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模擬器

1.玩弄江萊

    【回到初心】

    時間,21XX年,科技領域一日千裏。一部名爲【樂園】的網絡RPG遊
戲從20XX年開始,就一直深受玩家的喜愛,雖然遊戲的內容和Maxis 
Software開發的一款模擬經營類遊戲、模擬人生幾乎一模一樣,但是部
分玩家從網絡上的資深玩家討論區裏得知,遊戲裏有個特殊的道具-郵箱。

  凡是樂園裏的遊戲玩家,隻要寫篇H文(情色)文章,寫好後複制到遊戲裏
的信件裏,然後保存丟進郵箱裏,隔段時間家裏就會收到來自樂園公司送來的包
裹,包裹裏裝的是一件類似睡眠眼罩的物品。

  使用過該眼罩的玩家都對該公司的産品贊不絕口,雖然該眼罩隻能對應一個
玩家的ID使用,而且隻要該玩家洩露了使用過程所發生的任何事情,眼罩都會
自動凍結該用戶的賬號。

  當然,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有些不信邪的玩家意外得到眼罩後不斷大肆宣
揚眼罩的神奇之處,說是在睡眠的時候使用了眼罩後自己像是飄到一個光團裏,
一個機械似的聲音詢問自己需要模擬的內容。那人說自己當時隻是隨便提出,要
是能和XXX做愛就好了。

  沒想到那人說完後身前就出現了自己心中那朝思暮想的女神,那美麗的大眼
睛、烏黑的秀發,和魔鬼般性感身材的美女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到自己的身前。
美女的雙眼溫柔深情地注視著自己,飽滿的胸脯靠在自己的身上,美女胸部緊貼
著自己的胸膛,他很清楚的感受到對方的心跳,還有她那身上獨有的香氣。美女
的投懷送抱,讓原本就想和她來一發的少年再也忍不住撲了上去!那男孩化身成
真正的男人,他撕開了對方胸前那若隱若現的襯衣,讓藏在襯衣裏面的飽滿雙乳
一下子就跳突了出來,然後用手抓了上去把玩著。被人粗魯地玩弄自己的雙乳,
美女不怒反笑,雙手抱住對方任由對方繼續玩弄自己可愛的雙乳。看到對方沒發
脾氣,反而很支持自己,那人再也忍不住,猴急地脫下褲子,充血的大雞巴一下
就肏進對方的騷穴裏。女人的嬌喘和男人興奮的嘶吼聲久久回蕩在一片空白的空
間裏。

  第二天那人醒來後,興奮地把自己睡著後所發生的事情發布到了樂園的官方
論壇裏,後果就是被凍結了帳號。凍結帳號對于他來說根本不重要,帳號沒了再
申請就是了。但是回過神來後他才發現一個更重要的事情,就是那眼罩無法使用
了,不管他如何嘗試都無法再次使用。

  那些不聽勸告的人的最終結果都是一樣,無法再次使用那像眼罩的玩意。那
些不死心的家夥試過去官方大樓那裏跪著哭求再給他們一次使用眼罩的權限,但
得到的回複是該物品根本就不是他們公司産品,是有人冒用他們公司的名義送的
包裹。

  這事情曾在樂園的官論壇裏鬧得沸沸揚揚,大家都想得到那像神器般的眼罩。
但自從那些得到眼罩的幸運玩家一一出事後,就再也沒人敢在論壇裏說自己擁有
該眼罩了。

  這件事最大的得益著就是樂園背後的開發商,自從這件奇聞傳開後,每天都
有大量的玩家去那郵箱處投放信件,高峰期甚至有10萬人同時在線,而大家的
目的都是一樣,把一封封信件投進郵箱裏,不過這件奇聞最後都被當成是樂園公
司的炒作不了了之,因爲除了那些自稱是眼罩擁有者的人出來證識外,根本沒其
它人出來證實這件事情。當然,如果是你,你會冒著被凍結賬戶的風險去證明嗎?

