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情藥膳鍋 兩朵小火爐

身為一個宅在家工作的譯者,連續幾天熬夜趕稿難得出門,身心都快悶壞了,小睡醒來已又是個陰雨天,唉算了,下樓吃飯吧。店裡已過午餐時分,我大概是最後一桌客人了,老闆娘母女與我三人各坐一方,默然望著窗外的雨水反覆拍打玻璃窗。

店裡的招牌是藥膳排骨湯。老闆娘年近五十,體態動作卻總是輕快優雅,走起路來乳波搖蕩,一頭大波浪捲髮紮起馬尾,轉身時可以看見若隱若現的細毛映襯著雪白後頸,讓人不禁遐想衣裙下的嬌軀是否也這樣白嫩。

女兒雖然也是白皙,面貌卻是另一種風情:她留著俐落的中短髮、小瓜子臉、單鳳眼,塗上韓系大紅色唇妝的嬌俏嘴唇卻豐滿欲滴。胸部沒有她的母親豐滿,但青春無敵的翹臀把淺藍丹寧熱褲撐得飽滿,穿著油亮黑絲襪的大腿映襯著昏黃燈光,竟顯得有些微微濕潤的閃光反射出來。

老闆娘帶著微笑端湯上桌後,轉頭對女兒說她可能著涼了,有點頭疼,先去樓上休息。於是小小的餐廳只剩下我和小妹妹,一個低頭喝湯,一個心不在焉地翻著英語雜誌。窗外是晚夏少見的清冷,屋裡昏黃燈光映照著木頭桌椅,以及小妹肉感油亮的絲襪美腿。

忘記交代,其實這家店我是熟客,與老闆一家是相識的,小妹妹有時也會拿英文來問我,我都叫她小妹,至於她的美麗母親,我則以大姊稱之。

只是今天這湯頭喝起來特別濃鬱溫熱,我的頭皮感覺到一股股暖氣蒸騰,彷彿體內沉滯許久的氣血開始運行,腦袋竟然覺得有些恍惚。

小妹起身,好像有些浮躁地來回走了幾步,然後用那肉感的屁股靠著桌子半坐下來,我發現她用雙腿間的縫隙牢牢抵住桌腳,腰臀用很壓抑的幅度輕微上下擺動。我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還好她只是望著窗外,沒有注意我的動靜。

啃完排骨,湯也喝的差不多了,我身體已經暖和,但被雨淋濕的短褲卻仍濕涼未乾,褲檔裡面有種躁鬱又濕癢的奇妙感覺,想著小妹剛剛的異常舉動,陽物的根部傳來一陣一陣隱匿的抽動。

她走過來……

今天客人好少,好無聊喔,哥哥。

小妹小跳步走來坐在我旁邊,伸個懶腰後雙手夾在大腿內側搓揉,我彷彿聽到尼龍纖維磨擦的細微聲響,同時也聞到小妹的汗香。也不知是頭昏還是哪來的膽子,轉頭直視她的胸口。透過合身的白T恤依稀看出裡面桃紅色胸罩的身影。那對不大的年輕乳房被胸罩勉強撐起,燈光雖暗我卻清楚看見胸前微濕,汗毛隨著有些不穩的呼吸韻律起伏不定。

我才注意到,小妹剛剛已偷偷地把店門口「營業中」的牌子蓋了起來,門簾也已經放下。

小妹用手掌抹一下頭上的汗珠,帶點遲疑地將汗濕的小手放在我的大腿內側,輕柔來回撫摸,動作愈來愈大,股間的熱意也愈來愈強。

當然我也不是吃素的,我一手放在小巧的酥胸上搓揉,另一手解開熱褲的鈕扣與拉鍊,往深處探去,就算隔著絲襪與內褲,也完全掩蓋不了那股濡濕感,小妹的蜜穴肯定已經充分濕透了,她併攏雙腿,我順勢將礙事的短褲卸去,一雙滑嫩的絲襪美腿有些不安地蠕動,尼龍摩擦的聲音清晰起來。「小妹,乖」我兩手扣著雙腿的膝蓋稍稍使力,小妹也順服地將兩腿分開,一股夾雜著些微汗酸的騷味緩緩飄進我的鼻腔。

