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慾詩柔(1-3)

 (一)慾起良人離

  大都市的夜晚最令人著迷,街道上霓虹燈的光輝將人們內心中的慾望暴露無
遺,男女都沈淪在紙醉金迷的夜生活中,被大街小巷的黑暗緊緊地扼住了喉嚨,
「不洩慾,不成人」。

  而在整個城市夜景中,有一條街格外醒目,被紅燈籠罩著,街道牆壁上被年
輕混混們用紅色噴漆刷上了「FUCK U,FUCK BITCH!」以及陽
具塗鴉等等,路燈下總會站著穿著暴露的妓女,對著路過的男子搔首弄姿,各色
色情行業、賓館、酒吧居多,江湖幫派魚龍混雜。這麼一條到處散發著人心深處
最原始慾望的街道,叫做「紅番街」。

  一個身材高挑、長相不賴的妓女,穿著衩開到腰際的旗袍靠在路燈下,白嫩
的皮膚大塊大塊的露在衣外,她只穿了這麼條旗袍。「蹬蹬蹬……」遠處傳來一
陣急促的腳步聲,那個旗袍女郎瞬間站得直直的,臉色蒼白的看著那個一路快走
過來的大媽,一滴滴汗珠從額頭上冒了出來,雙眼中滿是畏懼。

  遠處,那個身材粗獷的大媽揮舞著有力的手臂,將手中的易開罐擲了出去,
「砰!」一聲砸在了旗袍女郎的胸口,女郎一聲悶哼,身子酥軟差點倒地,但看
著已經走到跟前的大媽,咬著牙沒有倒下去,身子顫顫巍巍的發抖。

  「啪!」一個巴掌搧在了旗袍女郎粉嫩的而又蒼白的臉蛋上,「都他媽一個
禮拜了,你怎麼才接了這麼點客,啊?」大媽從兜裡掏出幾張面值不大的鈔票,
甩在了旗袍女郎的臉上。

  「王姨,婉婷沒用……還請原諒。」淚水在她的眼眸中打轉。

  王姨氣哼哼的說:「明天要是再接不到客,等著被紅番幫賣到外地去吧!」
說罷便沿著街,朝著另一個路燈下的妓女走了過去。

  婉婷一隻手捂著自己左邊的臉頰,一隻手抹著眼淚,過了幾分鐘便一臉媚意
浮現在眉梢間,『還是要接客啊!』婉婷內心歎了口氣。

  一輛豪車開到了街口,車內駕駛座上的年輕男子搖下了車窗,往紅番街深處
望了望,探出身子對著後面的幾輛車揮了揮手,示意裡面車位滿了,就近停車。
停好車後,車門打開,男子走了下來,繞到副駕駛座打開車門,一個身材高挑的
美女走了出來,清秀的臉上竟是溫柔喜悅,在夜光下,一襲長裙溫文爾雅,她挽
著那個男人的手臂走進了紅番街,身後是一對對男女。

  男子叫做龐煥,是大都市一個富商的獨生子,23歲;女子叫做林詩柔,大
都市一所大學的學生,19歲。兩人在酒吧結識,現為情侶。

  林詩柔挽著龐煥,溫柔的說:「今天雖然是你生日,但是不要貪杯哦∼∼」

  「聽你的,老婆!」龐煥咧著嘴笑了起來。

  詩柔俏臉一紅,嗔道:「都還沒領證呢,誰是你老婆。哼!」但心頭還是甜
滋滋的,說著手挽得更緊了,整個人都貼了上去,就這樣與路燈下的婉婷擦肩而
過,婉婷朝著龐煥這種多金公子爺拋媚眼,接觸到了龐煥的目光,但隨即又被詩
柔冷冽的眼神逼了回去。

  「紅番大條」是紅番街最大的酒吧,也是詩柔和龐煥初識的地方,門口有一
幅對聯「不洩慾」和「不成人」。龐煥詩柔一群人走了進去,酒侍上前鞠躬道:
「龐少爺,我給你們特地留了那個老位子。」龐煥一聲不吭,掏出一張大面值的
鈔票塞在了酒侍手裡。

  「砰∼∼砰∼∼」酒杯相撞的聲音已經在詩柔耳邊響了不下百次了,大多數
都是身邊的龐煥灌下去的,也有一些漏網之魚逃到了詩柔的嘴裡。一夥人臉色都
紅彤彤的,看起來喝得很高了已經。

  「祝我們龐少生日快樂,哈哈!」身材高大的李虎拿起一瓶酒朝著龐煥猛乾
了半瓶。「祝妹子能和龐少同床共枕……啊,說錯,是白頭偕老!」隨即又「咕
咚咕咚」的把剩下的半瓶酒灌了下去,然後一股腦栽在詩柔身旁,大家都笑了。