    時間“一個普通的夜晚”

    【歡迎您的回來,阿壽先生。請問是否繼續使用上次模擬的劇情繼續遊戲?】
隻見一片空白的空間中,一位留著金色短發的美女跪在一名男子的身下,等待著
命令。

  男子拉開了褲子的拉鏈,露出了身下的大雞巴,然後把龜頭插進美女的小嘴
裏前後運動著,說道“嗯,繼續上次創建的角色劇情。初始點在私人別墅裏,等
會你就化身成宋安安,繼續爲我口交服務吧。”

    【是的,遵從您的旨意。】隻見原本在男人身下的金發美女搖身一變變成了
一名留著黑色烏發的小美女,在一棟私人別墅裏爲名爲阿壽的男人口交服務著。

  宋安安“嗯啊。。壽哥哥,我已經和那排骨精分手了,你幾時和佳佳說清楚
我們兩人的事情,嗯啊。。”阿壽身下的小美女一手扶著大雞巴,用小嘴服侍著。

  “這事情。。。”

  見阿壽猶豫不決,宋安安拉低了襯衫,兩個粉嫩的小白兔跳了出來。宋安安
托起自己飽滿的雙乳,用雙乳夾緊了身前的大雞巴慢慢摩擦著,可愛的小舌頭不
斷舔弄著男人的馬眼,說“壽哥哥,安安的心意你還不清楚嗎,佳佳沒胸又沒屁
股,安安那點比不上她了。”說完安安手上的力度加大,大雞巴卡進安安深深的
乳溝裏無法逃脫,加上那靈巧的舌頭在不斷挑逗,爽得阿壽在安安漂亮的小臉蛋
上射了一發,精液從龜頭裏噴了出來,安安‘阿~’的一聲,帶有濃厚味道的精
子全都濺到宋安安那美麗的烏發和漂亮的小臉蛋上。

  安安像是沒生氣,默默用手抹了下臉上的精液,伸出舌頭舔了舔手背上的精
液,用充滿挑逗的目光看著身前的男人。

   “安安,我。。。”

    安安看著阿壽身下再次雄起的大雞巴吞了吞口水,想起每次和阿壽做愛,那
可惡的大雞巴都肏得自己合不隆腿,對這折磨人的玩意是又愛又怕的。但那充實
的快感還是讓安安忍不住想起日本旅行的那幾個夜晚,自己被大雞巴玩弄得高潮
疊起,最後爽得全身像是虛脫般,每次想要拒絕的時候一摸到那大得嚇人的玩意
都不忍心拒絕對方,最後自己還是被大雞巴給狠狠肏了一頓,安安害羞得臉都紅
了。

    【好想要啊。】

  安安“算了,記得要和佳佳說清楚哦。”說完安安用手把阿壽拉到床邊,兩
人倒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嘻嘻,人家的襯衫都給你弄爛了。”阿壽用手從上往下一拉,安安胸前那
塊單薄的襯衣瞬間成了碎布,安安那飽滿堅挺的大奶子一下子彈了出來。

  每次做愛前阿壽都會粗魯地撕開自己的衣服,所以安安也配合著不穿胸罩,
安安很享受阿壽看見自己奶子那兩眼放光的表情。安安對自己的身材是充滿自信
的,就像之前那書呆子男友有時也會借親嘴的機會去偷摸自己的胸部。不過比起
那書呆子男友,阿壽表現得更直接。

  男人的大嘴吻向安安的小嘴,然後兩人的舌頭嚅吸在一起,在安安那溫暖濕
潤的小嘴裏交纏在一起,男人的大手粗魯地玩弄著安安那堅挺的大奶子,讓安安
忍不住發出愉悅的嬌喘聲“嗯啊。。。哈哈。。。”
   
  安安“別那麽大力,輕點啊。。。人家的胸都快給你抓爆了。”
   
    “別,別玩乳頭。。人家頭都快要麻了,快點,快點進來麻。。”
   
    “啊~!好深,進到裏面了。”
   
    “哈哈。。好漲啊,人家下面快給你捅破了,輕點啊,老公~。”
   
  嘴裏說著不要,但安安那騷媚子的嬌軀不斷迎合著大雞巴的抽送,每次大雞
巴的深入,安安都爽得忍不住用腿夾住男人的腰際,好讓大雞巴能插得更加深入,
肏得自己更爽。

  被美女緊緊抱著,大雞巴不斷在緊緻的陰道內一下下肏著,男上女下的肢勢
讓大雞巴能更深入地進入子宮的深處,宋安安也被阿壽壓得有點喘不過氣來:
“呼呼。。裏面好漲啊,腦袋,腦袋快要麻了,啊啊。。。”
   
  “呵呵。。安安,你的小穴好爽,我快要射了。”
   
  安安“哈哈。。射吧,把精液射到人家子宮裏吧,啊啊啊~~~!!!”
   
