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脅迫的美女經理

 魏鑫習慣性看了下手表,已經是晚上七點半了,「陳經理,這麽晚還留妳加
班,妳家裏沒關係吧。」

  魏鑫扶了扶眼鏡框,看著眼前這個身高1.70米的大美女陳靜,公司標配的工
裝裙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下,顯得更加充滿誘惑力,那黑色絲襪配上那修長有肉
的大腿,讓魏鑫幾乎都能聞到陳靜身上那淡淡的香味。

  「沒事,魏總,有事您吩咐。」

  陳靜作為公司的出納經理,加班早已習以為常,而且還是今天還是月底,不
加班倒是反常的,不過她還是覺得心裏忐忑的厲害,魏鑫很少這麽晚還找員工談
話,尤其找上她。更讓她不安的是,魏鑫從她進了經理辦公室就開始上下打量她,
而且視乎關注的重點尤其是自己的大腿、臀部等敏感部位。

  「開門見山吧,陳經理,這幾天總部財務給我發了半年的支出報表,A省石
化公司、A大學這兩個項目,總計支出了八十萬項目保證金,」魏鑫慢條斯理的
說著,一邊看著陳靜那披肩長發下白皙的漂亮臉蛋。不覺下身有點小小的亢奮。

  陳靜剎一聽這兩個項目名稱,本來就白皙的臉色直接就蒼白起來,強自鎮定
的不讓自己緊張起來,為了防止因為緊張而聲音發抖,她衹緊緊盯著魏鑫的眼睛,
努力作出無知的詢問表情。

  「陳經理,還需要我說的更明白一些嗎?我衹想說這兩個項目早就廢棄了,
保證金卻衹回了五十萬,剩下三十萬應該在妳手裏吧。」

  魏鑫隨手點起衹香煙,其實事情他早在一個半月前就清楚了,退返的三十萬
保證金,因為陳靜的弟弟車禍住院,急需用錢,給挪用了作為醫院抵押金,衹所
以隱忍到現在,無非是看她能挪用多久。而這一個半月過去,或者更確切的說,
應該是四個月時間,畢竟客戶那邊早就在四個月前就把錢返回分部賬戶了。

  陳靜雙腿一軟,直接就蹲了下來,「魏總,」陳靜的迅速崩潰,立馬帶上了
哭腔。魏鑫並沒有說話,而是直接看向了陳靜因為穿了14厘米高跟鞋,在蹲下後,
直接略微岔開的雙腿中間,若隱若現的裙底以及黑絲下的大腿根。「陳經理,事
情我已經全都知道了,具體過程不用在解釋了,理由也可以理解,但最重要的是
結果,不是嗎。」

  陳靜一征,眼淚在眼眶裏打轉,本已經空落落的心,突然給了她一個訊號,
事情在魏總這裏可能還有轉折。

  「來,坐下吧,不要這麽蹲著了,」魏鑫起身向陳靜伸出了手,陳靜幾乎下
意識的拉住魏鑫的手,並被魏鑫扶坐在沙發上,魏鑫順勢緊緊坐在了陳靜的身邊,
右臂直接就攬在了陳靜的肩膀上,陳靜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和頭發上常用的洗發水
香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讓魏鑫舒服的很,「兩個選擇,妳選下吧,陳經理,第
一,妳準備好辭職信,並在三天內把錢返回,公司看在妳也是三年的老員工,就
不走法律手續了。」

  陳靜本來有點抗拒魏鑫對她作出的過于親密的舉動,但魏鑫的第一個選擇,
直接讓她完全沒有了抗拒的想法。

  三天內把錢返回,還得辭職,這幾乎就是讓她弟弟直接出院自生自滅啊,這
個完全是接受不了得選擇。

  魏鑫感覺到了陳靜身體剛一僵硬就又軟了下來,不由淡淡一笑,攬著陳靜肩
膀的右手,順勢捏了捏陳靜的臉蛋,「第二,妳讓我玩一個禮拜,這錢妳就年底
返回賬面吧,我們就當什麽都沒發生過。」

