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俠奴隸島

大宋年間,在金陵向東的大海之中,突然崛起了一個號稱女俠墳墓的奴隸島。
有很多的江湖敗類加入其中。由於,雖然屬於大宋但是孤懸海外,加上大宋朝廷
無能。這個奴隸島得以長期生存。武林名門正派,曾幾次試圖剿滅,但是都失敗
了。這個奴隸島已經曆經了三十幾年。

  在金陵有一家叫武的镖局,當家人王論是當時武林的大俠,他曾經參加過十
年前的一次,對奴隸島的圍剿。結果王大俠因此喪命。王大俠的夫人,也被擒去
奴隸島。

  王大俠有二個女兒,現在20、16歲。受家庭影響,她們個個習武,並且
據叔叔、伯伯說武功不下於他們的父親。其中大姐王蓮花圓臉濃眉大眼,不僅人
長得漂亮,而且身材十分豐滿,特別是她的雙乳突出,比一般的人大出一倍有余。
所以,在江湖中十分有名。

  二姐王荷花也是圓臉濃眉大眼,人長得和大姐很像,她的雙乳雖然比別人大
一些,可是和大姐沒辦法相比。不過,二姐有一點是誰也無法相比的,那就是她
黃蜂腰下面有一個大屁股,這個大屁股比生過孩子的少婦還要大一些……

  二個人從小喪父,隨叔叔、伯伯刻苦習武,想有朝一日報仇雪恨。現在,已
經是她們父親十年的祭日,二姐妹打算去奴隸島。

  大姐說:「我們現在的武藝已經不下於當年的父親,我打算豁出性命,去奴
隸島殺掉他們的島主,救出母親。不過二妹,年紀還小,還是別去了。」

  二姐道:「大姐說的不對,難道父母只是你一個人的嗎?」

  大姐沒有辦法,只得同意。二人商議已定,將事情告訴了叔叔伯伯,大家表
示同意。可是當年,叔叔伯伯在當年的大戰中都已經殘疾,只有找了徒弟、夥計
三十多人,在和當年的武林同道商議,大家都已經傷筋動骨,總共湊了二百多人
向奴隸島去。

  剛剛到了奴隸島,就遇到了三百多人的人馬,雙方進行沒有問話就進行了厮
殺。姐妹二人帶來了的人武功不高,不出一個時辰,就只剩下了姐妹二人,而對
方才死傷了四十多個人,這時出來了一個爲首的人。他說道:「你們姐妹很有骨
氣敢闖我的島。」

  大姐道:「別廢話,放我的母親杜月華出來。」

  淫王道:「好,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們能勝了我,我就放了你們母親,
不過要是輸了,你們也別走了。」

  大姐與淫王李大交手,大姐天生神力,加上下了很大的苦功,一條大棍對李
大的寶劍,只十幾個回合就將李大的寶劍震飛,李大一看不好,轉身跑入黑叢林,
大姐緊追不放,到了黑叢林大姐就找不到了李大,大姐拿著大棍四處尋找。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二姐不放心也進了黑叢林,遇到大姐,二姐妹正在猶豫
如何是好,李大在叢林外面大叫:「二個女奴隸,還不出來,還等什麽?」

  二姐妹出來後。

  大姐道:「淫賊別猖狂,你已經是我的手下敗將,快來送死。」

  李大道:「看我來把你衣服,一件件扒下來。」

  大姐也不答話,掄大棍上前,可是幾招之後,大姐覺得頭暈眼花、四肢無力,
大棍也拿不住了,這時李大來了精神,寶劍上下紛飛,不一會就把大姐的上衣劃
開,並被扒下。

  這時大姐,上身只要肚兜,大姐隨即用雙手護住上衣,李大用劍又把大姐的
褲帶挑落,大姐褲子一掉,大姐又用上提褲子,李大又把肚兜一把扯下,大姐真
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下意識的護住巨大的雙乳,她知道內褲已經難保了,果然內
褲也被沒收。

  大姐現在是裸體了。二姐想上前幫忙,這是淫王的手下擋住了她們。

  這時大姐被淫王抱住,這時大姐和普通女子已經沒有區別,淫王從百寶囊中
拿出一物,這是一個類似現在貞操帶的東西,淫王十分麻利的給大姐穿戴上,在
腰間有一副手铐,使大姐雙手被固定在腰間,同時一副腳鐐把雙腳拷住。

  大姐這時發現,聯接到腳的鎖鏈比自己的腿短,這樣她就只能半蹲著的行走。

  淫王擒住大姐,二姐拼命想來營救,怎奈何敵人衆多。這時淫王道:「當初
講好單打獨鬥,不過既然你著急,那麽就讓你們母女、姐妹團結。」

  二姐與淫王交手,不幾個回合淫王的寶劍被二姐的寶劍削斷,淫王一驚,知
道是削鐵如泥的寶劍,不敢怠慢,左右躲閃,好像是在耗時間,果然一會兒工夫,
二姐也和大姐一樣,四肢無力。書不重序,也同樣被拿。

  只不過給二姐上那種貞操帶的時候,淫王找了好一陣才找到差不多合適的。

  淫王回到大廳,吩咐一聲將二人押上來。這時姐妹二人,雙手雙腳被至,被
人推推搡搡押了進來。兩人罵聲不斷。

  淫王道:「罵吧,一會兒讓你們求我,告訴你們吧,剛才的黑叢林,�面有
一種劇毒,能讓人全身無力、武功全失,而且永遠不能恢複。還有你知道穿的是
什麽嗎?這是我精心研制的寶貝,我叫它,『憋死牛』別急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淫王說著,從百寶囊拿出幾個瓶子,其中第一個瓶子中,拿出幾粒丹藥,給
她們從口中灌入。二人不張口,淫王拿出二個小桶,掰開嘴巴給她們插在口中,
用細繩固定。說道:「這是你們自己要加的東西。」

