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清潔工的臭襪奇緣

 「跟我一起跳,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動作,再來一次」健身房的舞蹈
教室里,十幾個女孩兒在隨著健美操教練的快節奏的節拍與動作,揮汗如雨的跳
著健身舞蹈,白色的、粉色的、紅色的……五顏六色的襪子在地板上滑來滑去,
雖然教室里每天都被打掃,但穿了幾天的襪子足底總會有些變黃的顏色。再混上
女孩兒們大量運動流下的足底汗液,更容易臟,而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在晚上9點
鐘健身房的人們陸陸續續的散場之後,再打掃健身房的清潔工。

  這樣的工作並不累,每個月也有那麼一千多快,夠我這個四十多的老光棍自
己吃喝了,還可以每天抽一包煙,偶爾吃頓好的,還是健身房老板是我的大侄子,
才給我安排了這工作,每天晚上打掃完了就住在我大侄子的別墅門口的小屋子里,
給他順便看看門。要說這日子唯一不爽的就是,沒個女人陪著,生活真的有點寂
寞。

    按說我這不缺胳膊少腿的,雖說有點駝背,之前也有個兩次婚姻,只是結婚
之後都不滿意我這個蚯蚓一樣的陰莖,又短又細,就像一個普通人的拇指一樣,
完全不能滿足老婆,所以我就算白板體貼,對老婆再好,沒有滿足的婚姻還是離
婚了,更可怕的是,我陰莖細小的事情被我第二任大嘴巴的老婆說給了她的新的
老公,結果村里的人全知道了,面對著常年累月的男人的嘲笑,到後來甚至那些
大姑娘小媳婦兒的看見我也總是看著我下面笑。

    後來實在忍受不了不得已投奔了自己在城里的大侄子,隨便找了個工作,也
不奢求能有什麼發展了,給口飯吃就行。像我這樣的駝背老男人,自己都快養活
不了的,哪兒能再奢望在城里找個媳婦兒呢?

  健身房人走的差不多了,我把健身房大致清理了一遍,天天清理,也沒有多
少的臟東西,很快就清理的差不多了。然後把燈關掉了一大半,按照平常的習慣
,走回女沐浴室。私人櫃上和旁邊總放著一排排的鞋子,有些女人會把鞋子和襪
子放在外面。以免把里面熏臭了。

  私人櫃最上方左側第一雙,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人影,楊麗,二十八歲左右
,那個來健身房開著寶馬,總帶著墨鏡,衣著不凡的身材火爆的女人,據說是某
企業老總的秘書,她的舞蹈鞋子總放在鞋櫃最上方的左邊,我伸手勾著她的舞蹈
鞋子,從里面掏出來一雙肉色短絲襪。

    絲質柔滑精細,摸著像綢緞一樣光滑,最讓我沈迷的,還是那濃濃的味道,
不僅僅是那種汗酸味,還有她身上濃濃的玫瑰香水味,兩者混合到一起,沖刺著
我的鼻孔,讓我忍不住的把絲襪捂到自己的鼻子上,特別是足底那里,最臟的部
分,也是味道最濃的,想起她那潔白柔膩的大長腿,白嫩的腳踩著細長的高跟鞋。
讓我的整個下面像火一樣的燒起來了,這是我最愛的舞蹈女孩兒們的絲襪之一了。

不過今晚,我並不想在這一雙絲襪上射出
來。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面對著這一雙雙的絲襪,就像一個皇帝在翻牌子,
如果這雙絲襪是最喜歡的,封她為皇後,那麼朕還要寵幸其他的妃子。

    最上面第二雙,鞋子里面掏出來的是個白色短棉襪,同時也有一股濃重的酸
臭味襲來,是她,林青,一個愛運動愛笑的女孩兒,身材特別好,健身房的老會
員了,剛開始來的時候瘦瘦弱弱的,現在已經是有著勻稱的身形的,穿衣顯瘦,
脫衣有肉的那種女孩兒了,有無數個晚上看到她出入我大侄子的別墅,有時甚至
在我大侄子的別墅里連住好幾天,每晚都能聽到她的柔聲媚語和竭嘶底里的淫叫,
讓我無數次的在她的叫聲中,在手中噴播出白色的精液。