  「這大虎平時挺能喝的啊,今天這才喝了幾瓶就倒了,狀態也太糗了!」

  龐煥滿臉醉意,揮著手笑道:「瞎說!是我老婆把他灌倒的!」

  「誒,對對對,妹子真心厲害啊!」說著,幾個人朝著詩柔裝腔作勢的作了
個揖,詩柔依偎在龐煥懷裡癡癡的笑著。

  忽然詩柔感覺到一隻手掀起了自己的長裙,在她的大腿內側撫摸,她白了若
無其事的龐煥一眼,『壞人,在那麼多人面前佔我便宜,哼!』詩柔內心想著。
但今天是龐煥的生日,詩柔不想讓他沒面子,所以也沒吭聲,還很貼心的微微張
開了夾在一起的美腿,好讓他的手伸到自己的陰戶處。

  那隻手輕輕的順著大腿內側慢慢撫摸過去,隨即用指甲輕輕的刮著被內褲包
裹著的私處。詩柔還未經性事,平日也只是和龐煥摟摟抱抱親親,這種感受也難
得體會,俏臉紅彤彤的埋在龐煥胸膛。

  龐煥抱著詩柔:「老婆,喝醉了?」詩柔擡頭白了他一眼然後又埋著,沒吭
聲,龐煥呶呶嘴,繼續和人碰杯。

  突然詩柔身體一怔,剛剛龐煥抱她的時候用的是兩隻手,那……

  『大虎!』詩柔不敢擡頭去驗證她的猜測,但無疑只有這種可能:大虎假裝
醉酒藉機佔她便宜。想到她剛剛還主動把私處送上門去,詩柔一陣羞愧,但這樣
的想法反而讓詩柔身體產生了一股異樣,她微微的扭動著嬌軀,感覺到自己的陰
戶正慢慢地流淌著暖流。

  『天!我是怎麼了?被一個不是男朋友的男人摸了幾下就這樣……』

  「煥,我有點頭暈,想先回去了。」詩柔咬咬牙,擡起頭對著龐煥說,然後
下體那隻手很知趣的退開了,詩柔終於鬆了心。

  龐煥一嘴堵在了詩柔的櫻唇上,前不久剛抹的唇膏甜滋滋的,龐煥伸出舌頭
不停地舔著,詩柔小嘴一張,就這樣兩人當著眾人的面深情的舌吻了起來。眾人
在旁邊煽風點火,不停地拍照。

  「啵」的一聲,龐煥擡起頭,醉醺醺的說著:「老婆,今晚陪著我吧,不回
學校……」詩柔看他醉得不輕,心想以前一直都是晚上回學校的,那今天就難得
在外面過一夜吧,隨即點點頭。

  酒會之後,一些朋友將醉暈的龐煥背到了「會元」酒店,就在酒吧斜對角開
了房之後,詩柔便把他們支走了。關上門後,詩柔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
情,今晚大虎的表現讓她心有餘悸,又對自己身體的反應感到對不起龐煥。

  詩柔凝視著醉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龐煥,隨即彎下腰深情的吻在了龐煥的額
頭上,然後蓋好了被子,自己睡在了另一張床上。

  窗外大街上,紅彤彤的猛獸在撕咬著黑暗的怪力……

  「嗯……」詩柔感覺身子很沈,彷彿上面壓了塊石頭,胸口一陣濕漉漉的,
隨即睡眼惺忪的睜開了清澈的美眸,一束陽光照在她眼睛上,她擡起手揉了揉自
己的眼睛,看到原來是龐煥正趴在她嬌軀上親吻著乳房。

  認識龐煥之前,詩柔的乳房只有B罩,但現在已經快C罩了,多虧了龐煥的
辛勤勞動,所以詩柔也沒有推開他,靦腆的笑了笑:「煥,你還好吧?」龐煥點
了點頭,隨即慢慢沿著脖子親上來,大口大口的吮吸著詩柔的櫻唇,「唔……」
詩柔紅著臉,無力地迎接著龐煥的恩澤。

  不一會兒,龐煥慢慢地將詩柔的衣服往上拉,詩柔彷彿驚慌的小鹿般掙扎了
幾下,但又被龐煥的吻技折服,漸漸平息了心頭的那陣恐慌。

  『該來的……總會來吧!』詩柔閉上眼睛,靜靜地等著。

  龐煥脫去詩柔的緊身體恤,舔著她上身的白皙肌膚,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
他掀起詩柔的白色長裙,將詩柔的內褲褪下。詩柔感到一根堅硬的柱狀體頂在她
的陰戶上,不停地摩擦著陰唇。她很緊張,心臟跳動加速,學著以前看的A片裡
的姿勢,小心翼翼地將修長的美腿張開,然後便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

  龐煥的陽具緩慢艱難地往她的陰道插進,詩柔陰道壁肉一陣陣的收縮著,玉
手緊緊地攢住被子的一角,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冒了出來,「唔……好痛……」
詩柔眼淚都流了出來,但什麼也沒有改變。

  龐煥在她的身上聳動著,自己陰道裡的陽具橫衝直撞,卻沒有一絲性慾,全
都被疼痛遮掩了過去。沒過多久便感到一股滾燙的熱流澆在了陰道內,「啊……
燙……」詩柔嬌軀一陣掙扎,隨著龐煥拔出萎蔫的陽具倒在一旁,自己也酥軟的
停了下來。床單依舊是潔白的,因為詩柔從小就練習舞蹈,處女膜早在小時候就
沒了,但也正因為如此使得她的陰道特別緊,仍舊有痛感。

