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鬍子和大奶的故事

 童老闆的老婆大奶15號,身體長得很誇張,前凸後翹的身體崩得很緊,那
種特別性感的神態,能給人一種好像隨時都準備著和任何男人立馬操逼的那種感
覺。尤其是胸前那對奶,完全可以用「巨乳」來形容,在路上隨時都在引來那些
色迷迷目光的回頭率。

  她留著一頭垂肩長髮,渾圓的下巴、彎彎的柳眉,笑起來朋友們都說她有幾
分神似蒼井空。

     我們兩對夫妻在閒談中偶爾會扯到一些黃色話題,舟櫻那首發對大奶往往是
我們嬉笑的物件,私底下我甚至還對童老闆開玩笑說:「嘿嘿,你老婆的大奶確
實是人間極品,要是給我機會,摸摸就會把人摸射。」

  每次我這樣說時,童老闆會也開玩笑地回我一句:「你老婆那屁股不也迷人
麼?光看你老婆那屁股在下面扭呀扭的,還別說,看看老二都能馬上翹起!哈哈
……」

     童老闆很忙,經常去杭州,他老婆在一個浴場上班,因為工號是15號,而
又奶大,所以剽客們都叫她「大奶15號」,也有省略「15號」光叫「大奶」
的。大家都叫順了,她自己也就認可了。

  大奶生意比較火爆,回家往往是深夜12點以後。

     有一次我老婆跟她那幫姐妹們群去新加坡旅遊三天,我一個人在酒店和小兄
弟喝到深夜才散夥。走在路上,我腦子裡閃過童老闆老婆胸前那對大奶……

     不知是受到酒精的異樣刺激,還是忍不住朋友老婆一雙巨奶的誘惑,不知不
覺中陰莖竟在褲襠裡勃硬了起來。

  還真是巧了,大奶15號正好聳著那對大奶,開著摩托遠遠地迎著我過來。

     深夜的大街上人很稀少,我叫了她一聲她馬上就停車了。問我怎麼玩到現在
才回。

     我說老婆出國去了,我都沒地方玩呢。

     她說自己老公也去杭州了,要不上她家去喝茶,我當然願意,就貼身坐上她
的摩托後座,她機器一發動,風馳電閃地一會就開到了自家門口。

  我們家和大奶家向來就隨便,有時候兩家會相互玩交換。

     大奶奉來一杯香茶
招呼我在沙發坐下,她則洗澡去了。過了20分鐘出來時候,就一塊浴巾包著個
赤裸的身體,在另一張椅子上陪我看電視。

     偷眼望望大奶,她那對傲人的奶子從側面看過去十分巨大,刺激得我血脈沸
騰,小弟弟開始逐漸昂頭而起。下體充血得更厲害了,我起身站到她背後扶著她
光肩問道:「童老闆不在家,剩下你一個人不會感到挺寂寞的麼?」

     大奶調過頭來微笑著說:「男人事業為重,工作忙是客戶看得起他啊!況且
一個人待在家裡我也習慣了,看看電視、上上網,時間一下子就打發過去。」

     「嗯,你老公當然忙啦!白天要顧著工作,晚上又要顧著跟你親熱哈哈。」
說著,雙手越伸越下,逐漸向她胸前那對大肉彈逼近。

  大奶和我以前做過幾次,所以並不躲避我的手,只是幽幽的說:「你們男人
就是貪新忘舊。」

     我兩手一把抓住她兩大奶,十隻指頭隨即緊緊握著她的兩顆大奶,在掌中肆
意地把玩起來。

  她一對奶子實在大得難以置信,我整雙手握上去也只能握住一半而已。我托
著她的大奶左揉右搓,不時還用手指捏著兩粒乳頭扭擰一下,舟櫻被我挑逗得開
始燥動不安了,「嗯……嗯……」地低聲呻吟著,屁股也在椅子上難捺地篩擺,
以至浴巾都被扯歪到一邊去了,卡在大陰唇一側,整個小逼都露了出來。