  隨著一聲低哄,大量的精子從龜頭裏射了出來,全部射進了安安的子宮深處。
大量滾燙的精液流進了自己子宮深處,安安爽得大腦發麻,無力地分開雙腿,任
由愛液從自己的雙腿之間倒流出來,床上一下子濕了一大片。
   
  安安體力透支,兩眼一翻昏睡了過去。阿壽喘著粗氣壓在了安安身上,回過
氣後才把大雞巴慢慢地從安安的小穴裏抽出。

  看著安安那被自己大雞巴肏得紅腫不堪的小穴,阿壽心疼了,忍不住在安安
的小臉蛋上親了一下。

  阿壽用被子蓋住安安裸露的嬌軀後就換了衣服離開別墅,坐在車上哼著小調
的阿壽心想【今天還要去銀行存錢呢。】

  尚通銀行-做爲香港三大銀行之一,一直以穩健理財的作風爲人所熟知,但
更爲人津津樂道的是尚家的那七位千金。

  尚通銀行董事長尚慶端,不但爲人精明能幹,生的女兒也是個個貌美如花,
不是嫁給富豪權貴,就是在演藝圈裏混得風生水起,今天阿壽就特意開車去尚通
銀行總行,和尚家其中兩位千金洽談下業務。

  【嘿嘿~先是會會那口蜜腹劍的六妹-尚可欣,再嘗嘗那經常裝得像冰山美
女般的五姐-尚可嘉。。我艹!誰開車在隧道裏亂沖亂撞?!我艹!又來?!】

  就在阿壽在車裏意淫時,不知道哪個趕著投胎的家夥開著深紅色寶馬從阿壽
車後刷的一下閃到車前,驚魂未定的阿壽正要破口大罵那不長眼的家夥時,身後
陸續有六七輛車子超過阿壽的雜牌車跑到前頭追著那深紅寶馬,氣得阿壽趕緊踩
油門跟上那些不長眼的家夥們。

  深紅跑車像紅色閃電般在昏暗的隧道裏疾馳著,六七輛同級別馬力的黑色車
子緊跟其後,企圖逼停紅色跑車,最後終于在隧道的出口逼停了紅色跑車的駕駛
員,而我們的主人公則怒氣沖沖地趕到現場。

  阿壽趕到深紅寶馬被迫停處,看到其中一部黑色車裏走出一名西裝友。那名
西裝友也和阿壽一樣,很生氣地從紅色車子裏把一名長發美女拉了出來,然後一
巴掌呼了過去‘啪!’

  江浩坤“你在幹嘛!”

  江萊捂著臉,“你憑什麽打我?!”

  江浩坤“你到底要怎麽樣?!我告訴你那家夥根本不重要!”

  江萊“呵,我江萊的命是命,陳放的命就不是命嗎,啊?!”

  江浩坤隱忍ing。。。,然後說“好,隻要答應我,不再拿你自己的生命
開玩笑,你做什麽我都由著你。”

  江萊笑了笑“好,那你現在就坐上車,對著剛才的出口,逆向一百八十麻給
我沖出去!我答應你,隻要你能到出口,我就原諒你,因爲這是你欠他的!”

  “咳咳!”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我們的主人公阿壽走了出來,從兜裏拿出張百搭卡在
兩人眼前晃了晃,說道“我是管理這區的巡警,我接到通報說有人在高速公路危
險駕駛。”

  就在阿壽拿出卡片在江萊和江浩坤的眼前閃過的瞬間,一股電流從他們的腦
海裏閃過,倆人的雙眼變得空洞,但很快就回複了過來。

  江浩坤著急地解釋道“實在很抱歉巡警先生,這隻是場誤會。”

  阿壽“誤會?!剛才就是這部紅色車從我車後彪過,差點造成交通事故!”
說完,還特意指了指那紅色車子。

  江浩坤聽完後心想完了,江萊飙車時剛好給路過的巡警看見,這怎麽解釋得
過去呢。

  江萊看著江浩坤著急的樣子心裏有點得意,但慢慢臉色就開始變了,腦海裏
視乎有把聲音在提示自己,危險駕駛一經定罪有可能剝奪政治權力終身,坐牢五
年,永不得上述。

  一想到有可能要在陰冷昏暗的大牢裏度過五年,讓原本就嬌生慣養的大小姐
的額頭上冒出了冷汗,雙腿不由自主地發起抖來。

  【糟了,這可怎麽辦。】

   江萊看著阿壽向自己一步步靠近,小心髒怕得‘噗通、噗通’地跳了起來,
一種不詳的預感在自己的腦海裏一直揮之不去,下意識地往後靠了一靠,靠在自
己的車門上。

  阿壽的嘴角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然後假裝一本正經地說道“您好,請出示
下駕駛證件。”

  江萊“額,這。。”
 
    【糟了,隻顧著開車,把包給那下了。】

  江萊“不好意思,我駕駛證丟包裏給忘在酒店裏了,能等我打個電話找人給
送來麽?”