  詩柔靜靜地的躺著,看著天花板,『沒想到第一次那麼痛……』她被龐煥摟
著,睡了起來。

  龐煥的豪車一路疾馳,最後停在了大學門口,龐煥摟住詩柔親吻了一番,隨
即便讓她下車了。詩柔一路忍著下體兩瓣陰唇摩擦的痛感,回到宿舍,躺在床上
睡了好久。

  幾天之後她的私處終於不痛了,隨即打了龐煥的手機:「喂,老公∼∼今晚
出來玩吧!」

  ……

  在那之後,詩柔和龐煥每個禮拜都會做兩三次愛,但是詩柔的性慾也沒有上
來,每次都是龐煥草草了事。半年之後詩柔才隨著高潮次數的增多而漸漸喜歡上
了做愛,酒店、龐煥的家、豪車裡,到處都留下了他們尋歡作樂的痕跡,詩柔的
打扮也漸漸開放了。

  兩年後,他們對性生活的樂趣漸漸下滑……

  初秋的大都市總是陣陣涼風,人行道旁一棵棵楓樹矗立,秋葉慢慢遍地。

  詩柔看著每日課表,下午沒有課,擡頭看了看窗外的藍天白雲,涼風習習,
『今天天氣不錯,約老公出來玩吧!』她心頭暗自想著。

  「老公,今天下午出去玩吧!」詩柔愉悅的打了電話。

  「嗯,好,等會兒和我朋友去吃飯。」龐煥說道:「不過……我們先去酒
店……」

  詩柔俏臉一紅,嗔道:「知道啦,老公,你那點心思我還不懂。」

  半小時後,詩柔站在校門口等著龐煥開車來接她。詩柔一頭栗色長髮,濃密
的睫毛、靈動的美眸、高挑的身材,乳房如今已經是D罩,人間兇器一般,一條
白色緊身體恤將完美的乳形勾勒出來,因為天氣較涼,所以外面披了件紅色短外
套,下身一條白色長裙,雖然還是兩年前的那條,但隱隱的有些繃緊,自然是詩
柔的臀部更加翹,腿更加修長勻稱了,一雙黑色高跟鞋時不時從裙襬下露出,手
中挽著一個LV皮包,是龐煥送她的生日禮物。

  這麼一個清純美人站在校門口,回頭率十足,有些人剛想搭訕,就看到一輛
豪車停在了她邊上,隨後她便上車走了,留下幾個路人暗自嫉妒。

  車上,龐煥挑了挑眉毛,不禁有些哀怨:「哎,老婆身材那麼好,等等我要
見兄弟,沒得秀咯!」龐煥意指詩柔的長裙有些不夠性感。

  「哼,那你現在送我回去咯,壞人。」詩柔佯裝憤怒,嘟著嘴說道。

  龐煥諂笑著說道:「哪敢啊,我的老婆,反正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最美的。嘿
嘿!」

  詩柔「噗哧」笑了起來,賞了龐煥一個腦瓜崩兒,然後摸索著自己的皮包,
從裡面掏出一條豹紋裹臀短裙來。

  龐煥看了一眼,差點撞上了路邊的電線杆:「老婆,你這是什麼情況?!」

  詩柔嘻嘻一笑:「我當然要給老公長面子啊!你讓我穿成這樣站在校門口,
哪好意思啊,我現在換一下好了。」

  龐煥把穩了方向盤,嘿嘿一笑:「沒白疼你。」

  詩柔將長裙慢慢脫了下來,龐煥一直瞄著她的私處,想要看看今天穿什麼內
褲,奈何居然是黑乎乎的一片。

  『黑絲!』龐煥不禁咽了咽口水,看著詩柔的兩條黑絲美腿徹底暴露出來,
光滑的曲線,筆直勻稱的小腿輕輕扭動著,每一個小動作都勾引著龐煥的神經,
他的下面頂起了一個蒙古包。

  詩柔看見龐煥癡迷的眼神,暗自欣喜,然後把豹紋短裙穿上,緊緊地包裹著
她的臀部,把完美的翹臀徹底地勾勒出來,當然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詩柔穿這條豹
紋短裙幾乎等於沒穿,私處仍舊暴露在外面,此時的詩柔徹底化身為夜店女郎。

  「專心開你的車。」詩柔白了他一眼,但卻完全像是在拋媚眼。

  會元酒店108房內,龐煥和詩柔赤裸著糾纏在一塊兒橫躺在床上,龐煥的
陽具已經插入了詩柔的嫩穴中。「你動。」龐煥壞笑著對詩柔說道,詩柔臉頰微
紅,白了他一眼,隨即輕輕扭動著嬌軀,像一條美女蛇一樣在龐煥的身上遊動。

  龐煥感到下身陽具一緊,詩柔的陰道不停地收縮吞吐著,彷彿一環一環套在
陽具上面,都肏了兩年了還是和當初那麼緊,他滿足的和詩柔接吻了一會兒。

  龐煥掰開詩柔的兩條修長美腿,開始主動衝擊,一下淺一下深,兩下淺一下
深……九下淺一下深,詩柔由羞澀的表情漸漸轉向淫靡癡迷,檀口微張伸出香舌
不停晃動,美眸傳出的情慾燃燒著龐煥的心胸。

