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心願

這天,我躺在床上,想著我這一生最大的心願。我在想,我這身材這麼好,如果能加入媽和姐姐的『特殊聚會』就好了!……

我叫高橋美子,今年19歲,高中三年級,是C罩杯,雖不大,但也夠好了吧!媽和姐的『特殊聚會』要20歲才可以參加,而且參加前還要經過姐姐在閣樓的考驗才能加入的,而明天就是我20歲的生日了!我一想到明天晚上要通過姐姐的考驗,然後就能加入這兒『特殊聚會』,我得心情就異常興奮。

想著想著,我的手伸進了內褲,我輕輕的撫摸我的陰唇,周圍還長滿了毛。哇!我的內褲都濕了!我可真是個淫亂的女孩呀!我走進了浴室,關上了門脫下了內褲、內衣,我那右手立刻搓揉我的雙乳,而我的左手大力的磨擦我的陰核,真是爽呀!我發現我的陰毛好像很多,我忽然覺得很討厭這黑黑的陰毛,於是我順手拿了颳鬍刀,一刀一刀的剃下我的陰毛。哈!好了,這下乾淨多了。

第二天中午,姐姐問我參加這『特殊聚會』高不高興,我說當然很高興呀!而且我很期待。姐姐說:「去年我可是經過媽媽的考驗哦!你也要加油哦!」

「是!姐姐,我一定通過姐姐的考驗的。」

到了晚上,我很高興的切完了蛋糕,媽媽說:「美子,等一下你和姐姐上閣樓,接受姐姐的考驗,知道嗎?」

「是的媽媽。」

「上來吧!美子。」

「哦,好!」我跟著姐姐到了閣樓,哇!這是什麼呀?好像一匹木馬哦!還有好多東西哦!

「好了!美子要開始了,把衣服脫下吧!」

「好的。」我一件一件的脫下了。

姐姐輕輕的吻了我的乳房:「開始了哦!」

「哦,好!」

姐姐拿出了一個木箱,打開木箱後姐姐先把我用繩子綁在一個十字架上,而我的雙腳張成大字型,哇!我的腳從沒有打這麼開過,這可是第一次。

「陰毛已經颳光了嗎?真是淫蕩的女孩呀!」

姐姐先在我的陰唇上塗上一種藥。呀!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呀!!哦!!姐姐快進來吧!我想用手去摸我的陰核,但雙手被固定在木頭上,動彈不得。此時姐姐拿了一個粉紅色的跳蚤塞進了我的陰道,還用膠布封死防止它掉下來,而我的淫水則一滴一滴都滴在姐姐放好的小盆子中。

「姐姐……還要多久呀?」

「再一下子就好了。」

約十分鐘後姐姐把振動器取下說:「第一關你已經通過了,但你必須再做一件事你才算通過哦!」

我問:「是什麼事?」

「就是把你剛剛滴下的淫水喝下才能通過。」

我剛開始不要,但為了通過姐姐的考驗,只好喝下去。

「很好!接下來,把這個新的自慰棒插入後爬上木馬,你要抱著木馬三個小時。」

「好吧!」

陰道裡再次被插入振動器而且還要爬上木馬,爬上這三角木馬後,姐姐又拿了手銬把我的手鎖在木馬下,也拿了腳鐐鎖住我的雙腳。在振動器的振動下我已高潮了數十次,但又不能離開木馬,哦!好舒服呀!!

很快的三小時過去了,姐姐說:「太好了!美子,你通過考驗了。」但姐姐又說:「高橋美子,通過後要遵行下列規定:1.回家後,必須自己穿上腳鐐、手銬。2.主人媽媽的命令一定聽從!遵守以上條例方可通過。」

「好!我高橋美子一定遵守。」

從此我也可以參加『特殊聚會』了!