  陳靜心亂如麻,有心起來反抗,又實在沒有膽量拒絕,不反抗,又實在是面
對不了內心的抗拒,衹能期期艾艾的,不知道如何作答。

  眼前晃來晃去的都是那一摞摞醫院結款單,弟弟蒼白的臉龐,老母親滿是眼
淚的雙眼。

  當下身突然傳來的不適,陳靜詫然發現自己的裙子早就被掀到了腰際,一衹
大手正在她雙腿間來回摩挲,並不時的扣摸自己的神秘地帶。

  「魏總,魏總」陳靜連忙伸手按住還在她身上下流移動的大手,「我請您…
…」

  「最好不要反抗,要知道我現在就可以報警哦。」

  魏鑫邪笑著,幹脆直接把陳靜按倒在沙發上,看著這個美麗的女人,以及她
完美的身體,他知道這個女人已經成了他的玩物,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膽量拒絕自
己。

  他非常自然的開始解開陳靜身上的衣扣,同時看著陳靜的目光由散亂無主,
到直勾勾的盯著棚頂,魏鑫幹脆起身,將辦公室的門鎖死,又落下卷簾密封,作
完這一切,他才慢條斯理的脫光自己的衣服,伸手扶了扶自己已經勃起如鐵的老
二,緩解下充血的虛漲,這才看向陳靜,陳靜一動沒動,本來齊膝的工裝裙早在
剛才就被掀到了腰間,兩條黑絲長腿,挂著那雙細細的高跟鞋軟軟的躺在沙發上,
連襠褲襪裏白色的內褲在黑絲下顯現的吸引力,讓魏鑫的獸慾幾乎爆棚,上衣的
工裝長袖西裝和白襯衣被完全敞開了,白色的胸罩下微微起伏的白皙胸脯和小腹,
幾乎泛著微光,魏鑫走過去,伸手拍拍陳靜木然的臉頰,「妳這個狀態可解決不
了問題,滿足不了我的小弟弟,吃虧的可是妳自己。」

  陳靜那雙無神的雙眼頓時湧出了兩顆大大的淚珠。

  「妳想怎麽樣就怎麽樣吧,衹求妳言而有信。」

  陳靜認命了,太多的責任堵絆讓她根本沒的選擇。

  任由魏鑫一步步的脫光自己的衣服,又毫不顧忌的分開自己的雙腿,陳靜茫
然的看著魏鑫肩膀上,自己的右腿,上面的黑色絲襪被脫到了膝蓋下,黑色高跟
鞋卻依然挂在腳上,陳靜終于閉上了眼睛,她知道那一下的脹痛很快就要降臨了,
她沒法反抗,衹期望時間能快一點過去,甚至這一天都能直接快進到頭。

  很快,魏鑫野蠻的大力插入帶來的疼痛一下就把陳靜從迷茫中拉回現實,本
來還在幹澀的下體幾乎撕裂般被瘋狂插入,而且是一插幾乎到底,「啊!」陳靜
慘叫一聲,眼淚再次噴湧而出,衹聽魏鑫挑釁般的聲音,「還真是緊啊,陳經理,
妳的小逼還是粉紅色的,真是浪費啊,讓哥哥我的大雞吧多操妳幾次,看看到底
啥時候能上點黑色。」