「想要哥哥嗎?」「……大哥哥……」
小妹羞赧地別過頭去,但我可沒有要等答案。

我將手移往小妹的身後把胸罩解開,緊身白T仍束縛著她的身體,我的雙手在T恤下面恣意遊走撫摸,並不時用嘴巴輪流照顧那小巧的雙乳,乳頭開始高聳挺立,小妹開始忘情地想吻我,但我吻遍她的全身,根本無暇關照她的俏唇。想要的得不到,小妹的飢渴更加高漲,但只能笨拙地抱著我,讓兩個火燙的身軀更加熾熱。

摸夠舔夠了,我再度輕撫大腿時突然把絲襪股間的部分猛力扯開,纖維裂了一大片直到她的大腿,開襠內褲根本阻擋不了那精巧的蝴蝶屄盡現眼前,兩片粉嫩濡濕的小陰唇伸展開來,粉白腿間早已愛液橫流,充滿著晶亮的光澤,膣口美肉彷彿是裹上糖漿的莓果,柔韌緊繃又鮮嫩欲滴,她起身坐在桌面,兩腿張開跨在椅上,下半身毫無保留地迎向我。

小妹應該沒什麼經驗吧……怕她疼,我沒用手,而是俯下身以舌尖匯聚唾液,輕輕地撥開她的兩片嫩唇,舌面緩緩貼著穴口停頓一下,汩汩愛液順勢流進我的嘴裡,我輕輕吸啜著蜜穴,不時用舌頭攪動兩片蝴蝶肉與穴口,小妹壓抑著衝動,發出壓抑的悶哼聲,身體一陣一陣抖動。

直到我鬆口,小妹才深呼一口氣發出緩和的嘆息。我站起身脫下褲子,一手扶住小妹的後頸,一手扶著我的肉棒沒入小妹那肉感的雙唇間,小妹皺著眉頭承受那異物感,笨拙地開始吸吮。

是說,他們家的藥膳湯頭還頗為真材實料,我已經熬夜趕稿好幾天了,陽物卻充盈堅挺,漲到發痛。青筋異常地暴起環繞著棒身,凹凸不平的表面讓小妹吸吮時咕咕作響。雖然小妹欲罷不能,但畢竟技術欠佳,算不上舒服,我故意往前頂撞軟口蓋,小妹噎著咳嗽,好不容易將我的肉棒鬆開。

該開始下一個階段了。

我把小妹抱上桌面,把蝴蝶屄的位置調整好,用龜頭摩擦著濕潤已極的洞口與陰蒂,小妹開口哀求了「哥,我想要…給我….」我也忍不住了,我看著她潮紅的雙頰與恍惚的眼神,下身緩緩前推,進入小妹的身體。

好緊!

小妹應該不是第一次了,但青春洋溢的陰道肌肉仍然緊緊夾住我,蝶翼般的小陰唇從外部蓋住,形成完美的包覆感。

我試圖輕緩抽送,但好妹妹真的沒經驗,只會一股腦兒收縮,陰莖往後退時,緊繃但濕滑的小穴不停嘗試著把我這大型異物擠出去,偶爾不小心滑出來,重新插入時又感受到更加緊繃……這樣不行,我開始塞進去用力衝刺,小妹也受不了刺激開始呼號,蜜壺因為連續撞擊而加倍分泌愛液,陰道的肌肉也逐漸因為疲勞(或是快感?)而逐漸放鬆,因而小妹能更完整地感受每一次衝撞,隨著節奏發出一次又一次苦樂參半的叫聲。

當然一直靠力量欺負小妹妹也不好,確定陰道壁不會再排擠我之後,我將抽插方式改為淺進淺出但快速來回,不停摩擦著蜜壺裡一個略微粗糙突起的地方……小妹的那一「點」!

她果然沒承受過這樣的刺激,在我來回幾十趟後,小妹大叫幾聲,居然倒抽一口氣,頭往後一仰,不停地抽搐,屄肉恢復力氣,再度瘋狂地夾緊我,我無法好好用力抽插,竟就這樣噴發了,肉棒隨著陰道肌痙攣而一陣一陣的抖動,逐漸滑出那過於緊繃的小穴。小妹大概累壞了,桌上地上濕滑一片,她順勢往下撲倒跪坐在地上喘息,但我的下身隨即感覺到被小妹張口含住,一邊用舌頭來回舔舐龜頭、馬眼以及旁邊的肉筋,津液的咂聲交錯著女人陶醉的哼聲。

剛剛還沒抽插過癮,加上連續的口舌刺激讓肉棒保持硬挺,我維持著硬度不墜。但是奇怪了,小妹的口技為什麼突然比剛才靈活許多?只是一場雲雨,進步就這麼快?