    早上她每次離開的時候腳步輕飄飄的,臉上帶著滿足的紅暈。她的腳是那種
很有力度的,走路富有彈性,總喜歡穿著運動鞋,所以腳汗味也比較大,配上白
色的棉襪,這種感覺真的很享受,她白色的棉襪套在我的雞雞上,分外的柔軟舒
適,每當閉上眼睛,就會想起她胸前跳動的柔軟。前天剛用這雙襪子射過,還是
換另一個吧,不僅所以悄悄的放了回去。

    這時,我的目光瞄向第三雙,那雙鞋子里的襪子,這雙襪子可是我侄女的,
16歲的高中少女,每次回家路過門崗總會甜甜的叫我一聲叔叔,身材嬌小,屬
於鄰家有女初長成的那種小美女,所用的一切都是可愛風的,卡哇伊的甜美風格,
她的襪子是那種粉色小襪子,因為腳比較嬌小,所以穿的還是童襪,上面帶著可
愛的小熊,來健身房比較少,襪子上味道很小,還總帶著一股甜香味,惹人喜歡。
反倒是這樣,我倒每次都不好意思用她的襪子。

    再往後走一點,一股刺鼻的臭味襲來,我不禁把目光投向角落的那一雙鞋子,
里面是一雙黑絲襪,這是這些襪子里最重口味的一個了。她是我大侄子的媳婦兒,
李素麗,人卻不像名字那樣素凈美麗,身材比較胖,總是濃妝艷抹的,畫著濃濃
的妝容,塗著艷麗的口紅,喜歡穿黑色的絲襪,生活上還很懶,對我也從來不客
氣,總覺得我這樣又臟又駝背的人,給他們家看別墅都掉面子,無數次對我的冷
嘲熱諷,總想把我趕走,為此跟我那大侄子當面吵了好幾次了。

    至於為什麼我大侄子會跟她結婚,還不是因為她那有錢的老爸,別墅都是她
的陪嫁之一,也是我最討厭和害怕的人。而她的絲襪,那個不愛洗澡和洗腳的臟
女人的絲襪,是我用來射精最多的絲襪。只因我她是我最恨最討厭的女人,所以
在無人的時候,我總是把她的絲襪套在自己的雞雞上,一邊閉上眼幻想著這個賤
女人在我的身下被我操的要死要活的樣子,一邊狠狠地罵著死肥豬,然後射精子
會透過絲襪的細密的網眼噴射到地上,然後達到我精神上的滿足,這樣每次都會
感覺到身心上極大的愉悅感。

    這也是我最喜歡操這雙絲襪的原因,今天也不例外,雖然大部分其他襪子都
被我套弄過,但是想起這個死肥婆挑我毛病罵我老駝子的樣子,我決定今晚上再
狠狠地操她,不她的絲襪一遍,得到啊Q式的精神勝利感。

    先取出她的臭黑絲襪,這死肥豬,多久沒洗襪子換襪子了,鹹腥酸臭的味道,
撲面而來,第一次用她的絲襪的時候,我差點把飯都吐出來,而現在,聞到這濃
重的腳臭味,只會讓我小弟弟蓬勃起來,好像是小弟弟開飯的新號,他就自己興
奮起來了,啐了一口後,把絲襪套到了自己的小弟弟上,長黑絲對我這麼小的陰
莖來說,可以重重疊疊的包裹好幾層,但龜頭射出的部分,一定要只有一層,方
便射出以後,用一點水潤濕了再用紙擦拭掉射精痕跡,然後很快幹了就一點痕跡
就沒有了。

    我雙手握住被絲襪包裹的陰莖,手輕輕的擼動,坐在旁邊的長凳上,靠著櫃
子閉上眼睛,想象著死肥豬一絲不掛的躺在我的身下,而我的雞巴變得很大,先
操她的那個肥嘴,操到她的喉嚨里,操死這個賤貨,捅一下她的臟逼,再拔出來
捅進她的嘴里,再使勁兒操到她的喉嚨里,操的她無法呼吸,好爽啊!啊,我不
行了,要射她的賤嘴里了,死肥豬,賤貨,啊!!一股精液噴薄而出……讓我瞬
間爽到極點,飄飄欲仙的這種感覺,讓我癱到那兒。

