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東的母子亂倫故事

川東的巫溪縣,一個美麗的古樸山城,令人難忘的,不止是幽
靜的山景,還有我刻骨銘心的記憶。

  五年前夏天的某個夜晚,父母親的房里傳來斷斷續續的爭執聲,雖然聽不清
楚父母親的對話內容,但我卻猜得出七八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自從父親意外的撞見母親私會舊情人之後,母親就沒
一天好日子過。其實這也不能全怪母親,因為父親這些年來實在對母親太過冷淡
,他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工作上,有時候甚至連家都不回。

  而母親呢?雖然家中生活還算富裕,但她卻像個守活寡的女人,在她的生活
里,除了洗衣燒飯,就只剩下我可以陪她聊聊天、解解悶。但當我漸漸長大,有
了自己的社交圈之後,也忽略了家中還有一個需要安慰的孤單母親。就這樣,某
一天,母親的舊情人也不知道哪里弄來家里的電話,和母親連絡上了,並且力邀
母親出去見個面聊聊天,這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何況母親正缺人陪伴,一口
便答應了。但無巧不成書,兩人在咖啡館聊天的畫面卻無意間被父親撞見了,也
不聽母親的解釋,父親一口咬定母親是紅杏出�,並且經常借題發揮,用話語來
諷刺母親,百口莫辯的母親每每只能潸然淚下,將委屈往肚里吞。

  過了一會兒,房里的爭執停了下來,但卻聽到匆忙的下樓聲,我探頭一看,
只見母親雙手捂著淚濕的臉,向屋外奔去……。

  我急忙追了出去,在母親即將沖出院子大門的同時拉住了母親的臂膀。

  「媽,這麽晚了你要上哪去?」

  「嗚嗚嗚……別拉著我……讓我去死好了……」

  「媽……你這又是何必呢……」

  「反正你爸爸心理面早已沒有我,我何必死皮賴臉的待在這個家中?」

  「老爸對不起你、不要你,可是媽,我卻不能沒有你。」

  母親一聽,更是難掩心中的悲痛,抱著我放聲痛哭。

  我不停的安撫著母親,直到母親由痛哭轉為啜泣,但我的襯衫早已被母親的
淚水哭濕了一大片。

  「我們進屋去吧,在大街上哭哭啼啼的,好難看喔。」

  「不,我死也不進去。」

  母親倔強的不肯進屋,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好先想辦法讓她消消氣再說

  「既然你不想進屋子,那我們不如出去走走、透透氣吧。」

  母親毫不考慮的點點頭表示同意,但看看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要去哪里
好呢?不管了,我發動摩托車,載著母親向北走,問母親有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
,母親說她向去山上吹吹風,於是,車子一路從我們川東萬州市騎到奉節市,到
山上也經是九點多了。

  「我們再到巫溪縣去吧!哪里有過夜的地方。」

  母親半路突然改變了主意,從我們川東的奉節市到巫溪縣只有五十多分鐘路
程,很快了就到達了這座美麗的山城——巫溪縣城。

  由於這天不是例假日,山上的遊客稀稀落落,山上顯得特別幽靜,但了山上
,才發現匆忙出門,身上只帶了二十多元人民幣,幸好山上的民宿頗多,過它一
夜應該白不成問題。

  我們找了間最便宜的房間,小套房只需二十元人民幣,但一分錢一分貨,雖
然小套房有一套衛浴設備,但房間卻小得只放得下一張雙人床,三夾板隔間的�
壁連隔壁打呼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讓人覺得一點隱私也沒有。

  當我正在躊躇的時候,母親反而開心的對我說,與其住在家里,不如搬到這
兒來得自在快活。看到母親又開朗了起來,一切問題似乎都已經不存在了。

  訂好了房間之後,母親要我陪她到街上走走,山上夜里天氣為寒,而我們也
都只穿了短袖的衣服,母親從頭到尾,都一直依偎在我身上,緊貼著我的胸膛取
暖,親密的動作,讓往來的路人將我們誤認為親熱的情侶,雖然夜里光線昏暗,
但我仍看得出母親的臉上正洋溢著喜悅的神情,微微泛紅的兩頰讓她看起來像個
二十出頭的大女孩。