  隨後將丹藥,從口中灌入,姐妹雖然盡力反抗,但是武功全失,她們又能怎
麽樣呢?然後淫王又在她們的陰道中各自塞入一粒,又在她們的肛門中各自塞入
一粒,最後在她們的尿道中也放入一粒。

  姐妹二人嚇得魂不附體,拼命扭動,淫王命令手下將她們按住。隨後,有拿
出藥膏,在她們的雙乳塗抹了一些。然後,又拿出了幾個栓,拿出了一個大的對
準大姐的陰道將它插入,大姐一聲慘叫。

  對一個處女來說,這簡直令人難以接受。哪知道還不算完,淫王又拿了一個
給她塞在屁眼�,大姐更加緊張了,兩眼露出的絕望表情。這時,淫王既然,又
拿出了一個小的栓,把她的尿道也塞住了。

  大姐已經痛的的不行了,昏了過去。等到醒來,發現自己和妹妹被關在一個
十分狹小的籠子�。雙手、雙腳被用短鎖鏈固定在腰間,大姐是平躺的地上,露
出雙乳和穴,二姐則是撅著在籠子�,露出碩大的屁股。

  只是,兩人四目相對,說不出的感受。不一會兒,兩人都覺得自己身體發燙,
奶子發漲、陰道瘙癢、屁股像要裂開一樣。

  淫王這時走過來說,怎麽樣舒服嗎?我給你們塗在奶子上的是「大奶膏」,
包準讓你們的兩天下奶,給你們陰道下的的是淫婦丸,包你們永遠欲望無限、給
你們屁眼下的叫孕婦丸,人你們的屁股像生孩子的婦女一樣,又肥又膩。而尿道
的丸藥是幫助這幾位藥的功效加倍。

  兩位姑娘何曾見過、聽過這些,兩人都傻在那�。隨後就是,瘋狂的扭動,
似乎不把籠子撞破就要一頭撞死。

  淫王冷笑一聲,把她們帶出來,更她們灌水。手下把姐妹,帶出來用大桶把
水從口中灌入她們口中,姐妹卻待不飲,那水積在喉間,憋得她無法呼吸,只要
一透氣,水便灌入氣管,引起一陣劇咳。她們只能不斷的大口喝水。

  這樣灌灌停停,灌了一柱香時間,她們的腹部巳膨隆起來,淫王這才住了手。
命令匪徒將她們推到大街上去,大家等著看好戲。

  過了一會,二人就有了便意,先還忍著,但不久便忍不住,待要排尿,那尿
道口己被栓堵住,又被牛皮膠封得死死的,哪排得出?二人這才知道又著了道兒。

  一會那灌滿胃腸道的水都已變了小便,積在膀胱�,但尿道口都己被堵死,
怎麽也排不出來,脹得她們痛苦不堪。再過得一會,更脹得難受。但膀胱漲滿了
尿,卻是無處可以瀉泄。那種脹得死人的痛苦比任何酷刑還要利害。

  這時,可能是尿道的丸藥在體內的也全部發揮了作用,那是一種難以抑制的
沖動。這時,姐妹二人被推在大街上,這時那些色鬼都聚過來。這個島上除了女
奴隸就都是這些色鬼了。這時姐妹二人看到了,有幾百個色鬼在看著她們。

  「唔,等著吧,明天就有新鮮貨了」

  色鬼的議論,人姐妹二人特別緊張她們想跑,可是四肢被制住。即時放開她
們,她們全身的反應也讓她們寸步難行,蜜汁不斷的從陰道中流出。

  這時淫王說道,按老規矩如果你們兩個人能挺過一天,不向我下跪求饒,那
麽我就放了你們二個,還有你們的母親。帶出來。

  這是一個四十出頭的婦女,被牽了出來。只見她與她們姐妹一樣,穿著憋死
牛,不同的是巨大的雙乳和屁眼分別讓人用魚鈎穿了,用細鐵鏈鏈接。被人像牽
牛一樣牽了過來。

  姐妹二人痛哭失聲,卻什麽也喊不出來。

  淫王道:「你們的母親十年前來到這�,挺不過這一關,就留在這�,受所
有人的插抽,永遠不能停歇,直到沒有人願意插她的時候,她體內的藥就要她必
須和人交合,否則7天,就會力竭而死,痛苦不堪。

  「八年前,沒有人願意在插她了,她苦苦相求,我才給她下藥,讓她陰道變
窄,不過我把她雙乳、屁眼穿了,作爲交換,她當時可是樂意的很啊,看來你們
是她的女兒,估計比她還要淫蕩吧,呵呵。如果挺不住了,就下跪求饒,我馬上
把幾個栓給你們拿掉,讓你們痛痛快快的尿一場,並讓人好好的給你們開苞。好
現在開始!」

  隨後,姐妹二人被放在一個市場的中央,一群色鬼把她們包圍著,大姐、二
姐在和自己的身體做著鬥爭,她們不想永遠成爲這�的女奴。不過,陰道、尿道、
屁眼的幾處刺激,人她們實在難以忍受。

  色鬼們都在喊:「跪下吧。讓你們尿尿。讓你們開苞,享受作女人的樂趣,
你們的母親和多少前輩都沒有一個能挺的過來,你們行嗎?」

  時間過去了一個時辰,你們二人的膝蓋開始向地面移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