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們的遊戲

何浩是一個高中輟學的無業遊民,平日裏衹能是接著一些散活來幹,勉強的
維持著生計,不過隨著一家國際公司來到這座城市,大量的需要像何浩這樣廉價
勞動力的小作坊迅速的消失,至于是為什麽,我也不知道。

  何浩摸著空空的肚子,恍恍惚惚的過馬路,何浩記得自己上一次吃東西,好
像是兩天前了,走到一半,一道強光從何浩的側面照過來。

  空蕩蕩的胃無法給大腦提供足夠量的能量,大腦的某些功能似乎被削弱了,
不過也有著一些的好處,比如我現在就感覺不到疼。

  何浩仰著面看著天,身體已經不能動了,地下濕濕的,我好像流了不少血啊,
眼睛中黑色越來越多,我不行了嗎?

  眼皮越來越沈,何浩閉上眼睛,想要好好的睡一會,有人在搖我的身體,不
過我現在困了,要睡覺.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

  這是哪?

  何浩環視四周,看見一個人坐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和何浩長的很像。

  「妳死了。」

  「什……什麽?」

  「喂喂喂,別以為妳和我長得像,我就不敢打妳!」何浩擼起袖子。

  那人指著地面,何浩順著他的手指一看,心猛的一跳,那是——我。

  渾身沾滿血液的何浩躺在哪裏,身體被樹葉遮住,衹有臉漏在外面,身體卻
被很巧妙的遮蓋住,顯然臉是被故意弄出來的。

  「這……這……」不知為什麽,一股惡寒從腳底直升大腦,何浩想起來了,
我被車撞了。

  「想起來沒有?」

  「妳是無常嗎?」

  「不是,我比他們要高級!」

  「那麽妳是閻王?」

  「很高級!」

  「那麽妳是……」

  「我不是來和妳討論我是誰的。」他手指一指,何浩的嘴巴張合卻說不出話
來。

  「我是來給妳一個機會的。」手指又指了指。

  「機會……」

  「對,一個鹹魚翻身的機會。」

  「什麽意思?」

  「給妳改變妳的人生!」

  「可是……內個……」何浩遲疑的指了指自己的屍體.

  「妳陽壽未盡,被人強行弄死而已。」

  「什麽!?」

  「閉嘴,這麽大聲幹什麽?」

  何浩又不能說話了。

  「想不想報仇?」手指一指。

  「仇人是誰我都不知道。」何浩心裏已經相信他不是人了。

  「沒關係,妳遲早都會遇到的。」

  「那麽我要怎麽做?」

  「成為我的神使,進行一場遊戲。」

  「這麽簡單。?」

  「就這麽簡單。」

  「可是我……」

  「我會給妳在這個星球上絕對的力量。」

  「那麽……」

  「除此之外,我不會給妳任何的幫助和情報。」

  何浩想要問的說的都被搶了,不過何浩還有一個問題.

  「失敗的話,會怎麽樣?」

  「呵呵……」詭異的笑容,卻讓何浩從內心的最深處發出恐懼。

  「妳的時間是妳自然死亡為止。」他看了手表,告訴何浩一個時間,這是何
浩完成任務的時間.

  「我具體要幹什麽?」感覺他就要離開,何浩趕緊問出這個問題.

  他想了一會,「簡單的來說,就是打獵. 」

  「打獵?」

  「沒錯,將妳以外的神使獵殺,對了,我是妳的主神,何浩。」

  他突然的就消失了,後面的兩個字何浩沒有聽清,明明前面的聽的那麽清楚,
為什麽最後兩個字就聽不清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麽,他說的話,何浩總是覺得一
定要信,這是為什麽啊?