  漸漸地大奶終於屈服在我的「五指神功」之下,挺起胸部讓我玩弄得得心應
手,迷蒙媚眼閃射出色欲火花,葡萄般大的乳頭也硬脹凸了起來。

     我一邊繼續撫摸著她的乳房,一邊繞到她身前準備作下一步行動,想不到剛
剛站好,她已急不急待地伸出手來脫我的上衣了,我樂得美人自動獻身,當然加
予充分配合,弓一弓上身讓她把衣服拉到頭頂脫掉,再把下體靠到她跟前,裡面
硬梆梆的老二早把褲襠撐得高高的,提示著她要做的第二個步驟。

     我胯下隆起一個大帳篷,她把手覆在上面摸著,接著便很識趣地解開我牛仔
褲的鈕扣,雙手持著褲頭往下一拉,我翹起成擎天一柱的雞巴馬上霍的一聲挺立
在她眼前。

  大奶擡起頭望望我,嬌羞地嫵媚一笑,手就慢慢伸到我兩腿中一把將雞巴握
住,隨即溫柔地上下套動起來。我扶著她的腦袋拉近自己胯下,大奶低下頭去,
先用舌尖在龜頭上舔撩幾圈,跟著就把整根雞巴含進口中。

  我一邊享受著老友嫩妻為我作口交服務,一邊為她的性欲加溫,不斷將兩個
乳房輪流握在掌中搓圓按扁,揉弄成各種變化多端的形狀。

     大奶鼻子裡「嗚嗚……」的哼著,嘴裡賣力地吞吐著肉棒,使我的雞巴更形
脹硬粗長,青筋一根根陸續凸起,繞滿在包皮四周,為攻佔她最後堡壘作好熱身
準備。

     我伸手到她陰部摸摸,潺潺滑液已經漫溢而出,是時候了,先揉她陰蒂,待
她難捺地扭動著屁股時再將手指插進陰道裡出入抽動幾下,大奶立馬「啊……啊
……」地呻吟起來。

     嘿嘿,看不出這個小騷貨,一旦浪起來竟是如此饑渴!

  我讓大奶站起來,換我坐到她那張椅子上,然後要她背轉身坐到我的雞巴上
用騎馬式做愛。大奶這時已經被我逗弄得欲火高漲,對我的指示有求必應,一切
都豁出去了,恐怕我這時突然反悔不去幹她,她一定不會讓我走出她家門!

  大奶乖乖的依言轉身翹起屁股靠過來,我這時才得以仔細地欣賞一下她的逼
逼,剛才只顧把玩她那對巨乳,此刻才發覺原來底下這個騷穴也是我最喜歡的類
型。

     只見她下陰光脫脫的只有很淡很短的一小片陰毛長在恥部位置,其它地方都
滑溜溜的有如小女孩般潔淨,兩瓣小陰唇緊緊相貼在一起。

     我拍拍大奶的屁股,然後扶著雞巴校好炮位,她立即會意地張開雙腿跨過我
腹下,再用手指撐開自己兩片小陰唇。

     哇靠!一窪白花花的淫水早已屯積在陰道口,只要她稍微下蹲,我那朝天直
豎的高射炮馬上就會藉著液體的潤滑,勢如破竹地直搗黃龍。

     我捧著大奶的屁股幫她支撐體重,她則合拍地用手扶著我的陰莖對準自己陰
道口,然後慢慢坐下,把我粗壯的雞巴一寸寸地納入小穴內。

     喔!煞那間一圈又暖又軟的肉壁把我的陰莖團團圍住,舒服得我脫口「嗯
……」的悶哼一聲,禁不住暗暗使勁往上挺了挺,以加快雞巴進入的速度。

  當肉棒全根盡沒,我硬朗的龜頭頂觸著舟櫻陰道末端軟軟的花心時,兩人都
不由得張嘴「喔……」地暢呼出來。

     我按著大奶的屁股不讓她開始套弄,想再享受多一會小穴裡緊迫的美妙感覺
我鬆開抱著舟櫻屁股的雙手,改為上移到她胸前握著一對巨型肉彈搓揉,大奶也
抓緊時機開始上下挪動,用陰道吞吐著我的雞巴。

