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苦難

媽媽:李麗萍今年41歲,165CM ,108 斤左右。三圍B93 (F 罩杯)/91-63-90
皮膚白皙,雖然不漂亮,但是很耐看。五官非常精巧。給人一種文靜,老實的感
覺。

  我:李揚,初中生。

  這是初三時候的事情……

  爸爸出差三個月沒走幾天,老師晚上給我媽媽打電話,讓我留下來一起聽。

  我以為我做錯了什麼,原來在談我學習上的事情。

  因為我個人的原因,在班裡屬於倒數第一第二的水平,這個對於上高中有些
危險,所以老師特意找我媽媽來說這件事。媽媽聽完老師的話,臉上變現出不愉
快的表情。

  出了教室,媽媽就開始責備我,我沒有還嘴,畢竟是我做的不對。還沒有走
出教學樓,天空突然黑暗了下來,雷聲也響了起來,我和媽媽想趁還沒有下雨趕
緊走,可是出了學校沒5 分鍾,開始下去了大雨,我們立刻被淋濕了,所以我和
媽媽想都沒想就趕緊跑到了學校周圍一片工廠區那裡,因為那是一片老廠區,外
圍的工廠因為改造等等已經搬遷,隻有裡面的地方還有加工廠在工作,我和媽媽
跑到最近一個廠房裡面。裡面的房間破爛不堪,天花闆有的地方都已經脫落了,
而且有的窗戶玻璃都破了,因為天花闆有的地方脫落,所以外面下大雨,廠房裡
面也在下小雨。我和媽媽說裡面可能好一點,然後就和媽媽往裡面走去。我之前
和同學逃學曾經來過這裡,我依稀記得裡面有一張舊床,上面還有幾本色情雜誌
和小說。但是不太確定,而且為了避雨,也就不會想那麼多了。

  「真實糟糕的天氣」媽媽看著窗外的雨在抱怨著

  媽媽從自己的皮包了把手絹拿了出來,先擦我的頭髮,然後開始擦自己的頭
發和衣服。這個時候我仔細觀察媽媽的樣子,奶油色的薄外套和裙子,裡面穿著
白色的七分袖襯衫。因為下雨的關係,可以看見媽媽的淺藍色胸罩。媽媽的巨乳
輪廓完全顯現了出來。我開始留意周圍的東西,果然有張破被子和一些空瓶子,
空罐子,證明這裡確實有人住。

  這時候又是一個大的雷聲,然後一個穿著很骯髒的衣服的男人跑了過來。

  「真是好大的雨啊。你們是誰啊?我住在這裡的」那個男人說著這明顯是一
個流浪漢,看上去40多歲,體格不胖也不瘦,但是能看到他很有力氣,長的也很
兇。他一邊說著一邊盯著媽媽看,他看著媽媽的臉和胸。媽媽也發現了這一點,
感覺到了自己的危險吧,然後就對我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您住在這裡,小揚我
們走吧」媽媽遞給我的眼神就是讓我趕著走。

  我和媽媽剛要走,那個男人拉住了媽媽的右手對媽媽說「這麼大的雨,這麼
出去好麼,很容易感冒的還是等等再走吧」媽媽沒想到他突然會拉自己,「啊」

  然後重心偏移,失去平衡。

  「危險,你沒事吧」男人說。

  那個男人的身體把媽媽的身體支撐住。不過剛才那個男人握住媽媽的右手正
好摸到了媽媽的右胸,媽媽又叫了一聲,那個男人立刻放開了手,把椅子上的毛
巾遞給了媽媽。

  「你身上那麼濕啊,拿這個擦擦吧」

  「沒事」

  「別客氣了,你看你挨淋身上都濕了」那男人強行把毛巾給了媽媽,並且握
著媽媽的手。媽媽看見這毛巾也一樣很髒。

  「快點吧,不然真感冒了」那男人一邊說著,一邊開始擦了媽媽的衣服。媽
媽的手被男人抓住,沒辦法自己做。那男人明白了這一點,放開了媽媽的手,媽
媽往後退了幾步,離那個男人有些距離,把自己奶油色的夾克脫掉,勉勉強強開
始擦身體。脫下外套,七分袖的白色襯衫和裙子的被雨淋的也越來越透明,媽媽
的淺藍色的胸罩也看的很清楚。那男人的視線往媽媽的的胸口凝視著,那男人的
胯股之間膨脹的。我全都看在眼裡,媽媽卻沒有察覺到。

  媽媽擦著自己的襯衫和裙子。那男人往媽媽那邊走去「把自己的襯衫和裙子
都脫了!!」「說什麼嗎?已經夠了!!小揚,咱們走吧!!」媽媽很生氣。準
備穿上外套。那男人脫兔般的朝母親撲過去。

  「討厭啊!你要幹什麼!?」「不要感冒,擦擦吧,是不是啊???」一邊
說著一邊把媽媽的襯衫強行脫了。媽媽用哀求的目光看著我「討厭啊,小揚幫我!」

  媽媽在哀求著,我也害怕那男人把媽媽怎麼樣,那男人瞪我一眼,加上他的
體格和衣著,嚇得我不敢過去。最好的證明就是把一隻手把媽媽抓住,媽媽都掙
脫不開。

  「小揚,救我啊」媽媽的這樣的悲鳴,在這個雷雨聲的情況下,外面根本聽
不見。那男人抓著媽媽的手,另外一隻手脫著媽媽的裙子,而且在媽媽的耳邊小
聲說著什麼。

  那男人說什麼我聽不見,但是那男人突然朝我走來,媽媽立刻說「不要不要」

  男人聽完之後停了下來,再次撲向媽媽。

  「拜託,裙子脫掉!!!」媽媽一邊嘆氣一邊脫著自己的裙子,我和那男人
都看著媽媽的的乳罩,上面的一根帶子好像有要脫落的跡象。

  「好妖媚啊,太太。胸口的雨水也能擦擦麼」媽媽的目光,就像有說不出的
悲傷的感覺,用毛巾擦著胸口,巨乳隨著搖晃,黑色的乳暈也被我們看見了。那
男人興奮不已,脫下髒乎乎的如同青色的樹幹的褲子,脫下內褲那男人巨大的肉
棒露了出來,黑色的肉棒上面有著青筋。媽媽在瞬間也看到了這一點,慌張的轉
移視線,那男人靠近媽媽。