  眼前猛的一黑,身體在一瞬間失去了知覺,耳邊傳來他的聲音,「遊戲~開
始了。」

  陳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人叫住,是班上的一個同學,不過陳峰和他並
不熟。

  「陳峰,妳好啊。」

  「妳好,李岩。」

  「回家嗎?」

  「嗯。」

  「那就好。」

  「什麽……」陳峰話還沒說完,李岩掏出一個圓形的東西,有點像是胸章的
樣子,裏面的透明的結構,一根在不停擺動的指針在裏面,陳峰衹是看了一眼,
就感覺自己的大腦變的昏沈沈的。

  「阿峰,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吧?」

  「我們最要好。」

  「妳的一切就是我的東西,是吧?」

  「沒錯. 」

  「妳會為我付出一切,是吧?」

  「是的。」

  李岩是一個神使,他手中的東西是他的主神送給他的道具,可以輕而易舉的
改變一個人的意識,並且還帶有自動修補功能,不用進行復雜的指令設置,這麽
方便的道具,也成為了主神們送的最多的道具。

  「阿峰,醒醒了。」

  「誒……阿岩,妳怎麽在這啊?」

  「妳不是邀請妳去妳家玩的嗎?」

  「哦~對啊,那要快點了,公交車快到了。

  「

  因為沒有帶鑰匙,陳峰按了門鈴,裏面應了一聲,隨後聽到碎碎的腳步聲。

  開門的是一個年約三十多的少婦,柔順的長發輕輕的披著,精致的五官沒有
化妝品在上面,豐滿的奶子將家居服撐得鼓鼓的,如同冰柱一般的雙腿被一雙黑
色的絲襪裹著,反著高光。

  「小峰帶朋友回來也不說一聲,家裏都沒有什麽準備。」

  林姝笑著的點陳峰的腦袋。

  林姝是本市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平日裏都很忙,可是林姝還是堅持每天回
家為丈夫和兒子做一桌佳肴,可謂是典型的賢妻良母。

  陳峰的爸爸是本市的警察局長,他的身份讓林姝在平時的生活和工作中減少
了不少的障礙和騷擾,他和林姝的緣分可以說很狗血,就是英雄救美,不過因為
今日來本市連續出現了自殺案,陳峰的爸爸也已經好幾天沒能及時的回家吃飯了。

  林姝給李岩和陳峰各倒了一杯水,然後就到廚房裏忙活了,陳峰打開電視,
現在是晚上七點,電視節目自然就是帥哥美女的黃金檔電視劇,對于這種東西,
李岩實在是提不起什麽興趣,不過陳峰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的。

  「阿峰,妳專心的看電視。」李岩有掏出了胸章。

  「嗯嗯……」陳峰敷衍的回了李岩兩聲,不過李岩到沒有在意,目光就沒從
電視屏幕上挪開.

  李岩離開沙發,走到了廚房裏.

  「啊咧~小岩妳怎麽進廚房來了啊。」林姝驚訝的看著走進來的李岩,像李
岩這種孩子,不像是一副會做飯的樣子啊。

  李岩走到了林姝的身旁,笑著說,「我來幫阿姨的忙。」

  說著,李岩就拿起了一根黃瓜準備去皮。

  林姝拍拍李岩的腦袋,「沒想到妳這個孩子還會做飯啊,不過妳的好意阿姨
心領了,妳就乖乖的看著電視,等吃飯就可以了。」李岩被林姝往外推,手裏的
黃瓜也被奪走了。

  李岩掏出自己的胸章,「阿姨,先別著急啊。」

  「妳這孩子,怎麽就……」林姝的聲音嘎然而止,臉上的微笑還留在那裏,
寶石般的眼睛直直的看著我,可是卻無法從這具美麗的身體中,感受到一絲的生
氣,此時的林姝,就像是一個高級的玩偶。

  李岩摟住林姝纖細的腰肢,臉埋進了林姝的雙峰,細嗅林姝奶子發出的香味,
另一衹手摩挲林姝的黑絲美腿,絲襪細膩柔滑、大腿結實而又柔軟,手指微微的
陷入黑絲和大腿之中。

  「阿姨,衹從上星期的家長會起,我就想得到妳了,現在,妳是我的東西了。」
李岩宣示主權的握住林姝的右乳,微微用力的揉著,「不過啊,就這樣得到妳,
太不好玩了,而且還不能好好的教訓妳那該死的老公,所以呢,我為妳們夫妻準
備了一場大戲哦,當然結局已經是固定的了,妳會成為我的收藏品,妳老公會為
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不過中間會發生什麽有趣的事,可就要看妳們了。」

  李岩後退兩步,「阿姨,妳不會對我說的話,做的事產生絲毫的質疑和反抗,
妳會毫無條件的接受它,服從它,信任它。」

  「嗯,我會的。」

  「阿姨,現在妳愛上了我,我是妳唯一的最高的愛,妳會為我獻出妳的一切,
可是妳會因為世俗的眼光,將對我的愛壓在妳內心的最深處,絕不輕易的透露給
任何一個人,包括我。」