  「嗯……老公,再快點∼∼」詩柔被龐煥的挑逗燃起不小慾望,自己開始加
快扭動著嬌軀。龐煥慢悠悠的咬著詩柔粉嫩的耳垂,在耳畔說道:「等會兒和兄
弟玩,表現得要好些,老婆。」

  詩柔雙手撐著身子,上下聳動來迎合著陽具的進攻,下身嫩穴裡開始泛起淫
水。「嗯……老公想我怎麼表現?咿……」詩柔昂著頭,美眸緊閉。

  龐煥吻著她的肩膀:「騷浪些,答應我。」

  詩柔一陣尷尬,心頭有著說不出的異樣,但還是輕輕的「嗯」了一聲,繼續
與龐煥纏綿著。

  「叮鈴鈴鈴……」一陣手機鈴聲響起,詩柔突然感到下體一股熱流竄過,秀
拳捶了龐煥幾下:「我還沒那個,你就……哼!」

  龐煥尷尬的皺著眉頭,『該死的電話。』他心頭怒罵著。

  「喂!」龐煥烏雲密佈的低聲回應。

  「我們到了,小煥。」

  是他的兩個兄弟到了,龐煥隨即切換成爽朗的聲音:「誒,好的,我們就在
酒店裡,馬上過來。」

  詩柔支起身子,想要拿紙巾擦拭一下陰道口溢出來的精液,「老婆別弄了,
讓人家久等不好,走吧!」龐煥催促著詩柔穿好衣服,帶著她走了出去。

  大廳裡一瘦一胖的兩個男人站在那,瘦的叫光頭,胖的叫肥豬,是龐煥的拜
把子兄弟。他們聽到高跟鞋「蹬蹬蹬」的聲音,轉過頭去,看到龐煥拉著一個身
材火辣、穿著性感的美女,不禁咽了咽口水,急忙衝過去和詩柔握手:「早就聽
說弟妹不僅是個大學生,聰明,身材也火辣,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啊!哈哈!」

  詩柔紅著臉:「兩位大哥過獎了。」

  「大哥、二哥,我們先一起去吃個飯,然後去對面的酒吧好好喝上一晚。」
龐煥笑著說道。

  龐煥一行四人吃了會兒飯,聊了聊家常,然後便去酒吧喝酒了,還是那個老
位子。

  「兩年了,這些都沒變。」詩柔心中感慨道。

  「來來來,乾杯,兄弟們不醉不歸啊!」光頭吆喝著拿起手中的酒瓶直接乾
了,肥豬龐煥也只能拿酒瓶相敬。

  「弟妹隨意啊,身子要緊。」肥豬對著猶豫不決的詩柔說道。

  『不能給老公丟臉。』詩柔心中想著,隨即也開了一瓶酒:「乾吧!」

  三個男人很快喝完了瓶中的酒,詩柔喝得比較慢,他們眼睛都色迷迷的盯著
詩柔胸脯的兩隻碩大的玉兔,此時因為詩柔仰起頭灌著酒,所以愈發的將酥胸挺
了出來,而且不斷晃動著。

  肥豬咽了咽口水:「弟妹這身段可真好啊!哈哈。」

  龐煥笑道:「那是自然,得多虧我。哈哈!」

  詩柔終於喝完了一瓶酒,抹了抹嘴巴,臉上有點紅暈,顯得格外明媚。突然
一個男人走了進來,詩柔看見他之後,雙眼有些驚慌。

  「大虎,你這小子終於來啦!」龐煥走上前拍了拍他,一把拉過來坐下,還
好這次不是坐在詩柔身邊,讓她稍微鬆了口氣,她沒敢正視大虎。

  大虎對兩年前那次生日聚會上的揩油並沒有提起,後來詩柔的舍友小青和他
成了情侶,所以詩柔也就順著台階下,沒告訴任何人,只當作心中的一個秘密。

  『希望今晚不會有什麼差池。』詩柔心頭期盼著。

  「抱歉幾位大哥,我來晚了,自罰一瓶。」大虎說著便拿起一瓶酒,一口氣
喝完。光頭拍拍手:「好,爽快!我們繼續喝。」

  四個男人又是拿起一瓶,詩柔也無奈地拿起一瓶和他們對飲……幾輪過後,
詩柔終於酒力不支,靠在龐煥肩上。

  「誒,弟妹那麼快不行啦?」肥豬問道。

  龐煥為了面子,笑著解釋道:「她這是要了。嘿嘿,見笑了,大庭廣眾的,
也太不知羞了。」

  光頭擺擺手說:「沒事沒事,弟妹想要就要,咱們不介意。」大虎和肥豬也
跟著起鬨。

  龐煥搖搖頭,把詩柔抱在身上,詩柔背對著其他三個男人,頭靠在龐煥的懷
裡,龐煥將詩柔的黑絲美腿掰開,一股精液的腥臭味散發出來,襠部的黑絲上一
片泥濘,是之前龐煥的精液流出來導致的。

