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世界 1-16

(1)

一覺起來,下身脹得厲害,我一邊調整褲子一邊打開門往門外走去,並隨意地往走廊外看去……

嗯?

我揉揉眼。

「呃……我記得我應該是三天沒出門,不是三年沒出門吧?」才剛走出小套房的我忍不住說。

不對吧,眼前這是什麼情況?就算我真的三年沒出門,地球暖化應該也不至於讓大街上三分之一的人只穿內衣到處晃吧,更何況還有少數人根本是全裸的。

我想想,這幾天有什麼怪事嗎?好像也沒有啊,不過就算有我也未必會發現就是了,暑輔結束後這幾天我都在打電動,頂多出來泡個泡麵而已。

「嗨,好幾天不見了,都在打電動?」就在我還在困惑的時候,左後方傳來女孩子的聲音,是住在樓下的楊馨庭學姐。

「嗨……」轉頭一看,我當場傻在那裡,學姐竟然只穿著一條淺黃色內褲就這樣走上來,一對像是饅頭一般的小胸部大剌剌地露在外面,就連淡褐色的乳頭也不例外。

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學姐繼續往我靠近,並由下往上輕拍了我那脹到不行的肉棒,然後停頓了一下說:「欸,我都先打招呼了,你的回應呢?」

打招呼?我剛才應該已經打過了吧?

「學姐好。」我做了個比較正式的回應。

「蛤?你在做啥?該不會是還沒睡醒吧?還是今天的我太正了,讓你看傻了?」學姐一邊說還一邊挺起看起來充滿彈性的胸部,話說我今天才注意到,原來學姐的肚子上有微微的腹肌線條。

學姐的確長得還算不錯,而且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又更正了,但這不是現在的重點。到底學姐所謂的打招呼是指什麼……啊!該不會是這樣吧?

我小心翼翼地輕拍學姐的私處,同時緊盯著學姐的表情。

「這才對嘛,對了,你隔壁間那傢夥在嗎?」學姐露出滿意的表情。

「妳是說汪霄岩學長?」

「對啊,我要問他功課的事情。」嗯,令人懷疑,這兩人的關係本來就頗曖昧。

「我星期五晚上出來泡泡麵時他正好要回老家,不知道回來了沒。」我回想了一下。

「這樣啊,我直接去敲門好了。」

「那我先回房間……哇啊!」就在我轉身的同時,褲子的拉鍊被我的肉棒撐爆,遠比印象中粗長的肉棒穿過內褲、褲子昂首挺立。

雖然我急忙用手壓住,以防學姐看到,但因為肉棒太大,結果還是露出了大半。

「嘖嘖,你的肉棒不管什麼時候看都是這麼大呢,話說回來,你該不會還沒清晨槍吧?」

「蛤?」我完全聽不懂學姐在說啥。

「果然是沒清,沒聽過憋著對身體不好嗎?算了,我今天就幫你一下吧。」學姐說說著就走過把我的肉棒輕輕握住,並緩緩滑動,這時我才理解到所謂的晨槍是什麼。

學姐手指滑嫩的觸感從我堅挺的肉棒上傳來,同時也帶來一種和自己打手槍完全不同等級快感,爽到我的腳都有些發軟了。

「學、學姐,這我自己來就好了,不、不用麻煩妳了。」我忍著下身的酥麻感說,畢竟我現在還是很混亂。

「客氣什麼?我排卵期的時候,你也有幫我啊。」學姐突然丟出個我所沒有的記憶,讓我不知道該回些什麼。

看我沒繼續反對,學姐貼近了過來,整個人趴在我背上,堅挺的胸部和我的身體只隔著一層薄薄的T恤,完全擋不住那奇妙的觸感。

學姐繼續幫我清槍,滑膩的手掌再次包覆住我的肉棒,並以穩定的頻率來回抽弄,而另一隻手也沒閒著,正在玩弄我的蛋蛋,這帶來一種奇妙的快感,畢竟我之前打手槍時都沒特別關注那裡。

套弄的速度逐漸加快,快感也迅速地累積到了即將爆發的程度,突然,我的下身一陣哆嗦,肉棒抖了幾下,隨即就要射精了。

注意到這點後,學姐放開了玩我蛋蛋的手,但握著肉棒的手又加速了許多,強烈的快感直接衝破噴發的門檻,一股股白濁的精液夾帶第一次體會到的快感射了出來。

等瞬間的空白過去後,我才發現學姐空下來的另一隻手是去接我射出的精液,而就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學姐將那隻手往小巧的嘴唇一靠,直接開始舔起手中精液。

這畫面讓我看得血脈賁張,肉棒很詭異地在射精沒幾秒後再次硬了起來,但我還是往旁邊站開一步,說:「沒必要這樣吧?」

「積了一晚的精液就這樣射掉多浪費啊,覺得我偷喝了你的精液,不然你也可以喝我的奶啊。」一面說還一面捧起那小小的乳房。

呃……我是想說學姐沒必要為了我連精液都喝,結果學姐好像反倒是自認自己是賺到的一方,這讓我有點錯亂,至於學姐的提議……

「學姐妳有奶嗎?」那不是懷孕後才會有嗎?