不管了,我閉上眼享受濕暖唇舌所帶來的餘韻,卻漸漸聽明白,那是另一個女人的哼唧聲,睜眼一看,是眼神渙散妖媚的老闆娘…..

「女兒啊,有好康的怎麼可以自己偷吃呢?」

她的乖女兒兀自攤坐在桌子下喘氣,白濁的液體從小穴緩緩流淌在支離破碎的絲襪間。

老闆娘仰起頭咂咂嘴,伸出玉手輕揉我仍發燙的陰囊與兩顆寶貝:「最近阿姨好寂寞,身體也不太對勁耶,就靠你這隻大公雞幫阿姨暖暖身子囉……」

等我硬度完全回復,老闆娘轉過身直接翻起圍裙,白皙肥嫩的豐臀忙不迭向我的下半身磨蹭…….原來她偷襲我之前,早就脫下了一切阻礙。

大姊完熟的嬌軀早已溼透,我幾乎沒花甚麼力氣,肉穴往前迎接,將我整根肉棒吸引、吞沒。

才剛體驗完小妹的青春緊緻,母親的陰道確實略顯鬆軟,但正因為這樣,我的肉棒反而能以更多角度抽插扭動,能用更強的力道與更激烈的角度搔颳膣內濕熱多汁的美肉,啊,原來軟土深掘就是這種滋味。

我不再多想了,隨著衝動用力抓住兩片臀肉,我的腰部一面挺進、一面抓著整朵肉臀向我迎合,單調但酣暢地猛力反覆挺進,耳裡回聲也從先前的嬌羞婉轉逐漸變成紮紮實實直穿天際的尖叫。「啊~~~」

小妹聽到尖叫悠悠醒來,眼神卻依然渙散,她一隻手軟弱無力地搭著他母親的肩頭,嘴裡彷彿回到小嬰兒時期的本能,開始緊緊啜吸母親碩實垂盪的乳房,另一隻手揉捏著自己小巧堅挺的美胸,兩對胸部同時因為我的撞擊而擺動不已。

……不知過了多久,高亢的尖叫慢慢轉為疲累已極的低吼,而我原本麻痺的龜頭恢復知覺,噴發的感覺再次浮現,此時熟女突然再度一次持續數十秒的尖叫,子宮深處有一股熱流一陣一陣對著龜頭潑灑,我終於忍不住衝動,腰腿猛力收縮將精液噴發,兩股激流就這樣在美魔女濕熱的蜜壺內來回激盪。

我一聲低吼,腰部下意識地往前衝頂不再後退,鑽頭般螺旋搗弄著子宮頸,讓雙方的高潮久久難以停歇,直到陽具的鼓脹感逐漸消退,才將陽具抽開,彷彿軟木塞離開紅酒瓶般發出清亮的「啵」聲,混雜著白濁的溫熱愛液馬上傾瀉出來,我倆的下半身完全濕透,地板上一灘水漬映著黃色燈光閃閃發亮。

艷熟的母親勉強支撐了幾秒,大腿一軟向前傾倒,與她青春的女兒擁成一團,女兒還沒清醒,眼睛半睜半閉,捧著她母親的臉一陣舌吻,又彷彿用盡僅存的力氣般兩手鬆垂下來。

世界靜止了一陣子,我們三人都虛脫了,只能杵在原地各自喘息,老闆娘的神情從陶醉漸漸沉澱下來,有些慌張地用圍裙草草包住下半身,逕自往樓上蹬蹬走去。我有點不知所措,只好伸手摟住小妹的蠻腰,輕輕地抱住她扶她起來,梳理她汗濕的頭髮。

她揚起下巴朱唇輕啟,舌頭強硬但青澀地在我口裡翻攪…………

………

事後,
猶豫了幾天,決定還是大方走進店裡吃飯。

我們三人的互動如常,老闆也熱情招呼好久不見,直到那曾在我兩腿間騷浪狂舞的美麗熟女找錢給我時,另外夾了一張紙片,之後我不一定在營業時間才去店裡,但總不乏一對美艷母女熱情招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