  「不要……老公,這裡人多。」詩柔並沒有特別醉,意識還在,這種羞人的
舉動讓她十分害羞。

  龐煥在她耳畔喃喃道:「裡面多熱啊,把短裙脫了吧,你答應我的要騷浪。
沒事的,只有我能動你,給他們看看又不會少塊肉,不是嗎?」

  詩柔做了會兒心理鬥爭,隨後歎了一口氣,乖乖的讓龐煥將豹紋短裙給脫了
下來,碩大的翹臀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下,將黑絲都繃得有些泛白光,幾個男人都
抑制不住褲襠裡的老二,紛紛頂起了小帳篷。

  詩柔慢慢從龐煥胯部爬下來,嬌羞的轉了過來,兩條渾圓修長的黑絲美腿緊
緊地夾在一起,肌膚吹彈可破,但有什麼意義呢,眾人可以清晰看到她襠部白濁
的泥濘。

  ……

  又是幾輪敬酒,這次大家都有杯子了,畢竟那樣喝太沒底子,但誰也都藏了
個私心,醉了的話也許會錯過詩柔香豔的鏡頭。

  詩柔喝得醉醺醺的,整個人已經完全放開了,短外套也被脫在一邊,四個男
人圍在她身邊也不害羞了,心想:『反正他們也吃不到,老公會護著我的。』於
是她時不時地晃動著胸前一對人間兇器,絲襪美腿也漸漸分開了,大方的將自己
絲襪包裹的泥濘私處展露出來。

  「乾!」詩柔又喝了一杯酒,但是有些酒水還是灑了出來,潑在了她的雙峰
上,映出了她的乳頭,「哇!弟妹居然那麼開放,沒穿胸罩啊!」光頭讚歎著眼
下的人間胸器。

  「還不是老公心思那麼壞,整天想著調教我∼∼」詩柔媚意盎然的朝龐煥呶
呶嘴。

  肥豬憨憨的說:「那,讓我們來調教你吧,肯定能調教得更好。嘿嘿!」

  詩柔瞥了眼龐煥,看見他的小帳篷又大了些,怒嗔:「老公不介意嗎?」

  「當然不介意,大家只是開開玩笑,又不會真的動刀動槍。」龐煥釋然。

  詩柔酒意上身,心中只想著給龐煥長面子,喃喃道:「你們真的那麼想調教
我嗎?」眾人癡漢樣的點點頭:「弟妹那麼好的身材,實在是難得啊!」

  「弟妹的第一次都給了小煥,看這氣色性慾很足,怕小煥一個人滿足不了你
啊!哈哈,當然,玩笑話,玩笑話。」

  「我們去酒店開個房玩牌,規則再說咯!」說著詩柔穿好豹紋短裙,披上短
外套,帶著眾人走出了酒吧。

  會元酒店房內,三男一女圍在一塊兒,龐煥孤零零的坐在週邊,靠近詩柔。

  「吶,我們玩牌,你們輸兩次就停止遊戲,我輸的話就讓你們調教,不可以
發生任何性交,不然小心我老公揍你們!」詩柔醉醺醺的揮舞著秀拳比劃著。

  眾人點頭同意:「只要我們輸了兩次,立馬放你去睡覺,我們自玩自的!」

  頭場詩柔旗開得勝,力壓三男一籌,她笑眯眯的說:「我可是經常玩牌的,
遇到我,你們輸定咯,下回合就自玩自的吧!」

  原來詩柔一早就沒想真的讓他們調戲,只是這樣的遊戲進行會讓龐煥更有面
子,所以就略施小計。她經常和室友打牌,虐遍整個寢室樓無敵手。

  「誒,弟妹還真難弄啊,難道我們就要沒豆腐可吃了嗎?」光頭邊說邊向在
詩柔身後的龐煥使了個眼色,詩柔已經喝醉了,並沒有注意到。

  下一場開場沒多久詩柔就出局了,她驚呼了一聲,每張牌打出去都被他們扣
死,好像看透了她的牌一樣。

  肥豬拍著手:「誒,弟妹輸了哦!說好的調教……嘿嘿。」

  「你……我……」詩柔捂著胸亂了分寸。

  光頭把身子探上前去,瞇著眼問道:「難道弟妹說話不算話嗎?小煥你也真
是……」話音未落,詩柔便斬釘截鐵的說:「我答應的!你們說吧,要怎樣?」

  『沒辦法,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只要保住身子就可以,老公不會
多說什麼的。』詩柔安慰著自己。

  三個男人圍在一起商量了一下,然後光頭走上前說:「弟妹,下一場小煥頂
我的位子,我躺在地上,你坐到我臉上來。」說罷光頭便往地上一躺。

  詩柔一陣失神,回頭看了看龐煥,龐煥給以肯定的眼神:「都是朋友,不會
有事的,放心玩吧!」

  詩柔紅著臉點點頭,撩起短裙朝光頭的臉坐了下去,一股股呼出的熱氣打在
詩柔的嫩穴處,絲襪形同虛設。光頭伸出舌頭,隔著絲襪不斷來回舔著她的陰戶
週圍,詩柔嬌軀輕輕扭動,嘴裡抑制著不發出聲音來。

