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回母子1-3

 01夢魘生邪心

  我知道這是夢,但這個夢太過真實了,真實得難以置信。

  四周濃霧漸漸散去,我環看四周,只見樓臺林立,雕欄畫棟,美景如畫般映
入眼簾。

  我低頭自看,一身古裝在身,長袖飄飄,頗有幾分玉樹臨風之感。

  「好大的宅院!」我心中感嘆,這不知是古時哪個時代的豪門之家。

  「公子早!」正在我猶豫之間,幾個丫環從我身邊行過禮後又匆匆走過。

  「公子?」我笑了笑,不由向前方走去。

  這一動步,冥冥中似有一股力量拉著我一直向前,我不由自主的朝著遠處而
去。

  也不知走了多遠,走過多少樓臺,眼前浮現出一個開有圓門的小院子。

  正在猶豫是否敲門之時,門卻「吱」的一聲開了,我沒有絲毫停頓,徑直走
了進去。

  院內栽滿了菊花,似乎還能聞到花的清香,但若大的院內卻沒有一絲人響,
里面的廂房大門敞開著,仿佛在招喚我進入。

  我走上臺階,緩步入內,剛一進門,只聽身後「吱」的一響,應是門被關了,
我剛一轉身,一個柔軟的身體便擠在我身上。

  「誰?」我剛發出這一聲,我的口便被一個溫香如玉的嘴唇封住了。

  「怎麼回事?」我腦中一片空白,雙手卻情不自禁的抱住了這個女人。

  雖然沒有看清她的容貌,但直覺告訴我這是一位絕世美女,那柔弱無骨的身
體和香甜的小嘴讓我喉幹舌燥。我甚至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奇怪,我是在
夢中,怎麼能感受到香氣呢?

  「這就是接吻嗎?」現實中的我同女孩子手都沒牽過,可在夢中怎麼會有如
此真切的接吻感?

  美女的嘴離開我的嘴,朝我的側臉慢慢往上吻,然後在我耳邊吐著熱氣小聲
說:「怎麼?今天為什麼這麼冷淡,還在怪我這段時間沒理你嗎?」

  「我,我,」我想說說什麼,但卻不知道說什麼。

  「瞧,你下面這麼硬了。」

  我這才發現我的陰莖已硬得像塊鐵一般,被她這以一摸更是朝天怒挺。

  「這段時間受苦了,」美女的小手來回撫摸著,她的聲音更是嬌媚無比,
「讓我來好好疼愛疼愛吧。」

  「啊-!」我舒服得長舒一口氣,可在我還未將怦怦直跳的心放緩時,一個
更大的刺激從陰莖處傳來了。

  陰莖被一個又濕又軟的腔道包裹住了,不知什麼時候,美女蹲下了身體,用
她的小嘴含住了我的陰莖。

  「哦,天啦!」我不由叫出了聲。美女居然在為我口交。

  「我這是在做夢吧?我確實是在做夢!」我知道這不是真的,但我又希望這
是真的。

  「舒服嗎?」甜美的聲音從下傳來。

  「舒服,太舒服了,」我喘著氣說,「我,我想要你。」

  「來吧,」美女笑著回應,「我也想你了,快來要了我。」

  話音一落,我發現自己已是全身赤裸的壓在了一具光潔的女人胴體上,陰莖
已插入了女人的身體,但是怎麼插入的,我卻沒有一點記憶。

  「啊,快,快用力插我,阿成!」

  「阿成?」我不由疑惑,我現實中的名字就叫方成,「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我腦中突然升起了這個疑問。

  我想看清被我壓在身下的這個女人的臉,但卻是朦朦朧朧的,怎麼樣也無法
看清。

  「啊!別停下啊,快點用力!」美女的嬌喘聲越來越急,「媽媽我受不了了,
快點用力啊,好兒子!」

  媽媽!?我腦子轟的一響,我再睜眼看了看她的臉,這張模糊的臉也漸漸清
晰起來,那張臉分明是我的親生媽媽徐曉曉的臉。

  「不,不是的!」我驚得大聲尖叫,下體也隨著控制不住,精液噴湧而出。

  一身冷汗中我睜開了雙眼。

  四周黑漆漆的一遍,我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一陣冰涼的感覺從大腿處傳來,
我用手一摸,粘糊糊的一大片。