  「太太,我的雞雞能給擦嗎?」

  「不要對我兒子出手」

  媽媽的懇求得到那男人的同意,滿意的點點頭,媽媽跪下,拿給那男人的毛
巾握住那男人的肉棒。就在這個時候,媽媽突然對那男人的蛋蛋使勁捏了一下。

  「啊」那男人的一聲慘叫,然後疼的在地上打滾,媽媽立刻穿上了衣服,朝
我跑了過來。

  「快點逃」

  「嗯嗯」我和媽媽飛奔一樣的逃走。

  就聽見男人在後面喊「你們給我記住了!!!」我們沒有管那男人叫聲,跑
了出去,還好出來的時候雨小多了,我們並沒有被淋的太濕。一回到家,媽媽早
早去洗了澡,可能是媽媽被那男人摸了的關係,洗的特別仔細。

  然後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媽媽不停的責備說,說我學習不好,然後剛才那事
嚇的不敢動。沒完沒了的的發著牢騷。

  回到房間裡面,我很不開心,什麼高中考不上就不能外出啊,什麼覺得丟人
啊。什麼膽小啊。這隻是媽媽為了面子吧,一直被責備的我,也缺少了理性,難
道考不上高中,就真的不好意思出去了麼?我越想越激進,就這樣我心中的一個
壞的想法出來了。準備給媽媽一點教訓,突然想起來了那個男人。就這樣的想法
害的媽媽墮落了。

  我走出房間,看著正在洗碗的媽媽。

  「媽媽不好了,我的學生手冊和資料掉在那個工廠裡面了」「什麼,怎麼那
麼不小心」

  「我現在就去找回來」

  「啊!?稍微、稍微等一會兒吧!!」我沒有理會媽媽的話,就離開家,出
門的瞬間,看見媽媽的臉出現了動搖的樣子。

  因為天氣預報報著晚上還有雨,所以為了保險,我就帶著雨傘。我在途中買
了點菸酒和食物,準備跟那男人說這事。我來到了廢工廠,戰戰兢兢地到白天的
地方,聽見裡面那男人的聲音了。

  「真是的,那個混蛋女人」我悄悄的觀察那男人,那男人像對白天襲擊了他
的媽媽報仇一樣,一邊看著色情雜誌,一邊自慰著。我走了過去「這,晚上好!

  白天實在是太對不起了!!「」什麼!?•••你,你是!?你是白天的那
個女人的兒子!!!「說完,那男人是可怕的表情,起身來,我表示歉意的伸出
把東西拿了出來,他看見我拿了東西,就把髒髒的摺疊椅伸出了,示意我過來坐。

  那男人對說「哎呀,你拿了東西來,也道歉了,我這邊也原諒你了•••但
是,你的媽媽怎麼能這麼做啊。我差點完了!?」「哎呀,對不起」「但是,身
體很不錯啊•••年紀是多少?」

  「41歲」

  「41歲啊,我喜歡」那男人和我說起了媽媽的胸罩,對我說「裸體的樣子也
很好吧」

  「我不知道怎麼說」我苦笑著

  那男人也是一邊苦笑一邊看著我。

  「對了,我媽媽一會應該還會來」「什麼!?真的嗎?」我心理想,媽媽應
該會來的吧。聽我這麼說完,那男人眼睛一亮,好像是媽媽真的來了,現在就到
了的表情。

  「是這樣,我的學生手冊和資料掉了,我想掉到了這裡,所以我就來了」

  「是什麼樣的東西啊」

  那男人看著我,眼神告訴我沒看見這個東西,我從身上把我的學生手冊和資
料拿了出來。

  「哈哈哈,壞小子,原來是這樣,你想把你媽媽引誘到這裡啊,可是,為什
麼啊」我把老師讓我媽媽來學校事情和媽媽對我的責備,牢騷都對那男人說了。

  我並不是想怎麼樣,就想給媽媽點教訓。

  「要是這樣,我可以幫助你」「真的?」「真的,不過作為交換,你得讓我
和你媽媽來一次」「這,恐怕不好吧」「你別裝了,白天你以為我沒看見你啊,
明明你可以反抗的可是卻沒有,而且你的肉棒還勃起了,證明你也喜歡這樣」

  「這」我想起了白天的事情,確實跟他說的一樣,不過我一時間下不了決心
「下不了決心?」

  「是」

  「那我幫你下」說完就把我按住了,然後把我捆了起來。

  「你要幹什麼」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我隻是想讓你一會別打擾我就好了,而且我也能證
明你喜歡你媽媽一會的樣子,記住別出聲」說完把我弄到廠房的一個破辦公室。

  對我說「安靜的在這看著,」說完,拿個毛巾堵著我的嘴。

  天漸漸黑了起來,廠房裡面更黑了,那男人把蠟燭和桌中油燈點燃了。即便
如此,房子裡面還是昏暗,我心想這麼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自己一個人怎麼
住啊。

  不久,從外面聽見了聲音,女性般的線條,聲音越來越近,我和那男人立刻
明白了是媽媽來了。所以我想仔細聽著他們的對話,觀察情況。

  那男人走過去打招呼,媽媽吃驚的嚇一哆嗦,走了進來我看見,束髮較短的
小馬的尾巴,上是淡粉紅色的對襟毛衣,下面是藏青色的牛仔褲的媽媽出現了。

  媽媽說「對不起,白天是抱歉了!但是,你那樣做也是不對的」「是啊,確
實很難為情,你這麼晚過來,是幹什麼,是想繼續剛才的事情麼」「當然不是,
我是來找我兒子的,他應該來這裡了吧」原來媽媽來找我了,怯生生地四處張望
著昏暗的屋子。那男人聽到媽媽那麼說就回答「誰知道呢,的確是剛才有人來了!

  誰一喊是誰,慌忙逃跑了,不知道是否是你兒子「」是這樣,那我打擾了,
我先走了「媽媽轉過身剛要回去,突然和一樣的雷聲打了起來,閃電把房間都照
亮了。

  「哎呀」媽媽嚇了一跳

  媽媽對於雷還是很恐懼的,就算了是白天也很害怕,更何況現在是晚上了。

  那男人笑著走過去,對媽媽說「這雷很危險啦?另外要下雨了,在這裡比較
好吧?」「討厭的天氣」媽媽說完,又一聲大雷,比剛才那個還要大,媽媽想回
家,可是腳卻顫抖著,不能動一樣。

  「這麼大的雷」媽媽自顧自的說著

  「也下雨了啊」那男人對媽媽說

  廠房外面開始滴答滴答的下了起雨,漸漸的越來越大,那男人說「這裡也可
以被淋到,往裡面走走吧」「討厭!這裡好黑啊!!你自己在這樣陰森森的地方
住麼?」媽媽四周觀望著,同時剛才一直褶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了。