  江萊心想,自己不僅喝醉酒危險駕駛,而且連駕駛證都沒帶在身上,這下可
糟了。越想越心虛,說話的底氣也沒之前那麽硬了。

  阿壽“你在胡說些什麽,你駕駛證不是一直都在身上麽?”說完,還用手指
戳了戳江萊的胸部,像是江萊把駕駛證藏在了胸前。

  被陌生男人用手指戳弄自己的胸部,江萊正想發彪。但昏昏沈沈的腦袋在提
示著自己,駕駛證就是自己的奶子,遇到巡警巡查時要大方地展示自己的奶子給
對方確認駕駛證的真僞,這隻是正常的程序而已。

  阿壽有點不耐煩地,說“怎樣,還不快點把駕駛證拿出來?”
   
    阿壽的嘴角微微上揚地笑了笑,像是在等看這位大小姐的好戲。
   
  江萊整個人僵在了原地,蒙了。看見那巡警一直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盯著自己
的胸部,還有哥哥和一群手下在旁邊看著,隻好把怒氣發到附近站著的哥哥的那
些手下身上“你們傻站在這幹什麽,還不給我全部轉過身去!還有你,江浩坤!”

  江浩坤看到妹妹在發火,意識到程序上自己是不能看的,隻好和其他人一樣
默默轉過身去。

  江萊看到其他人除了那巡警外都轉了身,心情才平複點。江萊脫下外套後才
發現裙子的拉鏈在身後自己弄不下來,隻好拜托巡警幫忙拉一下,阿壽自然很樂
意幫江萊這個小忙。

  江萊轉過身去,讓阿壽把身後的拉鏈拉了下來,白皙的玉背露了出來。

  【皮膚真白啊,不愧是大集團的大小姐。】阿壽油憧贊歎道。
   
  阿壽“好吧,現在把奶罩給我脫了,把駕駛證給我露出來。”

  江萊用手托住那快要掉下來的裙子,露出那白皙的上半身的瞬間,江萊的臉
紅得像是猴子屁股一樣。那因醉酒而頭疼不已的小腦瓜在不斷提示自己把奶子給
露出來。

  最後實在沒辦法,江萊用顫抖的聲音對巡警說“你。。自己來吧!阿~~!”

   聽到江萊那麽說,阿壽自然是老實不客氣地一把扯下江萊那有點騷氣的黑
色蕾絲邊奶罩,放在嘴邊聞了聞,還挺香。隨手把奶罩放進口袋後就開始用手
把玩起江萊的奶子。

  【嗯,軟綿綿的很有彈性,手感一流,不錯、不錯。】

  江萊那白白嫩嫩的奶子被阿壽玩得不亦樂乎,在阿壽的手裏不斷變換著形狀,
還不時用舌頭去舔弄江萊那敏感的乳尖,美其名爲檢查駕駛證上的防僞標志。

  江萊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玩弄自己的奶子卻不能發作,氣得小臉蛋陣紅陣綠的。
敏感的乳尖被對方的嘴巴又舔又吸而頭皮發麻,忍不住,說“你、你、你到底檢
查完沒有!”

  阿壽“咦?你好像還喝了酒?不行,張開嘴讓我檢查一下。”
   
    說完不等對方反抗,張嘴就吻了上去。
   
  江萊“嗚嗚。。。。”
   
  男人粗大的舌頭就這樣強行伸進了自己的嘴裏,雙手被對方制住,男人結實
的胸膛壓在自己的胸上,吻得江萊差點喘不過氣來。

  阿壽整個人壓在江萊的身上,享受著江萊那帶著酒香的小舌頭的同時,大手
還不時在江萊那柔軟的身子上上下其手,大雞巴很快就充血挺起想要發洩了。

  江萊“咳、咳咳,嗚嗚。。”
   
    身爲大集團的千金,江萊幾時讓人這麽粗魯地對待過,氣得江萊雙眼通紅,
眼眶裏的淚水流了出來。

  阿壽放開了快要喘不過氣的江萊,讓氣哭了的大小姐好有個喘息的機會能好
好整理下自己的衣裳和儀容。

  “嗚嗚,你太過分了!”
    