  泄了這麼多精液!我臉上一陣發燙,我怎麼會做這麼一個荒誕的夢呢,雖然
我以前也有過夢遺,但這是第一次夢中女孩的形象是媽媽,我陷入深深的自責之
中。我趕緊把短褲脫下,把腿上的精液都擦掉,光著身子在床上繼續睡下。

  朦朧中,我又回到了那間房子內。

  「嗯……嗯……,怎麼停下來了啊?」

  嬌媚的呻吟聲讓我心中一驚,我懷著顫抖的心情朝身下女人的臉望去,果然,
媽媽的臉又浮現在我眼中。

  「不,不可能的,我剛剛醒了,怎麼又會做這麼一個無恥的夢了,」我開始
拍打自己的臉,「讓我醒來,讓我醒來。」

  「阿成,你今天怎麼了?」

  我聽出是媽媽的聲音,但我不敢去看她。

  「難道你是嫌棄媽媽了?」她的聲音帶著哭音,「你肯定是嫌我老了是吧。」

  「不,不是的,」我急忙分辨道。

  「那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難道我下面夾得不夠緊嗎?」

  她居然說出如此淫蕩的話,這絕對不是我現實中的媽媽,這只是我夢中的假
像而已,我的目光不由朝下掃去。

  一張精美絕倫的臉帶著嫵媚的望著我,而我的陰莖正被一個無比緊致的肉洞
吸裹著。

  「來,好好來愛我!不要顧忌任何事情。」

  是啊,這只是一個夢而已,有什麼顧忌的了。我說服了自己,更重要的是我
無法抵擋眼前的誘惑。

  我用力的往前一挺!

  「啊——!」

  這聲悠長的呻吟極大的鼓勵的我,我瘋狂的挺進,抽出,再挺進,再抽出,
也不知重複了多少次,直到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濃濃的精液噴湧而出。

  「啊!啊!」在夢中女人大聲的呻吟中,我又一次醒了過來。

  窗外已泛起微光,但四周還是安安靜靜的,我估計已是清晨了,今天是周末,
我不要去學校,不必象平時那樣起得早,但床上的薄被子已粘了大量的精液,卻
讓我不得不要馬上起床。

  我換了新內褲後,俏俏的打開房門,家里很安靜,媽媽應該還沒有起床,我
躡手躡腳的拿著還粘糊的內褲走到衛生間,趕緊把門關上,打開水籠頭,開始洗
內褲。

  晚上泄了兩次,人有些疲備,但為了不讓媽媽發現,我還是打起精神,匆匆
的把內褲上的精斑洗幹凈,再輕輕的走的陽臺,把內褲掛在衣架上。

  當我回到屋內時卻被一個身影嚇了一跳,媽媽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起床了,
站在客廳奇怪的問我道:「你今天怎麼起這麼早?」

  難道她剛才看到我去陽臺了?我有些心虛,結結巴巴的回道:「睡,睡醒了,
在,在陽臺上做了幾個俯臥撐。」

  「哦,」媽媽沒再多問,而是拿出五十元錢遞給我,「今天我要去參加一個
聚會,中午不會回,你自己去外面吃個快餐,下午記著早點去學校。」

  聽她這麼一說,我這才註意到媽媽今天的打扮,一身粉色連衣裙配著一條黑
色薄絲襪,把她完美的身材顯得更是阿娜多姿,瞬間,昨晚夢中的情形在我腦中
閃現,我一下子呆住了。