  「隻要能遮風擋雨就好」

  「是這樣啊」

  媽媽還是無法理解和想說的表情。希望不要在打雷了雨早點停,不安的往外
看在的。這時再次打了一個雷,媽媽尖叫起來。幸好那男人在媽媽附近,用右手
和媽媽抱到懷裡。

  「討厭,放開我」但是還是在打著雷,媽媽拒絕也不是,不拒絕也不是。

  那男人的臉朝媽媽的臉靠近。媽媽一邊說討厭一邊把臉扭過去,那男人強行
把媽媽的臉扭過來,親吻著媽媽的嘴唇,抱著媽媽的身體,媽媽的雙手一直打著
那男人,但是無論打那裡,那男人都沒有動彈,那男人把媽媽撲到在一張老舊的
床上,床上就幾個又髒又破的被子。

  「討厭啊啊!停止啊啊啊啊啊!!」媽媽雖然不喜歡這樣,但是別著頭髮紮
了別針掉了,媽媽蟬長的頭髮同時散落出來。那男人鼻息粗暴,喘著大氣「我好
喜歡你這樣啊,太太」「停止,我不能對不起我的老公和孩子啊」媽媽的抵抗逐
漸在減弱,不知道是因為外面的電閃雷鳴還是因為媽媽沒有力氣了,那男人把媽
媽的襟毛衣脫光,看見了裡面的淺紫色的穿襯衫。把牛仔褲的扣子解開,舉起媽
媽屁股,把牛仔褲脫到了膝蓋,裡面奶油色的內褲暴露出來。

  「拜託了,停止啊啊啊啊啊!!」媽媽拚命的哀求那個男人,但是那個男人
沒有理會媽媽,把媽媽的淡紫色的襯衫脫了。媽媽的胸口再次在那個男人面前展
露。破舊的木床,在媽媽的抵抗下也吱吱的響著。

  我看到這個情景勃起了,我才明白那男人說的話,原來我真有這樣的性癖。

  媽媽拚命抵抗了,反而胸罩的肩帶偏離了,搖動的巨乳和乳暈婀娜多姿忽隱
忽現,那男人越發使興奮而已。另外突然的一聲閃電,比剛才都要大,媽媽的抵
抗突然停止,那男人是等了片刻,快速地把自己褲子脫掉,白天在媽媽面前披露
的巨炮的再次表露了。

  「討厭啊•••小揚,救命啊!」但是媽媽也明白,那樣的喊著也沒任何作
用。

  媽媽是勉強的抵抗著,那男人把的雙腿彎曲,把媽媽的屁股往上推,媽媽奶
油色的內褲都顯露出來。那男人如饑似渴地把臉往媽媽的的內褲上面填埋,用鼻
子愛撫。用鼻息對媽媽的小穴進行刺激,媽媽一邊說討厭,一邊苦悶的呼吸。

  那男人用鼻子對媽媽愛撫,刺激到媽媽的某一個部分時,媽媽的身體嚇一哆
嗦跳起來了。那男人默默的往那個地方重點愛撫,還把舌頭伸出來進行附和,
「那裡,那裡是」彷彿那個男人知道了自己的性感帶在那裡,媽媽一直對那男人
的哀求讓他停下來,那男人反而進一步重點的攻擊媽媽的那個地方。

  「不行,不行,那裡真的不行」戰戰兢兢的身體讓媽媽一瞬僵硬,然後開始
痙攣。過了一會兒薄劇烈的呼吸起來了。

  「你,已經去了啊」「沒有,沒有」

  「是嗎」

  聽了媽媽的否定,那男人再次用手指刺激媽媽的性感帶,媽媽再次呼吸急促
了起來。

  「不行啊,你這樣。討厭」

  「為什麼內褲那麼濕啊」

  「謊言,謊言,謊言」母親如同撒嬌的孩子一樣激烈地搖頭。不過這次那男
人的目標放在媽媽的巨乳上,把媽媽胸罩肩帶往下來到肚子上,媽媽的乳房暴露
了出來。

  「這是,太太的乳房比想像的還要好!這麼大的乳房,乳暈有這麼漂亮的麼,
呵呵,好像也有,不過•••我真的喜好的乳房!!」說完,把媽媽的巨乳填埋
在臉上,柔軟的感觸終於品嚐了。舌頭在媽媽的乳暈上蹂躪,手指在媽媽的乳頭
上戲弄。媽媽再猛烈的呼吸著,勉勉強強的支撐著身體。而媽媽右胸比左胸更加
敏感,右胸乳頭被刺激,媽媽戰戰兢兢,身體痙攣。

  「您,拜託了•••那裡也不行!!」再次到了媽媽極點了,媽媽的身體僵
硬,不久筋疲力盡了。

  「太太更希望被刺激吧?」那男人在媽媽耳邊輕聲說著,媽媽是一副平時根
本看不見的樣子。

  「已經夠了,拜託放過我」

  「不行啊」

  媽媽的要求再次被無視了,那男人繼續愛撫媽媽的右胸,那個很容易讓媽媽
去了的右胸。媽媽的性感帶多次被那男人愛撫,媽媽的內褲也連綿不斷的流出水
來。那男人分開媽媽的雙腿摸著媽媽的襠部,媽媽也沒有多做抵抗,那男人把媽
媽的內褲拉開,裡面的陰部暴露出來。

  媽媽陰部毛很濃,在我這邊仔細觀察也看不清楚,媽媽的小穴愛液不停的流
出,流向了大腿。那男人脫下媽媽的內褲,對媽媽說「太太,這麼連綿不斷了啊」

  媽媽的內褲被那男人拿在手裡,就連內褲都濕透了,媽媽的臉頰出現紅暈,
轉過去了臉。雖然不想承認了,但是也隻能承認了吧•••那男人的手在媽媽的
陰部觸摸,媽媽難過的喘著大氣,而媽媽的身體,準備做好接受這個男人的準備
一樣不停的顫抖。

  「太太,差不多該開始操了吧?」「隻是這個,隻是這個不行」

  「你不滿意的我肉棒麼」

  那男人的肉棒在媽媽的陰部口不停的摩擦,而媽媽的陰部也希望早點被插入,
所以身體不停的痙攣,愛液也越來越的流出。儘管如此,媽媽還是設法保持著理
想,哀求著那男人不要繼續。

  「太太雖然一直那麼說,不過你的身體也差不多想要了吧」「我,我有老公
和孩子的」「但是,他們現在都不在這裡啊,就當咱們倆的秘密吧」我明明在這
裡,恐怕那男人這麼說也隻是想讓媽媽屈服吧。我在裡面津津有味的看著這一切。

  「不在也不行的」

  媽媽的決心似乎沒有用,突然的閃電嚇的媽媽無意識的往那男人脖子上面靠,
身體也嚇的貼了上去,媽媽的陰部和那男人的肉棒突然緊緊的貼在一起。那男人
看到媽媽的注意力沒在那邊,慢慢的用著自己的肉棒插入媽媽陰部,而媽媽的身
體彎曲著,如同蝦一樣的姿勢,很快就插入到了最深處。