「混帳!就算我胸部不大,但也還是會產奶的好嗎?」學姐搥了我的胸口一下,力道微妙。

「學姐妳懷孕了喔?」

「你腦子進水了嗎?懷孕只是產乳量增加而已,我小五就有乳汁了好嗎?」學姐一臉看到神經病的表情。

「呃……」是我有問題,還是這世界有問題?

「你到底要不要喝?不要就算了。」學姐有點不爽。

「嗯……好,我要來了喔。」既然這世界都壞掉了,我也豁出去啦。

我伸出手抓住學姐那小卻充滿活力的胸部,我掌中傳來難以言喻的奇妙觸感,遠比剛才隔著衣服時更為強烈,既堅挺又不失柔軟,讓我忍不住全神貫注地把玩起眼前這充滿人體奧妙的部位。

「嗯~~~哈~~~你在做啥啦~~~我是要你喝我的奶~~~不是玩我的奶~~~嗯~~~你這樣害我都有點興奮了~~~」

聽到學姐的話後,我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後便模仿小嬰兒直接用嘴罩住學姐小巧玲瓏的淺咖啡色乳頭,並試著用力吸吮。

過了一會,些許液體流入我口中,一股奇妙的味道充斥著我的口腔,稱不上好喝,但卻又有種讓人忍不住想繼續喝下去的感覺。

又吸了幾口,雖然每次的量都很少,可是給我的感覺都很強烈,光是喝著就有一種暢快感,但就在我想繼續喝下去之時,我看到汪霄岩學長從樓梯口出現。

我嚇到直接鬆開嘴巴,畢竟他們兩人的關係真的很曖昧,他看到這場景的話……OK,我已經準備好要逃跑了。

不過學長似乎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從他那宛如少女般的臉蛋中看不出一絲生氣的表情,只發現幾天不見,學長竟然又變得更嬌俏了,這是什麼巫術?

「呦,你們兩個早啊。」學長和學姐互摸了一下陰部後,又輕擊我的胸口。

嗯……這啥意思,說是扁人的話也太小力了吧,難道同性打招呼的方式又不同?

我試著回擊了學長的胸口一下,學長沒什麼太大的反應,看來是猜對了,是說幸好同性打招呼的方式是這樣,不然像學長這種偽娘也就算了,要我摸其他男人的肉棒實在是難以接受。

學長和學姐閒聊了幾句後,學長對我說:「我們兩個先走了喔。」然後就揉著學姐的小屁股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學長,你的形象也崩壞得太厲害了。

(2)

兩人一起走進隔壁房間後,我便挺著肉棒回到自己房間,並換上了一件較為寬鬆的褲子。

嗯……

呆滯了一小段時間,雖然腦海中還是一片混亂,但總之先看看網路上有沒有什麼關於這種變化的消息。

打開電腦,連上網路,稍微翻了一下網路新聞,大概都是些股市大跌、小孩弄破名畫之類的新聞,完全沒提到為什麼這世界變成這種性開放的狀態,倒是新聞圖片都變得清涼萬分。

想了一下,我決定改從比較學術的方向出發,我到維基百科搜尋「性交」,然後又連到了「人類性行為」,看了幾句後,我停下來,思考到底是我眼睛有問題還是腦袋有問題,我連的明明是維基百科,為什麼內容看起來像是偽基百科啊!

開頭沒幾句話就提到人類祖先在約兩百萬年前吸收了性愛細胞,並在約一百五十萬年前石斧和石製自慰棒後,一路向著鑽研性技的道路前進,藉由性擇選出腦袋更靈活、能想出更多性技變化的後代……絕望啦!我對這樣充滿吐點的祖先絕望啦!

雖然石製自慰棒和石斧擺在一起也讓人非常想吐嘈,但我還是先連到那個像是從某漫畫裡面跑出來的性愛細胞的條目。

我花了大概十來分鐘,忍著吐嘈的欲望看完這個條目,重點大概是性愛細胞遍佈全身、能產生大量來源不明的能量或物質、能在短時間內改變肉體等等……當然,最重要的是學者承認我們根本搞不懂這玩意是啥鬼東西,這基本上表示了我花了十幾分鐘看了篇廢文。

老實說,這篇文章的可信度很低,至少依照我個人的記憶,三天前根本沒有什麼性愛細胞之類亂七八糟的東西,更不用說追溯到兩百萬年前了,所以我在想該不會是某種力量改變了人類後才捏造出這些說法的,至於某種力量是什麼力量我就不知道了,總之看起來至少是有捏造故事的能力。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只有我的記憶沒被修改就是了,不,等等,其實也有可能是只有我的記憶被修改了,某種意義上這種可能性更高,但如果連自己都不能相信,那我還能相信什麼?嗯……算了,先別想這些了,是實驗品還是其他啥的又如何?至少這世界目前看起來還滿愉快的。

咕嚕……

我的肚子發出哀號,也是,現在都過中午了,離上次吃東西已經超過十二個小時了,下樓找點東西吃吧。

連下了五層樓梯後,我終於來到一樓,沒想到才走出租屋處,一團白皙的物體就撞入我的懷中,往下滑時還順便扯下我的褲子,仔細一看,原來是住在同條小巷裡的小妹妹,而她哥哥則是拿著小皮球站在一旁,順帶一提,兩個人都是一絲不掛,幼兒特有的嬌嫩肌膚就這樣直接暴露在外。

「哇!大哥哥,你的雞雞好大喔,比我爸爸還大很多耶,好像也比電視上的男主角還大。」小妹妹半跪著,蘋果般的臉蛋距離我的肉棒近到我都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她甚至還用Q彈的臉頰蹭了我的肉棒幾下,那景象真是讓人難以言喻,糟糕,我不想變成蘿莉控啊!