  「發什麼呆!」

  媽媽的一聲叱喝把我驚醒,我連忙收回發散的目光,接過錢說:「好的,我
做完作業就去學校。」

  媽媽點點頭,走到門口開始換鞋。

  當媽媽穿上高跟鞋時,她彎腰的動作又把我的眼球吸引了過去。裙擺被她挺
翹的臀部頂起,看到她那若隱若現的黑絲大腿。夢中那女人動人的身姿又閃現了
出來。

  「在想什麼了,這可是我的親生媽媽,」我連忙搖搖頭,努力把那齷齪的心
思排出我的心扉。

  「去學校的時候註意安全,」媽媽走出門後回頭對我說。

  我點點頭,不敢再多看一眼,連忙回到了自己房間。

  今天我這是怎麼了?我坐在書桌旁,一本書也看不下。

  先是晚上做了一個那樣的夢,早上又對媽媽產生了一絲邪念。這是青春期的
正常現象嗎?其實我也看過相關的知識,知道男孩子進入青春期後會有夢遺的現
象,而且因為與自己朝夕相處最多的女性是自己的母親,所以在夢中出現的女人
形象是自己的媽媽也屬正常。

  可,可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我是家中獨子,爸爸在國外工作,一年難回來一次,這十幾年來都是我與媽
媽單獨生活,可能是媽媽是又當爹又當媽的,對我一直很嚴厲,而且媽媽是本地
重點中學的老師,也是我現今上學的學校,而且她還是我的班主任,所以我一直
來對媽媽只有敬畏過,從來沒產生過一絲別的情感過,但今天這個夢,太奇怪了。

  我搖了搖頭,不再聯想下去,但媽媽關門後的聲音又讓我產生了一陣煩燥。

  平時上學我同別的同學一樣在學校寄宿,只有在周末才能回家,而且我與媽
媽是母子的這個情況我的同學沒一個人知道,因為媽媽不準我在學校叫她「媽媽,」
只準叫她「徐老師。」

  今天又是星期天了,我晚上又得回到學校去住宿了。

  本來媽媽與我相處的時間不多,今天她居然又要去赴宴,而且她今天的穿著
與平時不大一樣,以前也沒見她這麼打扮啊,她是去參加個什麼聚會了?

  我越想越懊惱,什麼書也看不下了,中飯也不想吃了,我收拾一下東西,直
接到了學校。

  來到宿舍後,卻發現我的同桌兼死黨程和也到了。

  「怎麼這麼早來學校?」我問道:「平時沒見你學習這麼積極啊。」

  「切,你不一樣來得早,」程和回道,「哎,實話根你說吧,我媽在家總是
嘮叨,煩死了,我還不如早點來學校算了。」

  嘮叨?我可從沒見我媽對我嘮叨過,她對我總是一副嚴肅的樣子,在家還和
一個老師一樣,我倒希望她對我嘮叨嘮叨。

  「一天還有這麼久,要做些什麼好呢。」程和一臉壞笑看著我。

  「預習一下功課,」我知道他又想拉著我與他一起玩遊戲,便明確拒絕了他。

  「你成績已這麼好了,還這麼嚴格要求自己幹嗎,」程和從衣袋里掏出一個
手機,「來,給你看個東西。」

  「不看,」我想都不想便回絕了他。

  可他好象沒聽到一般,繼續手上的動作,打開了手機,一個奇怪的聲音傳了
出來。

  「啊,啊,啊!」

  雖然我還是少年懵懂時期,但這個聲音是女人獨有的呻吟聲還是聽得出的,
我大吃一驚,連忙制止他道:「程和,你瘋了,這是在學校宿舍!」

  「怕什麼,現在學校空蕩蕩的,沒人聽到的。」他滿臉的不再乎。

  「那也不行!」

  他見我態度堅決,這才收起手機,怏怏的說:「就你死板,這麼精彩的內容
都不看,你一輩子做處男算了。」

  我沒理他,拿起書本看了起來。

  隨著同學的陸續到來,一天我沒再和程和說話。

  第二天,上課前,教室里亂轟轟的。

  「別吵了,大美女快來了。」我的另一同桌伏奇大聲的說。

  他口中的「大美女」就是我們的班主任徐曉曉,以伏奇為代表的幾個調皮學
生背後稱媽媽為「大美女,」其實我是很反感他們這個叫法的,但因為徐曉曉是
我的媽媽是個秘密,所以我沒辦法來阻止他們。