  「什麼,你插入了,我不能原諒你」媽媽開始哭了起來。媽媽的貞操被這個
男人破壞了,與此同時媽媽的口中,與之相反的開心的聲音,那迷人的呻吟聲也
發出了。

  「啊,啊,拜託您,拔出來啊啊啊啊啊啊!」那男人的腰快速運動著,媽媽
口中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現在媽媽的聲音,雷的聲音,完美的結合在一起,我
和爸爸的事情估計媽媽早就已經忘了。我無意識的肉棒也越來也大。

  「好啊,太太•••我,我到現在操過的女人中你是最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男人要和媽媽的接吻,媽媽是接受。過了一會兒,那男人也想試試看其他
的體位。一拉把媽媽的身體拉了起來。示意讓媽媽趴著。

  「已經,已經夠了吧」

  「可是我還沒有射出來啊」

  媽媽趴在了床上,陰部,屁眼都暴露了出來,那男人不停的摸著媽媽的屁股,
偶爾拍打著下媽媽的屁股。媽媽的身體就顫抖一下。而媽媽的陰部隻想早點讓那
男人把肉棒放入。

  「討厭啊,已經夠了啊」「雖然這麼說,可淫水還是連綿不斷啊」那男人很
得以,把二根手指放入媽媽的陰部,一直不停的挖著媽媽的逼裡。

  「不行,不行,又要去了啊」媽媽的小穴,愛液四處飛散。那男人臉靠近,
很美味地品嚐它,用舌頭愛撫陰蒂,媽媽的身體戰戰兢兢不停的痙攣。

  那男人把肉棒起起來,從媽媽的背部插入了進去「已經,已經不行了」「是
的,太太,哈哈」就這樣,那男人居然的肉棒在媽媽逼裡不停的進出。媽媽的腰
也不停的擺動。

  「好,好大。好大」那男人的肉棒得到媽媽的稱讚,十分開心。媽媽則是張
著大嘴,這時,周圍別的工廠的幾個工人進來背雨,那幾個人的不停的說著天氣,
那男人和媽媽說「太太,你說要是他們看見這樣的情形會怎麼樣,要不要叫他們
進來,一起輪姦你?」「討厭,不要,不要」「那就不要出聲」說完那男人繼續
操著媽媽,媽媽不停的忍耐著,臉上的表情都快扭曲了。好在那幾個人就待了幾
分鍾,就慌忙的跑了,媽媽感覺到那幾個人走了,如同爆發一樣的呻吟著,要不
是外面下這麼大的雨,就算他們走了也一定能聽見。操了媽媽一會,那男人說
「太太,我忍不住了,要射了」

  「不要射在裡面」

  「好的,身體扭過來」那男人把肉棒從媽媽的逼裡拔出,這時媽媽的身體扭
了過來,那男人對著媽媽的胸部射出了精液,但是太多,有的射到媽媽的嘴裡了。

  媽媽無力的躺下,呼吸著,那男人把肉棒放在媽媽嘴邊,用媽媽的嘴唇清理
著肉棒上精液的殘留,弄的媽媽的嘴唇亮晶晶的,如同摸了唇膏一樣,那男人把
我的學生手冊和資料放在媽媽身邊,用手摸著媽媽的右胸上的精液,摸滿了整個
胸部,對媽媽說「太太,你太幫了」媽媽聽完,拿起我的學生手冊,閉上眼睛,
疲憊不堪就睡著了。

  媽媽睡著之後,那男人一邊提起褲子,一邊朝我走來,解開我的繩子和嘴裡
的東西,對我說「多虧你,我才得到了你媽媽,謝謝」「沒,沒有」「今天讓她
住在這裡吧,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傷害她」說完,那男人在媽媽的身邊睡著了,鼾
聲和媽媽的呼吸聲如同夫妻一般。

  我不放心,就在那個屋子裡面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那男人把我喊醒,對我說「從今以後,這附近有什麼事情可以
和我說,另外的,你媽媽的事情也拜託了。而且還有一件事」那男人跟我說完之
後,我點點頭。那男人微笑的和我說「開始吧」我想媽媽也差不多該醒了。

  「媽媽,媽媽!」被我叫醒緩緩睜開眼的媽媽,一看到我的臉立刻慌忙然後
一躍而起,發現自己一絲不掛樣子被我發現,慌張的衣服拿身體掩蓋,「小揚,
你,你怎麼在這」「我發現你沒在,我就出來尋找」媽媽一時語塞,視線移開,
一點一滴的灑下淚水。

  「為什麼你不早來」

  「早來看見你和那男人的好事麼?」我的話,媽媽睜著眼十分震驚,慌忙的
搖著頭。

  「不對!那個人,強行的」「不是吧,我看見的是在男人的胳膊上心情舒暢
那樣睡著的媽媽。而那男人現在開開心心的離開了」「那,就算那樣,也不是你
想像的那樣!」媽媽一邊說一邊捂臉哭了。這樣的時期被兒子看到了,媽媽的頭
發十分混亂。不久才停止哭泣的媽媽說「相信!真的被強姦了!!」「那麼,去
報警啊。我現在就去!?我們也一起去吧?」「報警,不行啊!會被你爸爸和附
近的鄰居知道吧•••所以要保密」「怎麼辦呢!?你不催促我學習的話那我可
以沈默」「啊,你•••敢威脅你的媽媽!?」「威脅•••不是吧!?那樣的
話我就和父親說???」「討厭啊啊!不要說說的話會被你父親趕出家,不要說
你就原諒我吧」媽媽屈服了,以後不會在說我什麼了。

  媽媽用毛巾擦擦身體,穿上衣服,一起從廢工廠回家去了。

  媽媽和我一路沒有說話,那男人的有些話還在我的心頭。你媽媽的事情拜託
了,是什麼意思……

  那一天到一週左右,媽媽的精神還沒有恢復,不過媽媽也有非去工廠附近辦
事的情況,隻不過什麼事情也沒有遇見,也沒遇見那個男人,漸漸的媽媽的精神
恢復了。

  從那以後一個月過去了。

  離父親出差三個月還有一個星期的時候,該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那天是星期六的晚上了,我吃過飯回到自己的房間看漫畫書。自從發生強姦
那件事之後,媽媽一直沒有全面打掃房間,不過最近媽媽還是儘量維持原來的樣
子。

  媽媽在廚房收拾的時候,門鈴響了起來,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在意,不過聽
見外面的對話,當媽媽說著「回來」的時候,我打開了房門,看見那個流浪漢一
樣的男人站在門口。

  為什麼他知道我們住那?我心裡想著。

  難道調查我家在那了嗎,從學校回家的路上,我被跟蹤的吧?還是說,媽媽
被跟蹤的吧?