  下一場開始了,詩柔分到了很好的牌,正當她準備一口氣打出一副順子的時
候,光頭發動進攻,舌頭猛烈地舔舐著唇縫,儘管隔著絲襪,但還是勉強的將舌
尖伸進了她的嫩穴裡。

  詩柔呻吟了幾聲:「啊……」手一抖,將對子拆成了兩副甩了出去,很快被
其他人壓走。詩柔滿臉通紅,一邊要和他們打牌,一邊還要應付下體傳來的陣陣
瘙癢快感,神經還被酒精麻痹了,自然一女難敵四男,沒多久就敗下陣來。

  「喔喔喔,二連殺!」大虎拍了拍手,詩柔趕緊將嬌軀挪開,修長的黑絲美
腿緊緊地夾在一起微微摩擦著,發出「沙沙……」的聲音。

  「你……你們耍賴!」詩柔眼睛一紅,想到自己被佔便宜了,很羞愧。

  肥豬說:「誒,弟妹,這又是你的不對了,你完全可以悔牌啊!我們可沒說
不能,是吧?」

  「是啊是啊!」大虎和龐煥應道。

  詩柔看龐煥也參與進來應和著肥豬,心思多少放寬了些:『老公看起來沒有
怪罪我的意思,還好。』

  「那……你們這次又想怎樣?「詩柔戰戰兢兢的看著他們說道。

  肥豬和三男商量後說道:「脫掉外套和短裙,去坐電梯,從我們這層樓一直
到頂樓,再從頂樓到這層樓就可以了。」

  「什……什麼?!中間有二十多層啊!」詩柔驚慌的說道。

  光頭說:「那麼弟妹是不守信咯?小煥……」

  「沒,沒有……我做,我做……」詩柔順從地脫掉了外套和短裙,在眾人陪
伴下來到了電梯門口,「叮∼∼」電梯門打開了,空無一人,詩柔鬆了口氣,隨
即半推半就的走進電梯,關上了門。

  電梯從三層緩緩上升,目標是頂層二十七,『三,四,五……二十。』詩柔
在心裡默唸著,心臟加速跳動。

  「叮!」一聲清脆的在她的腦袋裡炸開,門緩緩打開,詩柔嬌軀往後靠在牆
角。一個男服務員推著餐車進來了,他進門的一剎那呆住了,一個衣著暴露、下
體乾脆只穿了一雙黑絲的美女在電梯裡面:「小姐你……」

  「快……快進來啊!」詩柔嬌柔的喊道,她的本意是不想再有其他人看到,
但在服務員聽來卻像是在勾引他。

  服務員摁下關門鍵,然後朝著詩柔緩緩走去,「你……你不要亂來,我老公
就在三樓!」詩柔一點都不想被他淩辱。

  服務員笑了笑:「婊子裝純,那意思是,我還有三十多層樓的時間可以玩你
咯?嘿嘿!」說罷便撲了上去,一把抓住她碩大的胸器不停地揉捏,嘴裡罵道:
「媽的,難得見那麼大的胸,被男的揉大的吧?騷貨,回答我!」

  詩柔怕服務員亂來,不敢反抗:「是……」

  服務員一把脫下詩柔的緊身體恤,一對玉兔跳了出來,他馬上瘋狂的吮吸把
玩著,下身硬梆梆的緊緊頂著詩柔,彼此僅隔著一層絲襪,和真刀實槍幾乎沒什
麼區別。

  詩柔美眸含著眼淚,嬌軀不斷地掙扎著,但力氣還是沒有服務員大,被死死
的摁地在角落裡,任由服務員放肆玩弄她的雙乳。

  『不行,不能對不起老公,一定要在電梯門開之前解決。』

  詩柔看到餐桌上有個西式鐵盤,於是手掙扎著伸了過去,埋在她胸間的服務
員渾然不知,一個鐵盤狠狠的砸在他的後腦勺上,一聲悶哼,服務員昏厥倒地。

  詩柔深呼吸了幾下,平復了心情,門正好在三樓打開,她跌跌撞撞的跑了出
去,連衣服的沒敢拿。眾人一直等在門口,看到裡面的景象不禁笑了出來,詩柔
捂著胸口,不想讓春光乍現,紅著臉罵了他們幾句,然後跑回房間。