  陳靜委屈而痛苦的扭過頭去,借長發蓋住自己的眼睛和臉,希望能逃避著羞
恥的現實。

  魏鑫並沒有著急拔出已經插到底的大棒,衹是慢慢的一點點的來回蠕動,果
然本能的刺激下,陳靜那幹澀的下面開始有了水花,魏鑫慢慢的抽出到馬上離體
的時候,再次猛的插入到底,陳靜再次忍不住從緊閉的嘴唇裏發出一聲呻吟,當
然是痛苦的,羞恥的,可是這正是魏鑫需要的,如此幾個重復,粗漲的陽具早就
被陳靜的蜜汁完全潤滑,來回抽插的動作雖然依舊很慢,但每次插到底卻輕鬆了
很多,陳靜早已沒了動靜,衹有那緊緊皺緊的眉頭,和緊閉的雙眼代表著她最後
的抗爭,魏鑫可不想就這麽快結束,當加速來回抽插了十來下,啪啪聲中已然包
含了水聲璨璨時,他把陳靜扶了起來,讓陳靜將雪白的桃型臀面對了自己,同時
一把薅起陳靜散落的長發,再次大力抽插,一邊抽插,一邊享受的說,「還是這
樣操妳舒服啊,是不是啊,陳經理,被我這麽操,還這麽多水,妳就是個天生騷
逼,妳真該看看妳的小逼,都快發水了,還有妳那個粉嫩的小屁眼,不知道一會
插進去會不會容易些。」

  陳靜沒有吭聲,頭發上的扯痛,以及下體一陣陣傳來的羞恥的酥麻快感,讓
她幾乎分辨不出到底自己身在哪裏,仿佛全世界衹有一個聲音充斥了她的五感,
那就是啪啪的撞擊聲,和咕嘰咕嘰的水聲,她的乳房前後瘋狂的甩動,讓她幾乎
覺得自己的胸部會隨時因為慣性飛出去。

  時間從來沒有讓她感覺這麽慢度過,魏鑫粗壯的陽具每一次抽插,都讓陳靜
清醒的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被人肆意蹂躪,魏鑫一身大汗,但依然在控制著抽
插的節奏,而不讓自己輕易噴射出來,他將陳靜由後入式,換回按在地毯上正面
抽插,全身壓在陳靜雪白柔軟的身體上,一邊感受著陳靜豐滿的乳房和乳頭跟自
己胸口的摩擦,一邊腰馬合一的做著既定頻率的活塞運動,甚至還將空出來的雙
手捧著陳靜的臉龐,瘋狂的吸吮著陳靜的唇舌,陳靜自暴自棄的攤開的雙臂,更
讓魏鑫的占有慾得到瘋狂滿足。

  雞巴的舒服才是真的舒服啊,魏鑫心裏想著,一陣幾乎難以控制的快感讓他
幾乎就要克制不住的時候,他義無反顧的再次完全拔了出來,看著陳靜依然緊閉
的雙眼,以及不規則的呼吸而抖顫不停的雪白乳房,他一口咬了下去,毫不介意
的在陳靜的乳房上留下一圈圈壓印,在陳靜痛苦的呻吟下,他把手指伸進了那水
汪汪的神秘洞穴裏,代替了自己的雞巴瘋狂抽查,陳靜本來明顯痛苦的呻吟聲漸
漸變得古怪,似笑似哭似囈語般的呻吟,讓魏鑫知道,這個女人已經高潮了,感
覺到自己的小弟弟再次回復淡定,他粗暴的將陳靜再次翻過來,雙手使勁捏了捏
那山丘般崛起的豐臀,兩手一分,將這兩塊軟肉一分,就把自己的大棒再次滑進
了陳靜得蜜穴,柔軟的緊抱感,滾熱的包容,濕滑無比的感覺,讓魏鑫的小弟弟
再次不淡定了,魏鑫不想控制了,反正今晚就是在辦公室呆到淩晨,再收拾也是
來的及的,于是,他雙手環過陳靜的後背,分別捏住陳靜的兩個乳房,瘋狂的抽
插,「啊!」魏鑫舒服的吼了一聲,很快將弄弄的白漿射滿了陳靜的蜜穴,陳靜
突然哭叫一聲,「妳這個畜生,妳怎麽可以射在裏面。」

  媽的,射在裏面也是以後麻煩,管我屁事,魏鑫雙臂用力,緊緊箍住陳靜要
反抗掙紮的上身,雙腿死死壓在陳靜的雙腿上,讓自己的陽具依然插在陳靜的最
深處,不停噴射出一股股的快感。