  對了,學生手冊和我的資料。他就是從那裡知道我的住那裡。我為自己無知
而後悔,不過已經晚了,媽媽不敢和那個男人大聲說話,可能怕附近熟人或者鄰

               居看見吧

  「你回去吧」

  「不要那麼任性啊,我好不容易攢足精液來的」

  「你不要那麼大聲說這個啊」

  媽媽明顯知道那男人的意圖。

  那男人對媽媽的身體看來十分滿意,恐怕認為一旦發生了第一次,以後就會
隨意處置媽媽的身體了吧「大聲的話,恐怕有麻煩的是太太你。」「……」媽媽
沒有回答媽媽一時沒有說話,而那困惑的表情,使得那男人十分得意,那神情令
我十分討厭。他把媽媽從右肩右臂旋轉過來,把媽媽抱緊懷裡。

  「停下來,不要」媽媽十分惱火,手一直抗住著那男人,那男人十分高興的
樣子,把媽媽抱緊屋裡,把門關上,然後強行把媽媽按到桌子上。

  「討厭啊」

  「太太,你的表情不錯啊,懲罰你的時間到了」說完,他兩隻手在媽媽厚厚
的白色襯衫上摸著媽媽的巨乳。用臉在媽媽右胸的性感帶上來回蹭著。鼻子不停
的愛撫著。

  媽媽一直說著討厭,然後臉色紅暈起來,對於弱點被這個男人知道的媽媽來
說,抵抗是沒有意義的。

  「隔了好久,還是太太的的乳房觸感最好!」失去力氣的媽媽,被那男人把
的衣服脫了了。對於一會洗澡睡覺的媽媽來說,裡面的衣服很是很寬鬆的,所以
胸罩帶很自然的滑落下來。

  又被侵犯了,媽媽想著。

  媽媽的表情,絕望的看著在屋子裡面的我。

  「救我,兒子」雖然媽媽在向我求救,不過那聲音感覺很低。

  「雖然在這裡也很好,不過還是臥室好吧,那個是你的臥室,如果進你兒子
的房間恐怕就不好了吧」「對,我兒子在家你趕緊走吧」「這麼久沒出來,恐怕
睡著了吧,怕什麼」那男人試探性的問著媽媽,那男人舌頭從上滑倒媽媽乳房,
媽媽的開始喘著大氣。

  「你的臥室是?什麼地方啊?」「討厭•••不告訴你!」話雖這麼說,但
是家原本就不是很寬敞,那男人而怯生生地四處張望張望。對媽媽說「那我就隨
便進了啊」「不,不行」那男人拉著媽媽說,隨便走到一件房子門口,說是這裡
麼。媽媽搖搖頭,那男人看媽媽還是不說,就說那我隨便進了。媽媽趕緊攔住他,
告訴了媽媽的臥室是那間。我趕緊從自己房間出來,偷偷來到媽媽的臥室門口,
而門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沒有關死。

  「太太,這就是你和你老公的床啊」

  「是」

  「那咱們在你和你老公的床上盡情燃燒吧」

  說完,那男人粗暴的把媽媽的胸罩脫到腳下,然後把自己的臉在媽媽的巨乳
中埋了起來。

  「怎麼樣,在你和你老公的床上被別人男人玩弄,興奮吧」「不,一點也不」

  在媽媽說完之前,媽媽的弱點右胸被舌頭不停的親吻著,而且用右手,隔著
媽媽的白色蕾絲內褲摸著陰蒂。

  「不行不行不行,這麼快就要」媽媽的右胸和陰蒂同時被進攻,就這樣媽媽
達到了高潮,媽媽的身體不停的顫抖,痙攣著,呼吸著也明顯急促起來。這時候,
那男人停手了,在屋子裡面找到一張照片,對媽媽說「這男人是你老公麼」「什
麼」媽媽困惑的點點頭,這時那男人把照片放在床頭櫃上,對著媽媽,好像爸爸
在注視著這一切一樣。

  「討厭啊你,不要這樣做」「太太,我們在你老公面前做愛吧」然後繼續的
愛撫著媽媽的右胸和陰蒂。

  「不行,不行我不要看」媽媽和男人說你好過分,但是那男人沒有任何停手
的跡象,不久,就在照片面前,媽媽再次高潮了。

  媽媽渾身無力,停止了抵抗,那男人把媽媽白色蕾絲內褲脫下,把媽媽腿分
開。那男人更過分,把照片拿起來對著媽媽。

  「討厭啊」

  那男人把照片反過來對著照片說「喂,你的太太,在你不在家的時候,和我
在這裡做愛啊」媽媽顯得十分興奮,陰部流出很多淫水,把床都弄髒了,但是這
也證明媽媽徹底屈服了。

  「我不會在抵抗了,但是至少帶上避孕套」「我不喜歡帶啊」說完,那男人
讓媽媽後背衝著他,然後張開腿,勉強的坐下,這樣他肉棒能直接插入媽媽的逼
的最深處。床一直在搖動,而媽媽一直反向運動,使得那男人的肉棒在媽媽逼裡
進行著活塞一樣的運動。媽媽不停的喘著大氣,表情十分快樂。