  「爽不爽啊?」突然一個怒意中帶著戲謔的熟悉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在我
心中不啻於響起一個炸雷,我一個哆嗦睜開眼睛,看到李素麗,也就是我的侄媳
婦兒正叉著腰,站在門口一臉怒意的看著我,我明明鎖了門的,她是老板娘,自
然也有鑰匙,沒想到她下了班這麼久了居然又過來了。

    這時我的雞巴上還套著她的黑色絲襪,白色的精液在地上射了一灘,我的褲
子半褪在地上。我趕緊站起來,茫然張開嘴:「素麗,我……」

    我也不知道該說些啥了,這時素麗三兩步快速走過來,擡起腳一腳踹過來,
細長的高跟鞋踹到我身上,我就是一個趔趄,褪下的褲子絆著我的腳摔倒在地,
摔得我這老骨頭眼冒金星。

    素麗還不依不饒,擡起腳在我身上就踹,一邊踹還一遍說:「用我的絲襪打
飛機,還罵我死肥豬,我讓你死肥豬,老駝子,你不想活了吧,讓你死肥豬,踩
死你……」

    我只能用胳膊護住頭部,細長的高跟鞋在身上踩得痛徹心扉。踩得我都麻痹
快沒知覺了她才累的停下來,手輕輕的理了一下額頭的粘到頭上的髮絲,喘了幾
口氣,然後說:「老駝子,真有本事啊,老娘的絲襪你都敢用,香不香呀?我知
道本姑娘比較懶,這絲襪估計有一個月沒換了吧,有幾個地方都脫絲了,沒想到
你這老東西還愛好這口。」

    突然低頭看見自己的鞋子竟然踩在了我剛射出來的精液上面了,頓時一臉嫌
棄,「哎呀,好惡心啊你,老娘的絲襪是你這樣的賤種能用的麼?臟死了,看你
這樣子,你那雞巴也算雞巴?跟太監差不多了吧?怪不得聽說你在老家人家叫你
老蟲子,這也就跟一條蟲子差不多了吧。」

    一邊嫌棄的擡起鞋子,在我的雞巴上撥弄了幾下,然後又不解恨的踢了一腳,
疼的我又捂住下面。下面滿手都是我的精液和她鞋底的臟東西,黏黏滑滑的。我
開口說:「侄媳婦兒,我錯了,你打我罵我都行,就是別把這事兒說出去,也別
趕我走,我以後不要工資了,就給口飯吃就行。」

    素麗擡起下巴:「你那點工資算個屁啊,老娘會在乎?不過老娘本來挺想趕
你走的,但現在又不想趕你走了,養條老狗也不錯,要說你那侄子比你可厲害多
了,那大雞巴粗大的,要不是當初甜言蜜語的哄我上了床,被他征服了,我能嫁
給這窮小子?誰知你這親叔叔居然長了這麼小的雞巴,哈哈哈哈……」

    我滿臉苦澀,這是我最大的痛,從沒讓哪個女人滿意過,我也感到深深地無
力。

    素麗接著說:「你侄子現在出息了,這健身房的女人有一多半都跟他上過床
了吧,現在對我越來越發的冷淡了,看不上我了,沒有以前對我像狗那樣搖尾乞
憐的樣子了,所以我要你當我的狗,來替你侄子還債,也替你剛才對我的侮辱還
債。」

    我說:「侄媳婦兒你想怎麼樣都行,我都聽你的。」接著爬起來跪在素麗的
腳下。

  素麗聽了哈哈大笑,笑的臉上的粉撲撲的往下掉,接著她坐在旁邊長凳上,
脫下自己的高跟鞋,胖腳往長凳上一伸,張口說道:「賤老狗,過來給主人按摩
下腳。」

    我就要站起身穿褲子起來,她起身一個巴掌打過來,「要你穿衣服了麼,要
你站起來了麼,我說了,你是賤老狗,光著身子爬著走才是一只賤狗該做的事情!」

    我屈辱的把褲子脫了,上衣也脫了,一點一點的爬過去,要給她按摩她的臭
腳,她突然一腳踢過來,「用嘴按摩啊,賤狗。」

    我慢慢的低下頭,靠近她的黑絲襪,這次的絲襪是穿在身上的,一股股的臭
味襲來,要不是長時間聞她的絲襪,我的抵抗力變強了,肯定受不了她的這種味
道。伸出舌頭,舔她的腳背,滑滑的絲襪,配上刺鼻的酸臭,我渾身的疼都感覺
不到了,似乎被麻醉了一樣,射過精的雞巴又開始慢慢的硬起來了。心中告訴自
己我是個賤狗,我是個賤狗,舔主人的腳,慢慢的把嘴沿著腳一點點的移動到腳
趾,吸吮到嘴里,秀麗發出一聲舒適的呻吟:「啊,好爽啊,好久沒感受到了,
當初你侄子也這麼跪舔過我來著,老狗雞巴不行,舌頭倒還可以。」