     一波波快感像漣漪一樣,由我倆交接部位向各人體內擴散,「噗滋……噗滋
……」的悠揚音韻也隨即奏起。

  從雞巴上傳來的美快感覺不斷增加,令我情不自禁地握著舟櫻那對大奶也抓
捏得越來越肉緊。

     久違了的性交快感讓大奶舒服得閉上雙眼、咬緊嘴唇,忘情地死命聳動著屁
股,藉由兩具生殖器官的劇烈磨擦儘快讓自己嚐到高潮的滋味。

     我搓揉乳房的動作無形中為舟櫻對高潮的追求起到催化作用,高低抑昂的叫
床聲開始由她的嘴裡迸發出來:「啊……好舒服喔……怎麽你現在才來找我……
讓我不能早點嘗到……你這根大雞巴的滋味……喔……好粗……好長……爽死人
了……操我……用力操我……你才是我男人……雞巴戳我……媽媽…戳逼舒服、
戳逼舒服……戳逼……戳逼、戳逼……啊……」

     大奶越幹越浪、越操越騷,她現在已經不是我熟悉的死黨嫩妻了,是一副只
顧追求肉慾發洩的性交機器,是一個臣服在男人雞巴下的蕩婦淫娃。

     從她陰道裡滲出的淫水不斷由兩人性器交合的縫隙中泌出,沿著我的雞巴一
直流到陰囊下,小穴也開始發出陣陣抽搐,一下一下地擠夾著我的陰莖,看來她
高潮在望了。

  果不其然,再抽插多三、四十下後舟櫻就高喊起來:「天呀……好爽啊……
大雞巴頂到我逼芯子裡了……我要射了……嗯……嗯……不行了……我……要死
了……你操到我射出來了……快用力操我……操快點……嗚……戳逼……戳逼、
戳逼……啊……」

     我捧住大奶的屁股迎湊著她升降的頻率出盡全力把雞巴往上挺聳,把她的騷
穴撞擊得「啪啪」作響、淫水四濺,讓她達到的高潮越趨強烈、延續得更久,泄
得整個人都幾乎癱軟在我的身體上。

  高潮中大奶的陰道一張一縮地痙攣著,讓我的雞巴享受到一陣接一陣時松時
緊的揉壓感,同時她的子宮口也緊貼著我的龜頭發出像吸啜般的動作,讓我精關
鬆馳,再也無法把持下去,滿囊精液蠢蠢欲動,快將噴薄而出了。我不顧大首發
奶還欲仙欲死地軟躺在我身上品味著高潮的餘韻,讓她擡擡屁股趕快將雞巴抽拔
出來,強壓下射精的衝動。

  雖然把精液灌滿大奶的騷逼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願望,而且從來就是想怎麽
操就怎麽操,只要她在,有的是機會。但我此刻還是只垂涎她胸前那對大奶,只
渴望用這兩團乳肉包夾著雞巴打幾次奶炮。

  我起身站到大奶跟前,指指她的乳房,再指指我的雞巴,她立即明白了我想
幹什麼,一言不發就順從地跪在我胯下,雙手捧著兩顆大肉彈把我那根膨脹得快
要爆炸的雞巴夾住,然後吃力地將乳肉擠向中間,用雙乳形成的深邃鴻溝把整根
雞巴裹進去。

  舟櫻這對巨奶可真不是蓋的,偌大的雞巴完全藏身其中還綽綽有餘,幸好包
皮外面沾滿了她的淫水,在乳溝中上下滑動就有如剛才在她陰道裡做活塞動作,
一點也不覺得乾澀難移,而且還有另一種獨特的風味。

     大奶剛剛才泄,遍體酸軟,本來連動也不想動一下,但為了討好我,還是勉
力依照我的吩咐細心伺候,她用力抓住自己一對乳房緊緊夾著我的肉棒上下套動,
當龜頭冒出乳溝那一刹那,她還不忘伸出舌尖在肉冠上舔撩幾下,那種全根陰莖
四處都受到刺激的感覺,舒服得我渾身打顫。

  剛才幹她小穴時我已經頻臨射精邊緣,現在這麼一折騰,把我強壓下去的欲
望又再推到了臨界點,精液在體內翻滾躁動,雞巴膨脹得快要爆炸,龜頭活像一
個剝了殼的紅雞蛋,鼓硬的冠狀邊緣在進退中不斷擦刮著周英兩粒充血的乳頭。