  「啊啊啊」媽媽呻吟著

  「太太,讓你老公看看咱們的結合處吧」

  「你好厲害」媽媽沒有回應他這個問題

  那男人把照片放在前面使得爸爸在看他們的結合處。媽媽在爸爸照片前面喘
息著,但是可以看出來媽媽得到了快樂。

  他和媽媽不停的做愛,換了好幾個姿勢,不虧是憋了一個月的樣子。

  「太太,你的陰道,你的逼裡,今天操著比那天還舒服啊」

  「那天我很害怕打雷」

  「好吧」

  「你今天一定要射在外面啊」

  那男人砸了砸嘴,想了想母親的話,繼續操著媽媽的逼,做著活塞運動。

  「要要出來了」那男人說

  「我也是」媽媽回應著。

  媽媽的身體開始痙攣,那男人慌忙把肉棒拔了出來,這次對著媽媽的臉把一
個月的精液都射了上去。

  媽媽的臉色被精液射滿了,大口的呼吸使得有些精液流進嘴裡,這時候媽媽
的臉妖豔極了。

  媽媽看著爸爸的照片,又哭了起來「對不起,老公,請你原諒我」那男人過
去安慰著媽媽,命令媽媽給他口交「不要,那樣的事情我不想做」

  「那我早知道就射進去了」

  「求求你不要這樣」媽媽一邊哭一邊哀求那個男人

  那男人想了想說「那一起洗澡吧」

  媽媽同意了他一起洗澡的要求,我趕緊回到自己屋裡,他們倆人走了出來,
走進了浴室,我雖然這次看不見,但是能聽到啪啪的聲音和水流的聲音。

  一會他們出來了,媽媽走入我的房間,我趕緊裝睡,媽媽輕輕的走了出去。

  我走到門口打開點門縫,那男人跟這家的男主人一樣打開冰箱拿出一罐啤酒
喝了起來。

  媽媽對他說「這是最後一次了,我老公也快回來了,拜託你以後不要在來了」

  「為什麼,太太,你和我做愛很舒服吧」「老實說是這樣,我和你比和任何
人都要好,但是咱們這樣沒有好結果的」

  「對啊」

  「但是,就隻是這樣,我對你這個人十分討厭,不要在糾纏我了」媽媽的口
氣彷彿回到了原來那樣的強硬。

  那男人被媽媽的口氣壓制住了,喝完了啤酒穿上衣服走到門口,給媽媽一個
擁抱,這次媽媽沒有抵抗,那男人的那樣的表情使得媽媽的心又軟了,給他一些
吃的和飲料帶走了。

  那男人走了之後,媽媽回到自己的臥室,一邊對爸爸照片道歉一邊收拾床罩,
放進了洗衣機裡面為了明天早上好洗吧。

  媽媽那樣的口氣,恐怕以後那個男人也不敢在來騷擾媽媽了吧。

  爸爸出差回來了,我也沒和爸爸說,我們的生活又回到了平靜。

  時間流逝,轉眼十二月份過去了,對我來說轉年就要考試了。一月一日元旦,
這天早晨我們一家三口在餐廳吃著飯,從白天開始爸爸就開始喝酒。爸爸喜歡一
邊喝酒一邊看電視,因為是元旦,所以媽媽對爸爸沒有任何埋怨。而且我也是可
以喝酒的。媽媽今天穿著奶油色的高領毛衣,黑色的長裙。恐怕爸爸如果沒喝多,
也想和媽媽做愛吧。

  中午吃完飯,爸爸喝的有點多,坐在椅子上就睡著了。鼾聲特別高,我和媽
媽說我也睡覺去了,就走進屋子裡面。一會就聽見有門鈴聲,本來我就不在意的
因為也許是周圍的人來串門。但是聽到對話我覺得奇怪就打開門往外看,看見了

       幾個月不見的流浪漢男人在門口和我媽媽說話

  「你別進來啊」

  「我是客人啊,好吧,不過我和太太的關係是?」媽媽拚命的抵抗,那男人
無視媽媽,走了進來。那男人走到餐廳看見爸爸在那裡睡覺。

  「看來睡的很開心啊。不知道你老婆馬上就要在你身邊被我操了」那男人小
聲說著「你幹什麼,今天和平時不一樣啊」媽媽似乎害怕的看見這一幕,小聲的
跟他說,繼續讓他回去。那男人看著媽媽打扮,對媽媽說「不要亂鬧,你穿成這
樣是來迎接我的吧」說完,手從媽媽的連衣裙進去摸著媽媽的屁股隔著鮮紅的紅
色內褲愛撫著媽媽。

  「你幹什麼,拿出來,趕緊走」那男人沒有理媽媽,反而更粗暴的把媽媽身
體扭過來,親吻著媽媽「太太,我們在你老公面前,開始做愛吧」「什麼,這不
可能,我老公在邊上」「你老公喝多了,現在你就是我的太太。」「誰,誰說的」

  在熟睡的爸爸面前,那男人粗暴的脫著媽媽的衣服,媽媽也是激烈的抵抗。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媽媽沒跟爸爸和我進行求救。

  「嘿嘿,其實太太你也是很期待吧」「沒有,你別瞎說」媽媽打算否認,但
是那男人的左手開始玩弄的右胸,媽媽的呼吸就變得急促起來,媽媽的抵抗越來
越弱了。那男人看見媽媽這樣,就把上衣脫掉,裙子提了上去對媽媽說「今天黑
色的胸罩使得太太的身體更加嫵媚了啊」「討厭啊,別這樣」那男人看著媽媽的
目光,稍微放心了,我在門縫看著媽媽這樣的狀態,都吞下了口水。

  媽媽的裙子被脫了下面,媽媽立刻坐在地上,看著爸爸,對那男人表示停止,
那男人都說沒事沒事,因為媽媽的坐下,鮮紅的內褲表露了出來,媽媽慌忙的閉
上雙腿,那男人對媽媽淫笑著,突然把自己的褲子內褲都脫了下來,下半身裸露
出來,那個巨大的肉棒在媽媽的面前晃動著。那個就是多次讓媽媽高潮的肉棒。

  媽媽不禁的注視著巨大的肉棒,慌忙的移開視線,觀察爸爸的情況,爸爸好
像什麼都不知道,繼續睡覺打著鼾。

  「那麼,太太開始吧」

  「不行啊」

  那男人一步步的緊逼著媽媽,媽媽不停的哀求,那男人微微翹起的嘴角讓人
毛骨悚然,媽媽一邊說討厭,一邊試圖逃跑,但是那男人好像看穿了媽媽一樣把
手指往胸罩帶上一放,媽媽一跑正好是胸罩帶滑落,這樣媽媽的胸罩脫落,使媽
媽的右胸暴露出來。

  「啊」媽媽慌忙的打算遮擋,但是還是那男人更快一點,把臉埋在媽媽的右
胸上面「不行」媽媽一邊躲一邊小聲說著,但是那男人沒有停止下來,對媽媽右
胸的玩弄。

  「救我」媽媽一邊哭一邊小聲說,我知道媽媽在跟我們求救,但是我沒有任
何行動,然後在觀察著。

  「好棒啊,太太,還是你的身體最好啊」那男人恐怕是很久沒玩弄媽媽的身
體了,慢慢的愛撫著媽媽乳房,媽媽發出微弱的聲音,一邊害怕爸爸醒來,一邊
又希望爸爸醒來。

  「拜託了,至少換個地方」「不行,就在你老公面前」反正被侵犯的時候,
媽媽的心已經死了一半,想換個地方,又被那男人拒絕了,媽媽這次徹底死心了。

  媽媽的表情很悲傷,眼淚已經流了出來。

  那男人抱著媽媽朝爸爸移動,那男人從媽媽的後背,隔著胸罩揉著媽媽的巨
乳。然後把手伸進胸罩裡面使媽媽的巨乳顯露出來,「不要這樣,會被發現的」

  媽媽身體微微的掙紮,眼神哀求那男人停止,可那男人更加粗暴的揉著媽媽
的乳房,一個反向,把媽媽的胸罩肩帶摩擦掉,直接掉到了地上,媽媽巨乳的顯
露出來,身上就剩下一條鮮紅色的內褲了。

