褲的?」說完,他的手指更是興奮地直接摳著人家早就氾濫的小穴……

他興奮地摸著我已經氾濫的小穴,說:「乾姐好淫蕩喔!小穴早就濕成這樣子了!」說完,還直接把中指插入小穴裡面……

小穴因為早就濕潤了,被手指插入後,發出「啾!啾!」的聲音,我幾乎腿都軟掉了,而且昏眩感越來越強烈,於是說:「喔,小延,不要這樣,乾姐的小穴會受不了的!」

小延說:「乾姐其實是在說謊吧?小穴那麼濕是想被插入,不要騙人啦!」

我只好說藉口說:「小成他旁邊在看,你這樣玩我的小穴,會對他不好意思啦!喔……喔……」

小延並不因為我說的話而停止,相反的還多加了一根手指插進小穴裡面,並且更快的抽插起來……

小延眼神淫蕩地說:「我們不要管小成,他是不會在乎的啦!」

(我一下子不能理會小研為何如此說,只是感覺小穴被插入的動作越來越強烈了……)

小研的手指繼續在小穴裡面攪動,「啾、啾、啾、啾」的聲音更大了,原本有些空虛感的小穴,現在卻有了兩根手指的插入,頓時讓我感到十分有充塞感,而當手指抽動時,立刻讓我感到情慾開始高漲起來,欲罷不能的感覺讓我反而更抱緊他,不過,我卻不敢往小成那個方向看去,眼睛儘是閉著……

(不過,眼睛閉著,小穴的感覺卻變得更加敏銳起來——真是奇怪的感覺,以前我的身體很敏感,一下子就會高潮的,現在卻感覺只有情慾感持續升高,一種會高潮的感覺,卻好像感覺還很難達到!)

他一陣陣手指的抽動帶來的舒服感,讓我的情慾更加高漲起來,但是卻讓我達不到高潮,最後,甚至我們兩個已經定在舞池上不動了。小延更是把我推到牆邊靠著,一手抬高我的一條腿,另一手則用手指更深入地抽插著我的小穴……

(由於小穴被強烈地刺激著,再加上醉茫茫的酒意,此時的我幾乎等於處於半昏迷狀態,只感覺小穴被強烈的刺激著……)

不知何時,上身的T恤已經被拉下了一大半,小延甚至就直接吸起人家的乳頭,而乳房和小穴這兩個敏感的地帶一下子就被這個認識不到兩小時的男生給玩弄著……

(自己大膽的行為也讓我對於當時的行為感到不解,這樣的害羞感卻轉化成更大的慾望出來!)

此時,我突然好想被男生「幹」喔——誰都好,小成可以,小延也可以,只要是硬雞巴,誰插入都沒有關係!我的小穴現在只感到需要強烈的抽插而已,而這樣的心態讓我當下沒有了羞恥感,我甚至還主動張開自己的腿,讓小穴可以更開一點,而小延更是趁機又插入第三根手指進去了!

(真是「好敢」的男生呀,難道他就不怕小成吃醋嗎?)

我的小穴因為此時正是開口朝下,再加上被他三根手指插入,頓時淫水就像流水一樣,順著他的手指滑溜出來,直接滴在小小舞台上……

這時,我突然模糊的聽到小成說:「唉、唉……小延,你不要太過份喔!乾姐好像已經被你弄到藥性發作了,別把她玩掛了,我們就不好玩了!」

小延卻彷彿沒聽進他的話,繼續用手指肏我的小穴,不過我卻突然心中靈光一閃,但當時並不瞭解是什麼事情,總之,似乎是小成跟小延的關係,而且我意識也越來越模糊了。最後,我終於感覺自己終於體力不支,昏厥過去了……

再醒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赤裸的躺在汽車旅館的房間裡……

而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赤裸的躺在汽車旅館的房間裡,更正確的說,我是躺在那間汽車旅館房間的浴缸裡,週遭仍是兩位小男生–小成與小延。不但我已經處於全裸狀況,並且發現他們也已經脫光光的跟我一起泡在浴缸裡!

我悠悠的醒來,第一眼發覺自己已經赤裸裸的泡在浴缸裡,讓我又驚又懼的大叫:「這裡是哪裡?我怎會在這裡?」

小成笑著說:「幹姐,不要叫那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