  我們倆的呼吸都不約而同地急促起來,大奶「嗯……嗯……嗯……」地輕聲
呻吟著,抓著自己一對巨乳用力搓揉,既可增加奶子與雞巴磨擦產生的快感,又
使我夾在中間的陰莖受到更大的擠壓刺激,把兩人的性欲推向了巔峰。

     「大奶……我……我不行了……要射了……」

     喉頭悶哼一聲,雞巴隨即發出強烈抽搐,我連忙將陰莖從乳溝中抽出,大奶
也捧著兩顆奶子托起準備承受我的精液。我快速套動著包皮,只覺腰一酸、龜頭
一麻,幾大股熱騰騰的精液馬上像箭一樣由尿道口噴出,往舟櫻那對滑膩、飽滿
的巨乳直射而去。

  眼前的景象相當淫穢:死黨嫩妻一雙潔白的乳房上橫七豎八地佈滿了我一道
道還冒著熱氣的精液,而我龜頭上還不斷有殘餘的精液在陸續噴射出來。而最令
人血脈賁張的是當精液淌到乳頭上順著乳尖滴下來時,看上去就好像奶汁從乳頭
中泌出。  

     我握著仍未軟下來的雞巴沾著大奶乳房上的精液四處塗抹,讓這騷貨整個大
奶上都糊滿我的子孫漿,在燈映下反射著既淫糜又悅目的光彩。

  一場淋漓盡致的乳交令大奶的性欲再次燃起,她難捺地扭擺著身體,捧著一
對讓人把玩不厭的巨奶在我小腹上不斷揩擦,嘴裡「嗯嗯、啊啊」地呢喃不息,
宣洩著熊熊的欲念。

     我把大奶攔腰一抱,她也順勢用雙手勾著我的脖子,我們一邊熱吻著,一邊
向床邊走去。在大床上,我隨即撲壓到她身上,兩人緊緊相擁著在床上滾來滾去,
胯下剛射過精的雞巴仍呈半軟狀態,大奶已等不及地伸手過來握住快速套捋,但
求能在最短時間內使它恢復雄風,再好好搗一下自己那個騷癢到受不了的逼逼。

  這一晚,我和大奶操得床單上到處都是一灘灘黏糊糊的潺漿,呼天搶地的叫
床聲直到淩晨時分才逐漸平息下來,大奶的陰道裡、乳房上、口唇邊全都沾滿我
濃稠的精液,直至我的雞巴再也硬不起來了兩人才相擁睡去。

     而且在這三天裡,我一直沒有離開過,我和大奶像一對真正夫妻那樣雙宿雙
棲,兩人都懶得再穿上衣服,日日夜夜全身赤裸地一起進食、看電視,一起調情、
做愛。

     大奶很牛,只要插她,她從不推辭。因我射後一時還沒硬,她就講她自己和
別的男人的性交經歷來刺激我性欲。

     她說她最刺激的一次,就是和一個外號叫做「小鬍子」的嫖客,在浴場操逼
的經歷。

  她說,那個小鬍子,是浴場出了名的牛逼嫖客,整個浴場幾十個小姐,沒有
一個敢上他的鐘,她也一直躲他。她說那次是因為她聽說小鬍子上了她們老闆娘,
還說老闆娘非他不做,於是她就動心了。

  上鐘前,她特意去問了一個浴場最老的小姐,問她為什麼大家都躲著看了小
鬍子。那個小姐告訴她,沒人受得了小鬍子的折騰,他不是正常男人。她問會給
整死麼?回答,離死也不遠了。

     於是大奶好勝心加好奇心,再加一種強烈的需求刺激的性衝動,就上了小鬍
子的鐘。

  她說自己進了他的房間,再把他帶入內部按摩間「那時候浴場還沒有炮房」。

     按那時候浴場的規矩,客人不能脫褲子,小姐也不能把自己脫光。

     這時候她還沒有感覺到小鬍子的難纏了。他很聽話地仰面躺著,之後從煙盒
裡掏出三張100元,放到了她的工具包內。

     這讓她大吃一驚。因為這裡基本上都是打飛機的,而浴場不容許私自收小費,
小費多少,要在工單上明確寫清楚。所以嫖客最多就是用方法帶進100元,2
00元都不會,三百那麼大的消費,在當時(2003年)非常罕見。

  大奶說她當時非常吃驚,開始覺得這錢可能很難掙。不過她想,大不了我什
麼地方都讓他插,大不了我什麼都順著他,他還真能把我吃了?