    江萊用惡毒的目光狠狠地盯著眼前的男人,發誓自己將來有機會一定要讓他
付出代價!

  阿壽不在意江萊那仇視的目光,舔了舔嘴唇像是在回味江萊那香甜的小舌頭。
摸了下那憋得難受的大雞巴,又想到個好主意。

   清了清嗓子,說“剛才的酒精測試中,檢測到你喝了不少酒,屬于酒駕。
不過估念你是初犯,隻要你喝了局裏新研發的解酒藥,我就把這件事當做是一般
的危險駕駛處理吧。”

  江萊聽完心中竅喜,心想醉酒危險駕駛的刑罰可是比一般危險駕駛的刑罰還
要重一倍呢,這家夥怎麽突然那麽好心?還沒開心太久,昏昏沈沈的小腦袋裏又
傳出一把聲音在在提示她,解酒藥就藏在巡警的雙腿之間的藥具裏,隻要努力吸
缛就會從藥道口裏流出來。

  江萊望著身前男人身下的突起處,隔著褲子都能看到那藥具又粗又長,讓江
萊有點害怕。但爲了能減輕罪名,江萊咬咬牙蹲下身,用那發抖的雙手拉開巡警
的褲鏈,粗長的大雞巴一下子跳了出來,狠狠甩在自己嬌嫩的臉蛋上。

  江萊“啊!這藥具怎麽又長又粗,就像。。就像。”江萊看到眼前那藥具的
形狀,羞恥心讓這位高高在上大小姐實在說不出‘肉棒’這麽粗坯的詞語。

  藥具上傳來陣陣奇怪的‘藥味’,再加上那青筋暴漲的外形,讓江萊覺得很
倒胃口,所以呆在那裏,遲遲不敢下口。

  阿壽的大雞巴漲得有點難受,用威脅的口吻說“怎樣,江大小姐,是不是不
打算喝解酒藥。你不喝的話,我可要把這件事當做是醉酒駕駛咯。”

  江萊“啊,不是的。我。。我喝。”

  江萊怕了,捏著鼻子,哭著用小嘴吸缛起來。
   
  在附近的江浩坤偷偷看著,見到平時那嬌蠻的妹妹被人治得服服帖帖的,心
中不免竅喜。但看著江萊用小嘴舔弄著藥具的畫面,令江浩坤有了生理反應。怕
自己的醜態被手下看到,躲進了車裏不敢出來。

  阿壽‘嗯啊,對對,不能用手抓,這可是貴重物品哦,嗯啊。。多用舌頭舔,
用嘴吸,對對對。。就這樣,藥很快就會出來了。’

   江萊也不反駁,努力張嘴吸缛著巡警的大雞巴。因爲怕觸碰那恐怖的藥具放
棄用手去榨取藥汁,而嘗試把藥具含進嘴裏慢慢吸吮,並且不停的用香舌溫柔舔
舐。

  江萊“好難聞,呸。怎麽這麽久都不出來,”

  阿壽把手機打開錄像模式,對準了跨下跪著的江萊:“江家大小姐,請問你
現在要幹嘛?”

  “吾吾。。,我在吸藥。”江萊看見阿壽的動作,但腦裏的聲音告訴她,這
隻是正常的取證程序,所以也沒在意阿壽的舉動。

  “那你爲什麽要舔我的大雞巴(藥具)呢?”

  “你這家夥怎麽明知故問!當然是爲了減輕。。不是啦,這隻是正常的司法
程序而已,對!”

  “哈哈,原來江氏集團的大小姐爲了能減輕處罰,吸男人的大雞巴也無所謂
呢。”阿壽大笑著把龜頭頂在江萊的紅潤的嘴唇上。“舔吧,我可愛的大小姐。”

  江萊腦海裏的聲音自動把大雞巴這種粗坯的詞過濾成普通的、讓江萊聽到也
覺得沒問題的單詞,要是哪天江萊在社交網絡上看到自己這麽淫蕩的一面,有可
能會氣得瘋掉吧。

  江萊也不反駁,繼續賣力地舔弄著阿壽的大雞巴,在江萊努力的舔弄下,居
然發現自己有點喜歡這藥具,有種想買來做色色事情的沖動。

  阿壽看著江萊這大小姐那麽努力侍奉自己的小弟,終于忍不住在這大小姐的
小嘴裏射了一發,大量濃厚的液體從馬眼裏噴射出來,一股腦地流進了這位可愛
的大小姐的喉嚨深處,嗆得江萊咳嗽不止,差點把藥汁給吐了出來。