  「想要了嗎,想要了嗎」那男人看見媽媽這樣更加激發了情慾,媽媽的右手
被抓住,強行讓媽媽握住他的巨大肉棒,而他的左手隔著內褲撫摸媽媽的陰蒂,
媽媽的內褲濕潤了。

  「太太在老公面前被我玩弄,興奮嗎」把他摸著媽媽內褲的手拿開,兩根手
指在媽媽面前打開,手指之間被媽媽的淫液練成一條線。

  「不要」

  那男人把媽媽強行按到另外一張椅子上,把媽媽雙腿分開,把臉埋在媽媽的
陰部,用臉愛撫著媽媽的陰部。

  「停下來,停下來」媽媽看見爸爸慌忙把用手摀住自己的嘴,不讓聲音出來,
從我這看,就跟媽媽在嘲笑這個爸爸一樣。那男人知道媽媽的弱點是陰蒂,就在
內褲上用力的按下去,媽媽苦悶的嗚嗚聲音,也一邊在著爸爸。

  雖然用手捂著嘴,但是偶爾也會偏離開,媽媽的嘆息有時候我都能聽見,那
男人的舌頭在媽媽陰蒂上面快速轉動,加速的時候,媽媽會全身顫抖,停下來的
時候,媽媽平穩的喘著氣。

  「嗯,嗯,嗯」媽媽這樣的呼吸著。

  在爸爸面前被男人玩弄的媽媽,大氣一樣的呼吸著,那男人走到餐廳角落,
那個放著一個電動的按摩棒。(就是普通的按摩器)

  那是爸爸之前使用的,爸爸上歲數後,肩膀很痠疼,媽媽就買了一個電動的
按摩棒,可能爸爸覺得不太好就放在餐廳的角落了。

  那男人按了按摩棒走到媽媽面前,媽媽的眼神十分空虛,可是看見那男人拿
著按摩棒,他打開開關,按摩器的聲音響了。

  「難道」

  媽媽驚愕的表情看著那男人,那男人果然拿著按摩器往媽媽的陰部靠近,那
一瞬間,媽媽的身體本能的向後傾。

  「不要」

  媽媽把用手摀住嘴的事情忘了,接受著按摩棒的刺激,媽媽陰部被他用按摩
棒刺激著,而媽媽陰蒂周圍,鮮紅色的內褲,也逐漸出現了黑色的斑點。

  「啊,好舒服」「哈哈,太太有這樣的感覺了嗎,也許這樣能被你老公聽見
啊」那男人的這話讓媽媽想了起來,立刻摀住自己的嘴,隻有輕微的喘氣聲出來,
一會,媽媽又一次高潮了。

  那男人脫下媽媽的濕潤的內褲,這時的媽媽已經沒辦法抵抗了。

  那男人打開了媽媽陰部,然後沖爸爸表示了一個勝利的手勢,好像媽媽的陰
部誰用的賭局他贏了一樣。那男人不停是用舌頭,手機,按摩棒刺激著媽媽的陰
部,是不是插入媽媽的逼裡面,一次比一次加深對媽媽的攻擊,媽媽每次都快要
高潮,然後他就停下來了。

  「已經,已經不行了,對不起老公,原諒我」「太太,想要我的肉棒了麼」

  「對不起」媽媽再次跟爸爸道歉,然後對那個男人點點頭,那男人開心的把
媽媽抱到懷裡,讓媽媽和爸爸面對面,手摸著桌子。

  「太太,看來今天要給你點特殊服務啊」

  「什麼」

  特殊服務這句話,讓媽媽感到不安,因為媽媽是摸著桌子趴著,所以媽媽的
肛門一覽無餘,那男人用手指摸了摸媽媽的肛門,讓人感覺到無可挑剔。

  「討厭啊,那是,那是」媽媽說著換來那男人的微笑,那男人用舌頭對媽媽
的肛門進行舔弄,左手用按摩棒對媽媽的陰道進行摩擦,使得媽媽的肛門更加敏
感。

  「不行,這樣太刺激了」媽媽一邊喘著大氣,一邊流著淫液,淫液流到了大
腿根部。

  「啊,好奇怪,你怎麼流了這麼多」媽媽的陰部和肛門被刺激著,身體很快
就痙攣了,不久,媽媽又一次快到高潮了,那男人立刻停止對媽媽說「怎麼樣太
太,你喜歡的肉棒要進入了」那男人的話好像對爸爸是一種炫耀,因為媽媽的陰
部已經很濕了,所以很輕易的就進入到了最深處。然後慢慢的,慢慢的,那男人
的肉棒開始抽查媽媽的逼。媽媽跟眼前的爸爸一邊道歉,一邊喘著氣,啪啪啪肉
和肉互相碰撞的聲音響起了餐廳。

  父親還沒醒嗎?

  眼前的爸爸被別人操著,而爸爸還是心情愉快的睡覺,我驚呆了。

  「好舒服,好舒服」因為眼前爸爸在關係,媽媽用手摀住自己的口,更那男
人加快了抽查的速度。

  「快去了」

  「今天射進去比較好吧」

  「那,那是不行的」本來那男人以為媽媽會同意,但是沒想到媽媽還是沒有
同意,這樣更加加快抽查的速度。

  「嗚嗚嗚嗚」媽媽快達到了高潮,這時候,那男人突然把肉棒拔出,那男人
坐在椅子上,媽媽主動過去,正面的對著那男人扶好那男人的肉棒,媽媽的身體
彎曲著,坐了下去。在父親的面前,媽媽主動摟著那男人的脖子,然後不停的喘
息。

  「已經,已經不行了」眼前媽媽達到高潮,那男人身體一挺,再次把在媽媽
小穴裡面的肉棒拔出,媽媽濕潤的眼睛看著那男人。

  「不要欺負我啊,讓我高潮吧」媽媽用手摟著那男人的脖子,然後哀求的目
光看著他。

  「不行啊,太太,必須從你嘴裡說我想要的話來,不過在說之前,我欺負你
什麼了」「這樣啊,你最喜歡了,來上我吧」這麼長時間的對話,爸爸很可能醒
來,所以媽媽很焦急的看著他。