第二天,我回來了,「咦,這是什麼?原來是手銬和腳鐐呀!」說完我便往腳下鎖了腳鐐和手銬,但因為第一次所以很不方便,走路都必須一步一步的走。

「美子,你回來了!我帶你去看你的新房間。」姐姐帶著我上到二樓打開房門:「這木馬就是你每天的床。」

「咦?這項圈是做什麼用的呀!養狗嗎?又沒有狗。」

「有呀!你就是呀!」

「我?」

「沒錯!通過昨日的考驗後,你的身份以後就是母狗了,你看!」姐姐拉下衣領,原來姐姐已經從去年通過後帶著項圈到現在了。「還有!睡覺時要栓在木馬上呀!」

「好吧!」於是我帶上了我一生都沒有帶過的項圈,原來帶上項圈的感覺這麼好呀!因為『特殊聚會』是明天才有的,所以今晚只有靠振動器了。

「美子,麗子過來一下,我有話要對你們說。」

哦!是媽媽在叫我了。

「媽,有什麼事嗎?」

「美子、麗子,你們都已經通過了考驗,現在有一項新規定要宣佈。」

「媽媽請說吧!」

「媽,請說吧!我們一定遵守的!」

「好!新規定就是你們姐妹以後不準用走的,因為你們已經喪失了做人的資格,只能做狗,知道嗎?」

「是的媽媽!我知道了!」

「好了可以離開了」

「是!!」說完我和姐姐便用爬的離開,這種感覺真是奇妙呀!我是一隻母狗了!

我爬回房間後,便爬上木馬,並將項圈的鐵鏈鎖在木馬上,度過了這一夜。

由於第二天晚上就要參加『特殊聚會』了,所以我感到異常興奮,一到家馬上掛上項圈、穿上腳鐐、戴上手銬。

「姐姐,『特殊聚會』要什麼時候開始呀?」

「今晚六點呀!很興奮嗎?我也是耶!真想快點到來。」

時間過的很快,一下子就六點了。

「麗子、美子,到我房間來!」

「好!」說完我和姐姐便爬進了媽媽的房間。

「很好!我的兩隻母狗,過來幫我舔腳趾頭,麗子你來好了!」

「是的。」說完姐姐爬了過去,開始舔媽媽的腳趾頭。

「美子,你過來讓媽摸摸你的蜜穴。」

「是的,媽媽。」

媽媽的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裡,輕輕的拉扯著我的陰唇。

「呀!!……呀!……好舒服呀!……」

「這給你裝進去後不準拿下來,直到這學校的10天假期結束,而這10天裡,麗子你負責監示美子,除了拿下換電池外,不準拿下來知道嗎?」媽拿給我一顆粉紅色的跳跳蛋:「麗子!幫美子塞進去,對了!不跟著很難監視,這樣好了!」媽拿出一條鐵鏈子,分別在兩端加上鎖頭,鎖在我和姐姐的項圈上:「這樣,不論洗澡或上廁所都要在一起了!」

媽說完也鎖好了,而姐姐也幫我塞好了,也打開開關,「呀!!……」我受到這振動器的折磨而倒了下去,因為栓在一起,所以姐也倒了下去。這真是奇妙的感覺呀!我和姐姐鎖在一起了。

這天晚上『特殊聚會』結束後我和姐姐爬出房門,準備爬去媽媽準備的狗籠子去睡覺,我忽然感到便意:「姐姐,我想去上廁所。」

「好吧,那走吧!」

我和姐姐爬進了浴室,我脫下了內褲坐在馬桶上,卻發現姐姐一直在注意我的蜜穴。

「姐姐!不要看啦!」

「有什關係!你我都是女孩子呀!何況你又是我妹妹。」

好不容易解決了便意,「來,姐姐替你擦屁股!」說完竟舔我的屁眼。

「好了!很乾淨了,我的好妹妹。」我和姐姐進了鐵籠子,姐姐鎖好後將鑰匙丟在遠遠的桌上,等待著明早媽媽來放我們出來。

「好了睡吧!」我和姐姐抱在一起進入了夢鄉……

早上,我和姐姐被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弄醒,睜眼一看,我和姐姐乳頭上被穿了鐵環,而媽媽正用一跟假陽具插入我的蜜穴,我想用手去摸但動不了,原來我的雙手被綁在十字架上,一旁的姐姐也是。