  江萊爲了能減輕罪名,強忍著把腥臭的液體給吞進了肚子裏。一直以來在哪
都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何時受過這種烏氣,隻好蹲在地上低著頭,盡量不讓其他
人看到自己現在失態的樣子,“嗚嗚。。。”

  江萊【嗚嗚。。。太過分了這家夥,我會記著你,一有機會我就要你好看!】

  在車裏的江浩坤默默看著一切。雖然隻是正常的取證程序,但一向心疼妹妹
的他實在不忍心再看到江萊受委屈,所以趕緊從車裏出來,試著能不能私下解決
這件事。

  江浩坤“這位同志,能不能請你過來這邊我們談一談?”說完用手指了指對
面。

  阿壽取出兜裏的胸罩擦了擦下身,看了看還在蹲著的小美女,心情不錯下答
應了對方,和江浩坤一起走到黑車對面。

  阿壽清了清嗓子,說“請問你有什麽要說的?”

  江浩坤拿出卡片,說“你好,我是江氏集團的總裁江浩坤,剛才你檢查的人
是我的妹妹。她隻是最近遇到大事故心情奔潰才會發生今天這麽不愉快的事情,
如果巡警同志你願意放過我妹子,我江浩坤答應你,你這個人情我會還的,一定
會讓你滿意。”說完還特意握了握阿壽的手,用真摯的眼神望著阿壽。

  說真的,在阿壽的世界裏,像江浩坤這種人物隻不過是一顆微不足道的棋子
罷了,隨便打發一下就是,阿壽心想,肏b才是正事,嗯,對!

  “咳咳、江先生,你妹子現在所犯的可是很嚴重的罪行,不過看在江先生的
面子上,嗯...好吧,這件事就讓我和她私下解決,你帶著其他人先離開吧。”

  要不是大雞巴漲得難受想趕緊趕走江浩坤等人肏b,阿壽才不會那麽輕易答
應。雖然讓江浩坤看著自己操她妹妹也未嘗不可,但此時阿壽沒心情讓外人看著
自己做現場直播。

  江浩坤聽到對方肯答應放過江萊,心中大喜。不過不太放心留江萊一個人在
大馬路上,浩坤詢問能不能把喝醉的江萊帶走遭到了對方強烈的反對,怕惹火對
方浩坤隻好順著阿壽,帶走自己的手下讓阿壽處理剩下來的事情。

  阿壽回到江萊身邊,看到此刻江萊正在補粉整理著儀容。江萊看到自己哥哥
帶著一群手下上車離開,剩下自己一個和那可惡的家夥留下,慌了。

  一直以來無論自己闖了多大的禍,都有哥哥在背後爲她解決麻煩,所以才會
讓江萊越來越任性。沒想到這次自己闖的禍大到連江浩坤也無法解決,一想到自
己有可能要在陰暗潮濕的大牢裏呆上五年,江萊嚇得腿都軟了,不顧儀態地癱在
了地上。

  江萊【不~,我不能進監獄,一定不能。】

  “咳咳,江萊小姐,不用緊張。我和江先生談過了,也很明白你此刻的心情,
所以我打算對你從寬處理。”

  江萊“真的?!”

  阿壽“當然,在得到受害人的原諒下,爲了讓初犯者能有改正過錯的機會,
初犯者可以通過做社會服務來代替坐牢,江萊小姐願意嗎。”

  “好、好、好,我答應,我答應。”比起坐牢,做社會服務對江萊來說簡直
是天大的好消息,生怕對方會反口江萊趕緊答應下來。

  阿壽聽到對方答應,心裏其實比她還要高興,笑著說道“嗯,好吧,既然你
已經答應,我就對你從輕處罰吧,做社會服務一個禮拜,服務對象嘛~,當然就
是差點讓你撞到的我啦。”說完笑著指了指自己。

  江萊“額,好、好的。”

  阿壽“嗯,今天是第一天,就讓我們放松下,你站著不動就可以,其他的就
讓我來吧,計時開始!”說完拿出手機轉換到計時模式。

  江萊“啊!你、你的手幹嘛摸我大腿!”