    我賣力的一根腳指頭一根腳指頭的舔吸吮,認真的按摩,一直到腳心腳底,
秀麗不時發出輕輕的呻吟,大肥腳不時的還輕輕爽的抽搐一下。「老狗真不錯,
挺有天賦的,久違的感覺啊。好了,挺滿意的,脫了我的絲襪,再舔乾凈吧,以
後就用你洗腳了,又節能又環保還可以按摩腳減輕壓力,挺不錯的。」

    我聽話的把她的絲襪輕輕的卷起來,脫下去,然後開始了清理她的臭腳的工
作,她的臭腳起碼有一個月沒洗了,腳趾縫中間有老泥垢,怪不得味道這麼酸臭,
指甲里也都是黑泥,不過我都慢慢的一點點的舔,不敢有一點不滿的表情漏出來,
腳上的皮膚粗糙,特別是腳後跟的皮,都開裂了,都要慢慢的潤濕,再一點點的
舔了吃下去,努力讓主人滿意。

    當然秀麗也非常滿意,從她放鬆帶著微笑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後來舔得我
舌頭都乾了,秀麗才發話:「好了好了賤狗,舔幹凈了就行了,真舒服啊,還剩
最後一個地方」,說著她褪下了自己黑色的包臀裙,又褪下黑色的內褲,指了指
自己下面,一邊說:「這里,也好幾天沒清洗了,便宜你了,親愛的老叔,幾年
沒見過女人的逼了,你侄子對我的冷淡,就讓他老叔來還吧!來吧賤狗!」

  茂密的黑色陰毛像一大團亂草,兩條肥碩的大腿中間是擠出來一條大肉縫,
極其的飽滿,還帶著一些白色的白帶,從縫里擠出來的,我無比厭惡這個女人,
但是又不得不聽從她的命令,不然失去這份工作,我會流離失所,再者讓我的侄
子知道了這件事,我的臉面往哪兒擱呢,還有我可愛的小侄女,所以得聽從這個
死肥豬的命令,去舔她肥碩的下面。

    剛舔了一口,那白帶的味道,真是又酸又澀,還有股濃重海鮮的腥味,秀麗
卻感到很舒服,興奮的哦了一聲,肥大又發黑的陰唇抽動,我繼續用舌頭從上到
下的舔弄她的陰縫,她爽的嗯啊嗯啊的亂叫,我舌頭撥開她的陰縫,看到里面的
嫩肉,不禁也有一點興奮起來,把舌頭縮成圓柱狀,狠狠地插進去,秀麗啊的一
聲,雙腿猛然夾緊我的頭,雙手抱住我的後腦,使勁兒往她下面按,我的鼻子都
陷入到她的大肉縫里了,舌頭完全的插進她的陰道里,讓我完全不能呼吸,而她
摁住我頭不停的動,瘋狂的摁動再放鬆,摁動再放松,淫水噴濺了我一臉,

  就在我完全呼吸不過來的時候,她突然渾身抖動,一股水液噴濺出來,我的
頭被她摁住,一動不能動,就這樣被她浪叫著一邊淋濕我全身。

  瘋狂過後的秀麗,穿上她的衣服,帶著滿足的暈紅,又恢複了趾高氣昂的樣
子,冷冷的對我說:「收拾好這里,洗個澡,回到家去找我。」

    然後踩著高跟鞋哢噠哢噠的走了,被虐後渾身尿液淫水的我,默默的洗了個
澡,然後把女更衣室拖洗乾凈,疲憊的回家,別墅門口巨大的鐵門,像一個巨獸
張著大嘴,過去那個門,到底是天堂還是地獄呢?今天被發現秘密等待我的又會
是什麼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