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獨家雞巴按摩

    老婆非常喜歡做SPA按摩,據老婆自己說在美國留學時自己也在按摩院有過打零工的經驗,所以本身也有非常專業的按摩水準。在比較清閒的時候,老婆也經常給我按摩放鬆,很是舒適。按摩時當然也不乏男女之間的情趣挑逗,婚後一年左右,一次,老婆在給我精油按摩背部之後,竟然像外面的技師一樣,輕輕的在我的背上,屁股,和大腿根部撫摸,一直摸到我的陰囊,雞巴在這刺激下一下子就充滿了血。
“這是我獨家的雞雞SPA~~喜歡嗎?”快感之下,我卻對老婆純熟的挑逗手法感到十分意外,難不成老婆當年在美國打零工的按摩店,是有這種服務的嗎?
這個問題一直沒有答案,是的,直到今天我也沒有這個答案,我不曾問起,老婆也不曾說明,就讓它成為我心中的一個美麗謎團吧。
從那次之後,老婆時不時會在我工作壓力很大的時候,晚上給我按摩放鬆,做她獨門手法的雞雞SPA,老婆喜歡花很多時間在我的肛門與陰囊之間,緩緩的撫弄加上精油芳香的刺激,讓我的雞巴一直處於迷亂的充血狀態,調皮的老婆很會控制我的快感邊界,總是遊走在射精的臨界點,每每我下一秒就要噴薄而出,她會放慢速度,小手離開龜頭,或撫摸大腿,或撫摸我的乳頭,讓我在溫柔鄉里平復一些後,再進行刺激,每次都要把我玩到淋漓盡致,感覺在雲間遊走才滿意。而每當這個時候,我總是在腦海中編織同一個幻想,幻想年輕的老婆在美國加州的某家按摩店,用這同樣的手法,把玩著來自世界各地的雞巴,各種膚色,不同長短尺寸的雞巴在老婆的手中血脈賁張,一個個男人在老婆的靈巧的舌頭和酥軟的大胸下淪陷,在老婆舌頭對乳頭和耳垂反復的刺激中,達到極致的高潮,陰囊裡的精液都只對老婆忠誠的衛兵,竭盡全力,射滿老婆的嘴巴,臉龐,身體。
每每想到這裡,我都忍不住射精的衝動,一泄如注,老婆在這時候往往在第一時間用小嘴包住我的龜頭,做吸吮狀態,口腔緊緊貼合雞雞的每一寸,溫柔的上下吞吐,持續不斷的溫柔刺激出我最後一滴精液為止。
如果能看到別的男人被老婆這麼把玩,該有多刺激啊。這個願望這些年一直在我心中,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強烈。
終於,上個禮拜,2018年的元旦假期,沒有一點點預兆的,我達成了這個願望。

12月底,我收到了條消息,我和老婆都認識的一個大客戶,海哥,也是好朋友,要從北京到上海來出差,因為有一個非常緊急的業務需要在上海落實,所以元旦也不得不在上海過了。
海哥是我業務上最重要的客戶之一,也是我們行業的老前輩,這幾年我事業的順利,和海哥的一路支持密不可分。海哥也是一個特別有個人魅力的老大哥,一來二去交往下來,和我們夫妻成了很好的朋友,來上海只要有時間,我們每次都會一起吃飯喝酒,關係處的很不錯。
我和老婆商量,海哥這次一個人到上海過元旦,假期這兩天肯定挺無聊,我們小倆口本來計畫去無錫靈山景區遊玩,如果海哥願意可以帶上海哥一起,也算盡地主之誼,也還了上次在北京海哥夫妻帶我們遊承德的人情。
海哥也沒二話,說,“就跟你們倆夫妻走了,在上海等客戶消息閑著也是閑著。”
12月30日傍晚,我們三人一行出發前往無錫。無錫距離上海不遠,三個人有說有笑一個多小時就抵達了我們的下榻酒店,靈山希爾頓。晚上大家一起在就近的餐廳吃了晚餐,一起在酒店的行政酒廊聊到了11點就回房睡了。
第二天,大家一早起床爬靈山,在意料之外的人山人海中,參觀了繁華的梵宮,雄偉的大佛,整個大半天,我們和海哥就完全耗費在排隊,爬山,和人擠人的消耗中,寒風淩冽。老婆和海哥跟我一樣,都覺得疲憊不堪,原本下午去無錫市區的遊覽計畫,讓我覺得頭疼不已。
海哥到2018就40歲了,雖然身體發福情況還在控制範圍內,但也禁不住這累,說,“咱先回酒店休息,歇會兒再出動。”
這個提議我們一致同意,只是不曾想到,這一進酒店,再出來,就是下一個白天了。
我和老婆自己帶了紅酒,於是我叫上海哥一起到我們的房間,聊天,品酒,休息一會兒再說。
剛到酒店一坐下,老婆摸摸脖子說,“要不~你們先喝著,我去做個spa疏通一下,成嗎?”
“當然成,弟妹趕緊去放鬆放鬆,這一上午給累的。”海哥大手一揮,表示同意。
老婆於是拿起酒店的座機,撥到前臺詢問SPA的方位,結果很不巧,SPA區域的供暖系統出了問題,出於客戶健康考慮,暫時沒有辦法提供服務,老婆很掃興的掛了電話。
“酒店這鳥服務,又貴又按的不好,弟妹我看你還是別去的好,真要按,我給你按的都比他們這幫鳥人好,還不收你錢呢。”海哥玩笑道。
“海哥,按得好不好,可不是你說了算,得被按的說了算呀。”我老婆俏皮的回。
我心裡莫名感覺這是一個大好機會,於是趕緊接話,“嘿嘿,老婆你別說,海哥還真不是吹牛逼的人,他說好肯定好。”
海哥撓撓頭,笑了,“真按指定沒問題,弟妹你趴著,我這就給你按。”
“不,”老婆一口回絕,還沒等我回過神,老婆馬上接道,“我那是做SPA,用精油的那種,不是你們那種老中醫推拿。”說完老婆抿嘴一笑。
“嗨呀,弟妹你這說的,我怎能不知道啥是SPA?真可惜這兒沒有精油,不然你被我這兒服務過了,以後去哪兒都覺得沒意思。”海哥抬起杠來。
我趕緊打開行李,拿出我們夫妻常用的按摩精油,“來,海哥,給。看你的了。”
海哥一愣神,“兄弟,你確定不?”
我老婆笑說,“海哥,你慫啦?”
海哥略遲疑一下,說,“那好,我去洗個手準備一下。”
海哥離開臥房,去廁所,我和老婆四目相對,老婆看我笑了,知道我有壞心思。我怕老婆反悔,趕緊說,“還愣著幹嘛,脫了衣服趕緊趴著。”
老婆脫下毛衣,褲子,只留下帶蕾絲邊兒的胸罩和內褲,老婆矮矮肉肉的,白皙的皮膚吹彈可破,看著非常有肉欲。海哥走出來,老婆剛脫完衣服站著,一對E罩杯大白奶,在薄蕾絲的烘托下呼之欲出,肚子上雖然有些肥肉,但不影響情欲的彰顯。海哥正對老婆,忍不住上下打量老婆的身體,“弟妹真的好身材啊!”
老婆邪邪一笑,“你說哪兒好呢?我可肥的都是肉,比不上外面的美女。讓一下,我去上個廁所。”
老婆從廁所出來,直接走到了床邊,熟練的解開了背後的胸罩扣子,摁著胸罩和大奶子,正面朝下趴了下來,“海哥來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