「那又沒多大,我長大後一定比他要大得多。」她哥哥一臉不甘心地說,只不過當我看向他的時候,他明顯在用手遮掩自己的下體。

雖然小妹妹很可愛,但為了不讓自己變成蘿莉控的機率增加,我還是趕快將她扶了起來,順便把褲子穿好,再繼續往位在這條巷子與外面大馬路交接處的義大利麵店走去。

走到小巷口,我停下腳步,望著眼前的人流。

哇,在樓上看和近距離看的差距果然很大,而學姐雖然長得不錯又只穿了一條內褲,但一群人在馬路上露出大片大片的肌膚卻是壯觀啊!

因為大概是下午一點半左右,女性大多都撐著陽傘,但陽傘下卻一個穿得比一個清涼,目前看到最保守的大概就是露肚臍的小可愛加熱褲,而最常見的則是單純穿著內衣褲,其他還有像是裙襬還遮不住內褲的學生制服、看起來像旗袍但高衩開到腋下的奇怪服裝、除了牛仔工人褲外什麼都不穿的……話說我在想只掛了乳環和陰蒂環到底算不算是種裝扮,至於男性的穿著就不說了,因為我也不想看。

另外,我還注意到了有些女性身上有著不像是人類的特徵,不知道是以假亂真的裝飾品,還是那詭異的維基百科條目中所說的肉體變化。

對眼前的奇景和往來的女性品頭論足一番後,我想起原先的目的,右轉走進了常吃的義大利麵店。

因為已經過了午餐的尖峰時間,店裡的客人不多,大概七、八個人左右而已,男女比例看起來差不多。

走近櫃台,我楞了一下,櫃台裡面站著的竟然不是之前的女老闆,而是一個看起來大約三十初頭歲的熟女,而非之前的老太太。

不過一對話我就發現異狀,對方知道我平常會點的餐點,再仔細瞧瞧對方的長相,對方的輪廓看起來的確有點像是之前的老闆,但年紀卻差很多,難道會是女兒之類的嗎?

不,女兒正常來說也不會知道自己媽媽店裡的熟客通常點什麼菜,最合理的解釋還是眼前就是老闆本人,這樣唯一的問題就只有為什麼原本看起來快六十歲的人現在看來只有三十多歲,但說實在的,這也算不上什麼問題啦,如果我的肉棒能變長10公分,為什麼人家就不能回春30歲?

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後,我依照習慣拿出手機看了幾篇漫畫,劇情倒是沒什麼太大變化,或許是因為我看的是戰鬥類漫畫關係,可是漫畫內的服裝變化不小,像是我第一次看到打鬥完不只上衣破,連褲子都破的角色,可惜是男的。

啊!不對,世界都變成這樣了,應該利用機會看妹才對,漫畫回住的地方看就好了啊。

嗯,我看看……右前方,好像是女的,雖然只有胸部像;左邊隔壁座位,全裸的年輕男性,跳過;全裸男的左前方,好巨乳!看起來是個近三十歲的輕熟女,滿臉潮紅,手在桌下不安份地動著,雖然說長相算還不錯,但我的目光還是脫離不了那對包在半透明薄紗中的碩大乳房,乳頭似乎還在滲出乳汁,連薄紗都濕了兩塊。

當我終於擺脫那巨大質量物體的吸引,正要往後方繼續我的觀察時,之前不太常看到的女服務生已經端著我的義大利麵來了。

我說這位小姐,雖然我知道妳們店裡沒有全身制服,只有一件印著店名的長圍裙,但也不用只穿這件吧。

「這是您的麵。」女服務生把麵放下,而我則是趁機看向她的俏臀。

「謝謝。」

「如果需要的話,您可以再加點我的服務喔。」女服務生看了我因剛才那巨乳女而勃起的肉棒一眼,然後撩起圍裙一角,露出捲曲茂密的黑森林。

我楞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是什麼服務,隨口問道:「那要加多少錢?」

聽到我的問題,女服務生露出小虎牙,笑著說:「嘻,當然不用加錢啊,我看起來像是有通過性交易資格考的樣子嗎?我才沒那麼厲害呢。」

「哈哈。」不清楚性交易資格考是什麼玩意,我只好用笑聲敷衍過去,至於要不要加點這項服務,等我吃飽再說。

結束對話後,女服務生繼續去做她的工作,我則是開始吃我的青醬義大利麵。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