  詩柔經過前幾輪的折騰,現在嫩穴裡已經溢出了很多淫水,混雜著光頭的口
水、龐煥的精液,一股十分誘人的騷味彌漫開來,引得圍在一起的眾人不禁一陣
心動。

  第四輪,光頭重新歸位,依靠著龐煥又一次輕鬆的贏下了詩柔。詩柔一臉沮
喪,雙臂垂下:「不會的……怎麼會連輸三局……」

  光頭拍了拍詩柔的肩膀:「弟妹,沒事的,我們不會真刀真槍的,你放心地
享受好了。」

  「快說吧,你們想怎樣調教我?」詩柔擦了擦眼淚,擡頭問道。

  「我們垂涎弟妹你的絲襪美腿一下午了,所以想稍微玩玩你的黑絲美腿,以
及……由小煥指姦你,可以接受吧?」光頭說道。

  詩柔心想是龐煥來摸她私處,頓時就放心了下來,點了點頭。

  她被眾人擡上了床,三個男人爭相抱住她的黑絲美腿,探著頭舔舐著,而龐
輝則將手伸進陰唇內,不停地揉搓,慢慢摸到了陰蒂,來回擰捏。

  不一會兒,詩柔的兩條黑絲美腿都濕漉漉的,全是三男的口水,他們將她的
雙腿分開,成M形,繼續淩辱著。詩柔雙眸漸漸失神,面色含春,秀髮淩亂,白
皙的皮膚白裡透紅,她扭動著嬌軀,水蛇般的柳腰被龐煥的雙腿絲絲扣住。

  突然詩柔一陣掙扎,然後美眸緊閉,開始不斷地呻吟:「咿呀……啊……」
她的私處射出了一股液體,淋得龐煥滿手指都是。龐煥繼續抽動著手指、揉捏著
陰蒂,第二股、第三股……詩柔每挺一次身子都射出一股陰精來,她嬌喘不斷,
面色緋紅。

  一分鐘後她才終於平息了下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胸脯一上一下的浮動
著。詩柔迎來了第一次潮吹,這種滋味讓她的心都險些墮入慾望深淵。包裹著私
處的絲襪已經濕答答的泥濘不堪,有液體慢慢地流下來,整個襠部好像被尿澆灌
過一樣。

  詩柔漸漸清醒了過來:「你……你們可以停了。」

  眾人很識趣的退開了,詩柔裸著上半身,也顧不得去遮掩什麼,她爬下床,
堅持著跟他們來了第五場。這一場彷彿詩柔注意到了什麼,把牌遮得很隱蔽,結
果三男被吊打,詩柔勝出。

  「耶!」詩柔比劃著勝利的手勢:「說話算話哦!很晚了,我應該睡覺了,
你們自己玩自己的!」說著便跑到了裡間關上門。

  「來來來,那只能我們幾個大老爺們玩了。」龐煥緩解了下冷清的氣氛,於
是四人默默的繼續玩了起來,只是再也沒有之前的興緻。

  裡間一片漆黑,一個人影爬上了床,親吻著詩柔,詩柔沈溺在夢鄉中,嬌喘
了幾聲沒有醒來。那個人影隨即把被子掀開,緩緩地把絲襪的襠部撕開了一個縫
隙,撲了上去。

  「嗯……嗯……」詩柔被男人的搖晃弄醒,她一陣激靈:「誰?快走開!」
詩柔剛要大喊大叫,便被捂住了嘴:「是我,老婆!」隨後便又鬆開了。

  「老……老公!」詩柔喜出望外。

  龐煥聳動著身子,陽具在詩柔的陰道內橫衝直撞,經過之前淫液的浸潤已經
變得非常潤滑,沒有什麼阻礙。

  「憋了一晚上了,趁他們睡了我就來肏你了,想我嗎?」

  詩柔媚笑著:「誰想你了,我只想你的肉棒∼∼」

  龐煥更加賣力地肏著身下的美人,詩柔也很主動的地配合著,修長的黑絲美
腿像蛇一般纏在他的腰際,扭動著翹臀,通過擠壓給龐煥造成更大的快感。

  「老公……」詩柔嬌柔的說:「之前對不起你……讓他們佔便宜了。」

  「沒事沒事,都是兄弟,只要不真刀真槍,什麼都沒關係。」龐煥親吻著詩
柔嬌嫩的臉頰:「你不用擔心什麼。」

  「嗯……」詩柔親昵的「嗯」了一聲,然後繼續和龐煥纏綿。

  「我們換個姿勢吧,後入式。」

  「嗯……聽你的,老公。」詩柔陷入情慾中,一切都言聽計從。她很順從的
退了出來,然後在漆黑的環境中用手撐在床上,柳腰下彎、雙膝跪地,臀部高高
翹起,搖擺了幾下,等著龐煥的寵愛。

  「嘶啦∼∼」臀部的絲襪被撕開了大半,陽具緩緩插入,詩柔驕哼一聲,然
後配合地開始扭動著嬌軀,擺動著翹臀,兩片肥碩的臀瓣緊緊地夾著陽具。

  沒有一點預警,一股熱流在她的屁眼內炸開,詩柔甩著秀髮喊道:「啊……
好燙,老公∼∼我還要嘛∼∼」陽具退了出去,隨後又插了進來,再度開始了抽
插,弄得詩柔嬌喘連連。

  十幾分鐘後陽具突然退出,弄得詩柔十分空虛,嘴裡不停地喊著:「快……
肏我……嗯嗯……老公快肏我啊……老婆要……」

  「噗哧」一聲,詩柔感覺自己的屁眼快要炸開了,碩大的陽具貫穿了她的翹
臀,猶如馬達般高速震動起來,詩柔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隨即達到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咿呀……好爽啊……老公……你今天好猛……」詩柔夾動
著臀瓣,想讓龐煥射出來,自己好休息,結果夾了半天還依舊堅挺。這時她感覺
有點不對勁,似乎陽具的尺寸大了不少,尤其是龜頭,明顯不一樣,她艱難的朝
床頭摸索著,「啪嗒」一聲,燈開了。