  「沒問題……」

  李岩收起胸章,林姝回復了正常。

  「既然,小岩妳想幫阿姨,那麽妳就幫阿姨洗菜啊。」

  「好的,阿姨。」李岩笑的如同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

  李岩和林姝在洗菜槽洗著菜,洗著洗著,李岩的一衹手就按在了林姝的屁股
上,單手攪著槽裏的水。

  林姝像沒有注意到李岩的手那樣,認真的清洗著蔬菜,不過隨著李岩的手掌
肆意的揉屁股,林姝還是有點異樣的,鼻息變得有點重,臉蛋也有一點點的紅暈。

  「阿姨,妳多久沒被叔叔肏過了?」

  林姝眉頭微微一皺,從心底裏感覺奇怪,「一個多月了,小峰他爸最近工作
忙,有時幾天都不回家的。」林姝捧起一紮蔬菜,甩掉了上面的水滴。

  「叔叔真是不懂事啊,居然讓這麽漂亮的阿姨守活寡。」

  李岩為林姝感嘆,揉著林姝屁股的手,從裙子底伸進裏面,中指貼著林姝小
穴的位置,向上用力的頂,手指不停的曲曲伸伸,刺激著林姝饑渴的小穴。

  「嗯……」似乎是因為身體已經極度的渴望做愛了,李岩手指這輕微的刺激,
就讓林姝發出呻吟來。

  「男人嘛,要注重事業. 」林姝把鍋熱了一下,準備炒菜,林姝扭頭對李岩
說,「小岩,阿姨準備炒菜了,妳也幫不上了,妳就先出去看電視吧。」

  李岩當然不會就這樣離開,把林姝的裙子撩起,兩根食指隔著絲襪和內褲揉
林姝的小穴,「沒關係的阿姨,我就想看著妳做菜。」

  「喔……嗯……那妳就乖乖的看著,不要亂碰火啊,什麽的。」

  「沒問題的,阿姨。」

  林姝開始炒菜,李岩也沒有閑著,林姝黑亮亮的絲襪已經被李岩在小穴的位
置撕開了一個口子,食指中指並攏,緊貼著林姝小穴的位置,快快的擦,沒一會,
林姝的內褲就出現了一小灘的水漬,那是從小穴裏流出來的淫水。

  「喔……嗯……喔……」

  雖然從小穴傳來的刺激不是很強烈的那種,可是連連不斷的刺激著林姝的大
腦,拿著鏟子的手微微的發抖,大腿並在一起磨著,顯然李岩的手指,帶給了林
姝不小的快感。

  這樣擦了一會,李岩變本加厲,撥開林姝的內褲來,兩個手指一起插到林姝
的小穴裏攪動,一個多月沒有被肉棒插過的小穴,頓時就爽的一陣的收緊,小穴
裏的肉夾著李岩的手指,使勁的蠕動,想要從李岩的手指上,得到肉慾的快感。

  「小岩妳先出去好嗎……嗯喔……唔……一會就可以吃飯了。」林姝哀求著
說,不過李岩怎麽可能會放過眼前這美味可口的媚肉。

  在小穴裏的手指改攪為插,林姝的小穴被李岩的手指插的淫水四濺,早在李
岩尚未插進小穴的時候,林姝的小穴就已經是水漫金山了,現在被李岩粗大的手
指抽插小穴,所獲得的快感更是剛剛所獲的十幾倍。

  「恩恩……啊……嗯喔……嗯……」林姝緊抿著嘴唇,想要壓抑自己放浪的
呻吟聲,可是林姝越想壓制,從小穴傳來的快感就越是刺激,然後林姝感到大腦
一白,雙腿的力氣頓時被抽空,身子一軟,林姝就跌坐在地上,雙手抓著竈臺的
邊緣,手中的鍋鏟已經掉在了地上。

  李岩把手指伸到林姝張合著的嘴裏,兩根手指夾住舌頭,在嘴裏攪動著,
「阿姨,我還是不打擾妳了,我去外面看電視去。」說完,李岩抽出自己的手指,
在林姝的臉上抹幾下,轉身離開了廚房。

  坐在地上的林姝,過了好一會才晃悠悠的從地上爬起來,繼續做飯,不過臉
上的紅雲就怎麽也散不了。

  「小峰,妳們先吃,媽媽去換件衣服。」

  林姝匆忙的把飯菜端上桌子,就跑到了自己的房間裏.