  「怎麽了?這麽一直盯著我看?」

  母親的聲音將我從沈醉中驚醒,才發現我剛剛竟然盯著母親發楞。

  「沒……沒什麽……我只是覺得,媽媽今晚好美……」

  「別消遣媽媽了,媽媽都四十歲的老女人了。」

  「我才沒亂說呢!你看剛剛我們在街上走,路人都誤認為我們是情侶,可見
媽媽還是一樣的年輕美麗。」

  「如果讓你提早二十年出世,你會喜歡像我這樣的女人嗎?」

  「媽媽既溫柔又美麗,哪個男人不喜歡,別說二十年前,就算二十年後我依
然會愛上像媽媽這樣的女人。」

  母親聽了心中很是感動,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她故意轉過頭去,但仍然逃不
過我的眼睛。

  「我知道媽媽心里想什麽,老爸誤會你,那是他自己斷送自己的幸福,但我
卻不會,我會緊緊的抓住媽媽,不會讓你輕易的逃走的。」

  說出語帶雙關的話,我心中並沒有察覺,但聽在母親耳朵里,卻是百味雜陳

  只是我所說的,全是肺腑之言,並沒有其它意思。

  「我們回旅舍吧,我想洗個澡……」

  兩手空空的出門,連錢都沒多帶,更何況是衣物,母親說要洗澡,卻哪來的
衣服可以換?

  回到民宿已經是十點多了,母親要我先去洗,且要我將內衣褲脫下來讓她清
洗,反正馬上就要睡覺了,身上只穿件短褲就可以了。

  二十分鐘之後我洗完了澡,出浴室門時,口好渴,媽媽早就幫我準備一杯開
水,我咕嚕咕嚕大口喝完後,依照母親的指示,將內衣褲留在浴室里,身上只穿
了件寬松的七分褲。

  但我隨即想到,我可以打著赤膊睡覺,但母親可沒辦法,瞧母親身上穿的是
一件輕便的洋裝,也不知道愛幹凈的母親會如何應付這無衣可換的窘境。

  四十分鐘之後,母親從浴室里走了出來,同時也解開了我心中的疑惑。

  一條浴巾包裹在母親身上,是母親適才向房東太太借的,但浴巾並不太長,
勉強只能包住她的重要部位,讓三點不漏而已。母親用手緊抓住胸前浴巾的接縫
處,因為只要一松手,春光便立即外泄。

  「轉過身去,別老是看著我。」

  當她發現自從走出浴室後,我的目光就沒離開過她的身體,母親笑著命令著
要我別瞧,但此舉卻激起了我向母親撒嬌的玩性。

  「媽媽的身材真好,不如改天讓我來替媽媽拍寫真集吧。」

  「你今天是怎麽了?嘴巴變得這麽甜。」

  「只是過去一直把媽媽當成是媽媽,卻忽略了媽媽也是個美麗的女人,我只
不過是說實話罷,生氣啦?」

  母親笑而不答,直說我不正經,但瞧她眉開眼笑的樣子,可是樂到心里頭去
了。但平心而論,母親長得雖然清秀,但也稱不上是美艷動人,再加上年過四十
,眼角上的皺紋、稍微凸出的小腹、以及略為豐腴的身材,都再再顯露出中年婦
女的征兆,但這一切卻掩飾不了母親與身俱來的女人魅力。

  天蠍座的母親向來敢愛敢恨,對感情的態度是認真而執著,盡管只是一副平
實的外表,卻往往能吸引住許多男人的目光,就連我這個做兒子的也不例外。

  母親背著我正在擦拭著頭發,但透過他面前梳妝臺的大鏡子,我卻仍然可以
清楚的看見她的模樣。母親端坐在椅子上,已經過短的浴巾又硬是被往上拉了十
公分,雖然母親緊夾著雙腿,但胯下仍依稀可以發現幾根卷曲的黑毛。至於胸前
那對堪稱豪乳的乳房,是母親對自己身材最滿意的部位,雖然過大的胸脯和她略
為矮小的身材難成比例,但卻是所以男人目光的焦點所在,如今,在浴巾的包裹
之下,已然被擠出一道深不見底的乳溝,再加上身軀不停的晃動,似乎隨時都有
奪巾而出的的危險。