  詩柔朝身後一看,發現竟然是赤裸的大虎在肏她,而光頭、肥豬、龐煥也渾
身赤裸站在一邊擼著勃起的陽具,所有人都瞬間停下了動作。

  詩柔一把推開大虎,狠狠搧了龐煥一巴掌,然後套起衣服,對著他們罵道:
「你們這群禽獸!」哭著跑了出去,四個男人彼此看了看對方。

     ***    ***    ***    ***

  深秋了,大學宿舍裡,詩柔流著眼淚,呆滯的望著天空,灰濛濛的天空。

  「小柔,你和男朋友吵架對吧?龐煥剛來問過我你的情況……」舍友小青坐
在詩柔身邊,拍拍她的背安慰她:「他說,他想見見你,一個多月了……他……
在樓下等你。」

  「哦!」詩柔機械的回答了一聲,然後朝屋外走了出去。

  大雨淅淅瀝瀝的下了起來,會元酒店房間裡,龐煥趴在詩柔赤裸的胴體上不
斷愛撫,陽具在她的嫩穴裡來回抽插,而詩柔則沒有一點反應,靜靜的躺在那沒
有理會眼前的春景。

  因為不捨,詩柔同意和龐煥繼續下去,但是心頭滿是厭惡。

  「老婆,那天你的感覺怎麼樣?」龐煥突然問道。

  詩柔的腦海中一幅幅畫面不斷穿梭,被淩辱的惡夢這個多月來一直沒有放過
她。她心頭十分憤怒,男友居然舊事重提。

  詩柔惡狠狠的說道:「很爽啊,特別是大虎,肉棒大,龜頭也很大,插進來
比你有感覺多了!我要給你戴綠帽子,我遲早會找他去!」

  「我叫大虎來,你也不敢真的和他做吧?」龐煥回應道

  詩柔一陣不爽,居然被這種人渣小瞧:「你敢叫,我就敢和他做!」

  龐煥撥起了大虎的電話,那一串鈴聲狠狠地砸在詩柔的心頭,兩行清淚從她
的美眸流了下來:『該來的,還是來了。』

  十幾分鐘後,詩柔跪趴在大虎的大陽具面前,像個癡女般瘋狂地舔舐著他的
陽具,而後又主動地對準勃起的陽具坐了下去,瘋狂地扭動著臀部:「啊啊……
好爽啊……大虎……咿呀……肏死我了……喔喔……」

  『真的……好爽啊!這種感覺……我喜歡上了,對吧?』詩柔一邊和大虎性
交,一邊黯然的想著。

  大虎抓住詩柔纖細的柳腰,幫助詩柔加快扭動的頻率,詩柔美眸含春,興奮
的叫著:「咿呀……好刺激……快肏我……啊啊啊……」

  漸漸地,詩柔的兩條修長美腿緊緊地纏住了大虎,嬌軀香汗淋漓,她撲倒在
大虎身上,櫻唇吻上了他的嘴唇,伸出香舌緊緊地索取著大虎的唾液,「梭梭」
的聲音在龐煥耳邊炸開。

  詩柔緊閉美眸,蹙起眉頭,她陰道壁緊緊地吸住了大虎的大陽具,不停地收
縮套弄,惹得她嬌喘連連,淫蕩的呻吟聲迴蕩在淫靡的房間裡。

  「啊……要去了……喔喔喔……」嫩穴裡一股汁液突破了陽具的阻礙,噴湧
了出來,淋濕了她的下體。

  從那夜之後,每次龐煥叫詩柔出去玩,詩柔都很爽快的答應了,在房間做愛
的時候她總是會跟龐煥說,他滿足不了她,她要其他人來,於是詩柔接受著眾人
一次次的姦淫……

  一日,詩柔和大虎、肥豬做愛完畢,最後才從房間裡走出來,剛剛走過幾個
房間,便看到一扇門虛掩著,裡面傳出女人的呻吟以及龐煥的低吼。那個低吼是
多麼的熟悉,龐煥射精時的那個聲音她還是忘不了。

  詩柔輕輕的推開了房門,慢慢朝裡頭走去,看到龐煥趴在一個旗袍女郎身上
不停地肏弄著,旗袍女郎的一雙美腿緊緊地夾住龐煥的身子,龐煥不停地喊著:
「婉婷,我愛你!噢,婉婷……」就和當初那個夜晚,詩柔緊緊夾住他一樣。

  「真是淒慘啊!」詩柔盯著他們,喃喃自語道,不知道是說給誰聽,然後就
退了出去,在門口拿起手機,發了一條短信給龐煥。「叮咚∼∼」裡面傳出短信
提示音,她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但雙眸流下了苦澀的眼淚,走出了酒店。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三個字:「分手吧!」

  在不斷迴避的人生中,我們學會了把酒高歌、尋歡作樂,但大都市的江湖,
給這份情緒添上了重重的一層苦澀的味道。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