  阿壽“嘿嘿,既然你服務的對象是我,身爲被服務者的我當然要檢查下你身
上會不會有危險物品傷到我啦。”說完,雙手就在江萊那苗條的身子上,到處蹂
躏起來。

  江萊“嗚嗚...不要亂摸啊。”

  阿壽“站定,別亂動!戚戚~,這大腿真結實,平時沒少鍛煉呢。啊,還有
這小屁股挺有彈性的,手感一流,肏起來肯定很爽!咦?哪來的水?嘿嘿~,你
想男人了吧,下面都流水了。”男人粗糙的手指伸進江萊那已經濕透了的騷逼裏
面玩弄著,弄得更濕了,水'啪啪啪'地流到地上。

  “嗚嗚..,我才沒有,停下來啊,嗚嗚~~。”

  雖然江萊心裏清楚這隻是在做社區服務,但從小到大都受到家人百般呵護的
大小姐,從來沒試過像現在這般委屈。但想到可以不用去坐牢,江萊咬牙忍者不
敢反抗,任由對方玩弄自己的身子。

  江萊任由對方欺負不敢反抗的委屈樣子,看得阿壽十分興奮,大雞巴早就充
血,殺氣騰騰地抵在陰道口“好啦,現在大叔我就用大雞巴好好在你的騷逼裏記
錄下今天的服務內容吧。”

  說完還沒等江萊反應過來,阿壽腰部用力一挺,大雞巴就這樣直接破開了陰
道口,然後打樁機似的抽插著。

  江萊隻覺得下身被一件粗大的棍狀物強塞進來,疼得江萊連呼吸也辦不到,
男人壓在江萊瘦弱的身軀上,和車子一起把江萊像夾心餅夾在中間,自顧自地用
大雞巴抽插著江萊那緊緻的騷穴。

  江萊“啊~~~~!!!不要~!!!”

  雖然江萊的陰道口已經完全濕潤,但大雞巴的尺寸實在太大了,江萊覺得下
身像被人拿刀砍了一刀,不,是成千上萬把刀在刮著自己那嬌嫩的穴肉,痛得江
萊冷汗直冒,傲嬌的大小姐最終忍不住失聲哭了起來,失神的喃喃自語。

  江萊“啊……痛……好痛…嗚嗚……,拔、拔出來啊,嗚嗚..。”

  江萊擁有模特般修長傲人的身材,下身的騷穴因爲沒被開發過,所以十分緊
緻,嬌嫩的穴肉把阿壽的大雞巴擠壓得異常舒爽,大雞巴像打樁機般狠狠操弄著
江萊的處子小穴。

  江萊在大雞巴的無情摧殘下哭得聲音沙啞,但慢慢地江萊的騷穴開始分泌出
淫水來迎合著大雞巴的抽送,讓江萊不至于那麽痛苦的同時,有種爽翻了的感覺。

  江萊“嗚嗚。。。。好痛,輕點啊,嗚嗚。。。”

  阿壽'啪啪啪'地連幹了上百下,感覺快要射了,便湊到江萊的小耳朵旁,
笑著說“老子要射了,張開你的騷逼好好接著吧!”

  說完大雞巴用力一插,頂入江萊的騷逼最深處,龜頭抵著花心,大量濃精全
部射進了江萊的騷逼裏面。早已爽得頭皮發麻的小美女隻覺肚子裏有大量滾燙的
液體湧了進來,撕開那嬌嫩的花房直抵子宮,一股腦地射進了子宮深處。

  江萊“啊啊啊啊~~~~!!”

  江萊隻覺天旋地轉,爽得暈倒過去。

  阿壽抱住江萊,大雞巴卡住在濕潤的花房裏,讓濃精能好好保留在江萊的子
宮裏頭。

  最後阿壽爽完後,把已經爽暈過去的小美女放到她那紅色跑車後座,用她的
衣服遮住她那不斷流出淫液和血迹的下體。再開車把江萊送到自己其中一座私人
別墅裏頭找護士來照顧幾天。

  數天後,身子剛恢複的江萊,破天荒地出現在江氏集團的總部大樓裏。江浩
坤的手下站在頂樓會議室門外,看著大小姐和一位大叔走進會議室裏,裏面時不
時傳來像女人呻吟般的聲音,作爲手下不好進去詢問,隻能默默地守在門口。

  江萊“嗯啊~,赫赫。。。慢點。。。慢點啊。”

  此時的江萊身穿著黑色晚禮服,趴在巨大的橢圓辦公台上喘著氣。那幾乎透
明般的連身裙把江萊雪白的玉背展現得更加完美,江萊緊緻的小屁股正被個大肚
腩狠狠地撞擊著,江萊淫叫著分開雙腿翹起屁股,讓身後的大雞巴能順利肏著自
己的騷逼。