「都醒來了嗎?今天可是個大日子,我今天可要幫你們兩姐妹舉行破瓜儀式哦!」

姐姐高興的說:「真的嗎?我等很久了,請媽媽動手吧!」

「好吧,那開始了。」

因為姐姐的陰毛還沒剃,所以先剃姐姐的陰毛,而我因為早就剃光了,所以不用剃了。完成後,媽媽拿著一根假陽具溫柔的刺進姐姐的蜜穴,來回抽插後,姐姐流出了鮮血。

「好,完成了。換你嘍!美子。」

我興奮的說:「是!」

媽媽輕柔地插入我的穴中。

「哎!好痛呀!」

「別怕!這是正常的,忍著點。」

「是!好!」一會兒我也落紅了。

「好完成了!」

簡單的破瓜儀式結束後,我和姐姐已經從女孩轉變成女人了,媽媽說木馬已經不適合給女人用了,應該換了,所以媽媽幫我和姐姐的房間合併之外,在房間裡添置了新的鐵籠子,好讓我和姐姐體驗真正的『母狗生活』,這是讓我很高興的地方。而且媽媽還替我們姐妹倆買了10箱的狗食,說這就是以後我們的食物了。

這天我回到家後,我穿好平常的『裝備』,爬進了籠子,我先和姐姐熱吻,我親了她的全身,從頭、乳房到她最神秘的地方,我全不放過。

「美子,我愛你!」

「我也是!姐姐。」

我們交換了位置,我和姐姐成相反方向,我們互舔對方的穴。

「哎!!……哦!……姐姐……我好愛你……哦……哎!……」我拿起了一根假陽具在姐姐的陰唇間徘徊。

「妹妹不要等了,快插進去吧!」

我故意問她:「插進哪裡呀?」

「從哪裡學來的呀?」

「我不管,姐姐你快說呀!」

「快插進我的……陰道裡。」姐姐不好意思的說了。

「好!姐姐,你可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呀!」

「對,我是只淫蕩的母狗,快插進來吧!」

「好!」我將假陽具慢慢插進了姐姐的蜜穴。

「呀!……好妹妹……呀……呀……呀……呀……」

我們姐妹的感情因為這樣而變得更加親蜜。

家裡的事情,我當然不會講出去,我只告訴了我一位很好的同班同學,她叫美奈子,19歲,父母親早已去世,現在自己一人住。我告訴她時我以為她會用異樣的眼光看我,但卻和我想的相反:「真的嗎?美子你都住在籠子中……?」

我說:「對呀!」

她遲疑了一下子,她說:「美子,我有件事請你答應。」

「好呀!什麼事呢?」

「就是……就是……」

「別吞吞吐吐的,快說呀!」

「就是……我想和你一起住,我也想過和你一樣的生活,而且我自小就沒有了母親,我想要過這種家庭的生活,所以請美子你答應我吧!」

「可是美奈子,我也跟你說過了,我是一位不愛男生的女生,也就是……同性戀的意思。你是嗎?」

「我美奈子也是呀!不然有那麼多的男生追我,我怎麼會都不理她們呢?」

「好吧!我問我媽媽看看,如果可以的話,我就打電話給你。」

「好,我等你電話!」

我想起了今早在公園的談話,而在媽媽門口徘徊,最後我鼓起勇氣進了媽媽的房間。

「有什麼事呀?美子。」

「是這樣的,我有一位同學,她叫美奈子,她自小沒有母親,所以她想搬過來一起過我們這種生活。」

「哦!是這樣嗎?那還真可憐,好吧!叫她搬過來吧!但她可要一起住鐵籠哦!她能忍受嗎?」

「我想她可以的,媽媽。」

「那就好!」

太好了!媽答應了,我趕緊打電話叫美奈子搬過來。

「嘟嘟嘟……嘟……」

「喂!美奈子嗎?我是美子,我媽答應了,快過來吧!」

「真的嗎?太好了,我馬上過去,再見!」

太好了,我要多一位同伴了!