  這時,那男人正面抱著母親,把媽媽的左腳�起,這次是站著的姿勢,把肉
棒插入媽媽的逼裡。

  「已經已經等這麼久了,拜託讓我高潮吧」媽媽手不停摸著那男人的脖子,
濕潤的眼睛祈求著什麼,那男人低頭對媽媽說著什麼,媽媽慌忙的搖了搖頭。

  「那樣做的話,今天是危險日,一定會有孩子的」看來那男人無論是插入,
還是拔出,對媽媽的說都是要射進去。但是媽媽還是頑固的搖搖頭。

  媽媽已經背叛了爸爸,要是還被中出的話,媽媽就必須離開爸爸了,因為她
沒辦法原諒自己。

  媽媽和那男人還在不停的抽查,今天那男人看上去特別持久。這時,他顯示
媽媽再次趴下,從背部後面插入進去。媽媽的聲音很快就發出了。

  媽媽堵住了自己的嘴,忍著但是表情是快樂的。媽媽的聲音輕輕洩漏,那男
人更是加快速度,肉和肉的碰撞,聲音好像讓爸爸聽到一樣。偶爾從背後揉著媽
媽的巨乳。

  那男人也是快樂的,忍耐著的表情把自己的臉都弄扭曲了。

  「太太你的話,我一定聽」「啊,啊啊,老公,兒子,我已經不可能……」

  那男人射之前,他準備的看見了媽媽和爸爸的表情。

  媽媽的眼睛無神,偶爾的白眼朝上翻著,眼淚從眼裡流出,很自然的張開了
嘴,把舌頭伸的很長,難看的口水流了出來,在後面操著媽媽的男人看著媽媽的
表情,我明白了媽媽徹底墮落了。

  和我想像的一樣,媽媽的嘴裡,最開心的聲音出來了。

  「怎麼樣都好,隻要讓我高潮,隨便你射那裡,啊啊啊啊啊」媽媽的理性在
這一瞬間徹底崩潰了。

  「射進來,射進來,我要給你生孩子。」媽媽瘋狂的搖著屁股,在爸爸面前
大聲疾呼。那個聲音居然也沒有戰勝爸爸的睡魔。

  「太太,可是你剛才說的」「高潮,高潮,我要高潮。」「啊啊啊啊啊啊,
奧」那男人最後的力量加快的抽查,媽媽也是加速動著腰,兩人即將迎來最後的
高潮。呼的一聲,那男人的動作停止了。

  「呼呼呼呼,好熱啊你的精液,我一定會懷上你的孩子」媽媽大聲疾呼,身
體一陣痙攣,筋疲力盡的上身倒在桌子上,那男人揉搓著媽媽的巨乳,把肉棒慢
慢從媽媽逼裡拔出,媽媽趕緊做在桌子下面雙腿朝爸爸的方向分開,好像就算爸
爸看到也沒關係,相反的,用自己的手指把陰部附近沒有進去的精液黏在手上,
閉著眼睛舔著手上的精液,嘗著它的味道。所有的一切都在爸爸的面前展現出來。

  媽媽的性慾已經被開發了出來,現在就隻是一個淫蕩的母親。

  媽媽看到那男人的肉棒稍微有了精神,想起來上次那個男人的要求,主動的
開始吸允起來那男人的肉棒了。

  而爸爸就在面前。

  「哈哈,好色的太太,你老公也許會看到」

  「已經無所謂了」

  媽媽這麼說,那妖豔的表情,然後津津有味的吃著在爸爸面前這個男人的肉
棒。

  媽媽的口水和那個男人肉棒流出的液體,加上媽媽的吸允發出了滋滋聲。媽
媽還時不時的舔著龜頭,馬耳,偶爾來個深喉。不一會,那男人的肉棒再次聳立
起來,媽媽看到,眼睛亮亮的。

  這次他們沒有著急做什麼,媽媽穿著裸體穿著白色圍裙,和那男人在那調情。

  把晚上的飯拿出來給他吃。

  「好吃嗎?」「好吃,太太做的什麼都好吃」「真的?好開心」簡直跟新婚
一樣,我看著都害羞了,他們四目相對,含情脈脈的看著,難道他們想在廚房第
二輪?

  這時,父親終於有點要醒了。

  那男人很吃驚的樣子,媽媽則是顯得很平靜。

  「他要醒了,妨礙到我們了,今天的後續,明天在繼續,明天我去找你」

  「這樣好嗎」

  「我已經離不開你了」

  媽媽這麼說就是表明就算父親看見也不在乎了,然後跟他說「你走吧」媽媽
就進屋去了。

  我趕緊出來做掩護,雖然我不希望媽媽和那男人在一起,但是我還是怕被發
現,畢竟始作俑者是我。我出了房門,然後對爸爸說,爸爸是不是要去廁所,我
帶你去。然後爸爸一進廁所,我趕緊出去,對那男人說「怎麼回事」「謝謝你啊。」

  然後那男人拿起來媽媽給他裝好的菜和啤酒,然後放了個保險套在桌子上。
走了出去。我也趕緊跟了出去。

  「到底怎麼回事」

  「你媽媽什麼都知道,不過她現在應該不恨你了。」我回到屋裡,媽媽這時
候走了出來。媽媽對我說「壞孩子,看到了?」說完親吻我的額頭。

  「媽媽都收拾好了嗎」我現在反而擔心起來。

  「都收拾好了,應該不會被發現吧」說完,媽媽擦著桌子上面的精液,然後
在廚房洗東西。媽媽沒有穿衣服,看來剛才進屋隻是擦拭自己的身體。白色的圍
裙裡面是媽媽的裸體。

  爸爸釀蹌的從廁所出來,看到了廚房的媽媽,立刻有了情慾,立刻走過去抱
著媽媽,準備和媽媽做愛,但是我看見了。媽媽快速的往爸爸的肉棒上套了個保
險套。否則,爸爸也可能直接中出進去。很快就爸爸就結果了,然後爸爸看見桌

             子上面一角有精液

  「那裡怎麼搞的」

  「還不是你啊,我剛才在那裡,你已經忘了麼」「哈哈哈,我好像剛才做了
一個色情的夢啊,下次不能喝那麼多了」「真是的,你的啊,哈哈哈」爸爸和媽
媽臉,相互凝視而笑了,我從心底感到吃驚。媽媽就這麼敷衍爸爸麼。

  媽媽來到的耳邊對我說「這是咱倆的秘密啊」

  「什麼」

  「從你開始引起的,現在就別想脫身了」這樣的行為導緻我上高中失敗了,
爸爸想辦法讓我上了私立學校。不得不住學校了。

  從那次幾個月後,媽媽懷孕了,當然是那個流浪漢的男人的。

  但是媽媽和爸爸說的孩子是他的,因為爸爸正月在家的原因,所以認為是自
己的孩子吧,同意生了下來。就這樣,我在16歲有了弟弟。

  之間媽媽經常去工廠找那個流浪漢,而流浪漢趁爸爸不在家的時候也來找媽
媽,雖然我住校,但是他們不管我在不在家,都關起門來做愛。

  從那之後幾年。弟弟健康地成長著,其間流浪漢住的廢工廠也被毀壞,公寓
蓋了起來。

  那個流浪漢的工作,生活環境都靠媽媽改變了。當然,流浪漢與媽媽的關係
也仍在持續。

  不知道為什麼,爸爸對於弟弟總是懷疑著。最近爸爸拿到了拿到弟弟的DNA
報告,和媽媽一直在冷戰著。對我來說,這麼的結果是肯定的,也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