  眼前誘人的景象,不禁引起了我男人的生理反應,沒有穿內褲,急速膨脹的
陰莖竟然將短褲撐上半天高。就在此刻,母親也透過面前的鏡子反射,也發現了
我身體的異狀,稍微楞了一下之後,又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梳著頭。反倒是我,
被母親發現糗態之後,趕緊鉆進被窩里躲了起來。

  十分鐘之後,母親也上了床。自從我懂事以來,都是一個人睡,難得有和母
親同床共枕的機會,雖然明知枕邊人是母親,但萬萬沒想到,我的身體竟然會興
奮的顫抖!

  母親熄了燈,頓時間,房里漆黑一片,母親將窗簾拉開一個小縫,窗外皎潔
的月光映像到她的身上……

  咦……是我眼花了嗎?……天哪!

  月光下,母親赤裸著身子,轉頭一看,她還留在梳妝臺前。

  母親走到床邊,掀起了被子,很快的躺平在我身旁。

  我的心在狂跳,血液在翻騰!一絲不掛的母親,正緊緊的貼在我的身邊。我
翻身側睡,背向母親,因為我還不敢面對這一切,但當我一側身,母親的身軀也
跟著側過身,她向著我的背,然後將兩顆溫潤保柔軟的奶袋緊緊的壓在我也是赤
膊的背上,一手一腳則分別搭在我腰與腿上。

  此情此景,我怎麽還睡得著?心跳的速度只增不減,緊貼我背的母親又怎能
察覺不出來?但她卻始終保持沈默。

  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個小時過去,母親的身體始終聞風不動,但我的
卻直冒著汗,激動的情緒絲毫未減。

  「媽……你睡著了嗎……媽……。」

  母親沒有響應,應該是睡著了。我再也按奈不住情緒,掏出陽具手淫,但又
怕晃動吵醒母親,只能緩緩的套弄著……。

  「嗯……嗯……嗯……」

  母親原本放在我腰際的右手緩緩的滑向我的下體,當我從手淫的快感中驚覺
時,母親的手已搭在我緊握陽具的手掌上。

  「媽……你……」

  「別轉身!就這樣躺著就好……讓媽媽來吧。」

  一切就在沈默中進行著。

  母親溫暖的手掌取代了我冰冷的手,繼續著套弄著陽具的工作,規律而松緊
適中的搓動剎時間讓我飄飄欲仙,在替我手淫的同時,我也發現母親的左手正出
入在自己的股間,原來,母親也在手淫!

  「嗯……媽……我不行了……就快射出來了……」

  母親把搓動的速度加快,以配合我即將射精的快感,不一會兒,一股濃稠的
精液從母親緊握的指縫間一陣一陣的激射而出,濕了被單、也濕了母親的手。

  在我射完精之後,母親給自己手淫的動作也嘎然而止,她輕輕的在我耳邊說
著:「快睡吧!別再胡思亂想了。」

  也不知道是已經滿足了,還是真的累壞了,我很快的進入夢鄉,並且在夢中
又和母親翻雲覆雨了起來……

  陽光從窗外灑落進來,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確定昨晚所發生的是到底
是夢還是事實?但母親已不在身邊,顯然早已起身,掀開棉被一看,激情過後的
痕跡還清楚的印在被單上,顯然一切都是真實的,這麽說來……母親替我手淫…

  …是為了……

  我忽然又想到,昨晚出浴室前,母親不是幫我準備一杯開水讓我喝嗎?難道
那開水里放了…?再也不敢多想…。

  「起床啦!整理整理,我們該回家了。」

  母親笑了,笑容如此的燦爛,是真也好,是假也罷,反正已經不重要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