  林姝關上門後,還把門鎖上,靠著門大口大口的喘氣,等氣息平復了下來,
林姝才離開門邊。

  怪異的是,李岩坐在房間的沙發上,看著林姝,可林姝卻好像沒有看到李岩
那樣,徑直的走到衣櫃,從下面的抽屜拿出一條新的內褲,再拉開旁邊的抽屜,
拿出一雙新的黑絲襪來。

  林姝撩起裙子,脫下絲襪和內褲,黑森森的陰毛蓋著小穴,上面還有著一些
水,那是林姝剛剛高潮後留下的痕跡.

  林姝是站在衣櫃前換的,大大的換衣鏡中,是一個美少婦,小臉通紅的撩起
裙子,腿微微的張著,大腿的內側還流有著水跡,好像是剛剛被指姦的快感還在,
林姝圓潤的大腿還在輕微的發著抖。

  林姝的手指微顫的伸向自己的小穴,指甲輕輕的和小穴碰了一下,可就是這
看似微小的一碰,讓林姝像是觸電似的抽了一下,手指驚恐的遠離小穴,林姝的
小穴已經是沼國一片了,小穴流出的淫水將陰毛打濕,陰毛遇水後變得一坨一坨
的,黏在皮膚上,相當的難受。

  那短暫而又美妙的快感,如同是毒品那樣,在林姝的大腦留下了印記,在慾
望的驅使下,林姝的手指再次的伸向小穴。

  「嗯……噢噢……喔……」

  林姝的手指插入一節到小穴裏,快感如電流那樣流過林姝全身,手指插著自
己的小穴,不知輕重的在自己的小穴中,一陣的插。

  「小穴……嗚哦……啊……很多……」抽插小穴的手指變成了兩根,一節變
成了兩節,緩抽緩插變成了快抽快插,纖細手指帶來的快感,讓小穴分泌出更多
的淫水,這些淫水順著林姝岔開的大腿,流到地上,或者直接的滴在地上,不一
會,在林姝的兩腿間出現了一個小水潭。

  林姝突然踮起腳尖,大腿蹦的緊緊的,小腿也蹦緊,小嘴快快的張合,可是
卻沒有聲音從裏面出來,幾秒後,才有一聲悠長的嬌喘發出。

  高潮後的林姝腳底一滑,摔倒在床上,林姝卻絲毫不在乎,手指繼續在小穴
裏抽插著,另一衹手隔著衣服,使勁的揉著自己豐滿碩大的奶子。

  「唔唔……喔……小岩……阿姨要……喔噢……。小岩……」

  林姝已經完全的沈在了慾望裏,以至于她在自慰的時候,情不自禁的透露出
李岩加給她的愛。

  喊著李岩的名字,林姝得到了更多的更爽的快感,手指的抽插速度加快了,
浪叫呻吟也變得大聲起來。

  李岩站在林姝的面前,早已佇立的肉棒正對著林姝呻吟連連的小嘴,龜頭有
時都碰到了林姝的嘴唇,可是林姝卻對自己面前的李岩毫無反應,繼續喊著李岩
的名字,愉悅的自慰著。

  「啊……小岩……要……嗚啊……阿姨……唔哦哦……阿姨要……」

  李岩的手撫摸著林姝柔軟的秀發,然後微微用點力,固定住林姝的腦袋,腰
身向前頂去,肉棒將林姝的小嘴擴大,輕而易舉的插到林姝溫溫的嘴裏.

  小嘴裏那條小舌頭,使勁的想要將外來者趕出去,于是不停的去推那巨大的
入侵者,緊緊的貼到它的身上,剛想使勁,卻因為自己有著唾沫的原因,一次一
次的從入侵者身上滑走,而入侵者也不是一直到在哪裏,它不停地進出著,將小
嘴一次又一次的撐大,為了保衛家園,舌頭一次又一次的向入侵者發動攻擊。

  李岩剛開始的時候,還不敢太快,因為怕林姝會啃到自己的肉棒,可是插了
一會,李岩發現林姝的口技很是嫻熟,應該沒少給她的老公吃肉棒,于是李岩就
放心的肏林姝的小嘴裏.