  因為無法抗拒孔武有力的魏鑫,被滿滿射的溢出的陳靜,在魏鑫翻身起來時,
不顧渾身的酸痛,開始用手指扣進還在冒白漿的下體,一邊小聲哭泣,魏鑫全身
愉悅的起來先用紙巾插了下自己得到極大滿足的小弟弟,然後又抽了幾張紙巾扔
給陳靜,就開始自顧穿上了衣服,然後點上一根煙,坐在沙發上,愜意的看著陳
靜一邊抽泣一邊收拾自己泥濘的下體。

  高跟鞋一衹依然挂在陳靜的腳上,奇跡般沒有再剛才的劇烈運動下脫離,而
另一衹卻早已跟陳靜零散的衣服混跡在一起。

  這個畫面讓魏鑫覺得簡直美得讓他能記一輩子。

  兩根煙的功夫,陳靜已經從哭泣中清醒過來,慢慢的穿回衣服和絲襪,高跟
鞋,魏鑫這才站起身來,「走吧,跟我回家。」

  陳靜一愣,她這才發現魏鑫壓根就沒想結束,羞辱感,讓她非常想跟魏鑫拼
命,可理智又冷冷的告訴她自己,她衹能順從,行屍走肉般在魏鑫的吩咐下,陳
靜機械的將魏鑫辦公室收拾了一遍,然後被魏鑫半摟著出了公司,上了電梯,到
了地下車庫,魏鑫在陳靜的屁股上摸來摸去,半推半摸的將陳靜送上了自己的副
駕駛,一路開車直奔自己的公寓。

  進了公寓,陳靜提出想先洗個澡,可是話剛說了一半,就被魏鑫直接按在了
床上,幾下就給扯了個全裸,連自己的白色三角褲都被魏鑫粗暴的扯斷了帶子,
這次的抽插更是粗暴,魏鑫將陳靜雪白的肉體擺成各種姿勢,並強迫陳靜給自己
口交,陳靜本來是不願意的,魏鑫笑著說,「不用嘴,就還是射在裏面了,妳隨
意。」

  于是陳靜乖乖的將魏鑫的陽具含在了嘴裏,任由魏鑫抓著她的頭發,不停的
來回抽插,好幾次都插的太深,讓陳靜幾乎嘔吐出來,可魏鑫完全不顧陳靜的掙
紮求饒,依然瘋狂抽插,最後再勉強吐出魏鑫的陽具,她求饒說,「妳躺下吧,
我給妳好好口。」

  魏鑫這才放過她,讓陳靜跟他來個69式,一邊享受陳靜口腔的上下按摩,一
邊用手和舌頭褻玩陳靜粉嫩的陰唇和柔軟的臀部,這樣進行了十分鐘,由于陳靜
的生疏技能,讓魏鑫完全感覺不到有射的感覺,魏鑫再次把陳靜按在身下,用力
握住陳靜的兩衹腳踝,分到最大,然後瘋狂抽插,看著陳靜用雙手手背蓋住自己
的眼臉,看著那被撞擊震動的波浪般運動的胸脯,魏鑫一邊用力,一邊喊著操,
操死妳個小騷逼。

  到了十點半,陳靜的電話響起時,陳靜已經被魏鑫射在嘴裏一次,而魏鑫一
手捏玩著陳靜的乳房,一手扣捏著陳靜柔軟的陰唇,勉強咽下魏鑫的精液,陳靜
接起了電話,「喂,媽,我們公司今晚加班,晚上我就不過去醫院了,我明天晚
上過去接您。」

  「今晚就好好陪我一晚,明天我給妳假,」魏鑫笑嘻嘻的說著,起身打開冰
箱,拿出一杯飲料,「來,喝點飲料,去洗個澡,一會我們在換幾個姿勢。」

  陳靜心裏滿滿的怒火和羞辱,冷哼一聲,接過飲料,賭氣般一口喝掉,就起
身去了衛生間。

  魏鑫看著浴室玻璃裏陳靜白花花的肉體身形,笑了笑,「小騷貨,一會等妳
睡著了,給妳多拍幾張特寫,看妳以後怎麽嫁人。嘿嘿。」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