  阿壽自顧自地用大雞巴狠狠操弄著身下的小美人,辦公台的中間擺著一部高
清攝像頭,把江萊被人玩弄的過程全部記錄了下來,投放到阿壽身前的巨大屏幕
裏。

  江萊看著自己那爽昏頭的淫蕩模樣,羞得低下頭,但很快又被阿壽壞笑著用
大雞巴狠狠地肏得擡起頭來,江萊不明白爲什麽這可惡的家夥要自己帶他來公司
的會議室裏記錄今天的社區服務內容。

  江萊【赫赫。。。好爽,怎麽會那麽爽啊,大腦都快不能思考了。今天的社
區服務好奇怪啊,幹嘛讓人家穿上這麽奇怪的晚禮服趴在桌上啊,赫赫。。。。
不行了,那警棍插在人家肚子裏也太久了吧,雖然很舒服啦。不行了,又要去了,
啊啊啊啊~~~!!!】

  江萊失神地望著身前的大屏幕,看著自己被大雞巴操得爽飛天的樣子不明所
以。隨著大雞巴機械般地抽插,大叔的大手'啪啪啪'地拍打著自己的通紅的小
屁股,爽得江萊再也無法思考,單純地像妓女般發出愉悅的呻吟聲,如果不是辦
公室的隔音效果厲害,恐怕整棟樓的人都能聽到江大小姐的呻吟聲了。

  正當兩人在愉快地啪啪啪時,會議室的大門不合時宜地打開了。原來是江浩
坤的手下通知他,大小姐把個陌生男人帶到了會議室裏,江浩坤很快地想起了之
前遇到的巡警,所以特意趕來看看。

  江浩坤一進門,就看見自己妹妹在別的男人的胯下,被大雞巴從後操弄著,
用愉悅的歌喉笑著,說“哈哈,哥。。你來啦?”

  江浩坤“咳咳,嗯,聽說你把個陌生男人帶到會議室裏,所以特意來看看,
沒想到是之前遇到的巡警大哥,對了,還沒請教您貴姓?”

  看著隻有一面之緣的普通巡警正在用大雞巴狠狠操弄著自己最寵愛妹子,江
浩坤一點激動的反應都沒有,反而覺得理所當然地看著自己妹子被大肉棒肏得翻
起白眼。

  阿壽“阿,原來是江先生,叫我阿壽就行。不好意思啊,今天有點忙,隻好
約令妹來這做社區服務,令妹的騷逼真緊啊,弄得我的大雞巴很滿意呢。”說完
壞笑著用力向前挺了挺腰,肏得江萊爽得叫了出來,“啊~~~。”

  江萊身穿著幾乎透明的黑色晚禮服,裙子裏的奶頭和騷穴濃密的陰毛都被江
浩坤看得清清楚楚,身後男人的大手粗魯地玩弄起江萊堅挺的奶子,大雞巴一下
一下地狠狠肏弄著江萊那淫水泛濫的騷逼,畫面實在太過下流,看得江浩坤口幹
舌燥,張著大眼默默看著這一切。

  倒是江萊看見哥哥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覺得太羞人了“赫赫。。。哥,
你先出去啦。”

  江浩坤也覺得留在這裏不太妥當,連忙帶著手下離開了。
   
  阿壽“嘿嘿~,江大小姐,沒想到你的騷逼那麽厲害,夾到我的大雞巴爽死
了,'啪啪啪~!'嗯,沒錯腿張開點,騷逼再夾緊點,啪~!”大雞巴在緊緻
的騷穴裏進進出出的同時,男人的大手還在不斷啪打著江萊那早已被啪紅的小屁
股。

  雖然江萊不明白身後那大叔在說些什麽,但每次男人的大手拍在屁股上,可
愛的大小姐都會爽得忍不住夾緊騷穴,讓大雞巴享受到更好的服務,阿壽也因爲
小美女的賣力表演,把濃精全部射進了小美女的騷逼裏。

   江萊“啊啊啊~!!!呼呼。。。總算記錄。。完了。”

  剛恢複沒多久的江萊迎來人生的第6次高潮後就爽暈了過去,阿壽拿起手機,
把江萊張開雙腿下身的騷穴裏不斷倒流出精液的淫蕩畫面給拍了下來。草草幫江
萊整理下儀容,交代完門口的人照顧下江萊,拿走裝了攝像機內容的USB後就
唱著小調走出江氏集團總部大樓,開著江萊送的跑車揚長而去。

                            END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