     於是她就開始給他按摩,而且一開始她就有意直奔主題,伸手就兜住小鬍子
的陰囊反復撫摸。但讓自己驚奇的是,這傢夥居然雞巴一直是軟的,居然雞巴不
反應。於是她就往自己手心倒了點精油,伸進褲子幫他勒雞巴杆子。

     這時候小鬍子開始用手把她拉到自己身邊,之後讓她反坐在身上,並脫了她
的工作短褲(她說自己按摩時候從不穿內褲),之後把她的工作裝的衣擺放下來,
讓她光著下身坐在自己身上,說了聲:「繼續。」

     於是大奶繼續幫她勒雞巴,他也開始伸手摸她逼,只是他的摸法讓自己吃不
消。他反復用手指的指肉沿著逼縫來回搓磨,一次次來回在逼縫上下拖動、搓動
和磨動。沿著逼縫搓到下面時候就在自己陰道和屁眼的連接處滑動,沿著逼縫搓
到上面時,就按在自己陰蒂上來回滑,刺激到自己一下一下地跳起來。

  15分鐘下來,她覺得自己下身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逼縫上爬動,弄到逼上
的水一股一股地淌下來,淌到自己滿屁股都是水。

     這時候小鬍子用手指勾住自己陰道,把自己的逼往後拉到他嘴邊,之後就吃
她淌出來的淫液。這時候她已經光著下身趴在了他身上,正好嘴邊就是他的雞巴,
於是就很自然地開始吮他雞巴。一個鐘很快就要到了,於是她就下去續鐘。回上
來還是這樣「按摩」,兩個人一聲不吭相互吃。

  前一個鐘這樣相互吃下來,她覺得自己的逼癢到快要發狂了,這傢夥什麼都
不幹,整一個鐘就用手指搓逼縫,然後就是舔逼、吃逼水。

     這時候自己全明白了,怪不得老闆娘非他不做,怪不得浴場所有小姐像避瘟
疫一樣避他。

     以前聽老人說,男人吃比自己小很多歲女人的逼水,會延年益壽,而這女人,
卻會因此萎靡不振。所以她告訴我,當時她不想被他吃脫力,只想吃點回來,盡
自己全力吮小鬍子雞巴。這傢夥是個老手,吮射他非常不容易。一次下來,雙方
都吃得很投入。小胡子吃逼水吃了個半飽,但自己也被大奶吸吮掉了很多次精液。

  連續兩個鐘的69,雙方都把自己的性欲發洩得非常徹底痛快。

     自此之後,大奶告訴我,雙方都對這樣的玩法上了癮,如果小鬍子不忙,就
每隔兩天,如果忙了就隔三天,必來浴場相互口交。

     大奶說,有很多次兩人這樣玩都被其他小姐發現圍觀了,因為兩間按摩房合
用一個櫃子,隔離板雖然把兩間按摩房隔開,但櫃子的漆面就像是一面鏡子,她
在吞吐雞巴的時候,都看到櫃子漆面上圍觀的小姐了。但自己已經玩上癮,也就
管不了那麼多了。

     就這樣,大奶用自己逼水供了小鬍子兩年多,小鬍子也用自己精液供了大奶
2個多年頭。

  這樣的故事,有長有短,大奶一直講了三天。

     到最後一天,我做了連童老闆都還沒嘗試過的創舉,終於攻佔了他女人的最
後堡壘,除了陰戶、嘴巴、乳房外,從未被開墾過的後花園也淪陷在我手中。也
許明天她男人回來時,卻做夢也想不到經過這短短的幾天時間,他女人竟然成了
我三天三夜的胯下之奴。

                【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