十分鐘後,「叮咚!叮咚!叮咚!」

「我來了,美奈子,快進來吧!」

「美子!你的腳和手,還有脖子……」

「哦!那是手銬和腳鐐,脖子上的是項圈,以後你也有哦!」

「真的?太好了!我好期待。」

※※※※※

「你就是美奈子嗎?」

「是的,阿姨。」

「你真的想和美子過一樣的生活?」

「是的!」

「那以後你就是我的三女兒,也就是美子的妹妹,知道嗎?」

「是的,媽媽!」

「美奈子,把衣服脫了吧!」

「是的!」說完美奈子將全身脫光了。

「嗯!身材不錯!美子,你拿颳鬍刀幫你的新美妹妹把陰毛剃了。」

我拿著颳鬍刀一刀一刀的剃光了美奈子的陰毛。

「好了!美奈子,以後在家裡你和你姐姐一樣用爬的,知道嗎?另外這些裝備也穿上吧!」

「是的!媽媽我會的。」

「來!我幫你戴上腳鐐、手銬和項圈。」

好了,這時剛好姐姐來了:「這就是我的新妹妹嗎?長的很漂亮呀!」

「麗子,你來得正好,這條新鐵練是要和你的新妹妹--美奈子結合的。」說完媽媽把鐵鏈鎖在美奈子的項圈上,一邊鎖在姐姐的項圈上。

「好了!這樣你們三姐妹就分不開了,美子、麗子,你們帶美奈子去房間看看。」

「好!」我和姐姐異口同聲的回答。

「走吧!」我們三姐妹就這樣爬進了鐵籠子,這鐵籠子三個瘦小的女孩睡剛好。

第二天早上,我們醒來後看到桌上有一封信,趕緊打開一看:

「美子、美奈子、麗子,媽媽要去歐洲參加一個重要聚會,下個月才會回來,我已經安排你們到表姐家接受訓練,她就快來了,你們就跟著去吧!媽媽。」

「原來這樣呀!好吧,等阿姨來吧!」

不一會兒,阿姨果然來了。

「麗子、美子,好久不見,咦?這位是美奈子嗎?」

「是的!請多多指教!」

阿姨看到我們三個用鐵鏈栓在一起,說:「你媽媽教得不錯哦!」接著阿姨的女兒智子拿出眼罩幫我們戴上,還用束口球塞在嘴巴裡,「走!上車吧!」我們三姐妹被帶上車。

約20分鐘後到了,我們走下樓梯,感覺好像是往地下室,但因眼睛被眼罩遮住,看不見,所以只有等阿姨打開了。這時眼罩被打開了,我睜眼一看,真的是地下室,而且放滿了刑具。

阿姨分給我們三個背包,然後說:「你媽拜託我要訓練你們,而這背包裡正是你們這幾天要用的道具。」裡面有黑色的皮項圈、手銬、腳鐐、摀住嘴用的硬球(有洞洞的那種)、震動陽具、兩顆跳蛋、一些膠帶等等。

接著阿姨在我們三人的腳上栓了個大鐵球,讓我們不能隨意走動,阿姨用麻繩把我的手反綁後再繞到前方來紮實的綁住乳房的四周,從中間穿過後再打一個結,而這個結剛好深入我的蜜穴,緊壓著我的陰唇和陰蒂,在我的乳房上固定了跳蚤,又把那束口球塞入我的嘴巴,我的唾液就這樣流了出來,我整個人已經無法動彈,而倒在地上了,我看見了姐姐和美奈子也是一樣。

此時阿姨的女兒智子進來拿開我的束口球後,竟把我的嘴巴張開,開始在我的嘴巴裡大便,大便完又把束口球塞回我的嘴巴裡,我的嘴裡已經都是智子的大便,因為吐不出來,我只好吞下去。

智子又把我的屁股擡高,她說要幫我從肛門打入1000CC的牛奶,還拿了個木塞子堵住,待我的腸子已經痛苦不已了,智子才拿出了木塞子,剛拔出,我再也忍不住地把牛奶傾洩而出,噴出來的牛奶分成三杯給姐姐和美奈子喝了,剩下的智子讓我全喝下了。

在這樣的刺激下我獲得最大的快感,從此我喜歡上了灌腸。姐姐在灌腸中哭了出來,美奈子則好像達到了高潮。

第二天我們的早餐是狗食,我們很快的吃完後,智子便在我們三人的嘴中大便、尿尿等,她還說我們三人現在是她的便器。我聽了,感到有一種被汙辱的快感。

吃大便成了我們每天的早餐,灌腸成了我們的功課。我現在是戴著項圈和腳鐐,要尿尿時必須像狗一樣擡高一隻腿才能尿尿,而智子姐則把我們的尿液收集起來成為我們三姐妹的飲料。這種生活可是我們三姐妹最喜歡的哦!

媽媽從歐洲回來後,我仍每天都會請姐姐幫我灌腸,請美奈子大便給我當早餐,這已經成為我們三姐妹的習慣哦!而我們仍住在鐵籠子,我們不會感到不自由,反而感到很高興哦!

這就是我們女孩的心願哦!

發佈留言