  四周的聲音果然小了許多,不一會兒媽媽走進了教室。

  一進來,我就看呆了。

  媽媽居然還穿著昨天早上出門時的裝束,在我映象中她可從未在學校有過如
此性感的裝扮的。

  果然,媽媽的這身打扮也引起了下面一陣小小的騷動。但媽媽仍如不知道一
般,如往常一樣正常上課。

  一節課,我不知道都聽了些什麼,直到下課鈴響起。

  「還在回味『大美女』啊,」伏奇推了我一下,「下節課『小美女』進來了,
還不把你的魂的勾了啊。」

  他的話引起邊上幾個男同學猥瑣的笑聲,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

  伏奇口中的「小美女」叫蘇蓉,是我們的生物老師,她比媽媽小一點,應該
剛三十出頭,平時打扮得十分美艷,加上長相與身材更是無可挑剔,被班上男同
學贏得了「小美女」的綽號。

  上課鈴響了,蘇蓉走進了教室。

  還如往常一樣,蘇老師穿著一看就價值不扉的包臀連體裙,裙下一條黑絲襪
配著一雙紅色高跟鞋,看得讓班上這些青春期的男同學直流口水。

  我以前一直對蘇老師沒有過別的想法,但經過伏奇課前這麼一說,不由多瞧
了她幾眼,飽滿的胸部,翹挺的臀部,真不愧伏奇他們口中的「小美女」稱號。

  這一天的課程是我有史以來最不認真學習的一天。

  晚上在宿舍,燈剛熄滅。

  「方成,就睡了啊,快醒醒,給你看個好東西。」

  我一睜開眼,看見程和拿著一個手機在我面前,我心中升起一股瘟怒,想大
罵他一通,但又怕吵醒別的同學,逐壓低聲音說:「你發什麼神經啊,白天我就
說了不看!」

  他沒有半點生氣的樣子,反而嬉皮笑臉的說:「這個不會有聲音的,你看了
就知道了,今天白天你對兩大美女可是魂不守舍的,這個給你消消火。」說完他
便把手機放在我枕頭邊回到了自己床上。

  「胡說!」我低罵了一句,扭過頭繼續睡覺。

  可不知怎麼的,過了好久也睡不著。

  今天白天媽媽的形象一直在我腦中浮現,以前我一直是把她當作一個嚴厲而
又慈愛的母親,一個認真教學的老師,可自從那天做了那個奇怪的夢之後,我對
她的感覺起了一絲微妙的變化,今天又看到她的那身打扮,「性感!」這個詞不
知怎麼蹦入我腦中。

  「我不能亂想了,我不能亂想了,」我告誡自己。

  可我卻更加睡不著了,鬼使神差的,我拿起了程和留下的手機。

  我打開了手機。

  與我預想的不一樣,並沒有淫穢的色情視頻出現,而是一篇小說。

  這是一篇色情小說,以前的教育讓我遠離這些骯臟的東西,但內心原始的渴
望又希望我看下去,最終,原始的欲望占據了上風,我開始一行一行的看了下去。

  這是一篇暴力淩辱的色情小說,講述了幾個初中生強奸他們美麗的熟女老師
的故事,老師從開始反抗到後來享受,最後淪為他們的性奴。

  小說篇幅不長,我很快就看完了,「亂寫,不可能的事。」我臉上一陣發燙,
心中這麼說,但第一次看這麼刺激的小說,內心中卻覺得意猶未盡,不自覺的又
點開了下一篇。

  這篇小說寫得更加超越倫理,居然是一篇母子亂倫小說,而看著看著,我感
覺自己的呼吸越來越重,我數次想放下手機,但手卻不聽使喚,直到我把全文看
完。

  「怎麼會有這樣的小說。」我把手機關掉,「這個該死的程和,給我看些這
樣的東西。」

  這時我才發現我的雞巴已硬得象快鐵了。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堅挺的陰
莖。

  「好舒服,」我長舒了一口氣,手也不由自主的套弄起來。腦中想象出一個
個女人的形象,似媽媽,又不似,直到再也控制不住,射出濃濃的精液才昏昏睡
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