  「阿姨,我的肉棒好不好吃啊?」

  「唔哦哦……嗚啊……哦奧……」雖然嘴巴被肉棒給堵上了,可是林姝似乎
還在說什麽,不過並不是回答李岩的話,應該是和剛剛一樣的呻吟。

  「唔~哦」林姝的小嘴突然的一陣吸,爽的李岩的肉棒又鼓了一點,「我果
然沒有看錯人,阿姨妳果然是很好的性奴胚子啊。」

  見推這個戰術對入侵者無效,舌頭立即就改變了自己等我戰術,從推改為纏,
每當入侵者進來的時候,舌頭就會纏成一個圈,勒住入侵者,然後借此讓入侵者
不在敢來犯,可是舌頭的纏戰術也沒有發揮作用,入侵者依然在家園裏進進出出。

  「嘴巴又暖又軟,用來做嘴穴是最好不過的了,阿姨,以後妳的嘴巴就是我
的專用嘴穴了,不可以在吃妳老公的肉棒了哦。」李岩捏林姝等我臉蛋,單方面
宣示我對林姝小嘴的主權。

  李岩並沒有什麽處女情結,在他看來肏處女故而爽,可是肏那些有著作愛經
驗的少婦、熟女,那是另一種滋味。

  「唔~哦!」李岩按著林姝腦袋的手用力的向下按,龜頭頂在林姝的上顎,
滾燙的精液在林姝的小嘴裏山洪暴發,小嘴裝滿的林姝,不停地咽,可是林姝咽
的速度,還比不上李岩射精的速度,一些來不及被林姝吃掉的精液從肉棒與嘴唇
的縫隙中流出,流到林姝的奶子上。

  肉棒從小嘴裏抽出,李岩左右擺腰,讓肉棒在林姝的臉上磨著,李岩想要把
精液都擦在林姝的臉上。

  把精液擦的差不多了,李岩從床上下來,「阿姨,一會見了。」

  「喔噢……喔……」林姝仍在自慰,雖然林姝已經高潮了幾次,可是不知道
為什麽,林姝的肉慾沒有一點點的褪去,反而有著更強的征兆。

  李岩走出林姝的房間後,掏出手機來,「喂,媽,我今晚不回家了,我今晚
要狩獵,今晚妳和姐睡覺的時候,要插著按摩棒,我明天回去就要肏妳們的。」
說完,李岩就挂掉了電話,剛剛李岩說的話,顯然不是一個兒子,一個弟弟說的
話,至于原因,那是因為李岩在得到了神使的身份和道具後,他第一個下手的目
標就是他的媽媽和姐姐,現在在他的眼裏,媽媽和姐姐不過是兩個性奴的代號而
已。

  不過李岩沒想到的是,在他的家裏,也發生了和這裏有點像的事情。

  「大人,我兒子說他今晚不會回來。」李岩的媽媽赤裸著恭恭敬敬的向何浩
匯報剛剛的電話內容。

  何浩悠閑的坐在椅子上,李岩的姐姐跪在何浩的面前,用嘴巴侍候著何浩的
肉棒,眼神重充滿了專注,仿佛她在做一件很神聖的事情。

  何浩拿著一張卡片,上面寫著李岩的資料,最底下還有一條進度條,上面已
經有百分之八十了,而卡片的名字是獵物資料卡,是他的主神給他的道具之一,
因為他是獵人。

  進度條的前面也寫著可狩獵進度,顯然,李岩還不可以被狩獵.

  「看來妳的兒子還不用死了。」何浩把卡片收起來,李岩的媽媽跪在女兒的
旁邊,虔誠的侍候著何浩的肉棒。

  設定說明:1。何浩是唯一的獵人,他的獵物就是由其他神選中的神使,不
過他衹可以狩獵進度百分之百的獵物,如果想要狩獵進度不足百分之百的獵物,
何浩將會無法使用攻擊、防御、以及輔助類的道具,難度無疑會上升。

  2·何浩的主神為了提高何浩的攻擊力,將何浩對于殺戮,死亡,暴力等方
面進行了調整。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